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博闻 (四库全书本)/卷0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两汉博闻 卷三 卷四

  钦定四库全书
  两汉博闻卷三
  宋 杨侃 辑
  更有三品昭帝纪元凤四年 食货志四上
  如淳曰更有三品有卒更有践更有过更古者正卒无常人皆当迭为之一月一更是为卒更贫者欲得顾更钱者次直者出钱顾之月二千是谓践更也天下之人皆直戍邉三日亦名为更律所谓繇戍也虽丞相子亦在戍邉之调不可人人自行三日戍又行者当自戍三日不可往便还因使住一岁一更诸不行者出钱三百入官官以给戍者是为过更也律说卒践更者居也居更县中五月乃更也后从尉律卒践更一月休十一月也食货志曰月为更卒已复为正一岁屯戍一岁力役三十倍于古此汉初因秦法而行之也后遂改易有谪乃戍邉一岁耳更音工衡反又食货志注师古曰更卒谓给郡县一月而更者也正卒谓给中都官者也率计今人一岁之中屯戍及力役之事三十倍多于古也
  暴室宣帝纪 后汉桓帝邓皇后传
  掖庭令张贺尝事戾太子思顾旧恩哀曽孙奉养甚谨为取暴室啬夫许广汉女
  师古曰暴室者掖庭主织作染练之署故为之暴室取暴晒为名耳或云薄室者薄亦暴也今俗语亦云薄晒葢暴室职务既多因为置狱主治其罪人故往往云暴室狱耳然本非狱名啬夫者暴室属官亦犹县乡之啬夫也
  注云汉官仪曰暴室主宫中妇人疾病者其皇后贵人亦就此室
  中二千石宣帝纪神爵四年
  黄霸以治行尤异秩中二千石
  师古曰霸旧已二千石矣今増为中二千石以宠异之此与地节三年増胶东相王成秩其事同耳汉制秩二千石者一岁得一千四百四十石实不满二千石也其云中二千石者一岁得二千一百六十石举成数言之故曰中二千石中者满也
  佐酒髙帝纪十二年
  上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
  应劭曰助行酒
  张饮髙帝纪
  上过沛留止张饮三日
  张晏曰张帷帐也张音竹亮反
  𫘝𫘨邹阳传二十一
  苏秦相燕人恶之燕王燕王按剑而怒食以𫘝𫘨孟康曰𫘝𫘨骏马也苏秦虽有谗谤而更食以珍奇之味
  拥彗髙帝纪六年
  太公拥彗迎门郤行
  李奇曰如今卒持帚也师古曰彗者所以埽也郤退而行也彗音似岁反
  复道髙帝纪
  上居南宫从复道上
  如淳曰复音复上下有道故谓之复
  乘传髙帝纪五年
  田横乘传诣雒阳未至三十里自杀
  如淳曰律四马髙足为置传四马中足为驰传四马下足为乘传一马二马为轺传急曰乘一乘传师古曰传者若今之驿古者以车谓之传车其后又单置马谓之驿骑传音张恋反
  舍人髙帝纪
  苏林曰蔺相如为宦者令舍人韩信为侯亦有舍人师古曰舍人亲近左右之通称也后遂以为私属官号又曹参传注曰舍人犹家人也一说私属官主家事者也
  宿兵韩安国传二十二
  韩安国曰孝文皇帝尝壹拥天下之精兵聚之广武常谿然终无尺寸之功孝文寤于兵之不可宿故复合和亲之约
  师古曰宿久留也
  柱国髙帝纪
  应劭曰柱国上卿官也若相国矣
  诡辩赵王彭祖传二十三
  赵王彭祖为人心刻深好法持律诡辩以中人师古曰诡辩违道之辩也中伤也
  㩁㑹赵王彭祖传
  赵王擅权使使即县为贾人㩁㑹
  韦昭曰平㑹两家买卖之贾者㩁者禁他家独王家得为之也师古曰即就也就诸县而专㩁贾人之㑹若今和市矣㑹音工外反
  一子不事贾山传二十一
  贾山曰陛下即位振贫民礼髙年九十者一子不事八十者二算不事
  师古曰一子不事蠲其赋役二算不事免二口之算赋也
  合从项籍传赞一
  过秦论曰诸侯恐惧㑹盟而谋弱秦不爱珍器重宝肥饶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从缔交相与为一师古曰缔结也从子容反缔大系反
  约从 从横项籍传赞 后汉冯衍传十八下
  过秦论曰约从离横
  师古曰约誓为从欲以分离为横横谓秦也
  冯衍显志赋云毒从横之败俗
  注云毒恨也闗东为从闗西为横苏秦事鬼谷先生为从说说闗东六国为从亲以畔秦㑹于洹水之上刳白马而盟张仪与苏秦同师为闗西横说说闗西六国令事秦皆尚诬诈不遵道徳
  景从项籍传赞
  天下云合向应赢粮而景从
  师古曰向读曰响如响之应声赢担也景从言如影之随形也
  头㑹箕敛张耳传二
  头㑹箕敛以供军费
  服䖍曰吏到其家人人头数出榖以箕敛之
  同产子平帝纪元始元年
  平帝即位令诸侯王公列侯闗内侯亡子而有孙若子同产子者皆得以为嗣
  师古云子同产子者谓养昆弟之子为子者
  县官东平王宇传五十
  东平王宇曰今县官年少
  张晏曰不敢指斥成帝谓之县官也
  涣汗元帝永光四年 后汉胡广传三十四
  诏曰政令多还民心未得
  李奇曰还反也易曰涣汗其大号言王者发号施令如汗出不可复反
  胡广曰政令如汗往而不反
  邮亭薛宣传五十三
  邮亭不修
  师古曰邮行书之舍亦如今之驿及行道馆舍也
  左道王商传五十二
  执左道以乱政
  师古曰左道僻左之道谓不正
  相讦王商传
  父子相讦
  师古曰讦告斥其罪也
  鼙鼓史丹传五十二
  师古曰鼙本骑上之鼓
  流庸昭帝纪
  始元四年诏曰比岁不登民匮于食流庸未尽还师古曰流庸谓去其本乡而行为人庸作
  传马昭帝纪元凤二年
  张晏曰驿马也
  马口钱昭帝纪
  元凤二年诏曰其令郡国毋敛今年马口钱
  文颖曰往时有马口出敛钱今省如淳曰所谓租及六畜也
  缗钱武帝纪元狩四年
  李斐曰缗丝也以贯钱也一贯千钱出算二十也师古曰谓有储积钱者计其缗贯而税之缗武巾反
  计帐武帝纪
  武帝元封五年明堂朝诸侯王列侯受郡国计师古曰计若今之诸州计帐也
  占租昭帝纪
  始元六年令民得以律占租
  如淳曰律诸当占租者家长身各以其物占占不以实家长不身自书皆罚金二斤没入所不自占物及贾钱县官也师古曰占谓自隐度其实定其辞也占章赡反下又言占名数其义并同今犹谓狱讼之辨曰占皆其意也葢武帝时赋敛繁多律外而取今始复旧
  仓廪昭帝纪元凤三年
  师古曰仓新榖所藏也廪榖所振入也
  长杨五柞宣帝纪
  武帝疾往来长杨五柞宫
  师古曰长杨五柞二宫并在盩厔皆以树名也
  挢䖍吏武帝纪元狩六年
  师古曰挢与矫同其字从手矫托也䖍固也妄托上命而坚固为邪恶也
  侵渔宣帝纪神爵三年
  侵渔百姓
  师古云渔者若言渔猎也
  绝幕武帝纪元朔六年
  卫青复将六将军绝幕
  应劭曰幕沙幕匈奴之南界也臣瓉曰沙土曰幕直渡曰绝师古曰幕者即今之突厥中碛耳
  柏梁台武帝纪元鼎二年
  师古曰三辅旧事云以香柏为之今书字皆从柏
  火耕水耨武帝纪
  江南之地火耕水耨
  应劭曰烧草下水种稻草与稻并生髙七八寸因悉芟去复下水灌之草死独稻长所谓火耕水耨
  泛驾之马武帝纪元封五年
  师古曰泛覆也音方勇反字本作覂后通用耳覆驾者言马有逸气而不循轨辙也
  跅弛武帝纪
  跅弛之士
  如淳曰士行有卓异不入俗检而见斥逐者也师古曰跅者跅落无检局也弛者放废不遵礼度也跅土各反弛式尔反
  典属国昭帝纪始元六年
  苏武前使匈奴留单于庭十九岁迺还奉使全节以武为典属国
  如淳曰以其久在外国知邉事故令典主诸属国师古曰典属国本秦官汉因之掌归义蛮夷属官有九译令后省并大鸿胪
  水衡钱宣帝纪
  本始二年以水衡钱为平陵徙民起第宅
  应劭曰水衡与少府皆天子私藏耳县官公作当仰给司农今出水衡钱言宣帝即位为异政也
  倢伃昭帝纪
  师古曰倢接幸也伃美貌也故以名宫中妇官字或从女音接余
  便殿武帝纪建元六年
  师古曰凡言便殿便室便坐者皆非正大之处所以就便安也
  子大夫武帝纪元光元年
  师古曰子者人之嘉称大夫举官称也志在优贤故谓之子大夫也
  算商车武帝纪
  元光六年初算商车
  李奇曰始税商贾车船令出算
  漕渠武帝纪元光六年
  穿漕渠通渭
  如淳曰水转运曰漕
  不肖武帝纪
  师古曰肖似也不肖者言无所象𩔖谓不材之人也
  恶少年昭帝纪元凤五年
  发三辅及郡国恶少年吏有告劾亡者屯辽东师古曰恶少年谓无赖子弟也被告劾而逃亡者
  缓颊髙帝纪二年
  汉王谓郦食其曰缓颊往说魏王豹
  张晏曰缓颊徐言引譬喻也
  间出髙帝纪三年
  纪信曰事急矣臣请诳楚可以间出
  师古曰间出投间隙私出若言间行微行耳纪信诈为汉王而王出西门遁是私出也
  亢礼髙帝纪五年
  师古曰亢当也髙下相当无所卑屈不独谓揖拜也案原注引应劭曰亢礼者长揖不拜故末句云然
  三川髙帝纪
  沛公与项羽西略地至雍丘与秦军战大败之斩三川守李由
  应劭曰三川今河南郡也由李斯子也韦昭曰有河洛伊故曰三川
  衔枚髙帝纪
  章邯夜衔枚击项梁
  师古曰衔枚者止言语讙嚣欲令敌人不知其来也周官有衔枚氏枚状如箸横衔之
  老弱傅籍髙帝纪二年
  萧何发闗中老弱未傅者悉诣军
  服䖍曰傅音附如淳曰今老弱未尝傅者皆发之未二十三为弱过五十六为老师古曰傅著也言著名籍给公家徭役也
  甬道髙帝纪
  汉王筑甬道属河以取敖仓粟
  应劭曰恐敌钞辎重故筑垣墙如街巷也郑氏曰甬音踊师古曰属聨也之欲反
  陛下髙帝纪五年
  应劭曰陛者升堂之陛王者必有执兵陈于陛阶之侧群臣与至尊言不敢指斥故呼在陛下者而告之因卑以达尊之意也若今称殿下阁下侍者执事皆此𩔖也
  三齐田儋传三
  并三齐之地
  师古曰齐及济北胶东
  𫟍囿髙帝纪
  师古曰养鸟兽曰苑苑有垣曰囿所以种植谓之园
  酒阑髙帝纪
  文颖曰阑言希也谓饮酒者半罢半在谓之阑
  赐告髙帝纪
  髙祖尝告归之田
  孟康曰古者名吏休假曰告汉律吏二千石有予告有赐告予告者在官有功最法所当得也赐告者病满三月当免天子优赐其告使得带印绶将官属归家治病师古曰告者请谒之言谓请休耳或谓之谢谢亦告也左氏传曰韩献子告老礼记曰若不得谢汉书诸云谢病皆同义
  绣衣直指百官公卿表七上
  侍御史有绣衣直指
  服䖍曰指事而行无阿私也师古曰衣以绣者尊宠之也
  长揖髙帝纪
  师古曰长揖者手自上而极下也
  斩以徇髙帝纪
  师古曰徇行示也司马法曰斩以徇言使人将行遍示众士以为戒
  宗臣萧曹传赞 王莽传六十九上
  萧曹位冠群后声施后世为一代之宗臣
  师古曰言为后世之所尊仰故曰宗臣
  法有祖王莽传
  令大法有设后世有祖案汉书今本俱作天法有设此作大法葢犹宋时刋本之旧
  师古曰祖始也以此为法之始
  较然王莽传
  如此即群下较然输忠黎庶昭然感徳
  师古曰较明貌也
  藉稿元后传六十八
  车骑将军音藉稿请罪
  师古曰自坐稿上言就刑戮也
  青琐元后传
  孟康曰以青画户邉镂中天子制也师古曰青琐者刻为连琐文而青涂也
  濯歌元后传
  成都侯王商尝病欲避暑从上借明光宫后又穿长安城引内沣水注第中大陂以行船立羽葢张周帷辑濯越歌上幸商第见穿城引水意恨内衔之师古曰辑与楫同濯与棹同皆所以行船也令执楫棹人为越歌也辑谓棹之短者也今吴越之人呼为桡音饶越歌为越之歌
  奉常百官公卿表七上
  师古曰太常王者旌旗也画日月焉王有大事则建以行礼官主奉持之故曰奉常也后改曰太常尊大之义也
  期门 羽林百官公卿表宣帝神爵元年
  期门羽林皆属光禄勲
  服䖍曰与期门下以微行后遂以名官师古曰羽林亦宿卫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也一说羽所以为王者羽翼也
  应劭曰天有羽林大将军之星
  闲驹百官公卿表
  太仆有龙马闲驹槖泉𫘦𬳿承华五监长丞
  如淳曰槖泉厩在橐泉宫下师古曰闲阑养马之所也故曰闲驹𫘦𬳿出北海中其状如马𫘦徒髙反𬳿音涂
  少府百官公卿表
  少府秦官掌山海池泽之税以给共养
  师古曰大司农供军国之用少府以养天子也共居用反养弋亮反
  执金吾百官公卿表
  师古曰金吾鸟名也主辟不祥天子出行职主先导以御非常故执此鸟之象因以名官
  水衡都尉百官公卿表
  张晏曰主都水及上林苑故曰水衡主诸官故曰都有卒徒武事故曰尉师古曰衡平也主平其税入
  越骑百官公卿表
  越骑校尉掌越骑
  如淳曰越人内附以为骑也师古曰宣纪言佽飞骑士胡越骑又此有胡骑校尉掌胡骑与越骑校尉俱在八校尉数
  戊巳校尉百官公卿表
  师古曰甲乙丙丁庚辛壬癸皆有正位唯戊巳寄治耳今所置戊巳亦无常居故取戊巳为名也有戊校尉有巳校尉一说戊巳居中镇覆四方今所置校尉亦处西域之中抚诸国也
  金玺盭绶百官公卿表
  晋灼曰盭草名也出琅邪平昌县如艾可染绿因以为绶名也师古曰玺之为言信也古者印玺通名今则尊卑有别汉旧仪云诸侯王黄金玺槖佗钮文曰玺谓刻云某王之玺
  彻侯百官公卿表
  秦制爵二十级以赏功劳彻侯最贵金印紫绶汉避武帝讳曰通侯
  师古曰彻言其爵位上通于天子
  丞相百官公卿表
  秦有左右丞相
  荀恱曰秦本次国命卿二人是以置左右丞相无三公官
  五兵吾丘寿王传三十四
  师古曰谓矛㦸弓劔戈也
  输之司空百官公卿表七上
  宗正属官有都司空令丞
  如淳曰律司空主水及罪人贾谊曰输之司空编之徒官
  司隶百官公卿表
  司隶校尉持节从中都官徒千二百人
  师古曰以掌徒隶而巡察故云司隶中都官京师诸官府也
  行在武帝纪元狩六年
  师古曰天子或在京师或出巡狩不可豫定故言行在所耳不得亦谓京师为行在也
  脽上武帝纪元鼎四年
  苏林曰脽音谁如淳曰汾阴县治脽之上后土祠在县西汾在脽之北师古曰脽者以其形髙起如人凥脽故以名云一说此临汾水之上地本名鄈音与葵同彼郷人呼葵音如谁故转而为脽字故汉旧仪云葵上
  渥洼马武帝纪
  马生渥洼水中
  李斐曰南阳新野有暴利长当武帝时遭刑屯田炖煌界数于此水旁见群野马中有奇异者与凡马来饮此水利长持勒靽收得其马献之欲神异此马云从水中出师古曰渥音握洼于佳反
  朝日夕月武帝纪元鼎五年
  师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葢常礼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仪
  先甲武帝纪
  诏曰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易曰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朕饬躬齐戒丁酉拜况于郊
  师古曰况赐也辛夜有光是先甲三日也丁日拜况是后甲三日也故诏引易文
  舳舻武帝纪元封五年
  舳舻千里
  李斐曰舳船后持柁处也舻船前头刺棹处也言其船多前后相衔千里不绝也舳音轴舻音卢
  汗血马武帝纪太初四年西域大宛国传六十六上
  贰师将军李广利斩大宛王首获汗血马来作西极天马之歌
  应劭曰大宛旧有天马种蹋石汗血汗从前髆出如血号一日千里师古曰蹋石者谓蹋石而有迹言其蹄坚利
  孟康曰言大宛国有髙山其上有马不可得因取五色母马置其下与集生驹皆汗血因号曰天马子云
  袅蹄金武帝纪太始二年
  诏曰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袅蹄以协瑞焉因以班赐诸侯王
  师古曰武帝欲表祥瑞故普改铸为麟足马蹄之形以易旧法耳今人往往于地中得马蹄金甚精好形制巧妙袅奴了反
  小歩马西域传六十六上
  乌秅国出小歩马
  师古曰小细也细歩言其能蹀足即今所谓百歩千迹者也乌一加反秅直加反
  𡣳啬孔氏传六十一
  师古曰𡣳细也与纎同啬爱也细吝于财利也
  晩节石显传六十二
  元帝晚节寝疾
  师古曰晩节犹言末时也
  计然货殖传六十一
  勾践困于㑹稽之上迺用范蠡计然
  孟康曰姓计名然越臣也师古曰据古今人表计然列在第四等计然一号计研故賔戏云研桑心计于无垠即谓此耳计然者濮上人也博学无所不通尤善计算尝南游越范蠡卑身事之其书则有万物录著五方所出皆直述之事见皇览及晋中经簿又吴越春秋及越绝书并作计倪此则倪研及然声皆相近实一人耳
  掌故鼂错传十九
  鼂错以文学为太常掌故
  应劭曰掌故六百石吏主故事
  狼顾食货志四上
  失时不雨民且狼顾
  李奇曰狼性怯走喜还顾言民见天不雨今亦恐也
  服役食货志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
  师古曰服事也给公事之役也
  心计食货志四下
  桑𢎞羊洛阳贾人之子以心计年十三侍中
  师古曰心计不用筹算
  齐民食货志
  如淳曰齐等也无有贵贱谓之齐民若今言平民矣
  均输 平准食货志
  桑𢎞羊为治粟都尉领大农请置大农部丞数十人分主郡国置均输盐鐡官令逺方各以其物如异时商贾所转贩者为赋而相灌输置平准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大农诸官尽笼天下之货物贵则卖之贱则买之如此富商大贾亡所牟大利则反本而万物不得腾跃故曰平准
  三木司马迁传三十二
  魏其衣赭闗三木
  师古曰三木在颈及手足
  阘茸司马迁传
  师古曰阘茸猥贱也阘下也茸细毛也言非豪杰也阘吐合反茸人勇反又贾谊传注阘茸下材不肖之人也
  青社齐懐王传三十三
  皇帝使御史汤庙立子闳为齐王曰受兹青社师古曰于庙授䇿也张晏曰王者以五色土为大社封四方诸侯各以其方色与之苴以白茅归以立社
  宵人广陵厉王传三十三
  应劭曰无迩近小人也
  劔论司马迁传
  司马氏在赵者以传劔论显
  服䖍曰世善劔也师古曰劔论者能说劔术也论来顿反
  圜墙司马迁传
  幽于圜墙之中
  师古曰圜墙狱也周礼谓之圜土
  少从张骞传三十一
  师古曰汉时谓随使而出外国者为少从总言其少年而从使也从材用反
  进孰张骞传
  大宛以西皆自恃逺尚骄恣汉使往既多其少从率进孰于天子言大宛有善马
  师古曰进孰者但空进成孰之言
  积竹杖昌邑王传三十三
  昌邑王征诣长安为昭帝嗣到济阳求长鸣鸡道买积竹杖
  文颖曰合竹作杖也
  仰药息夫躬传十五
  师古曰仰首而饮药也
  招权季布传七
  辩士曹丘生数招权顾金钱事贵人赵谈等
  师古曰言招求贵人威权因以请托故得他人顾金钱也
  采金鄱水地理志八上
  孟康曰鄱阳鄱音婆师古曰采者取金之处







  两汉博闻卷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