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书/卷0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静帝 周书
卷九 列传第一

皇后
令狐德棻

列传第二

文帝元皇后 文宣叱奴皇后 孝闵帝元皇后 明帝独孤皇后 武帝阿史那皇后 武帝李皇后 宣帝杨皇后 宣帝朱皇后 宣帝陈皇后 宣帝元皇后 宣帝尉迟皇后 静帝司马皇后

书纪有虞之德,载“釐降二女”;诗述文王之美,称“刑于寡妻”。是知婚姻之道,男女之别,实有国有家者之所慎也。自三代迄于魏晋,兴衰之数,得失之迹,备乎传记,故其详可得闻焉。若娉纳以德,防闲以礼,大义正于宫闱,王化行于邦国,则坤仪式固,而鼎命惟永矣。至于邪僻既进,法度莫修,冶容迷其主心,私谒蠹其朝政,则风化凌替,而宗社不守矣。夫然者,岂非皇王之龟鉴与。

周氏率由姬制,内职有序。太祖创基,修衽席以俭约;高祖嗣历,节情欲于矫枉。宫闱有贯鱼之美,戚里无私溺之尤,可谓得人君体也。宣皇外行其志,内逞其欲,溪壑难满,采择无厌。恩之所加,莫限厮皂;荣之所及,无隔险诐。于是升兰殿而正位,践椒庭而齐体者,非一人焉;阶房帷而拖青紫,承恩幸而拥玉帛者,非一族焉。虽辛、癸之荒淫,赵、李之倾惑,曾未足比其仿佛也。民厌苛政,弊事实多,太祖之祚忽诸,特由于此。故叙其事以为皇后传云。

文帝元皇后,魏孝武帝之妹。初封平原公主,适开府张欢。[1]欢性贪残,遇后无礼,又尝杀后侍婢。后怒,诉之于帝,帝乃执欢杀之。改封后为冯翊公主,以配太祖,生孝闵帝。大统七年,薨。[2]魏恭帝三年十二月,合葬成陵。孝闵帝践祚,追尊为王后。武成初,又追尊为皇后。

文宣叱奴皇后,代人也。太祖为丞相,纳后为姬,生高祖。天和(元)〔二〕年六月,尊为皇太后。[3]建德(二)〔三〕年三月癸酉,崩。[4]四月丁巳,葬〔永〕固陵。[5]

孝闵帝元皇后名胡摩,魏文帝第五女。初封晋安公主。帝之为略阳公也,尚焉。及践祚,立为王后。帝被废,后出俗为尼。建德初,高祖诛晋国公护,上帝尊号为孝闵帝,以后为孝闵皇后,居崇义宫。隋氏革命,后出居里第。大业十二年,殂。

明帝独孤皇后,太保、卫国公信之长女。帝之在藩也,纳为夫人。二年正月,立为王后。四月,崩,葬昭陵。武成初,追崇为皇后。世宗崩,与后合葬。

武帝阿史那皇后,突厥木捍可汗俟斤之女。[6]突厥灭茹茹之后,尽有塞表之地,控弦数十万,志陵中夏。[7]太祖方与齐人争衡,结以为援。俟斤初欲以女配帝,既而悔之。高祖即位,前后累遣使要结,乃许归后于我。保定五年二月,诏陈国公纯、许国公宇文贵、神武公窦毅、南(阳)〔安〕公杨荐等,[8]奉备皇后文物及行殿,并六宫以下百二十人,至俟斤牙帐所,迎后。俟斤又许齐人以婚,将有异志。纯等在彼累载,不得反命。虽谕之以信义,俟斤不从。会大雷风起,飘坏其穹庐等,旬日不止。俟斤大惧,以为天谴,乃备礼送后。(及)纯等设行殿,列羽仪,奉之以归。[9]天和三年三月,后至,高祖行亲迎之礼。后有姿貌,善容止,高祖深敬焉。

宣帝即位,尊为皇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皇太后。二年二月,又尊为天元上皇太后。册曰:“天元皇帝臣赟,奉玺绶册,谨上天元皇太后尊号曰天元上皇太后。伏惟穷神尽智,含弘载物,道洽万邦,仪刑四海。圣慈训诱,恩深明德,虽册徽号,未极尊严。是用增奉鸿名,光缛常礼。俾诚敬有展,欢慰在兹,福祉无疆,亿兆斯赖。”宣帝崩,静帝尊为太皇太后。隋开皇二年殂,年三十二。隋文帝诏有司备礼册,祔葬于孝陵。

武帝李皇后名娥姿,楚人也。于谨平江陵,后家被籍没。至长安,太祖以后赐高祖,后稍得亲幸。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帝太后。[10]七月,又尊为天皇太后。二年,尊为天元圣皇太后。册曰:“天元皇帝臣赟,奉玺绶册,谨上天皇太后尊号曰天元圣皇太后。伏惟月精效祉,坤灵表贶,瑞肇丹陵,庆流华渚。虽率由令典,夙奉徽号,而因心尽敬,未极尊名。是用思弘称首,上昭圣德,敢竭诚敬,永绥福履。显扬慈训,贻厥孙谋。”宣帝崩,静帝尊为太帝太后。隋开皇元年三月,出俗为尼,改名常悲。八年殂,年五十三,以尼礼葬于京城南。

宣帝杨皇后名丽华,隋文帝长女。帝在东宫,高祖为帝纳后为皇太子妃。宣政元年闰六月,立为皇后。帝后自称天元皇帝,号后为天元皇后。寻又立天皇后及左右皇后,与后为四皇后焉。二年,诏曰:“帝降二女,后德所以俪君;天列四星,妃象于焉垂耀。朕取法上玄,稽诸令典,爰命四后,内正六宫,庶弘赞柔德,广修粢盛。比殊礼虽降,称谓曷宜,其因天之象,增锡嘉名。”于是后与三皇后并加(太)〔大〕焉。[11]帝遣使持节册后为天元大皇后曰:“咨尔含章载德,体顺居贞,肃恭享祀,仪刑邦国,是用嘉兹显号,式畅徽音。尔其敬践厥猷,寅答灵命,对扬休烈,可不慎欤。”寻又立(为)天中大皇后,[12]与后为五皇后。

后性柔婉,不妒忌,四皇后及嫔御等咸爱而仰之。帝后昏暴滋甚,喜怒乖度。尝谴后,欲加之罪,后进止详闲,辞色不挠。帝大怒,遂赐后死,逼令引诀。后母独孤氏闻之,诣阁陈谢,叩头流血,然后得免。帝崩,静帝尊后为皇太后,居弘圣宫。

初,宣帝不豫,诏后父入禁中侍疾。及大渐,刘昉、郑译等因矫诏以后父受遗辅政。后初虽不预谋,然以嗣主幼冲,恐权在他族,不利于己,闻昉、译已行此诏,心甚悦之。后知其父有异图,意颇不平,形于言色。及行禅代,愤惋逾甚。隋文帝既不能谴责,内甚愧之。开皇六年,封后为乐平公主。后又议夺其志,后誓不许,乃止。大业五年,从炀帝幸张掖,殂于河西,年四十九。炀帝还京,诏有司备礼,祔葬后于定陵。

宣帝朱皇后名满月,吴人也。其家坐事,没入东宫。帝之为太子,后被选掌帝衣服。帝年少,召而幸之,遂生静帝。大象元年,立为天元帝后,寻改为天皇后。二年,又改为天大皇后。册曰:“咨尔弥宣四德,训范六宫,轩庭列序,尧门表庆,嘉称既降,盛典宜膺。尔其饰性履道,无愆礼正,永固休祉,可不慎欤。”后本非良家子,又年长于帝十馀岁,疏贱无宠。以静帝故,特尊崇之,班亚杨皇后焉。宣帝崩,静帝尊为帝太(皇)后。[13]隋开皇元年,出俗为尼,名法净。六年殂,年四十,以尼礼葬京城。

宣帝陈皇后名月仪,自云颍川人,大将军山提第八女也。大象元年六月,以选入宫,拜为德妃。月馀,立为天左皇后。二年二月,改天左大皇后。册曰:“咨尔仪范柔闲,操履凝洁,淑问彰于远近,令则冠于宫闱。是用申彼宠章,加兹徽号。尔其复礼问诗,披图顾史,永隆嘉命,可不慎欤。”三月,又诏曰:“正内之重,风化之基,嘉耦之制,代多殊典。轩、喾继轨,[14]次妃并四;虞舜受命,厥娶犹三。礼非相袭,随时不无。朕祗承宝图,载弘徽号,自我改作,超革先古。曰天元居极,五帝所以仰崇;王者称尊,列后于焉上俪。且坤仪比德,土数惟五,既缛恒典,宜取斯仪。四大皇后外,可增置天中大皇后一人。天中大皇后爰主粢盛,[15]徽音日跻,肇建嘉名,宜膺显册。”于是以后为天中大皇后。帝崩,后出家为尼,改名华光。

后父山提本高氏之隶。[16]仕齐,官至特进、开府、东兖州刺史、谢阳王。高祖平齐,拜大将军,封(浙)〔淅〕阳郡公。[17]大象元年,以后父超授上柱国,进封鄅国公,除大宗伯。

宣帝元皇后名乐尚,[18]河南洛阳人也。开府晟之第二女。年十五,被选入宫,拜为贵妃。大象元年七月,立为天右皇后。二年二月,改为天右大皇后。[19]册曰:“咨尔资灵姜水,载德涂山,懿淑内融,徽音潜畅。是用加兹宠数,式光践礼。尔其聿修仪范,肃膺显册,祗承休命,可不慎欤。”帝崩,后出俗为尼,改名华胜。初,后与陈后同时被选入宫,俱拜为妃,及升后位,又同日受册,帝宠遇二后,礼数均等,年齿复同,特相亲爱。及为尼后,李、朱及尉迟后等并相继殒没,而二后于今尚存。后父晟,少以元氏宗室,拜开府。大象(末)〔元〕年七月,[20]以后父进位上柱国,封翼国公。 宣帝尉迟皇后名炽繁,蜀国公迥之孙女。有美色。初适𣏌国公亮子西阳公温,以宗妇例入朝,帝逼而幸之。及亮谋逆,帝诛温,进后入宫,拜为长贵妃。大象二年三月,立为天左大皇后。册曰:“咨尔门膺积善,躬表灵贶,徽音茂德,朕实嘉之。是用弘兹盛典,申彼宠章。尔其克慎厥猷,寅答景命,永承休烈,可不慎欤。”帝崩,后出俗为尼,改名华首。隋开皇十五年,殂,年三十。

静帝司马皇后名令姬,柱国、荥阳公消难之女。大象元年二月,宣帝传位于帝,七月,为帝纳为皇后。册曰:“坤道成形,厚德于焉载物;阴精迭运,重光所以丽天。在昔皇王,膺干御历,内政为助,昭被图篆。惟尔门积庆灵,家韬休烈,徽音令范,无背一时。是用命尔,作俪皇极。尔其克励婉心,肃膺盛典,追皇、英之逸轨,庶任、姒之芳尘,袆翟有光,粢盛无怠,虽休勿休,以隆嘉祚。”二年九月,隋文帝以后父拥众奔陈,废后为庶人。后嫁为隋司(州)〔隶〕刺史李丹妻,[21]于今尚存。

史臣曰:孔子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是以周纳狄后,富辰谓之祸阶;晋升戎女,卜人以为不吉。斯固非谬焉。自周氏受命,逮乎高祖,年逾三纪,世历四君。业非草昧之辰,事殊权宜之日,乃弃同即异,以夷乱华。捐婚姻之彝序,求豺狼之外利。既而报者倦矣,施者无厌,向之所谓和亲,未几已成雠敌。奇正之道,有异于斯。于时高祖虽受制于人,未亲庶政,而谋士韫奇,直臣钳口。过矣哉!

历观前载,以外戚而居宰辅者多矣。申、吕则旷代无闻,吕、霍则与时俱盛。倾汉室者王族,丧周祚者杨氏。何灭亡之祸,合若符契焉。斯魏文所以发一㮣之诏也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初封平原公主适开府张欢 张森楷云:“北齐书张忻传卷二0张琼传作‘平阳公主’,‘张欢’作‘张忻’。‘忻’、‘欢’谊同,岂避高欢讳改欤。”按钱氏考异卷四0已指出“齐史避讳,改欢为欣”。
  2. 生孝闵帝大统七年薨 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作“大统十七年”。按卷三孝闵帝纪谓帝以大统八年生,其母不当死在前。当从北史。
  3. 天和(元)〔二〕年六月尊为皇太后 宋本、南本“元”作“三”。卷五武帝纪事在二年,今从纪改。
  4. 建德(二)〔三〕年三月癸酉崩 御览卷一四0六八三页“二”作“三”。按卷五武帝纪叱奴后死于建德三年三月癸酉,御览是,今据改。
  5. 四月丁巳葬〔永〕固陵 “四月”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作“五月”。按卷五武帝纪上葬在五月庚申。又诸本“固”上都有“永”字,与武帝纪合,今据补。
  6. 突厥木捍可汗 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宋本作“木杅”,殿本作“木杆”。考之其他纪载,或作“木汗”周书卷一九杨忠传、卷二八史宁传、卷五0异域传、北史卷六一史宁传,或作“木杆”北史卷一一隋本纪叙杨忠事,卷九九突厥传。隋书卷八四突厥传局本作“捍”,百衲本“杆”“捍”杂出。“杅”为“杆”之误,“汗”“捍”音同,“杆”音亦相近,译音无定字。
  7. 控弦数十万志陵中夏 御览卷一四0六八四页作“控弦十数万,于是陵逼中原”。
  8. (阳)〔安〕公杨荐 卷五武帝纪保定五年、卷三三杨荐传、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阳”都作“安”,今据改。
  9. 乃备礼送后(及)纯等设行殿列羽仪奉之以归 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省作“乃礼送后,纯等奉之以归”。按上文言纯等入突厥迎后,“奉备皇后文物及行殿”,知行殿羽仪乃纯等所设所列,“奉之以归”亦纯等奉之以归。“纯等”二字自应属下读,这里衍“及”字,今据北史删。
  10. 后稍得亲幸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帝太后 钱氏考异卷三二云:“按‘亲幸’之下,当云‘生宣帝。宣帝宣政元年七月尊为帝太后’。”按钱氏实据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补。周书云“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帝太后”,若无先尊为帝太后之文,则“改”字无理,知“亲幸”下有脱文。御览卷一四0六八四页作“高祖幸之,生宣帝。宣帝即位,尊为天元圣皇太后”,也有删节。
  11. 于是后与三皇后并加(太)〔大〕焉 张森楷云:“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太’作‘大’,是。下同。”按张说是,今据改。以下“太皇后”皆迳改“大皇后”,不出校记。
  12. 寻又立(为)天中大皇后 殿本考证云:“按天中大皇后大原作“太”,误,陈月仪也。杨后本册立为天元大皇后,未尝改册为天中大皇后。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立’下无‘为’字,于文义为协。”按考证说是,今据删。
  13. 静帝尊为帝太(皇)后 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太”下无“皇”字。张森楷云:“北史是。”按卷八静帝纪正作“帝太后”,“皇”字衍,今据删。
  14. 轩喾继轨 宋本“轨”作“[𥱍-凡+九”,不成字,当是“范”之讹。
  15. 天中大皇后爰主粢盛 按这是陈月仪由天左改册天中的册文,“爰主粢盛”云云是赞扬陈未改册时的话,疑“中”当作“左”。
  16. 本高氏之隶 殿本考证云:“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作本尔朱兆之隶,未知孰是。”按御览卷一四0六八四页同北史。张森楷云:“二史皆是也。山提初为兆隶,兆使杀己,不从。兆死,转事高欢为苍头。各据一端而言,其实非有二也。”张所云出北齐书卷二五张亮传,卷五0恩幸传。
  17. (浙)〔淅〕阳郡公 张森楷云:“‘浙’当作‘淅’,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正作‘淅’。”按张说是,今据改。
  18. 名乐尚 诸本“乐”都作“药”。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御览卷一四0六八四页作“乐”,疑殿本据北史改。
  19. 改为天右大皇后 殿本考证云:“‘天右’,旧本俱讹作‘天元’。”按殿本当据卷七宣帝纪及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改。局本从殿本。
  20. 大象(末)〔元〕年七月 宋本“末”作“元”。张元济以为作“末”误,云“见帝纪”卷七宣帝纪。按张说是,今据改。但宣帝纪称元晟封公在八月,此作七月,盖误以立皇后之月为封后父之月。
  21. 后嫁为隋司(州)〔隶〕刺史李丹妻 殿本考证云:“‘司州’,诸本俱讹为‘司隶’,今据北史卷一四后妃传下改正”。按隋无司州,隋书卷二八百官志司隶台有刺史十四人,巡察畿外,卷一0礼仪志五轺车条、卷六六房彦谦传、卷六七裴蕴传并见“司隶刺史”,此作“司隶”不误,殿本妄改,今回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