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源戴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一 剡源戴先生文集 卷第十二
元 戴表元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十三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二

             四明戴表元帅初

 序

  陈公辅字序

天下之器可以远行者莫如车居而能制人者莫如弓弓

非矫之强莫得以成其坚徒车而无所翼亦不能以重载故

古之君子择义而名之取扵弓之矫之之强以为弼取扵车

之翼之之重以为辅自其孩童知父兄师友之教也一噫哕

唯俞罄折不敢自用也而必顾扵礼其闻之扵昭昭也(⿱艹石)

官府书之其为之扵冥冥也(⿱艹石)SKchar神临之凡所以矫之而

强其内也自其逹扵政而可仕也求之山川风土国俗以广

其识质之简书词令才艺以弘其业责之封𭛌兵革要约以

信其节凡所以翼之而重其外也内强则不至扵失身外重

则不至扵失人大丈夫所为平居俯仰无愧临事从容有馀

者用此道也今之君子方其自为也既不过以途人待其身

及其待人亦仅仅相与为途人无怪也宛陵陈君名弼字公

辅问其说扵余余为略考书名之义而遂及扵弓车之用昔

工尹商阳以弓射人而知礼君子善之王良耻为嬖奚御而

见称扵孟氏公辅往而务其矫之扵内者愼其载之扵外者

其扵义也思过半矣

  陈养直字序

学者陈生名规靳扵人之意其圆也其族昆字之以养直

弓材也弓直养直疑之以问扵余余曰何伤乎古之言

规者曰官师相规曰沔水规宣王人未有巳不直而能规人

者也故规也者以巳之直直人之不直者也仲尼﨑岖以行

道而长沮桀溺非之以矫规者也西都之季SKchar势巳成谷永

贡禹𫍢𫍢扵乱朝昏主之间以容其身以诈规者也鬻拳泄

冶不胜区区之谅讦君以干祸以隘规者也范蔚宗柳子厚

才高气峭欲伸一二而䘮其千百以乱规者也故巳直而规

人则其规行巳不直而规人则其规毁若伊尹规太甲孟子

规齐王汲黯规公孙弘韩退之规阳城规之善者也养直羙

资识严检操是能顾其名矣是能直矣余得广其材说弓

材之外以坚生之养大徳丁酉歳后十二月朔日戴表元序

  陈同与弟周字序

人虽甚贤所以待人者必有不能使之同人虽甚不肖所以

谋巳者必无不欲使之周余自渉事以来至于今有见扵斯

理熟矣诚有一人焉能恢容博施扵其躬之饥渇寒暑安危

苦乐举不暇乎自为而必使惠足以及人功足以善俗则天

未尝不与之名位禄寿而昌其子孙之胤故尧舜之忧勤而

不私也以朱均之不肖而犹百世不乏其祀禹之水功契之

教绩稷之农劳而配天皆数百年孔孟之皇皇明道无一丘

之𫝑以资其身而衮冕蒸尝至今为万世师门恩里䕃他姓

莫敢望焉此岂区区褊心狭量之所能知㢤颖川陈文忠公

家礼法为宋大夫第一化其徳者国称忠臣家称良子有逺

孙罗田尹见其二季同周扵余而曰愿赐之字而因以教之

余与之交信乎其为仁贤忠厚之泽也谨为字同曰孟恢字

周曰仲博而推明之以人情天道之说庶几休风庆誉勿替

引之以期于永久莫坠云大徳丁酉十二月朔日前进士剡

源戴表元序

  字三友序

五行之近民用莫如火彼木金水土皆出扵自然惟火也人

为之虽人为之而亦出于自然古之人当其时也则然新火

而后始饮食火之不新葢自五季以降不以为怪矣学者安

扵旧弊而不闻先王之法此其一也字舒然以新之易之象

曰风雷益吾尝𮗚扵风其顺扵物而动者皆益也其不顺扵

物而动皆损也惟雷亦然是风雷之扵物有二道也君子𮗚

其顺之道而从之则为迁善𮗚其不顺之道而违之则为改

过然善与过岂有能自知㢤吾(⿱艹石)求益也而入扵损吾若求

损也而入扵益在择之而巳矣字董益之以择善天下无有

生而贵者也自古之圣贤舜禹伊吕皆起扵陇亩耕渔之流

当其穷时未有不以所事在位而贵者也孔子之法曰畏大

人居是邦不非其大夫而孟子曰彼赵孟之贵非贵也我仁

义之贵良贵也斯言也非孟子而言之则涉扵傲安有傲而

犹得有贵扵已者乎虽然若孟子之道则不可以不守也字

吴良贵以守道

  陈景惠诸子名字序

儒者陈景惠氏自其严君积徳攻文以良闻于鄕里鄕里同

业軰行若后进生往往持所售名荐书齿仕籍独龃龉不偶

而天昌其家景惠遂有丈夫子七人皆明严整饬良种几未

坠云一日以名字请余余为贰名繋之扵良而各为字以训

之曰汝良合合莫杂扵群玉群石而润扵石兰群卉而润扵

卉其𩔖不可逺其自处不可不严也字良合以孟严曰汝良

㑹事当其时之可谓之㑹然知时之可而不知理之可则入

扵悔𭧂虎冯河有不顾而为之者彼其心一时亦以为可也

字良㑹以仲理曰汝良全人之受身扵父母耳目四体之与

其心俱不可妄也耳全扵聪故不妄听目全扵明故不妄视

手足与心各全其职故不妄为字良全以叔受曰汝良俞古

之君子重然诺然者然人之言诺者诺巳之许而其最著扵

经传曰唯曰俞唯者惟于巳而有所悟俞者喻扵心而有所

感今之君子意然而言色然而许而望其能自信信人无有

也字良俞以季信曰汝良佥自大圣贤不敢以胸臆明智自

用毎见一谋必博尽扵众言之佥同而后出之穷阎白屋之

士横经以待问懐珍以求聘而曰我能为人决大疑𤼵大政

吾知其必有以得此也字良佥以季博曰汝良介柳下惠之

居鲁谓之和可也徐邈之居魏谓之通可也他日君子考其

本末之实而以介归之字良介以季实曰汝良企白圭企禹

而不至扵禹燕哙子之企尧舜而不至扵尧舜岂独不至去

之益逺惟七十子企仲尼虽不能至而去之不逺则学与不

学之分也字良企以季学训毕七丈夫子者请书扵椟因书

以遗之

  陈氏三子字序

剡士陈子得名其三子曰模楷格而请字扵余余曰是三名

者其义一也传曰膏𥹭难正夫子弟之难正岂独膏梁㢤余

频年浮沉客徒所交㳺大家子不一有见狗马声色而恱有

见货玉章绶而悦有见宫室舆御而悦号称贤者不过见吴

书吴服古器玩而悦无有恂恂然谦颜愿辞而能行儒生学

士之事者越来山中气象朴野前数者之疑幸且不接于目

而谬用其心者犹不少也陈氏之子耽儒而好礼是能正矣

模也者正之始也字模曰伯正木无楷不能器人无学不能

材舜楷尧禹楷舜七十子楷仲尼古之人皆然字楷曰仲学

学欲博博则不能皆正学欲约约则不能必正扵此有道且

学而且格之格也者所以一于心也字格曰叔一三子盍往

而各思其义也㢤虽然居是家而无以正其子弟非良父兄

也居是鄕而无以正人之子弟非良士也余与子得亦盍交

自勉焉

  赵氏二子字序

仲尼扵春秋诸国非主齐则主晋成季之在晋犹夷吾之在

齐也然仲尼以功许夷吾言不及成季何也夷吾之功及天

下成季之功止扵其国他日谓齐桓公正晋文公谲亦犹是

也由求子贡之才过曽㸃逺甚舍瑟言志悠然累十言适契

圣人之怀亟称与之至终身所成就竟亦何敢望由求子贡

故以成李之志而能扩之以弘毅曽㸃之志而能敛之以平

实则为全才盛徳无复遗憾是皆不可以无学也上饶赵氏

以丈夫子长勲字伯成次点字仲与请为训辞书此遗之

  曹氏四子字序

易之道无不亨者也易为忧患作而能无不亨何也易有亨

不亨而易之道无不亨也今夫人有生而见与扵天者天亨

之有生而见与扵人者人亨之夫我之道欲亨而天与人交

亨之岂非我之大愿至扵道不可期而天与人或不见与则

如之何若是者我必自亨之故命之有亨有不亨在天在人

而道之无不亨者在我太丘曹君士开取易名其四丈夫子

皆以亨且既皆有字而质其义于余余前四子者而谂之曰

来震亨字子以徳脩震扵易为长子为动为惧为长子重任

也动而惧危道也任重而危人何赖焉古之人扵此不恃无

惧而恃己之有徳周公之东山也而赤舄几几仲尼之陈蔡

也而调琴自如脩徳故也来贲亨字子以文刚贲之体中柔

外刚而饰以文夫苟中柔外刚而饰以文君子何贵焉彖

者戒之若使之以柔文刚不若主柔而文之以刚扵是体不

挠扵内饰不虚于外而文以成来谦亨字子以光益天道之

不可过莫若谦谦也者欲人损有馀而益不足王公损骄吝

故能以富贵光其家士君子损狷嫉故能以贫贱光其身来

复亨字子以善初人之初无有不善雷静而伏扵地中其气

氲氲然及动而震惊击搏物有病之者矣性之扵情犹是也

故曰为善者务要求复其初曹氏之四丈夫者为人子者也

为人兄若弟者也今而为人子者他日为人父者也为人子

若弟者它日为人臣之道也为人兄若父者它日为人师为

人长之道也四丈夫者处其义则思慎其躬慎其躬则思称

其名称其名则思亨其道乎㢤

  唐氏十子字序

相台唐氏一门十男子其郷大夫紫山胡公命之皆居居字

元若曰元善也人之居不同而同归于为善云尔余考传纪

元非徒为善而巳也葢扵事之序为初物之数为一而人之

体为首若是乎其尊而孰能逾之今试验之扵君之郷群然

朝而同游暮而同休者孰非吾等夷侪軰也而有一人焉能

脩饰顾籍为善人君子之事则众必交相推异耻其身(⿱艹石)

敢与齿何也彼为善则我亦莫能逾之也为善扵一鄕一鄕

尊之莫能逾为善于一国一国尊之莫能逾为善扵天下天

下尊之莫能逾为善于千万世千万世尊之莫能逾亦犹是

也虽然彼为善者非徒曰能善其名字而尊也而为善者无

有不得善其名字是道也虽文王周公不废岂惟文王周公

古之人其子之最贵称元子卜用元龟筮用元日员用元士

冠用元服凡物之可以愿其善者无不用也天下之民族亦

无别生分𩔖若垂禹皋陶伯益之伦仅始得称才子而稷契

朱虎熊罴八人遂目之为八元嗟乎唐氏之子亦务尊其名

字而使人无以逾之㢤按十子海盐使君者五曰居仁字元

寿曰居吉字元太曰居敬字元譲曰居约字元博曰居礼字

元脩提舶君者二曰居安字元静曰居谦字元益南城令君

者三曰居简字元可曰居信字元谅曰居贞字元实三君者

方以才名器业𩔰杨扵时余既谂而嘉之其往而益厚基构

绵礼逊隆賔游使此十元者虚心而强学顾名而思义居则

不失俱为良子弟出则相望俱为名卿贤大夫它日国史书

之儒林谱之三河衣冠世家遂将推唐氏为称首不亦可乎

余扵紫山公之言非敢益也直衍其遗馀焉耳

  凌氏二子字序

安吉二凌长愈次懋其父官宣城时招余馆中所教学徒也

既有字之彦道彦徳而未加之以训辞及是乃来请扵余而

告之曰噫尔愈尔嵬嵬昻昻欲为韩者耶为韩有四难起孤

穷得官遇当尽言不懐禄当尽节不畏死勇难无师资之素

遗言绝学径诣圣处敏难知顺逆谓叛镇为必不可宥明同

异谓外教为必不可殽介难与人交无怨𬽦而平生所受恩

必酬厚难是四难者在同时同辈中行之不能一二而韩子

全之是非有见扵道不尔也而世人但以文求韩远矣噫尔

懋尔天下之物无不求而至天下之业无不为而成故富贵

贫贱所以朝暮焦劳其筋力不同而同志扵得然而不能皆

得也惟徳之在人其为物甚良业甚精其得之甚不难而人

未有求而为焉此不懋之过也今夫仁始扵不忍欺孩童及

其懋之也至扵为尧舜之博济义始扵耻穿窬及其懋之也

至扵可以为夷齐之譲国今骤焉语汝以尧舜夷齐之事歉

然诚有所未暇而不忍欺孩童与夫见穿窬而耻者人人之

所可能也夫道务扵为韩之勇敏介厚而不专于文徳务扵

人人之能为而可以至尧舜夷齐之仁义人之欲纳忠扵二

子者宁复有加扵此乎二子顾其名(⿱艹石)字而无负余之言㢤

  朱使君七子字序

广信朱使君以徳世其家有大丈夫子七人既皆取徳为名

繋之以曰懋曰辉曰容曰成曰润曰明曰觉且既皆以伯仲

叔季得字曰昭曰刚曰大曰振曰温曰俊曰𥙿而未加之训

辞客剡源戴表元乃为考据名义本使君之意为词以序之

山木之脩然其既成材也人知之其寒暑之所望日夜之所

息不得而窥之徳之长扵身其昭也人知之其懋也人亦不

得而窥之伯昭昭其懋乎㢤日行乎中天人日日见之而日

日其辉如新岂非以刚故耶人之辉其徳亦然刚纯者明极

刚维者明微最下无刚惑矣仲刚刚其辉乎㢤海容渎渎容

湖湖容谷故大贤容小贤大才容小才徳之优劣扵容之多

寡稽之叔大大其容乎㢤物之成实风振之音之成乐磬振

之拜成礼曰振动之拜师成列曰振旅之师徳之成尤不可

以不振也叔振振其成乎㢤玉在石中其徳温温而山不枯

君子取象焉温乎其性以润身温乎其文以润国温乎其政

以润物温为质润为华也叔温温其润乎㢤毒莫𢡚扵察渊

鱼智莫穷扵数眉睫明扵大者小固有所遗也故书称克明

俊徳俊之为言大也叔俊俊其明乎㢤土寛者𥙿扵耕资寛

者𥙿扵商才寛者𥙿扵行徳寛者𥙿扵藏季𥙿𥙿其寛乎㢤

序既七丈夫子者肃然而兴耸然而思请书其词扵册以蚤

夜𮗚省无违义方云

  张训之字序

㐮国张氏子严既受其名扵亲不敢一日忘也而字莫能定

其友王成父欲字以训之若曰严其亲之训云尔而不逺数

千里来谂扵予予曰可㢤按训之为言古笺传家皆释为顺

顺以行美美以立顺其为人也殆庶几乎姑以人事切近言

之日不敢睇非道之色耳不敢听非礼之言足至扵不敢履

阈手至扵不敢下带此一身之严也父坐而子立兄行而弟

随夫语而妇诺此一家之严也推而至扵严交际则行必执

贽见必修容坐必正席语必𫤌颜又推而严扵官学则辨必

援经取必顾义諌必守礼刑必据律严扵祭也必斋严扵战

也必誓严扵婚嫁也必媒必币严扵聘享也必賔必介凡此

皆所以为SKchar之目也行之既久执之弥熟则血气和平而灾

害不生仪情纯习而悔辱自寡天下之言顺亦无以加此矣

成父归语训之毋多谈西北自古多奇男子子之鄕有尧之

遗风焉迨扵近世如宋广平元鲁山犹磊落令人歆重训之

顾其名(⿱艹石)字而就有道者正之㢤大徳八年九月朔旦

  道上人字逢源序

事之𤼵必有原故地之高平曰原物之可复言之可述情之

可矜亦皆曰原取其动之善而不失其初也学者之扵道亦

然人之生天莫不与之以口目耳鼻百骸四体之属曰身主

其身有知觉而能动者曰心心之动之之初其原皆系扵仁

义曰性动而不失其初之原耳不能使越仁义而聴自不能

使越仁义而视口鼻手足百为皆不能使越仁义而动以至

逹扵事物𤼵扵礼乐刑政著扵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

别而散扵阴阳日月星辰山川草木之运曰道道之所以不

可一日离扵事物人之区区之身所以能参天地变化而为

三才盖以此耳故学道者贵扵逢原逢之如何逢之仁义而

巳矣人之心初动扵仁义之原能择之精守之坚勉强而皆

逢者则为大贤君子逢之自然不待勉强者为尧舜力不能

为恶时一逢之而不能精择坚守为中才愿人强者隔扵血

气弱者䧟扵SKchar欲昏冥终身不能一逢为下愚不肖为桀纣

为禽兽无足数矣斯说也由孟子以来不废而为佛氏者曰

性不可失其初是也若心则惟恐不㓕葢南湖道上人之字

曰逢源余尝与之言其义而疑之上人曰今吾教行将人人

不失其性不起其心不私其身将举国而为善人虽官府可

以不设而君何疑乎嗟夫上人为上人之学鹑居龟引扵山

林间以其说身行之清斋寡求屏绝世故何患不得为善而

吾之云云则稻粱药石衣冠琴瑟可以通行四方公传百世

而无厌者也且道无二原子不可以为余之逢使我而慕上

人之逢亦劳矣而上人冲虚秀朗内练精苦扵诸问学并通

转注然能将之以静绝无丝毫浮佻险诈之气虽不埀绅絇

屦吾知其深扵逢矣故详为之言以导其名若字导之犹有

所未喻也则还心难冀矣上人他日数称太章其学与上人

逺甚亦以示之何如

  陆原章字序

物之丽乎文者皆曰章倬彼云汉为章于天其在水清浊错

而成文曰漳水在玉器合而有文曰璋王在木理合而有文

曰樟其木在人为士而有文曰文章首有文曰章甫之冠身

有文曰章服然皆以文其外夫为文而外之不止将令人轻

学而文亦有时而渝虎豹之炳然其存也人畏其威其𫉬之

也犹爱其皮君子之为文章者耻之然使非虎豹而生䝉其

皮则不若是畏爱之矣故君子贵质质也者所以出其文章

者也甫里陆氏世贤而材余因家子少年子名元章请字余

为字曰士质

  送袁伯长赴丽泽序

人之居世自其身之起居寝食与其家之指挥洒扫推而大

之为官吏而受人之民人为师儒而受人之子弟无非事也

人自㓜少强壮而至扵老日日而学之凡以求无愧其事而

巳未有当曰我不能而姑止者也而今之君子率习为之辞

曰我学治其身治其家犹未之能也而安能治人此说行故

贤者得成其谦而不肖者亦以容其伪及乎人不得巳而取

之则谦者退处伪者售焉此甚非君子之通法也盖往者铨

格以科第髙者为郡博士吾鄕之先生长者史文惠袁正献

沈端宪之徒扵格当得者皆辞逊不受而宁求他官他官之

难不优扵郡博士而为之者以为皆以不能而不为则𫝑所

不可故随其资就其力且为而且学之耳余年未三十以新

进士谒天官扵格亦当得郡博士而不敢辞避不就当是时

家有老人湏禄以养余性尤不通吏事勉强文墨议论间且

为而且学之亦先生长者意耳迩来又二十年居闲散放无

丝髪进益时时回思前事令人面𤍠汗下今𡊮君伯长与余

同郡同业懐丽泽之牒当行巳久而不肯决曰为长扵丽泽

师儒也其任异时与郡博士正等而东莱公之阙里也吾趑

趄焉余曰固也然吾伯长当学为其事而求无愧者也谦而

非伪也东莱公之学又史𡊮沈诸公之所同者也必不可巳

则当且为而又且学之者也伯长持身有士行居家有子道

天资高文章妙博闻广记尤精扵史学近复贯穿经术他如

琴书医药诸艺深得其理婺多君子至必皆愿从之游者余

故人王及翁御史无恙其介绍而请焉元贞乙未春十日剡

源戴表元序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