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让容州表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再让容州表
作者:元结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380

草土臣结言:伏奉四月十二日敕,以臣前在容州,殊有理政,使司乞留,以遂人望,起复臣守金吾卫将军员外置同正员兼御史中丞使持节都督容州诸军事兼容州刺史充本管经略守捉使,赐紫金鱼袋。忽奉恩诏,心魂惊悸,哀慕悲感,不任忧惧。臣某中谢。臣闻苟伤礼法,妄蒙寄任,古人所畏,臣敢不惧?国家近年,切恶薄俗,文官忧免,许终丧制。臣素非战士,曾忝台省,墨缞戎旅,实伤礼法。且容府陷没,十二三年,管内诸州,多在贼境。臣前行营,日月甚浅,宣布圣泽,远人未知。有何政能,得在人口,使司过听,误有请留。遂令朝廷,隳紊法禁,至使愚弱,秽污礼教。臣实不敢践古人可畏之迹,辱圣朝委任之命,敢以死请,乞追恩诏。前者陛下授臣容州,臣正任道州刺史,臣身病母老,不敢辞谢。实为道州地安,数年禄养,容州破陷,不宜辞避,臣以为安食其禄,蹈危不免,此乃人臣之节。其时臣便奉表陈乞,以母老地远,请解职任。陛下察臣恳至,追臣入朝。臣以为不贻忧叹,荣及膝下,人子之分。不图恩敕未到,臣丁酷罚,哀号冤怨,无所迨及。今陛下又夺臣情,礼授容州。臣遂行则亡母旅榇,归葬无日,几筵漂寄,奠祀无主。捧读诏书,不胜悲惧。臣旧患风疾,近转增剧,荒忽迷忘,不自知觉。馀生残喘,朝夕殒灭,岂堪金革,能伏叛人?特乞圣慈,允臣所请,收臣新授官诰,令臣终丧制,免生死羞愧,是臣恳愿。臣今寄住永州,请刺史王庭敫为臣进表陈乞以闻。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