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轩集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轩集 巻一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四
  南轩集         别集类三
  提要
  等谨案南轩集四十四巻宋张栻撰栻字敬夫广汉人丞相浚之子以䕃补官孝宗时历左司员外郎除秘阁修撰终于荆湖北路安抚使事迹具宋史道学传栻殁之后其弟杓裒其故稿四巨编属朱子论定朱子又访得四方学者所传数十篇益以平日往还书疏编次缮写未及蒇事而已有刻其别本流传者朱子以所刻之本多早年未定之论而末年谈经论事发明道要之语反多所佚遗乃取前所搜辑参互相校㫁以栻晩岁之意定为四十四巻并详述所以改编之故弁于书首即今所传淳熙甲辰本也栻与朱子交最善集中与朱子书凡七十有三首又有答问四篇其间论辨龂龂不少假借如第二扎则致疑于辞受之间第三扎辨墓祭中元祭第四札辨太极图说注第五六七札辨中庸注第八札辨游酢祠记第十札规朱子言语少和平第十一札论社仓之弊责以偏袒王安石第十五札辨胡氏所传二程集不必追改戒以平心易气第二十一札详论仁之说有流弊第四十四札论山中诸诗语未和平第四十九札论易说未安是从来许多意思未能放下第五十四札规以信阴阳家言择葬地与胡季随第五札又论朱子所编名臣言行录未精细朱子并录之集中不以为忤又栻学问渊源本出胡宏而与朱子第二十八札谓胡寅读史管见病败不可言其中有好处亦无完篇又第五十三札谓胡安国春秋传其间多有合商量处朱子亦并录之集中不以为嫌足以见醇儒心术光明洞达无一毫党同伐异之私后人执门戸之见一字一句无不回䕶殊失朱子之本意至朱子作张浚墓志本据栻所作行状故多溢美语录载之甚明而编定是集乃削去浚行状不载亦足见不以朋友之私害是非之公矣论张浚者往往遗议于朱子葢未核是集也刘昌诗芦浦笔记驳栻尧庙歌指尧庙在桂林失于附㑹其歌今在集中葢取其尊崇帝徳而略其事实昌诗又录栻悫斋铭称栻奉其父命为其弟杓作本集不载检之良然然栻集即杓所辑不应反漏考髙斯得耻堂存稿有南轩永州诸诗跋曰刘禹锡编柳子厚集㫁至永州以后少作不录一篇南轩先生永州所题三亭陆山诸诗时方二十馀岁兴寄已落落穆穆如此然求之集中则咸无焉岂编次者以柳集之法裁之乎然则栻集外诗文皆朱子删其少作非偶佚矣乾隆四十三年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陆费墀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四
  南轩集目录      别集类三
  巻一
  词
  赋
  古诗上
  巻二
  古诗中
  巻三
  古诗下
  巻四
  律诗一
  巻五
  律诗二
  巻六
  律诗三
  巻七
  律诗四
  巻八
  表
  启
  巻九
  记一
  巻十
  记二
  巻十一
  记三
  巻十二
  记四
  卷十三
  记五
  巻十四
  序上
  巻十五
  序下
  巻十六
  史论上
  巻十七
  史论下
  巻十八
  说
  巻十九
  书一
  卷二十
  书二
  巻二十一
  书三
  巻二十二
  书四
  巻二十三
  书五
  巻二十四
  书六
  巻二十五
  书七
  巻二十六
  书八
  巻二十七
  书九
  巻二十八
  书十
  卷二十九
  答问一
  卷三十
  答问二
  巻三十一
  答问三
  巻三十二
  答问四
  巻三十三
  题跋上
  巻三十四
  题跋中
  巻三十五
  题跋下
  巻三十六
  铭
  箴
  赞
  巻三十七
  墓志铭一
  巻三十八
  墓志铭二
  巻三十九
  墓志铭三
  巻四十
  墓志铭四
  巻四十一
  墓志铭五
  巻四十二
  祝文
  巻四十三
  祭文上
  巻四十四
  祭文下

  南轩集原序
  孟子没而义利之说不明于天下中间董相仲舒诸葛武侯两程先生屡发明之而世之学者莫之能信是以其所以自为者鲜不溺于人欲之私而其所以谋人之国家则亦曰功利焉而巳尔爰自国家南渡以来乃有丞相魏国张忠献公倡明大义以断国论侍读南阳胡文定公诵说遗经以开圣学其托于空言见于行事虽若不同而于孟子之言董葛程氏之意则皆有所谓千载而一辙者若近故荆州牧张侯敬夫者则又忠献公之嗣子而胡公季子五峰先生之门人也自其幼壮不出家庭而固巳得夫忠孝之传既又讲于五峰之门以㑹其归则其所以黙契于心者人有所不得而知也独其见于论说则义利之间毫厘之辨盖有出于前哲之所欲言而未及究者措诸事业则凡宏纲大用巨细显微莫不洞然于胸次而无一毫功利之杂是以论道于家而四方学者争乡往之入侍经帷出临藩屏则天子亦味其言嘉其绩且将倚以大用而敬夫不幸死矣敬夫既没其弟定叟裒其故藁得四巨编以授予曰先兄不幸蚤世而其同志之友亦少存者今欲次其文以行于世非子之属而谁可予受书愀然开巻亟读不能尽数篇为之废书太息流涕而言曰世复有斯人也耶无是人而有是书犹或可以少见其志然吾友平生之言盖不止此也因复益为求访得诸四方学者所传凡数十篇又发吾箧出其往还书疏读之亦多有可传者方将为之定着缮写归之张氏则或者巳用别本摹印而流传广矣遽取观之盖多曏所讲焉而未定之论而凡近岁以来谈经论事发明道要之精语反不与焉予因慨念敬夫天资甚髙闻道甚蚤其学之所就既足以名于一世然察其心盖未尝一日以是而自足也比年以来方且穷经㑹友日反诸心而验诸行事之实盖有所谓不知年数之不足者是以其学日新而无穷其见于言语文字之间始皆极于髙逺而卒反就于平实此其浅深疏宻之际后之君子其必有以处之矣顾以序次之不时使其说之出于前而弃于后者犹得以杂乎篇帙之间而读者或不能无疑信异同之惑是则予之罪也巳夫于是乃复亟取前所搜辑参互相校断其敬夫晩岁之意定其书为四十四巻呜呼使敬夫而不死则其学之所至言之所及又岂予之所得而知哉敬夫所为诸经训义唯论语说晩尝更定今巳别行其他往往未脱藁时学者私所传录敬夫盖不善也以故皆不著其立朝论事及在州郡条奏民间利病则上意多乡纳之亦有颇施行者以故亦不著独取其经筵口义一章附于表奏之后使敬夫所以尧舜吾君而不愧其父师之传者读者有以识其端云淳熙甲辰十有二月新安朱熹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