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国春秋/卷1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后燕录[编辑]

卷十一•后燕录
书名 十六国春秋
前一卷 卷十•后凉录
下一卷 卷十二•南凉录
内容梗概 十六国时期后燕历史
(北魏)崔鸿

慕容垂字道明,皝第五子,小字阿六敦。母兰淑仪。垂少有器度,长七尺七寸,手垂过膝。皝甚宠之,常曰:“此儿阔达好奇,终能破人家,或能成人家。”故名霸,字道业。因堕马伤前二齿,慕容俊即王位,因改名,外以慕容 为名,内恶而改之。寻以谶记之文,去夬,以垂为名。及俊僭称尊号,封吴王。 建熙十年以车骑大将军败桓温于枋头,威名大震,太傅上庸王评深忌之,垂遂出奔秦。苻坚闻垂至,大悦,郊迎,执手,礼之甚重。王猛恶垂雄略,劝坚杀之,坚不从。以为冠军将军,封宾都侯,历京兆尹。苻坚败于淮南,垂军独全,坚以千馀骑奔之。世子宝言于垂曰:“国家倾丧,皇纲废弛,当隆中兴之业,建少康之功。宜恭承皇天之意,因而取之。”垂曰:“彼悉心投命,若何害之。”乃以兵属坚。垂至渑池,言于坚曰:“王师不利,北境之民,或因此轻重,请奉诏辑宁朔裔。且龙、邺旧都,陵庙所在,乞过展拜,以申罔极。”坚许之。权翼谏曰:“垂爪牙名将,今之韩,白,且世豪东夏,志不为人下,顷以避祸归诚,非慕德而至也。恐冠军之号,不饱其志,列地百里,未满其心。且垂犹鹰也,饥则附人,饱便高扬,遇风尘之会,必有凌霄之志。”坚曰:“卿言是也,但朕已许之。匹夫犹重信,况万乘之主乎。”翼曰:“陛下重小信而轻忽社稷,臣见往不见其还,关东之变,垂其首乎。”自凉马台结草筏而渡,至安阳,修笺于长乐公丕,垂至,馆之于邺西。会苻晖告丁零翟斌聚众四千,谋逼洛阳。丕于是配垂兵三千,遗广武将军苻飞龙率氐骑一千为垂之副。丕戒飞龙曰:“垂为三军之统,卿为垂谋之主。”苻晖告急,简书相寻,垂方图飞龙,停河内不进,悉诛氐兵,命左右杀飞龙,济河焚桥,众三万,至洛阳。苻晖闭关门拒守,不与交通。翟斌率众会垂,劝称尊号。垂曰:“新兴侯国之正统,孤之君也。若以诸军之力,得平关东,当以大义喻秦,奉迎反正,诬上自尊,非孤心也。”乃自称大将军、燕王承制行事。翟斌为建义将军,封河南王。弟德为范阳王。众至二十万,济自石门,长驱攻邺。

元年正月,朝群僚于清阳宫,以𬀩在长安,依晋湣帝在平阳,中宗称王,改年建武故事,改秦建元为燕元元年,立太子宝为燕太子。攻拔邺郛,丕固守中城。垂堑而围之。于魏郡肥乡筑新兴以置辎重,进师攻邺,开其西奔之路。二年三月,丕弃邺奔并州,以鲁阳王和为南中郎将,镇邺。十三年,垂定都中山。

建兴元年正月,群僚劝垂正尊号。辛卯,僭即皇帝于于南郊,大赦,改元建兴,立子宝为皇太子。十年五月,太子宝率众八万伐魏,范阳王德为之后继,魏闻宝将至,徙于河西,宝临河不敢济,引师还,次于参合,俄而魏军大至,三军奔溃,宝与德等数千骑奔免。十一年三月,垂大众出参合,太子宝出天门,垂至参合,见积骸如山,设祭吊之,死者父兄各皆号哭,军哀恸,垂惭愤呕血,因而寝疾,筑燕昌城而还。宝等至云中,闻垂疾,皆引归,及垂子平城。夏四月,薨于上谷之俎阳,年七十二,谥武成皇帝。庙号世祖。


慕容宝字道祐,垂第四子,元玺四年生于信都,少轻果,无志操,好人从己。段后谏垂曰:“太子资质雍容,柔而不断,非济世之雄。辽西、高阳陛下嗣之贤者,宜择一树之。”垂不纳,谓曰:“汝谓我为晋献公乎。”

建兴十一年四月,僭即皇帝位,大赦,改元为永康元年。宝遣将军赵王麟逼段后曰:“常谓主上不能嗣守大统,今竟能不宜早自裁,以全段氏。”后怒曰:“汝兄弟尚逼杀母,岂复能保守社稷吾岂惜死,念国灭不久。”遂自杀。八月,立妃段氏为皇后,濮阳公荣为皇太子。二年正月,魏使修和,宝不许。二月,魏攻中山,其夜,尚书慕容皓谋杀宝立赵王麟,宝与太子荣等万骑就清河王会于蓟,以开封公慕容详守中山。五月详遂僭称尊号。九月,麟率众入中山,杀详。麟复僭尊号。中山饥,麟出据新市,与魏师战于义台,败绩,南奔。魏入中山。宝遣御史中丞兼鸿胪鲁遂持节授司空范阳王德丞相、冀州牧,承制南夏,封公封侯牧守。三年二月,宝发龙城,以抚军慕容滕为前军,步骑三万,将南伐,次于乙连,长上段速骨、宋赤眉因民之惮远役,杀司空乐浪王宙。众既幸乱,投仗奔走。宝驰还龙城,又与长乐王盛等南奔。尚书兰汗杀速骨等十馀人,奉太子荣,承制大赦,遣迎宝还于蓟。宝欲北还,盛等咸以汗忠款虚实未明,宜就范阳王德,宝从之。乃自蓟而南。四月,宝至邺邺中遗民固请留之,宝不从,南至黎阳城,西闻范阳王德称制,惧而退,乃还龙城,次于广都。兰汗又遣左将军苏超迎宝,具申款诚,忠节无差。宝于是命发,汗遣弟难率五百骑迎宝至龙城,汗引宝入于外邸,杀之,年四十四。杀太子荣及王公卿士百馀人。汗自称大将军、大单于、昌黎王,年号青龙。七月,长乐公盛袭诛汗。盛即位,伪谥宝惠湣皇帝,庙号烈祖。


慕容盛字道运,宝之庶长子。秦建元十年,生于长安。二十年,苻坚诛慕容氏,盛东奔,既至,垂问以西事,画地成图。垂笑谓之曰:“昔魏武抚明帝之首,遂乃侯之。祖之爱孙,有由来矣。”于是封长乐公。建兴六年,领北中郎,镇蓟,进爵为王。及宝为兰汗所杀,盛驰赴哀,因潜结大众,谋讨难及汗等,斩之。建平元年七月,告成宗庙,大赦,改元青龙。谦揖自卑,不称尊号,以长乐王称制,诸王贬爵为公。东阳公慕容根等九十八人上尊号,盛不许。十月,根等又请,盛许之。丙子,僭即皇帝位。正月,朝群臣于承乾殿,大赦,改建平元年为长乐元年。二年正月,大赦,盛去皇帝之号,称庶民天王。三年八月,右将军慕容国谋率禁兵袭盛,前将军段机等因众心阻动,潜于禁中,鼓噪大呼。盛闻变,率左右出战,众皆披溃。俄有一贼从暗中击伤足,遂取辇升前殿,召叔河间公熙,嘱以后事。熙未至而薨,年二十九。伪谥昭武皇帝,庙号中宗。


慕容熙字道文,一名长生,垂之少子。燕元二年生于常山。建兴八年封河间王。永康初,随宝奔龙城,拜司隶校尉。长乐元年,迁仆射、中外都督,领昌黎尹。盛薨,僭即皇帝位,大赦,改长乐三年为光始元年。二年正月,熙引见州郡耆旧于东宫,与言,问以民间疾苦。司隶部民刘瓒对问称旨,拜带方太守。是春,大治宫室,至四月,立苻贵人为昭仪。五月,筑龙腾苑,广十里馀,役徒二万。起景云山于苑内,又起逍遥宫、甘露殿,连房数百,观阁相交,凿天河渠,引水入宫。又为苻昭仪凿曲光海、青凉池,季夏暑热,士卒不得休息,暍死者大半。四年二月,昭仪苻氏卒,立苻贵嫔为皇后。九月,苻后游畋,熙从之,北登白鹿山,东过青岭,南临沧海。冬十一月,乃还。百姓苦之,士卒为狼虎所害及冻死者五千馀人。五年十月,拟邺之凤阳作弘光门,累级三层。建始元年正月,大赦天下。三月,太史丞梁延年梦月化为五白龙,梦中占之曰:“月臣也,龙君也,月化为龙,当有臣为君。”寤而告人曰:“国祚其将尽乎是月苻后起太华殿,高承光一倍,负土于北门,土与榖同价。”典军杜静载棺诣阙上书谏,熙大怒,斩之。后尝季夏思冻鱼鲙,冬须生地黄,皆下有司切责,不得,加以大辟。四月,苻后崩,熙悲号躄踊,若丧考妣,拥其尸而抚之曰:“体已就冷,命遂断矣。”于是僵仆绝息,久而乃苏。服斩缞,食粥。百僚于宫内设位哭临,使有司按校,哭者有泪,以为忠孝;无泪则加罪。群臣震惧,莫不舍辛以为泪。高阳王妃张氏,熙之嫂也,美姿容,熙欲以为殉。乃毁其襚靴,中有弊毡,遂赐死。三女叩头求哀,熙弗许。营陵周轮数里,下涸三泉,内图画尚书八座之像。熙曰:“善为之,朕将随后入此陵。”轜车高大,毁北门而出。中卫将军冯跋、左卫将军张兴先皆坐事亡奔,以熙政之虐也。与跋从兄万泥等三十二人结盟,推夕阳公慕容云为主,发尚方徒五千人,分屯四门,入宫授甲,闭门拒守。中黄门赵洛生奔告熙,熙曰:“此鼠盗耳,朕还当诛之。”乃收发贯甲,驰还赴难,夜至龙城,攻北门不克,遂入龙腾苑,左右溃散。熙微服逃于林中,为人执送,云等杀之。年三十二,葬徽平陵,谥曰昭文皇帝。


慕容云字子雨,宝之养子,祖父高和,句丽之支庶,自云高阳氏之苗裔,故以高为氏。宝之为太子,云以武艺给事东宫。永康初,拜侍御郎,以疾去官。及熙葬后,冯跋诣之,告以大谋,云惧,跋等强之。四月,即天王位,复姓高氏,大赦,改建始元年为正始元年。国仍号大燕。以冯跋为侍中、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武邑公。慕容归为辽东公,立燕之宗社。三年冬十月,云临东堂,幸臣离班、桃仁怀剑执纸而入,称有所启,抽剑击云。云以几拒班,桃仁进而杀之。立冯跋为主。跋即位,伪谥为惠懿皇帝。

始垂以丙戌之岁建号中山,至冯跋之岁,岁在已酉,二十四年。[1]

[编辑]

  1. 全文以中华书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国春秋辑补》与《四库全书》之《别本十六国春秋》浙江大学影印本为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