佛说腹中女听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说腹中女听经 北凉
译者:昙无谶
参考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经录入

佛说腹中女听经

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

佛在罗阅祇,与诸菩萨、比丘僧、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诸天人民无央数共会,听佛说经。

时,会中有迦罗妇怀妊在座,腹中子叉手听经,佛欲使众会见之,便现大光明,照迦罗妇。座中众人,皆见腹中女叉手听经,如照镜无有异。

佛持八种声,问腹中女言:“汝叉手听经,以何故尔?”

女用佛威神,即答佛言:“以世间人皆行十恶,欲令行十善,是故叉手听经;又以世间人贪淫、瞋恚、愚痴、生死不绝,是故叉手听经;复用世间人不孝顺父母,不供养沙门婆罗门道人,是故叉手听经。”

时女说是语竟,便生;譬如太子从右胁生,地为六反震动,虚空中有无央数天,自然有音乐声。雨天众华,有自然千叶莲华,大如车轮,以宝作茎,状如青琉璃,女即坐莲华上。

忉利天王释持天衣,从虚空中来下,与女言:“裸形可取此衣着之。”

女报言:“我不著此衣,汝欲装挍我耶!汝为罗汉,我为菩萨,汝非我辈,不与我同类,我自当有衣来。”

佛语拘翼:“此不为装挍菩萨,发心为菩萨,自致得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尔乃为装挍菩萨耳!”

舍利弗白佛言:“此女为从何国来?当送衣也。”

佛言:“此女从东南方佛刹来,其国名清净,去此十万佛刹,女从本刹来欲见佛,自当有持衣来者。”本国衣便自然在虚空中来,肃肃有声,女见衣来便著之,当得五通,又女本国人尽得五通。女得衣着讫,便从莲华上,下行至佛前,女一举足,地为六反震动,便头面著地,为佛作礼,三言:

“南无佛!”绕佛已讫,便长跪白佛:“今座中大有诸迦罗妇,愿佛为说经,令得男子身。”

佛言:“我亦不使汝作男子,亦不使汝作女人,皆自从身行得。”

佛言:“有一事可疾得男子,何等为一?发心为菩萨道,是为一事;又女人身当内自观,譬如机关骨节相柱,但筋皮上,女人常畏人,譬如鵄枭、蛇蚖、虾蟆,不敢昼日出,常畏人。譬如婢使,常与恶露臭处俱,虽是国王女,犹复畏人,女人众恶亦复如是。”

时座中迦罗妇七十五人,闻佛说经欢喜踊跃,前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白佛言:“我愿发菩萨心作男子,我不得男子身终不起。”

时七十五迦罗越,从舍卫国来至佛所,见诸妇皆在佛前,便心念言:“失我曹妇已。”便问舍利弗:“此女人悉是我曹妇,何为是间?”

舍利弗答言:“欲作比丘尼,卿当听不?”

迦罗越答言:“若欲作比丘尼者,先使我曹作比丘僧。”

舍利弗白佛言:“是七十五迦罗越,皆欲作比丘。”

佛呼:“善男子来,皆作比丘。”头发自然堕,袈裟便著身,手持应器,皆前为佛作礼。

时七十五妇,各脱珠环,皆以散佛上,便自然虚空中,化作七十五交露珠璎帐,帐中有七宝床,床上有坐,佛边有无央数菩萨听经。

七十五妇人见是变化,皆大欢喜,即用佛威神,飞住虚空,虚空中自然有华,雨散佛上,从虚空中来下,便得男子身,前白佛言:“我愿作比丘。”

佛语弥勒菩萨:“将去授戒。”弥勒菩萨即授戒。

作比丘僧女,自然有化华盖七重,其茎如莲华茎,即持与母言:“佛是天上、天下度人之师,母以华盖上佛,是天上、天下之师,盖上之后,母亦当为天下之盖。”

女语母言:“今当发菩萨心。”

母答女言:“我始怀汝时,于梦中常见佛及法、比丘僧,无复贪淫、瞋恚、愚痴心,身体安隐,知我腹中子,为是菩萨摩诃萨,以是令我安隐。”

尔时发菩萨心已,母得华盖便持上佛,地为六反震动。

佛语舍利弗:“四天下星宿尚可知数,是女前后所度父母,不可知数。”

女言:“一切人谓我是女,当作至诚行。”便化作如八岁沙弥身。

当佛说经及女变化时,无央数人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佛说经竟,皆大欢喜。

佛说腹中女听经

PD-icon.svg 本十六国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