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两京城坊考/0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唐两京城坊考
卷二
卷三 

卷二[编辑]

○西京[编辑]

△外郭城[编辑]

外郭城,隋曰大兴城,唐曰长安城,亦曰京师城。前直子午谷,后枕龙首山,左临灞岸,右抵澧水。东西一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旧书地理志》云:长六千六百六十五步。按当作“六千五百九十五步”。南北一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地理志》:广五千五百七十五步。周六十七里,《地理志》:周二四千一百二十步。其崇一丈八尺。开皇二年筑。永徽四年,率天下口税一钱,更筑之。开元十八年四月,筑西京外郭。南面三门:正中明德门,北当皇城朱雀门,南出抵终南山八十里。东启夏门,门外西南二里有圜丘及先农、耕田二值。按《长安图》,东南角有进芳门。西安化门。东面三门:北通化门,门东七里长乐坡上有长乐驿,下临浐水。至德二载,改为达礼门。《两京道里记》曰:通化门改达礼门,识者曰:“三年之丧,天下达礼,非嘉名。”三年而玄、肃晏驾,还复旧名也。裴度、李吉甫、李光头之出镇,天手皆御此门送之。李义琰致仕归东都,公卿饯于此门外。中春明门,当门外有汉太子太傅萧望之墓。南延兴门。同昌公主葬,懿宗与郭淑妃御延兴门哭送。按《通鉴》《隋纪》,李渊迁馆于安兴坊。胡身之注:安兴坊盖在安兴门外。又引《雍录》,长安城东面三门,有安兴。是延兴先为安兴,不知何时改。西面三门:北开远门,德宗避朱,僖宗避黄巢,皆由此门出。《南部新书》:开远门外立堠,云西去安西九千九百里,示戎人不为万里之行。中金光门,西出趣昆明池。南廷平门。李光弼薨,诏宰臣送于此门外。北面即禁苑之南面也,三门皆当宫城西。中景曜门,东芳林门,隋曰华林门,北人苑。《旧书高士廉传:》诛隐太子,士廉率吏卒驰至芳休门。元和十三年,西市百姓于芳林门置无遮僧斋。西光化门。西北出趣汉故城。郭中南北十四街,东西十一街,其间列置诸坊,隋炀改坊为里,海里置里司一人,官从九品下。至义宁初废。《雍录》:每坊皆有门,自东西以出横街,而坊北无门。其说曰,北出即损断地脉,此厌胜术也。隋文帝多忌讳,故有司希意如此。按此说非也。吕太临《长安图》云:皇城之南三十六坊,各东西二门,纵各三百五十步。中十八坊,各广三百五十步。外十八坊,各广四百五十步。皇城左右共七十四坊,各四门,广各六百五十步。南六坊,纵各五百五十步。北六坊,纵各四百步。市居二坊之地,方六百步,面各二门。四面街各广百步。有京兆府万年、长安二县,所治寺观、邸第、编户错居焉。城中一百八坊。韦述《记》曰:其中有折街府四,僧寺六十四,尼寺二十七,道士观十,女观六,波斯寺二,胡袄祠四。隋大业初有寺一百二十,谓之道场;有道观十,谓之玄坛。天宝后所增不在其数。当皇城南面朱雀门,有南北大街曰朱雀门街,东西广百步。南出郭外之明德门,自朱雀门至明德门,九里一百七十五步。万年、长安二县以此街为界,万年领街东五十四坊及东市;长安领街西五十四坊及西市。皇城之东尽东郭,东西三坊。皇城之西尽西郭,东西三坊。南北皆一十三坊,象一年有闰。每坊皆开四门,有十字街四出趣门。皇城之南,东西四坊,以象四时。南北九坊,取则《周礼》九逵之制。隋《三礼图》见有其像。朱雀街东第一坊,东西三百五十步。第二坊,东西四百五十步。次东三坊,东西各六百五十步。朱雀街西准此。皇城之南九坊,南北各三百五十步,皇城左右四坊,从南第一、第二坊,南北各五百五十步。第三坊、第四坊,南北各四百步。两市各方六百步,四面街各广百步。

万年县所领朱雀门街之东,从北第一兴道坊。[编辑]

景龙三年,以驸马都尉武攸暨父名改曰瑶林坊。景云元年复旧。《朝野众载》:开元八年,京兴道坊一夜陷为池,没五百家。按事不见他书,未可信。

西南隅,至德女冠观。开皇六年立。《唐语林》:宣宗微行至德观,有女道士盛服浓妆者,赫怒,归宫立召左街功德使宋叔康,令尽逐去,别选男子二人住持其观。太平公主宅。没官后,赐散骑常侍李令问居之。吏人宅。《尚书故实》:郭侍即承嘏初应举,误纳试卷,一老吏为换出。承嘏归亲仁坊,自以钱三万送谐兴道里酬之。旅馆。《广异记》:岐州佐史尝因事至京,停兴道里。《干腰子》:陇西李僖伯,元和初调选,时上都兴道里假居,早往崇仁里访同选人。忽于兴道东门北下曲马前见一短女人服孝衣,约长三尺已来,咄咄似有所尤。如此两日,稍稍人多,只在崇仁北街。居无何,僖伯自省门东出,及景风门,见广衢中人闹已万万,如东西隅之戏场大围之,有一小儿突前牵其幂首布,遂落,见三尺小青竹挂一髑髅。金吾以其事上闻。

次南开化坊。[编辑]

半以南,大荐福寺。寺院半以东,隋阳帝在藩旧宅,武德中赐尚书左仆射萧璃为西园。后璃子锐尚襄城公主,诏别营主第。主辞以姑妇异居有关礼则,因固陈请,乃取园地充主第。又辞公主荣戟,不欲异门,乃并施踽之院门。襄城薨后,官市为英王宅。文明元年,高宗崩后百日,立为大献福寺,度僧二百人以实之。天授元年,改为荐福寺。中宗即位,大加营饰。自神龙以后,翻译佛经并于此寺。寺东院有放生池,周二百馀步,传云即汉代洪池陂也。《名画记》。荐福寺额,天后飞白书。寺内有吴道玄、张躁、毕宏画。常东名《思恒律师志铭》:律师终于京大荐福寺。王维有《大荐福寺道光禅师塔铬》,又有《荐福寺光师房花药持序》。张又新《煎茶水记》云:与同年期于荐福寺,余与李德垂先至,憩西厢元鉴宅。又任华有《荐福寺后院送辛屿尉洛郊序》,曹松有《荐福赠白上人诗》。按唐时官赐锟者为寺,私造者为招提、兰若,又谓之山台、野邑。《南即新书》:长安戏场多集于慈恩,小者在青龙,其次荐福、永寿。西门之北,法寿尼寺。开皇六年立。太傅盖文达宅。于志宁《盖文达墓碑》:薨雍州开化坊里第。右武卫将军柳嘉泰宅。郑纳《柳嘉泰碑》:终于长安开化里之私第。国子祭酒韩洄宅。尚书左仆射令狐楚宅。按《酉阳杂俎》,楚宅在开化坊,牡丹最盛。而李商隐诗多言晋阳里第,未详。户部尚书马总宅。河东节度使、兼侍中李光颜宅,《旧书李光颉传:赐开化里第。尚书吏部侍即沈传师宅。杜牧沈传师行状:于京师开化里致第”价钱三百万,讫二镇牵率满之,及在之“。周身之饰易以任器。前司徒、兼侍中崔垂林宅。旧本作“崔垂休”。开府仪同三司、守司空、魏国公崔允宅。《通鉴》:崔允居第在开化坊。

次南安仁坊。[编辑]

本名安民,永徽元年改。

西北隅,荐福寺浮图院。院门北开,正与寺门隔街相对。景龙中,宫人率钱所立。柳宗元鹃说:有鸷曰鹘者,巢于长安荐福浮图有年矣。东南隅,赠尚书左仆射刘延景宅。坊西南,汝州刺史王昕宅。延景即牢王宪之外祖,昕即薛王业之舅,皆是亲王外家。甲第并列上,京城美之。万春公主宅。玄宗第二十五女,初降杨朏,又嫁杨锜户部尚书、兼殿中监章仇兼琼宅。前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载宅。《谭宾录》曰:元载城中开南北二甲第,又于近郊起亭榭,帷帐什器皆如宿设。城南别墅凡敷十所,婢仆曳罗绮二百馀人。《杜阳编》曰:载宅有芸辉堂。芸辉,香草名也,出于阗国。《唐实录》曰:殿元载祖及父母坟墓,断棺弃柩,及焚殿载私庙木主,并殿大宁、安仁里二宅,充修葺百司廨宇,污宫之义也。又贬同州刺史永晦为澧州员外司马。晦尝任号州刺史,率百姓采卢氏山木为载造东都私第故也。义成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上谷郡王张孝忠宅。权德舆孝忠夫人谷氏神道碑:夫人终安仁里私第。太子右庶子崔造宅。权德舆崔公夫人柳氏拊葬墓志:故相国安乎公夫人河东县君,考终命于京师安仁里。太子宾客、燕国公于𬱖宅。权德舆《卫国夫人李氏墓志》:薨于安仁里第。夫人即于公之妻。武昌军节度使元稹宅。按《唐诗纪事》,元稹《赠毛仙翁诗序》:仙翁谓余曰:“入相之年,相候于安仁里。”余拜而言曰:“果如仙约,然香拂榻以俟云驾焉。”《云模友议》亦言安仁元相国,是元稹入相时居此里。太保致仕、岐国公杜佑宅。《旧书杜佑传》:甲第在安仁里。权德舆《杜佑墓志》:启手足于京师安仁里。按杜牧《上宰相求湖州》第二启:某幼孤贫,安仁旧第置于开元末,有屋三十间而已。元和末,酬偿息钱,为他人有,因此移去。八年中凡十徙其居,奔走困苦,无所容归,于廷福私庙支拄敲坏而处之。然牧自撰墓铭云:某月某日终于安仁里。是其后仍得旧居也。

次南光福坊。[编辑]

隋有圣经寺,大业七年废。

坊东南隅,旧有永寿公主庙。公主,中宗第五女,降章镞,早薨。景云中废庙,赐姜咬为鞠场。皎宅在庙北隔街,旧窦怀贞宅,怀贞诛后,赐皇后妹夫窦庭芳。骊州流人窦参宅。《唐语林》相国窦参居光福里第。检校司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魏国公贾耽宅。郑馀庆贾耽碑:终于光福里第。翰林学士李必宅。《通鉴》:征李泌于衡山,赐第于光福坊。右卫上将军、南充郡王伊慎宅。权德舆伊慎碑:薨于光福里。太子宾客刘禹锡宅。刘禹锡有《酬郑州权舍人见寄诗注》:舍人旧宅光福里,时忝东楚。礼部尚书、同平章事权德舆宅。权德舆《殇孙进马墓志》:夭于光福里。又《独孤氏亡女墓志》:故秘书少监、赠绛州刺史独孤郁妻天水权氏寝疾,终于京师光福里。盖终于母家也。周皓宅。白居易有《宴周皓大夫光福宅诗,》又《题周皓大夫新亭子二十二韵》。兴元尹、兼同平章事、充山南西道节度使王起宅。《旧书王播传》:京城光福里第,王起兄弟同居,斯为宏敞。

次南靖善坊。[编辑]

大兴善寺,尽一坊之地。初曰遵善寺。隋文承周武之后,大崇释氏,以收人望。移都先置此寺,以其本封名焉。神龙中、韦庶人追赠父贞为邓王,改此寺为酆国寺,景云元年复旧。《寺塔记》云: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崴旱时,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以三藏役龙,意其枝必有灵也。东廓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果脂不可浣。昭国郑相恶其汗,谓素曰:“弟子为伐此树,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戏祝曰:“我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为人所恶。来崴若复有汗,我必薪之。”自是无汗。天王阁,长庆中造。本在春明门内,与南内连墙。其形高大,为天下之最。大和二年,敕移就此寺,拆时腹中得布五百端,漆数十筒。寺有左顾蛤像、于阗玉佛菩萨像。《名画记》:寺有刘焉、尹琳、吴道玄画。行香院堂后壁有梁洽画双松,发塔内有隋朝舍利旃檀像,堂中有隋时写《时非时经。》

次南兰陵坊。[编辑]

东南隅,天官尚书韦待价宅。宅西,工部尚书李珍宅。汝州鲁山县令皇甫枚宅。《三水小牍》:咸通辛卯岁,皇甫元真来京师,寓于玉芝观之上清院。皇甫枚时居兰陵里第,日与相从。忠武军节度使曲环家庙。太子宾客、燕国公于顿家庙。权德舆《于公先庙碑》:元和五年,相国司空燕国公立新庙于京师兰陵里。李舍人宅。杨巨源有《送李舍人归兰陵里诗》。萧氏池台。详下永宁坊殷保晦宅下。

次南开明坊。[编辑]

自兴善寺以南四坊,东西尽郭,率无第宅。号时有居者,烟火不接,耕垦种植,阡陌相连。

光明寺。

次南保宁坊。[编辑]

吴天观,尽一坊之地。贞观初为晋王宅。显庆元年,为太宗追福,立为观。高宗御书额,并制《叹道文》。《唐语林》:京中吴天观厨后井,俗传与惠山泉脉通。李卫公取诸流水称量,惟惠山与吴天等。独孤及《新平长公主故季女姜氏墓志》:姜氏卒于京师吴天观。

次南安义坊。[编辑]

坊南抵京城之南面,西南通明德门。

贞顺武皇后庙。《礼阁新仪》曰:开元二十五年立庙,乾元之后祠享遂绝。

右朱雀门街东第一街,九坊。

朱雀门街东第二街,北当皇城南面之安上门。街东从北第一务本坊。景龙三年,以驸马都尉杨慎交父名嘉扣,改为五楼坊。景云元年复旧。[编辑]

半以西,国子卧,监东开街若两坊,街北抵皇城南,尽一坊之地。监中有孔于庙,贞观四年立。按《开成石经》旧书在务本坊,盖立于国子监也。领国子监、太学、四门、律、书、算六学。《唐语林》:天宝中,中学增置广文馆,在国学西北隅,与安上门相对。按国学之北即安上门。坊内南街之北,先天观。景龙三年,韦庶人立为翊圣女冠观,景云元年改景云观,天宝八载改焉龙兴道士观,至德三载改先天观。本司空、梁国公房玄龄宅。杜光庭《历代崇道记》:乾元二年,于务本坊先天观圣祖院获黑髭老君之像。左龙武军统军、归诚郡王程怀直宅。德宗赐怀直务本里宅,详安业里下。河中节度使、兼中书令、延德郡王张茂昭宅。权德舆张茂昭墓志:太尉、兼中书令、延德邪王自河中来朝,发疡,薨于京师务奉里第。左散骑常侍于德晦宅。岭南节度判官宗羲仲宅。豆卢诜宗义仲碑:捐馆于上京务本里第。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卢钧宅。《太平广记》引《神仙感遇传》:卢公还京,署盐铁判官。夏四月,于务奉东门道左见王山人至卢宅。西川、齐州进奏院。《通鉴:》朝集使京师无邸,率僦屋与商贾杂居。贞观十七年,始命有司为之作邸。《旧纪》:大历十二年五月甲寅,诸道邸务在上都名曰留后,改为进奏院。按进奏院有官居之。郭子仪《祭贞欲皇后文》“遣上都进奏院官传涛”是也。《演繁露》引《宋会要》云:唐藩镇皆置郏ī师,谓之上都留候院。则“留后”当作“留候”旅舍。《羯鼓录》:广德中,蜀客前双婉县丞李琬调集至长安,僦居本里。鬼市。《辇下岁时记》曰:俗说务奉坊西门是鬼市,或风雨曛晦,皆闻其喧聚之声。秋冬夜多闻卖干柴,云是枯柴精也。又或月夜闻鬼吟:“六街鼓绝行人歇,九衢茫茫空有月。”有和者云:“九卫生人何劳劳,长安上尽槐根高。”

次南崇义坊。[编辑]

《按《通鉴》,甘露之变,右神策军获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于崇义坊,析之。

盐焰常平院。按司空图避贼常平仓下,盖即此常平院也。详下司空图宅。坊内横街之北,招福寺。乾封二年,睿宗在藩所建,奉隋正觉寺。寺南北门额并睿宗所题。《寺塔记》:正觉寺,园初毁之,以其地立第赐诸王,容宗在藩居之。乾封二年,移长宁公主佛堂于此,重建比寺。长安二年,内出等身金铜像一铺并九部乐,南北两门额,上与吱、薛二王亲送至寺。彩乘象舆,羽卫四合,街中馀香数日不散。景龙二年,诏寺中别建圣容院,是睿宗在青宫真容也。先天二年,敕出内库钱二千万,巧匠一千人,重修之。圣容院门外鬼神数壁,自内移来,画迹甚异,鬼所执野鸡似觉毛起。库院鬼子母,贞元中李真画。蜀王、西合祭酒萧胜宅。见胜墓志。西南隅,太子左庶子、驸马都尉苏勖艺。后为英王园,其地湫下,无入居。勖尚高祖女南昌公主。南街之北,博陵郧王崔元𬀩宅。宅西,秘书监马怀素宅。刑部尚书韦坚宅。赠太尉段秀实宅。德宗所赐。宣宗大中十年,诏秀实崇义坊宅诸院典在人,上计钱三千四百七十五贯,宜赐庄宅钱收赎,仍令鸿胪少卿段文楚追贴舍人计会。尚圭曰左仆射宝易直宅。《明皇杂录》曰:奉中书令崔圆宅,禄山盗国,王维、郑虔、张通皆处于贼庭。泊克复,俱囚于宣阳里杨国忠之旧宅,崔阅因召于私第令画,各有数壁。当时皆以圆勋贵无二,望其救解,故运思精巧,顿极能事。其后皆得宽典,至于贬谪,悉获善地。其第鬻于易直,大和中画尚存。剑南东川节度使王承业宅。武浚之孙,士贞子也。王楚材按:《旧书》,王武俊四子:士真,士清,士平,士则。然则士贞盖即士真。士真五子:承宗,承元,承通,承迪,承荣。承宗惟为成德军节度使,未尝节度韧南“承业”盖“承荣”传写之为。太常寺协律即李贺宅。见贺集《申胡子缄栗歌序》:申胡子,朔客李氏之苍头也。李氏亦世家子,吾与对舍于长安崇义里。前进士司空图宅。司空图《段章传》。广明庚子岁冬十二月,寇犯京,图寓居崇义里,九日自里豪杨琼所转匿常平仓下。兴元、鄜坊、易定进奏院。

次南长兴坊。[编辑]

隋有灵感观,武德初废。唐会昌五年,诏皇城南六坊内不得置私庙,其朱雀街缘是南郊御迹,至明德门夹街两面坊及曲江侧近亦不得置,馀围外深僻坊并无所禁。初,武宗行礼南郊,见天街左右诸坊有人家私庙,遂令禁断。中书门下奏:朱雀门至阴德门凡有九坊,其长兴坊是皇城南第三坊,便有朝官私庙,实则逼近宫阙。自威远军向南三坊,俗称围外地,至闲僻,于此置庙,无所妨碍。从之。《南部新书》:贞元元年十一月,京兆奏:有人于长兴坊得玉玺,文曰“天子信玺”。

礼宾院。院在坊之北街,元和九年六月置。按院即礼会院,自崇仁坊移此。敬宗初又废,以赐教场。乾元观。《代宗实录》曰:大历十三年七月,以泾原节度使璘宅作乾元观,道士四十九人。其地在皇城南长兴里,初创是宅,重价募天下巧工营缮,屋宇宏丽,冠绝当时,璘临终献之。代宗以其当王城,形胜之地,墙宇新洁,遂命为观,以追远之福,上资肃宗,加乾元观之名。乾元,肃宗尊号也。《按代宗实录》以为璘献为观,《德宗实录》与《德宗纪》皆云帝命殿之,未详孰是。左领军府大将军房仁裕宅。房仁裕母《李夫人碑》:薨于长兴坊之第。东北隅,侍中、驸马都尉杨师道宅。师道尚高祖第五女长广公主。宅地后分裂为左监门大将军韩琦、尚书刑部侍郎崔玄童、荆府司马崔光意等居。坊内横街之南,中书令张嘉贞宅。本太常少卿崔旧知宅,《唐书》曰:贞元中,裴延龄为德阳郡主治第,时。将降郭𫓩,延龄令嘉贞之子徙所置庙,德宗不许。《长安志》引韦述记云:廷龄所徙乃嘉贞家庙,嘉贞宅在思顺里。今无思顺坊,未祥。宅西,太子宾客元行冲宅。次北隔街,礼部尚书致仕王邱宅。纪国大长公主宅。肃宗第五女,始封宜宁,降郑沛。吕温公主墓志:肃踪第二女,薨于长兴里之私第。汉阳大长从公主宅。顺宗长女,即德阳郡主也,降郭𫓩。河南尹、驸马都尉郑颢宅。《旧书郑𬘡分传》:郑颢尝为诗序曰:去年寿昌节赴辚德殿上寿回,憩于长兴里第。按颢尚宣宗长女寿公主。同平章事、驸马都尉于琮宅。琮尚宣宗第四女广德公主。工部尚书致仕、晋昌郡王辛京呆宅。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杜鸿渐宅。鸿渐于长兴第崇饰门馆,赋诗曰:“常愿追禅侣,安能挹化源。”朝士多和之。太子右庶子韦聿宅。权德舆韦聿墓志:以官寿殁于长兴里。国子祭酒郑伸宅。贞元时人。礼部侍即裴士淹宅。《酉阳杂俎》:开元末,裴士淹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众香寺,得白牡丹一窠,植于长兴私第。当时明公有裴给事宅看牡丹诗。镇海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路随宅。河南节度使王宅。《旧书王璠传》:李训败之日,璠归长兴里第,为禁军所捕。左神武统军史宪忠宅。赠太原郡夫人王氏宅。王维《工部杨尚书夫人王氏墓志》:奄归大寂于长兴里之私第。户部尚书李亘宅。《旧书李传》:垣为户部尚书;岘为吏部尚书,知政事;峄为户部侍郎,银青光禄大夫。兄弟同居长兴里第。两国公,门十六载;一三品,门十二载。荣耀冠时。镇州进奏院。毕罗店。《酉阳杂俎》:柳璟知举年,有国子监明经书梦倚徙于监门,有一人负衣囊访问明经姓氏,明经语之,其人遂邀入长兴里毕罗店常所过处。梦忽觉,见长兴店子入门曰:“即君与客食毕罗,计二斤,何不计直而去也?“明经大骇,解衣质之。旅馆。《酉阳杂俎》:段成式元和中假居在长兴里。

次南永乐坊。[编辑]

按“永乐”,《旧书裴度传》作“平乐”。

西南隅,废明堂县廨。总章元年,分万年县置。其廨地本越王贞宅,长安三年废,还万年。后以其廨地赐驸马都尉裴巽。县东,清都观。开皇七年,道士孙昂为文帝所重,常白开道,恃为立观。本在永兴坊,武德初徙于此地,本隋宝胜寺。观东,永寿寺。景龙三年,中宗为永寿公主立。按光福坊有永寿公主庙。元稹《答姨兄胡灵之诗》注:灵之寓居永乐南街庙中。疑即此寺也。《名画记》:永寿寺有吴道玄画。坊内横街之北,资敬尼寺。开皇三年,大保、薛国公长孙览为其父立。按《旧书元载传》:裁得罪,其女资敬寺尼真一收入掖庭。又《韩谌环传》:李广弘者,落发为僧,舍于资敬寺尼智因之室,以酒食结殿前射生将韩钦绪等,同谍为逆。东南隅,左丞相、燕国公张说宅。本侍中王德贞宅,说大加修葺焉。《常侍言旨》曰:洪师与冰置永乐东南第一宅有永巷者,戒曰:“此宅西北隅跟是王地,慎勿于此取土”越月洪又至,谓燕公曰:“此宅气候忽然索漠,恐必甚有取土于西北隅者。”公与拱偕行至宅两北隅,果有取土坑三数坑,皆深丈馀。洪大惊曰:“祸事!令公富贵一身而已,更二十年外,诸郎君皆不得天年。”燕公大骇曰:“填之可乎?”洪曰:“客土无气,与地脉不相连,今欲填之,亦犹人有疮瘤,纵以他肉补之,终无益也。”燕国公子均、垍皆为禄山委任,克复后,均赐死,垍长流之。东门之南,夏官尚书王璇宅。兵部尚书、判户部事王绍宅。李绛王绍碑:终永乐里私第。司徒、中书令、晋国公裴度宅。《唐实录》曰:度自兴元请朝观,串相李逢吉之徒百计隳沮。有张权舆者,既为嗾犬,尤出死力,乃上疏云:“度名溅图识,宅据冈原,不召而来,其意可见”盖常有人与度作识词云。:“非衣小儿缓其复,天上有口被驱逐。”言度曾征讨淮西,平吴元济也。又帝城东西横豆六冈,符《易》象《干》卦之数,度永乐里第偶得第五冈,故权舆以为词,尽欲成事,然竞不能动摇。大理卿崔升宅。崔升妻郑氏基志:终于京兆府永乐里之私第。左监门街上将军李思忠宅。武宗会昌三年,嗢没斯内属,赐李姓,名恩忠,命为左监门卫上将军,兼抚王传,赐第永乐坊。尚书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萧寅宅。冀州刺史苏遏宅。《传异志》:天宝中,长安永乐里有一凶宅,居者皆破,后复无人住,其舍宇惟堂厅存。有抉风苏遏,苦贫穷,乃以贱价与本主质之。至夕,自据一榻,当堂铺设而寝。忽见东墙下有赤物如人形而叫曰“咄”,西墙下有物应曰“诺”。遏乃于西墙下掘,入地三尺,见一朽柱,当心木如血色,其坚如石。又于东墙下掘,近一丈,见一方石,阔一丈四寸,长一丈八寸,上以篆书曰“夏天平紫金三十斤,赐有德者”。又掘丈馀,得一铁瓷,开之得紫金三十斤。送烂木于昆明池,遂闭户读书。三年,为范阳请入幕。七年,内获冀州刺史。其宅更无事。前京兆尹杨凭别宅。详下永宁里。侍中王圭家庙。《南部新书》;贞观六年,文皇为王圭置庙于永乐坊东北角。赵嘏宅。按赵嘏有《下第后归永乐里自题》二首。崔生宅。《博物志》:博陵崔书生,住长安永乐里。古冢。在坊内横街之中。李济翁《资暇集》云:永乐坊内古冢,今人皆呼为东王公墓。有祠堂加共上,俗以祈祀,称造化东王公,大谬也。案韦氏《两京新记》云:未知姓名,时人误为东方朔墓也。当时人已误,今又转东方朔为东王公,后代必更转为东里子产矣。

次南靖安坊。[编辑]

按“靖”或作“静”。罗隐《陆生东游序》,余穷弃长安中二三年,时时于游骋间面人,一年遇生于靖安里中。

乐府。隋置,在崇敬尼寺东。西南隅,崇敬尼寺。本僧寺,隋文帝所立,大业中废。龙朔二年,高宗为高安长公主立为尼寺。高宗崩后改为宫,以为别庙,后又为寺,咸宜公主宅。玄宗第二十二女,初嫁杨洄,又嫁崔高。太子宾客崔伦宅。殿中少监唐昭宅。女端墓志:女子安端,盖尽中少监唐昭之第三女也,终于京兆静安里之第。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武元衡宅。《旧书》《武元衡传》:元衡宅在静安里。元和十年六月三日,将朝,出里东门,贼射之中肩。又有匿树阴突出者,以棓击元衡左股,乃持元衡马东南行十馀步,害之。及众呼偕至,持火照之,见元衡已踣于血中。即元衡宅东北隅墙之外。尚书吏部侍郎韩愈宅。皇甫湜作神碑,李翱作行状,皆言愈薨靖安里第。《昌黎集息国夫人墓志》云:乞铭于其邻韩愈。按夫人为灵州节度使李乐妻,则乐宅亦当在此里。刑部侍郎刘伯刍宅。按刘伯刍又有安邑坊宅,见安邑坊下。郴州司马李宗闵宅。《宣室志》:唐丞相李宗闵当退朝于靖安里第,其榻前有熨斗忽跳掷久之。《唐语林》:元和已来宰相,有两少师,故以所居别之。永宁少师固言,靖安少师宗闵也。水部郎中张籍宅。张籍《移居靖安坊答元八郎中诗》云:“长安寺里多时住。”按籍先居延康里,见白居易诗,后寓居寺中,又移居靖安也。武昌军节度使元稹宅。白居易《寄微之诗》:“树依兴善老,草傍靖安衰。”注云:微之宅在靖安坊,西近兴善寺,按兴善寺在靖善坊,靖善东与靖安邻,故元宅西兴之接也。元集亦有《靖安穷居诗》,又《答姨兄胡灵之诗》注云:予宅在靖安北街。微之宅中有辛夷两树,乐天与微之常游息其下,亦见《长庆集》诗注。按微之有宅已见安仁坊,盖又移居安仁也。检校司空、邠州刺史、邠宁节度使程执恭宅。《旧书》《程怀直传》:子执恭,至京师,表辞戎帅。以靖安里私第侧狭,赐地二十亩,令广其居,给事中萧直宅。独孤萧直墓志:终于靖安里正寝韩国贞穆公主庙。《礼阁新仪》曰:德宗女,自唐安公主追册,贞元十七年衬庙。旅舍。穆员《河南少尹裴济墓志》:卒于京师靖安里之旅舍。

次南安善坊。[编辑]

尽一坊之地为教弩场。隋明堂在此坊。高宗时,并此坊及大业坊之半立中市署,领口马牛驴之肆。然已偏处京城之南,交易者不便,后但出文符于署司而已,货鬻者并移于市。至武太后末年,废为教弩场,其场隶威远军。按威远军当即在此坊。元稹诗注:予宅又南邻弩营。

次南大业坊。[编辑]

本名弘业,神龙个避孝敬皇帝讳改。

东南隅,太平女冠观,本宋王元礼宅。侥凤二年,吐蕃入寇,求太平公主和亲,不许,乃立此观,公主出家为女冠。初以颁政坊宅为太平观,寻徒于此,公主居之,其颁政坊观改为太清观。公主后降薛绍,不复入观,西有驸马都尉阳臣交山池,本徐王元礼之池。新昌观。

次南昌乐坊。[编辑]

行台右仆射屈突通宅。旧本作“左仆射”。太子太师、郑国公魏徵家庙。大中中,来孙暮层为相,再新旧庙,。以玄成为封祖。毕氏曰:玄成,征之字。崔玙《魏公先庙碑》:立家庙于长安昌乐里。山南东道节度使蒋似家庙。官园。坊西官园,供进梨花蜜。

次南安德坊。[编辑]

坊南抵京城之南面,东即启夏门。右武卫将军苏方宅。术士桑道茂宅。

右朱雀门街东第二街,九坊。

 卷一 ↑返回顶部 卷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