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2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二十一 元史卷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九
卷一百二十三 
巴而术阿而忒的斤 铁迈赤 按扎儿 雪不台 唵木海 昔里钤部 槊直腯鲁华 昔儿吉思 哈散纳

巴而术阿而忒的斤[编辑]

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护,亦都护者,高昌国主号也。先世居畏兀儿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秃忽剌,曰薛灵哥。一夕,有神光降于树,在两河之间,人即其所而候之,树乃生瘿,若怀妊状,自是光常见。越九月又十日而树瘿裂,得婴儿者五,土人收养之。其最稚者曰不〔古〕可罕。[1]既壮,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为之君长。传三十馀君,是为玉伦的斤,数与唐人相攻战,久之议和亲,以息民罢兵。于是唐以金莲公主妻的斤之子葛励的斤,居和林别力跛力答,言妇所居山也。又有山曰天哥里于答哈,言天灵山也。南有石山曰胡力答哈,言福山也。唐使与相地者至其国,曰:“和林之盛强,以有此山也。盍坏其山,以弱其国。”乃告诸的斤曰:“既为婚姻,将有求于尔,其与之乎?福山之石,于上国无所用,而唐人愿见。”的斤遂与之石,大不能动,唐人以烈火焚之,沃以𬪩醋,其石碎,乃辇而去。国中鸟兽为之悲号。后七日,玉伦的斤卒,灾异屡见,民弗安居,传位者又数亡,乃迁于交州。交州即火州也。统别失八里之地,北至阿术河,南接酒泉,东至兀敦、甲石哈,西临西蕃。居是者凡百七十馀载,而至巴而术阿而忒的斤,臣于契丹。

岁己巳,闻太祖兴朔方,遂杀契丹所置监国等官,欲来附。未行,帝遣使使其国。亦都护大喜,即遣使入奏曰:“臣闻皇帝威德,即弃契丹旧好,方将通诚,不自意天使降临下国,自今而后,愿率部众为臣仆。”是时帝征大阳可汗,射其子脱脱杀之。脱脱之子(大)〔火〕都、[2]赤剌温、马札儿、秃薛干四人,以不能归全尸,遂取其头涉也儿的石河,将奔亦都护,先遣使往,亦都护杀之。四人者至,与大战于襜河。亦都护遣其国相来报,帝复遣使还谕亦都护,遂以金宝入贡。

辛未,朝帝于怯绿连河,奏曰:“陛下若恩顾臣,使臣得与陛下四子之末,庶几竭其犬马之力。”帝感其言,使尚公主也立安敦,且得序于诸子。与者必那演征罕勉力、锁潭、回回诸国,将部曲万人以先。纪律严明,所向克捷。又从帝征你沙卜里,征河西,皆有大功。既卒,而次子玉古伦赤的斤嗣。

玉古伦赤的斤卒,子马木剌的斤嗣。将探马军万人,从宪宗伐宋合州,攻钓鱼山有功,还火州卒。

至元三年,世祖命其子火赤哈儿的斤嗣为亦都护。海都、帖木迭儿之乱,畏兀儿之民遭乱解散,于是有旨命亦都护收而抚之,其民人在宗王近戚之境者,悉遣还其部,畏兀儿之众复辑。

十二年,都哇、卜思巴等率兵十二万围火州,声言曰:“阿只吉、奥鲁只诸王以三十万之众,犹不能抗我而自溃,尔敢以孤城当吾锋乎?”亦都护曰:“吾闻忠臣不事二主,吾生以此城为家,死以此城为墓,终不能从尔也。”受围凡六月,不解。都哇以书系矢射城中曰:“我亦太祖皇帝诸孙,何以不附我?且尔祖尝尚公主矣。尔能以女与我,我则休兵;不然则急攻尔。”其民相与言曰:“城中食且尽,力已困,都哇攻不止,则相与俱亡矣。”亦都护曰:“吾岂惜一女而不以救民命乎!然吾终不能与之相见。”以其女也立亦黑迷失别吉,厚载以茵,引绳缒城下而与之,都哇解去。其后入朝,帝嘉其功,锡以重赏,妻以公主曰巴巴哈儿,定宗之女也。又赐钞十万锭以赈其民。还镇火州,屯于州南哈密力之地,兵力尚寡,北方军忽至其地,大战力尽,遂死之。

子纽林的斤,尚幼,诣阙请兵北征,以复父仇。帝壮其志,赐金币巨万,妻以公主曰不鲁罕,太宗之孙女也。公主薨,又尚其妹曰八卜叉。有旨师出河西,俟北征诸军齐发,遂留永昌。会吐蕃脱思麻作乱,诏以荣禄大夫平章政事,领本部探马等军万人镇吐蕃宣慰司。威德明信,贼用敛迹,其民赖以安。武宗召还,嗣为亦都护,赐之金印,复署其部押西护司之官。仁宗始稽故实,封为高昌王,别以金印赐之,设王傅之官。其王印行诸内郡,亦都护印行诸畏兀儿之境。八卜叉公主薨,复尚公主曰兀剌真,安西王之女也。领兵火州,复立畏兀儿城池。延祐五年薨。子二人,长曰帖木儿补化,次曰篯吉,皆八卜叉公主所生也。

帖木儿补化,大德中,尚公主曰朵儿只思蛮,阔端太子孙女也。至大中,从父入觐,备宿卫。又事皇太后于东朝,拜中奉大夫,领大都护事。又以资善大夫出为巩昌等处都总帅达鲁花赤。奔父丧于永昌,请以王爵让其叔父钦察台,叔父力辞,乃嗣为亦都护高昌王。

至治中,领甘肃诸军,仍治其部。泰定中召还,与威顺王宽彻不花、宣靖王买奴、靖安王阔不花分镇襄阳。俄拜开府仪同三司、湖广行省平章政事。文宗召至京师,佐平大难。时湖广左丞有以忌嫉害政者,诏命诛之。帖木儿补化乃为申请曰:“是诚有罪,然不至死。”人服其雅量。天历元年,拜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明年正月,以旧官勋封拜中书左丞相。三月,加太子詹事;十月,拜御史大夫。其弟篯吉乃以让嗣为亦都护高昌王。

铁迈赤虎都铁木禄 塔海[编辑]

铁迈赤,合鲁氏。善骑射,初事忽兰皇后帐前,尝命为挏马官。从太祖定西夏。又从皇子阔出、忽都〔秃〕、[3]行省铁木答儿定河南,累有战功。

宪宗之伐宋也,世祖以皇弟受命攻鄂。大驾征西川,遣元帅兀良哈台自交趾捣宋,与诸军合。岁己未,皇弟驻兵鄂渚,闻兀良哈台由广西至长沙,遣铁迈赤将练卒千人、铁骑三千迎兀良哈台于岳州。兀良哈台得援,抵江夏,北涉黄州,铁迈赤与有力焉。

世祖即位,命从征叛王于失木土之地,劳绩益著。至元七年,授蒙古诸万户府奥鲁总管。十九年以疾卒。子八人,虎都铁木禄最显。

虎都铁木禄好读书,与学士大夫游,字之曰汉卿。仁宗尝顾左右曰:“虎都铁木禄字汉卿,汉名卿不让也,汝等以汉卿名之宜矣。”其母姓刘氏,故人又称之曰刘汉卿云。

至元十一年,从丞相伯颜渡江。既取宋,遣视宋故宫室,护帑藏。谕下明、越等州。从平章奥鲁入觐,授忠显校尉总把,再转昭信校尉。二十二年,授奉训大夫,荆湖占城等处行中书省理问官。时行省之名曰荆湖占城,曰荆湖,曰湖广,凡三改。理问一日以军事入奏,敷陈辨白有指趣。世祖大悦,若曰:“辞简意明,令人乐于听受,昔以其兄阿里警敏捷给,令侍左右,斯人顾不胜耶?”敕都护脱因纳志之。

平章政事程鹏飞建议征日本,奏汉卿为征东省郎中。帝顾脱因纳,若曰:“鹏飞南士也,犹知其能。姑听之,候还,朕自录任。”征东省罢,征汉卿还。丞相阿里海牙以湖广行省机密事重,舍汉卿无可用者,遣郎中岳洛也奴奏留,从之。

二十一年,[4]从皇子镇南王征交趾。比还鄂时,权臣方擅威福,遂退处于家。二十八年,诏太傅、右丞相顺德王答剌罕擒权奸于鄂。答剌罕遂拜湖广行中书省平章政事,询旧人知方面之务者,众荐汉卿,遣使即南阳家居驿致武昌,奏事京师,帝嘉之,擢给事中。居再岁,提刑按察司改肃政廉访司,台臣奏授奉议大夫,广西海北道副使,陛辞,留之仍旧职。既而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刘〔国〕杰奏伐交趾,[5]造战船五百于广东,帝曰:“此重事也,须才干臣乃济用。”以汉卿督匠南方,敕曰:“汝还,当显汝于众。”因顿首谢。事既集,帝崩,迁福建行省郎中,朝列大夫、汉阳监府,中顺大夫、湖南宣慰副使。

峒酋岑雄叛,奉诏开谕,顽犷怗服。改太中大夫、河南行中书省郎中,通议大夫、同佥枢密院事,拜礼部尚书。大臣奏核实江南民田,汉卿奉诏使江西,以田额旧定,重扰民不便,置不问。止奏茶、漕置局十有七所,以七品印章敕授局官五十一员,增中统课缗五十万。转正议大夫、兵部尚书。未几命为中奉大夫、荆湖北道宣慰使,已命复留之。

延祐三年,大臣以浙东倭奴商舶贸易致乱,奏遣汉卿宣慰闽、浙,抚戢兵民,海陆为之静谧云。从子塔海。

塔海,汉卿兄子也。世祖时,从土土哈充哈剌赤。至元二十四年,扈驾征乃颜。二十六年,入觐,帝命充宝儿赤,扈驾至和林,赐只孙冠服。大德四年,授中书直省舍人。迁中书客省副使。武宗即位,赐中统钞五百锭,以旌其能。寻进和林行省理问所官,改通政佥院。历和宁路总管,改汴梁。

先是,朝廷令民自实田土,有司绳以峻法,民多虚报以塞命,其后差税无所于征,民多逃窜流移者。塔海以其弊言于朝。由是省民间虚粮二十二万,民赖以安。后改任庐州,时有飞蝗北来,民患之,塔海祷于天,蝗乃引去,亦有堕水死者,人皆以为异。民乏食,开廪减直,俾民籴之,所活甚众。

天历元年冬十月,枢密院臣奏以塔海充枢密佥院,守潼关及河中府。帝遣人驰赐白金钞币,宣授佥书枢密院事。未几西军犯南阳,督诸卫兵往平之。至其地,首率勇士与帖木哥等战,摧其前锋将,夺其旗鼓,西军败走。赐三珠虎符,进大都督,累官资善大夫。

按扎儿[编辑]

按扎儿,拓跋氏,尝扈从太祖南征。岁丙子,复从定诸部有功,命领蒙古军为前锋,时木华黎暨博尔术为左右万户长,各以其属为翊卫。太祖命木华黎为太师国王都行省承制行事,兵临燕、辽、营、青、齐、鲁、赵、韩、魏,皆下。

岁己卯,河中府降,兵北还,以按扎儿领前锋总帅,仍统所部兵屯平阳以备金,摄国王事。时金将乞石烈氏拥兵数为边患,然畏按扎儿威名,不敢轻犯其境。岁壬午,元帅石天应守河中府,屯中条山,金侯将军率昆弟兵十馀万夜袭河中,天应遣偏裨吴权府率五百兵出东门,伏两谷(关)〔间〕。[6]谕之曰:“俟其半过,即翼击之,俾腹背受敌,即成禽矣。”吴醉,敌至,声援弗继,城遂陷,天应死焉,遂燔其城,屠其民。将趋中条,按扎儿进兵击之,斩首数万级,逃免者仅十数。

岁癸未春,至闻喜县西下马村,木华黎卒,诏以子孛鲁袭其爵,时平阳重地,令按扎儿居守。岁庚寅,孛鲁由云中围(纬)〔卫〕州,[7]金将武仙恐,退保潞东十馀里原上,孛鲁驰至沁南,未立鼓,乞石烈引兵袭其后,孛鲁战失利,辎重人口皆陷没,按扎儿妻奴丹氏亦被获,拘于大梁。金主闻按扎儿威名,召奴丹氏见,奴丹氏色庄言正,不为动。金主因谓之曰:“今纵尔还,能偕尔夫来,当厚赏尔。”奴丹氏佯诺之,遂得还。太宗闻而义之。召见,褒赉甚厚,遂诏预其夫前锋事。

帝率从弟按只吉歹、[8]口温不花大王、皇弟四太子,暨国王孛鲁征潞州、凤翔。[9]至钧州三峰山,金将完颜合达引兵十五万来战,俘其同佥移剌不花等,悉诛之。明年壬辰春,三月,帝班师北还,命偕都元帅唆伯台围汴。城中识按扎儿旗帜,惧曰:“其妻犹勇且义,况其夫乎。”

岁甲午,金亡,诏封功臣,赐平阳户六百一十有四、驱户三十、猎户四。未几,以疾卒。子忙汉、拙赤哥。

至元十五年,忙汉为管军千户。二十四年,从征乃颜。二十六年,从征海都。二十七年,宣授蒙古侍卫亲军千户,佩金符。元贞元年,有旨命领探马赤军,偕哈伯元帅从宗王出伯西征,改授昭信校尉、右都威卫千户。大德元年,召还。至大四年卒。子乃蛮袭。

拙赤哥入宿卫,从世祖征鄂汉,以功赐白金。至元三年,从征李坛,[10]战死之。子阔阔术为御史台都事。至元三十一年,国王速浑察之子拾得既没,[11]其家有故玺,王将鬻之,命阔阔术以示中丞崔彧、御史杨桓,辩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盖秦玺也。彧请献之徽仁裕圣皇后。后以钞二千五百贯赐拾得家,金织文段二赐阔阔术。成宗即位,近臣以其事闻,授阔阔术汉中廉访佥事,仕至湖南廉访使。

雪不台[12][编辑]

雪不台,蒙古部兀良罕氏。远祖捏里弼生孛忽都,雄勇有智略。曾孙合饬温生哈班、哈不里。哈班生二子:长虎鲁浑,次雪不台。

太祖初建兴都于班朱泥河,[13]今龙居河也。哈班驱群羊入贡,遇盗见执,雪不台及兄虎鲁浑随至,剌盗杀之,众溃去,哈班得以羊进帝所,由是父子兄弟以义勇称。虎鲁浑以百夫长西征,破乃蛮,立战功。

雪不台以质子袭职,七年,攻桓州,先登,下其城,赐金币凡一车。十一年,战灭里吉众于蟾河,追其部长玉峪,大破之,遂有其地。扈从征回鹘,其主弃国去,雪不台率众追之,回鹘竟走死。其帑藏之积尽入内府,赐宝珠一银罂。十八年,讨定钦察,鏖战斡罗思大、小密赤思老,降之,奏灭里吉、乃蛮、怯烈、〔杭〕斤、钦察部千户通立一军。[14]十九年,献马万匹。二十一年,取馺里畏吾特勤、赤悯等部,德顺、镇戎、兰、会、洮等州,献牝马三千匹。

太宗二年,大举伐金,渡河而南,睿宗以太弟将兵渡汉水而北,会河南之三峰山。金大臣合(鞑鞑)〔达〕诸将步骑数十万待战,[15]雪不台从睿宗出牛头关,谋曰:“城邑兵野战不利,易破耳。”师集三峰,金围之数匝,将士颇惧。俄而风雪大作,金卒僵踣,士气遂奋,敌众尽殪。河南诸州以次降破。四年夏,雪不台总诸道兵攻汴,金义宗走卫州,又走归德,又走蔡州。癸巳秋,汴将以城降,[16]其冬攻蔡。六年春,金亡,雪不台以汴民饥,纵使渡河就食,民德之。

是年诏宗王拔都西征,雪不台为先锋,战大捷。十三年,讨兀鲁思部主野力班,禽之。攻马札部,与其酋怯怜战漷宁河,遣偏师由下流捣其城,拔之。是时,北庭、西域、河南北、关陇皆底定,雪不台功力居多。

初,太祖征西夏,闵其久于行间,敕还省觐。[17]雪不台对曰:“君劳臣佚,情所未安。”帝壮而听之。又金帅合达见获,以不屈死,犹问雪不台安在,请一识之。雪不台出谓曰:“汝须臾人耳,识我何为?”曰:“人臣亦各为其主,卿勇盖诸将,天生英豪,其偶然邪。吾见卿甘心瞑目矣。”

定宗三年卒于笃列河之地,年七十有三。至大元年,赠效忠宣力佐命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河南王,谥忠定。

唵木海[编辑]

唵木海,蒙古八剌忽䚟氏,与父孛合出俱事太祖,征伐有功。帝尝问攻城略地,兵仗何先,对曰:“攻城以炮石为先,力重而能及远故也。”帝悦,即命为炮手。岁甲戌,太师国王木华黎南伐,帝谕之曰:“唵木海言,攻城用炮之策甚善,汝能任之,何城不破。”即授金符,使为随路炮手达鲁花赤。唵木海选五百馀人教习之,后定诸国,多赖其力。

太宗即位,留为近侍,以讲武艺。岁壬辰,从攻河南有功。壬子,宪宗特授虎符,升都元帅。癸丑,从宗王旭烈兀征剌里西番、斜巨山、桃里寺、河西诸部,悉下之。卒,子忒木台儿以从战功授金符,袭炮手总管。

至元十年,修立正阳东西二城,置炮二百馀座,与宋人战,却之,十三年,从丞相伯颜伐宋,驻军临安之皋亭山,同忙古歹等八人,率甲三百入宋宫,取传国宝。宋太后请解兵延见内殿,期明日奉宝乞降,至期,果遣贾馀庆等奉宝至军前。以功授行省断事官,复令其子忽都答儿袭炮手总管。

十四年,进昭勇大将军炮手万户,佩元降虎符,镇平江之常熟。有叛民拥众自号太尉者,行省会诸军讨之,与忽都答儿父子自为一军,奋戈陷阵,斩贼酋戴太尉,擒朱太尉,帝嘉其功。十五年,兼平江路达鲁花赤,寻迁徽州、湖州,卒。忽都答儿后陞炮手万户,改授达鲁花赤,卒。

昔里钤部〔爱鲁〕[18][编辑]

昔里钤部,唐兀人,昔里氏。钤部亦云甘卜,音相近而互用也。太祖时,西夏既臣服,大军西征,复怀贰心。帝闻之,旋师致讨。命钤部同忽都铁穆儿招谕沙州,州将伪降,以牛酒犒师,而设伏兵以待之。首帅至,伏发马踬,钤部以所乘马与首帅使奔,自乘所踬马而殿后,击败之。他日,帝闻曰:“卿临死地,而易马与人,何也?”钤部对曰:“小臣阵死,不足重轻,首帅乃陛下器使宿将,不可失也。”帝以为忠。进兵围肃州,守者乃钤部之兄,惧城破害及其家,先以为请。帝怒城久不下,有旨尽屠之,惟听钤部求其亲族家人于死所,于是得免死者百有六户,归其田业。

岁乙未,定宗、宪宗皆以亲王与速卜带征西域,明年启行,钤部亦在中。又明年,至宽田吉思海,钤部从诸王拔都征斡罗斯,至也里(替)〔赞〕城,[19]大战七日,拔之。己亥冬十有一月,至阿速灭怯思城,负固久不下。明年春正月,钤部率敢死士十人,蹑云梯先登,俘十一人,大呼曰:“城破矣!”众蚁附而上,遂拔之。赐西马、西锦,锡名拔都。明年班师,授钤部千户,赐只孙为四时宴服,寻迁断事官。

丙午,定宗即位,进秩大名路达鲁花赤。宪宗以卜只儿来莅行台,命钤部同署,既又别锡虎符,出监大名。己未,世祖南征,供给军饷,未尝乏绝。以疾舆归,卒于家,年六十九。子爱鲁。

爱鲁袭为大名路达鲁花赤。至元五年,从云南〔王〕征金齿诸部。[20]蛮兵万人绝缥甸道,击之,斩首千馀级,诸部震服。六年,再入,定其租赋,平火不麻等二十四寨,得七驯象以还。七年,改中庆路达鲁花赤,兼管爨僰军。

十年,平章赛典赤行省云南,令爱鲁疆理永昌,增田为多。十一年,阅中庆版籍,得隐户万馀,以四千户即其地屯田。十三年,诏开乌蒙道,帅师至玉连等州,[21]所过城寨,未附者尽击下之,水陆皆置驿传,由是大为赛典赤信任。十四年,忙部也可不薛叛,以兵二千讨平之,迁广南西道左右两江宣抚使,兼招讨使。十六年,迁云南诸路宣慰使、副都元帅。十七年,复立云南行省,拜参知政事。十八年,乌蒙罗佐山、白水江蛮杀万户阿忽以叛,复讨平之。

十九年,召诣阙,进左丞。也可不薛复叛,诏与西川都元帅也速答儿、湖南行省脱里察会师进讨,禽也可不薛送京师,仁普诸酋长皆降,得户四千。诸王相吾〔答〕儿帅诸将征缅,[22]爱鲁供馈饷,无乏绝。二十二年,乌蒙阿谋杀宣抚使以叛,与右丞拜答儿往征之,拜答儿以爱鲁习知其山川道里,令诸军悉听指授,分道进击,生擒阿蒙以归。

二十四年,进右丞。朝廷立尚书省,复改行尚书右丞。镇南王征交趾,诏爱鲁将兵六千人从之。自罗罗至交趾境,交趾将昭文王以兵四万守木兀门,爱鲁与战破之,擒其将黎石、何英。比三月,大小一十八战,乃至其王城,与诸军会战又二十馀合,功为多。二十五年,感瘴疠卒。赠平章政事,谥毅敏。

子教化,中书平章政事,请于朝,赠其祖昔里钤部太师,谥贞献,加赠爱鲁太师,追封魏国公,改谥忠节。

槊直腯鲁华[编辑]

槊直腯鲁华,蒙古克烈氏。初,以其部人二百,从太祖征乃蛮、西夏有功,命将万人,为太师国王木华黎前锋。下金桓州,得其监马几百万匹,分属诸军,军势大振。岁辛未,破辽东、西诸州,唯东京未下,获金使,遣往谕之。槊直腯鲁华曰:“东京,金旧都,备严而守固,攻之未易下,以计破之可也。请易服与其使偕往说之,彼将不疑,俟其门开,继以大军赴之,则可克矣。”卒如其计。徇地河北,攻大名,小大数十战,城垂陷,中流矢而卒。武宗时,赠太傅,追封卫国公,谥武敏。

子撒吉思卜华,嗣将其军。太宗元年己丑,锡金符,安辑河北、山东诸州。先是真定同知武仙攻灭都元帅史天倪家,其弟天泽击仙走,复真定。以天泽为真定、河间、济南、东平、大名五路万户。庚寅,命撒吉思卜华佩金虎符,以总师行省监其军。

金宣宗之徙都于汴也,立河平军于新卫以自固,恃为北门。撒吉思卜华数攻之,不拔。壬(申)〔辰〕正月,[23]太宗自白(波)〔坡〕济河而南,[24]睿宗由峭石滩涉汉而北。撒吉思卜华集西都水之舟,渡自河阴。至郑,郑守马伯坚降。及金义宗势力穷蹙出奔,帝命撒吉思卜华追蹑之,会其节度斜捻阿卜弃卫入汴,撒吉思卜华遂据而有之。十二月,义宗自黄陵冈济河,谋复卫。撒吉思卜华与其将白撒战白公庙五日后,俘斩万计,馀众尽溃。义宗窜归德。撒吉思卜华追蹑其后,薄北门而军。左右皆水,其舟师日至。癸巳四月,其将官奴夜来斫营,腹背受敌,撒吉思卜华与一军皆没。

嗣国王塔思承制,以其弟明安答儿领其行营,寻有旨以为蒙古汉军万户。明安答儿善骑射,从征淮安,因粮于敌,未尝匮乏,军士免负担之劳,咸乐为用。癸丑,宪宗遣从昔烈门太子南伐,死于钧州。五子,长腯虎,幼普阑溪。

腯虎从世祖北征叛王,挺戈出入其阵,帝壮之,赐号拔都,赏白金四百五十两,及平李璮之乱,亦有战功。普阑溪,光禄大夫、徽政使。金亡,命大臣忽都虎料民分封功臣,撒吉思卜华妻杨氏自陈曰:“吾舅及夫皆死国事,而独尔见遗。”事闻,帝曰:“彼家再世死难,宜赐新卫民二百户。”撒吉思卜华赠太师,谥忠武。明安答儿赠太保,谥武毅,爵皆卫国公。

昔儿吉思[编辑]

昔儿吉思,幼从太祖征回回、河西诸国,俱有战功。太宗时,从睿宗西征,师次京兆府,会亦来哈䚟率诸部兵作乱,昔儿吉思挺身斫贼阵,下马搏战,贼众莫不披靡,俄失所乘马,步走至睿宗军中。贼退,睿宗嘉其勤劳,妻以侍女唆火台。世祖尤爱之,军旅田猎,未尝不在左右。初,昔儿吉思之妻为皇子乳母,于是皇太后待以家人之礼,得同饮白马湩。时朝廷旧典,白马湩非宗戚贵胄不得饮也。

昔儿吉思子塔出,为宝儿赤、迭只斡耳朵千户。塔出子千家奴、撒里蛮。千家奴从征乃颜,力战而死,帝命籍乃颜人口、财物以赐之。撒里蛮年十六,从世祖讨阿里不哥,战于失门秃,有功,赐号拔都儿,赏赉尤厚,授光禄少卿,仍袭为迭只斡耳朵千户,改同佥宣徽院,进佥院事。以管军千户,从征乃颜有功,赏金盏二、金五十两,复入为同知宣徽院事。成宗时,拜宣徽使,加大司徒,卒。子帖木迭儿袭为迭只斡耳朵千户,累迁宣徽院使,遥授左丞相。

哈散纳[编辑]

哈散纳,怯烈亦氏。太祖时,从征王罕有功,命同饮班朱尼河之水,且曰:“与我共饮此水者,世为我用。”后水者,世为我用。”后管领阿儿浑军,从太祖征西域,下薛迷则(于)〔干〕、[25]不花剌等城。至太宗时,仍命领阿儿浑军,并回回人匠三千户驻于荨麻林。寻授平阳、太原两路达鲁花赤,兼管诸色人匠,后以疾卒。

子捏古伯袭,从宪宗攻钓鱼山,有功,以疾卒。子撒的迷失袭。撒的迷失卒,子木八剌袭,充贵赤千户,迁西域亲军副都指挥使,大德元年卒。弟秃满答袭,秃满答卒,子哈剌章袭。

校勘记[编辑]

  1. 不〔古〕可罕 元文类卷二六虞集高昌王世勋碑作“卜古可罕”,译音与新疆出土摩尼教经卷合,据补。
  2. (大)〔火〕都 考异云:“当作火都。”“土土哈传,太祖征蔑里乞,其主火都奔钦察。速不台传,大军至蟾河,与灭里吉遇,一战而获其二将,尽降其众其主霍都奔钦察。霍都即火都也。”考异是,从改。
  3. 皇子阔出忽都〔秃〕 据本书卷一二0察罕传、卷一二九阿剌罕传、卷一三三脱欢传所见“皇子阔出、忽都秃”补。本书卷一0七宗室世系表作“忽睹都”,系拖雷次子。
  4. 二十一年 按此“二十一年”在“二十二年”后,“二十八年”前,“一”字有误。本书卷一三一奥鲁赤传有“二十三年”,“命佐镇南王征交趾”。本证谓“一当作三”,疑是。
  5. 刘〔国〕杰 据本书卷一六二刘国杰传补。本证已校。
  6. 伏两谷(关)〔间〕 从道光本改。按本书卷一一九木华黎传作“伏两谷间”。
  7. 岁庚寅孛鲁由云中围(纬)〔卫〕州 考异云:“案孛鲁卒于戊子岁。庚寅领兵者,孛鲁之子塔思也。孛鲁当作塔思。”考异是,事见本书卷一一九木华黎传附孛鲁、塔思传。又本证云:“继培案,纬当作卫。”按元无“纬州”,据本书卷一五五史天泽传及金史卷一一八武仙传改。
  8. 按只吉歹 应作按只歹。见卷一0七校勘记[一四]。
  9. 国王孛鲁征潞州凤翔 考异云:“孛鲁亦塔思之误。”参见本卷校勘记[七]。
  10. 至元三年从征李璮 按李璮叛元至败死,俱在中统三年,此处“至元”系“中统”之误。
  11. 国王速浑察之子拾得 考异云:“案木华黎传,速浑察子四人,忽林池、乃燕、相威、撒蛮,别无名拾得者。惟乃燕子名硕德,当即拾得。若然,则为速浑察之孙,非其子矣。”
  12. 雪不台 殿本考证云:“祖庚按,一百二十一卷已载速不台传,此传详略不同,实则一传。”
  13. 太祖初建兴都于班朱泥河 此句不可解。成吉思汗败抵班朱泥,无“建兴都”等事。此处史文当有舛讹。
  14. 灭里吉乃蛮怯烈〔杭〕斤钦察 本证云:“案速不台传作怯烈、杭斤,此脱杭字。”从补。杭斤,即康里之异译。
  15. 金大臣合(鞑鞑)〔达〕 据下文改。本书卷一二一速不台传、卷一三四和尚传、卷一四九刘柏林传附刘黑马传均作“合达”,金史卷一一二有完颜合达传,元朝秘史作“合答”。
  16. 癸巳秋汴将以城降 金西面元帅崔立以汴京降,本书卷二太宗纪与金史卷一八哀宗纪皆系癸巳年正月戊辰,此处“秋”当为“春”之误。
  17. 敕还省觐 新编改作“敕还省亲”,疑是。
  18. 〔爱鲁〕 据本书体例补。
  19. 也里(替)〔赞〕 从北监本改。本书卷六三地理志作“也列赞”。
  20. 从云南〔王〕征金齿诸部 据雪楼集卷二五魏国公先世述补。
  21. 玉连等州 按“玉连州”于史无征。本书卷一0世祖纪至元十六年六月癸巳条、卷六0地理志皆有筠连州立站置驿记载,疑“玉”为“筠”之误。
  22. 诸王相吾〔答〕儿帅诸将征缅 按本书卷一二、一三世祖纪至元二十年五月乙卯、二十一年正月丁卯条,卷一三三怯烈传、卷二一0缅国传均有相吾答儿征缅事,据补“答”字。
  23. 壬(申)〔辰〕 按壬申为元太祖七年,壬辰为元太宗四年。“申”误,今从道光本改。
  24. 白(波)〔坡〕 道光本与本书卷二太宗纪四年正月戊子条、卷一一九傅尔忽传附塔察儿传、卷一二0曷思麦里传合,从改。
  25. 薛迷则(于)〔干〕 本书卷一太祖纪十六年辛已春条作“薛迷思干”,据改。此名突厥语,义为“肥城”。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
 卷一百二十一 ↑返回顶部 卷一百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