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一 匏翁家藏集 卷第七十二
明 吴宽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十三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二

 墓表一十首

   杜东原先生墓表

先生讳琼字用嘉姓杜氏苏之吴县人以成化十年十月二十

六日卒葬既十年其里诸生吴寛始克表其墓曰先生今世之

隐君子也学不在于为文而巳行修家庭而伦理蔼然以厚教

不止于授徒而巳化及乡闾而风㫖超然以高色淸而夷凡贤

愚不齐之人皆可与语然为塾师以其㒒一言之慢即日归家

而不可留其守道也甚介行和而易凡巉绝难继之事有所不

为然母病医药弗愈则刲股作糜以进其为孝也甚烈姊老而

敬事之不衰有𩔖于燎须师没而哀慕之无替必为之制服孩

提不苟取故囊无不义之物白首犹愼交故坐有必端之友至

于地侵于邻而不争金盗于㒒而不问又其事之琐琐者葢当

宣德正统间天下承平求贤诏下士之有一行一艺者皆得

荐于守令先生顾以母老力辞守令问知其所欲也卒用旌其

母之节而不敢强其仕遂以隐终身所谓隐不违亲贞不绝俗

者先生其近之故东海徐太史以中行之士与之者以此则先

生不谓之君子哉惟昔东汉之世仕者固不暇论矣(⿱艹石)危言激

论以贬人刺世者每不得全其身至深藏远引而食力养亲者

亦足以遂其志故郭泰虽贤于范滂不免近于侠周燮(⿱艹石)亚于

黄宪终不失于高后之论先生者其必有以识之矣先生得宋

朱长文乐圃而家其旁自号东原吴人因称东原先生卒年七

十有九三子能世其儒业其登鄕贡者曰启寛辱先生爱慨

生之没而不可作也用表其墓且以慰吴人之思云尔

  太医院御医刘公墓表

公讳毓字德美姓刘氏其先金陵人也高祖季德迁于苏州始

为长洲人季德生翰卿卿生公威公威生弘逺弘逺生公公

生甫一月而孤母徐氏抱公鞠于外家以长初从徐姓徐故居

药为业凡本草所载公少巳习知迨长母择业以授独谓医可

教也遣之从学盛御医启东盛之医岀王仲光韩复阳而二家

又本朱丹溪其医所从来既正公学之更勤岁乆涵蓄精赡出

以治疾率中其法愼攻击以培养本原为主有言其奏功(⿱艹石)

者不为改曰吾之得于师者如此然人竟𫉬生至不可生者他

医见其𫝑未剧方投药而公巳忧形于色曰此则吾所不能治

者也巳而果然公性和平谦厚未尝以危言恐人而䂓利亦未

尝以奇见自负而邀名故人皆服其德以为不可及公自少恬

淡不慕仕进一日 朝廷下吴中悉起诸名医公当行适歳且

暮有司𧼈上道不得巳冲冒风雪至京众不任劳苦咸嗟叹时

公年巳高亦不戚戚也既入太医院为医士寻选入御药房时

称得人  宪宗纯皇帝方在位俄命诸医用药公蔽于人不

得荐用荐用者药不效始以公名上乃得召见巳而  圣躬

𫉬安自是 上因识其状貌将官之竟为人蔽不果后其人

以罪去始授御医三年考最赐敇进阶又六年公自顾年益高

曰布衣终身吾志也今既得官且老矣可以止足矣况后辈林

立尚可与之争进耶遂上疏乞休致同列知其志不欲仕故尼

之疏再上坚卧不起卒得㫖而归他日  上复思之顾左右

问故白须老人安在耶其得乎  上者如此又二年以疾卒

弘治戊申六月二日也享年七十有二公气貌淸雅语音琅

然治家俭而中度论事正而近情接人和而庄详而无伪平生

事母甚孝以母少则守志教之成立作堂奉之表曰慈节至以

名其子以示不㤀好读书谓惟此为有益也因以益斋自号士

大夫重其为人皆以益斋先生称之尝买田里中筑室曰景陶

SKchar往来情兴感发往往托之赋咏云配苏氏子男三人曰慈

能传其业后一月卒曰节府学生曰奉先卒女二人长适张翼

次尚㓜孙男四人曰祖徴曰某曰某曰某女二人曾孙男一人

初公以先世葬吴县雁荡村颇隘取客土筑之令仅容其棺曰

吾忍去此而他葬乎至是节以卒之年某月某日葬公既有志

其墓者乃复请予表之予与公有斯文之好公之归吴每怀思

之而贤智其人不巳葢自  今上改元大举黜陟之典凡以

医仕者多见裁抑人始羡公乞身之早莫不高之夫好进之徒

无所不至然其后鲜有不败者惟公初以守巳之坚故进之则

迟及既进矣其中实有不乐者此其终见事之明而退之亦速

也老子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公既有焉则以公为医师者岂

非知之浅者乎夫出处大节世多未善吾是以取而表之

   南京太医院判周君墓表

弘治二年二月辛亥原巳院判卒于南京后二十日讣至士大

夫凡识原巳者咨嗟之声相属至有垂涕者其不识者问知原

巳为人亦曰是宜悼惜者之多也当其病甚亟欲归吴中一见

父母竟不及行而卒于是其友李贞伯为治殓具后五日子婿

陈键扶柩至家又七月将葬于吴县沙泾村以宜有文表其墓

也陈玉汝则请于予呜呼予与原巳有交亲之好非浅其文岂

待请耶第有不忍为者然度原巳望我者在此乃卒书之原巳

初名经更名京后又更名庚号菊田㓜即颖异从塾师学书落

笔有法而诗则得子舅氏闾丘賔用之教为多迨长益好学每

夜五鼓辄起诵习居诸生中如无能人及见其述作知其所蓄

充然也家本业医不欲以医名然医亦无所不通又闾巷之士

争为举子业多取科第顾独向古学殊无羡慕意葢将隐居养

亲以终其身知其才者则谓原已当自见于世无可泯焉一日

太医院奏下吴中徴医士数辈中有原已名非所望也时太守

丘公方请修郡志原巳始乞入学就弟子列冀免不可得被迫

遣上京人知其为儒医也尤敬重之未几选入禁中典御药及

数以医验始𫉬授御医居数年以父母益老无兄弟侍养悲思

无巳适南京缺掌院事者众推之乃擢院判以往至则公署乆

坏医徒散逸空𪠘数间而巳原己慨然欲复旧䂓修葺一新药

饵毕具初其下习为纵弛多怨言既乆见其无私始皆叹服无

敢弗执役者原己为人愼宻淸雅状貌癯然视之如懦夫中实

刚介不随其擢居南京官亦美矣一旦意有不乐即欲引去人

力劝之而止平生动作不苟虽简札细事未尝草率性喜为诗

与知巳者酒间赋咏终夕不倦其摘抉古事叙述人情平实深

秀语多绝俗每为词林诸公称赏其自处歉然不以为能也然

与之交者则慕其贤非但以诗况医乎哉其医既为馀事至视

人疾用药必谨不取奇效故𫉬生者甚多亦不自以为能周之

先鄢陵人也从宋南迁有为钤辖使守嘉定者子孙遂为吴人

自宋历元代为医官高祖曰继周国初光泽县学训导曾祖

辅治春秋能诗不仕祖𪔂尤深于医父南承其业而名益著以

原已贵封院判母闾丘氏封安人原已初娶陈某女再娶太常

寺丞顾本女赠封并安人一女陈出婿即陈键其卒也年甫四

十七呜呼世未有不死者死而可悲有如原已者乎葢非特以

不寿以无子之嗣续耳虽然古之贤者或天亦或无子(⿱艹石)其父

母皆老而衰相视㷀㷀则生者既无所托然后知死者之可悲

也其可慰者死而无所望于人而致人争惜之其名彰彰于世

身没而(⿱艹石)存家断而(⿱艹石)续他人何以及此葢系乎天者无如之

何亦惟求其得乎人者而巳百世之下有知原己葬于是者尚

相与护其墓也哉

   素庵钱府君墓表

浙西有钱氏莫盛于海虞葢多岀吴越国王之裔然其间以诗

书孝义蔼然闻望乆而不衰者则莫盛于昆湖之族也在宋既

多显人至元有曰希祖仕为玉山县学教谕生讳苏者为人学

博气豪当国初以布衣上疏论星变  高皇帝嘉之因命

撰祭元㓜主文称㫖欲留用竟辞归以全其身人称谦斋先生

其仲子中得娶赵氏宋宗室后是为府君考妣也府君讳完字

汝周别号素庵少孤能守先业与弟公逹恊力治家家益拓以

大事母视其意所在即承顺无违其外祖母既老而舅氏时中

更丧明母𥨸忧之遂迎养于家以终天年而时中有子复为买

田筑室居之每念世父迪少即代父死于法而无后以传曰凡

吾子孙所以有今日者以大父之幸存也特买田百畞俾后人

祀之勿㤀SKchar局深浚果毅多筹略郡县推长田赋事既克举

民不告劳以地濒湖数遭水患尝募民筑堤捍之数年皆成SKchar

田坐享其利故自守令而下有事辄谋之府君而名誉益起里

有争讼者往往就质固有越竟而至者矣好为义事故都宪思

庵吴先生小学集解成谓是书有补于世甚大亟命工刻之苏

守金华朱公方创社学郡中岁出米三十斛以助子弟之费其

馀邻里亲戚之家贫窭患难所以周给之者尤多葢又尝输财

助边得赐仕者冠服以荣其身云府君娶王氏子男五人曰昌

封监察御史曰晔浙江都司经历曰昉曰升曰昆鄕贡进士女

四人适王震秦樌张汝嘉夏伟孙男十一人曰承德监察御史

曰承芳曰承恩曰承美曰承源曰承惠曰承宪曰承意曰承绪

曰承智曰承颜曾孙男二人曰稑曰秬府君卒以景泰庚午

月二十三日享年五十有九以明年三月三日葬于虞山先茔

时既有铭其墓者矣后三十六年为成化丙午御史君奉父命

请予表于墓上嗟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而况海虞繁雄之地

乎如府君之为人行义足以庇乎里闾而无不怀才谞足以动

乎郡县而无不信虽谓一乡之善士可也葢其先世孝义之泽

如此独惜其终于田间不少见用于世而后人科第仕宦方显

于时卓然为昆湖之族非府君有以遗之乎吾是以表之

   耕隐翁墓表

翁姓徐氏其先长洲人也 国初徙实南京永乐间从驾再

徙乆而还乡故今又为吴县人翁初讳某更讳有贤字元仅少

值父母俱丧与其伯兄松庵府君其仲天全先生相友爱以天

全起甲科为儒臣曰吾可不求仕也遂以家业自任方还乡尽

力筑室以居既完而隘悉让其兄乃即其后隙地别筑焉当是

时翁衣食尚未足始往来湖湘间服贾乆之不复出则买田课

耕日与农夫同其劳苦不恤也因自称耕隐翁及所蓄既厚然

未尝侈用以改其初而时出所有以周给人后更应 诏输粟

助边得授承事郎以荣终身翁貌淸癯𩀱目炯然性多能尤善

鉴古SKchar物与人处和易可亲晚节益脱略世事颇好散诞居田

野间或经月不冠賔客至辄陈尊爼歌古调以乐之翛然物外

人也其生永乐庚寅二月二十七日卒于弘治巳酉十一月十

九日享年八十曾祖文祯祖子复父孟声俱以仲兄贵前赠武

功伯曾祖妣某氏祖妣某氏妣丁氏俱赠夫人翁配高氏有内

助功子男二人曰世英娶王氏曰世杰先卒娶张氏女一人适

杨黼孙男五人曰美中曰美德府学生曰美辉曰美恩曰美质

女四人适汤传柳介蒋炜其一未行曾孙男一人曰亨衢女六

人初翁预治葬穴于吴城西珍珠坞书来请记予未暇作及是

翁卒其子世英复以书来曰不幸先人至此奈今葬有日惟表

墓宜有文愿述之以终先志予与徐有姻好知翁为人之贤他

事虽不书可也独得其一可书者方天全仕于朝以天顺初功

至封伯爵贵显巳极一时所与同功者率乘𫝑引㧞人虽厮役

𠋣以得官翁时侍其兄居京师何所不得顾闭门退缩𥨸以为

忧而天全竟为同功者所诬䧟巳而其人事败而死则天全自

谪所赐归矣彼冒功得官者皆从之被黜而翁则无事也葢兄

弟倘徉乡里相聚而乐者数年识者并贤智之此固翁之所为

可表者而事状之所不及者欤

   江西安仁县知县致仕谢君墓表

江西安仁县致仕谢君卒以弘治元年正月四日巳而其配金

孺人亦卒则三月十九日也其孤麒等既择明年八月二十六

日合葬于长洲县陈公鄕奉字围之原使人北来奉状求表其

墓葢以予与君交乆故尔君姓谢氏讳缙字朝用别号履庵世

为长洲人曾祖子华祖贵宗父思信思信娶同里茹氏生君君

少从里师学在诸生中颖异不群稍长出游江湖间或劝之曰

子尚可学也始悟而归谒见郡守况公遂补郡学弟子贠治易

甚勤顾屡举于鄕不偶始贡入胄监居数年授安仁知县至则

先举废政数条而尤以兴学校为事士有文行者辄优礼之更

作弥高亭示人以向道之意先哲李俟庵邑人也取其遗稿板

刻以行一时文化流行诸生感慕多所成就君为政尚忠厚不

以声色立威然民亦不敢违令邑有宿逋召民谕之使输不施

搒掠未几相率担负而至 国赋遂完又尝岁旱斋沐祷于神

祠翼日大雨沾足邑人以君积诚所感翕然形诸歌咏葢居官

凡四年民方爱之而𦤺仕归矣君素孝友初之官奉其母行或

以母老沮之曰吾所为欲得禄者正为养亲计耳今既得之而

弃其亲何以尽吾心哉卒奉以行所以养之者甚厚待选吏部

时适值岁侵䟽足食养民九事上于 朝多见施行而客居颇

乆舎馆萧然略无愠色𡊮锦衣彬知其贤礼请为塾师𡊮虽贵

倾一时未尝藉其声𫝑以取利也平生举止端重歩趋不乱而

言词清婉如恐伤人作书师欧阳率更楷正有法其运笔安闲

虽累千字不误卒时年六十九金孺人为同里讳得诚者之女

性婉娩以勤愼俭约治内卒年七十二子男三人曰麒曰麟曰

黻麟长洲学生黻早卒女四人计镛王澳滕泽陈观其婿也孙

男四人曰同仁曰同义曰同礼曰同智女三人惟古之长民者

不以法制为急故曰平易近民民必亲之又曰恺悌君子民之

父母是也如郑子产所谓猛者𥨸恐其矫当时纵弛之弊故为

是言不然猛岂平易恺悌之说乎予闻君之治民姁姁然视之

犹子甚得父母之道使乆任之其政必有可观惜乎既去不尽

所施至是不幸且没矣故因表墓之请乃著君为政如此以为

㬥戾者之愧云

  隐士徐静庵墓表

徐之先为婺之桐山人后徙吴之洞庭山遂为邑著姓自其先

好延郡中儒者为塾师以教子弟惟其重文雅凡四方名士游

其门者不绝静庵自为童子得于薫染者既多故其学识广而

甚逺又洞庭在太湖上岩壑奇丽林木𫇮密为天下极胜处静

庵上下登临殆无虚日平生得于娱玩者既熟故其思致美而

甚清发而为诗缛丽鲜新语皆可诵(⿱艹石)西蜀晏铎海昌苏平辈

一时所谓诗人也静庵与之倡和偃然不相下岁乆积成卷帙

故刘文恭公实序之静庵讳震字德重静庵其自号也为人不

独以诗名其尊重不苟自守介然郡大夫岁行鄕饮礼虽屡请

不赴也与人交情𧨏周至然非其人辄谢绝之笃于教子不令

就生业以损其志常曰金帛之丰愈于学问之积耶家故有厚

产不喜自奉累斥以周贫乏有鬻田者必过与之直或以屋售

后念其露居竟还之其直不复索葢其德之厚如此静庵既老

扫一室左图右史日静坐頥神不预世事如是者几二十年以

弘治三年闰九月初三日卒享年七十九配郭氏继顾氏子男

四人曰淮濚濂潮孙男十人曰辂鳯麟䡕鹍鸾隼馀未名女五

人曾孙男五人女三人以卒之明年葬于某处淮等既求王谕

德济之铭其墓复求予文表之葢往岁予尝访济之于湖上登

高以望所谓洞庭者苍翠深秀宛然在目且闻其中多隐君子

以吟咏自乐谓异日往游其地必将访之如静庵真其人巳而

今何遽卒耶岂其年巳高固不可得而待耶(⿱艹石)其诗或传至京

师尝略读数篇未暇深究而徒想其风致于湖山之间以表其

隐操如此知静庵者其亦以予言为然乎

   明故奉议大夫顺天府治中顾公墓表

顺天府治中顾公以天顺六年六月十三日卒于官后三十年

其配亢宜人卒其子大理寺右少卿佐居忧于家适其子伯谦

赴试礼部俾来告曰先宜人之葬既得今学士长沙李公铭其

墓矣顾治中府君虽亦有铭之者然无文刻于墓上以表扬先

德佐之不孝也惟吾同年太常董公有状幸念鄕曲之好卒书

之予曰唯唯顾之先为吴著姓当国初以临淮兵荒之馀诏

徙民实其地而吴产为多故公之大父彦皋始自吴江徙居其

地故今为临淮人公讳震字启元少游邑学治易有声举于乡

累诎竟以贡入胄监乆之授石屏知州石屏隶云南民夷杂居

最号难治公治以简静又以恩信结之其下化服俄以艰去服

除改湖广之安陆益以平恕皆乐亲附境内患盗掩捕所𫉬不

即用法必谕遣之巳而无复犯者居数年学校以修刑狱以清

至仓廪实而凶荒有僃巡抚大臣以公政绩上于朝请加旌

异遂𫎇进阶并赠其父时杰奉直大夫安陆州知州母骆氏宜

人秩满将去民攀留号泣作去思碑其得平民如此于是吏部

知公名特擢顺天府治中食四品禄时属县永清堤决耎儿渡

役夫至数万乆不能塞工部尚书赵公谓公可用奏委之公调

度有法不逾月而功成又官租累岁为豪猾侵匿见役里胥不

胜追徴之苦公究其弊租足而民亦安葢公居官临事不避难

而尤以忠诚待人故所至皆有政绩可颂故王忠肃公方在吏

部将超用公而公未老巳欲引去未几遂以疾卒矣享年五十

七公和易寛厚与物无竞而自持不苟凡历官二十馀年囊无

遗赀卒之日仅足棺敛而巳初娶殷氏早卒继即亢氏并封宜

人方公之官云南时亢宜人以舅姑老而路逺不能就养请留

侍于家旦暮孝敬僃至俾公得尽心官事公性好施所得禄俸

屡用以赒宗族宜人略无难色及其子佐尝自刑剖郎中出知

河间就养于官僚佐诸妾皆来为寿宜人正色斥之曰汝为少

妇安得至吾家耶皆愧服而去其卒年八十六子男一即佐孙

男四伯谦乡贡进士次伯谐次诣次识女一曾孙女一惟古之

为善者恩德及于一乡一里其家必兴其子孙必盛葢报施之

道当然耳至于循吏所以兴且盛者尤甚葢其恩德之所及者

尤广不止于乡里故耳予于治中公不之识独观大理君以淸

才雅操起为法官而伯谦益好学有文行将取甲科而起前人

恩德不于此而验乎故书以刻之

   眀故江西广信府儒学训导赠奉直大夫南京兵部车

  驾淸吏司贠外郎孙公墓表

公讳𤩽字汝瓒号抑斋姓孙氏其先𣏌人也元季曾大父伯瑛

官江浙录事司兵乱不归遂家华亭大父仲恭父士逹俱不仕

公早孤事母沈氏尽孝稍长入郡学时萧山魏文靖公分教于

松爱公勤苦亲以书授宣德乙卯举于乡明年试礼部中副榜

例授教职以母老慨然不辞遂授广信训导而奉其母以行时

学政乆废公至严条约勤训诲士𩔖大兴当鄕饮酒有贡士坐

不以序斥之使下其人衘之后为考功郎适公秩满赴部必欲

修怨而公以丁母忧免服除不出人劝之曰向吾所以仕者为

养母计今复何为乃闭户教其二子蕃衍鄕人有尽礼延为塾

师者辄亦往赴葢专以授徒为事者二十年及衍擢进士第守

深州公就养于官数以善政戒饬尝大书其室曰勤以补拙俭

以养廉愼以免过惠以得民人以为得居官之要衍用其教竟

称贤守成化巳酉九月二十日公以疾卒享年七十九衍奉柩

归葬于鄕之蟠龙原合其母任氏兆公为人坦夷简亮不立城

府于利尤无所好平生作书有法晚喜为诗有可笑集藏于家

任氏出儒宦家为褔建参政勉之女母曰姚宜人性贞静且孝

事姑不违其志相夫治家能居贫守约子女婚嫁皆不失时尤

通书史数援引以教其子亦善作书卒以成化辛卯十月某日

享年六十九子男二人即蕃衍女二人适张朋焦简孙男四人

雍睦承德承恩女三衍后以治行着召为南京兵部贠外郎

三年以考绩来告予曰先父母之葬衍忍哀自志其墓矣而墓

上之文未刻乞书之言巳其容甚戚及出其志文以示其词尤

悲予不忍读也予谢曰子免丧乆矣能不㤀乎哀如此其将何

以慰之于是衍考最𫎇恩赠其父奉直大夫南京兵部车驾

淸吏司署郎中事贠外郎母为宜人乃略述其事行而特书其

恩典报之曰此可以刻于墓矣子之哀亦可以少释矣

   明故兰州同知封儒林郎翰林院修撰钱君墓表

君讳和字用之姓钱氏元季高祖德以兵乱自桐乡徙华亭因

家焉曾祖实尚义任侠祖复喜读书而于中庸尤精人称钱中

庸父昌娶同县范氏生君少入郡学为诸生所推许作文务雄

丽视进士第(⿱艹石)不足取成化戊子登鄕举屡试春闱不偶其后

子福亦预试叹曰吾尚与儿子辈争得失于场屋间耶即赴吏

部乞一官始得兰州同知兰隶云南在万里外人为君不堪慨

然就行居三年子福春闱廷试皆第一君闻之复叹曰儿子辈

得禄可以养我矣尚复奔驰绝徼以从仕耶即乞一公干入京

师复赴吏部乞致仕竟归时年五十二耳葢又三年受敇封

如子官而卒君初贫弱丧其父能极力营葬事母尤孝性刚直

少容出见里人为不义事辄忿形于色及闻母召急趍命其容

怡然也方去兰州人谓夷方当不必拘文法以治有罗知州者

与丽江木守以世官结㛰上下相𠋣肆为贪虐君绳之急罗不

堪乃㗖以利君正色曰  天子务绥逺人正念汝俗恬杀人

命我参佐州事以钤制汝顾从汝欲耶罗知计不行欲挟木伤

之君以诗投木木感动曰文士也不可君尝催课自正供外不

多取一毫群夷德之浸闻于藩臬于是方参政宪林副使俊争

委以他州事及摄县赋足狱平事率以治乡人曹佥事时中虑

君卒为州长所䧟令署黒盐井提举司以避逺之曰此亦以利

㗖耶君至谕父老曰弊可除者幸毋我隐苟以贿及吾门者必

罪先是井以潦乏盐自君莅事岁课益盈君之居官葢如此第

不及乆任人多情之自君𦤺仕与乡里诸老月一会饮必至醉

乃巳醉辄歌呼以乐或䂓其放者笑曰是非(⿱艹石)所知他日醉如

故葢君以群聚或及里闬官府短长故一托之酒以自全云其

处世又如此君娶陆氏封孺人子男二长即福翰林院修撰次

祚鄕贡进士女二人长适徐翱次适太学生胡亨孙男一元女

一予与君有斯文之契乆矣福于是以表墓之文来属葢君居

官有治绩然在逺州知之者少及其居乡旷逹混于流俗其意

之所在人亦知之者乎至其平日能教其子取高科列淸贯以

文学知名于世所以出于君之教者其事甚显人则无不知者

夫惟知之故其事可略其所不知者则不可不详也(⿱艹石)其生卒

岁月与夫葬地见于李学士賔之志者益略不著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