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5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五十 元史卷一百五十一
列传第三十八
卷一百五十二 
薛塔剌海 高闹儿 王义 王玉 赵迪 邸顺 王善 杜丰 石抹孛迭儿 贾塔剌 奥敦世英 田雄 张拔都 张荣 赵天锡

薛塔剌海[编辑]

薛塔剌海,燕人也,刚勇有志。岁甲戌,太祖引兵至北口,塔剌海帅所部三百馀人来归,帝命佩金符,为炮水手元帅,屡有功,进金紫光禄大夫,佩虎符,为炮水手军民诸色人匠都元帅,便宜行事。从征回回、河西、钦察、畏吾儿、康里、乃蛮、阿鲁虎、忽缠、帖里麻、赛兰诸国,俱以炮立功。太宗三年,睿宗引兵自洛阳渡河,塔剌海由陇右假道金、商,遂会师于(均)〔钧〕州三峰山,[1]败金师。四年,[2]破南京及唐、邓、(均)〔钧〕、许诸州,取鄢陵、扶沟。四月卒。

子夺失剌,袭为都元帅,南攻江淮,有功。岁庚戌,卒。弟军胜袭,宪宗八年,从世祖攻钓鱼山、[3]苦竹崖、大(林)〔良〕平、[4]青居山,破重庆、马湖、天水,赐以白金、鞍马等物。中统三年,李璮叛济南,又以炮破其城。至元五年,从围襄阳。三月卒。

丞相阿术欲以千户刘添喜摄帅府事,子四家奴,年方十六,请从军自效,帝壮而许之。八年,始袭父爵。十年冬十二月,襄、樊未下,[5]四家奴立炮攻之,明年正月,襄阳守吕文焕降。继从丞相伯颜南伐,十月,至郢州,先登。师既渡江,四家奴自郑州下沿海诸城堡,[6]至建康。十二年,授武节将军。六月,与宋将夏贵战于峪溪口,夺其船二百馀艘。十一月,屠常州。十二月,取苏州。十三年,攻镇巢。七月,围扬州,守臣李庭芝弃城走,追获之。九月,进阶怀远将军,将兵平浙东诸郡。从征福建滦江,与宋兵力战,破之,获战舰千馀艘。十六年,进阶镇国将军,镇扬州。二十二年,改为万户。

高闹儿[编辑]

高闹儿,女直人。事太祖,从征西域;复从阔出太子、察罕那演,连岁出征,累有功,授金符,总管管领山前十路匠军。

岁己未,宪宗悯其老,命其子元长袭其职,从世祖渡江攻鄂,还镇随州。至元二年,移镇季阳。五年,从元帅阿术修立白河口、新城、鹿门山等处城堡,围襄樊。七年,充季阳军马总管。十年,从攻樊城,先登。十一年,从渡江,鼓战舰上流,与宋人战,杀三百馀人,夺其船及铠仗,以功赐虎符,升宣武将军。进兵丁家洲,与宋臣孙虎臣等大战,杀五百馀人,夺其船及铠仗无算;败夏贵于焦湖。从征常州,先登。又攻杭州。宋平,护送宋太后至京师。以功进怀远大将军、万户。

二十一年,领军二千,从太子脱欢征交趾、追袭交趾世子于大海口,夺其战舰以还。二十二年,升安远大将军、季阳万户府万户。是年夏,复以兵追袭交趾世子于海之三叉口,与敌军合战,中毒矢而死。

子灭里干,初直宿卫,袭父职,领兵镇广东,寻移戍惠州,平盗谭大獠、朱珍等。元贞元年,移戍袁州,盗陀头以众犯境,悉剿除之。寻广之南恩盗起,复领兵平之。还,没于袁州。赠怀远大将军、季阳万户府万户、轻车都尉、渤海郡侯。

王义[编辑]

王义字宜之,真定宁晋人,家世业农。义有胆智,沉默寡言,读书知大义。金人迁汴,河朔盗起,县人聚而谋曰:“时事如此,吾侪欲保全家室,宜有所统属。”乃相与推义为长,摄行县事,寻号为都统。太师、国王木华黎兵至城下,义率众,以宁晋归焉。入觐太祖,赐骏马二匹,授宁晋令,兼赵州以南招抚使。是时兵乱,民废农耕,所在人相食,宁晋东有薮泽,周回百馀里,中有小堡曰沥城,义曰:“沥城虽小而完,且有鱼藕菱芡之利,不可失也。”留偏将李直守宁晋,身率众保沥城,由是全活者众。

岁(己)〔乙〕亥,[7]金将李伯祥据赵州,木华黎遣义捣其城。会天大风雨,义帅壮士,挟长梯,疾趋,夜四鼓,四面齐登,杀守埤者。城中乱,伯祥挺身走天坛寨,一州遂定。木华黎承制授义赵州太守、赵冀二州招抚使。丁丑,大军南取巨鹿、洺州二城,还军至唐阳西九门,遇金监军纳兰率冀州节度使柴茂等,将兵万馀北行。义伏兵桑林,先以百骑挑之,纳兰趋来迎战,因稍却,诱之近桑林,伏起,金兵大乱,奔还,获纳兰二弟及万户李虎。戊寅,拔束鹿,进攻深州,守帅以城降。顺天都元帅张柔上其功,升深州节度使。深冀赵三州招抚使。

金将武仙以兵四万来攻束鹿,仙谕军士曰:“束鹿兵少无粮,城无楼橹,一日可拔也。”尽锐来攻,义随机应拒,积三十日不能下,大小数十战皆捷。一夕,义召将佐曰:“今城守虽有馀,然外无援兵,粮食将尽,岂可坐而待毙。”椎牛飨士,率精锐三千,衔枚夜出,直捣仙营。仙军乱,乘暗攻之,杀数千人。仙率馀众遁还真定,悉获其军资器仗。木华黎闻之,遣使送银牌十,命义赐有功者。庚辰,拔冀州,获柴茂,械送军前,木华黎、张柔复上其功,授龙虎卫上将军、(武安)〔安武〕军节度使,[8]行深冀二州元帅府事,赐金虎符。

辛巳,仙复遣其将卢秀、李伯祥,率兵谋袭赵州,并取沥城,率战舰数百艘,沿江而下。义具舟楫于纪家庄,截其下流,邀击之,义士卒皆水乡人,善水战,回旋开阖,往来如风雨,船接,则跃登彼船,奋戈疾击,敌莫能当,杀千馀人,擒秀。伯祥退保沥城,义引兵拔之,伯祥西走,二子死焉。邢州盗号赵大王,聚众数千,据任县固城水寨,真定史天泽集诸道兵攻之不能下。甲午,义引兵薄其城,一鼓下之,获赵大王、侯县令等数人杀之,馀党悉平。义乃布教令,招集散亡,劝率种艺,深、冀之间,遂为乐土云。

王玉忱附[编辑]

王玉,赵州宁晋人。长身骈胁多力,金季为万户,镇赵州。太师、国王木华黎下中原,玉率众来附,领本部军,从攻邢、洺、磁三州,济南诸郡,号长汉万户。从攻泽、潞诸州,独潞州坚壁不下,玉力战,流矢中左目,竟拔其城。又破平阳,下太原、汾、代等州。师还,署元帅府监军,以赵州四十寨隶焉。

先是,金将武仙既降复叛,杀元帅史天倪。宋将彭义斌在大名,阴与仙合,玉从笑乃带、史天泽,攻败武仙,生擒义斌,驻军宁晋东里寨。仙遣人赍诰命,诱玉妻,妻拒曰:“妾岂可使夫怀二心于国家耶!”仙围之数匝,杀其子宁寿。玉闻之,领数骑突其围,斩获数百人而还。仙遣人追之,不敢进,皆曰:“王将军胆气骁雄,我辈非敌也。”仙乃尽发玉先世二十七冢,弃骸满道。玉从史天泽诸将,击仙于赵州,仙粮绝,走双门寨,围之。会大风,仙独脱走,斩其将四十三人,真定遂平。加定远将军,权真定五路万户,假赵州庆源军节度副使。

有民负西域贾人银,倍其母,不能偿,玉出银五千两代偿之。又出家奴二百馀口为良民。中统元年二月卒,年七十。子忱。

忱字允中,幼读书,明敏有才识。平章赵璧,引见裕宗潜邸,语称旨,命宿卫,掌钱谷计簿。授山北辽东道提刑按察司副使。驸马伯忽里,数驰猎蹂民田,忱以法绳之。宪吏耿熙言征北京宣慰司积年逋负,计可得钞二十万锭。帝遣使核实。熙惧事露,擅增制语,有“并打算大小一切诸衙门等事”凡十二字,追系官吏至数百人。忱验问,知其诈,熙乃款伏。裕宗薨于潜邸,忱建言:“陛下春秋高,当早建储嗣。”平章不忽木以闻,帝嘉纳焉。

改河北河南道提刑按察副使。忱以江南人鬻子北方,名为养子,实为奴也,乞禁之。又省部以正军馀田出调发,忱言:“士卒冲冒寒暑,远涉江海,宜加优恤。”皆从之。颍州朱喜,尝俘于兵,既自赎,主家利其赀,复欲以为奴。又有诬息州汪清为奴,杀而夺其妻子及田宅者。狱久不决,忱皆正之。劾罢镇南帅唐兀台,唐兀台结援大臣,诬奏于帝,系忱至京师,得面陈其事,世祖大悟,抵唐兀台罪。按察司改廉访司,起忱为燕南河北道肃政廉访副使,累迁岭南广西、河东山西两道肃政廉访使,江陵、汴梁两路总管。至大(三)〔元〕年,[9]拜中奉大夫、云南行省参知政事,未行,卒。

赵迪[编辑]

赵迪,真定藁城人也。幼孤,事母孝,多力善骑射。金末为义军万户。郡将出六钧强弩,立赏募能挽者,迪能之,即署真定尉,迁藁城尉,升为丞。

太祖兵至藁城,迪率众迎降。岁壬午,改藁城为永安(军)〔州〕,[10]以迪同知节度使事。尝从帝西征,他将校豪横俘掠,独迪治军严,所过无犯。

先是,真定既破,迪亟入索藁城人在城中者,得男女千馀人,诸将欲分取之,迪曰:“是皆我所掠,当以归我。”诸将许诺,迪乃召其人谓曰:“吾惧若属为他将所得,则分奴之矣,故索以归之我。今纵汝往,宜各遂生产,为良民。”众感泣而去。时兵荒之馀,骸骨蔽野,迪为大冢收瘗。壬子岁卒,年七十。子七人,椿龄,真定路转运使。

邸顺〔琮〕[11][编辑]

邸顺,保定行唐人,占籍于曲阳县。金末盗起,顺会诸族,集乡人豪壮数百人,与其弟常,筑两寨于石城、玄保,分据以守。岁甲戌,率众来归,太祖授行唐令。丙子,真定饥,群盗据城叛,民皆穴地以避之,盗发地而啖其人,顺擒数百人杀之。朝廷陞曲阳为恒州,以顺为安抚使。

金将武仙据真定,帅众来攻,顺与战,大败之,赐金虎符,加镇国上将军、恒州等处都元帅。庚辰,武仙屯兵于黄、尧两山,顺及弟常又击败之。时西京郝道章,阴结武仙,抄掠州县,顺擒道章杀之,仙退真定以自保。顺从木华黎攻之,败之于王柳口,仙遂弃真定南走。以功,赐顺名察纳合儿,升骠骑卫上将军,充山前都元帅;弟常,赐名金那合儿。

辛卯春,从太宗攻河南诸郡,招降民十馀万,以顺知中山府。己亥,佩金符,为行军万户,管领诸路元差军五千人。从大军破归德府,留顺戍之。丁未,驻师五河口,宋兵夜袭营,顺掩杀其众,生获十五人。癸丑,攻涟水。甲寅,举部属肖撤八、耨邻之功以奏,上赐肖撤八、耨邻金银符,仍隶麾下。丙辰春,顺卒,年七十四。

子浃,袭职。己未,从世祖渡江,围鄂州,有战功。中统元年,世祖即位,浃以所部张宣等十二人奏闻于朝,遂以金银符赐之。三年,围李璮,还守息州。至元十一年,赐虎符,授金州招讨副使,后又迁怀远大将军、金州万户。十三年,改襄阳管军万户。三月,以枢密院奏,行淮西总管万户府事,守庐州。

十四年,移龙兴,仍管领本翼军人。十五年,复为管军万户,攻赣州崖石寨、太平岩贼有功。十七年,升镇国上将军、都元帅,镇龙兴诸路,兼管本万户府事,赐银印。吉、赣盗起,行省迁元帅府以镇之。二十一年,元帅府罢,复为万户。二十三年,佩元降虎符,为归德万户,镇守吉安。未几,统领江西各万户,集兵七千戍广东,凡二载。大德三年卒,年七十七。赠辅国上将军、北庭元帅府都元帅、护军,追封高阳郡公,谥襄敏。

子荣仁,袭佩其虎符,为宣武将军、归德万户,镇广东惠州,感瘴疾,不任事。子贯袭。贯卒,子士忠袭。士忠卒,子文袭。顺族弟琮。

琮,太祖时从族兄行唐元帅常来降。岁乙酉,金降将武仙,复据真定叛,琮败之于黄台。癸巳,从元帅倴盏灭金于蔡,有功,真定五路万户选充总管府推官。寻奉旨,赐金符,授管军总押,管领七路兵马,镇徐州。宋兵入境,琮战却之。己亥,从大将察罕攻滁州,[12]力战,流矢中脐,明年卒。

子泽袭,移镇颍州。宋兵攻颍,泽战败之。至元四年,从元帅阿术,克平塞寨及老鸦山。十一年,从沙洋夺六舰,[13]皆论功受赏有差。十二年,授武德将军、管军总管,从攻潭州及静江,累官怀远大将军、管军万户、郴州路总管府达鲁花赤。二十二年,改授庐州蒙古汉军万户,寻迁颍州翼,会徽州绩溪县盗起,泽讨平之。二十八年,移镇杭州,卒。子元谦,袭为颍州万户。元谦卒,子祺袭。祺卒,子忠袭。

王善子庆端附[编辑]

王善字子善,真定藁城人。父增,监本县酒务,以孝行称。善资仪雄伟,其音若钟,多智略,尤精骑射。金贞祐播迁,田畴荒芜,人无所得食,善求食以奉母。乙亥,群盗蜂起,众推善为长。善约束有法,备御有方,盗不能犯,擢本县主簿。

戊寅,权中山府治中。时武仙镇真定,阴蓄异志,忌善威名,密令知府李济、府判郭安图之。己卯秋,济、安张宴伏兵,召善计事。善觉,即还治众,仓卒得八十人,慷慨与盟,人争自奋,遂诛济、安。乃谕其党曰:“造衅者,李、郭耳,馀无所问。”善夜卧北城上,戒麾下曰:“勿以我累汝家,当取吾首献帅府。”众曰:“公何为出此言,我辈惟有效死而已。”遂率众来归,授金符,同知中山府事。是年冬,以兵三百攻武仙,仙遣将率精锐二千拒战,善擒斩之。仙走获鹿,委其佐段琛城守,复战拔之,入据其城,军势大振,自中山以南,降州郡四十二。

庚辰,迁中山真定等路招讨使,寻加右副元帅、骠骑大将军,屯藁城。壬午,升藁城为匡国军,[14]以善行帅府事。癸未,进金吾卫大将军、左副元帅。仙穷迫请降,诏命复旧镇。善奏:“仙狼子野心,终必反复,请修城隍备之。”未几,仙果叛,率众来攻,火及西门,善出战,却之。仙使其部下宋元,俘老幼四千人南奔,善追夺之,俾复故业。仙自是不敢复入真定,其部曲多来降。丙戌,以功赐金虎符,仍行帅府事。

壬辰,从征河南,至郑州。州将马伯坚素闻善名,登陴大呼曰:“藁城王元帅在军中否?愿以城降之。”善直前,免胄与语,伯坚果率众出降。善令军中秋毫无犯,民皆按堵,愿从善北渡者以万计,授之土田,以安集之。丙申,兼河北西路兵马副都总管。辛丑,授知中山府事,属县新乐,地居冲要,迎送供给,倍于他县,皆取于民。善均其劳逸,所征或未给,辄出家赀代输,民德之。又放家僮五百人为民,咸怀其恩。癸卯卒,年六十一。皇庆元年,赠银青荣禄大夫、司徒,追封冀国公,谥武靖。子庆渊,为行军千户,征淮南死;次庆端。

庆端字正甫,初为郡筦库,进水军提领,训练士卒,常如临敌。败李璮于老僧口,以功佩金符,为千户。监筑大都城。移戍清口,宋兵来攻,守将战死,城欲陷,庆端拔刀誓众,裹创力战,城得以全。群盗四起,复击走之。进武节将军、管军总管,领左右中卫兵。从世祖北征,还,迁右〔卫〕亲军副都指挥使,[15]进侍卫军都指挥使,建威武营,以处卫兵,经画田庐,使各安业。别立神锋军,亲教以蹶张弩技,作整暇堂、(屏)〔犀〕利局。[16]浚渠构室,如治家事。

至元十九年,改詹事丞,时有司欲就威武贷粟数万石,济饥民。裕宗在东宫,以问庆端,庆端对曰:“兵民等耳,何间焉!”即命与之。帝尝遣近侍夜出伺察,为逻卒所执,近侍以实告,卒曰:“军中惟知将军令,不知其他。”近侍以闻,帝赏以黑貂裘。及亲征乃颜,命庆端以所部从,时年六十馀,与士卒同甘苦,昼则擐甲执兵迎敌,夜卧不解衣,暇则俾士卒为军市,自相懋迁。征东之功,庆端赞画居多。

成宗即位,论翼戴功,拜金吾卫上将军、中书(左)〔右〕丞,[17]行徽政副使,兼隆福宫左都威卫使,进阶资德大夫。大德二年,加荣禄大夫、平章政事、佥书枢密院事,兼使如故。以疾卒。

杜丰[编辑]

杜丰字唐臣,汾州西河人。父圭,以积德好施,乡称善人。丰少有大志,倜傥不群,通兵法。仕金,为平遥义军谋克,佩银符。太祖取太原,丰率所部来降。皇舅按赤那延授兵马都提控。从国王按察儿攻平阳,先登。克绛州、解州诸堡,招集流民三万馀家。以功赐金虎符,升征行元帅左监军。金人南遁,遂以丰守河北。

庚辰,上党〔公〕张开以万众寇汾州,[18]丰率精骑五千败之。从国王阿察儿,下怀孟,破温谷、木涧等寨,辄先登。攻洪洞西山,斩首六百馀级。攻松平山,破之,贼堕崖死以万计,获生口甚众。金将武仙等,往来钞掠平阳、太原间,行路梗塞。壬午,授丰龙虎卫上将军、河东南北路兵马都元帅,便宜行事。遂破玉女、割渠等寨,俘获千馀人。

丙戌,从按赤那延攻益都,金守将突围出,丰战扼之,斩首千级,捕虏二十人,益都下,遂略地登、莱,降岛民万馀。己丑,以本部取沁州,由是铜鞮、武乡、襄垣、绵(山)〔上〕、沁源诸县皆下。[19]辛卯,命丰抚定平阳、太原、真定及辽、沁未降山寨,皆平之。乙未,升沁州长官,长官者,国初高爵也。在沁十馀年,宽徭薄赋,劝课农桑,民以富足。丁未,请老。丙辰,疾卒于家,年六十有七。沁人立祠,岁时祀焉。

子三人:思明,思忠,思敬。思敬事世祖潜邸,由平阳路同知累迁治书侍御史。阿合马败,台臣皆罢去,思敬以帝所眷知,独留。出为安西路总管,佥陕西行省事,历汴梁总管,再入中台为侍御史。时桑哥以罪诛,风纪为之振肃。未几,拜参知政事,改四川行省左丞,不赴,升中书左丞。致仕,年八十六卒,谥文定。

石抹孛迭儿[编辑]

石抹孛迭儿,契丹人。父桃叶儿,徙霸州。孛迭儿仕金,为霸州平曲水寨管民官。太师、国王木华黎率师至霸州,孛迭儿迎降,木华黎察其智勇,奇之,擢为千户。岁甲戌,从木华黎觐太祖于雄州,佩以银符,充汉军都统。帝次牛阑山,欲尽戮汉军,木华黎以孛迭儿可用,奏释之,因请隶麾下,从平高州。

乙亥,授左监军,佩金符,与北京都元帅吾也儿,分领锦州红罗山、北京东路汉军二万。又从夺忽阑(暗)〔阇〕里必徇地山东、[20]大名。比至洺州,城守甚坚,师不得进,孛迭儿不避矢石,率众先登,遂拔之。丁丑,从平益都、沂、密、莱、淄。戊寅,从定太原、忻、代、平阳、吉、隰、岢岚、汾、石、绛州、河中、潞、泽、辽、沁。

辛巳,木华黎承制陞孛迭儿为龙虎卫上将军、霸州等路元帅,佩金虎符,以黑军镇守固安水寨。既至,令兵士屯田,且耕且战,披荆棘,立庐舍,数年之间,城市悉完,为燕京外蔽。庚寅,朝太宗于行在所,赐金符。辛卯,从国王塔思征河南。癸巳,从讨万奴于辽东,平之。

孛迭儿始从征伐,及后为将,大小百战,所至有功,年七十,以疾卒于官。子糺查剌、查茶剌。

贾塔剌浑[编辑]

贾塔剌浑,冀州人。太祖用兵中原,募能用炮者籍为兵,授塔剌浑四路总押,佩金符以将之。及攻益都,下之,加龙虎卫上将军、行元帅左监军,便宜行事。师还,驻谦谦州,即古乌孙国也。岁己丑,[21]将所部及契丹、女直、唐兀、汉兵,攻斡脱剌儿城。塔剌浑督诸军,穴城先入,破之,即军中拜元帅,改银青(光)〔荣〕禄大夫。[22]从睿宗入散关,略关外四州,经兴元,渡汉江,略唐、邓、申、裕诸州,鼓行而东,河南平。升金紫光禄大夫、总领都元帅。从大帅太赤攻徐、邳,平之。十六年,卒。

子抄儿赤袭,从诸王也孙哥、塔察儿南征。戊午,卒于军。子冀驴袭,卒。

弟六十八袭。至元五年,诸军围襄樊。九年,六十八帅所部戍骆驼岭一字城,立炮樊城南,不发,以怠敌心,俄帅锐卒突出,攻其城西,破之。以功赐银币、鞍马、弓矢。

十一年,诸军南征,渡江。明年,加宣武将军。宋常州守臣姚訔,坚守不下,六十八发炮摧其城壁,以纳诸军。宋援兵突至,力战却之。常州既克,帅府令总新附炮手军。临安降,加怀远大将军,从诸军追宋二王至海,下三十馀城。十四年,加昭勇大将军。十五年,领南军精锐者入卫,加辅国上将军。十八年,论功,授奉国上将军,管领炮手军都元帅。二十年,罢都元帅,更授炮手军匠万户,佩三珠虎符。二十六年,卒。

奥敦世英[编辑]

奥敦世英,女真人也。其先世仕金,为淄州刺史。岁癸酉,太祖兵下山东,淄州民奉世英及弟保和迎降,皆授以万户。世英倜傥有武略,由万户迁德兴府尹,时金经略使苗道润,率众欲复山西。世英与战,克之,将尽杀所俘,其母责之曰:“汝华族也,畏死而降,此卒伍尔,驱之死战,何忍杀之耶!”遂止。世英从数骑巡部定襄,卒于军。

保和由万户陞昭勇大将军、德兴府元帅,锡虎符,改雄州总管。寻以元帅领真定、保定、顺德诸道农事,凡辟田二十馀万亩。改真定路劝农事,兼领诸署,赐居第、戎器、裘马,给户,食其租。年五十六,致仕。保和四子:希恺,希元,希鲁,希尹。

希恺袭劝农事,皇太后锡以锦服,曰:“无坠汝世业。”郡县有水旱,必力请蠲租调,民赖之。南征时,置军储仓于汴、卫,岁输河北诸路粟以实之,分冬月三限,失终限者死,吏征敛舞法,民甚苦之。希恺知其弊,蠲烦苛而民不扰。寻以劝农使兼知冀州。希恺至,为束约,健讼之俗为变。蒙古军取民田牧,久不归,希恺悉夺归之,军无怨言。至元二年,迁顺天治中。三月,改顺德。又逾月,升知河中府,秩满归调。时阿合马专政,官以贿成,希恺不往见之,降武德将军,知景州,数月卒。

希元,彰德漕运使。希鲁,澧州路总管。

希尹,中统三年,李璮叛济南,世祖命丞相史天泽讨之。希尹谒天泽,面陈利害,愿击贼自效。试其骑射,壮之,命充真定路行军千户。与贼战,矢无虚发,贼败走入城中,诸王哈必赤赏银五十两。希尹请筑外城围之,深沟高垒,俟其粮绝,不战而坐待其困,天泽从之。璮既就擒,至元十一年,枢密录其功,自右卫经历,六迁至同知广东道宣慰司事,卒。

田雄[编辑]

田雄字毅英,北京人也。幼孤,能树立,以骁勇善骑射知名,金末署军都统。岁辛未,太祖军至北京,雄率众出降。太祖以雄隶太师、国王木华黎麾下,从征兴中、广宁诸郡,定府州县二十有九,平锦州张鲸兄弟之乱,从攻柏乡、邢、相。辛巳,从攻鄜、坊、绥、葭诸州有功,木华黎承制授雄隰、吉州刺史,兼镇戎军节度使,行都元帅府事,平汾西霍山诸栅。壬午,以木华黎命,授河中帅,听石天应节制。

太宗时,从攻西和、兴元诸州;又从攻夔、万诸州。论功尤最,赐金符,授行军千户,召为御前先锋。顷之,使攻破桢州雷家堡。奉旨招纳河南降附,得户十三万七千有奇,民皆按堵,而别部将校,纵兵虏掠,民惶惧悔降,雄力为救护,至出己财与之,民得免于害。癸巳,授镇抚陕西总管京兆等路事。时关中苦于兵革,郡县萧然。雄披荆棘,立官府,开陈祸福,招徕四山堡寨之未降者,获其人,皆慰遣之,由是来附者日众。雄乃教民力田,京兆大治。事闻,赐金符。定宗时,入觐于和林。以疾卒,年五十八。后追封西秦王。

子八人,大明,袭职,知京兆等路都总管府事。

张拔都[编辑]

张拔都,昌平人。岁辛未,太祖南征,拔都率众来附,愿为前驱,遂留备宿卫。从近臣汉都虎西征回纥、河西诸蕃,道陇、蜀入洛,屡战,流矢中颊不少却。帝闻而壮之,赐名拔都,自是汉都虎亦专任之。甲午,金亡,以汉都虎为炮手诸色军民人匠都元帅,守真定。汉都虎卒,无子,以拔都代之。及汉都虎兄子赡阇少长,拔都请于朝,归其政而终老焉。

子忙古台,从宪宗攻蜀钓鱼山、苦竹二垒,冒犯矢石,屡挫而不沮,遂以勇敢闻。中统元年,赐银符,预议炮手军府事。寻易金符,为行军千户,从征襄樊有功,卒。

子世泽袭,从丞相伯颜南征,大小十馀战,皆有功。又从平广西。明年,收琼、万诸州,拜宣武将军、行军总管。未几,迁副万户,加明威将军。从镇南王脱欢伐交趾,既还,及再举,将校旧尝往者,许留恤之。有脱欢者,当行,适病,不能起,世泽曰:“吾祖父以武勇称,吾蒙其馀泽,荷国厚恩,当输忠王室,增光前人,岂可苟为自安计耶!”力请代之,凯还,人服其义云。

张荣[编辑]

张荣,清州人,后徙鄢陵。岁甲戌,从(金)太保明安降,[23]太祖赐虎符,授怀远大将军、元帅左都监。乙亥正月,奉旨略东平、益都诸郡。戊寅,领军匠,从太祖征西域诸国。庚辰八月,至西域莫兰河,不能涉。太祖召问济河之策,荣请造舟。太祖复问:“舟卒难成,济师当在何时?”荣请以一月为期,乃督工匠,造船百艘,遂济河。太祖嘉其能,而赏其功,赐名兀速赤。癸未七月,升镇国上将军、炮水手元帅。甲申七月,从征河西。乙酉,从征关西五路。十月,攻凤翔,炮伤右髀,帝命赐银三十锭,养病于云内州。庚寅七月卒,年七十三。

子奴婢,袭佩虎符、炮水手元帅,领诸色军匠。太(祖)〔宗〕伐金,[24]命由关西小口,收附金昌州等郡。乙未,金亡。[25]戊戌,授怀远大将军。癸卯三月,升辅国大将军。甲辰二月,领蒙古、汉军,守(均)〔钧〕州。戊申九月,宋兵袭(均)〔钧〕州,奴婢拒战,大败宋师。己酉十一月,复与宋兵战,流矢中右臂。中统三年卒,[26]年七十五。

子君佐,袭佩虎符、炮水手元帅,戍蔡州。五年,都元帅阿术,命将炮手兵攻襄阳。至元八年,调守襄阳一字城、槖驼岭,攻南门牛角堡,破之。攻樊城,亲立炮摧其角楼,樊城破。十年,襄阳降。参政阿鲁海牙以宋降将吕文焕入朝,奉旨召蒙古、汉人万户凡二十人陛见,各以功受赐。帝亲谕之,令还镇。十一年,从军下汉江,至沙洋。丞相伯颜命率炮手军攻其北面,火炮焚城中民舍几尽,遂破之,赐以良马、金鞍、金段。又以火炮攻阳逻堡,破之。十二年,从大军与宋将孙虎臣战于丁家洲,复从丞相阿术攻扬州,是年冬,又从诸军破常州。

十三年,升怀远大将军,仍炮水手元帅。秋,君佐屯军真、扬间,绝宋粮道。宋制置李庭芝、都统姜才弃城走,扬州平,以君佐为安庆府安抚司军民达鲁花赤。十四年春,安庆野人原及司空山天堂贼,将攻安庆,君佐密察知之。时城中军仅数百人,君佐命扼贼出没要道,贼不敢入,乃寇黄州。行省命君佐率众复黄州,因以为黄州达鲁花赤。十五年,加镇国上将军,仍炮水手元帅。十九年,命率新附汉军万人,修胶西闸坝,以通漕运。二十一年,兼海道运粮事,是年卒。

赵天锡贲亨[编辑]

赵天锡字受之,冠氏人。属金季兵起,其祖以财雄乡里,为众所归。贞祐之乱,父林,保冠氏有功,授冠氏丞,俄升为令。大安末,天锡入粟佐军,补修武校尉,监洺水县酒。太祖遣兵南下,防御使苏政以为冠氏令,乃挈县人壁桃源、天平诸山。岁辛巳春,归行台东平严实。实素知天锡名,遂擢隶帐下,从征上党,以功授冠氏令,俄迁元帅左都监,兼令如故。

甲申,宋将彭义斌据大名,冠氏元帅李全降之,人心颇摇。天锡令众姑少避其锋,以图后举,乃率将佐往依大将孛里海军。未几,破义斌于真定,授左副元帅、同知大名路兵马都总管事。李全在大名,结其帅苏椿,纳金河南从宜郑倜,日以取冠氏为事。天锡每战辄胜,一日,倜自将万人来攻,天锡率死士乘城,力战三昼夜,倜度不能下,乘风霾遁去。己丑,朝行在所,上便民事,优诏从之。戊戌,征宋,驻兵蕲、黄间,被病还,卒于冠氏,年五十。子六人,贲亨嗣。

贲亨字文甫,袭行军千户。己未,从国兵渡江攻鄂,有功。至元五年,总管山东诸翼军,征宋,攻襄樊。贲亨出抄蕲、黄,以五百人拔野人原写山寨,修白河新城。七年,偕元帅刘整朝京师,命为征行千户,赐金符,及衣带鞍马。攻樊城,冒矢石,拥盾先登,破之。十一年,修东、西正阳城。三月,败夏贵于淮,益以济南、汴梁二路新军。十二年正月,从攻镇江,[27]与宋将孙虎臣、张世杰大战于焦山,杀掠甚众。十三年,江南平,以功陞宣武将军。

十四年,授虎符、怀远大将军、处州路总管府达鲁花赤。未行,适盗发澉浦,行省檄为招讨使,率兵平之。未几,处州青田县季文龙、章焱杀赵知府以叛,贲亨获其党,始知七县俱反,季文龙自署为两浙安抚使,据处州天庆观。贲亨率众围之,将骑士三百阵于下河门。贼出战,以精骑蹂之,遂弃城突围散走,斩首三级,贲亨入城,乃招散亡,立官府。章焱复合二万众来攻,阵恶溪南。贲亨分兵拒守,自将精锐乱流冲击,属万户忽都台以援兵至,自巳至亥,贼方退,文龙溺死。忽都台以处即乱山为州,无城壁可恃,且反侧,欲屠之,贲亨曰:“我受命来监此郡,贼固可杀,良民何辜!”不从。将士虏掠子女金帛,贲亨捕得倡率者杖之,仍各求所失还之,州民悦服。

十五年,龙泉县张三八合众二万,杀庆元县达鲁花赤也速台儿,且屠其家。贲亨将骑士五百往讨,与贼将郑先锋、陈寿山三千馀人战于浮云乡,斩首三百馀级。三八军于县西,贼三战俱败,军还,贼众水陆俱设伏,贲亨择步卒骁悍者使前,贼不敢近。既而衢州贼陈千二聚二万人,遂昌叶丙六亦聚三千人助之,贲亨前后斩首三千馀级,悉平之。十七年,改处州路管军万户。二十二年,还冠氏,卒,年五十七。

校勘记[编辑]

  1. (均)〔钧〕州 从道光本改。下同。
  2. 四年 按本书卷二太宗纪五年癸巳正月戊辰条、卷一二一速不台传及金史卷一八哀宗纪天兴二年正月戊辰条,蒙古破金南京在元太宗五年。蒙史改“四”为“五”,是。
  3. 宪宗八年从世祖攻钓鱼山 本证云:“案宪宗纪,八年戊午十一月,命忽必烈即世祖统诸路蒙古、汉军伐宋。九年七月,帝崩于钓鱼山。世祖纪戊午冬十一月,祃牙于开平东北。己未八月渡淮。九月朔,亲王穆哥自合州钓鱼山遣使以宪宗凶问来告。是攻钓鱼山者乃宪宗,非世祖。且事亦在九年也。”
  4. 大(林)〔良〕平 据本书卷六、九世祖纪至元三年十一月丙辰条、十三年十一月丙午条、卷一三三拜延传、卷一六五赵匣剌传、卷一九七郭狗狗传改。
  5. 十年冬十二月襄樊未下 下文有“明年正月,襄阳守吕文焕降”。按本书卷八世祖纪、卷一二八阿里海牙传,吕文焕请降在至元十年正月,此处“十年冬”当作“九年冬”。
  6. 师既渡江四家奴自郑州下沿海诸城堡 按郑州不沿海,且早为元有。此处史文有误。
  7. 岁(己)〔乙〕亥 道光本与紫山集卷一八王义行状合,从改。按后文有丁丑年。
  8. (武安)〔安武〕军节度使 据紫山集卷一八王义行状改正。安武军原系宋冀州节度军额,金仍之。王义据冀州,故有此节度使衔。
  9. 至大(三)〔元〕年 据滋溪文稿卷二三王忱行状、元文类卷六八王忱神道碑改。
  10. 改藁城为永安(军)〔州〕 考异云:“案王善传,壬午,升藁城为匡国军。董俊传,升藁城县为永安州,号其众为匡国军。永安乃州名,非军名也。传误。”从改。
  11. 〔琮〕 据本书原目录补。
  12. 己亥从大将察罕攻滁州 本书卷一二0察罕传与青崖集卷五邸琮神道碑“己亥”皆作“戊戌”,疑“己亥”误。
  13. 从沙洋夺六舰 此句不文。牧庵集卷一七邸泽神道碑作“从拔新城、沙洋,下”,“从战青山矶,多所俘馘”。青崖集卷五邸琮神道碑作“战青山矶,获战舰”。
  14. 陞藁城为匡国军 按常山贞石志卷一五李冶王善神道碑作“陞藁城为永安州匡国军”,本书卷一四八董俊传有“陞藁城县为永安州,号其众为匡国军”。藁城以县升州,非陞县为军,“匡国”系节度军额。此处“匡国军”上当有“永安州”。新元史已校。
  15. 迁右〔卫〕亲军副都指挥使 据常山贞石志卷一七阎复王庆端神道碑补。蒙史已校。
  16. (屏)〔犀〕利局 道光本与常山贞石志卷一七王庆端神道碑、程雪楼集卷一七王庆端墓碑合,从改。
  17. 中书(左)〔右〕丞 据常山贞石志卷一七王庆端神道碑、程雪楼集卷一七王庆端墓碑改。
  18. 上党〔公〕张开 据平遥县志卷一一李鼎杜丰神道碑补。按金史卷一一八张开传,张开景州人,封上党公。
  19. 铜鞮武乡襄垣绵(山)〔上〕沁源诸县 据本书卷五八地理志改。金史卷二六地理志亦作“绵上”。
  20. 夺忽阑(暗)〔阇〕里必 本书卷一五0石抹也先传作“脱忽阑阇里必”,卷一一九木华黎传作“掇忽阑”,元名臣事略卷一引东平王世家作“夺忽阑彻里必”。“阇里必”,官名,“暗”字误,今改。新元史已校。
  21. 岁己丑 己丑系元太宗元年,无攻斡脱剌儿城事。本书卷一太祖纪十四年己卯六月条有“帝率师亲征,取讹答剌城”。讹答剌即斡脱剌儿。蒙史改作“己卯”。
  22. 改银青(光)〔荣〕禄大夫 按本书卷九一百官志、金史卷五五百官志,文散官有金紫光禄大夫、银青荣禄大夫,无“银青光禄大夫”。后文云“陞金紫光禄大夫”,则此处应为“银青荣禄大夫”,“光”误,今改。
  23. 岁甲戌从(金)太保明安降 考异云:“案石抹明安仕金未尝为太保,此云金太保,误。”按明安称太保在降蒙古之后。紫山集卷一六张荣神道碑作“明安太保”,本无“金”字,据删。
  24. 太(祖)〔宗〕伐金 据紫山集卷一六张荣神道碑改。蒙史已校。
  25. 乙未金亡 蒙史云:“金亡于甲子正月,旧传乃云乙未金亡。如此大事,岁月犹差。”按蒙史是,此传纪年多与史实不符。
  26. 中统三年卒 按紫山集卷一六张荣神道碑云,子忠仁即奴婢卒于丁卯二月。丁卯为至元三年,此作“中统”当误。
  27. 十二年正月从攻镇江 按本书卷八世祖纪至元十二年七月辛未条、卷一二八阿术传,攻镇江在七月,此处“正”当作“七”。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
 卷一百五十 ↑返回顶部 卷一百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