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艺之一录 (四库全书本)/卷34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四十四 六艺之一录 卷三百四十五 卷三百四十六

  钦定四库全书
  六艺之一录卷三百四十五  钱唐倪涛撰
  历朝书谱
  宋
  苏辙
  苏辙字子由年十九与兄轼同登进士科元祐六年拜尚书右丞进门下侍郎崇宁中筑室于许号颍濵遗老谥文定宋史
  子由书瘦劲可喜反复观之当是捉笔甚急而腕著纸故少雍容耳山谷集
  跋苏颍濵帖
  苏氏兄弟平生大节在于临死生利害而不可夺其厚于报知已勇于疾非类则历熙丰祐圣之变如一日而后知世之以文词知二苏者末也此际文书䟽凡八纸距今一百三十有四年一时风谊尤可想慕抚卷太息书而归之番阳张氏鹤山题跋
  跋苏颍濵与顺老帖
  子由每多疾病则学道宜多忧患则学佛宜尝坐党人两谪高安多与山林有道者语知其为排遣忧患者也顺老予时拜之又吾云庵贤之SKchar然流涕而书云石门文字禅
  跋苏颍濵答曽君帖
  予被召北上道出毗陵太守庐陵曽君望宏见访舟中出其所藏宋颍濵苏公帖一纸相阅盖颍濵归自岭表过庐陵与其上世司法公者帖中言温夫受知山谷移忠受知东坡司法之父兄也温夫名肃移忠名安止司法名安强父子兄弟当诸公放斥时不畏党祸礼见请益惟恐后宛然家风可想见也彼据高享大仇视忠贤挤扼下石惟恐不力者何人哉而好贤秉义乃出于地逺位下之人于此可观世变矣东坡字刻遍海内流传至今颍濵字少见于世殆专于文而不数数于此耶颍濵尝为徽之绩溪宰亲书诗刻尚存较此亦有不侔者岂以老壮而异耶太守君能宝之三百年馀将俾其后人考观世好可谓贤子孙矣岂在书法哉程篁墩集
  右颍濵先生答司法庐陵曽君安强书一通先生归自岭表道庐陵而北司法君兄弟见之且致书求教此先生之书所为答也书中称温夫之清高并及移忠之禾谱温夫讳肃尝举进士不第归而读书教子不复仕司法君之父也移忠讳安止登进士第为彭泽令尝著禾谱东坡先生读而喜之司法君之兄也父兄之贤如此司法君之贤盖有自矣然而三复此书而有感焉先生见忌于时宰台諌乘风排击逺窜瘴疠必死之乡当是时门生故吏皆畏党祸无敢进音问者而司法君迺能款接无所顾诚哉所谓贤者也世之为士者勤学好问为利禄计耳一登第则视故所业若敝屣然其习至今犹然也司法君登第且有官矣而知王氏新学之非犹欲求益于先生不贤而能如是乎即此二事可见其卓乎不可及也司法君之裔孙望宏为刑部主事宝藏此书不啻崇磬离鼎然间持以示予请识之予既感曽氏之多贤而又喜其后裔趾羙承休不坠其家声也因识而归之何乔新椒丘文集
  苏迈
  苏迈轼长子善为文驾部员外郎宋史
  东坡帖乃其子迈所作亦自可喜苏氏诸子源同𣲖异种种皆有过人处姑溪集
  苏过
  苏过字叔党轼第三子年十九以诗赋解两浙轼迁儋耳独过侍之家颍昌营水竹数亩名小斜川自号斜川居士时称为小坡宋史
  跋苏叔党帖
  斜川侍坡翁至儋耳父子相对如霜松雪竹坚劲不摇而作诗结字乃尔润丽其襮顺里方者乎鹤山集王子敬童稚时作字行草已超故方引纸著腕右军从后掣其笔不获乃叹曰是儿他日名当大成予观叔党行草皆蝉蜕坟尘之类笔法通亚乃翁矣惜其早世不然庸讵不以此郎嫓子敬耶卲阳俭上人雨歇携此帖过访翛然如见父子角巾竹杖行小港榕林之下不胜清绝建炎二年三月十八日石门文字禅
  苏叔党书黄山谷慈氏阁诗
  右涪翁慈氏阁诗斜川居士苏过叔党书而翁又自题其后初翁作承天院㙮记朝廷谓其幸灾谤国以崇宁二年癸未谪宜州十二月十九日发鄂渚三年甲申二月二十一日过洞庭经潭衡至永州三月游太平寺登阁而赋是诗已而寓家于永独赴贬所五六月间至宜四年乙酉九月三十日而翁竟卒至若斜川随父文忠公谪海上则元符三年庚辰五月量移廉州七月又移永州八月自廉启行十一月至英州既更赦度岭南还眀年为建中靖国元年辛巳五月至毗陵七月而文忠公殁遂营葬于汝州之郏城因家颍昌窃考斜川发廉州日翁尚在戎州五月始复官十二月自戎过江安明年三月方出峡则斜川已将至毗陵及翁谪宜过永赋诗乃后斜川南还之四年仅逾一十八月而翁又殁矣不知何地相传为涪翁书此而翁又自题之耶闻见不广兼之老病多忘无以索知其故可愧也然濂见斜川书颇多此纸尤精采焕发却决为真迹无疑翁诗自注晩与曽公衮同登公衮南丰人名纡曽鲁公布之子时编置永州亦三年矣宋学士集
  黄㓜安
  黄㓜安庭坚弟喜作草携笔东西家动辄龙蛇满壁草圣之声欲满江西山谷集
  黄乘
  黄乘庭坚弟雅善小篆通六书之意下笔皆有依据山谷集
  黄知命
  黄知命庭坚弟学鲁公东西林碑阴字殊有一种风气作乐府长短句及小诗可传可玩山谷集
  黄正叔
  黄庭坚云吾宗正叔天资善书少时书帖奇丽行草下笔纵横皆得意予评其书以为绝伦而东莱王正叔以谓正叔书不从锺元常王逸少父子法度中来虽然中无一㸃俗气亦足以豪山谷集
  黄正叔能书不惟得用笔之妙位置典型与韦诞先后姑溪集
  跋黄正叔书
  正叔高标清致虽在烈日尘埃中见其字想见其人清风飒然不召自至然其少所许可介㓗不挠独于鲁直委曲倾尽每见一语必手录故因其字所流传者多鲁直语正叔既病目废而鲁直死矣读之惨然流涕姑溪题跋
  秦观
  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扬州高邮人少豪俊见苏轼于徐为赋黄楼轼以为有屈宋才又介其诗于王安石安石亦谓清新似鲍谢登第调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元祐初苏轼以贤良方正荐于朝除国史院编修官绍圣初坐党籍出判杭州徙郴州徽宗立放还至藤州卒宋史
  苏长公未识秦少㳺少㳺知公将过维扬作公笔语题壁公果不能辨大惊及见孙莘老出少游诗数百篇读之乃叹曰向书壁者必此郎也坡公遗事
  少㳺诗字婉羙萧散如晋宋间人自有一种风气所乏者骨格尔然要是一时才者梁溪集
  淮海専学锺王小楷姿媚遒劲可爱洞天清录
  秦淮海书飘飘凌云之气见于觚牍释居简北磵文集秦少游盛年学书人多好之唯钱穆父以为俗后秦闻其语改度稍去俗气渐趋平淡然绝不为人知诚赝鼎易售也清河书画舫
  跋秦少游草书
  少游近日草书便有东晋风味作诗増奇丽乃知此人不可使间遂兼有百伎矣进伎而不进道则不可少游乃伎道两进也浮屠不三宿桑下东坡盖三宿矣去后仲修使君复念我邪庚辰八月二十七日合浦清乐轩东坡题跋
  跋秦少㳺书
  黄豫章秦淮海皆学颜平原真行豫章晚尤自称许淮海则退避不肯以书自名亦各行其志也嘉定改元四月己酉山阴陆㳺书渭南集
  秦少㳺书黄庭经
  秦少㳺小楷黄庭经在长洲黄氏质山公故物也其书于𦂳密中特姿媚飘逸较海岳临夲字形差硬可方驾云后有吴傅朋李泰发鲜于伯机康里子山四跋尾皆极赞羙之书画舫
  秦太虚书古诗十九首
  秦太虚楷书古诗十九首一卷系盛年笔妍媚动人今藏震泽王氏惜不及见之书画舫
  秦少㳺诗馀草藁卷
  少㳺诗馀草藁一卷楷行妙绝骎骎出黄豫章上子瞻评其书少㳺行草甚有东晋风味真知言哉丁巳八月获观妙迹漫书其尾张丑书画舫
  张耒
  张耒字文潜楚州淮阴人弱冠第进士试秘书省正字绍圣初以直龙圗阁知润州徽宗召为太常少卿仪观甚伟有雄才笔力绝健于骚词尤长宋史
  张文潜书自有一种风气攻愧集
  张耒草书飘逸可观书史㑹要
  晁端有
  晁端有字羙叔济州巨鹿人太子少傅迥𤣥孙工于诗宋史
  黄庭坚云晁羙叔尝背讥吾书唯有韵耳至于右军波戈㸃画一笔无也有附予者传若言于陈留予笑之曰若羙叔即与右军合者优孟抵掌谈笑迺是孙叔敖耶山谷集
  张耒和亳守晁端有诗云晁公声名三十载馀事笔踪传法帖宛丘集
  晁端中
  晁端中字元升巨野人十岁能为古诗草圣奇异中第调赵州平棘尉迁雄州防御推官鸡肋集
  晁补之
  晁补之字无咎济州巨野人端有子举进士试开封及礼部别院皆第一元祐初为太学正徽宗立拜吏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兼国子编修出知河中府还家葺归来园自号归来子宋史
  无咎书骎骎欲度骅骝要自不凡姑溪集
  晁叔与
  晁叔与补之弟晁冲之和十二兄诗云先生翰墨英挥洒每被酒高歩褚薛流下视锺王友简疏秦隶奇谲怪夏篆丑么么张芝草妩媚元和柳晁冲之具茨集
  高荷
  高荷荆州人极有篆力使之凌厉中州恐不减晁张山谷集
  石苍舒
  石苍舒字才羙京兆人善行草人谓得草圣三昩官为承事郎通判保安库尝为丞相吕公㣲仲所荐不逹而卒东坡诗注
  苏轼题石苍舒醉墨堂云君于此艺亦云至堆墙败笔成山丘兴来一挥百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东坡集苏辙题石苍舒醉墨堂云石君得书法弄笔岁月乆经营妙在心舒卷功随手栾城集
  王正甫
  王正甫石才翁对韩公草书公言二子一似向马行头吹笛座客皆不晓公为解之若非妙手不敢向马行头吹也东坡集
  孔文仲
  孔文仲字经父临江新喻人少刻苦问学博洽举进士擢第一熙宁初力论王安石之非哲宗时迁中书舍人宋史
  文仲工笔札其迹见凤墅续法帖中书史㑹要
  陈知和
  陈知和字徳时祥符人朝请大夫致仕善楷隶喜为诗作燕誉堂于第之西北隅从賔客饮酒谈笑其间鸡肋集
  钱勰
  钱勰字穆父吴越武肃王五世孙积官至朝议大夫勲上柱国爵㑹稽郡开国侯所为文章雄深雅健得西汉体作诗清新遒丽长于用韵工行草书有魏晋人笔法尝自爱重未尝辄以与人梁溪集
  穆父工书正书师欧阳率更草书造王大令阃域书史㑹要
  李昭玘
  李昭玘字成季济南人少与晁补之齐名为苏轼所知擢进士第累官太常少卿出知沧州罢主管鸿庆宫遂入党籍中居闲十五年自号乐静先生寓意法书圗画贮于十囊命曰燕游十友有题扇诗云平生自笑书成癖运墨圗豪日几回六角招人聊一戏区区老媪复能来乐静先生集
  杨杰
  杨杰字次公无为人举进士元丰中官太常元祐中为礼部贠外郎自号无为子宋史
  无为子擅豪翰其迹见群玉堂法帖中书史会要
  王巩
  巩字定国魏州人文正公旦孙长于诗从苏轼㳺轼守滁州巩往访之与客㳺泗水登魋山吹笛饮酒乘月而归轼待之于黄楼上谓巩曰李太白死世无此乐三百年历宗正丞以跌荡傲世宋史
  近日米芾行书王巩小草颇有高韵必有传于世东坡集
  苏轼赠巩诗云清诗草圣俱入妙别后寄我书连纸同上
  范子奇
  范子奇字中济河南人太子太师雍孙阶祖䕃签书并州判官神宗赐对历左司郎中直龙圗阁元祐中为吏部侍郎宋史
  范中济中潜善作大字山谷集
  朱长文
  朱长文字伯原苏州吴人年未冠举进士筑室乐圃坊著书阅古元祐中起教授于乡召为太学博士迁秘书省正字宋史
  长文书仿颜鲁公法所集周穆王以来金石遗文名人笔迹作墨池阅古二篇琴史
  刘泾
  刘泾字巨济简州杨安人举进士王安石荐其才除经义所检讨久之为太学博士元符末上书召对除职方郎中宋史
  鲜于伯机藏杂帖一册内有刘泾巨济墨帖一纸一印文曰刘巨济符云烟过眼录 东坡答刘泾诗云细书千纸杂真行
  李元直
  李元直字通叔长安人其先出于唐让帝学篆书数十年覃思甚苦晓字法得古意用铦锋笔纵手疾书初不省度东坡集
  苏沂
  苏沂摹张颠贺八清鉴帖与真无异又摹懐素自叙一如真迹米芾书史
  王诜
  王诜字晋卿太原人尚蜀国长公主官至节度留后宋史
  余尝得蕃锦一幅圑窠中作四异物或无手足或多手足甚奇怪以为书囊人未有能识者今观晋卿行书颇似蕃锦其奇怪非世所学自成一家山谷集王晋卿草圣杰然有王子敬张长史之遗意后村集晋卿碑版书极佳书史会要
  王晋卿颍昌湖上诗蝶恋花词卷原题黄山谷迹今从秋岳辨正
  此卷旧传双井书眂其执笔迥不相肖公平生无移颍上留许昌事集中亦无此绝句而楮尾蝶恋花词入草堂选余心拟王晋卿迹不敢遽谓然也出家藏韩持国南阳集考之白雪青莲之句为和王都尉诗蜀公用玉台故实的的可证余自喜老眼生花犹堪悬定古人墨𣲖也晋卿绘事为时所重不以书名山谷曽以蕃人锦囊致诮然其去国羁栖自云能饮托意信陵至推服蜀公大能忠君爱国盖亲受眉山陶铸一洗膏粱宿习超诣乃尔即使未谙八法犹当以人重况豪落之气跃跃行墨间者乎先生幸珍惜勿河汉余言康熙庚申九月望前一日携李曺溶式古堂书画彚考 前有赵雍王洪陈继儒三䟦俱题作黄文节公真迹今不录
  鲜于侁
  鲜于侁字子骏阆州人举进士为江陵右司理参军庆历中唐介荐之神宗诏求直言侁应诏陈十六事哲宗立拜左諌议大夫刻意经术作诗平淡渊粹尤长于楚词宋史
  跋鲜于子骏帖
  公字子骏阆中人终于集贤修撰知陈州𥙿陵称其文学司马文正公称其政事苏文忠公称其词章泰山孙先生称其经术公之为人大略可睹矣今观此帖虽㳺戏翰墨而大要使人内观返照以求其在已者学者循是而有得焉则知此诗不但为纪老设也鹤山题䟦
  贺铸
  贺铸字方回卫州人孝惠皇后族孙元祐中倅太平州自裒歌词名东山乐府自号庆湖遗老宋史
  方回擅豪翰其迹见群玉堂法帖中书史㑹要
  徐积
  徐积字仲车楚州山阳人事母至孝元祐初为楚州教授政和六年赐谥节孝处士宋史
  陈亚之诗帖跋有徐积书纎网珊瑚
  颜复
  颜复字长道鲁人嘉祐中诏郡国敦访遗逸京东以复言凡试于中书者二十有二人考官欧阳修奏复第一赐进士为校书郎元祐初召为太常博士改天章阁待制宋史
  陈亚之诗帖䟦有颜复书纎网珊瑚
  刘焘
  刘焘字无言长兴人未冠入太学与陈伯亨称为八俊元祐三年苏轼知贡举称其文章典丽中甲科善书笔势遒劲召修阁帖遗文五十卷号见南山集万姓统谱
  刘焘笺题便不类今人书使之春秋高江东又出一羊欣薄绍之矣山谷集
  刘无言以草书名世晩年用笔圆熟书史会要
  郑惇方
  郑惇方字希道荥阳人作篆髓六卷字义一篇凡古今字说班阳贾许二李二徐之学其精者皆在其有未尽傅以新意东坡集
  李康年
  李康年字乐道江夏人
  跋李康年篆心经
  江夏李君康年好古博学而小篆尤精以私忌日篆般若心经为其亲追福而求余为跋尾余闻此经虽不离言语文字而欲以文字见欲以言语求则不可得篆画之工盖亦无施于此况所谓跋尾者乎然人之欲荐其亲必归于佛而作佛事当各以其所能虽画地聚沙莫不具足而况篆字之工若此者邪独恐观者以字法之工便作胜解故书其末普告观者莫作是念元丰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东坡集
  李康年篆
  余尝论二王以来书艺超轶绝尘惟颜鲁公杨少师相望数百年若亲见逸少又知得于手而应于心乃轮扁不传之妙赏会于此虽欧虞禇薛政须北面尔自为此论虽平生翰墨之友闻之亦怃然瞠若而已晩识子瞻评子瞻行书当在颜杨鸿雁行子瞻极辞谢不敢虽然子瞻知我不以势利交之而为此论李乐道白首心醉六经古学所著书章程句断绝不类今时诸生身屈于万夫之下而心亨于江湖之上晩寤籀篆下笔自可意直木曲鐡得之自然李丞相斯唐少监杨冰不知去乐道逺近也当是传其家学观乐道字中有笔故为乐道发前论蔡君谟行书世多毁之者子瞻尝推宗之此亦不传之妙也山谷集
  文勋
  文勋字安国官太府寺丞善论难剧谈工篆画书史会要苏轼文勋篆铭云世人篆字隶体不除如浙人语终老带吴安国用笔意在隶前汲冡鲁壁周鼓秦山东坡集
  南岳镇南门有篆书南岳二字转运判官文勋篆雄伟劲净为世所珍丁谓玉册文
  跋文安国篆
  景修谈金陵近事亹亹皆可人意非䌷绎展转不能中程度谐律吕文安国余与之逰三十年善论难剧谈切中尤得于樽爼间为多尝谓其宿畴预计不如是必有脱略可指议处然篆笔方严劲正未尝妄立一笔岂舌端笔次自应相契故如是抑机警爽悟不谋而然邪听言观书如会兹境可胜慨叹姑溪集
  孙朴
  孙朴字元忠亲书华严经八十卷累万字无有一㸃一画见怠惰相东坡集
  赵汝霖
  赵汝霖学九成宫刻漏铭于正书尤工殆咄咄逼真矣行书则别是一家姑溪集
  葛苇
  苏轼赠葛苇诗云小诗试拟孟东野大草闲临张伯英东坡集
  柳瑾
  柳瑾字子玉善作诗及行草东坡集
  柳闳
  柳闳字展如黄庭坚赠诗云妙年勤翰墨银钩烂纵横山谷集
  苏轼跋柳闳楞严经后云吾甥柳辟孝弟夙成自童子能为文不幸短命其兄闳为手冩此经东坡集
  朱和叔
  朱和叔宜州人黄庭坚与朱和叔诗云承颇留意于学书要须古人为师笔法虽欲清劲必以质厚为夲山谷集
  张乂祖
  张乂祖南阳人喜用郎奇𬃷心散卓笔能作瘦劲字山谷集
  马中玉
  马中玉翰墨颇有劲气如李西台但少妍耳诗句亦不草草至其作乐府长短句能道人意中事山谷集
  洪刍
  洪刍字驹父黄庭坚与驹父书云昨得书见笔札已眼明大字悬手书勿令欹斜失威仪乃佳山谷集
  丘敬和
  丘敬和摹仿右军书笔意润泽山谷集
  高述 潘岐
  高述潘岐皆能赝作东坡书山谷集
  高述丹阳人潘岐齐安人皆有文艺其风声气格见于笔墨间时作苏轼笔或能乱真书史会要
  王蕃
  王蕃字观复书虽未及工要是无秋毫俗气盖其人胸中块磊不随俗低昂故能若是山谷集
  张载熙
  张载熙共城人名家子好文尤善笔札山谷集
  李彭
  李彭字商老灌园修水之上笔画一出人争传宝石门文字禅
  李商老字画有锺王之风自言法右军之赡丽用鲁公之气骨猎奇峭于诚悬体韵度于凝式书史会要
  周寿
  周寿字元翁茂叔子山谷集 元翁词翰之妙前辈多称之朱子文集
  张举
  张举字子厚武进人登元祐四年甲科闭门读书四十馀年多所论著于古律诗尤清新家藏书至数万卷工书精草隶之体皆造古人妙处以大臣荐起为颍州教官三辞不就东坡亦力荐之以秘省校书召迄不出崇宁间赐处士号卒谥正素毗陵志
  张子厚善书欧阳文忠子棐以乌丝栏绢一轴求子厚书文忠眀妃曲两篇庐山高一篇石林诗话
  赵挺之
  赵挺之字正夫密州诸城人进士上第熙宁建学选教授登棣二州哲宗即位召试馆职徽宗立为礼部侍郎拜尚书右仆射观文殿大学士谥清献宋史挺之工笔札其迹见凤墅续法帖中书史会要
  章惇
  章惇字子厚建州浦城人登甲科调商洛令与苏轼㳺南山抵仙逰潭潭下临石壁万仭横木其上惇揖轼书壁轼惧不敢书惇平歩过之垂索挽树摄衣而下以漆墨大书石壁曰苏轼章惇来既还神采不动元丰中参知政事拜门下侍郎哲宗亲政为尚书左仆射封申国公宋史
  章申公笔势超超意出禇薛上暮年愈妙一以魏晋诸贤为则正者殊类逸少东观馀论
  章子厚草堂寺题记题䟦见前
  李之仪
  李之仪字端叔沧州无隶人登第㡬三十年乃从苏轼于定州幕府徽宗初提举河东常平编管太平居姑孰终朝请大夫能为文尤工尺牍轼谓入刀笔三昧宋史
  张舜民
  张舜民字芸叟邠州人中进士第徽宗擢右諌议大夫吏部侍郎坐元祐党谪楚州团练副使慷慨喜论事善为文自号浮休居士宋史
  浮休善豪翰其迹见群玉堂法帖中书史会要
  丰稷
  丰稷字相之眀州鄞人登第为榖城令擢监察御史徽宗立除御史中丞俄转工部尚书以枢密直学士守越谥清敏宋史
  丰稷书慈谿永眀寺殿记海内少见开大而不沓拖谨密而不拘曲驰骋于意象之先从容于笔画之外蔡苏黄米之羙无不挹取而不用其一笔安世凤墨林快事
  陈瓘
  陈瓘字莹中南剑州沙县人中甲科徽宗即位召为右正言迁左司諌改知无为军还为著作郎迁右司员外郎出知泰州崇宁中除名流袁州高宗赐谥忠肃宋史
  了翁书法不循古人格辙自有一种风味观其书可以知其气节之劲也梁溪集
  莹中作小楷有秀气姑溪集
  莹中翰墨简重而谨严如其为人石门文字禅
  莹中字画精劲萧散有兰亭典型书史会要
  邹浩
  邹浩字志完常州晋陵人第进士哲宗亲擢为右正言迁宝文阁待制徽宗时两谪岭表高宗即位赐谥忠宋史
  道乡硕学劲节为天下所宗仰字画如其人梁溪集
  朱服
  朱服字行中湖州乌程人熙宁进士甲科元丰中擢监察御史里行参知政事绍圣初召为中书舍人拜礼部侍郎徽宗即位加集贤殿修撰坐与苏轼㳺贬蕲州宋史
  绍圣元年召试中书舍人上曰服文词可采书札亦工书史会要
  李时雍
  李时雍字致尧早以书画名于时元符初黄鲁直在戎州尝从乞书黄甚予之其后为尚书郎冯澥书奏疏由是被遇为书学博士鹤山集
  熙丰以后蔡襄李时雍体制方入格律翰墨志
  李时雍工书崇宁间与米芾同为书学博士尝对御书跨鳌二字字方及半宫人以花簪之不觉满头于是能声高出米芾又尝以书出外国敕以绛纱封臂非被㫖不许辄书能以襟袖濡墨走笔作大字书史㑹要
  李时敏
  李时敏字致道时雍弟官朝请郎克嗣家声尤工大字书史会要
  刘次荘
  刘次荘字中叟崇宁中为御史有书名工真行草卜筑于淦水之濵东山之麓所谓戏鱼堂是也临摹古帖最得其真凡草圣不可读者以小楷译之张舜民评其书谓如红莲新折润之以风雨书史会要
  刘御史书最妙小楷其原盖出王大令禇河南而能兼采群书为一家虽体夲媚弱行草差劣然求之今世亦非多有此帙所录鱼记最善其后数刻皆不逮也石苍舒书虽有骨气而失于粗俗视刘逺矣东观馀论
  锺傅
  锺傅字弱翁饶州乐平人夲书生用李宪荐为兰州推官崇宁中累擢显谟阁待制进龙圗阁直学士宋史锺弱翁所至好贬剥榜额字画必除去之出新意自立名令具牌为重书之墨客挥犀
  关蔚宗
  关蔚宗庐州使君也平生好事多蓄书画㳺宦交广太平清话
  关蔚宗金陵幔山楼题榜乃二十年前书想六朝宫殿榜皆如是海岳名言
  郑同
  郑同字亦虚玉山人善书有名于时米芾尝有帖与亦虚云昼寝梦龙蛇绕榻及觉乃小儿披来翰也其称之如此广信郡志
  李公麟
  李公麟字伯时舒州人长于歌诗多识奇字自夏商以来锺鼎尊彛皆能考定世次辨测款识宋史
  李龙眠书法极精画之关纽透入书中山谷集
  龙眠书于规矩中特飘逸绰有晋人风度洞天清录
  李公麟二帖
  米海岳云少时未能立家但规模法帖谓之集古字今观九歌良然左方有伯时画画史所称与伯时经营九歌者是已伯时孝经力追锺法宣和谱谓书逼魏晋不虚耳二帖皆节文其昌戏鸿堂法帖
  李冲元
  李冲元字元中舒州龙眠人举进士工书翰追踪锺王与李公麟李亮工同时登第号龙眠三李万姓统谱李元中极力摹仿锺王五杂爼
  米友仁
  米友仁字元晖芾子力学嗜古亦善书画世号小米仕至兵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宋史
  米元章云吴𡷗王子韶大隶题榜有古意吾儿友仁大隶题榜与之等书法钩𤣥
  米元晖帖
  米南宫大字雅逸细书结密皆有可法至好为小篆则有不知而作者元晖虽不逮其父然如王谢家子弟竟自有一种风格也鹤山集
  米元晖帖
  翟耆年伯寿好古博雅君子也元晖因伯寿识桂勋而传其术则勋之为术精矣不知今亦有传其术者乎黄文献公集
  米元晖书海岱楼诗
  右米侍郎元晖书先大父题海岱楼诗一首春秋公羊传云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者惟泰山尔故大父云起为霖雨从肤寸盖言遍雨天下之泽自肤寸而始也米所书误以从为成遂失夲意可为太息嘉泰四年秋八月壬寅山阴陆游书于三山老学庵渭南集
  米元晖动止持福帖
  仆㓜时于江湖朋旧中阅元晖之帖多矣噫烟横𤓰丘苔浸鲁壁此何如时意世间无复有存者一日过郭君续古堂下持夲见示披玩之馀洞心骇目追数宿游殆疑梦事益信希世之宝不乏也因黥卷复之曰善奕者不求经善琴者不求谱每观君笔底龙蛇飞动纨素间虽颜筋柳骨未有能出左右者宁假是耶抑留以遗后人耶敬归锺王之府仆暇日愿学焉至元丙申仲春上浣三日可翁柯谦光拜手敬书式古堂书画彚考
  米元晖墨迹
  尝见文敏公画题云待次平江作于大姚村妹家此帖有自到村居之语而且流落呉中岂亦在妹家时作耶寓意编
  米元晖书夫子庙记题跋已见八十五卷
  米友知
  米友知芾子米芾云幼儿友知代吾名书碑及乎大字更无辨门下许侍郎尤爱其小楷云每示简可使令嗣书谓友知也海岳名言
  杜从古
  杜从古字唐稽官至礼部郎宣和中与米友仁徐兢同为书学博士书史会要
  宋高宗曰先皇帝喜书立学飬士惟得杜唐稽一人翰墨志
  张闳道
  王简穆以书名齐世窦臮谓其密致丰富神高气全今遗迹可见者有刘伯宠谢宪王琰三帖尚传其论书一篇具载夲传意当时必自书之惜㦲今亡矣张闳道㳺心翰墨追为之书殊可喜也仆见前辈效锺王书自羊薄以还类多规规然虽精而弗肆至张融自谓不恨已无二王法乃恨二王无已法乃知一艺之至亦当克自植立融之言不为过也今观闳道真草亦矫然自作一家风范宜诸贤叹赏之多云政和四年十二月庚午黄伯思东观馀论
  吴斯道
  吴斯道作字工熟得襄阳澷仕为之研究为一时标峙曹勋松隠集





  六艺之一录卷三百四十五
<子部,艺术类,书画之属,六艺之一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