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开元占经 (四库全书本)/卷1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二 唐开元占经 卷一百一十三 卷一百十四

  钦定四库全书
  唐开元占经卷一百一十三
  唐 瞿昙悉达 撰
  人及神鬼占
  人名体
  春秋说题辞曰人者仁也以心合也宋均曰与他相偶合也 易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春秋繁露曰人有三百六十六节耳目之明日月之象外有四支副时数也乍视乍暝副昼夜也乍哀乍乐副阴阳也 白虎通曰人有五藏六府所应五行六合也 大戴礼曰天地人一二三三三九九九八十一主日日数十故人十月而生人生期晬然后行三年头然后合焉 孝经援神契曰头圎法天足方象地五藏象五行四支法四时九窍法九州两目法日月肝仁肺义脾信心礼胆断肾智旁光须发象星辰节象月岁肠法经纬
  人瑞
  真人
  礼斗威仪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黄真人游于后池宋均注曰黄土色游于后宫之池则黄帝问道于𤣥女素女是也 孙氏瑞应图曰真人者黄帝时游于池王者著徳不贪货利则金人乘金船游王后池又曰王者徳至则金人游于池
  玉女
  礼含文嘉曰禹卑宫室尽力沟洫百榖用成玉女敬降养宋均注云玉女有人如玉色也天降精生玉女使能养人羙女玉色养以延寿也
  贤圣进
  春秋繁露曰君恩及裸虫城郭充实则贤圣皆进 郑𤣥注论语云周公相成王致太平时四乳而生八子皆有贤行和气之所致也
  长人见
  魏志曰咸熙二年晋太子昭封襄武县言有大人见长三丈馀迹长三尺二寸白巾著黄单衣黄巾柱杖或云今当太平
  人怪
  长人入国
  京房曰君暴乱疾有道厥妖长狄入国 左𫝊文公十一年败狄于咸榖梁公羊传曰长狄也兄弟三人一者之鲁一者之齐一者之晋煞之身横九亩五丈四尺㫁其首而载之眉见于轼何以书记异也刘向以为时周室衰㣲三国为大可责者也天戒若曰不行礼义大为夷狄之行将致危亡其后三国皆有篡逆之祸近下人伐上之痾也 史记秦始皇帝二十六年有大人长五丈足迹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见于临洮天戒若曰大为夷狄之行将受其祸是岁秦始皇初并六国反憙以为瑞销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像之自言贤圣燔诗书坑儒士奢媱暴虐务欲广地南戍五岭北筑长城以备胡越堑山填谷西自临洮东至大辽东西径数千里故大人见于临洮明祸乱之起也后十四年而秦亡
  人走入宫室
  春秋潜潭巴曰有人入宫之祸极效之验也 又曰有人走入宫不知其名大水为灾国惊群猾并谋 汉书五行志曰成帝建始三年七月丁未渭上女子陈持弓年九岁言大水至走入城入未央宫尚方掖门殿门门内诸卫户者莫见至钩楯省乃见民惊走上城此下将篡国因女宠有宫室之象也后王氏兄弟父子五侯秉权至莽卒篡天下 又曰成帝绥和二年八月庚申郑通里男子王褒衣绛衣小冠带钩入北司马殿东门上前殿入非常室解帷组结佩之曰天帝令我居此署长业等收缚考问褒故公车大谁卒应劭曰在司马殿门掌讙呵也病狂易不自知入宫后王莽篡之象 续汉书云灵帝光和中雒阳男子以弓箭射阙北吏收考问辞居贫负责无所聊生因买弓箭以射阙近射妖也其后车骑将军何苗与兄大将军进部曲相疑对相攻击战于阙下苖死败杀数千人雒阳宫室因火延烧尽 风俗通曰灵帝光和元年南宫中黄门寺有一男子长九尺白衣中黄门吏呵问汝何等人白衣妄入宫曰我梁伯夏天使我为天子吏欲收取忽不见董卓之应也 王陵晋书恵帝纪曰齐王冏为大司马十二月有白头老公入司马府大呼有大兵起不出甲子旬即收都卫考竟殉于内外演晋汉春秋曰齐王冏辅政大安元年有一妇诣大司马门求寄产吏乃诘之妇曰待我截脐便去言讫不见有位者闻而恶焉至二年而冏被诛
  讹言
  汉书王莽𫝊曰建国元年长安狂女子碧呼道中髙皇帝大怒趣归我国不者九月杀汝莽收捕杀之 幽州录曰吴郡张茂度在益州时忽有人道朝廷诛徐羡之傅亮谢晦三人遂传纷纭张推问造言之主问何由言此答曰实无所承恍惚不知言之耳张鞭之𫝊者遂息后乃验日月正与符同 沈约宋书曰大明二年民筑治广陵城刘诞出巡行有人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声大骂曰大兵寻至何以辛苦百姓使执之问其本末答曰夷姓名孙家在海陵天公与佛道共议欲烧此间人民道佛苦諌强得至今大祸将至何不立六慎门诞问六慎云何答曰古言祸不过六慎门诞以其言狂悖杀之又五军士忽狂见鬼惊怖啼哭曰外军围城城上张白布帆执录二十馀日乃散筑城之日云雾晦暝白虹临门连蜀城内
  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言之不从是谓不义时则有诗妖君亢阳而虐臣畏刑而箝口则怨谤之气发于歌谣故有诗妖 鸿范五行传曰下既非君上之刑畏严刑而不敢正言则先发于歌歌口事也气逆则恶言至或有怪谣以此占之故曰诗妖古者人君必视人民聴其歌谣以省国政 左传曰僖公五年晋侯伐虢八月甲午围上阳问卜偃曰吾其济乎对曰克之公曰何时对曰童谣有云丙之晨龙尾伏辰龙尾尾星也日月之㑹曰辰日在尾故尾星伏而不见也均服振振取虢之旗戎事上下同服振振盛貌旗军之旌旗也鹑之贲贲天䇿焞焞火中成军虢公其奔鹑鹑火星也贲责鸟星之体也天䇿傅说星时近日星㣲焞焞无光耀也言丙子平旦鹑火中军事有成功也此已上皆童谣言也童子未有念虑之惑而㑹成嬉𭟼之言似若有凭者其言或中或否博覧之士能惧思之 人兼而志之以为炯戒以为将来之验有益于世教其九月十月之交乎以星验之知九月十月之交谓夏之九月十月也交晦朔交㑹丙子旦日在尾月在䇿是夜日月合朔于尾月行疾故至旦而过在䇿鹑火中必是时也冬十二月丙子朔晋灭虢虢公丑奔京师周之十二月夏之十月也 左𫝊曰文成之世童谣曰鸜之鹆之公出辱之鸜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鸜鹆跦跦公在干侯徴褰与𥜗鸜鹆之巢逺哉摇摇稠父丧劳宋父以骄鸜鹆鸜鹆往歌来哭至昭公时鸜鹆来巢公攻季氏败出奔在外野次干侯八年薨于外归葬鲁昭公名稠公子宋立是为定公异苑曰秦世有童谣云秦始皇奄僵僵开吾户㩀吾
  床饮吾酒唾吾浆食饮以为粮张弓射东墙前至沙丘当灭亡始皇既坑儒焚典乃发孔子墓欲取经传圹既启悉如谣者之言又言谣文藏在冡壁始皇甚恶之反问之还沙丘而脩别路见群小儿辇沙为阜问之云沙丘也从此得疾而殂 汉书五行志曰元帝时童谣云井水溢灭灶烟灌玉堂流金门至成帝建始二年三月戊子北宫中井泉水溢出南流象春秋时有鸜鹆之谣而后有来巢之验井水阴也灶烟阳也玉堂金门至尊之居象阴盛而灭阳窃有宫室之应也王莽生于元帝初元四年成帝封为三公辅政因以篡位 又曰成帝时童谣曰燕燕尾涎涎张公子时相见木门仓琅根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其后帝为㣲行出游常与富平侯张放俱称富平侯家人过河阳公主作乐见舞者赵飞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涎涎羙好貌也张公子谓富平侯也木门仓琅根谓宫门铜锾服䖍曰门铜枢也应劭曰门铜铺首镮也苏林曰锾音镮言将尊贵也后遂立为皇后弟昭仪贼害后宫皇子卒皆伏辜所谓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者也又曰成帝时童谣曰邪径败良田䜛言乱善人桂树花不实黄爵巢其巅昔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桂树赤色汉家象花不实无继嗣也王莽自谓黄象黄爵巢其巅象也 续汉书曰更始时南阳有童谣曰谐不谐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是时更始在长安世祖为大司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并见煞是更始之不谐在赤眉也世祖由河北兴 又曰世祖建武中蜀童谣曰黄牛白腹五铢当复是时公孙述僭号于蜀时人窃言莽称黄述欲继之故称白腹五铢汉家货明当复也述遂诛灭 又曰顺帝之末京都童谣曰直如弦死道邉曲如钩反封侯案顺帝即世孝质短祚大将军梁冀贪树䟽㓜李固以为清河雅性聪明敦诗悦礼加以属亲立长则顺置善则固而冀私白太后䇿免固因徴蠡吾侯遂即至尊固由是结怨幽毙于狱暴尸道路而太尉胡广封安乐乡侯司徒赵戒厨亭侯司空袁阳安国亭侯又曰桓帝之时京都童谣曰城上乌尾毕逋父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班班入河间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梁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案此谣皆谓为政贪也城上乌尾毕逋者处髙利独食不与下共谓人主多聚敛也父为吏子为徒者言蛮夷将叛逆父既为军吏其子又为卒徒往击之也一徒死百乘车者言前一人往讨广既死矣后又遣百乘车往也车班班入河间者言桓帝将崩銮舆班班入河间迎灵帝也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者言灵帝既立其母永乐太后好聚金钱以为堂室也石上慊慊舂黄梁者永乐虽积金钱犹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黄梁而食之也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者永乐教
  灵帝使卖官受钱所禄非其人天下忠笃之士怨望欲击悬鼓以求见丞卿主鼔者亦复謟顺怒而止我也 又曰献帝践祚之初京都童谣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案千里草为董十日卜为卓青青暴强之貎不得生者亦旋破亡也 魏略曰令狐愚字公冶太原人为兖州刺史愚见吴未平而齐王芳年少又闻楚王有智勇初东郡有谣云白马出河妖马夜过官收靷呜呼众马皆应明日见迹大如斛行数里还入河中又有谣言白马素羁西南驰其谁乘者朱虎骑愚既闻此谣又闻大司马楚王小字朱虎故遂与其舅王陵阴谋立楚王愚病死后发觉刀割愚棺而戮尸焉 吴志曰初兴年中吴中童谣曰黄金车斑斓昌门出天子昌门吴西郭门也夫差所作也其后孙氏兴焉异苑曰义熙中童谣云长作扫帚枢作杷扫除洛中迎琅琊及十一年晋大军至洛修复园陵时封琅邪王也 中兴徴祥说曰大和中童谣曰青青御路杨白马紫缕缰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浆又曰鳯凰生一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何悟成龙子是时海西公宠爱殿中常侍相龙等因共为乱生子男三人海西以为己子将欲立之既而被废以马缰杀三子三子死之明日南方献甘露焉
  中兴徴祥说曰隆和中谣曰升平不满斗隆和那得乆哀皇闻而恶之改为兴寜又谣曰虽复改兴寜只自无聊生寻哀帝中药不识万㡬 异苑曰石勒末年谣曰一杯水食者㫖石勒死人不知不信我语视盐池三月忽变而生埿七月而勒死池还如先 又曰符坚域中谣曰河水浊复清符诏死新城 又谣曰肩不过项及其南侵其相王猛谏曰童谣有云肩不过项此不宜逺行之徴也不从果败于寿春之项城
  人生角及自出地
  京房曰权臣専政厥妖人生角 汉书五行志曰景帝二年九月胶东人年七十馀生角角有毛角兵象老人吴王象也年七十七国象也时胶西济南临淄胶东四王谋反连楚赵凡七国 华阳国志云李势未亡之前涪陵有民头生角长三寸凡三截之 京房易传曰人自地出君有忧民散流国亡地
  男化为女
  春秋潜潭巴曰小人聚天子弱则丈夫化为女子 京房曰丈夫化为妇人兹谓柔胜强阴胜阳邦必亡又曰男化为女有异姓来其国 蜀王本纪曰武都丈夫化为女子颜色羙好盖山精也蜀王取为后后死蜀王于武都担土于成都葬之故地号曰武担以石镜一表其墓汉书五行志曰哀帝建平三年豫章有男子化为女
  子嫁为人妇生子长安陈鳯言阳变为阴将无继嗣自相生之象生一子将复一世绝也
  女化为男
  春秋潜潭巴曰贤人去位天子独居则女化为丈夫京房曰女子化为男子兹谓阴昌贱人为政其邦必亡又曰君将绝嗣则君妻化为男 纪年曰晋定公二
  十五年西山女子化为丈夫与之妻能生子其年郑一女生四十人二十人死 史记曰魏襄王三年魏有女子化丈夫 续汉书五行志曰献帝建安七年越巂有女子化为男子时周群上言哀帝时亦有此将有代易之事至二十五年帝封山阳公
  人生而能言
  京房易𫝊曰言之不知则人生而能言天使代其言也 又曰人生而能言言善则善言恶则恶此国之徴 地镜曰多有谗贼人生而言
  人生而能行
  京房曰人生而行其国大昌其君有忧 又曰自受其殃黔首散亡 地镜曰王事急民欲流亡国有兵则人生而能行
  人相食
  续汉书五行志曰灵帝建寜三年河内妇食夫河南夫食妇 异苑曰后汉桓帝元嘉元年任城民妇生儿即自取食之又谓姑曰天使如此我亦行死尸僵者门闾安欹者失半覆则尽灭言毕而匍匐复产一儿而两头五人杨难自王仇池分国之应也
  人生子异形
  天镜曰妇女一时生三男不出三年外国来生三女国有阴私 春秋潜潭巴曰人生五首猾大起 京房曰人生子首在背天下易乡 天镜曰人生两首不出三年上帝命王征四方布令天下 又曰人生四头两目世主大哀人生多头君王有咎民颠沛流亡 地镜曰天下忧主凶民流亡则人生有四目 天镜曰人生三目横兵并起为害 京房曰人生子有一目其国不寜春秋演孔图曰崇高将亡阴不承阳怨望生则十口
  之人出 京房曰人生有二口以上国主见惊以兵天镜曰人生两口五榖不登百姓丧亡 京房曰人生子舌长天下有兵 人生子有一耳是谓不聪 人生有三耳以上是谓多方其国无王 又曰是谓多聪国事无定 人生子有一手是谓不寿其国有咎 人生有三臂有反臣 人生有三手以上臣谋主 人生三足是谓非常天下有兵 天镜曰人生多足是谓大役其国东西移走 人生有三足不出二年国有兵丧京房曰人生子有一足是谓不行国主亡 人生子有三十指民流亡 人生子有二鼻有民谋其主 人生有二背臣反主亡 天镜曰人生两身世主被殃民人散亡 人生两腹不出三年岁大熟民食足 京房曰人生子有三腹其国分 人生有二腹是谓恶祥国主以仇亡 人生子目在首上及后天子亡 天镜曰人生目著腹五榖豊横兵起 京房曰人生子目在项背天子不安 人生子目在臂及手天下有大事 人主子目在腋下天下不相见 人生子目在阴天子亡位人生子目在踵及足是谓下视天下大兵 人生子
  口在首上及在后国主亡 天镜曰人生子两口在背国无兵人民行五榖昌 京房曰人生子口在肢臣主亡 人生子口在腹旁天下有兵一曰为天徳五榖豊熟 人生子口在节天下民大饥流亡 人生子鼻在背及项天下不寜 人生子鼻在首前太子有殃 人生子鼻在腹天下大荒 人生子鼻在四肢节天子亡人生子鼻在阴是谓不恒天子降 人生子耳在首
  上及前后天下有兵民流亡国君丧 人生子耳在腹天下兵 人生子耳在背及肩项天下有忧 人生子耳在四肢及手足有反主者 人生子腹在背天下饥人生子腹在手上前后天下民饥兵作 人生子腹
  在四肢足天下有大兵又曰天子易 人生子四肢在背天下乱于兵 人生子阴在首天下大乱在背天子无后 人生子阴在腹天下有大事 京房易侯曰人生子足小此谓下约不出三年邦消亡 汉书五行志曰平帝元始六年六月长安女子生儿两头异颈面相向四臂共胸凥上有目长二寸所若六畜首目在下兹谓亡上政将变更凡妖之作以谴失正各象其类二首下不一也手多所任邪也足少下不胜任也 风俗通曰灵帝光和二年洛阳上西门外女子生儿两头异肩四臂共胸俱前向以为不祥随地弃去朝廷变乱上下无别二头之象也 春秋运斗枢曰人主不省山川之祠州土之位不应天府斩伐无度懐山绝渠则人生大头 天镜曰人生子头如囊者主有咎凶 又曰人生头大不出三年将有大师来伐其国 又曰人生无头世主方凶京房曰人生子无目其国主暴死 人生子无口其国主见贼 又曰多疾 春秋运斗枢曰上弊下塞则人无唇 京房曰人生子无唇是谓不祥国主死亡 人生子无耳天子不聪 天镜曰人生而无口鼻耳世主凶其国年熟 人生子无鼻其国主疾病 人生子无足岁大饥 人生子无手主有客兵至 人生子无手掌世主大忧疾病 人生无足世有丧徴也 人生无足不出三年其国空 京房曰人生子无指天子有更令 人生子无腹其国年大熟 人生子无四肢其国主君臣有反者 人生子无阴其国主无后 人生子无凥国主以仇亡 天镜曰人生子无头不出三年有大师来伐其国 人生子无骨其国主昌 魏志公孙述时襄平北市有人生肉长围各数尺有头目口喙无手足而动摇此赤眚也占曰有形不成有体无声其灭亡必也
  人生六畜
  京房曰人生六畜是谓更有王天下易主 人生马百姓劳苦 人生彘犬人君失道 人生彘贵人牵义民不义 人生六畜形人面者天子不聪 人生六畜口在手之上及腹天下有大兵 人生六畜口在腹背胸天下有反者 人生子人形六畜面更天子 人生六畜口在阴天下有恶天子 人生六畜耳在手上天下有忧又云有反者 人生六畜耳在四肢天下有兵一曰天下大荒 人生六畜耳在腹及胸天下有反臣人生六畜耳在阴群臣常谋天下 人生六畜四肢在腹及首天下大乱 人生六畜有三首以上天下乐昌人生六畜有两身天下有重兵 人生六畜有三目
  以上天下有乱臣 人生六畜有一目国令不行 人生六畜有两口以上天下有兵 人生六畜有三耳以上天下有大事 人生六畜有一耳国主不聪 人生六畜有两鼻以上有谋反者 人生六畜有一足天下无主 人生六畜有二足天下有大忧 人生六畜阴在首上天子失位 人生六畜有二阴以上国主多子人生六畜有四肢无节天下有不善者 人生六畜有二尾以上国有大事 人生六畜有毛无羽天子失位人生六畜有羽无毛天子无朝之者 人生六畜身
  半有毛半无毛国有大事 人生六畜无面天下兵作人生六畜无首天下无主天子失位 人生六畜无
  目社稷亡 人生六畜无口天下大饥重有大兵 人生六畜无鼻天下有灾 人生六畜无耳天子无令臣人生六畜无腹天下大饥重以大兵 人生六畜无
  四肢天子无忠臣 人生六畜无阴天子无后 人生六畜无骨斤SKchar天下昌 人生六畜无尾是谓无后近臣反杀主 人生六畜无毛天下贫民饥 地镜曰兵起则人生牛马
  人生野兽飞鸟
  天镜曰人生野兽国君兄弟分别不出一年夷狄内侵京房曰人生野兽天下不通 人生野兽有他变形
  天下大兵凶亡 京房易侯曰人生飞鸟兹谓不祥司马将兵上卿亡 人生子形如飞鸟面者非常兵行人生子人面飞鸟形者大水行兵战 人生飞鸟有人形体者天下分 天镜曰人生飞鸟君忧小民散流
  人生五榖草木杂物
  京房曰人生子尽为五榖国民昌 人生子尽为草木国主死 人生子尽为石兵强 人生他物非人所见闻者皆为天下有兵
  人生龙蛇虫鱼
  地镜曰国君见伐则人生龙 京房曰人生龙有异姓来相其国君将亡 人生子人面而龙蛇形者天下有兵 纪年曰令王四年碧阳君之诸御产二龙 人生子人形而龙蛇面者天下饥其兵合 人生蛇蜂虿天下有并民 人生蛇蜥蜴国破有丧君走 人生子鱼为首者有大水
  人死而更生
  天镜曰人死复生国有大病五榖死兵起 京房曰子不三年改父之道则为私厥妖人死更生左传曰晋杀秦谍于绛七日复生 续汉书五行志曰献帝初平中长沙人姓桓死棺敛月馀其母闻棺中有声发之遂生至阴为阳下人为上其后曹公由匹庶起也 又曰献帝建安四年武陵宛县女子李娥年六十馀死于城外已四十年行人闻SKchar2中有声发出遂活 京房易传曰死人复行五榖不登兵革大起
  女生赤毛
  京房易传曰人君尊卑无别则女生赤毛
  神瑞
  西王母
  帝王世纪曰舜时群瑞毕臻昆仑之北玉山之神人身虎首豹尾蓬头戴胜执几杖皓然白石城金室而居南有青鸟常为取食名曰西王母慕舜之徳来献白环及贡益地图 瑞应图曰王者承先王法度无遗失则来黄帝时西王母使使乘白鹿来献白环 大戴礼曰舜以天徳嗣尧布恩散徳日月出入莫不率俾西王母来献玉琯异苑云零陵文学奚景于舜庙下得玉琯一即舜西王母所献玉琯也汉律历志注云西王母献舜白玉管以玉为管也
  四海神
  金匮曰武王伐纣都洛邑阴寒雨雪一十馀日深丈馀甲子朔旦有五丈夫乘马车从两骑至王门外欲谒武王武王将出见之太公曰不可雪深丈馀五丈夫车骑无迹恐是圣人太公乃持一器粥出门而进五车两骑曰王方未出天寒故进热粥以御寒而不知长㓜从何来两骑曰先进南海君次进东海君次北海君次西海君次河伯雨师风伯粥既毕使者告太公太公谓武王曰此四海之神王可见之南海神曰祝融东海神曰勾芒北海神曰𤣥冥西海神曰蓐收河伯名为凭雨师名咏风伯名飞廉请以名前五神皆惊相视而叹祝融等皆拜焉武王曰天阴逺来何以教之四海曰天代立周谨来受命请敕风伯等各奉其职 墨子曰郑缪公昼处庙有神入门而左鸟身素服三纯面状正方缪公乃惧神曰无奔帝享汝明徳使锡寿十年使君昌公问神名神曰勾芒 国语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融祝融也崇髙山也夏居阳城髙山所近也
  登山神
  管子曰桓公北征孤竹未至卑耳溪十里援弓将射未敢发见人长尺而人物具冠右袪衣走马前疾管仲曰臣闻登山之神有俞儿者长尺人物具焉伯王之君兴则见且走马前导也右祛示从右渉至溪如所言公拜马前曰仲父之圣若此对曰夷吾闻圣人先知无形非有形而后知臣非圣人臣承教者也
  神女
  瑞应图曰羙女者盖神女也君徳被逺则至周穆王时持酒来酌之
  神怪
  神吟啸
  淮南子曰夏桀乱四时之政黄神吟啸鬼神失其常
  神降莘
  左传荘公三十二年有神降于莘有神声以接人莘虢地恵王问内史过曰是何故对曰周之将兴明神降之鉴其徳也将亡神又降之观其恶也故有得神以兴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王曰若之何对曰以其物享焉其至之日亦其物也享祭也若以甲乙日至祭先脾玉用苍服尚青以此而祭也王从之内史过往闻虢请命闻虢请于神求赐土田之命反曰虢必亡矣虐而聴于神神居莘六月虢公使祝应宗区史嚚享焉神赐之土田祝大祝也宗宗人也史大史也应区嚚人名也史嚚曰虢其亡乎吾闻之国将兴聴于民政顺民心将亡聴于神求福于神神聪明正直而一者也依人而行唯徳是与虢多凉徳其何土之能得凉薄也谓二年晋灭虢也
  回禄神蓐收神
  国语曰夏之亡也回禄信于聆隧回禄火神再宿为信聆隧地名也又曰虢公梦在庙虢公王季之子文王之弟虢虢公丑也庙室庙也有神人面白毛虎爪执钺于西阿西荣也公惧而走神曰无走帝命曰使晋袭于尔门帝天也袭入也公拜稽首觉召使嚚占之对曰如君之言则蓐收也天之刑神刑杀神也天事官成官成祸福各以官象成也公使囚之且使国人贺梦欲转吉故使贺也舟之侨大夫也告其诸族曰众谓虢不久吾乃今知之以其贺梦其适晋六年虢亡
  神致璧
  史记秦始皇三十六年秋使者从闗东夜过华阴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为吾遗镐池君服䖍曰水神也张晏曰武王居镐镐池君则武王也武王伐啇故神云始皇荒淫若纣矣今亦可伐也孟康曰长安西南有镐池也言曰今年祖龙死苏林曰祖始也龙人君之象谓始皇也使者问其故因忽不见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闻始皇黙然良久曰山鬼固不过知一岁事也退言曰祖龙者人之先也使御府视璧乃二十八年行度江所沉璧也三十七年始皇崩于沙丘
  神降不见形
  吴志孙权传曰太元元年五月临海罗阳县有神自称王表周旋民间语言饮食与人无异然不见形又有一婢名纺绩是月遣中书郎李崇赍辅国将军罗阳王印绶迎王表李崇既至与崇及所在郡守令长谈论崇等无以易所过山川遣婢与其神相闻秋七月崇与表至权于苍龙门外为立第舍表说水旱小事往往有验十一月权祭郊还寝疾二年二月表亡至四月权薨
  池神见
  幽明录曰晋武帝于殿上𥦗下清曙忽见一人著白帏黄绢单衣举身沾湿自称是华林园中池水神名曰淋泠君也若善见待有福祐时帝饮已醉取常佩刀空掷之刀空过无碍神忽曰不以往事垂接当令知所过居少时而暴崩
  鬼怪
  鬼见
  天镜曰鬼见官府及私宅内失土地之象 国语曰周之衰也杜伯射王于鄗注云常昭曰鄗鄗京也杜国伯爵陶唐氏之后也春秋曰宣王杀杜伯而不辜后三年宣王㑹诸侯田于囿日中杜伯起于道右朱衣冠操朱弓矢射宣王中心折脊而死也 左传曰荘公八年十二月齐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贝丘姑棼贝丘皆齐地田猎也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见大豕而从者见彭生皆妖鬼也公怒曰彭生敢见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坠于车伤足丧屦 汉书五行志曰髙后八年三月自灞工还枳道见物如苍狗撠髙后腋怒见赵王如意为祟遂病腋伤而崩先是后杀如意
  鬼掷人屋
  天镜曰鬼掷人屋扣门户如贼盗劫人不出一年民人疾病
  鬼呼
  墨子曰夏桀之时鬼呼于国 天镜曰鬼呼大人当之是谓䘮亡不出一年天下争地一曰哭祖民分散 述异记曰吕光永康二年有鬼叫于都卫曰兄弟相灭百姓毙两口绝祀吏寻声视之则靡所见是年光死娇子绍立五日绍庶兄纂篡绍自立明年纂弟车骑大将军常山公征伐屡有战功疑纂不已帅众攻纂所杀无穷常酗游走无度明年因醉为从弟超所杀超推兄隆为主姚兴因舋遣叔父征西将军陇西公硕徳伐之隆师徒挠败乃称蕃于姚氏三年遂为姚氏所灭
  鬼吟哭
  墨子曰夏桀之时鬼叫于国商纣之亡有鬼宵吟 董仲舒五行逆顺曰人君简宗庙不祷祝咎及于外则鬼夜哭 京房曰国虚空人君有尸禄则鬼夜哭 晋阳秋曰符坚未败常安市鬼夜哭一月乃止 京房曰鬼夜哭国将亡





  唐开元占经卷一百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