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志传/6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唐书志传
◀上一回 第六十八回 侯君集左骑破虏 李药师两路分兵 下一回▶


唐太宗贞观六年壬辰岁,止唐太宗贞观十九年乙巳岁。首尾共十四年实事。按《唐书》实史节目。

  乡人来话乱离情,泪满残阳问楚荆。白社已应无故老,清江依旧达孤城。高秋军旅齐山树,昔日渔家楚野营。牢落故居灰烬后,黄花野蔓上墙生。

  贞观六年秋九月,太宗巡行庆善宫,因宴群臣于宫中。诸镇之官,皆得预其列。太宗传命已罢,正值天气清朗,金紫辉映。上命赋臣歌诗,奏于管弦。因谓侍臣曰:“朕百战之馀,而有天下。今四方平定,拟此乐名曰《功成庆善乐》,亦允当乎?”众臣皆曰:“陛下英武所及,戎马顿息。今名是乐,实相称矣。”上大悦。又使聪俊童子六十四人,各戴进贤冠,穿紫绔褶,长袖漆髻,著屣履而舞,号为《九功舞》。太宗曰:“朕于是宫所生,车驾未临此宫数年矣。今日得君臣之乐,亦良会也。尔众人自皇族以下,各依品从而坐,无得喧哗失礼。”众臣奉命,皆循序列坐。命黄门行酒。是日,歌声遏耳,彭瑟洋洋,宫中大吹大擂。

  酒行一周,有任城王道宗,放肆不循礼法,欺傲下坐之位。他人不言,忽右列第三位逞出曰:“汝有何功,得坐上位,而欺压我等耶?”众人大惊,视之,乃善阳人氏,覆姓尉迟,名敬德也,见为同州刺史,是日亦在其列。道宗曰:“上命依论品爵,吾乃天子宗亲也,坐是位岂越分哉?汝远职之臣,敢来与我争上下乎?”敬德大怒,伸出一拳打来,正中道宗左目。众人各起身劝,时道宗目睛返转,左只几眇,先逃席而出。上不悦,乃罢。大小群臣皆散。次日视朝,太宗谓侍臣曰:“昨日君臣相乐,朕自以为一时良会。敬德有失人臣之礼,朕甚不乐。道宗实寡人贵族也,彼亦如是行凶,况同类者乎?朕之言甚非有私道宗也。”言未毕,忽奏:“敬德自缚请罪。”众臣怀惧,皆为之力请曰:“敬德武臣,本不习儒行。今无礼,有忤圣旨,乞陛下念其汗马之功,宽宥罪责。”太宗召入敬德,为释其缚,谓之曰:“朕欲与卿共保富贵,然卿居官数犯法,朕不以过而掩卿之功。乃知汉有韩、彭,一旦菹醢,非高祖之罪也。”敬德叩头谢罪。上曰:“卿再不宜如是。恐司法者不敢容私也。”敬德再拜而出。由是始惧,顿敛其暴矣。

  贞观七年春正月朝会,太宗以王圭求罢,加魏徵为侍中。一日,与侍臣论安危之本,温彦博曰:“愿陛下所为,常如贞观初年,则善矣。”帝曰:“朕近来怠于为政乎?”魏徵曰:“贞观之初,陛下节俭,求谏不倦。近来工作微多,谏者颇有逆旨,此其所以异耳。”帝欣然纳之。秋九月,赦死囚三百九十人。先是,太宗亲录系囚,见该死者,怜念之,放其归家。约其来年秋复来就狱。仍敕天下:“但有死囚,皆放遣,使其依期来长安。”死囚既归,是年天下死囚,果是皆如期自至朝堂请死。上皆赦之。

   静轩先生有诗云:太宗仁德春天下,卓卓巍巍万古钦。四百罪囚俱释宥,从来尧舜本同心。

  贞观八年冬十月,太宗在朝堂,每日只是与侍臣讲论治道。魏徵、房玄龄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是君臣相得,而致贞观之治焉。是年吐谷浑可汗伏允老耋,国中皆其臣天柱王用事,屡入塞侵扰。边廷飞报:“天柱王大起虏兵数十万犯境。即目占了凉州、西海一带。声势甚紧。”太宗聚群臣商议,欲亲驾征之。中书令温彦博出班奏曰:“突厥初平,关中将士解甲休息者未久,吐谷浑绝域胡寇,大军无所屯止。陛下君临天下,而自欲远征,非所宜也。若伏允虿心不息,只须遣大将以讨之,必然成功。”太宗曰:“朕不亲行,唯李靖可以付此任。只恐年老,朕不忍再重劳之。”言未毕,李靖厉声进曰:“臣虽年迈,尚有廉颇之勇,马援之雄。何故不遣用?臣今职列中官,未尝不思临阵破敌。大丈夫得死沙场,幸也!吾何恨焉。乞为前锋,征讨吐谷浑而回,庶报陛下之万一也。”太宗大悦,以靖为西海道行军总管,李大亮为副,同领兵前去。

  是日,李靖辞太宗出师,上亲谕之妙算而去。三军离了长安,迤逦望伏俟城进发,但见:旌旗蔽野,剑戟如银。胡骑报入吐谷浑,伏允与其臣天柱王部下一班胡将高牙尉、丑豹军、都力思哈等,在营中议事,听得大唐遣李靖为将,部领精兵二十万来到,天柱王曰:“唐兵远来,人马疲弊。乘其立营未定,点起我吐谷浑骑兵,与他大战一场,先挫其锐气,着他不敢正视吾辈也。”伏允依其言,即日领胡兵十数万,摇旗呐喊,卷地而来。唐兵前至大非川,正遇胡兵杀来。李靖下了军令,射住阵脚,亲出马,立于门旗下,左有侯君集,右有薛万均。对面吐谷浑大将天住柱王出马,使一柄大刀,上手高牙尉,下手都力思哈,背后卷毛环耳丑汉不计其数。李靖马上指虏将骂曰:“反国之贼,敢侵吾境!今日天兵已到,尚不纳降,兀自来拒抗,特寻快刀也?”天柱王不顾,拍坐下黄鬃马,手舞大刀,直劈过来。唐阵中一将飞出,乃候军集也,挺枪迎敌。两下金鼓齐鸣,杀气冲天。二将战上数合,胡兵那里顾先后,一涌杀进,弓弩齐发,箭如雨落。李靖一条枪,神出鬼没,勒马挥兵迎截。怎当得唐军长枪利刃,早杀死胡骑数十人。天柱王见唐兵势大,拨回马便走。李靖两下夹击,胡寇大败,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唐兵喊声大举,一直赶杀三十里,方且收军。李靖立营于大非川界口。众将上功,斩得有环胡首四百级,掠其羊驼、兵器无数。靖曰:“吐谷浑夷戎之辈,勇而无谋,今输了一阵,明日复来。你众人各谨慎塞垒,严其烽火。不出两月之中,吾与诸君剿绝此类而回也。”诸军依令准备,不在话下。

  却说吐谷浑大败一阵,走回旧营,计点胡兵,死者无数。国主伏允曰:“唐兵势大,李靖神机不测。倘一并而来,何以当之?”谷浑部将丑豹军颇有见识,进言:“李靖大军在前,馈饷必在后。兵书云:‘师行万里,兵不宿饱。’今深入吾地,大半欲资我国之食。又值炎热天气,人必生瘟。不如尽驱部落,将积聚野草烧除之,轻骑走入砂碛,深沟高垒,与众人紧守。不过数月,唐兵自退也。”伏允曰:“此计甚高。”即将外属部落尽驱入碛北,将四下野草皆烧了而去。

  却说李靖军中,听得吐谷浑人马走回北碛,野草积聚悉烧毁。李大亮曰:“胡虏生性气习,与中国不同。得其地不可居,得其人,不足使。今彼战败在碛北,而为坚壁清野之计。目下马无草食。况吾等逾越关山而来,必失地利。若复追之,虚费岁月矣。不如罢战回师,以全民命为上也。”侯军集曰:“不然。大军一动,今复回之,虏势必复振矣。今一战而挫其众,窜走碛北,取之易于拾芥矣。乘此而不除之,后必有悔。”李靖从其议,乃中分其军为两路。侯君集与道宗引精兵一十万,由南道袭其后;自与薛万均、李大亮,引兵十万,由北道攻其前。分拨已定,各引兵去了。

  且说李靖一路人马,出得北道来,前望伏允大营不远,立寨于牛心堆。是时五月,天气正热,北地平空一望,并无树木遮阴。李靖命军士于远处取杂苇,结成大蓬,于中军遮日,与薛万均分作二营,吩咐众人各于凉处避暑,多设鹿角,为久住之计。每日军中令将士歌乐饮酒。有细作报入吐谷浑营里来。天柱王自引五十骑兵,出营外牛心堆上窥望,见唐兵东西立营,李靖于帐中露顶解甲避暑。众人大吹大擂而饮。回至营中,与众部落议曰:“唐军远来,值此炎天,彼众各于散地避暑饮酒。乘今夜出营劫寨,靖军可破矣。”丑豹军曰:“李靖有谋,莫非用赚我之计?不如只是莫出。值此炎天,他岂能久留?候在退而击之,无不胜矣。”天柱王曰:“你众人不去,我自去。”丑豹军曰:“既天王要去,亦须分左右翼而出,以防不测。”天柱王依其说,准备劫寨不题。

◀上一回 下一回▶
唐书志传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