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礼/夏官司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春官宗伯 周礼
夏官司马
秋官司寇 

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夏官司马,使帅其属而掌邦政,以佐王平邦国。政官之属:

大司马,卿一人。小司马,中大夫二人。军司马,下大夫四人。舆司马,上士八人。行司马,中士十有六人,旅下士三十有二人。府六人,史十有六人,胥三十有二人,徒三百有二十人。

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军将皆命卿。二千有五百人为师,师帅皆中大夫。五百人为旅,旅帅皆下大夫。百人为卒,卒长皆上士。二十五人为两,两司马皆中士。五人伍,伍皆有长。一军则二府、六史、胥十人、徒百人。

司勋:上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马质: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贾四人,徒八人。

量人:下士二人;府一人,史四人,徒八人。

小子:下士二人;史一人,徒八人。

羊人:下士二人;史一人,贾二人,徒八人。

司爟:下士二人;徒六人。

掌固:上士二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司险: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史二人,徒四十人。

掌疆:中士八人;史四人,胥十有六人,徒百有六十人。

候人:上士六人,下士十有二人;史六人,徒百有二十人。

环人:下士六人;史二人,徒十有二人。

挈壶氏:下士六人;史二人,徒十有二人。

射人: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服不氏:下士一人;徒四人。

射鸟氏:下士一人;徒四人。

罗氏:下士一人;徒八人。

掌畜:下士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士:下大夫二人,中士六人,下士十有二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诸子:下大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右:上士二人,下士四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虎贲氏:下大夫二十人,中士十有二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十人,虎士八百人。

旅贲氏:中士二人,下士十有六人;史二人,徒八人。

节服氏:下士八人;徒四人。

方相氏:狂夫四人。

大仆:下大夫二人。小臣,上士四人。祭仆,中士六人。御仆,下士十有二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隶仆: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弁师:下士二人;工四人,史二人,徒四人。

司甲:下大夫二人,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司兵: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司戈盾: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四人。

司弓矢:下大夫二人,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缮人:上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槁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戎右:中大夫二人,上士二人。

齐右:下大夫二人。道右:上士二人。

大驭:中大夫二人。

戎仆:中大夫二人。

齐仆:下大夫二人。

道仆:上士十有二人。

田仆:上士十有二人。

驭夫:中士二十人,下士四十人。

校人:中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下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趣马:下士,皂一人;徒四人。

巫马:下士二人;医四人,府一人,史二人,贾二人,徒二十人。

牧师:下士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廋人:下士,闲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圉师:乘一人,徒二人。

圉人:良马匹一人,驽马丽一人。

职方氏:中大夫四人,下大夫八人,中士十有六人;府四人,史十有六人,胥十有六人,徒百有六十人。

土方氏:上士五人,下士十人;府二人,史五人,胥五人,徒五十人。

怀方氏: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合方氏: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训方氏:中士四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形方氏:中士四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山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川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原师: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四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匡人:中士四人;史四人,徒八人。

掸人:中士四人;史四人,徒八人。

都司马:每都上士二人,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八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家司马:各使其臣,以正于公司马。

大司马之职:

掌建邦国之九法,以佐王平邦国:制畿封国,以正邦国;设仪辨位,以等邦国;进贤兴功,以作邦国;建牧立监,以维邦国;制军诘禁,以纠邦国;施贡分职,以任邦国;简稽乡民,以用邦国;均守平则,以安邦国;比小事大,以和邦国。

以九伐之法正邦国:冯弱犯寡,则眚之;贼贤害民,则伐之;暴内陵外,则坛之;野荒民散,则削之;负固不服,则侵之;贼杀其亲,则正之;放弑其君,则残之;犯令陵政,则杜之;外内乱,鸟兽行,则灭之。

正月之吉,始和布政于邦国都鄙,乃县政象之法于象魏,使万民观政象,挟日而敛之。

乃以九畿之籍,施邦国之政职。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

凡令赋,以地与民制之。上地,食者参之二,其民可用者家三人。中地,食者半,其民可用者二家五人。下地,食者参之一,其民可用者家二人。

中春教振旅,司马以旗致民,平列陈,如战之陈。辨鼓铎镯铙之用——王执路鼓,诸侯执贲鼓,军将执晋鼓,师帅执提,旅帅执鼙,卒长执铙,两司马执铎,公司马执镯——以教坐作、进退、疾徐、疏数之节。遂以搜田,有司表貉,誓民;鼓,遂围禁;火弊,献禽以祭社。

中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陈。群吏撰车徒,读书契,辨号名之用,帅以门名,县鄙各以其名,家以号名,乡以州名,野以邑名,百官各象其事,以辨军之夜事。其他皆如振旅。遂以苗田如搜之法,车弊,献禽以享礿。

中秋教治兵,如振旅之陈。辨旗物之用:王载大常,诸侯载旗,军吏载旗,师都载旃,乡家载物,郊野载旐,百官载旟,各书其事与其号焉。其他皆如振旅。遂以猕田如搜之法,罗弊,致禽以祀祊。

中冬教大阅。前期,群吏戒众庶修战法。虞人莱所田之野,为表,百步则一,为三表,又五十步为一表。田之日,司马建旗于后表之中,群吏以旗物鼓铎镯铙,各帅其民而致。质明,弊旗,诛后至者;乃陈车徒如战之陈,皆坐。群吏听誓于陈前,斩牲,以左右徇陈,曰:“不用命者斩之!”中军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司马振铎,群吏作旗,车徒皆作。鼓行,鸣镯,车徒皆行,及表乃止。三鼓,摝铎,群吏弊旗,车徒皆坐。又三鼓,振铎作旗,车徒皆作。鼓进,鸣镯,车骤徒趋,及表乃止,坐作如初。乃鼓,车驰徒走,及表乃止。鼓戒三阕,车三发,徒三刺。乃鼓退,鸣铙且却,及表乃止,坐作如初。遂以狩田,以旌为左右和之门,群吏各帅其车徒以叙和出,左右陈车徒,有司平之;旗居卒间以分地,前后有屯百步,有司巡其前后,险野人为主,易野车为主。既陈,乃设驱逆之车,有司表貉于陈前。中军以鼙令鼓,鼓人皆三鼓,群司马振铎,车徒皆作。遂鼓行,徒衔枚而进。大兽公之,小禽私之,获者取左耳。及所弊,鼓皆骇,车徒皆躁。徒乃弊,致禽馌兽于郊;入,献禽以享烝。

及师,大合军,以行禁令,以救无辜、伐有罪。若大师,则掌其戒令,莅大卜,帅执事莅衅主及军器。及致,建大常,比军众,诛后至者。及战,巡陈视事而赏罚。若师有功,则左执律、右秉钺以先,恺乐献于社。若师不功,则厌而奉主车。王吊劳士庶子,则相。

大役,与虑事属其植,受其要,以待考而赏诛。大会同,则帅士庶子而掌其政令。若大射,则合诸侯之六耦。大祭祀、飨食,羞牲鱼,授其祭。大丧,平士大夫。丧祭,奉诏马牲。

小司马之职:

掌......凡小祭祀、会同、飨射、师田、丧纪,掌其事,如大司马之法。

军司马:阙。

舆司马:阙。

行司马:阙。

司勋:掌六乡赏地之法,以等其功。王功曰勋,国功曰功,民功曰庸,事功曰劳,治功曰力,战功曰多。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大常,祭于大烝,司勋诏之。大功,司勋藏其贰。掌赏地之政令,凡赏无常,轻重视功。凡颁赏地,参之一食,唯加田无国正。

马质:掌质马。马量三物,一曰戎马,二曰田马,三曰驽马,皆有物贾。纲恶马。凡受马于有司者,书其齿毛与其贾。马死,则旬之内更,旬之外入马耳,以其物更,其外否。马及行,则以任齐其行。若有马讼,则听之。禁原蚕者。

量人:掌建国之法,以分国为九州。营国城郭,营后宫,量市朝、道巷、门渠,造都邑亦如之。营军之垒舍,量其市朝、州涂、军社之所里。邦国之地与天下之涂数,皆书而藏之。凡祭祀、飨宾,制其从献脯燔之数量。掌丧祭奠竁之俎实。凡宰祭,与郁人受斝历而皆饮之。

小子:掌祭祀羞羊肆、羊殽、肉豆,而掌珥于社稷、祈于五祀。凡沈辜、侯禳,饰其牲。衅邦器及军器。凡师田,斩牲以左右徇陈。祭祀,赞羞、受彻焉。

羊人:掌羊牲。凡祭祀,饰羔。祭祀,割羊牲,登其首。凡祈珥,共其羊牲;宾客,共其法羊。凡沈、辜、侯、禳、衅、积,共其羊牲。若牧人无牲,则受布于司马,使其贾买牲而共之。

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时变国火以救时疾。季春出火,民咸从之;季秋内火,民亦如之。时则施火令。凡祭祀,则祭爟。凡国失火,野焚莱,则有刑罚焉。

掌固:掌修城郭、沟池、树渠之固,颁其士庶子及其众庶之守;设其饰器;分其财用,均其稍食。任其万民,用其材器。凡守者受法焉,以通守政。有移甲与其役财用,唯是得通;与国有司帅之,以赞其不足者。昼三巡之,夜亦如之。夜三鼜以号戒。若造都邑则治其固,与其守法。凡国都之竟,有沟树之固,郊亦如之。民皆有职焉。若有山川,则因之。

司险:掌九州之图,以周知其山林、川泽之阻,而达其道路。设国之五沟五涂,而树之林以为阻固,皆有守禁,而达其道路。国有故,则藩塞阻路而止行者,以其属守之,唯有节者达之。

掌疆:阙。

候人:各掌其方之道治与其禁令,以设候人。若有方治,则帅而致于朝;及归,送之于竟。

环人:掌致师,察军慝,环四方之故。巡邦国,搏谍贼。讼敌国,扬军旅,降围邑。

挈壶氏:掌挈壶以令军井,挈辔以令舍,挈畚以令粮。凡军事,县壶以序聚柝。凡丧,县壶以代哭者。皆以水火守之,分以日夜。及冬,则以火爨鼎水而沸之,而沃之。

射人:掌国之三公、孤、卿、大夫之位,三公北面,孤东面,卿、大夫西面。其挚:三公执璧,孤执皮帛,卿执羔,大夫雁。诸侯在朝,则皆北面,诏相其法。若有国事,则掌其戒令,诏相其事。掌其治达。

以射法治射仪:王以六耦,射三侯,三获三容,乐以《驺虞》,九节五正;诸侯以四耦,射二侯,二获二容,乐以《狸首》,七节三正;孤、卿、大夫以三耦,射一侯,一获一容,乐以《采𬞟》,五节二正;士以三耦,射豻侯,一获一容,乐以《采蘩》,五节二正。若王大射,则以狸步张三侯。王射,则令去侯,立于后;以矢行告;卒,令取矢。祭侯则为位。与大史数射中。佐司马治射正。祭祀,则赞射牲,相孤、卿、大夫之法仪。

会同、朝觐,作大夫介,凡有爵者。大师,令有爵者乘王之倅车。有大宾客,则作卿大夫从,戒大史及大夫介。大丧,与仆人迁尸,作卿大夫掌事,比其庐,不敬者,苛罚之。

服不氏:掌养猛兽而教扰之。凡祭祀,共猛兽。宾客之事,则抗皮。射则赞张侯,以旌居乏而待获。

射鸟氏:掌射鸟。祭祀,以弓矢驱乌鸢;凡宾客、会同、军旅,亦如之。射则取矢;矢在侯高,则以并夹取之。

罗氏:掌罗乌鸟。蜡则作罗襦。中春,罗春鸟,献鸠以养国老,行羽物。

掌畜:掌养鸟,而阜蕃教扰之。祭祀,共卵鸟。岁时,贡鸟物,共膳献之鸟。

司士:掌群臣之版,以治其政令。岁登下其损益之数,辨其年岁与其贵贱,周知邦国、都家、县鄙之数,卿、大夫、士庶子之数,以诏王治。以德诏爵,以功诏禄,以能诏事,以久奠食,惟赐无常。正朝仪之位,辨其贵贱之等。王南乡,三公北面东上,孤东面北上,卿大夫西面北上;王族故士、虎士在路门之右,南面东上;大仆、大右、大仆从者在路门之左,南面西上。

司士摈:孤卿特揖,大夫以其等旅揖,士旁三揖,王还揖门左,揖门右。大仆前。王入,内朝皆退。

掌国中之士治,凡其戒令。掌摈士者,膳其挚。凡祭祀,掌士之戒令,诏相其法事;及赐爵,呼昭穆而进之。帅其属而割牲,羞俎豆。凡会同,作士从,宾客亦如之。作士适四方使,为介。大丧,作士掌事,作六军之士执披;凡士之有守者,令哭无去守。国有故,则致士而颁其守。凡邦国,三岁则稽士任,而进退其爵禄。

诸子:掌国子之倅,掌其戒令与其教治,辨其等,正其位,国有大事,则帅国子而致于大子,惟所用之。若有兵甲之事,则授之车甲,合其卒伍,置其有司,以军法治之。司马弗正。凡国正,弗及。大祭祀,正六牲之体。凡乐事,正舞位,授舞器。大丧,正群子之服位。会同、宾客,作群子从。凡国之政事,国子存游倅,使之修德学道,春合诸学,秋合诸射,以考其艺而进退之。

司右:掌群右之政令。凡军旅、会同,合其车之卒伍,而比其乘、属其右。凡国之勇力之士能用五兵者属焉,掌其政令。

虎贲氏:掌先后王而趋以卒伍。军旅、会同,亦如之。舍则守王闲。王在国,则守王宫。国有大故,则守王门;大丧,亦如之,及葬,从遣车而哭。适四方使,则从士大夫。若道路不通,有征事,则奉书以使于四方。

旅贲氏:掌执戈盾,夹王车而趋,左八人,右八人。车止,则持轮。凡祭祀、会同、宾客,则服而趋。丧纪,则衰葛执戈盾。军旅,则介而趋。

节服氏:掌祭祀、朝觐,衮冕六人,维王之太常。诸侯则四人,其服亦如之。郊祀,裘冕二人,执戈,送逆尸,从车。

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驱疫。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戈击四隅,驱方良。

太仆:掌正王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掌诸侯之复逆。王视朝,则前正位而退,入亦如之。建路鼓于大寝之门外而掌其政,以待达穷者与遽令;闻鼓声,则速逆御仆与御庶子。祭祀、宾客、丧纪,正王之服位,诏法仪,赞王牲事。王出入,则自左驭而前驱。凡军旅、田役,赞王鼓;救日月,亦如之。大丧,始崩,戒鼓传达于四方,窆亦如之。县丧首服之法于宫门。掌三公、孤卿之吊劳。王燕饮,则相其法。王射,则赞弓矢。王视燕朝,则正位,掌摈相。王不视朝,则辞于三公及孤卿。

小臣:掌王之小命,诏相王之小法仪。掌三公及孤卿之复逆,正王之燕服位。王之燕出入,则前驱。大祭祀、朝觐,沃王盥。小祭祀、宾客、飨食、宾射,掌事如大仆之法。掌士大夫之吊劳。凡大事,佐大仆。

祭仆:掌受命于王,以视祭祀,而警戒祭祀有司,纠百官之戒具。既祭,帅群有司而反命;以王命劳之,诛其不敬者。大丧,复于小庙。凡祭祀,王之所不与,则赐之禽,都家亦如之。凡祭祀致福者,展而受之。

御仆:掌群吏之逆,及庶民之复,与其吊劳。大祭祀,相盥而登。大丧,持翣。掌王之燕令,以序守路鼓。

隶仆:掌五寝之埽除粪洒之事。祭祀,修寝。王行,洗乘石。掌跸宫中之事。大丧,复于小寝、大寝。

弁师:掌王之五冕,皆玄冕、朱里、延、纽、五采缫十有二就;皆五采玉十有二,玉笄朱纮。诸公之缫九就,瑉玉三采,其馀如王之事;缫斿皆就,玉瑱玉笄。王之皮弁,会五采玉綦,象邸玉笄。王之弁绖,弁而加环绖。诸侯及孤卿大夫之冕、韦弁、皮弁、弁绖,各以其等为之,而掌其禁令。

司甲:阙。

司兵:掌五兵五盾,各辨其物与其等,以待军事。及授兵,从司马之法以颁之。及其受兵输,亦如之。及其用兵,亦如之。祭祀,授舞者兵。大丧,𫷷五兵。军事,建车之五兵,会同亦如之。

司戈盾:掌戈盾之物而颁之。祭祀,授旅贲殳、故士戈盾;授舞者兵亦如之。军旅、会同,授贰车戈盾,建乘车之戈盾,授旅贲及虎士戈盾。及舍,设藩盾,行则敛之。

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辨其名物,而掌其守藏与其出入。中春献弓弩,中秋献矢箙。及其颁之:王弓、弧弓,以授射甲革、椹质者;夹弓、庚弓,以授射豻侯、鸟兽者;唐弓、大弓,以授学射者、使者、劳者。其矢箙皆从其弓。凡弩,夹、庚利攻守,唐、大利车战、野战。凡矢,枉矢、絜矢利火射,用诸守城、车战;杀矢、𬭤矢用诸近射、田猎;矰矢、茀矢用诸弋射;恒矢、庳矢用诸散射。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规,诸侯合七而成规,大夫合五而成规,士合三而成规;句者谓之弊弓。凡祭祀,共射牲之弓矢。泽,共射椹质之弓矢。大射、燕射,共弓矢如数并夹。大丧,共明弓矢。凡师役、会同,颁弓弩各以其物,从授兵甲之仪。田弋,充笼箙矢,共矰矢。凡亡矢者,弗用则更。

缮人:掌王之用弓弩、矢箙、矰弋、抉拾,掌诏王射,赞王弓矢之事。凡乘车,充其笼,箙载其弓弩。既射,则敛之,无会计。

槁人:掌受财于职金,以赍其工。弓六物为三等,弩四物亦如之。矢八物皆三等,箙亦如之。春献素,秋献成。书其等以飨工。乘其事,试其弓弩,以下上其食而诛赏。乃入功于司弓矢及缮人。凡赍财与其出入,皆在槁人,以待会而考之,亡者阙之。

戎右:掌戎车之丘革使,诏赞王鼓,传王命于陈中。会同,充革车。盟,则以玉敦辟盟,遂役之。赞牛耳、桃茢。

齐右:掌祭祀、会同、宾客前齐车,王乘则持马,行则陪乘。凡有牲事,则前马。

道右:掌前道车。王出入,则持马陪乘,如齐车之仪。自车上谕命于从车,诏王之车仪。王式,则下前马;王下,则以盖从。

大驭:掌驭玉路以祀。及犯軷,王自左驭;驭下祝,登受辔,犯軷,遂驱之。及祭,酌仆;仆左执辔,右祭两轵,祭軓,乃饮。凡驭路,行以《肆夏》,趋于《采荠》。凡驭路仪,以鸾和为节。

戎仆:掌驭戎车。掌王倅车之政,正其服。犯軷,如玉路之仪。凡巡守及兵车之会,亦如之。掌凡戎车之仪。

齐仆:掌驭金路以宾。朝觐、宗遇、飨食,皆乘金路,其法仪各以其等为车送逆之节。

道仆:掌驭象路,以朝夕、燕出入,其法仪如齐车。掌贰车之政令。

田仆:掌驭田路,以田以鄙。掌佐车之政,设驱逆之车。令获者植旌,及献比禽。凡田,王提马而走,诸侯晋,大夫驰。

驭夫:掌驭贰车、从车、使车,分公马而驾治之。

校人:掌王马之政。辨六马之属,种马一物,戎马一物,齐马一物,道马一物,田马一物,驽马一物。凡颁良马而养乘之:乘马一师四圉,三乘为皂,皂一趣马;三皂为系,系一驭夫;六系为造厩,厩一仆夫;六厩成校,校有左右。驽马三良马之数;丽马一圉,六丽一师;六师一趣马,六趣马一驭夫。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邦国六闲,马四种;家四闲,马二种。凡马,特居四之一。春祭马祖,执驹;夏祭先牧,颁马攻特;秋祭马社,臧仆;冬祭马步,献马,讲驭夫。凡大祭祀、朝觐、会同,毛马而颁之。饰币马,执扑而从之。凡宾客,受其币马。大丧,饰遣车之马;及葬,狸之。田猎,则帅驱逆之车。凡将事于四海、山川,则饰黄驹。凡国之使者,共其币马。凡军事,物马而颁之。等驭夫之禄、宫中之稍食。

趣马:掌赞正良马,而齐其饮食,简其六节。掌驾说之颁。辨四时之居治,以听驭夫。

巫马:掌养疾马而乘治之,相医而药攻马疾,受财于校人。马死,则使其贾粥之,入其布于校人。

牧师:掌牧地,皆有厉禁而颁之。孟春,焚牧;中春,通淫;掌其政令。凡田事,赞焚莱。

廋人:掌十有二闲之政教,以阜马、佚特、教駣、攻驹,及祭马祖、祭闲之先牧,及执驹、散马耳、圉马。正校人员选。马八尺以上为龙,七尺以上为騋,六尺以上为马。

圉师:掌教圉人养马。春除蓐,衅厩,始牧;夏庌马;冬献马。射则充椹质,茨墙则翦阖。

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以役圉师。凡宾客、丧纪,牵马而入陈。𫷷马亦如之。

职方氏:掌天下之图,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与其财用、九谷、六畜之数要,周知其利害。

乃辨九州之国,使同贯利: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其泽薮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其利金、锡、竹、箭,其民二男五女,其畜宜鸟兽,其谷宜稻。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其泽薮曰云瞢,其川江、汉,其浸颍、湛,其利丹、银、齿、革,其民一男二女,其畜宜鸟兽,其谷宜稻。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其泽薮曰圃田,其川荧、雒,其浸波、溠,其利林、漆、丝、枲,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五种。正东曰青州,其山镇曰沂山,其泽薮曰望诸,其川淮、泗,其浸沂、沐,其利蒲、鱼,其民二男二女,其畜宜鸡狗,其谷宜稻麦。河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其泽薮曰大野,其川河、泲,其浸卢、维,其利蒲、鱼,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六扰,其谷宜四种。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其泽薮曰弦蒲,其川泾、汭,其浸渭、洛,其利玉石,其民三男二女,其畜宜牛马,其谷宜黍稷。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其泽薮曰貕养,其川河、泲,其浸菑、时,其利鱼盐,其民一男三女,其畜宜四扰,其谷宜三种。河内曰冀州,其山镇曰霍山,其泽薮曰杨纡,其川漳,其浸汾、潞,其利松柏,其民五男三女,其畜宜牛羊,其谷宜黍稷。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其泽薮曰昭余祁,其川呼池、呕夷,其浸涞、易,其利布帛,其民二男三女,其畜宜五扰,其谷宜五种。

乃辨九服之邦国,方千里曰王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服,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藩服。

凡邦国千里,封公以方五百里,则四公;方四百里,则六侯;方三百里,则十一伯;方二百里,则二十五子;方百里,则百男。以周知天下。凡邦国,小大相维。王设其牧,制其职,各以其所能;制其贡,各以其所有。王将巡守,则戒于四方,曰:“各修平乃守,考乃职事,无敢不敬戒,国有大刑!”及王之所行,先道,帅其属而巡戒令。王殷国,亦如之。

土方氏:掌土圭之法以致日景,以土地相宅而建邦国都鄙。以辨土宜土化之法而授任地者。王巡守,则树王舍。

怀方氏:掌来远方之民,致方贡,致远物,而送逆之,达之以节。治其委积、馆舍、饮食。

合方氏:掌达天下之道路,通其财利,同其数器,壹其度量,除其怨恶,同其好善。

训方氏:掌道四方之政事,与其上下之志,诵四方之传道。正岁,则布而训四方,而观新物。

形方氏:掌制邦国之地域,而正其封疆,无有华离之地。使小国事大国,大国比小国。

山师:掌山林之名,辨其物与其利害,而颁之于邦国,使致其珍异之物。

川师:掌川泽之名,辨其物与其利害,而颁之于邦国,使致其珍异之物。

原师:掌四方之地名,辨其兵陵、坟衍、原隰之名物之可以封邑者。

匡人:掌达法则,匡邦国而观其慝,使无敢反侧,以听王命。

掸人:掌诵王志,道国之政事,以巡天下邦国而语之;使万民和说而正王面。

都司马:掌都之士庶子及其众庶、车马、兵甲之戒令。以国法掌其政学,以听国司马。家司马,亦如之。

 春官宗伯 ↑返回顶部 秋官司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