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会要/卷09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 唐会要 卷九十一
内外官料銭
卷九十二 

内外官料钱上武德已后。国家仓库犹虚。应京官料钱。并给公廨本。令当司令史番官回易给利。计官员多少分给。

  贞观十二年二月。谏议大夫褚遂良上疏曰。为政之本。在于择人。不正其源。遂差千里。汉家以明经拜职。或四科辟召。必择器任使。量才命官。然则市井子孙。不居官吏。大唐制令。宪章古昔。商贾之人。亦不居官位。陛下近许诸司令史。捉公廨本钱。诸司取此色人。号为捉钱令史。不简性识。宁论书艺。但令身能估贩。家足赀财。录牒吏部。使即依补。大率人捉五十贯已下。四十贯已上。任居市肆。恣其贩易。每月纳利四千。一年凡输五万。送利不违。年满受职。然有国家者。尝笑汉代卖官。今开此路。颇类于彼。在京七十馀司。大率司引九人。更一二载后。年别即有六百馀人输利受职。伏惟陛下治致升平。任贤为政。或文学高第。或诸州进士。皆策同片玉。经若悬河。奉先圣之格言。慕昔贤之廉耻。拔十取五。量能授官。然犯禁违公。辄罹刑法。况乎捉钱令史。主于估贩。志意分毫之末。耳目廛肆之间。输钱于官。以获品秩。荏苒年岁。陛下能不使用之乎。此人习以性成。惯于求利。苟得无耻。莫蹈廉隅。使其居职。从何而可。将来之弊。宜绝本源。臣每周游人间。为国视听。京司寮庶。爰及外官。异口同词。皆言不便。伏愿敕朝臣遣其详议。上纳之。其月二十三日。敕并停。改置胥士七千人。以诸州上户充。准防阁例。输课二年一替。计官员多少分给之。

  二十一年二月七日。令在京诸司。依旧置公廨。给钱充本。置令史府史胥士等。回易取利。以充官人俸。

  永徽元年四月二日。废京官诸司捉钱庶仆胥士。其官人俸料。以诸州租脚价充。

  麟德二年八月十九日诏。文武五品已上。同武职班给仗身。以掌闲幕士充之。咸亨元年四月十二日。停给。

  乾封元年八月十二日。诏京文武官应给防阁庶仆俸料。始依职事品。其课及赐。各依本品。

  仪凤三年八月二日诏。廪食为费。同资于上农。岁俸所颁。并课于编户。因地出赋。则沃瘠未均。据丁收物。则劳逸不等。俾之富教。其可得乎。永念于斯。载怀釐创。如文武内外官应给俸料课钱。及公廨料度封户租调等。远近不均。贵贱有异。输纳简选。事甚艰难。运送脚钱。损费实广。公廨出举回易。典吏因此侵渔。抚字之方。岂合如此。宜令王公已下。百姓已上。率口出钱。以充防阁庶仆。胥士白直。折冲府仗身。并封户内官人俸食等料。既依户次。贫富有殊。载详职务。繁简不类。率钱给用。须有等差。宜具条例。并各逐便。

  光宅元年九月。以京官八品九品俸料薄。诸八品每年给庶仆三人。九品二人。

  长寿三年三月。豆卢钦望请辍京官九品以上两月俸物。以助军。左拾遗王永礼奏曰。陛下富有四海。足以储畜军国之用。何藉贫京官九品俸。而令钦望欺夺之。臣切不取。钦望执曰。秦汉皆有税算。以赡军。永礼不识大体。妄有争议。永礼曰。秦皇汉武税天下。使空虚以事边。奈何使圣朝仿习也。不知钦望此言。是识大体耶。遂寝不行。

  开元六年七月。秘书少监崔沔议州县官月料钱状曰。养贤之禄。国用尤先。取之齐民。未为剥下。何用立本息利。法商求资。皇运之初。务革其弊。托本取利。以绳富家。固乃一切权宜。谅非经通彝典。顷以州县典吏。并捉官钱。收利数多。破产者众。散诸编户。本少利轻。民用不休。时以为便。付本收利。患及于民。然则议国事者。亦当忧人为谋。恤下立计。天下州县。积数既多。大抵皆然。为害不少。且五千之本。七分生利。一年所输。四千二百。兼算劳费。不啻五千。在于平民。已为重赋。富户既免其徭。贫户则受其弊。伤民刻下。俱在其中。未若大率群官。通计众户。据官定料。均户出资。常年发赋之时。每丁量加升尺。以近及远。损有兼无。合而筹之。所增盖少。时则不扰。简而易从。庶乎流亡渐归。仓库稍实。则当咸出正赋。罢所新加。天下坦然。十一而税。上下各足。其不远乎。

  十年正月二十一日。令有司收天下公廨钱。其官人料。以万户税钱充。每月准旧分利数给。至二十二日敕。王公以下。视品官参佐及京官五品已上。每月别给仗身职员钱。悉停。

  十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敕。文武百官俸料钱所给物。宜依时价给。  十八年九月四日。御史大夫李朝隐奏。请籍民一年税钱充本。依旧令高户典正等捉。随月收利。供官人料钱。

  二十二年四月十四日敕。京官兼外州都督刺史大都督府长史俸料。并宜两给。至天宝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敕。京官兼太守等官俸料两给者。宜停。其外官太守兼京官。准式。亲王带京官任外官副大将军副大使知军及知使事。京官兼外官知使事。据文合兼给者。仍任逐稳便。馀并从一处给。  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三日敕。百官料钱。宜合为一色。都以月俸为名。各据本官。随月给付。其贮粟宜令入禄数同申。应合减折及申请时限。并依常式。

  一品。三十一千。月俸八千。食料一千八百。防阁二十千。杂用一千二百文。

  二品。二十四千。月俸六千。食料一千五百。防阁十五千。杂用一千文。  三品。十七千。月俸五千。食料一千一百。防阁十千。杂用九百文。

  四品。一十一千八百六十七文。月俸四千五百。食料七百。防阁六千六百文。杂用六百文。

  五品。九千二百。月俸三千。食料六百。防阁五千。杂用五百文。

  六品。五千三百。月俸二千三百。食料四百。庶仆二千二百。杂用四百文。

  七品。四千五百。月俸一千七百五十。食料三百五十。庶仆一千六百。杂用三百五十文。

  八品。二千四百七十五文。月俸一千三百。食料三百。庶仆六百二十五文。杂用二百五十文。

  九品。一千九百一十七文。月俸一千五十文。食料二百五十。庶仆四百一十七文。杂用二百文。

  天宝三载十三日敕。郡县阙。职钱送纳太府寺。自今已后。纳当郡。充员外官料钱。不足。即取正官料钱分。若无员外官。当郡分。

  五载三月二十日敕。郡县官人及公廨白直。天下约计一载破十万丁已上。一丁每月输钱二百八文。每至月初。当处征纳。送县来往。数日功程。在于百姓。尤是重役。其郡县白直。计数多少。请用料钱。加税充用。其应差丁充白直。望请并停。一免百姓艰辛。二省国家丁壮。

  十四载八月四日诏。文武九品以上官员。既亲职务。可谓勤心。自今已后。每月给俸食料杂用防阁庶仆等。宜十分率加二分。其同正员官。加一分。仍永为常式。至德二年已后。内外官并不给料钱。郡府县官给半禄。  乾元元年。外官给半料。与职田。京官不给料。仍敕度支使量闲剧。分给手力课。员外官一切无料。至二年九月五日诏。京官无俸料。桂玉之费。将何以堪。官取绛州新钱。给冬季料。即仰所由申请。计会支给。且艰难之际。国家是同。顷者。急在军戎。所以久亏禄俸。眷言忧恤。常愧于怀。今甫及授衣。略为赒给。庶资时要。宜悉朕怀。

  大历十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度支奏。加给京百司文武官及京兆府县官每月料钱等。具件如后。  太师。太傅。太保。太尉。司徒。司空。侍中。中书令。每月各一百二十贯文。中书门下侍郎。各一百贯文。东宫三太。左右仆射。各八十贯文。东宫三少。各七十贯文。六尚书。御史大夫。太常卿。各六十贯文。常侍。宗正卿。太子詹事。国子祭酒。各五十贯文。左右丞及诸司侍郎。给事中。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太子宾客。殿中监。秘书监。司农等卿。将作等监。各四十五贯文。太子左右庶子。太常少卿。各四十贯文。谏议。诸司少府少监。各三十五贯文。国子司业。内侍。东宫三卿。各三十贯文。郎中。侍御史。司天监。少詹事。诸王傅。国子博士。谕德。中允。中舍。殿中。秘书。太常。宗正丞。各二十五贯文。殿中侍御史。著作郎。大理正。都水使者。总监。内常侍。给事中。各二十贯文。员外郎。通事起居舍人。王府长史。各十八贯文。监察御史。台主簿。补阙。王府司马。司天少监。太子典内。太常博士。主簿。宗正主簿。门下录事。中书主簿。各十五贯文。拾遗。司议。太子文学。秘书。著作佐郎。国子太学。四门。广文等博士。大理司直。詹事府丞。及诸寺监丞。谒者监。中书门下主事。各十二贯文。洗马。赞善。诸寺监主簿。詹事府司直。各十贯文。评事。各八贯文。诸校正。各六贯文。诸奉御。九成宫总监。诸王咨议。及诸陵令。各九贯二百文。城门。符宝。国子助教。六局郎。王府掾属。太常侍医。文学录事参军。主簿。记室诸卫及六军长史。两市令。诸副总监。武库署令。太公庙令。各五贯三百文。太子通事舍人。东宫寺丞。太学广文助教。内坊丞诸直长。内寺伯。千牛卫及诸率府长史。诸陵丞。诸陵署诸王府判司。司竹温泉监。尚书都事。都水及诸总监丞。司天台丞。太子侍医。诸司上局署令。及王府国令。苑四面副监。公主邑司令。各四贯一百一十六文。国子四门助教。律医学博士。协律郎。内谒者。诸卫六军左右卫率府等卫佐。诸王府参军。大农。都省。兵。吏。礼。考功主事。春坊录事。司竹副监。诸司中局署令。都水主簿。诸司上局署丞。及监庙邑司丞。司天台灵台郎。保章。挈壶正。太医署针医监。尚药局司医。各四千百七十五文。太祝。奉礼。省中诸行主事。门下典仪。御史台。殿中。秘书。内侍省。春坊。詹事府主事。诸寺监。诸卫六军诸司录事。诸司中局署丞。及大理狱丞。诸司府监录事。诸率府录事。殿中省医佐。食医奉辇。司库。司廪。奉乘。鸿胪寺掌客。司仪。太仆寺主乘。内坊典直。司天台司辰。司历。监候。内侍省宫教博士。东宫三寺主簿。太常太乐鼓吹丞。医正。按摩。咒禁。卜筮博士。及针医。卜助教。国子书算博士。及助教。诸王府国子丞尉。诸总监主簿。各一千九百一十七文。武官左右金吾卫大将军。各四十五贯文。六军大将军。左右金吾将军。各四十贯文。诸卫大将军。六军将军。各三十贯文。诸卫将军。各二十五贯文。诸卫及六军中郎。诸率府率副率。各一十一千五百六十七文。诸卫及六军郎将。诸王府典军。副典军。各九千二百文。诸卫及六军司陞千牛。及左右备身。各五千三百文。诸卫及六军中候。太子千牛。各四千一百一十六文。诸卫及六军司戈。太子备身。各二千四百七十五文。诸卫及六军执戟及长上。各一千九百一十七文。京兆及诸府尹。各八十贯文。少尹。两县令。各五十贯文。奉先。昭应。醴泉等县令。司录。各四十五贯文。畿令。各四十贯文。判司。两县丞。各三十五贯文。两县簿。尉。奉先等县丞。各三十贯文。奉先等主簿。尉诸畿令。各二十五贯文。畿簿。尉。各二十贯文。参军。文学博士。录事。各一十贯文。应给百司正员文武官月料钱外。官员准式例合支给料钱如后。  检校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每月一百一十贯文。准大历十二年六月七日敕。检校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同正官例。就一高处给。殿中省进马。准开元十七年五月十四日敕置。每人准一月纳料钱一千九百一十七文。仆寺进马。与殿中进马同。内侍省。每月四十五贯文。省监。与诸少监同。度支奏。岁约加一十五万六千贯文。准旧给都当二十六万贯文以来。伏望准数。起六月一日给付。敕旨。依。仍令所司。起五月一日支给。至六月七日。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奏。准今年四月二十八日恩敕。加给京文武官九品已上正员官月俸。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不带正官。敕内无额。应检校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并请同正官例。就一高处给。敕旨。依。至建中三年闰正月四日。中书门下奏。文武百官每月料钱一百贯以上者。三分减一。八十贯已上者。五分减一。六十贯已上者。七分减一。四十贯已上者。十分减一。三十贯以下者。不减。待兵革宁后。丰年无事。即准常式处分。仍旧给。  其年五月。中书门下奏。得苏州刺史兼御史大夫知台事李涵。东都河南江淮山南等道转运使。吏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刘晏。户部侍郎专判度支韩滉等状。厘革诸道观察使团练使。及判官料钱。观察使。令兼使。不在加给限。每月除刺史正俸料外。每使每月请给一百贯文。杂给准时价不得过五十贯文。都团练副使。每月料钱八十贯文。杂给准时价。不得过三十贯文。观察判官。与都团练判官同。每月料钱五十贯文。支使每月料钱四十贯文。推官每月料钱三十贯文。巡官准观察推官例。已上每员。每月杂给。准时估不得过二十贯文。如州县见任官充者。月料杂给减半。刺史知军事。每人除正俸外。请给七十贯文。如带别使。不在加限。杂给准时估不得过三十贯文。州县给料。其大都督府长史。准七府尹例。左右司马。准上州别驾例。支给料钱。刺史八十贯文。别驾。五十五贯文。长史。司马。各五十贯。录事参军。四十贯。判司。三十贯。参军。博士。各一十五贯。录事。市令等。各一十三贯。县令。四十贯。丞。三十贯。簿。尉。各二十贯。右谨具条件如前。其旧准令月俸杂料纸笔执衣白直。但纳资课等色。并在此数内。其七府准四月二十八日敕文不该者。并请依京兆府例处分。其中州中县已下。三分减一分。其额内釐务。比正官减半。其州县官除差充推官巡官及司马掌军事外。如更别带职。亦不在加给限。敕旨。宜依。

  十四年正月。宰臣常衮与杨绾同掌枢务。道不同。先是。百官俸料寡薄。绾与衮奏请加之。时滉判度支。衮与滉各骋私怀。所加俸料。厚薄多由己。时诸少列。各定月俸料为三十五千。滉怒司业张参。惟止给三十千。衮恶少詹事赵惎。遂给二十五千。又太子洗马视司经局长官。文学为之贰。衮有亲戚任文学者。给十二千。而给洗马十千。其轻重任情。不通时政。多如此类。

  兴元元年十二月诏。京百官及畿内官俸料。准元数支给。自巡幸奉天。转运路阻绝。百官俸料。或至阙绝。至是全给。从之。

  贞元二年敕。左右金吾及十六卫将军。自天宝艰难以后。虽卫兵废缺。而品秩本高。宜增禄秩。以示优崇。并宜加给料钱。及随身干力粮课等。其十六卫各置上将军一人。秩从一品。左右金吾上将军俸料。并同六军统军。诸卫上将军。次于统军。所司条件闻奏。  一十六员诸卫上将军。左右卫本料各六十千。加粮赐等。每月各粮米六斗。盐七合五勺。手力七人。资十千五文。私马五匹。草三百束。料九石七斗五升。随身十五人。粮米九石。盐一斗一升三合五勺。春衣布一十五端。绢三十疋。冬衣袍䌷一十五疋。绢三十疋。绵三十屯。二员左右金吾上将军。左右金吾卫。并准上。一十二员左右武卫等。本料五十五千。加粮料等。每月手力五人。资六千五百文。私马四匹。草三百三十二束。料六石六斗。随身一十三人。粮米七石八斗。春衣布十三端。绢二十四疋。冬衣袍䌷十三疋。绢二十六疋。绵二十四屯。一十六员诸卫大将军。左右卫左右金吾卫。本料四十千五百。续加。准上。随衣一人。随物随人减料。左右武卫等杂卫。本料三十六千文。续加。每月手力各四人。资二千文。私马三匹。草一百六十束。料四石九斗五升。随身十八人。粮米六石。春衣布一十端。绢三十疋。冬衣袍䌷十疋。绢三十四疋。绵二十七屯。三十员诸卫将军。左右卫左右金吾卫。本料三十六千。续加。准上。左右武卫等杂卫。本料二十千。续加。每月手力各三人。资四千五百文。私马两匹。草一百一十束。料三石三斗。随身八人。粮米四石八斗。春衣布八端。绢十六疋。冬衣袍䌷八疋。绢十六疋。绵十六屯。六员统军。本料各六十五千。续加。春冬衣一付。每月粮米六斗。盐七合五勺。私马五匹。草粮随金吾同金吾随身。馀准诸卫上将军。六员大将军。本料六十千文。续加。并准诸卫大将军。六军将军。本料三十千文。续加。准左武等杂卫将军。射生神策大将军。本料三十六千文。续加。私马五匹。草料准上。随身十四人。七人给衣。不给料。七人给粮米四石三斗。盐一斗五升。春衣布十四端。绢二十八疋。鞋十四两。冬衣袍䌷十四疋。绢二十八疋。绵二十八屯。射生神策将军。本料三十千文。续加。私马三匹。草料准上。随身十二人。六人给衣不给粮。六人全给。粮米三石六斗。盐九升。春衣布十二端。绢二十四疋。鞋十二两。冬衣袍䌷十二疋。绢二十四疋。绵二十四屯。  三年六月。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泌奏。加百官俸料。各具品秩。以定月俸。随曹署闲剧。加置手力资课杂给等。议者称之。

  四年。中书门下奏。京文武及京兆府县官。总三千七十七员。据元给及新加。每月当钱五万一千四百四贯六百十七文。一年都当六十一万六千八百五十五贯四百四文。旧额三十四万八千五百贯四百文。新加二十六万八千三百五十五贯四文。文官一千八百九十员。三太。各二百贯文。三公。各一百八十贯文。侍中。中书令。各一百六十贯文。中书门下侍郎。左右仆射。太子三太。各一百三十贯文。六尚书。御史大夫。太子三少。各一百贯文。常侍。太常。宗正卿。京兆尹。各九十贯文。左右丞。诸司侍郎。给事舍人。御史中丞。太子宾客。詹事。国子祭酒。诸卿监。内侍监。各八十贯文。谏议。庶子。太常。宗正少卿。各七十贯文。司业。少詹事。诸少卿。少监。内侍。各六十五贯文。谕德。诸曹郎中。东宫三卿。各五十贯文。员外郎。起居舍人。侍御史。王府长史。著作郎。太子中舍。中允。国子博士。太常。宗正。殿中。秘书等丞。大理正。都水使者。京都总监。内常侍。各四十贯文。补阙。殿中侍御史。通事舍人。各三十五贯文。拾遗。监察。司天少监。王府司马。赞善。洗马。奉御陵令。内给事。典内。太常博士。司舍。太常。宗正。御史台主簿。中书主书。门下录事。各三十贯文。太子文学。秘书郎。著作佐郎。城门。符宝郎。大学。广文。四门博士。大理司直。大理。詹事诸寺监丞。内谒者监。中书门下主事。各二十五贯文。评事。国子助教。王府咨议。及司天正。宫正六局郎。诸卫六军长史。诸寺及詹事主事。詹事司直。太子通事舍人。东宫三寺丞。太子文学。广文助教。千牛卫及率府长史。七品陵丞。都水丞。诸直长。各二十贯文。四门助教。协律郎。诸卫及六军卫佐。校书。正字。奉礼。大税尚书都事。九成宫总监。各十六贯文。诸寺监。内侍省。詹事府。司天台录事主事。各八贯文。王府掾属。录事参军。主簿。侍御医。两市令。中书武库署令。武成王庙令。司天丞。各十贯文。内坊丞。内寺主。王府判司。王府国令。诸司上局署令。太子侍医。公伯邑司。总监丞。司竹温泉监。七品陵庙令。司天台主簿。各六贯文。律学博士。内谒者。王府参军。诸司中局署令。王府大农诸司上局署丞。邑司丞。司天灵台郎保章。挈壶正。京苑四面监。太常医博士。及监医。八品陵庙令。尚药局司医。司竹温泉监丞。各四贯文。诸司中局署丞。大理狱丞。鸿胪掌客。诸司府监作监事计官属佐食医。各二贯文。尚辇。太仆主乘。仆寺典乘。军卫率府。亲勋翊府兵曹。典膳两令。司天台司辰。司历。监候。内坊典直。内侍省宫教博士。太常寺乐正。及医卜正。九品陵庙丞。苑四面监丞。王府国丞尉。按摩。?禁。卜筮博士。及针医助教。诸总监主簿。国子书算及律助教。各一千文。武官八百五十六员。七十二员四品。各十七千三百五十文。一百三十六员五品。各一十千八百文。九十六员六品。各七千九百五十文。九十八员七品。各六千一百七十四文。一百三十六员八品。各三千七百十二文。五百五十八员九品。各二千八百七十五文。并杂给校簿。每贯加五百文支给。京兆府县官。唯两县簿尉加五千文。馀并同大历十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敕。右中书门下准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敕。京官宜加料钱。准敕商量。谨条件如前。敕旨。依。

  十年二月。诏应文武朝官有薨卒者。自今已后。其月俸料宜皆全给。仍更准本官一月俸钱。以为赙赠。若诸司三品已上官。及尚书省四品官。仍令有司举旧令闻奏。行吊祭之礼。务从优备。初。左庶子雷咸。以是月朔卒。有司以故事计其月俸。以月数给之。上闻之。故有是命。

  十五年十二月诏。今年十月三日。权减诸道诸州刺史判军事料。及专知勾当官加手力课。并减州县官手力。门仓库狱囚子驿馆廨宇等钱。宜一切却仍旧。初。献计者言收诸道军事钱。及手力资课等。当得百数十万贯。可以助军。于?时判度支。又赞成之。及算计大数。止于三十万贯。而数中更有耗折杂破。才得十馀万贯。舆论甚以为不便。韦皋张建封。又相次奏。言所得甚微。所失体大。又因此人心颇不安。故命复古也。

  元和六年闰十二月敕。河东。河中。凤翔。易定四道。州县久破。俸给至微。吏曹注官。将同比远。在于治体。切要均融。宜以户部钱五万五千贯文。充加四道州县官课。

  七年五月。加赐泽、潞、磁、邢、洺五州府县官料钱二万贯文。其年十二月。以麟、坊、邠三州官吏。近边俸薄。各加赐其料钱。

  其年。中书门下奏。国家旧章。依品制俸。官一品。月俸三十千。其馀职田禄米。大约不过千石。自一品以下。多少可知。艰难以来。网禁渐弛。于是增置使额。厚请俸钱。故大历中。权臣月俸有至九千贯者。列郡刺史无大小。给皆千贯。常衮为相。始立限约。至李泌又量其闲剧。随事增加。时谓通济。理难减削。然有名存职废。额去俸存。闲剧之间。厚薄顿异。将为定式。须立常规。制从之。乃命给事中段平仲。中书舍人韦贯之。兵

  部侍郎许孟容。户部侍郎李绛等。详定减省。从之。

  十二年四月敕。京百官俸料。从五月以后。并宜给见钱。其数内一半充给。元估疋段者。即据时估实数。回给见钱。

  其年十一月敕。工部尚书邢士美。以疾未任赴京。宜就东都将息。疾损日赴任。其料钱准上官例。令有司支给。  十三年六月。以德棣沧景四州。顷遭水潦。给复一年。遂定四州官吏俸钱料。刺史每月一百五十千。望紧上县令。每月四十千。馀有差。

  十四年四月。重定淮西州县俸禄。以蔡州为紧。刺史月俸一百八十千。申光二州为中。刺史月俸一百五十千。长史已下有差。

  十五年六月。敕曰。朕闻帝王所重者国体。所切者人情。苟得其体。必臻于太和。如失其情。是由于小利。况设官求理。颁禄责功。既有常规。宁宜就减。近者以每岁经费。量入不充。外官俸料。据数抽贯。朕再三思度。终所未安。念彼遐方。或从卑官。一家所给。三载言归。在公当甘于廉洁。受禄又苦于减克。待我庶吏。岂其然乎。虽忧国之诚。固须赡助。而恤人之虑。将起怨咨。必若水旱为虞。干戈未戢。事非获已。人亦何辞。今则幸遇丰登。又方宁谧。九州之内。永绝妖氛。三边之上。冀除烽警。自宜克己以足用。安可剥下而为谋。临轩载怀。实所增愧。其度支所准五月二日敕。应给用钱。每贯抽五十文。都计一百五十万贯文。并宜停抽。初。宰相以国用不足。故权请抽减课官。及言事者累陈表章。以为非便。故复下此诏以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