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府判琐达卿平寇诗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雄府判琐达卿平寇诗序
作者:刘鹗 元
本作品收录于《惟实集

五岭大庾其一也,岭之南九十里为南雄,府治在焉。群山环揖,两江合流,居民繁伙,真壮郡也。属邑惟保昌、始兴负郭,始兴去城百二十里而远,僻在万山间,与韶之翁源、贛之龙南、信丰相接,溪峒险恶,草木茂密,又与他郡不侔。故其人为獠,暴如虎狼,至如寻常,百姓渐摩薰染,亦复狼子野心,不可以仁义化也。邑民有刘害十者,兄弟十馀人皆有膂力,为寇十年,官府亦莫敢谁何。居民转徙避乱,无宁岁,郡邑骚然。官是郡者,常病之。至正二年某月曰,贼率众壮千人,白昼鼓行入始兴县,破囹圄,出囚徒,掠人财畜,县邑为墟。宰官咸仓皇避走,坐视莫为之计。恣睢跋扈,气焰益张。于是,判府公恻然弗忍,思民困于虎狼,遂不避瘴疠,不惮险阻,亲履行阵。入清化洞,破都坑,直抵贼营,群贼战败鼠窜。复进兵,诛其妻孥,群盗遁去,未即获。公命以计招降之,从军汪荣挈贼首刘害十等三十六人,膝行拜营门,请降,始待以不死,贼欣然诣郡。郡上之州府,府谕遣还,留雄十馀日,贼登城遍观,公谓所亲曰:吾向观羊城特易与尔,至如南雄,真弹丸黑子之地,可一蹴而平也。破城之日,吾当以某属分若人,某属与若人,其馀兄弟自居之。既而谋泄,判府公慨然曰:此贼不死,民终无寜日。遂与诸郡公谋曰:寇勍敌,眼中未有能当之者,毋失事以贻人忧。公曰:诸公无虑,冦在吾目中矣,慎毋多谈。众议遂定。先是,贼尝冦同邑人许贵华,贼反诬为冦,诣府陈词,许潜蹑其后。与贼鬬,命卒缚之,贼伤卒。公奋怒,即以铁篍击贼徒,李任一等惊惧反走。公复追至府门,又格杀之,枭诸道傍。城中老幼咸欢呼稽首,声动天地。公曰:渠魁虽殱,其兄弟党与在始兴者尚多,不悉平之,必为后患。即令人夜半围贼营,出其不意,平明,因风纵火,贼无所措,尽弃营走。于是,乘胜逐北,死者过半,贼遂平而胁从者罔治,民乃安堵如故。呜呼!公操数尺之铁手,杀贼奴。朝廷不知有调度之劳,州县不知有供给之苦,不动声色,而措生民于磐石之安。其功为何如耶?今太守岳侯不没人善,剡荐两司,以论公之功。雄之士民,咸作诗歌以颂公德。予因历序其事,以俟夫观民者察焉,是所谓能弭一方之难者。但恐祸不极,则功不显尔。苟朝廷公论有在,则当使公正笏横犀,出镇方面。天下之为臣子者,咸慕公所为,将见四海之内盗息民安,又岂一方一郡之福哉?公世家,官族练达,慷慨有燕赵之风。达卿,其字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