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牧宝监序 (倪虽梧)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司牧宝监》序
作者:倪虽梧 清
1697年
本作品收录于《司牧宝监》和《二曲集/28

学以明体面适用也,学苟不适乎用,则空谈性命,卒无补于国计民生,天下后世亦安赖有若人哉。然体之不立,而轻言用,不流于庞杂,即入于偏陂。纵才克肆,应一时而其究也不能无弊。惟体用相为表衷,故“明德”即所以“新民”,“中和”自征诸“位育”。尼山氏以布衣直接帝王之统,问政一章,彰彰明备,非明体适用之标准欤?

关中李中孚先生以圣学自任,虽隐居不仕,而当代名公钜卿以及文人学士,多执弟子礼而受益焉。先生向就常郡骆公之请,于敝乡东林书院倡明大道,学者蔚然奋兴。时虽梧方在成童,未知执经问难。及长而勉就一毡,又以山川修阻,弗获负笈从游。高山仰止,惟深向往之。兹量移武功,密迩先生之庐,亦以职守所羁,未遑请益。丁丑春,摄篆盩厔,始得枢衣晋谒。即其容,穆如也;聆其言,蔼如也;读其书,醇如也。既而山所著《司牧宝监》相示,则言言经济,字字本源,于盘根错节之中,具批却导窍之妙。司牧者得是一编,以为暗室中一炬,则利可兴,弊可除,经可行,权可达,可以因时而补救,可以因地而制宜。

虽梧忝膺民社于饥馑流亡之后,方惴惴焉以弗克负荷是惧,虽学与仕两者俱傀未优,而以仕为学,则道无不贯,敢弗奉为监而宝之哉?噫,先君子尝著《法戒录》一编以训我子孙,亦于居官一途以类相及,而是书尤为专且详焉。惟先生根极性命,体天德王道之全,故出其端绪,攸往咸宜,非空虚无用与泛言术敷者比。于以明体,而体不为无用之体;于以适用,而用不为无体之用。其裨益于世道人心,而因以裨益于国计民生者,岂浅鲜哉!虽梧愿勉为良吏,尤愿以仁人之言公之同好,爰急付之梓,而弁数言于篇首云。

康熙三十六年丁丑夏四月既望,锡山后学倪虽梧谨识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