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直笔 (四库全书本)/卷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唐书直笔 卷二 卷三

  钦定四库全书
  唐书直笔卷二
  宋 吕夏卿 撰
  帝纪第一
  方镇
  方镇逞兵以窥王土侵蹂得地围城皆同文
  穆宗纪书曰长庆元年十一月成徳王庭凑围牛元翼于深州二年三月成徳王庭凑入幽州案新旧唐书纪传自长庆元年七月后幽州为朱克融叛据二年三月当书王庭凑入深州此讹深作幽或上文有脱佚书曰入者恶其专也徳宗建中四年正月淮西李希烈寇汝州不书其将以希烈首恶也
  方镇违命擅甲兵以侵佚其首酋恶故不书将
  春秋诸侯大夫师帅皆书方镇专征犯上无君之恶莫大焉故削其将兵之臣名则其恶不分葢深绳之也
  王师破方镇之兵书而系以名
  徳宗纪书曰建中二年七月马燧破魏博田悦之军于双冈书破示剿绝凶逆魏博者恶悦以地自专故书用国文
  弃地不书名重围绝援其力不足以自全虽奔讳其恶肃宗纪书曰至徳元年十月初弃平原郡二年八月初弃灵昌郡不书颜真卿许叔冀之名力不足也肃宗纪书曰至徳二年五月鲁炅自南阳归襄阳穆宗纪书曰长庆二年四月牛元翼自深州归京师若全师归来也
  方镇不轨王臣不能固守隳节而丧国土书地以见重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十二月李澄以滑州降李希烈懿宗纪书曰咸通九年十月崔雍以和州降庞勋是也
  方镇叛亡之人书归以明同恶
  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年正月昭义叛卒裴志清归于田承嗣是也
  方镇败王者之师书不利以避䘐国
  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九月王师及淮西李希烈战于襄城失利不书哥舒翰者师为重也
  方镇炽结扼王土之冲足以为一时之患则书之徳宗纪书曰建中二年三月淄青李正己以兵屯济阴是也
  方镇擅徙所居则书之
  徳宗纪书曰建中三年七月淮西李希烈迁于许州代宗纪书曰大历十二年某月淄青李正己迁于郓州是也
  方镇因衅篡逐用两下相图文
  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四年淮西李希烈逐李忠臣宪宗纪书曰元和四年十一月蔡州呉少阳杀呉元庆皆不书其帅
  方镇承命以讨叛则书帅师
  徳宗纪书曰建中二年八月淮西李希烈帅师伐山南梁崇义是也
  攻伐非君命则以国抗
  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年十月易定李宝臣败魏博之军于清水不书败田承嗣之将卢子期者不与宝臣寻戈擅命也
  王师克土书收大将以恩信得其地书入其下舍逆以聴命书归顺其下取元恶以自效书献
  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三月李皋收黄州某月李皋入安州明不用甲兵也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年十一月呉希光以瀛州归顺案旧书作呉希光以城降新书作呉希光以瀛州降宪宗纪书曰元和二年十月浙西裴文良执李锜以献十四年二月淄青刘悟斩李师道以献不云其帅者获罪于朝不得以臣子申故用两下文
  王师平方镇先得地而申戮若凶渠授首而阖境甫定则先得隽而后地
  宪宗纪书曰元和十二年十月王师平淮西呉元济斩于京师其民乆染污俗无向化之心环数千里之地甲兵富强逾年然后破繇先翦其境土乃得元恶故先书平淮西后云元济斩也武宗纪书曰㑹昌四年八月王师斩刘稹泽潞平罪人共得故书王师斩刘稹各用便文也平淮西泽潞不书李诉石雄而书王师申国威也
  方镇之寄胁于权宜则书失地之渐宰相失庙堂之谋循方镇之请则书授地以罪之
  穆宗纪书曰元和十五年十月初失泽潞谓以刘悟为昭义军节度使是书失地之渐也敬宗纪书曰宝历元年十二月宰相李逢吉以泽潞授刘从諌以弃地罪逢吉
  方镇拒命夺官爵绝朝贡示天罚之必行也
  宪宗纪书曰元和四年十月削成徳王承宗官爵元和十年七月绝成徳王承宗朝贡书地以明国章
  讨叛命将称诏
  明皇纪书曰天宝十四载十一月诏封常清帅师讨安禄山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年四月诏马燧帅师讨李灵曜宪宗纪书曰元和十一年九月诏李诉帅师讨呉元济是也
  命将权钧力齐则不书统帅之名
  肃宗纪书曰乾元元年九月诏九节度之师讨安庆绪不书郭子仪李光弼之名军政不一也宪宗纪书曰元和十一年正月诏六镇之师讨王承宗不书河东幽州卢龙义成横海魏博昭义节度亦此义也
  伐叛因其党斩首遂平则不书王师之功
  徳宗纪书曰贞元元年七月李怀光斩于河中者以贼将牛名俊斩懐光首以城降故不书马燧之功
  守土之帅以师相攻擅甲兵之威蔑朝廷之命则书举兵攻地
  代宗纪书曰永泰元年五月汉州刺史崔宁举兵攻剑南不书攻郭英乂以王事为重也
  守土之帅乘甲兵土地之势固封疆以树腹心则书地以记薨君子乐善而忘恶虽功有馀而心不至者皆得以臣道终
  顺宗纪书曰贞元二年十一月八日韦皋薨于成都先薨后地者因其薨殂得地如晋陶侃薨而得荆州之类
  军乱其帅见杀以非罪书遇害
  文宗纪书曰太和四年二月兴元军叛其帅李绛遇害先叛后杀者闻军变尚冀其生不忍闻其死用缓文
  军乱杀其帅以罪书众杀
  敬宗纪书曰宝历二年五月幽州杀其帅朱克融
  方镇效顺举族还朝书归地
  宪宗纪书曰元和五年十二月张茂昭以易定来归非兵革所加而得其地书入以褒忠臣其地袭为己有必其心坚于效顺乃得之故以来觐赐对为书归地之日不以管龠符印付任简迪为归地也书归以明旧地
  逼于天时惧罪入觐书得地
  宪宗纪书曰元和三年九月庚寅复得襄阳先是于𬱖为其子所讽归朝入觐至是日册拜司空以裴均为山南东道节度使是朝廷始复得故地因以是日书复襄阳也非其心效顺故不书𬱖以襄阳来归朝廷喜得地而贷罪国法无所申故不书𬱖至自襄阳也宪宗纪书曰元和十四年八月己酉复得宣武韩𢎞以七月戊寅来朝愿奉朝请至是日拜司徒癸丑以张𢎞靖为宣武节度使是朝廷以𢎞靖坚为戎务始复故地因以己酉为复得宣武与于𬱖事同惟得地已定𢎞靖受命缓故书己酉非异例
  方镇昭洗一时之计先书输赋献地以葢国耻
  宪宗纪书曰元和五年七月庚子成徳王承宗请输常赋以缓师丁未昭洗王承宗复其官爵十三年三月甲寅成徳王承宗献徳博二州以缓师庚辰昭洗王承宗复其官爵先是五年承宗请输常赋朝廷降授官史不书纪者以输赋为重于时昭洗之命因李师道刘总亟请不得已而从之不书师道请者宥过正罚国家常法非得缘于臣子之情故不书称缓师豫当时之志也
  春秋之法阳虎以家臣窃宝玉大弓书盗求名亡也方镇之重以狙诈阴窃发于辇毂欲不知于人主者必穷奸而正罪名故备书盗名不得葢示大恶于天下也宪宗纪书曰元和十年三月淄青李师道盗焚河阴转运院十一年正月成徳王承宗盗断建陵门㦸十一月成徳王承宗盗焚献陵寝宫十年六月成徳王承宗盗杀宰相武元衡伤御史大夫裴度不书遣张晏等刺元衡及焚河阴院屋数斫建陵门㦸竿数皆不书者本传载其事以见恶故纪略文
  方镇来朝必书功臣则否拥兵入觐国家休戚之本书入朝臣礼之失也
  代宗纪书曰大历九年九月幽州朱泚来朝始通幽州也泚以七月使弟滔奉表以入朝以九月至京师故九月乃书来朝如大历二年郭子仪李抱玊三年马璘四年魏少游来朝皆臣子常礼载之本传昭宗纪书曰乾宁元年正月鳯翔李茂贞入朝不书来朝迹嫌势逼不与其来也书示臣礼犹存焉昭宗纪书曰二年五月鳯翔李茂贞邠州韩建至京师凌铄王室臣礼替矣变朝书至讥暴也
  方镇失地而朝书奔大去地书至
  代宗纪书曰大历十四年三月汴宋李忠臣奔于京师先是忠臣为李希烈所逐狼狈归朝故不书来朝宪宗纪书曰元和十四年韩公武至自鄜坊书始去鄜坊也文宗纪书曰太和三年十一月王智兴至自徐州书始去徐州也
  权臣
  权臣出入必书宴对亦书
  昭宗纪书曰天复三年二月朱温归大梁宴于内殿置酒于延喜门天祐元年五月朱温归大梁宴于崇勲殿七月朱温至京师宴于文思球场十月朱温自河中至京师对于崇勲殿甲申朱温归大梁书逼也
  权臣征伐书名得地不书杀敌
  昭宗纪书曰景福二年四月朱温取徐州时溥死先是温使将王重师牛存节䧟徐州溥杀死不书杀者恶其擅国书溥自死不与温之专戮也得地犹名者尺寸之地得之非唐所有故本温志以篡取为文又书曰乾宁四年正月朱温取郓州朱瑄死二月朱温取兖州朱瑾出奔不书其将庞师古葛从周及王重师牛存节之名以温首恶也不书帅师恶其得众自大书取使若用奇乘间也
  权臣以号自大虽朝廷所授皆以自称书
  昭宗纪书曰天复三年二月朱温自称诸道兵马副元帅天祐二年十一月朱温自号魏王备九钖也
  权臣擅命屠害忠良以谋翦王室宰相不道贼贤臣以逞憾皆用两下相杀文
  昭宗纪书曰景福二年九月李茂贞杀宰相杜让能哀帝纪书曰天祐二年十二月朱温杀宰相柳璨光化三年六月崔裔杀宰相王抟让能以雷州司户柳璨以登州刺史犹以宰相书者恶杀大臣也
  权臣杀皇子则地
  昭宗纪书曰乾宁四年八月朱温杀十二王于石堤谷书地痛之也哀帝纪书曰天祐元年八月朱温杀六王于西内不书蒋𤣥晖杀之者本朱温志也
  国变扰攘大臣见害于围逼则书遇害
  僖宗纪书曰广明元年十二月于琮崔沆豆卢瑑为黄巢所害是也
  权臣雎盱书得地之始以谨召乱之阶
  僖宗纪书曰光祐二年三月董昌初得越州钱镠初得杭州七月李茂贞初得鳯翔中和三年五月朱温初得汴州书得地之张本
  权臣任用之渐必直文以示义
  明皇纪书曰天宝二十九载七月以安禄山为营州刺史平卢节度副使僖宗纪书曰咸通十一年正月以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中和元年八月王铎以朱温为华州刺史始见禄山国昌朱温之恶也
  权臣窥窬神器迁徙都邑以奉天子为文
  昭宗纪书曰天祐元年閠四月朱温奉天子都于洛阳不书迁讳逼胁也不书甲辰天子至洛阳者非天子之意也故不书至馀具崔裔传
  四夷册立吊祭之使不书不以中国临夷狄也
  如元和十六年六月以少府少监李锐持节赴南诏册立左赞善大夫许尧佐副之不书宪宗纪若使人传无殊尤之事则具夷狄之传
  唐制大丧天子以卿大夫告于四夷则书于纪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之丧方镇遣使以告则书本传
  如元和十一年四月太后崩剑南李夷简遣使南诏告哀馀具夷简传
  戎狄方镇拘行人以拒命贱者名而不官
  太宗纪书曰贞观八年十一月吐谷浑执我行人赵道徳不书鸿胪丞官微也
  宣慰宣谕使
  宣慰宣谕使被执称以异国绝之也先使后执不与逆臣絷王人从缓文
  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四月太子太师颜真卿使于淮西被执不书李希烈军者春秋卫伐凡伯贬之称戎希烈肆不臣之逆故豫其志以国称深贬之也不书宣慰者君命不申也
  使出疆能利社稷安人民不辱君命则书宣慰宣谕之名
  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十二月以给事中孔巢父宣慰田悦军穆宗纪书曰长庆二年三月以兵部侍郎韩愈宣慰王庭凑军不云魏博及镇州者元恶慑伏不失臣节不用国文
  行人不能度权宜防变以辱君命则书国杀
  徳宗纪书曰建中四年七月给事中孔巢父遇害于河中恶国威之沮废故懐光得以称国用重文与颜真卿异例
  王者受命必有驱除故僣命馀孽用敌国之文攻克正土则书䧟王师失利书战而后败敌国之臣得以名通侵伐书将
  高宗纪书曰武徳二年九月刘武周䧟我并州七月王世充使其将罗士信侵我榖州书将用敌国之礼又书曰武徳二年九月王师及刘武周战于介州败绩王师之败先书者非克㑹期日以决胜负遇敌来战失备致败从缓文不书裴寂败姜宝谊死舆尸辱命用微者之文
  王师胜捷则书大将之名小捷用计诡胜书破
  高祖纪书曰武徳元年九月秦王帅师及薛仁杲战于浅水原大败之俘馘具仁杲传又书曰武徳二年十一月秦王帅师破宋金刚之众于美良川是小捷用计诡胜同文
  僭国
  僭命之国以地归顺则先人后地
  高祖纪书曰武徳二年十月罗艺以幽州归于我五年七月杜伏威以江东归于我以者自专之文
  穷蹙之寇以地降用国文
  高祖纪书曰武徳元年十一月陇西薛仁杲降四年十一月荆州萧铣降以穷兵极讨乃取之国用自降为文书国以得地为重也
  邻国并吞非王师致讨书自灭
  高祖纪书曰武徳二年某月丹阳沈法兴灭四年十一月江东李子通灭五年某月豫章林士𢎞灭不书李子通王雄诞张善安灭之者强弱吞噬朝廷威力所不加其地不入以不知文
  僭窃之国因其下一时之计则地以众书
  高祖纪书曰武徳三年四月河西执李轨以地归于我六年正月山东执刘黒闼以地归于我七月二月汉阳杀高开道以地归于我不书葛徳威安脩仁执黒闼李轨张金树杀开道者以众书也不云河西山东渔阳平者非甲兵致讨而得地从自致文方镇拒命其下以元恶自效则以名见异文也
  贼师来降其地未入而复叛则不书于纪
  武徳元年八月凉州李轨以地降至十月复叛则书本传而已
  疆寇病死逭国罚书地
  高祖纪书曰武徳元年八月薛举死于陇西代宗纪书曰永泰元年九月仆固懐恩死于灵武是也
  疆冦夷定则先地后灭略将以明威
  高祖纪书曰武徳四年五月王师平河北窦建徳灭丙寅王师平河南王世充灭五年王师平并州刘武周灭先地后灭以得地为重不云秦王平建徳世充武周者略将以明威
  叛臣肆噬取元恶而宥枝附则不用方镇敌国之文宪宗纪书曰元和元年九月高崇文擒刘辟平成都一方胁从民本非懐二心先得隽乃取其地故后云平成都
  逆臣窃大号书地示不通于天下
  明皇纪书曰天宝十五载正月安禄山僭即皇帝位于洛阳肃宗纪书曰乾元二年四月史思明僭即皇帝位于范阳徳宗纪书曰建中三年十一月朱滔王武俊田悦僭即王位于魏县四年十月朱泚僭即皇帝位于京师僖宗纪书曰广明元年十二月黄巢僭即皇帝位于京师是也
  逼胁干纪原心定罪不用僭文
  代宗纪书曰广徳元年十月吐蕃以广武王承宏为皇帝僖宗纪书曰光启二年十月朱玫以嗣襄王煴为皇帝昭宗纪书曰光化三年十一月刘季述以太子𥙿为皇帝是也
  僭命之盗为子所杀虽得罪于天下而父子之义存焉天下所不容故不书窃位而记其亡终故事
  肃宗纪书曰至徳二年正月安禄山为子庆绪所杀上元二年三月史思明为其子朝义所杀乾元二年三月安庆绪亡代宗纪书曰宝应元年史朝义亡悖义负固自取溃烂故书亡其地未入朝廷不书平庆绪朝义皆不书即伪位具本传
  义师
  王室有变举义以谋兴复则异文以见志
  中宗纪书曰垂拱四年八月越王举师于豫州九月越王败绩光宅元年九月徐敬业举兵于扬州十二月徐敬业败绩凡讨叛必命将不书岑长倩张光辅鞠崇裕李孝逸讨越王敬业者不与武氏之抗义举也敬业虽以兴复为名其迹可疑故不用越王之文特书起兵不书斩越王及敬业隐之也
  巡幸
  王者㧛谣俗之善恶知王业之艰难其行以时则书幸不书还宫
  明皇纪书曰开元十年十月幸兴庆宫不书还宫者虽逾月民不知劳故不书
  出非其时称驾所至书还宫
  明皇纪书曰天宝八载十月车驾至华清宫九载正月车驾还宫不书皇帝者习盘游之乐损万乘之威以车驾称轻衔橛之变忘鱼服之辱书还宫以见其志明皇是岁幸华清宫逾时忘反受朝贺于离宫故危之
  征伐巡守得礼书帝失礼书诏逾宿则皆书至
  明皇纪书曰开元十一年正月皇帝北巡守三月皇帝至京师得礼也太宗纪书曰贞观十九年二月诏亲征高丽二十年皇帝至自高丽失礼也以万乘之重争无人之地驰骤不测之险危之道也故书诏征不使帝者当失礼之过也得礼则书至京师示无虞也失礼则书至自某所者乘舆未还以前兴事过举扰民玩威下情离动变生非常故不书至京师
  朝贺
  受朝贺失礼则书地不受朝贺则不书朔
  明皇纪书曰天宝九载正月朔受朝贺于华清宫失礼也徳宗纪书曰贞元二年正月皇帝不受朝贺宪宗纪书曰元和十一年正月以岁饥及宿师罢元㑹皆不书朔
  宴飨
  燕㑹得礼则书地失礼则书宴
  明皇纪书曰天宝十四载三月勤政楼宴群臣宪宗纪书曰十三年二月麟徳殿宴群臣得衎乐慈恵之道行于礼而后于酒食故后书宴中宗纪书曰景龙四年四月宴群臣于芳林园敬宗纪书曰宝历二年九月宴群臣于宣和殿礼至于渎有濡首俄弁之咎是厚于酒食而忘鹿鸣精诚之意故先书宴赐宴之例则先书赐尊君命也敬宗纪书曰宝历二年二月赐群臣上已节宴曲江亭文宗纪书曰开成二年十月赐群臣庆成节宴于曲江亭是也
  土木功
  土木之功虽用民以时亦书失时之役称诏
  文宗纪书曰太和八年正月修太庙九月二日诏修曲江昆明二池是时发神䇿军修淘曲江从郑注之邪说故书诏以病夺民之时也
  亲蚕
  亲蚕之礼不书本纪讥后徳之不建也
  肃宗纪书曰乾元二年三月皇后礼先蚕于苑中高宗之世武后四亲蚕不书其徳不足以率天下故载之本传
  耤田
  耤田如礼则异文以示劝
  高宗纪书曰仪鳯二年正月皇帝躬耤田于北郊明皇纪书曰开元十九年正月皇帝躬耤田于龙地耤田之礼王者不以身率下则三时怠而生业匮故耤田行礼书躬而称地欲海内知王化尚农也若如礼以至九推民忘尽力农田之劳而相劝于下必异文以示褒明皇纪书曰开元二十三年正月皇帝有事于耤田肃宗纪书曰乾元二年正月皇帝有事于耤田不云躬耤者劝农率下之意明
  失礼过举
  举难行之事以便世益民则书
  明皇纪书曰开元二年秋七月焚珠玊锦绣于殿庭徳宗纪书曰大历十四年闰月罢劔南贡春酒放舞象荆山之阳者是也
  失礼过举直文以见恶
  肃宗纪书曰乾元元年六月初祠太一神讥淫祀也穆宗纪书曰元和十五年九月大合乐于鱼藻讥丧制未逾年也
  封禅朝陵备于志车驾顺动之节书于纪重王者出入也赐酺肆赦必书一时之泽
  高宗纪书曰麟徳二年十月皇帝发东都乾封元年正月皇帝封太山禅社首四月皇帝至自泰山明皇纪书曰开元十三年亦如之其车辂次顿御坛受贺皆见本志惟大赦赐酺备于本纪明皇纪书曰开元十七年十一月皇帝发东都朝五陵戊申皇帝至自朝陵其馀丙申谒桥陵戊戌谒定陵皆见本志惟还宫大赦天下流移人并放还以下载于本纪
  灾祥
  水旱日月蚀星孛霜蝗地震山崩弛役避殿减膳亲录囚徒遣使赈给则载之本纪有天地之变而无修省之实则载之五行天文志惩不戒也
  祥瑞福应之事王者成徳所致则载之本纪以事继日月否则总于一岁之终
  书曰某月鳯凰见于某地某郡献白龟是以事继于日月也其馀郡国所书虚美所加则书曰是岁鳯凰见某地某郡献白龟不实也
  诏令
  号令诏谕民所取信未行而遽改名存而实亡则不书如贞观十五年四月诏以来年四月有事于泰山不书太宗纪而见之天文志星索前开元二年十月吐蕃侵渭源诏亲征天宝十五载六月将谋幸蜀下诏亲征乾元二年十月下诏亲征史思明不书明皇肃宗纪而见吐蕃及安史传
  太子事
  太子齿胄释奠加元服谒太庙成君则书于纪
  睿宗纪书曰景龙元年八月三年十一月太子释奠于太学是也开元七年九月皇太子齿胄于国学八月皇太子加元服乙丑谒太庙二十一年五月皇太子纳妃其后太子瑛废故皆不书明皇纪具瑛本传皇后事
  皇后所行之事不书于纪
  如显庆五年武后宴亲族邻里命妇于并州龙朔元年武后请禁妇女为俳优之戏景龙二年韦后以裙上有五色云大赦天下神龙元年韦后请天下士庶为出母服百姓二十二成丁五十九免役如此之类亦皆具武韦二后传旧史载之高宗中宗纪失史法也




  唐书直笔卷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