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江南西道观察使中大夫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赠左散骑常侍太原王公神道碑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江南西道观察使、中大夫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赠左散骑常侍 太原王公神道碑铭
作者:韩愈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562

王氏皆王者之后,在太原者为姬姓。春秋时,王子成父败狄有功,因赐氏,厥后世居太原。至东汉隐土烈,博士征不就,居祁县,因号所居乡为“君子”,公其君子乡人也。魏晋涉隋,世有名人。国朝大王父元柬,历御史属三院,止尚书郎;生景肃,守三郡,终傅凉王;生政,襄、邓等州防御使,鄂州采访使,赠吏部尚书。

公尚书之弟某子,公讳仲舒,字宏中。少孤,奉母夫人家江南。读书著文,其誉蔼郁,当时名公,皆折官位辈行愿为交。贞元初,射策拜左拾遗,与阳城合遏裴延龄不得为相。德宗初怏怏无奈,久而嘉之。其后入阁,德宗顾列谓宰相曰:“第几人必王某也。”果然。月馀,特改右补阙,迁礼部、考功、吏部三员外郎。在礼部,奏议详雅,省中伏其能。在考功,吏部提约明,故吏无以欺。同列有恃恩自得者,众皆媚承,公疾其为人,不直视,由此贬连州司户。移夔州司马,又移荆南,因佐其节度事为参谋,得五品服。放迹在外积四年。元和初,收拾俊贤,征拜吏部员外郎。未几,为职方郎中知制诰。友人得罪斥逐后,其家亲知过门缩颈不敢视,公独省问,为计度论议,直其冤。由是出为峡州刺史,转庐州,未至,丁母夫人忧。服除,又为婺州刺史。时疫旱甚,人死亡且尽,公至,多方救活,天遂雨,疫定。比数年,里闾完复。制使出巡,人填道迎,显公德。事具闻,就加金紫。转苏州,变其屋居,以绝火延,堤松江路,害绝阻滞。秋夏赋调,自为书与人以期,吏无及门而集,政成为天下守之最。

天子曰:“王某之文可思,最宜为诰,有古风,岂可久以吏事役之?”复拜中书舍人。既至京师,侪流无在者,视同列皆邈然少年,益自悲,而谓人曰: “岂可复治笔砚于其间哉!上若未弃臣,宜用所长。在外久,周知俗之利病,俾治之,当不自愧。”宰相以闻,遂得观察江南西道。奏罢榷酤钱九千万。军息之无已,掌吏坏产犹不释,囚之;公至,脱械不问,人遭水旱,赋窘。公曰:“我且减燕乐,绝他用钱,可足乎?”遂以代之。罢军之息钱,禁浮屠诳诱,坏其舍以葺公宇。三年,法大成,钱馀于库,粟馀于廪,人享于田庐,讴谣于道途。天子复思,且征以代,虚吏部左丞位以待之。长庆三年十一月十七日,薨于洪州,年六十二。上哀恸辍朝,赠左散骑常侍。某日,归葬于某处。

某既以公之德刻而藏之墓矣,子初又请诗以揭之。词曰:

生人之治,本乎斯文。有事其末,而忘其源。
切近昧陋,道由是堙。有志其本。而泥古陈。
当用而迁,乖戾不伸。较是二者,其过志也均。
有美王公,志儒之本,达士之经。
秩秩而积,涵涵而停。靴为华英,不矜不盈。
孰播其馨,孰发其明。介然而居,士友以倾。
敷文帝阶,擢列侍从。以忠远名,有直而讽。
辨遏坚恳,巨邪不用。秀出班行,乃动帝目。
帝省竭心,恩顾日渥。翔于郎署,骞于禁密。
发帝之令,简古而蔚。不比于权,以直友冤。
敲撼挫揠,竟遭斥奔。久淹于外,历守大藩。
所至极思,必悉利病。萎枯以膏,燠暍以醒。
坦之敞之,必绝其径。浚之澄之,使安其泳。
帝思其文,复命掌诰。公潜谓人,此识宜少。
岂无凋郡,庸以自效。上籍其实,俾统于洪。
逋滞攸除,奸讹革风。祛蔽于目,释负于躬。
方乎所部,禁绝浮屠。风雨顺易,粳稻盈畴。
人得其所,乃恬乃讴。化成有代,思以息劳。
虚位而俟,奄忽滔滔。维德维绩,志于斯石,日远弥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