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教非所以尊孔论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保教非所以尊孔论
作者:梁启超
1902年2月22日

此篇与著者数年前之论相反对,所谓我操我矛以伐我者也。今是昨非,不敢自默。 其为思想之进步乎,抑退步乎?吾欲以读者思想之进退决之。

绪论[编辑]

近十年来,忧世之士,往往揭三色旗帜以疾走号呼于国中,曰保国,曰保种,曰保 教。其陈义不可谓不高,其用心不可谓不苦。若不佞者,亦此旗下之一小卒徒也。虽然, 以今日之脑力眼力,观察大局,窃以为我辈自今以往,所当努力者,惟保国而已,若种 与教,非所亟亟也。何则?彼所云保种者,保黄种乎?保华种乎?其界限颇不分明。若 云保黄种也,彼日本亦黄种,今且浡然兴矣,岂其待我保之;若云保华种也,吾华四万 万人,居全球人数三分之一,即为奴隶为牛马,亦未见其能灭绝也。国能保则种自莫强, 国不存则虽保此奴隶牛马,使孳生十倍于今日,亦奚益也。故保种之事,即纳入于保国 之范围中,不能别立名号者也。至倡保教之议者,其所蔽有数端:一曰不知孔子之真相, 二曰不知宗教之界说,三曰不知今后宗教势力之迁移,四曰不知列国政治与宗教之关系。 今试一一条论之。


第一 论教非人力所能保[编辑]

教与国不同。国者积民而成,舍民之外更无国,故国必恃人力以保之。教则不然。 教也者,保人而非保于人者也。以优胜劣败之公例推之,使其教而良也,其必能战胜外 道,愈磨而愈莹,愈压百愈伸,愈束而愈远,其中自有所谓有一种烟士披里纯 (Inspiration)者,以嘘吸之脑识,使这不得不从我,岂其俟人保之。使其否也,则 如波斯之火教,印度之婆罗门教,阿刺伯之回回教,虽一时借人力以达于极盛,其终不 能存于此文明世界,无可疑也。此不必保之说也。

   抑保之云者,必其保之者之智慧能力,遠過于其所保者,若慈父母之保赤子,專制

英主之保民是也。(保国不在此数。国者无意识者也,保国实人人之自保耳。)彼教主 者,不世出之圣贤豪杰,而人类之导师也。吾辈自问其智慧能力,视教主何如?而漫曰 保之保之,何其狂妄耶!毋乃自信力太大,而亵教主耶?此不当保之说也。然则所谓保 教者,其名号先不合于论理,其不能成立也固宜。


第二 论孔教之性质与群教不同[编辑]

今之持保教论者,闻西人之言曰,支那无宗教,辄佛然怒形于色,以为是诬我也, 是侮我也。此由不知宗教之为何物也。西人所谓宗教者,专指迷信宗仰而言,其权力范 围乃在躯壳界之外,以灵魂为根据,以礼拜为仪式,以脱离尘世为目的,以涅槃天国为 究竟,以来世祸福为法门。诸教虽有精粗大小之不同,而其概则一也。故奉其教者,莫 要于起信,(耶教受洗时,必通所谓十信经者,即信耶稣种种奇迹是也。佛教有起信 论。)莫急于伏魔。起信者,禁人之怀疑,窒人思想自由也;伏魔者,持门户以排外也。 故宗教者非使人进步之具也,于人群进化之第一期,虽有大功德,其第二期以后,则或 不足以偿其弊也。孔子则不然,其所教者,专在世界国家之事,伦理道德之原,无迷信, 无礼拜,不禁怀疑,不仇外道,孔教所以特异于群教者在是。质而言之,孔子者哲学家、 经世家、教育家,而非宗教家也。西人常以孔子与梭格拉底并称,而不以之与释迦、耶 稣、摩诃末并称,诚得其真也。夫不为宗教家,何损于孔子!孔子曰:“未能事人,焉 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子不语怪力乱神。”盖孔子立教之根柢,全与西方教主 不同。吾非必欲抑群教以扬孔子,但孔教虽能有他教之势力,而亦不至有他教之流弊也。 然则以吾中国人物论之,若张道陵(即今所谓张天师之初祖也。)可谓之宗教家,若袁 了凡(专提倡《太上感应篇》、《文昌帝君阴骘文》者。)可谓之宗教家,(宗教有大 小,有善恶。

埃及之拜物教,波斯之拜火教,可谓之宗教,则张、袁不可不谓之宗教。)而孔了 则不可谓之宗教家。宗教之性质,如是如是。

持保教论者,辄欲设教会,立教堂,定礼拜之仪式,著信仰之规条,事事摹仿佛、 耶,惟恐不肖。此靡论其不能成也,即使能之,而诬孔子不已甚耶!孔子未尝如耶稣之 自号化身帝子,孔子未尝如佛之自称统属天龙,孔子未尝使人于吾言之外皆不可信,于 吾教之外皆不可从。孔子,人也,先圣也,先师也,非天也,非鬼也,非神也。强孔子 以学佛、耶,以是云保,则所保者必非孔教矣。无他,误解宗教之界说,而艳羡人以忘我本来也。


第三 论今后宗教势力衰颓之征[编辑]

保教之论何自起乎?惧耶教之侵入,而思所以抵制之也。

   吾以為此之為慮,亦已過矣。彼宗教者,与人群進化第二期之文明不能相容者也。

科学之力日盛,则迷信之力日衰;自由之界日张,则神权之界日缩。今日耶稣教势力之 在欧洲,其视数百年前,不过十之一二耳。昔者各国君主,皆仰教皇之加冕以为尊荣, 今则帝制自为也;昔者教皇拥罗马之天府,指挥全欧,今则作寓公于意大利也;昔者牧 师、神父,皆有特权,今则不许参与政治也。此其在政界既有然矣。其在学界,昔者教 育之事,全权属于教会,今则改归国家也。歌白尼等之天文学兴,而教会多一敌国;达 尔文等进化论兴,而教会又多一敌国。虽竭全力以挤排之,终不可得,而至今不得不迁 就其说,变其面目以弥缝一时也。若是乎耶稣教之前途可以知矣。彼其取精多,用物宏, 诚有所谓百足之虫,至死不僵者,以千数百年之势力,必非遽消磨于一旦,固于待言。 但自今以往,耶稣教即能保其余烬,而亦必非数百年前之面目,可断言也。而我今日乃 欲摹其就衰之仪式,为效颦学步之下策,其毋乃可不必乎!

   或曰:彼教雖浸衰于歐洲,而浸盛于中國,吾安可以不抵制之?是亦不然。耶教之

人中国也有两目的:一曰真传教者,二曰各国政府利用之以侵我权利者。中国人之入耶 教也亦有两种类:一曰真信教者,二曰利用外国教士以抗官吏武断乡曲者。彼其真传教、 真信教者,则何害于中国。耶教之所长,又安可诬也。吾中国汪汪若千顷之波,佛教纳 之,回教纳之,乃至张道陵、袁了凡之教亦纳之,而岂具有靳于一耶稣?且耶教之入我 国数百年矣,而上流人士从之者稀,其力之必不足以易我国明矣,而畏之如虎,何为者 也?至各国政府与乡里莠民之利用此教以侵我主权,挠我政治,此又必非开孔子会、倡 言保教之遂能抵抗也。但使政事修明,国能自立,则学格兰斯顿之予爱兰教会以平权可 也,学俾斯麦、嘉富尔教之予山外教徒以限制亦可也,主权在我,谁能侵之!故彼之持 保教抵制之说者,吾见其进退无据也。


第四 论法律上信教自由之理[编辑]

彼持保教论者,自谓所见加流俗人一等,而不知与近世文明法律之精神,适相刺谬 也。今此论固不过一空言耳,且使其论日盛,而论者握一国之主权,安保其不实行所怀 抱,而设立所谓国教以强民使从者?果尔,则吾国将自此多事矣。彼欧洲以宗教门户之 故,战争数百年,流血数十万,至今读史,犹使人毛悚股栗焉。几经讨论,几经迁就, 始以信教自由之条,著诸国宪,至于今日,各国莫不然,而争教之祸亦几熄矣。夫信教 自由之理,一以使国民品性趋于高尚,(若特立国教,非奉此者不能享完全之权利,则 国民或有心信他教,而为事势所迫,强自欺以相从者,是国家导民以弃其信德也。信教 自由之理论,此为最要。)一以使国家团体归于统一,(昔者信教自由之法未立,国中 有两教门以上者,恒相水火。)

而其尤要者,在画定政治与宗教之权限,使不相侵越也。政治属世间法,宗教属出 世法。教会不能以其权侵政府,固无论矣,而政府亦不能滥用其权以干预国民之心魂也。 (自由之理:

   凡一人之言論、行事、思想,不至有害于他人之自由權者,則政府不得干涉之。我

欲信保教,其利害皆我自受之,无损于人者也,故他人与政府皆不得干预。)故此法行 而治化大进焉。吾中国历史有独优于他国者一事,即数千年无争教之祸是也。彼欧洲数 百年之政治家,其心血手段,半耗费于调和宗教恢复政权之一事,其陈迹之在近世史者, 班班可考也。吾中国幸而无此轇轕,是即孔子所以贻吾侪以天幸也。而今更欲循泰西之 覆辙以造此界限何也?今之持保教论者,其力固不能使自今以往,耶教不入中国。昔犹 孔自孔,耶自耶,各行其自由,耦俱而无猜,无端而画鸿沟焉,树门墙焉,两者日相水 火,而教争乃起,而政争亦将随之而起。是为国民分裂之厉阶也。言保教者不可不深长 思也。


第五 论保教之说束缚国民思想[编辑]

文明之所以进,其原因不一端,而思想自由,其总因也。

欧洲之所以有今日,皆由十四五世纪时,古学复兴,脱教会之樊篱,一洗思想界之 奴性,其进步乃沛乎莫能御,此稍治史学者所能知矣。我中国学界之光明,人物之伟大, 莫盛于战国,盖思想自由之明效也。及秦始皇焚百家之语,坑方术之士,而思想一窒; 及汉武帝表章六艺,罢黜百家,凡不在六艺之科者绝勿进,而思想又一窒。自汉以来, 号称行孔子教二千余年于兹矣,百皆持所谓表章某某、罢黜某某者,以为一贯之精神, 故正学异端有争,今学古学有争。言考据则争师法,言性理则争道统,各自以为孔教, 而排斥他人以为非孔教,于是孔教之范围益日缩日小。浸假而孔子变为董江都、何邵公 矣,浸假而孔子变为马季长、郑康成矣,浸假而孔子变为韩昌黎、欧阳永叔矣,浸假而 孔子变为程伊川、朱晦庵矣,浸假而孔子变为陆象山、王阳明矣,浸假而孔子变为纪晓 岚、阮芸台矣。皆由思想束缚于一点,不能自开生面,如群妪得一果,跳掷以相攫,如 群妪得一钱,诟骂以相夺,其情状抑何可怜哉!夫天地大矣,学界广矣,谁亦能限公等 之所至,而公等果行为者?无他,暖暖姝姝,守一先生之言,其有稍在此范围外者,非 惟不敢言之,抑亦不敢思之,此二千年来保教党所成就之结果也。曾是孔子而乃如是乎? 孔子作《春秋》,进退三代,是正百王,乃至非常异义可怪之论,阐溢于编中。孔子之 所以为孔子,正以其思想之自由也。而自命为孔子徒者,乃反其精神而用之,此岂孔子 之罪也?呜呼,居今日诸学日新、思潮横溢之时代,而犹以保教为尊孔子,斯亦不可以 已乎!

   抑今日之言保教者,其道亦稍异于昔。彼欲廣孔教之范圍也,于是取近世之新學新

理以缘附之,曰某某者孔子所已知也,某某者孔子所曾言也。其一片苦心,吾亦敬之, 而惜其重诬孔了而益阻人思想自由之路也。夫孔子生于二千年以前,其不能尽知二千年 以后之事理学说,何足以为孔子损!梭格拉底未尝坐轮船,而造轮船者不得不尊梭格拉 底;阿里士多德未尝用电线,而创电线者不敢菲薄阿里士多德;此理势所当然也。以孔 子圣智,其所见与今日新学新理相暗合者必多多,此奚待言。若必一一而比附之纳入之, 然则非以此新学新理厘然有当于吾心而从之也,不过以其暗合于我孔子而从之耳。是所 爱者仍在孔子,非在真理也。万一遍索之于四书、六经,而终无可比附者,则将明知为 铁案不易之真理,而亦不敢从矣;万一吾所比附者,有人从而剔之,曰孔子不如是,斯 亦不敢不弃之矣。若是乎真理之终不能饷遗我国民也。

   故吾最惡乎舞文賤儒,動以西學緣附中學者,以其名為開新,實則保守,煽思想界

之奴性而滋益之也。我有耳目,我有心思,生今日文明灿烂之世界,罗列中外古今之学 术,坐于堂上而判其曲直,可者取之,否者弃之,斯宁非丈夫第一快意事耶!必以古人 为虾,而自为其水母,而公等果胡为者?然则以此术保教者,非诬则愚,要之决无益于 国民可断言也!


第六 论保教之说有妨外交[编辑]

保教妨思想自由,是本论之最大目的也。其次焉者,曰有妨外交。中国今当积弱之 时,又值外人利用教会之际,而国民又夙有仇教之性质,故自天津教案以迄义和团,数 十年中,种种外交上至艰极险之问题,起于民教相争者殆十七八焉。虽然,皆不过无知 小民之起衅焉耳。今也博学多识之士大夫,高树其帜曰保教保教,则其所著论演说,皆 不可不昌言何以必要何教之故,则其痛诋耶教必矣。夫相争必多溢恶之言,保无有抑扬 其词,文致其说,以耸听者,是恐小民仇教之不力而更扬其波也。吾之为此言,吾非劝 国民以媚外人也,但举一事必计其有利无利,有害无害,并其利害之轻重而权衡之。今 孔教之存与不存,非一保所能致也;耶教之入与不入,非一保所能拒也;其利之不可凭 也如此。而万一以我之叫嚣,引起他人之叫嚣,他日更有如天津之案,以一教堂而索知 府、知县之头;如胶州之案,以两教士而失百里之地,丧一省之权;如义和之案,以数 十西人之命,而动十一国之兵,偿五万万之币者;则为国家忧,正复何如?呜呼!天下 事作始也简,将毕也巨。持保教论者,勿以我为杞人也。


第七 论孔教无可亡之理[编辑]

虽然,保教党之用心,吾固深谅之而深敬之。彼其爱孔教也甚,愈益爱之,则愈忧 之,惧其将亡也,故不复权利害,不复揣力量,而欲出移山填海之精神以保之。顾吾以 为抱此隐忧者,乃真杞人也。孔教者,悬日月,塞天地,而万古不能灭者也。他教惟以 仪式为重也,故自由昌而仪式亡;谁以迷信为归也,故真理明而迷信替。其与将来之文 明决不相容,天演之公例则然也。孔教乃异是,其所教者,人之何以为人也,人群之何 以为群也,国家之何以为国也。凡此者,文明愈进,则其研究之也愈要。近世大教育家 多倡人格教育之论。

   人格教育者何?考求人之所以為人之資格,而教育少年,使之備有此格也。東西古

今之圣哲,其所言合于人格者不一,而最多者莫如孔子。孔子实于将来世界德育之林, 占一最重要之位置,此吾所敢豫言也。夫孔子所望于我辈者,非欲我辈呼之为救主,礼 之为世尊也。今以他人有救主、世尊之名号,而我无之,遂相惊以孔教之将亡,是乌得 为知孔子矣乎!夫梭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之不逮孔子也亦远矣,而梭氏、亚氏之教,犹 愈久而愈章,曾是孔子而顾惧是乎!吾敢断言曰:世界若无政治、无教育、无哲学,则 孔教亡。苟有此三者,孔教之光大,正未艾也!持保教论者,盍高枕而卧矣。

第八论当采群教之所长以光大孔教[编辑]

吾之所以忠于孔教者,则别有在矣。曰:毋立一 我教之界限,而辟其门,而恢其域,损群教而入之,以增长荣卫我孔子是也。彼佛教、 耶教、回教,乃至古今各种之宗教,皆无可以容纳他教教义之量。何也?彼其以起信为 本,以伏魔为用,从之者殆如妇人之不得事二夫焉。故佛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耶 曰:独一无二,上帝真子。其范围皆有一定,而不能增减者也。孔子则不然,鄙夫可以 竭两端,三人可以得我师,盖孔教之精神,非专制的而自由的也。我辈诚尊孔子,则宜 直接其精神,毋拘墟其形迹。孔子之立教,对二千年前之人而言者也,对一统闭关之中 国人而言之也,其通义之万世不易者固多,其别义之与时推移者亦不少。孟子不云乎:

   “孔子,圣之時者也。”使孔子而生于今日,吾知其教義之必更有所損益也。今我

国民非能为春秋战国时代之人也,而已为二十世纪之人,非徒为一乡一国之人,而将为 世界之人,则所以师孔子之意而受孔子之赐者必有在矣。

   故如佛教之博愛也,大無畏也,勘破生死也,普度眾生也,耶教之平等也,視敵如

友也,杀身为民也,此其义虽孔教固有之,吾采其尤博深切明者以相发明;其或未有者, 吾急取而尽怀之,不敢廉也;其或相反百彼为优者,吾舍已以从之,不必吝也。又不惟 于诸宗教为然耳,即古代希腊、近世欧美诸哲之学说,何一不可以兼容而并包之者!若 是于孔教为益乎,为损乎?不等智者而决也。夫孔子特自异于狭隘之群教,而为我辈遵 孔教者开此法门,我辈所当自喜而不可辜此天幸者也。大哉孔子,大哉孔子!海阔从鱼 跃,天空任鸟飞,以是尊孔,而孔之真乃见;以是演孔,而孔之统乃长。

   又何必鰓鰓然猥自貶損,樹一門,划一溝,而曰保教保教為也!


结论[编辑]

嗟乎嗟乎,区区小子,昔也为保教党之骁将,今也为保教党之大敌。嗟我先辈,嗟 我故人,得毋有恶其反复,诮其模棱,而以为区区罪者。虽然,吾爱孔子,吾尤爱真理! 吾爱先辈,吾尤爱国家!吾爱故人,吾尤爱自由!吾又知孔子之爱真理,先辈、故人之爱国家、爱自由,更有甚于吾者也。

吾以是自信,吾以是忏悔。为二千年来翻案,吾所不惜;与四万万人挑战,吾所不 惧。吾以是报孔子之恩我,吾以是报群教主之恩我,吾以是报我国民之恩我。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