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万寿盛典 (四库全书本)/卷01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八旬万寿盛典 卷十六 卷十七

  钦定四库全书
  八旬万寿盛典卷十六
  圣徳十二  谦徳一
  等谨案易之为书广大悉备惟谦一卦其内卦三言吉外卦三言利盖谦者徳之柄也王者徳盛礼恭以至厚之实持戒满之衷则天地神人咸奉之以福是以致恭存位而履无疆之庆也洪惟我
  皇上盛徳大业积厚流光跻
  八旬之崇禧为万古所希遘举夫
  文谟
  武烈
  圣徳
  神功古圣人得其一端即足以照耀简册者我
  皇上皆躬有而兼备之所由三灵答以蕃祉五福向其
  宣臻焉耳乃犹
  圣懐冲抑巩执劳谦于
  七旬庆典则弗俞臣民之吁逮
  八袠鸿仪复屡
  申裁抑之㫖以及徳水澄流嘉禾栖亩
  特却宣付之请并
  传训诫之辞凡皆
  圣衷之保㤗持盈备昭㧑吉虽尧之克让文之小心岂
  是过哉等恭纂
  寿编谨循录乾隆四十五年以来屡奉
  宣谕之实事以仰推我
  皇上不自满假之实心敬载
  谦徳一门用见夫
  履庆延洪之盛惟
  大徳足以致之而
  圣人之抑然自牧者正所以尊而弥光也
  乾隆四十五年
  皇上七旬万寿臣工吁行庆典
  诏弗允
  先是乾隆四十三年十月初三日大学士管两江总督髙晋等以江浙臣民望
  幸甚𣪞恳请庚子年再举
  南巡盛典并以是年恭届
  皇上七旬万寿拟就近举行
  庆典合词具奏奉
  上谕朕本意以庚子年七旬庆辰越岁辛丑即恭逢
  圣母九旬万寿斯则敷天同庆自当胪欢祝
  嘏以抒万姓悃忱今既不能遂朕初愿尚复何心为己称庆况朕跸途所经老㓜欢迎扶携恐后未尝不頋而乐之若经棚戏台及侈陈灯彩㸃缀纷华餙为衢歌巷舞深所不取且非所以善体朕意也不特江浙臣民不当为祝釐之举即凡内外大小臣工于朕七旬万寿时亦均不得请行庆典以及进贡献诗若伊等谓欲藉以申其尊敬之诚是转増朕心之不悦尚得谓之忠爱乎但天下士民遇朕七旬万寿皆不免望恩幸泽此亦情理之常朕亦何肯因不举行庆典并靳恩施乎著于己亥年八月举行恩科乡试庚子年三月举行恩科㑹试以彰寿考作人之盛至各省漕粮曽于乾隆三十一年普免一次兹䝉
  昊仓眷佑累洽重熙朕敬体
  天心爱飬亿兆用是再沛恩膏著于庚子年为始复行普免天下漕粮一次俾藏富于民共享盈宁之福所为敛福锡民庆莫大焉其开科事宜著交礼部查例办理其各省漕粮应如何分年轮免之处著交户部详悉妥议具奏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乾隆四十四年八月十八日奉
  上谕前因江浙督抚等以两省臣民望幸奏请巡阅河工海塘已降㫖允于庚子春正月诹吉南巡至所称明岁为朕七旬万寿欲就近申祝则断乎不可业经宣谕饬禁盖朕本意原以庚子为朕七旬诞辰辛丑即为
  圣母九旬万寿连岁叠逢大庆中外胪欢自可聴其抒诚
  
  嘏今既不能遂朕初愿朕复何心为已称庆惟念士民想望恩泽积有岁年因诏开乡㑹恩科并轮免各省漕粮一周以洽群悃明年南巡回銮后俟
  北郊礼成即启程避暑山庄驻跸八月庆辰一切仍照常年例行若在京受贺惟恐转多枨触遂至山庄以避之至于西藏班禅额尔徳尼预请觐祝实属吉祥盛事是以允其前来即令于山庄瞻谒俾从其便朕并非因其称祝先期往就之也恐内外臣工尚未能深喻朕意仍有以庆典为请者非惟不能博朕之悦适以増朕之懐又岂臣子爱敬之道乎俟朕八旬大庆则当聴从诸臣称祝此次必不允行又前届朕六旬万寿时自古北口热河两处曽有㸃缀假落灯彩之类本属朕所不敢明年尤当严禁将此再行通谕知之等谨案祝釐之典上以彰国家之洪祉下以贡臣子之缕诚所愿嘉纳同欢庶以顺人情而光熙运也我
  皇上椿纪増崇本年
  万寿八旬始荷
  允行庆典爰溯
  古稀之岁中外请祝
  圣龄
  皇上执徳谦冲再三辞让虽未许臣工之称庆而犹
  恐虚众庶之望
  恩预启
  特科
  普蠲漕糈
  颁恩诏
  举时巡章焯令仪推
  曼寿之殊施以广亿兆之攸赖盖阅十年而
  鸿禔茂介众志颙孚所谓鸣谦中心得劳谦万民服
  实有以叶吉占而垂盛𮜿焉尔
  乾隆四十五年
  圣寿七旬
  命于山庄敬构戒得堂并
  著记文以阐
  皇祖镌玺垂示之意
  御制戒得堂记庚子
  孔子三戒之论朱子注谓以理胜之则不为血气所使又引范氏之言以为飬其志气故不谓血气所动䝉引又引新安陈栎之语以为志亦定向于理志有善恶理无不善诸说绎圣析理各抒所见亦既择之精而语之详矣我
  皇祖圣寿望七时尝欲镌通用小玺命内廷翰臣拟文皆无当
  圣意者乃定戒之在得字用之此语闻之张照盖尔时
  伊在南书房里行也然当时
  圣意引而未发予今年亦届七袠于元旦试笔即𭬚括此语为什兹驻跸避暑山庄乃
  皇祖朝乾夕惕用此玺之处而予受
  恩之所也适作书堂于清舒山馆之左即以此题额而为记以阐
  皇祖之义曰帝王之学与占毕书生有不同则所戒亦当各异未定方刚之戒兹不复论兹所戒者当在得矣而得岂与庶人同乎欲得贤才而用之此可戒乎欲得亿万年永承
  天眷此可戒乎欲得寰宇安寜万姓乐业此可戒乎欲得五风十雨屡绥普遍此可戒乎若夫欲得货财为⿰王𤔫林大盈金花内帑之私则是剜肉补创自速其亡之举古有明戒而戒及此其亦小矣因敬思
  皇祖所云戒得者其在扩土无逺之为乎扩土兼逺之不已必有穷兵黩武之事我
  皇祖虽征朔漠复卫蔵非穷兵也不得已也予小子钦承
  先志亦既平伊犁定回部靖金川扩土不为不遐兼逺不为不备然非敢恃兵之强将之略而穷黩以逞已之欲亦惟是不得已而用之耳幸䝉
  天助诸事顺成今则寿登七旬亦既老矣尚何所不足敢弗以
  皇祖之戒为戒乎如是则先儒所谓志气血气胥不外一理然此理实非占毕儒生所得同而或有合于我仁祖垂示万祀之义乎
  等谨案谦六五象辞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程𫝊谓谦徳之君岂问威武不得已征之耳伏读
  御制记文因孔子戒得之言阐
  圣祖镌宝之意谓兵者不得已而用之且以扩土既遐
  兼逺既备嗣后所当为戒大哉
  王言严恭寅畏之心洵非占毕书生之所能窥及矣
  要之仰
  天知戴共
  极咸归迩若安南缅甸等之归诚内面均非利其尺土一民有心于得而向风景附重译偕徕
  圣寿弥隆
  圣功日懋奏
  武成者九次矢
  文徳于万年
  天道福谦于斯益信云
  御制戒得堂后记辛丑
  戒得之义于前记言之宜无不尽兹后记何为而作也曰前记之义盖言其欲得兹后记之义乃言其已得欲得者有形得与失任彼其过小已得者无形得与失任已其过大兹后记之戒所以不可不讲不可不作也夫已得则有形而吾谓之无形且曰任已而其过大者何试以吾之所得者言之平伊犁定回部靖金川不为不遐不为不备是皆有形者然而消息盈虚之理满损谦益之机伏于无形茍有或渝复隍随之故戊寅之岁作勒铭伊犁之碑于凡栽培倾覆之道屯种万里外非计之得三致意焉至今亦廿馀年矣荷
  天之宠疆宇日以安耕辟日以广方敢言有形之得而吾心之栗栗危惧于无形以戒夫或有所失而不能保其得全之意岂谓此一记遂足以息吾肩而䣃吾责哉亦惟日慎一日以待吾归政之日而已尔
  等恭绎
  前记所戒在欲得其义至大
  后记所戒在已得其义至精而以有形无形反复推阐兢兢于消息盈虚之理满损谦益之机斯实帝王精一危㣲之学保世兹大之谟合内外而宥宻罔间统
  覆载而
  悠乆无疆更非占毕书生之所能窥及者矣
  御制题戒得堂辛丑
  书堂昨夏始经营跸驻宛㸔此落成攻匪庶民大雅异戒惟老者鲁论精庭馀古树全铺䕃階绕新花自放荣虽曰殷勤曽著记  皇祖圣寿望七时尝镌戒之在得通用小玺庚子驻跸山庄作书堂于清舒山馆之左因额曰戒得堂并为记以阐  皇祖垂示万祀之义斯干爰处愧犹生御制题戒得堂壬寅
  泐笔壬寅尚欠诗山庄莅止已多时曽无
  羲画髙辉宇是处为新构故无皇祖御书宜有藐躬祖述词见堂记雨鲜庭莎绿犹浅云生峰树白徒披即今亟望甘霖得此得又安能戒之
  御制题戒得堂乙巳
  两月频来未著诗今朝心适一题词较晴量雨曽何暇幸北缱南忽阅时驻跸山庄每因南北较量晴雨时切于懐详见前志事诸作兹幸近畿及口外雨后连日晴霁而河南山东淮徐一带均得透雨惟安徽湖北尚有未霑渥泽之处殊深缱念耳阳𭧂大田㸔遍获露霑小草许同滋西成指日将登宝于得吾原弗戒斯
  御制题戒得堂丙午
  皇祖垂明训成堂敬额之  皇祖寿望七旬刻戒之在得小玺行用予庚子年届七袠因于山荘敬构戒得堂用志绍承䝉庥百年乆保㤗一心寅国晏民熙世内安外辟时书云满招损戒得有同斯
  御制题戒得堂丁未
  构得书堂乆庆落流阴七载𨑙分明堂筑于庚子今阅七载矣不逾已迈宣尼岁戒得原循
  圣祖情  皇祖圣寿望七时曾镌戒之在得通用小玺庚子于山荘清舒山馆之左构书堂数楹亦以戒得题额葢仰循皇祖垂示之意也 望道依然惭未见化民肫若竟何成余即位五十馀年以来无日不以化民惠鲜为先务乃近日台湾逆匪林爽文等谋为不𮜿迫胁良民抗拒官军半载有馀尚未就获虽抚躬循省尚无致此之由然顽梗未化殊深愤懑每教新什邻旧咏藉验年来已所行
  御制题戒得堂戊申
  书堂述
  祖额檐开肯构而今亦乆哉已是居安九年阅曰惟谦益一言该有无形著后记悉辛丑作戒得堂后记谓前记言其欲得者有形得与失任彼其过小后记言其已得者无形得者而曰无形盖言消息盈虚之理满损谦益之机即潜伏于其中也以此栗栗戒惧日慎一日若今岁台湾之三月蒇功缅甸之万里入贡当亦仰邀  上苍鉴予夙昔不得已而用兵之心刀益昭兹宠眷耳
  覆载恩叨此日培平得台湾顺得缅莫非笃念戒中来御制题戒得堂已酉
  金风皓日晓秋清徙倚书堂静六情下卷鲁论堪意㑹上篇孔子重躬行戒之原在耄而耋得也还分实与名近志安南终始事更申知过义尤精安南用兵之始意在兴㓕继绝原无欲得其土地之心然得其名与得其实同当孙士毅初复黎城予不能无得名之意迨后阮光平复来予不处孙士毅之乆驻失防而自咎其喜而忘惧为未能体皇祖戒得之训因书安南始末事记以志过而戒得之义为尤精矣
  御制戒得堂自箴庚戌
  书堂朴不诩耽耽砚净瓯香性所谙
  圣祖两言记阐两  皇祖圣寿望七时镌用戒之在得四字通用小玺然  圣意引而未发予七袠时驻跸山荘创作书堂即以戒得题额因为记以□  皇祖之义盖  皇祖所云戒得者在扩土兼逺之为予钦承  先志平伊犁定回部靖金川幸䝉  天助诸事顺成敢不以  皇祖之戒为戒乎嗣有后记之作谓前记之义言其欲得后记之义言其已得消息盈虚之理满损谦孟之机伏于无形敢不日慎一日以待归政之年详见前后两记
  先师三戒戒宜三兹年登八旬是宜第三之戒得矣生身鳞集西合北今岁西北诸藩如额鲁特霍硕特都尔伯特土尔扈特乌梁海哈萨克及各回城伯克等皆逺来祝嘏念其未出痘生身多俱今至山荘宴赉虔念骈臻东及南其东南如安南国王阮光平及朝鲜南掌缅甸各国使臣咸来京称庆亦俱令先至山荘一体与宴似此中外一家可称极盛䝉  天佑能不益切虔寅且以盛满为惧矣极盛何修遇而得
  天恩深沐惧兼惭
  等伏读
  御诗敬懐
  天贶恒以时处极盛益深戒满之衷即如五风十雨叶
  应屡绥而
  圣念攸勤惟因大顺而増大惕若本年诸藩鳞集祝嘏来同以
  必得之徳而犹申
  戒得之箴谦斯受益义与谟典并昭矣














  八旬万寿盛典卷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