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志传/7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唐书志传
◀上一回 第七十九回 程名振单马擒丽将 王道宗溃围退辽兵 下一回▶


  城里听得,慌聚兵登城守护,吩咐众人:“夜里多用长弓硬弩射下。”众兵得令,一齐发矢。至平明,战舰布幔上皆满。名振下令,一时撑退,收下布幔,得其箭何止数万。丽兵所损者,不计其数。一连如此四夜,丽兵被其噪闹,日夜不得休息,尽皆困怠。第五夜上城守护者,不满一千,箭亦不矢,随时防备。程名振已知停当,入军中禀曰:“今夜乘月黑,丽兵疲弊,可取卑沙城矣。”王大度曰:“吾引步骑五千进西门,君可引水军照依前夜攻城,功必成矣。”张亮吩咐三军:“各宜用心,先登城者为第一功。”王大度、程名振各依计而行。

  却说王大度引骑兵直进西门,登高埠处探望,单有一条中路,两旁皆是石垒。石垒上插起旌旗。知的有人守把。大度下了山城,候夜里听的海中金鼓之声不绝,大度传令曰:“可以进矣!尔众骑随吾而上。”言罢,攀堞先登,一手夺其旗帜,步骑喊声继进。守兵大惊,被大度连砍数人,步骑放起火,将西门烧着。霎时间火光迸天,照得海水上下通红。城中鼎沸,丽兵已知唐兵攻入西门,人不及甲,马不及鞍,各四散逃走。报入中军,赤须鬼听得,惊慌不迭,欲驾舡逃走,城下尽是唐军,不能得出。即披挂上马,杀奔西门来,正遇王大度。二将在火光之中交锋。未数合,大度挥起钢刀,将赤须鬼劈于马下,尽降其众。白面郎君引丽兵杀出东门。舡上走出程名振,只一合捉于马下。丽兵四下无路,杀死海中者不可胜计。

  平明,王大度开了四门,张亮三军入了卑沙城。果然好一座城郭:西连渤海,东接平壤,粮储仓库皆有。张亮大悦。捉过白面郎君责之曰:“尔不识时势,阻截天兵。今日留尔无用。”令推出斩之。左右一时簇下,斩首回报。张亮记录各人功绩,王大度居首,程名振第二。其馀依次誊奏。丽兵降者二万人。张亮选其精壮出征。老弱兵戍守卑沙城。次日,三军离城,望平壤进发。行三日,至盖牟城,进见御驾,张亮面奏众将取卑沙城之功。太宗大悦,命前军总管李世𪟝,合水陆人马取辽东,迎候銮驾。世𪟝得旨,与江夏王道宗、李思摩等,引兵望辽东而行。

  却说守辽东将彻万三、黑垂环、高天莫三人,皆有万夫之勇。数日前听的游骑报:“唐兵已近辽东。”彻万三与众人商议曰:“今天子御驾亲征,一连取了几个大郡。目今将来辽东,此地乃是高丽咽喉之路。若被唐兵攻破,则安市城危矣。你等有何计策,可退敌兵?”高天莫进曰:“唐兵乘胜而来,锋芒正锐,不可与交兵。帅将一面遣人往高丽取救,传下军令,移城外军民尽入城中守护。将应有积聚,尽行烧毁。我这里深沟高壑,严用提防,唐兵一至,欲战又不能,退又不能,野无所掠,军劳粮缺,候在高丽人马并集,吾合势战之,教他片甲不回也。”彻万三曰:“此计大妙。”即遣人星夜往高丽取救。一边传令教城外百姓尽数搬居城中,选精壮者守护各门。将应有藏蓄,一时烧了。四下多设鹿角预备,十分坚固。

  却说哨马军报入李世𪟝军中:“辽东准备迎敌,将城外民家尽行烧了。好生利害。”世𪟝听的,唤过江夏王道宗,引数千骑前去哨巡一遭,以观动静,方好进兵。道宗得令,引骑迳至辽东下,周围团视一回,四面守御甚是严固,回报世𪟝曰:“辽东城郭,近高丽之地,比他处大有不同。即目各门插起旌旗,城楼守军往来不绝。今将城外民居,尽移入城,以为长守之计。彼若今不出,必往高丽取救兵。倘高丽人马袭吾后,城中助之,吾军何以抵挡?总管正须乘其城中未备,人心怀惧,鼓噪前进,齐力攻之。使丽将不暇为计,或可以成功也。”世𪟝依其议,即下令三军,拔寨直抵辽东城下。道宗与李思摩分兵攻各门,城下堆起苇草、攻城之具。众军大振,金鼓声彻昼夜。终是城郭坚厚,攻打不下。守护将擂下火炮、矢石,唐兵被伤,不敢十分近前。道宗几欲先登,面被数矢,亦不能前进。一连相拒数日,唐兵无计可施。

  却说高丽王近日边廷消息,闻得:“唐天子御驾亲征,已渡了辽水,取了数座城郭,即今大军近辽东。”每日聚文武商议迎敌。忽报:“辽东使臣来乞救兵。”高丽王问众臣曰:“今唐兵攻辽东甚紧,谁可引兵救应?”盖苏文进曰:“臣举一人,可以退唐兵。”王曰:“公举谁人?”苏文曰:“左卫将军大模达,此人武艺精通,勇力过人。主公着他领兵去救,辽东敌人不足破矣。”高藏依奏,召过大模达率步骑四万救辽东。大模达辞王,引兵迳出高丽。但见枪刀密布,剑戟如霜,四万骑兵如风卷而来。唐军中江夏王道宗望见近东一派征尘蔽日,杀气连天,即与副将张君义曰:“辽东有救兵来矣,与汝精兵二万,靠城南埋伏,吾勒骑兵逆战。连珠炮响,乘势杀出。”君义引兵去了。道宗全身披挂,手绰锋枪,引三万步兵,跑马驰向东门,正遇敌兵来到。金鼓大振,丽兵漫山塞野而来。主将大模达拍刀舞刀,跃奔阵前,喝曰:“唐军有不惧死者,请决一战!”道宗厉声出曰:“吾在此等候多时!”言罢,挺枪直取模达。模达举刀迎敌。两马相交,二将战上二十合,不分胜负。辽东城里,见高丽救兵来到,高天莫引精兵一万,开东门乘势杀出,夹攻道宗。道宗军中放起连珠炮,西南角上,张君义伏兵齐起,被高天莫拒住交锋。两下战住阵脚,喊声不绝。彻万三于城上擂鼓助威。道宗单要迎敌丽兵,苦战不止。辽兵四下箭如雨点,唐兵被伤者无数,各有退志。丽兵终是顽皮,不惧刀箭。一涌杀进。南阵张君义先自跑马走了,伏兵亦随之逃窜。道宗见势失利,引步骑溃围而走。大模达杀胜一阵,与高天莫收兵入城。

  却说道宗归见总管李世𪟝,具言:“辽兵势大,吾军不能抵敌。损者甚多。”世𪟝曰:“胜败兵家之常。此不足虑,惟君义交战先走,何以驭其众。今遇小敌如此,明日至高丽必败吾事。当按军法。”即令推出辕门斩之。左右将君义簇下,一时间枭首回报。世𪟝既诛了君义,号令军中。与众将议破丽兵之策。副总管张士贵进曰:“辽东城郭坚固,今又添高丽救兵在里,人马众盛,愈难攻击。不若深沟高垒,以待车驾之至,合势攻打,一鼓可下也。”道宗曰:“吾等为前军,当逢山开路,以待銮驾。何乃停辽东不攻,而留与君父来乎?乞精兵一万,请先登南门,以取辽东。”世𪟝曰:“众寡不敌,公且少待。吾与众将连营合势,待圣驾来,诚未晚也。”众将依其议,各分兵据守。

  却说太宗御驾至辽海,水势甚溢,从官舡小者,将至颠覆。张亮率水军连艨艟而进,至中流,忽狂风骤起,波浪翻天,龙舟荡漾不定。帝亦忧惧。召海滨居民问之,居民皆曰:“此海神为孽,年年辽东有过者,皆用生人祭之,自然平静。陛下亦用如此祭之,方保无事。不然,终有覆溺之患。”太宗与长孙无忌商议以祭,无忌曰:“陛下德符鬼神,可用牺牲牛马代人而祭,自然无危矣。”太宗依其议,即命水军总管张亮具牺牲以祭海神。张亮得旨,用白马二匹,黑牛四头,于舡外陈设香灯花烛,著有司官宣读祭文,将牛马牺牲齐倾入海中。诸军呐一声喊,震动山谷,金鼓齐鸣,舡舵上插起旌旗,龙舟顶挂起飞篷,霎时间,天清日朗,风怡浪静,战舰旁舡,皆随水而进。只三夜已出平壤大岸,望辽东止曾一百里。

  是时太宗坐于龙舡中,众百官侍立终日,舡外金鼓之声不绝。纵冲激浪势,亦不知觉。及闻渡了辽海,龙颜大悦。张亮御前奏知:“李世𪟝攻辽东城已二十日未拔,专候陛下御驾,合兵攻击。今幸渡过辽海,去辽东不远。臣请先部水军,出辽泽袭取辽东。圣驾随后而进。”太宗允奏,即命张亮引兵先发。亮辞帝出,与程名振、王大度等,领水军十五万,径出辽泽,望辽东城进发,不在话下。

◀上一回 下一回▶
唐书志传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