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赤壁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赤壁赋
作者:苏轼
1082年
后赤壁赋
本作品收录于《古文观止#卷十一 宋文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陵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眀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

客曰:“‘月眀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鬱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於江渚之上,侣鱼蝦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於天地,渺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遊,抱眀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於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與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眀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盤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去岁作此赋,未尝轻出以示人,见者盖一二人而已。

钦之有使至求近文,遂亲书以寄。多难畏事。

钦之爱我,必深藏之不出也。又有后赤壁赋,笔倦未能写,当俟后信。白。


竖排版[编辑]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

客汎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

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

诵眀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少焉,月出扵东山之上,裵回

扵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

光接天;縦一苇之所如,陵

万顷之茫然。浩〻乎如凭虚

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〻乎

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僊。

扵是饮酒乐甚,扣舷而

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

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

余怀,望羙人兮天一方。客有

吹洞箫者,𠋣歌而和之,其

声呜〻然,如怨、如慕、如

泣、如诉,馀音袅〻,不绝如

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

舟之嫠妇。苏子愀然,正

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

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

南飞,此非曺孟德之诗乎?

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

相缪,鬱乎苍〻,此非孟德

之困扵周郎者乎?方其破

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

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

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

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

子渔樵扵江渚之上,侣𩵋

鰕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

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

蝣扵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

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

眀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

得,托遗响扵悲风。苏子

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

如斯,而未甞往也;赢虚者

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

自其者而观之,则天地

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

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

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

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

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

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眀

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

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

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

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客喜

而笑,洗盏更酌。肴核

既尽,杯槃狼籍,相与枕

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

白。

 

 去岁作此赋,未尝

 轻出以示人,见者盖一

 二人而已。

 钦之有使至求近文,

 遂亲书以寄。多难

 畏事。

 之爱我,必深藏之

 不出也。又有后赤壁

 ,笔倦未䏻冩,当

 俟后信。

 

《前赤壁赋》真迹,现藏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尺寸23.9 × 258 cm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