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纪要 (四库全书本)/卷0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古今纪要 卷八 卷九

  钦定四库全书
  古今纪要卷八
  宋 黄震 撰
  
  文帝 姓普六茹本杨震后 周太祖赐姓讳坚周宣帝后父尝从武帝破齐 静帝㓜入总朝政矫宣帝之苛酷郑译刘昉矫诏引入周氏诸王在藩悉召至长安尉迟迥起兵韦孝寛讨平之又广陵杜乔生起元义讨之 司马消难起王谊讨之 荆郢兵起贺若谊平之 王谦以巴蜀起梁睿平之 五王毕王贤等谋变被诛竟代周以长安城小徙龙首山 废后梁七年 灭陈用贺若弼韩禽晋王广杨素等灭之 突厥请盟初来冦命卫王爽击平之窦荣走又使史万岁斩阿波可汗遂请盟 右统一天下事 用苏威髙颖同参朝政天下称平岁减赋役裴政修律令后世遵用去枭辕及鞭法定死流徒杖笞 褒赏守令州县多称职梁彦光樊叔略房恭懿等 减役毎岁十二畨为二十役 减调二疋为二丈 周末榷酒盐悉罢之池井 求遗书牛𢎞请以断狱犹多命苏威牛𢎞除律千馀条 置义仓
  长孙平请 输籍法遍下诸州髙颎议 庞晃短髙颎帝礼之愈宻 府藏充减河北东租 卢贲闭籴除名本佐命臣关中大旱流涕不御酒肉者一期又帅民就食洛阳 仁寿宫成壮丽而怒 豆卢通贡绫之布焚之死刑三奏 赦王伽所纵流囚李参等用为雍
  右节用爱民事 从何妥议乐用黄锺一宫万宝常祖孝孙定雅乐并不用 听民出家营造经像 烦碎临朝至日仄柳彧杨尚希諌不听 明察临下左右有过辄加重罪以钱帛遗之得犯立斩 牛𢎞等议明堂不决而罢 盗边粮一升以上斩 晚节法峻不复依律诏诸司论属官罪于律外斟酌决杖 又以盗多一钱以上者弃市或三人共盗一𤓰事发即死 信独孤后及杨素言废太子勇立晋王 废学校炫諌不听 王通上太平十二䇿不能用 晚年尤信佛道鬼神 信䜛功臣故旧无终始保全者 惩周室㣲弱诸子分据大镇迭相猜忌皆不以寿终秦王俊以奢侈免官死 蜀王秀以巫蛊死 汉王谅以反死帝疾杨素辅太子为变令张衡侍疾俄而上崩中
  外颇异议右帝失处
  髙颎事主专 文帝得政即愿受驱驰 尉迟迥起兵先进破之 献取陈之䇿陈人益弊 伐陈三军咨禀 得君专 未得天下时帝已委心膂破尉迟迥委任益隆 前后短之者帝皆疏黜之諌晋王纳张丽华 諌废立 諌伐髙丽 有文武大略明逹世务推诚体国进取忠良以天下
  为己任 执政二十年朝野推服 削藁 杨素贺若弼韩禽等皆所荐馀不胜纪 有功于隋最多 以諌废太子勇为独孤后所间 帝终不能全之 为炀帝太常諌收召周齐乐工见杀
  苏威宇文护将妻以女逃之 虽为所逼亦居山寺讽读为娱 授官并不拜 髙颎荐之隋文闻禅代之议遁归田里 然其后为宇文化及光禄大夫化及败归越王同太宗平王世充以老病坐闾阖求谒太宗数之而不见又求谒髙祖亦不纳廉耻扫地 与髙颎同心辅政天下称平 然炀帝时与宇文述裴矩裴蕴虞世基同掌朝政时号五贵卒为其所䧟除名 烦碎自是 加五教以烦碎之辞百姓嗟怨江南多叛 定律令格式非简乆之法 凡公议恶人异已 子䕫论乐与何妥分党妥奏以朋党威坐免连坐百馀家此亦威之过 帝谓威非诈清但狼戾不切求名太甚父绰在魏作征税法自谓如张弓谁能㢮者威至是奏减赋役 因宫中银幔钩盛陈节俭 帝将杀人当前遮之 諌筑长城 盗贼起无敢言者威因𤣥感反言恐成厉阶又独隐殿柱言盗贼渐近又乞赦群盗讨髙丽清俭廉谨皆好处
  杨素代苏威与髙颎掌朝政 识度不如颎廉谨亦不如威 惟有战伐之功 伐陈引舟师趍三峡巴陵以东无敢守者 江南群盗所在平破两破突厥汉南无虏庭 为炀帝平汉王谅 御军甚严然㣲功必录故士亦愿从 为仆射时营仁寿宫颖言其侈丽 营献皇后陵诏书褒美贵盛贪侈近古未闻时人鄙之 柳述梁毗言之渐见疏 炀帝得为太子皆其力文帝疾为炀帝防拟 善属文 好陵轹 谓周武帝但恐冨贵来逼臣
  贺若弼与韩擒皆平江南功臣 喜功名 量小帝终始疑之 寿州刺史帝疑与尉迟迥作乱召之 髙颎荐平江南忻然以为己任 伐陈先袭南徐恨不得叔宝 平陈后撰御授平陈七䇿 贵盛 怨不得为相忿髙颎杨素谓惟能啖饭 以怨望㡬死 与突厥比射殿前自明赤心尝谓杨素猛将非谋将韩擒闘将非领将史万岁骑将非大将意以大将自许 炀帝尤疏忌之
  卒见杀
  韩擒北史作禽 守和州屡挫陈人 庐州总管委以平陈之任 伐陈为先锋济江 入朱雀门擒叔宝 与若弼争功上前 上指示突厥突厥不敢仰视  将死邻母见迎王者又或惊谒阎罗王
  史万岁良将 髙颎谓古名良无以过 不脩营伍无警夜而虏不敢犯 应变无方 年十五从战 命射群雁弟三者 自请于窦荣定击突厥驰斩其所撰挑战壮士 髙智慧乱江南深入千里十旬转闘七百馀战 破南宁夷倒诸葛纪功碑深入降之 突厥入冦闻其为将引去以取南宁时受赂事觉除名杨素害其功死之日天下冤之
  刘方亦良将 平李佛子有威恵经略林邑南过马援铜柱八日
  元胄周赵王招谋害帝瞋目叩刀入卫急扶帝走事类樊哙 坐事除名 炀帝杀之李徳林㓜聪敏就宅观者车马月馀不绝 该博孝 美容仪善谈吐 江摠谓河朔之英举秀才擢甲科 与颜之推判文林馆 周武平齐得之诏诰及山东人物一以委之谓之天上人隋文受顾命曰愿以死奉公 劝竟为大丞相假黄钺 羽檄顿至机速竞发⿰代诏䇿玺书皆
  其辞 諌灭宇文氏由是品位不加 后以请买市店益疏贬死 以江南抗衡作天命论 霸朝杂集
  卢思道不解刘松所作碑铭闭户读书后松又不解思道所作 借魏收异书才学兼著 文宣挽歌惟思道之善者八首 听蝉篇庾信叹美劳生论指切当时 谓省大理而留太仆为重畜产贱刑名 言殿庭非杖罚之所朝臣笞罪当赎 不持操行恃才陵轹宦涂沦滞昌衡与从弟思道齐名 独不言功 按对周使 徐州有能名 牛触死其所乘马不受牛主价值 吏部苏威考之曰徳为人表行为士则
  薛道衡与卢思道李徳林齐名 聘陈 答髙妙陈有四必克 以在吏部用人党苏威除名晋王召之不从晋王由是衔之 空斋作文户外有人便怒 乆当枢要才名益显争相与交 襄州清简人懐其恵 上文帝颂炀帝恶之房谦彦劝之绝賔客道衡不以为意见杀
  李文博读书至治乱得失忠臣烈士未尝不反复吟玩 吏部薛道衡令在帷中察已行事 守道居贫衣食乏绝清操迈厉 谓房元龄曰今治源混乱虽日免十贪守何益 责虞世基子盛容节曰贾谊当比年议论何事 秦孝王生男颁赐曰赏罚为功过设王妃生男于群官何事 古人得失如指诸掌 无吏干为县丞得下考数岁不调惟道衡愍之
  假文振胆智 明逹世务 坎齐晋州先登 破突厥 从伐陈 破嘉州獠 请炀帝遣突厥出塞外 在邺遇迥起兵弃母妻子而归文帝 遗言辽东役贵速
  元岩刚正 乐运舆衬陈周宣帝八失岩力救之曰乐运不免吾将与俱 将诛乌丸轨不肯署诏脱巾顿颡 在隋面折庭争无所回避辅蜀王秀镇蜀法令明肃王不敢为非
  刘行本諌殿前笞郎 为左庶子责唐令则与太子昵狎责夏侯福戏笑自谓非殿下弄臣为大兴令权贵惮其方直
  梁毗开皇初置御史官以鲠直拜治书侍御史 大兴令无所回避 西宁州蛮夷不相攻击奏杨素擅权上大怒又极言之素自此恩宠渐衰 当时不畏素者惟毗与柳彧李纲
  柳彧当朝正色百寮所惮 平齐后留京者不预赏彧奏行之 不许髙颎子请㦸 諌刺史用武将 劾唐君明母䘮娶 諌亲细务 立杨素于庭诘其罪 请禁正月十五角抵 持节河北免赃污二百馀人州县肃然 杨素譛黜之
  长孙平请民间秋家出栗麦储之闾里以备凶年名曰义仓 或告邴绍诽谤因諌绝此法 突厥相攻持节宣谕 历州所在称善 相州有能名正月望百姓衣尽矛甲为戏上怒免
  韦世康尉迥之乱守绛阖境肃清 不以得䘮干懐慨然有止足之志 恬素 吏部选用平允请托不行 侍宴求退以为荆州摠管为政简静合境无讼 弟不仕尽以父时田宅与之
  柳机周臣皆劝禅譲机独义形于色无所陈请 寛简有雅望 作牧俱称寛恵 近侍无所损益子尚主 怙宠骄豪蹇之机从子 风神爽亮进止可观 读祝音韵清雅 善谈
  谑 常接对梁陈使者 前后奉使所得皆散之宗族 为齐王长史不能正救机族兄乞劝学行礼自是州县置博士习礼
  牛𢎞乞开献书之路言历代书聚散 议明堂 议乐 论京房六十律不可行 正定新乐请改期练之礼 吏部选举先徳行而后文才 卑俭寛厚简讷 终始信任惟𢎞一人 炀帝引入皇后对食 不答妻告叔杀牛
  苏孝慈请给职田免百寮置廨收息与民争利
  卢恺諌用染工王神欢 諌简老牛享士聘陈依本国礼 每有敷奏侃然正色
  宇文㢸吏部擢八县令皆称职 进伐齐策 与陈将三战三克 当官正色百寮所惮 与髙颎议炀帝好声色死
  令狐熙孝 沧州吏民恐其迁易 汴州令行禁止上使相州取以为法考绩为天下最 镇岭南开设学校华夷感敬称为大化 乞改岭南同名州名 或譛受李佛子赂免子徳棻
  薛胄兖州旬日部囚数百 察伪郡守之之官者堰淮泗水西流陂泽尽为良田 上封禅图 以纳汉王将除名
  裴政萧察锁送荆州城下使诱梁元帝政许而告城中以援兵大至 在周与卢辩建六官撰朝仪司宪剖决如流用法寛平 在隋与苏威定律令 面折人短而退无后言 諌太子宠云定兴襄州令行禁止称神明
  李谔乞禁公卿死嫁卖妻妾 极论文体之弊谓贵贱贤愚惟务吟咏 乞禁当官矜伐 苏威欲罢临道店舍谔谓行旅之所依令依旧
  刘昉小人 与郑译谋引帝辅政 文帝心膂 刘昉牵前郑译推后 恃此自骄 辞征尉迟迥渐见疏谋反诛
  郑译 桞裘 皇甫绩外祖韦孝寛鞠养㓜自克厉
  卢贲受禅清宫请改周代旗帜 言宫悬七八不同数人同引文帝入总万机 帝尝谓㣲昉等我不至此然此等皆反复子也实行诈顾命于我
  李穆周太祖芒山之败堕马穆突围入授以从马获全 抚慰关中所向克定 赐铁劵 奉十三环金带于文帝宻表劝进 乞移都 拜太师赞拜不名 象笏者百人贵盛莫比许宇文述国赋之半得为穆孙之嗣既而不予述因李氏当为天子之谶构之 族诛
  李圆通为帝监厨不许世子乳母干请遂得托心腹
  梁睿使代王谦为益州王谦反因讨之剑南遂平威振西川夷獠归附 乞讨南宁夷 薛道衡令其劝进 上平陈䇿 上镇守突厥十䇿 求退受金自污
  干义守武安专崇徳教不尚威刑 争财相讼者自取家财与之各懐愧耻 风教大治 郑译刘昉譛之 髙颎以有经略可讨王谦昉上之 㓜子宣敏使蜀乞分王戚属于是蜀王秀镇蜀
  阴寿监韦孝寛讨尉迥三军纪纲皆取决于寿 髙宝宁连结契丹讨平之
  骨仪清苦 时天下士大夫莫不变节浊货独仪厉志守常介然独立
  窦荣定少与文帝相厚娶帝姊 尉迥平后镇洛州 突厥请盟
  豆卢𪟝刺渭州镇烧当羌 有恵政华夷悦服 鸟鼠山涌泉 益州破王谦
  梁士彦晋州御后齐 破尉迥入邺城文帝忌之怨望谋反诛
  宇文忻年十二能左右驰射 諌周武帝旋师㧞齐晋阳 击邺城观战者遂大败尉迥 有善事虽非忻所建亦相谓此必英公法解兵法 有威名 与梁士彦谋逆诛
  虞庆则突厥将内附为使招之帝以髙颖平庆则降突厥并称 平岭南李世贤 南诛赵□孝 从宇文泰攻洛阳留镇抚 为周克陈十九城 以习故事相隋又寻怍㫖出 与斛斯徴不恊救其死而不言 刺冀州有疾民争祈祷 置斗尺免奸诈 载蒿赐盗
  赵芬明习故事 所居之职皆有声绩 凡有疑议辄为评断 度尉迥之谋 隋文甚亲信杨尚希尉迥发䘮哭不哀视不安知其有他计先逃之 州郡过多请罢诸郡 諌亲细务元褒泣諌诸兄别居 啇人讼其受金纵贼辄自诬服曰恐累善良
  髙励齐亲王 刚直有才干斛律明月毎征伐引为副 宦官放纵欲斩之 乞收五品以上家累置三台胁其死战不从遂遁 为周所获 周亡入隋 绝子胥庙牛酒之祭 上取陈策 洮州豪猾屏迹路不拾遗
  侯莫陈颖教豆卢𪟝抚慰稽胡群胡悦服 瀛州免官百姓流涕 镇邢州山东第一 桂州大崇恩信民夷恱服岭南闽越不附拜南海太守
  魏憺具魏史
  杜台卿采月令为玉烛宝典患聋请修国史
  崔仲方与髙颎议正朔服色 上书论取陈之䇿 㑹州平诸羌
  于仲文九岁谓读书忠孝而已 不从尉迥之诱擒其将擅让尽平河南诸郡 狱中上书自陈屯白狼大破胡 以吏多奸令勘录省中事 征辽出乐浪道宇文述先退遂败
  赵绰刑部称职争重盗贼法 争萧摩诃子作乱从坐争辛亶衣绯禈赐死 上每谓朕于卿无所惜但卿骨相不当贵耳
  贺娄子干有边功 再破突厥 再破吐谷浑 议西营田非便 守营州镇榆林寨甚为虏所恽
  杜彦继子干守灵州胡马不敢至塞
  桞庄启后梁保境息民以观变 苏威称其兼世务学业 与陈茂同官不能降意为其所谮郎茂见文帝非周武作象经因自结纳 为卫国令辞讼不诣州省 苏威责人间五品不逊曰管内无五品之家 又奏罢馀粮簿 乞没王事者子不退田 劾宇文恺于文仲竞河东银窟 撰州郡图经 无蹇谔之节见帝忌刻切叹
  髙构前后典选莫及 牛𢎞典选擢用常问之薛道衡为文必先呈草 举房杜等伊娄谦赞周武伐齐因聘齐观衅 泽州清约得人攀恋数百里不绝
  庞晃帝令射雉为冨贵之验 击突厥 刚悍
  李安叔父璋与周赵王谋杀文帝安告之
  观德王椎文帝族子 寛容下士 野朝倾瞩与髙颎虞庆则苏威称四贵文帝恶其得众忌 之 弟平陈后差品天下牧逹为第一 杨素言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唯逹
  蔡王智积文帝族子 同州脩谨 在州未尝逰戏听政之暇端坐读书门无私谒 时延儒士所设惟饼果酒才三酌 女妓惟年节嘉庆奏于太妃 答劝治产业者曰昔平原露朽才帛苦其多也吾幸无可露守𢎞农清静破𤣥感
  太子勇文帝长子 好学寛和 初为太子 谏徙民实塞 因餙马镫帝不恱 冬至百官朝之恩宠始衰 炀帝因譛之文献皇后始为夺宗之计 杨素复譛之卒鍜成其狱废之
  秦孝王俊第三子 好佛 伐陈山南道元帅有令问 后渐奢免官 妻妒毒之蜀王秀镇蜀 有胆气 炀帝忌之令杨素譛废之
  汉王谅并州 管黄河以北皆隶之 见诸兄以䜛废阴有异图 帝崩徴之遂反 裴文安劝直趋霸上不从杨素击之败降
  炀帝晋王广营仁显宫发天下奇材异石实园苑自长安所江都四十馀府筑西苑縁渠作十六院清夜逰曲 幸江都挽船八万人皆衣锦 括天下乐家子弟为乐户 筑长城发丁男百馀万 造舆服近世莫及鹤自投𣰉 营汾阳宫 诛髙颎贺若弼等 巡河右通西域自京师入西北诸郡转输塞外西方先困 自江东幸涿郡敕四方于前舡选补 诏讨髙丽四右兵㑹于涿共一百一十三万三千八百人 议复伐所在盗起 诏伐髙丽百道俱进髙丽乞降 帝在江都以礼饷丰薄除官四方剥利以充贡献 大业十三年唐公起义师于太原入京师以代王侑为帝遥尊帝为太上皇明年义熙二年宇文化及犯宫闱上崩子温室
  恭帝侑 炀帝长子元徳太子之子义兵入长安立之以唐公为大丞相封王明年逊位
  杨素炀帝之立皆其力 详见文帝
  张衡㓜有骨鲠风 扣马諌周武居忧出猎 太学为同軰所推 炀帝夺宗之计多其所为 帝幸其宅留宴三日 骄贵 諌广汾阳宫出守榆林 帝幸汾阳怒其不瘦损
  郭衍劝隋文杀周宗室禅代 晋王腹心 夺宗之谋欣然为之 劝帝取乐 然有抚御才王韶与元岩同以刚直称 晋王镇并蜀王镇益妙选重望为僚佐故佐晋王镇并 王甚惮之每事咨询 自锁諌王穿池起山 克金陵留镇 求退
  荣毗杨素荐为华州长史䋲素左右无所寛贷
  许善心陈人聘隋隋留之至陈亡始悲泣而臣之言宇文述私役宿卫之罪 化及弑逆独不谒朝堂 母死不哭曰能死国难我有儿矣 续父成梁书 神雀颂
  房彦谦孝 齐州主簿州境肃然 齐主之奔欲匡救不果齐亡归家 隋受禅无仕心韦艺强仕之 书谕贼贼惭惧 勉髙颎考课 长葛令称慈父为天下长吏第一去之日百姓号哭 薛道衡深交 责张衡不正救 弃官隐居 置司隶官起彦谦为之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荐举皆表式弹射无怨  隋政渐乱靡不变节独直道守常介然孤立 谓子𤣥龄曰人皆因禄富我独为官贫遗子孙在清白 尺牍为人所宝
  髙构前后典选莫及 牛𢎞典选擢用必询 道衡作文必呈草 举荐房杜等 滑稽辨给卫𤣥资州山僚解兵归附者十馀万去之日攀恋数百里不绝 征辽与代王侑留守𤣥感围东都𤣥率歩骑七万授之卒与宇文述破之其后抚关中不能救百姓而货赂公行
  杨汪少㓙疏善驱击 长折节勤学 王逹欲求良田荐为左丞汪奏之 为大理一夜究二百馀囚曲尽事情 祭酒百寮就学天下通儒皆萃焉 梁郡屡挫李宻 为王世充用被诛
  宇文述从伐陈平吴㑹 夺宗之计皆述教之赍金宝入京见杨约通于杨素谋废立 因吐谷浑离散逐之雪山空其故地 与苏威同参朝政容止便僻宿卫取则 有巧思 奇物异服进献宫掖 征髙丽大败三十五万五千人还者仅二千七百人 破斩杨𤣥感 子化及
  云定兴女为太子勇妃以奇巧媚述
  虞世基初以雅淡文华著名其后专事逢君贪黩陈主校猎作讲武赋 佣书养亲 炀帝重其才使典机宻 与宇文述等号五贵 承旨为敕日且百纸无所遗谬 帝雁门被围乞重赏格及停征辽既而不行由是称诈 见帝不可諌由是唯务取容 谓鼠窃虽多不足 虑杨义臣破贼乞散其兵 淫侈纳贿 弟世南清贫未尝赡之 化及杀之
  裴蕴逄君之恶 为太常益淫声异技至三万人为户部以貌阅人无得免丁赋 承㫖戮𤣥感之党万馀家 譛杀道衡譛杀苏威 作乱被诛
  裴矩撰西域图记迎帝意 诱西域朝贡 劝大陈中国之盛夸夷狄 帝谓大识朕心 以髙丽遣使于突厥始建征辽之䇿 议分始毕可汗之众召雁门之围 召江都妇女配骁果以安其心迎拜化及 为建徳制朝仪 居常亦廉勤
  桞𧦬晋王引文学之士百馀人充学士𧦬为冠 为文必令润色 帝为文初效庾信及见𧦬文体遂变 顾问应答如响言杂俳谐弥见亲爱帝退朝常终日言宴讽诵至于同榻共席
  来护儿㓜读诗击鼓而慨然灭贼取功名 斩世父仇陶武子 大破髙智慧于浙江穷其馀党帝图其像以进 瀛州善政帝谓国歩未康卿为名将天下无事又为良二千石 从幸江都赐
  牛酒谒墓宴父老 征辽斩髙丽王弟建乘胜追至平壤城下 再征辽闻𤣥感反因亟回师与宇述斩平之 三征辽髙元请降三次皆出海道 请幸江都
  周罗㬋仕陈从吴明彻伐齐跃马突进莫不披靡独全众而归 豫章内史狱讼廷决不关吏手吴世兴讃之或劝其反拒绝之 执笔制诗还如上马入阵不在人后 陈亡降隋 陈主卒衰
  绖送葬 平晋王谅馀党中流矢卒以冦未平柩不肯行 灵坐弓剑自动是日绛州䧟
  樊子盖帝问其清曰臣安敢清止小心不敢纳贿耳朝江都赐米麦使谒墓谒故老 征辽守东都御𤣥感 平绛贼尽焚村坞百姓大骇归首者皆坑之 死见断头鬼前后重沓
  杨义臣破突厥逹头 破汉王谅将李景 平向海公破髙士逹斩张全称帝恶其威名召之贼由是复盛
  麦铁杖日行五百里 为盗没官执御伞每夜至南徐州为盗 多从杨素每战先登 征髙丽先登死之 子孟子江都之难慨然复仇化及杀之
  沈光戏马为天下最 贫 侠 升十丈竿透空而下号肉飞仙 征辽升十五丈竿坠地遇组复上 帝遇害与孟才钱杰复仇麾下数百人皆闘死无一降者
  万俱罗言声闻数百歩 大呼䧟阵出入如飞
  周法尚败陈将樊猛 平桂州盗 平遂州獠帝幸榆林请行宫为方阵四面外拒史祥伐陈出九江道 帝东宫遗书甚念之 破汉王谅于黎阳
  宇文恺有巧思营仁寿宫 营东都皆极侈丽 北巡作千人大帐 观风行殿推移如神 无非长君之恶明堂图议
  阎毗性巧 善书画 増修辇辂 论属车大驾 辽东城下谕贼弓弩乱发辞气自若何稠博识旧物 性巧 为卤簿仪仗 辽水造桥二日而成中夜作八里城迟明而毕王劭博学 专以诡怪符䜟阿媚 言河清 瑞石龟文 符命 皇隋灵感志 乞改汉王谅姓
  袁充亦劭之流 言隋日景长 言上命与阴阳律吕合者六十条 萃天变上事为破突厥之祥杨𤣥感少时人谓其痴 郢州莫敢隐欺 征辽督运黎阳诈称讨来护儿发兵反 至东都宇文述等败之
  诚节刘𢎞泉州御髙智慧至剥树皮为食
  皇甫诞谋杨谅反 与豆卢毓闭城拒谅而死
  㳺元正色拒𤣥感
  冯慈明李宻获而诱之答曰直道事人有死而已不义之言非所敢对 贼帅翟譲诮之勃然曰天子正使除汝辈不幸见获岂从汝活遂死
  张须陁赈饥先开仓而后上状 破王薄 号名将帝令人图形 破裴长才 破秦君𢎞破左孝友与李宻战死
  杨善㑹破斩张金称 时山东能抗贼者唯善㑹七百馀战未尝败负 骂窦建徳死独狐盛化及兵入宿卫皆走盛独骂之而死
  尧君素守河东不从屈突通之招 木鹅浮表逹东都 唐使其妻至城下招之射杀其妻张季珣父祥杨谅兵烧城下拜乞骤雨季珣拒李宻力竭为所得不屈死
  孝义薛浚母老赐舆服几杖四时珍味 隆冬五百馀里跣护归葬 不胜䘮而死帝遣文祭之王颁父生辩为陈武帝所杀 伐陈请行因发武帝冡而焚之
  循吏樊叔略相州攻为天下第一 司农种植皆出人意表 朝廷疑滞辄为评理 无学术与理暗
  合 豪侈食必方丈

  赵轨拾桑甚还邻家 父老酌水奉饯寿州复芍陂 马践禾酬禾主直
  辛公义舆役病者自疗之遂变岷州之俗 狱事未终不还阁
  魏徳深贵芗馆陶争其为令所去悲哭所至鼔舞
  酷吏库狄士文居官清苦 子啖官饼杖之 僮隶无敢出门亲旧绝迹 贾盐菜必于外境 升粟之赃无所贷哭声遍州境闻而捕之哭者弥甚 死家无馀财三子朝夕不继无纳之者
  田式盛气待下 婿登官所楼笞之 奸赃必置之死
  燕劳流血盈前饮啖自若
  赵仲卿 崔𢎞度 元𢎞嗣
  王文同恒山诛豪滑 沙门为佛㑹者皆斩之 帝怒斩之仇人啖其肉咸尽
  儒林元善使陈使者拜 通博在何妥下以醖藉音韵清朗为人所归 妥因讲春秋难之 谓髙颎可
  付社稷后并得罪

  辛彦之掌周议制 与议称为金城阳池 独贡供祭物
  何妥折苏威正读孝经之说 上八事 与苏威相诋 论乐与音 与苏威子论乐奏其朋党刺史箴指斥当世
  房晖逺牛𢎞称为五经库 试经生四五百人无敢餙非
  刘焯古今滞义穷其秘奥 论难蜂起皆不能屈考石经磨灭 诸儒妒之为飞章所谤除名然不行束脩者不教
  刘炫与刘焯闭户读书十年不出 左圆右方口诵目数耳听五事同举 遍直三省不得官县责赋役自陈求试 伪造连山易鲁史记等取赏抚夷论风辽东不可伐 诸郡置学反流外给禀皆发于炫 论往者州唯守丞县唯今具僚则长官自辟今 大悉由吏部 芥皆属考功牛𢎞不用 盗起教授不行自是以业不传后为恨 从贼贼破投县不纳冻饿死 炫名亜于焯称二刘数百年无比 炫河间人 焯信都人
  王孝藉通五经 助王劭修史劭不之礼 省七年课役不免奏记牛𢎞亦知而不调
  文学刘臻精两汉书称汉圣
  虞绰与族人世南等居禁中以文学待诏异鸟铭 坐与𤣥感交变姓名亡匿
  崔儦大书门曰不读五千卷书不得入此室
  孙万寿有不得志诗当时传诵好事者书壁而玩之
  杜正𤣥应对如响下笔成章 杨素恃才傲物仓卒使作鹦鹉赋叹曰此真秀才 髙丽百齐亦传其文称杜家新书
  隐逸李士谦尝毋吐 固辞不仕 贷粟遇歉焚其契丰而偿之不受 论报应 论治盗冝从肉刑张文诩通经 诸儒延为博士及州郡举皆不就事母孝 郷人化其徳 刈其麦者避而与之 邻家墙不直毁旧堵以应之贫不受赈恤时人比之闵子骞原宪
  徐则天台辞榖 尸解此不当入隐逸传
  崔廓里佐屈辱感激入山读书与李士谦交善时号李崔
  艺术庾季才梁灭入周赎俘隶 因灾异戒宇文护归政言隋当受命 观象知迁都 言袁兖日
  长之谬遂得罪

  杨伯丑前知 与何妥论易辞义皆异
  张胄𤣥议历三事与古不同 其一祖冲之于岁终创分四十六年差一度至梁虞𠚳以百八十六年移一度胄𤣥折中为八十三年合尭时与汉历 其二周马顕造景寅元历加减章分进退蚀馀乃推定日胄𤣥乃因二十四气列其盈缩日行迟则月遂日易及行速则月逐日少迟合朔加时以为损益秋分后日行百八十度春分后日行百七十六度 其三自古历朔望交逢不问内外便蚀张賔创有外限但应蚀不蚀未明胄𤣥以月道行黄道内十二日有奇而出又行道外十三日奇而入经黄道谓之交朔望去交前后各十五度以下即当蚀若月行内道则在黄道北蚀多验行外道则在南无由掩映 又超右独异者七事系推五星行度及日月掩蚀
  许智藏秦王俊疾召之医梦亡妃泣明夜又梦入灵府避之智藏至曰病已入心
  万宝常妙逹锺律 因论声调以箸叩食器宫商毕谐 论郑译所定乐亡国之音请以木尺为律以调乐器率下译调二律 撰乐谱论旋宫之法旋宫自汉以来无通者试之应手成曲 雅淡不为时人所好 苏威排之事竟寝闻大常乐淫厉而哀知天下将相杀 时皆习郑声惟宝常归之于雅 贫饿死焚所著书

  古今纪要卷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