册府元龟 (四库全书本)/卷086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百六十一 册府元龟 卷八百六十二 卷八百六十三

  钦定四库全书
  册府元龟卷八百六十二 宋 王钦若等 撰总录部
  起复
  䘮从哀制縁情之礼斯在恩繇义断移孝之文足征故晋侯始墨以从戎子骞腰绖而服事夺情顺变其来尚矣西汉而下则有居丞弼之任亮采乎邦家处爪牙之权式遏于乱略以至引籍于扄禁彯缨于文陛奄丁艰疚聿去班列繇是举兹彛典复其旧贯若乃赐子优渥存问周至斯又示优贤之㫖勉徇公之节者已
  汉翟方进成帝时为丞相以后母终既葬三十六日除服起视事以为身备汉相不敢逾国家之制汉制自文帝遗诏之后国家遵以为常大功十五日小功十四日缌麻七日方进自以大臣故云不敢逾制
  后汉赵喜明帝时代虞延行太尉事后遭母忧上疏乞身行䘮礼帝不许遣使者为释服赏赐恩宠甚渥耿恭永平中为骑都尉恭母先卒追行䘮制有诏使五官中郎将赍牛酒释服
  张酺和帝时为太尉父卒既葬诏遣使赍牛酒为释服桓荣字叔元顺帝时为太傅以母忧自乞听以大夫行䘮逾年诏使者赐牛酒夺服即拜光禄大夫
  晋贾充文帝时为侍中以母忧去职诏遣黄门侍郎慰问又以东南有事遣典军将军杨嚣宣谕使六旬还内郑黙武帝时为散骑常侍以父䘮去官寻起为廷尉山涛为太常遭母䘮归乡里武帝诏曰吾所共致化者官人之职是也方今风俗陵迟人心揺动宜崇明好恶镇以退让山太常虽居谅暗情在难夺方今务殷何得遂其志邪其以涛为吏部尚书涛辞以䘮病表章恳切㑹元皇后薨遂扶舆还雒逼迫诏命自力就职
  张华拜中书令后加散骑常侍遭母忧哀毁过礼中诏勉励逼令摄事
  傅咸北城泥阳人也惠帝时为御史中丞本郡中正遭继母忧去官顷之起以议郎长兼司隶校尉咸前后固辞不听𠡠使者就拜咸复送还印绶公车不通催使摄职咸以身无兄弟䘮祭无主重自陈乞乃使于官舍设灵座咸又上表曰臣既驽弱不胜重任加在哀疾假息日阕陛下过意授非所堪披露丹款归穷上闻谬诏既往终然无改臣虽不能灭身以全礼教义无䩄然虚忝隆宠前受严诏视事之日私心自誓陨越为报以货赂流行所宜深绝切𠡠都官以此为先而经弥日月未有所得斯繇陛下有以奖励虑于愚戆将必死系故自掩以避其锋耳在职有日既无赫然之举又不应弦垂趐人谁复惮故光禄大夫刘毅为司隶声震内外逺近清肃非徒毅有王臣匪躬之节亦繇所奏见从威风得伸也诏曰但当思必应䋲中理威风自伸何独刘毅也张闿元帝时为丞相从事中郎以母忧去职既葬帝强起之闿固辞疾笃优命敦逼遂起视事
  桓石䖍孝武时为宁逺将军南顿太守以父忧去职寻而苻坚又冦淮南诏曰石䖍文武器干却戎有方古人绝哭金革弗避况在馀哀岂得辞事可授奋威将军南平太守
  司马元显会稽王道子之世子道子妃薨孝武下诏曰会稽王道子元显风令光懋乃心所寄诚孝性蒸蒸至痛难夺然不以家事辞王事阳秋之明义不以私恨违公制中代之变礼故闵子腰绖山王逼屈良以至戚繇中轨容著外有礼无时贤哲斯顺湏妃葬毕可居职如故
  宋毛循之武帝时为右将军居父忧时卢循逼京邑循之服未除起为辅国将军寻加宣城内史戍姑孰王诞为吴国内史以母忧去职武帝征刘毅起为辅国将军诞固辞军号墨绖从行
  刘粹为江夏相母忧去职俄而武帝讨司马休之起粹为宁朔将军竟陵太守统水军入河
  徐湛之会稽公主子也湛之迁冠军将军丹阳尹进号征虏将军加散骑常侍以公主忧不拜过葬复授前职湛之表启固辞又诣廷尉受罪武帝诏狱官勿得受然后就命固辞常侍许之
  殷景仁文帝元嘉中为侍中丁母忧葬竟起为领军将军固辞诏使纲纪代拜中书舍人周﨣舆载还府颜竣孝武时代谢庄为吏部尚书领太子左卫率未拜丁忧起为右将军丹阳尹如故
  沈懐明明帝泰始初居父忧起为建威将军东征南讨有功封吴兴县子食邑四百戸
  袁粲后废帝初为尚书令元徽元年十一月母忧去职十二月还摄本任加卫将军
  褚渊为中书监䕶军将军元徽四年十月母忧去职十一月诏摄本任
  南齐崔惠景为冠军将军同州刺史母䘮诏起复本任萧景先为侍中兼领军将军遭母䘮诏起为领军将军萧赤斧为长史兼侍中祖母䘮去职起为冠军将军宁蛮校尉
  张敬儿为南阳太守遭母䘮还家朝廷疑桂阳王休范密为之备乃起敬儿为宁朔将军越骑校尉
  杨公则为扶风太守武帝永明中母忧去官雍州刺史陈显达起为宁朔将军复领太守
  梁沈约为侍中遭母忧起为镇军将军丹阳尹置佐史丘仲孚初仕齐为于湖令有能名以父䘮去职明帝即位起为烈武将军曲阿令仲孚入梁为江夏太守行郢州州府事遭母忧起摄职
  郑绍叔为卫尉卿以母忧去职绍叔有至性髙祖尝使人节其哭顷之起为冠军将军右军司马
  乐蔼为龙阳相以父忧去职吏民诣州请之葬讫起焉夏侯䕫为右卫将军丁所生母忧去职时魏南兖刺史刘明以谯城入附诏遣镇北将军元树帅军应接起䕫为云麾将军
  韦粲为歩兵校尉入为东宫领直丁父忧去职寻起为招逺将军复为领直
  谢征为鸿胪卿髙祖中大通元年以父䘮去职续又丁母忧诏起为贞威将军还摄本任服阕除尚书左丞沈瑀为尚书驾部郎兼右丞以母忧去职起为振武将军馀姚令
  陈姚察为建安王咨议将军丁忧去职俄起为戎昭将军知撰梁史事固辞不免转太子仆父凶问自长安到江南察母䘮制始除后主虑加毁顿遣使戒谕寻以忠毅将军起兼东宫通事舍人察志在终䘮频有陈让并抑而不许又进表其略曰臣私门衅祸备罹殃罚偷生晷漏冀申情礼而尪疹相仍苴枲秽质非复人流将毕苫壤岂期朝恩曲覃被之缨绂宫闱秘奥趋奏便繁宁可以兹荒毁所宜叨预伏愿至徳孝治矜其理夺使残魂喘息以遂馀生诏答曰省表具懐卿行业淳深声誉素显理徇情礼未膺刀笔但参务承华良所期寄允兹抑夺不得致辞也陈亡入隋为秘书丞丁后母杜氏䘮解职仁寿二年诏曰前秘书丞北绛郡开国公姚察强学待问博极群典修身立徳白首不渝虽在哀疚宜夺情礼可员外散骑常侍
  侯安都迁司空征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父文捍为始兴内史卒于官世祖徴安都还京师为发䘮寻起复本官徐俭后主立授和戎将军惠宣晋熙王长史行丹阳郡国事俄以父忧去职寻起为和戎将军
  周确为东宫通事舍人丁母忧去职及欧阳纥平越起为中书舍人命于广州慰劳服阕为太府卿历太子中庶子尚书左丞太子令以父忧去职寻起为贞威将军吴令确固辞不之官
  谢贞为南平王友以母忧去职顷之𠡠起还府仍加招逺将军掌记室贞累启固辞𠡠报曰省启具懐虽知哀茕在疚而官候得才礼有权夺可便力疾还府也贞哀毁羸瘠终不能之官舍
  后魏阳平王新成长子頥累迁懐朔镇大将军督三道诸军事北讨未发遭母忧孝文诏遣𫝊诏侍臣以金革敦喻既殡而发
  赵郡王干太妃韩氏薨孝文诏曰季代多务情縁理夺干既居要任铨衡是荷岂容遂其私志致旷所司可遣黄门郎敦喻命勉从王事朕寻当与之相见拜使持节都督南豫郢东荆三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豫州刺史
  元英为梁州刺史父忧解任孝文讨汉阳起英为左卫将军
  于忠为左中郎将以父忧去职未㡬起复本官迁司空长史
  冦臻为中川太守孝文初母忧未阕以𢎞农大盗张烦等贼害良善征为都尉与荆州刺史公孙初头等追翦之拜振武将军
  陆睿为尚书令卫将军寻以母忧解令孝文将有南伐之事以本官起之改授征北将军睿固辞请终情礼诏曰睿犹执私痛致违往㫖金革方驰何宜曲遂也加领卫尉可重敕有司速令敦喻
  崔逰为梁州刺史以母忧解任正光中起除右将军南秦州刺史固辞不免
  张彛为黄门母忧解任孝文幸冀州遣使吊慰诏以骁骑将军起之还复本位
  奚康生为南青州刺史遭母忧萧梁遣将宋黑率众冦扰彭城起为别将持节假平南将军领南青州诸军撃走累迁泾州刺史遭父忧起为平西将军西中郎将辛雄为尚书三公郎公能之名甚盛以母忧去任卒哭右仆射元钦奏雄起复为郎
  髙恭之字道穆庄帝初为太尉长史领中书舍人遭母忧去职帝令中书舍人温子升就宅吊慰诏摄本任表辞不许
  范绍为都水使者丁母忧去职值义阳初复起绍除宁逺将军郢州龙骧军长史带义阳太守
  泉企为丰阳令以母忧去职县中父老表请殷勤诏许之复起本任加讨冦将军
  樊子鹄为骠骑大将军遭母忧去职前废帝闻其在雒阳无宅凶费不周赉绢四百疋粟五百石以本官起之令狐熙为小驾部河阴之役诏令墨缞从事还授职方下大夫袭爵彭阳县公
  北齐斛律光太师金之长子为司徒大将军天统三年六月以父䘮去官其月诏起光及其弟羡并复前任宋齐而下逮于梁室虽眷命攸属而运一非正乃斛律羡太师金之子为幽州行台仆射丁父忧去官与兄光并被起复任还镇燕蓟
  髙隆之为侍中尚书右仆射丁母艰解任寻诏起为并州刺史
  封子浍为中书舍人丁母忧解职寻复本任为大行台吏部郎中以父䘮去职髙祖西讨起为大都督领冀州兵赴邺
  赵彦深为司徒丁母忧寻起为本任官
  封孝琰为秘书郎文宣天保元年为太子舍人出入东宫甚有令望丁母忧解任除晋州法曹参军寻征还复除太子舍人
  崔赡初为相府司马天保初兼并省吏部郎中寻丁父忧起为司徒属
  崔季舒天保初为侍中兼左仆射大被恩遇乾明初杨愔以文宣遗㫖停其仆射遭母䘮解任起复除光禄勲兼中兵尚书
  后周独孤信拜领军将军仍从复𢎞农破沙苑改封河内郡公俘虏中有信亲属始得父凶问乃发䘮行服寻起为大都督在陇右歳久启求还朝文帝不许或有自东魏来者又告其母凶问信发䘮行服陈哀请终礼制又不许于是追赠信父库者司空公追封信母费连氏恒山郡君
  梁彦光为少驭下大夫母忧去职毁瘁过礼未㡬起令视事帝见其毁甚嗟叹久之频䝉慰喻
  王谦太保雄之子以父功累迁骠骑大将军开府孝闵践祚雄从晋公䕶东讨为齐人所毙朝议以谦父殒身行阵特加殊宠乃授谦柱国大将军以情礼未终固辞不拜髙祖手诏夺情袭爵庸公邑万戸
  蔡祐为大都督原州刺史遭父忧请终䘮纪弗许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于翼为司会中大夫遭父䘮过礼为时軰所称寻有诏起令视事
  泉仲遵为三荆二广十三州诸军事行荆州刺史寻遭母忧请终䘮制不许
  李徳林为通直散骑侍郎丁母艰去职勺饮不入口五日朝廷嘉之才满百日夺情起复徳林以羸病属病请急罢归
  隋韦寿初仕后周为京兆尹以父䘮去职髙祖受禅起令视事
  于宣道为内史舍人丁父忧水浆不入口者累日献皇后每令中使敦谕歳馀起令视事免䘮拜车骑将军贺娄子干为云州刺史以母忧去职朝廷以榆门作镇非子干不可寻起视事
  韦世康为吏部尚书丁父忧去职未期起令视事世康固请乞终私制帝不许
  韦冲为石州刺史以母忧去职俄而起为南宁州緫管持节抚慰复遣柱国王长述以兵继进冲上表固辞诏曰西南夷裔屡有生梗每相残贼朕甚愍之已命戎徒靖抚边服以开府器干堪济识略英远军旅重事故以相任知在艰疚日月未多金革夺情盖有通式宜自抑割即膺往㫖
  杜整为左武卫将军在职数年以母忧去职起令视事髙颎为左领军大将军母忧去职二旬起令视事颎流涕辞让优诏不许
  柳述冀州刺史机之子兵部尚书丁父艰去职未㡬起摄给事黄门侍郎事袭爵建安郡公
  苏威拜尚书左仆射其年以母忧去职柴毁骨立帝𠡠威曰公徳行髙人情寄殊重大孝之道盖同俯就必湏抑割为国惜身朕之于公为君为父宜依朕㫖以礼自存未㡬起令视事固辞优诏不许
  宇文㢸为并州刺史俄以父艰去职寻诏起之
  张衡为扬州掾以母忧去职歳馀起授扬州总管司马赐物二百假
  崔仲方为司农少卿以父艰去职未期起为虢州刺史大业中为上郡太守以母忧去职歳馀为信都太守柳彧为尚书虞部侍郎以母忧去职未㡬起为屯田侍郎固让弗许
  樊子盖为嵩州刺史母忧去职未㡬起授齐州刺史固辞不许
  皇甫诞为尚书右丞以母忧去职未㡬起令视事陈孝意炀帝大业中为御史以母忧去职未㡬起授雁门郡丞在郡菜食斋居朝夕哀临每发声未尝不绝倒柴毁骨立见者哀之
  辛公庆为内史侍郎丁母忧未㡬起为司隶大夫虞世基迁内史侍郎以母忧去职哀毁骨立有诏令视事拜见之日殆不能起帝令左右扶之哀其羸瘠诏令进肉世基食辄悲哽不能下帝使谓之曰方相委任当为国惜身前后敦劝者数矣帝重其才亲礼逾厚専典机宻
  阎毗有巧思为殿内丞帝深委信之寻以母忧去职未期起令视事
  郎茂为民部侍郎数歳以母忧去职未期起令视事唐刘徳威为检校雍州别驾往齐州推齐王祐祐杀长史权万纪徳威却据齐州遣使以闻诏徳威使发河南兵马经略遭母忧哀毁殆不胜䘮十八年起为遂州刺史
  薛万彻为车骑将军母忧去职俄起为右卫将军刘师立贞观中检校岐州都督丁母忧去职岐州父老上表请留之太宗下优诏不许赴哀令更听后起兼岷州都督
  房𤣥龄授太子太傅遭继母忧去官寻有诏敦勉起复司空太傅知门下省事
  武敏之为左侍御兼兰台太史丁母忧夺情授本官李敬言为司烈少常伯家艰去官八月夺情为西台侍郎仍检校右中䕶司烈少常伯同为西台三品
  欧阳通率更令询之子仪鳯中迁中书舍人袭封渤海县男丁母忧去职寻起复本官每入朝必徒跣至皇城门外及直在省则席地藉藁非公事不言亦未尝启齿归家必衣缞绖号恸无常自武帝已来起复而能哀戚合礼者无如通比
  王勮则天长寿中为鳯阁舍人兼知𢎞文馆学士丁母忧解官起复本职
  张说为工部侍郎说丁母忧起复授黄门侍郎说上表曰臣弱年早孤母氏慈训得绍基构忝列簪裾从官历年晨昏多阙播迁逺裔离别又苦顾复无答报养何追心所摧感语不能喻甫至冬中礼及祥禫今已春暮瞻言㡬何是臣事朝廷日长恋几筵日短乞寝严命许遂私情诉哀祈天所望矜遂手制答曰卿操烈寒松心横劲草累迁台阁咸播声猷不屈二凶之威独全一至之节每念嘉叹无忘寝兴但青璅位隆黄枢寄切爰夺苴麻之礼擢居审省之曹朝命已行即宜断哀又累表固辞言甚切至优制方许焉是时人多趋竞或以起复为荣而说能固节恳辞竟终其䘮制自是大为有识者所称
  马秦客为左散骑常侍丁母忧解职秦客既尝阴通禁掖故居䘮经旬日馀又起复本职
  邠王守礼为前光禄卿丁母忧起复左金吾卫将军卢懐慎为中书侍郎丁母忧起复为兵部侍郎
  嗣鄂王邕为鄂州刺史丁母忧起复为卫尉卿
  皇甫翼为潞州大都督长史家艰去职起复为扬州大都督长史充淮南道采访使
  陆象先为刑部尚书以继母忧免官起为同州刺史韩休为礼部侍郎兼知制诰出为虢州刺史歳馀以母艰去职寻起复为左庶子兼知制诰累表乞终䘮制词甚恳至许之服阕除工部侍郎仍知制诰
  王𫟹为御史中丞充京畿关内采访处置使并戸口色役等使𫟹丁家艰起复行御史中丞使并如故
  吕𬤇为武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肃宗乾元二年十月丁母忧十一月起复权知门下省事兼判度支事又加充勾当度支使
  浑瑊为右武锋使隶郭子仪会瑊父释之战死起复本官为朔方行营左厢兵马使
  郭英义为右羽林军大将军加特进以家艰去职时选将帅东讨逆贼史思明乃以英义起复为陕州刺史充陕西节度潼关防御使寻加御史大夫兼神策军节度使
  卫伯玉为荆南节度使江陵尹代宗大历五年以内忧去职故命殿中监王昂代之王昂既行伯玉讽荆南大将杨休等拒昂昂乞留伯玉优诏许之乃起复本官令狐彰为滑亳节度观察等使大历五年夏丁母忧起复本官使如故
  侯希逸为检校尚书右仆射淮阳郡王白孝徳为检校刑部尚书昌化郡王并以私艰去职大历十一年九月并复旧官
  李㴠髙平王道立曾孙也有名宗室宝应元年初平河朔拜㴠右庶子兼中丞河北宣慰使丁母忧起复本官而往每至州县邮驿公事之外都不发言蔬饭水饮席地而息使还固请罢官终䘮制代宗以其毁瘠许之严震为鳯州刺史丁母忧起复本官仍充兴鳯两州团练使
  吴奏章敬皇后弟为金吾将军大历末丁继母忧罢徳宗建中初出为起复为右卫将军兼通州刺史
  崔元谅为镇国军节度使丁母䘮加右金吾上将军起复本官
  樊泽为襄州节度丁母忧起复旧任
  杨朝晟为邠宁节度丁母忧授左金吾大将军同正邠州刺史御史大夫
  李纳为淄青节度使检校司徒平章事丁家艰贞元三年夏起复左金吾上将军同正馀如故
  骆元光以前华州潼关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元光丁家艰贞元三年夏起复为右金吾上将军同正馀如故
  刘𤣥佐前宣武军节度检校司空平章事遭丁家艰贞元四年起复左金吾上将军同正
  刘济为幽州节度使丁家艰贞元四年八月起复左卫上将军馀如故
  王武俊为成徳军节度使检校司徒平章事遭家艰贞元五年四月起复右金吾上将军馀如故
  杜佑为淮南节度检校礼部尚书丁母忧贞元六年起复左金吾大将军同正馀如故
  刘庭保为左神策大将军遭内艰贞元九年十月起复本官检校如故以终䘮
  路寰为检校左庶子兼楚州刺史贞元十一年八月起复左卫将军同正兼洪州刺史御史中丞江南西道都团练观察使
  张茂昭孝忠之子贞元中为定州刺史充北平军使是歳孝忠卒于位诏茂昭起复左卫大将军同正员充义武军节度使累迁仆射司空又丁母谷氏䘮贞元十二年四月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馀如故
  张茂宗茂昭之弟贞元中许尚主以主㓜待年茂宗母亡遗命请结嘉礼徳宗念茂昭之勲诏曰古称俯就是谓通䘮恩之所加礼亦有变银青光禄大夫前行光禄卿员外置同正员驸马都尉张茂宗华胄恭仁温良美茂当申下嫁之命式宠旧勲之家顷属待年俄闻在疚以其倚门之训且在遗言筑馆之期当从先近俾叅秩于环卫以承荣于汤沐可云麾将军起复左卫将军员外置同正员驸马都尉谏官蒋义等上䟽以为自古未有起复尚主者徳宗曰卿所言者礼也今人家皆有借吉成婚嫁者卿何苦谏又复执奏徳宗不纳
  田季安为魏慱节度副使试光禄少卿御史大夫贞元十二年八月起复左金吾卫将军同正兼魏博等节度营田观察使依前兼御史大夫又丁母忧元和元年九月起复为左金吾卫上将军馀并如故
  李师古为平卢淄青节度等使丁母忧贞元十二年十月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同正馀如故
  杨朝晟为邠宁庆节度度支营田观察使邠州刺史丁母忧贞元十三年二月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
  刘昌为宣武军节度刘𤣥佐兵马使累加检校工部尚书丁母忧加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赠其母梁国夫人张敬则为鳯翔节度使宪宗元和元年七月起复为左金吾卫员外大将军依前充节度等使
  卢从史为义军节度使元和四年四月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同正员馀如故从史丁父忧朝廷未议起复属镇州王士真卒子承宗自继父位从史窃献诛承宗计以希上意用是起复及诏下讨贼阴与承宗通谋流死岭南
  程执恭为横海军节度使丁母忧元和四年九月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同正员馀如故
  刘总为幽州卢龙军节度使丁母忧元和八年起复左金吾卫大将军员外置馀如故
  张克恭弟克从克勤茂昭之子也元和六年十二月并授起复官奖其先父忠顺也
  吴少阳丁母忧元和九年七月起复淮西节度使杜叔良为朔方节度使丁母忧元和十年九月起复右金吾卫将军同正员依前充节度等使
  韩公武为鄜坊节度使丁母忧起复右金吾卫大将军同正员依前充鄜坊节度观察使
  谢少莒敬宗宝历二年以前陵州刺史起复为云麾将军左骁卫将军同正兼州刺史少莒本中和官刘克明之私属也克明用事少莒附会得领郡符宰相不能遏后以母䘮去任执政者恐归京师又肆干挠故以金革之命复前任焉
  杜悰文宗太和八年以前鳯翔节度使检校礼部尚书驸马都尉起复为检校戸部尚书充忠武军节度陈许观察使
  李玭太和九年以前左金吾卫将军起复为金吾卫大将军同正兼黔州刺史充黔州观察经略等使
  王元比太和九年以镇州大都督府司马权勾当节度事元逵起复授宁逺将军守左金吾卫大将军检校工部尚书充成徳军节度镇冀深赵等州观察等使

  册府元龟卷八百六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