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太子少师奇章郡开国公赠太尉牛公墓志铭(并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太子少师奇章郡开国公赠太尉牛公墓志铭(并序)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55

唐佐四帝十九年宰相牛公讳某字某。八代祖宏,以德行儒学相隋氏,封奇章郡公,赠文安侯。文安后四世讳凤,及仕唐为中书门下侍郎,监修国史,于公为高祖。文安后五世集州刺史赠给事中讳休克,于公为曾祖。集州生太常博士赠太尉讳绍,太尉生华州郑县尉赠太保讳幼闻,太保生公,孤始七岁。长安南下杜樊乡东,文安有隋氏赐田数顷,书千卷尚存。公年十五,依以为学,不出一室,数年业就,名声入都中。故丞相韦公执谊以聪明气势,急于褒拔,如柳宗元、刘禹锡辈,以文学秀才,皆在门下。韦公亟命柳、刘于樊乡访公,曰愿得一相见。公乘驴至门,韦公曰:“是矣。东京李元礼为后进师,隋奇章公仁德禄位,二者包而有之。”

公登进士上第。元和四年应贤良直谏制,数强臣不奉法,忧天子炽于武功,诏下第一,授伊阙尉。以直被毁,周岁凡十府奏取不下。伊阙满岁,郤公士美以昭义军书记辟,凡三上请,诏除河南尉,拜监察御史。丁母夫人忧,制终复拜监察御史,转殿中侍御史,迁礼部员外郎都官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改考功员外郎集贤学士库部郎中知制诰,赐五品命服。半岁迁御史中丞。宿州刺史李直臣以赃数万败,穆宗得偏辞于中,称直臣冤,且言有才,宰相言格不用。公以具狱奏,上曰: “直臣有才可惜。”公曰:“彼不才者,无饱食以足妻子,安足虑。本设法令,所以缚束有才者。禄山、朱泚,是才过人而乱天下。”上因可其奏,曰:“善。”赐章服金紫,迁户部侍郎,掌财赋事。上益亲重,欲相之。会中书令韩宏男公武谋曰:“大人守大梁二十年,齐、蔡诛后始来朝,今不以财援中外,设有飞一辞者,谁与保白。”公武赍宏书献公钱千万,公笑曰:“此何名为?公亟持去。”明年,宏公武继卒,主藏奴与吏讼于御史府,上怜宏大臣父子并死,稚孙将家事,走中使至第,尽取财簿自阅视。凡中外主权,多纳宏货,独朱勾细字曰:某年月日送户部牛侍郎钱千万,不纳。上大喜,以指历簿,遍视旁侧曰:“果然,吾不谬知人。”言讫,殿上皆再拜呼万岁。寻以本官平章事。明年正位中书侍郎,加银青三品,兼集贤殿大学士,监修国史。

敬宗即位,与武士畋宴无时,征天下道士言长生事,公亟谏曰:“陛下不读玄元皇帝《五千言》以清静养生,彼道士皆庸人,徒夸欺虚荒,岂足师法。”未一岁,请退,不许,连四月日间以疾辞。乃以鄂岳六州建节,号武昌军,命公为礼部尚书平章事为节度使。公始至,问民疾苦,皆曰:“城土疏恶,岁输蘘竹为苫具,奸吏旁缘,主为侵取,费与税等,岁久,前后政欲画计策,讫无所施。”公即除去冗长,用公私钱陶砖甃城,凡五年乃就。明年,文宗即位,就加吏部尚书。明年,急征拜兵部尚书平章事,重拜中书侍郎宏文馆大学士。郑注怨宋丞相申锡,造言挟漳王为大逆,状迹牢密,上怒必杀。公曰:“人臣不过宰相,今申锡已宰相,假使如所谋,岂复欲过宰相有他图乎。臣为中丞,爱申锡忠良,奏为御史,申锡之心,臣敢以死保之。”上意解,由是宋不死。

大和六年,西戎再遣大臣贽宝玉来朝,礼倍前时,尽罢东向守兵,用明臣附。李太尉德裕时殿剑南西川,上言维州降,今若使生羌三千人,烧十三桥,捣戎腹心,可洗久耻,是韦皋二十年至死恨不能致。事下尚书省,百官聚议,皆如剑南奏。公独曰:“西戎四面各万里,来责曰何事失信?养马蔚茹川上平凉阪,万骑缀回中,怒气直辞,不三日至咸阳桥。西南远数千里,虽百维州,此时安可用?弃诚信有利无害,匹夫不忍为,况天子以诚信见责于夷狄,且有大患。”上曰: “然”,遂罢维州议。大和六年检校右仆射平章事淮南节度使。经六年至开成二年,连上章请休官。诏益不许。公曰:“臣惟退罢,可以行志。”夏五月,以兵付监军使,拜疏讫,就道。除检校司空留守东都。明年拜左仆射。上恐公不起,诏曰:“朕比有疾,良已,思一面叙。”公不得已至阙下一拜谢,闭门不出。明年检校司空平章事襄州节度使,出都门,赐黄彝樽龙杓,凡六品,名出《周礼》。诏曰:“精金古器,用以比况君子,非无意也。”襄州七年饶假军人,入赋不一,公至,据地造籍,免贫弱四千万,均入豪强,皆曰甘心,不出一怨言。

明年,武宗即位,就加司徒。会昌元年秋七月,汉水溢堤入郭,自汉阳王张柬之一百五十岁后,水为最大。李太尉德裕挟维州事,曰修利不至,罢为太子少师。未几检校司徒兼太子少保。明年以检校官兼太子太傅留守东都。刘祯以上党叛诛死,时李太尉专柄五年。多逐贤士,天下恨怨,以公德全畏之,言于武宗曰: “上党轧左京,控山东,刘从谏父死,擅之十年,后来朝加宰相,纵去不留之,致祯叛,竭天下力乃能取。”此皆公与李公宗闵为宰相时事。从谏以太和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拜阙下,实以其月十九日节度淮南,明年正月,从谏以宰相东迁。河南少尹吕述,公恶其为人,述与李太尉书,言祯破报至,公出声叹恨。上见述书,复闻前纵从谏去,叠二怒,不一参校。自十月至十二月,公凡三贬至循州员外长史,天下人为公挼手吒骂。公走万里瘴海上二年,恬泰若无一事。

今天子即位,移衡州、汝州长史,迁太子少保少师,凡四年复位。大中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薨于东都城南别墅,年六十九。天子恫伤,不朝两日。册赠太尉,天下善人,执手相吊哭。公忠厚仁恕,庄重敬慎,未尝以此八者自勉,而终身益笃。为宰相急于铨品,凡名清官,不忍持一资以假非其人。以道德谟于天子,每指古义为据,有言机利克迫,必𨱃名刂使之摧破。三大邦去苛碎条约,除大患,其轻巧吏欲贼公爱恶,希向所为,浑然终不能见,故所至必大治。衣冠单穷,出俸钱嫁其子女,月与食,岁与衣,资送其死丧,凡数百家。李太尉志必杀公,后南谪过汝州,公厚供具,哀其穷,为解说海上与中州少异,以勉安之,不出一言及认前事。镇武昌时,军容使仇士良为监军使,公律以礼敬。暑甚,大合军宴,拱手至暮,一不摇扇。益自俭克,平居非公事不出内屏,周三岁,语言举止,率有常度。仇军容开成末首议立武宗,权力震天下,每言至公,必合手加颡曰:“清德可服人,但过吝官财,与人无一毫恩分耳。不肯引誉,不敢怨毁,淡居其中。”公始自河南荐乡贡士为郎官,考吏部科目选,三开幕府,中丞宰相外,凡取六十馀人,上至宰相,次布台阁,皆当时名士。每暇日燕语寮吏,必言古人修身行事,旁诱曲指,微警教之,不以已所长人所不及裁量高下,以生重轻。后进归之,承望声光,得一言许可,必自矜重。

夫人辛氏,以公封张掖郡,赠仆射秘之长女,士林称为妇师,凡三十年,前公八年殁。五男六女。长曰蔚,监察御史。次曰丛,浙南府协律郎。皆以文行登进士第,不藉公势。次曰奉倩,河南府洛阳尉。二人皆雅齿。长女嫁户部郎中上党苗愔,次女嫁河中节度副使检校郎中范阳张洙,次女嫁河南府户曹集贤校理常山张希复,次女嫁前进士邓叔,次女未笄,一人始数岁。以某年月日葬少陵南某乡某里。铭曰:

道既讹衰,必有以扶。厥公之生,以隆其污。     
幽以烛明,暵以雨濡。以教其徒,以佐天子。     
灭绝霸驳,如有枢柅。摽揭峙倚,巍乎二纪。     
臣宗德老,钜杰魁礧。孰为忌畏,潜去南海。     
不校不辩,旋复显大。百行浑圆,邻于及年,以归其全。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