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志传/8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唐书志传
◀上一回 第八十六回 王道宗筑土攻安市 程名振持兵出绿水 下一回▶


  是时束顶汉交战不数合,黄常、霍茂部下先自惊走,二将皆被束顶汉斩之。李世𪟝见势失利,急收回人马,按住寨栅。丽兵赶上数里方回。太宗闻此消息大惊曰:“何曾见此等人。”即召李世𪟝商议,世𪟝曰:“此妖术也。来日可宰猪羊血,令军士埋伏四下,候敌人赶入阵中,令众军乘势攻之,其法可解。”太宗曰:“公宜用心先擒此贼。若待入了安市城,吾军未得其利也。”世𪟝辞太宗而出,随下军令,拨6何力、张士贵各引军二千,伏于安市城东南,准备猪羊血并秽物,待等敌兵。何力、士贵引兵去了。又唤李思摩引步骑五千迎敌。思摩亦引兵去讫。世𪟝自引大队为后应。

  次日,束顶汉摇旗擂鼓,引兵搦战。思摩出阵,挺枪迎之。两马相交,战到十馀合,不分胜负。思摩佯输诈败,望本阵便走。束顶汉驱兵直赶,一边口中念咒,平地风雷大作,飞砂走石,一道黑气自军中起,滚滚人马,自天而下。唐兵各自奔走。顶汉人马赶入垓心,忽东南角上一声炮响,二千伏兵,齐将猪羊血并秽物,一齐泼起。但见空中纸人草马,纷纷坠地,风雪顿息,砂石不飞。束顶汉见解了法,急引兵退回。先锋薛仁贵挺枪跃马,从后赶来。唐兵鼓躁而进,丽兵大败。

  顶汉于军中夺路而走,李思摩乘势追袭。顶汉见追骑来近,拽满铁胎弓,只一箭射中思摩左臂,思摩落马。顶汉欲再复一刀。不提防薛仁贵弦响箭到,射透顶汉咽喉,坠死马下,救了思摩。契苾何力冲入,捉了都督曹观。这一阵杀死丽兵三万馀众,降者不知其数。世𪟝鸣金收军。太宗听的唐兵破了束顶汉妖术,捉住都督曹观,不胜之喜。令将曹观监囚下,敕李思摩养息箭疮莫出。太宗日夕催兵攻击安市,月馀不下。世𪟝奏准,令各营克城之日,不问军民、男女皆坑之。城中闻此消息,加益坚守。唐兵攻不能陷。

  太宗以安市不下,召诸将,问所以攻取之策。高延寿进曰:“乌骨城与高丽唇齿之国,其主老耄,不能坚守。陛下若移兵攻之,朝至夕克。取了乌骨,其馀小城必望风而下。然后收其资粮,鼓行而进,平壤必不能守矣。安市孤城,反掌可得也。”群臣亦请召张亮出建安,提水军渡鸭绿水,取平壤。太宗将从众人之议,长孙无忌曰:“不可。今陛下御驾亲征,比诸将出兵不同,今若乘危地,侥幸向乌骨,倘建安新城之虏蹑吾背后,何以当之?不如先取安市,候张亮袭了建安,然后进兵,此为上计也。”太宗乃止。江夏王道宗曰:“臣请督诸军筑土山,以逼其城攻之。”太宗依其言。又敕各营协力攻击。

  李世𪟝吩咐三军齐心攻打。道法引本部,在南门筑起土山,与敌楼相望,令军士执蛮牌,避矢石先登。只见城内各门筑起重城,十分严固。有先登者,即以利刃剽下,唐兵应手而倒,各有退志。李世𪟝、张士贵等装起云梯四十乘,周围用板遮护弓箭,下以车轮推之,拣城上无军守处,即推进。军中鼓起,乘势便上。丽将梁万春知此消息,城中亦预备火箭、火炮之具。次日平明,世𪟝推进云梯,军中鼓声如雷,三军四面兢进。将近壕边,丽将火箭齐发,烧死军兵坠地,云梯尽被烧之。城顶矢石如雨,唐兵不能前进。薛万备进曰:“彼能烧吾云梯,须不识冲军之法。令军中连夜排冲车,车上装炮石。冲车轮转炮石,飞腾而上,不拘楼橹、军士,当着应手皆碎。”世𪟝依其计,准备停当。将冲车推进城壕,四面擂鼓呐喊而进。果是轮动其机,冲车上炮石奔腾飞去,打坏楼堞。城中随将木栅以塞其缺。梁万春急令运石盘、石磨,用藤绳穿,击冲车,其车皆折,又不得进。昼夜相攻二十馀日,无计可施。

  太宗听的安市攻不下,军士伤损者甚众,正在忧虑间,忽报:“守西门都尉傅伏爱私自离营,被丽将邹定国自缺城处出战,杀死军士无数。比及伏爱知之,丽兵已夺了土山,筑起壕堑据守,不能前进。”太宗大怒曰:“自今将士冒矢石以攻,安市不能取其寸地。伏爱敢乱吾队伍,先失地利!斩首号令!”不移时,将伏爱首级挂在辕门。太宗即斩了伏爱,仍令诸军攻击。长孙无忌曰:“丽兵坚守其城,我军已攻六十日,不能前进。且军士疲劳,折伤殆甚。陛下若复攻之,徒用心苦也。莫若催张亮提水军出建安,从鸭绿水直趋平壤,合兵攻击安市,自当下矣。”太宗从其言,即遣使赍敕著张亮疾速进兵。使臣领敕,径至张亮军中,不在话下。

  却说张亮提十五万水军,出虎胥江,三军已趋建安。是时,建安守将卢汉二、卢汉三、张鼎石、王朝奉四员镇守,近日听的唐兵来到,于城上插起战旗,准备迎敌。张亮兵马离城五十里葫芦山屯扎,正与程名振、王大度等商议出战。忽报:“有天子遣使赍敕来到。”张亮率众将跪听宣读毕,张亮谓名振曰:“天子御驾亲取安市未下,今特遣使促兵取建安,出鸭绿水直趋平壤。且我艟艨阻风于虎胥江,今才到岸。建安城守把甚紧,何能即下?倘误日期,又非良计。汝众人有何高论?”名振曰:“建安城池坚固,更兼守城用心,卢汉二等兄弟武艺高强,急不可得。不若提水军趋鸭绿水小港,袭平壤。某如此如此用计,可取建安也。”张亮看计乃曰:“汝若如此而行,大事可成也。”程名振差洪宝、廖英二人提调水军,从鸭绿水径趋平壤,却教程名振引步骑五千,埋伏建安东山。自与王大度为前、后救应。张亮分拨已定,各人领计去了。

  却说城中卢汉二聚丽将商议出战。忽哨马报:“唐兵见将军把得坚固,今将兵马趋鸭水,直望小港,出平壤而去。”张鼎石听的,进曰:“吾提精兵,出港口邀击之,唐兵不战自乱。”卢二曰:“唐兵艟艨战舰,你将步骑,如何迎敌?”鼎石曰:“彼虽水战平壤,要从港口小渡可出。我先在港口屯下营寨,绝了小渡,四下多设弓弩,使他有数十万人马也飞不出也。”汉二曰:“亦虽得一人助佐乃可。”帐前王朝奉应声出曰:“小将愿往。”汉二付与二人步骑一万,前去迎敌。又教沿路打探唐兵虚实。

  且说张鼎石、王朝奉引了一万丽兵,迤逦前进。原来鸭绿水离建安有一百里路,比及丽兵未到,洪宝、廖英已先知了,准备战舡,直撑向港边,遥望见征尘荡起,喊声不绝,张鼎石直前杀来。约近黄昏左侧,不提防洪宝、廖英二员将,斩岸而登,舡里唐兵继进,四下箭如雨落。张鼎石知中计,急令后军退时,丽兵行了许多路,人马困乏,怎抵得张宝、廖英生力军掩杀?自相践踏,落港填坑死者不计其数。鼎石杀开一条血路,正走间,一矢飞坠左臂,鼎石负痛落马。张宝赶近前,再复一刀,鼎石死于非命。王朝奉拼死力战唐军。有伏兵报入城中:“丽将与唐军交锋,正在危急。乞将军早早接应!”卢汉二听得大惊,谓汉三曰:“今又夜里,不可出兵。恐有兵埋伏,我等皆休矣!”汉三曰:“兄长所见差矣。若不去救,倘鼎石等有失,唐兵一涌而来,我辈岂能安保哉?正须亲提兵马接应,杀退敌兵为上计也。”汉二只得发兵救之。汉三点本部人马,离城而去,止留文字官守城。

◀上一回 下一回▶
唐书志传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