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黄御使公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唐黄御使公集 卷第五
唐 黄滔 撰 景闽县李氏观槿斋藏明刊本
卷第六

唐黄先生文集卷之五

         唐监察御史闽黄淊著

 碑记铭

  泉州开元寺佛殿碑记

混沌死而天地生道德销而仁义作情军业网

始脉旋波天谓洛龟河龙文有生而不文无生

乃产金圣人于西国钻智慧火干烦恼海理不

吾吾而一贯生生其姿电㸌于周室其波𣲖𣻌

于汉代繇是馆移鸿胪城崇白马斯有寺之始

也寺制殿𧰼王者之居尊其法也其后金地莲

扃周旋四海乌飞兔走或故或新至如神运之

灵莫灵矣亦靡得而岿然则我州开元寺佛殿

之与经楼钟楼一夕飞烬斯革故鼎新之数也

初仆射太原公以子房之帷幄布泉城以叔度

之袴𥜗纩泉民而谓笁干之道与尼聃鼎宜根

乎信而友乎理矧开元宇五十载之圣容实

寺之冠洎帅闽也愈进其诚缮经三千卷皆极

越藤之精书工之妙驾以白马十乘送以府僧

迎以郡僧置兹之楼既而蜀雨不飞识者以为

物之尤罕留于世敬之至必动乎神是必为地

祗所搜龙宫之索不然者曷与斯故新之数期

厥理则明我宜悄然不巳仲弟检校工部尚书

为玆郡之秋也武则拍孙吴之背文则席夏商

于前而复龙虎之内以埙以篪大耸孟龙之㫖

乃割俸三千缗鸠工度木烟岩云谷之𣏌梓楩

柟投刃以时趋功以隙食以月粟付以心倕不

期年而宝殿涌出栋隆旧绮梁修新虹八表四

隅悉半乎丈柱盛镜础方圭丛斗楣承蟠螭飞

云翼栱文榱刻桷轇轕𭩚桠或经纬以开织或

丹雘而缬耀皛若蟾窟嶪如鳌背风夏触而秋

生僧朝𣑽而谷应升者骨冰观者目波而五间

两厦昔之制也自东迦叶佛释迦牟尼佛左右

真容次弥勒佛弥陀佛阿难迦叶菩萨卫神虽

法程之有常而相貌之欲动东北隅则揭锺楼

其锺也新铸仍伟旧规西北隅则揭经楼𩀱立

岳峰两危蜃云东瞰全城西吞半郭霜韵扣而

江山四爽金字骈而讲诵千来是知天地日月

鬼神不欲一存其物将有待于后人也设使斯

殿也斯楼也不有之故其何以新我公之作之

为其何以布之哉三略六韬流通贝多戈霜剑

雪为甘露㓗信英智之所措也既毕召化内之

缁锡数迈于千斋而落之累中慈云五色慧日

重轮谭者以为𣑽天之宇化于是矣灵山之㑹

俨于是矣我公之倅试大理评事宋君曰骈才

推博古识洞真如请立贞珉垂于不朽公以小

儒不佞俾刻斯文僧正临坛大德僧宣一桑门

之关楗者曰寺有记亡之矣垂拱二年郡儒黄

守恭宅桑树吐白莲花舍为莲花道场后三年

升为兴教寺复为龙兴寺逮玄宗之流圣仪也

⺊胜无以甲玆遂为开元寺焉尝有紫云覆寺

至地至今凡草不生其庭大矣哉自垂拱之迄

开元四朝而四易号及谅兆水于木垂云雉

谓桑莲之与云草天启地灵之如是则开元实寺之

冠斯又冠开元焉金圣人无为也尧舜亦无为

也诚参错其道巍巍圣仪永与诸佛如来俱岂

不其然愚是以奋笔于一公之说乾宁四年

巳冬十一月日记

  大唐福州报恩定光多宝塔碑记

金圣人之教功与德鲁圣人之教忠与孝以忠

孝之祈功德莫之大也天复元年辛酉天子西

巡岐汴交兵京洛颙颙我威武军节度使相府

琅琊王王公祝天地鬼神以至忠之诚𤼵大誓

愿于开元之寺造塔建号寿山仍辅以经藏乞

车驾之还宫也其三年甲子以大孝之诚𤼵大

誓愿于玆九仙山造塔建号定光仍辅以经藏

为先君司空先秦国太夫人元昆故司空荐祉

于幽阴也大矣哉赫赫忠诚恳恳孝思以国以

家以明以幽胡天地之不动欤胡鬼神之不感

欤释之西天谓之窣堵波中华谓之塔塔制以

层增其敬也造之𫉬无量无边功德初我公以

宏才妙略之有藩维以仁智神鉴之谋逺大谓

闽越之江山奇秀土风深厚而府城坐龙之腹

乌石九仙二山耸龙之角屹屹岩岩孱孱颜颜

两排地面𩀱立空际怪石如墉回岗若揖东衘

沧海以镜豁西走建溪而带萦气色𫎇茸风云

蓬勃非仙宫佛寺不可以乘龙之角大龙之腹

何乌石二而九仙旷乌石山有神光天王二寺岂非代虚其

作地秘其期以待我公况古仙链骨之所升真

之迹𫆀一旦之新城月圆壬戌岁我公⺊筑其外城号月城

山之嘉气云连森上介掀大斾或旬或朔眷于

粉堞之上时行时止⺊于烟峦之堀得峻中之

平平中之峻凸而不隆凹而不卑树翳荟以奇

姿草芉眠而别翠遂从弘愿启玆塔之基焉塔

之科也恐山之偏忧地之入将堑平壤五十尺

之深百有馀尺之阔杵土积石而上逮二十

尺瞥然虹见莹然穴贮俄以珠宝之𫉬坐以金

钱大不及拳光能夺目于时清风四来海天扩

开烟霞蓊蔚于城隅鸾鸖盘旋于林表举闽之

军倾闽之俗以趋以走以歌以咏既而畚锸投

般倕奋内甃以砖凡四十万口外构以木葢百

其巧七层八面玲珑𥦖窱榱桷栏楯轇轕𭩚桠

云楣翼环圭斗鳞蹙雕锼丹雘曲尽其妙方七

十有七尺高二百尺相轮之四十尺参之也悬

轮之铎一百九十悬层之铎五十有六角瓦之

神五十有六其内也则门门面面缋以金像不

可胜纪登之者若身在𣑽天瞻之者觉神离赡

部嶪嶪然触圆青而直上野鸖经之而高翔疑

掠其腹鳞鳞然𡑅峭碧而崛起地祗感之而下

捧疑殚其力其相轮也我公誓愿之日仲氏司

徒自清源闻而感铸而资虽从人力悉𩔖神功

谨按妙法莲花品自地涌塔于佛之前其幢幡

璎珞玛瑙车渠七盘四悬乘虚耀日乃多宝之

佛𤼵大誓愿之感现也繇是以斯塔取如来之

嘉号号之曰定光以其感珠之现眸于自地之

涌故联之于多宝本于孝思荐劬故冠之以报

恩此其义也夫如是大雄之力出死入生至诚

之神感天动地若乃沉沉夜壑浩浩世尘莫不

以玆玄符承彼慧日超于三千大千之世游乎

二十八天者哉苟不之然则凡彼经文悉为之

虚语耳又焉能垂信于百千年之后哉既而巍

巍峨峨金辉铁牢其东则翼以经藏焉其藏也

外构以扃八角两层刻栴檀镂金铜饰朱漆之

炳焕仍卫以华堂七间名之转经焉致其沙门

比丘比比厥迹以为拜唱趺读丛谈聚听之凑

日系乎月月系乎时轩轩阗阗奚景福之不幽

资乎又感应天王殿一间两厦其天王也变毗

沙之身于感通之年现神质为龟城之𦔳绦腰

衣褐屣足乘云𩀱吐目光两飞霞彩乃千百亿

化身之一为寿山草木之应今塑于此厥感宁

亡其西则翼之别殿曰塔殿其塔也我公萌誓

愿之先因心以制十有三层之妙形匪伟而诚

有为殿斯奇而塔斯处其北则报恩变相堂

九间㓗琉璃之地等娑婆之世七宝丛树五色

腾光明明见阇提之心一一摽如来之说又僧

堂五间上五间下之与茶堂五间直联曲交冬

温夏凉又华锺之楼迥起青音下折刀山长明

灯之台圆笼孤光杳辉漆壤其东南之一臂复

建地藏殿一间两厦功德堂五间僧堂五间张

如别构而制匪异其殿也坐以菩萨之丽若欲

飞动其堂也骈错仪像或金范或幅缋千形百

质恐悉诸天之圣侣粤间焉公㕔四间一厦

或备旌𨱆之觏止我公或四季之旦三旬之八

聚僧设㑹拜首追祝勤勤恪恪罔所不至举闽

之高卑举闽之少耋攀之望之无不动心涕臆

君子谓岂唯冥荐于先葢以孝教民也又库厨

五间浴室三间接之井井重以楼焉环周辐辏

之行廊凡三十有三间惣费财六万馀贯如山

之叠如洞之浚㠝㠝隆隆丛为一宫其大也琢

文石以为轩雕修虹以为梁其小也取良木于

灵山筛嘉壤于飞尘虽掩映乎人间实参差乎

𧰼外其经也帙十卷于一函凡五百四十有一

函惣五千四十有八卷皆极剡藤之精书工之

妙金轴锦带以为之饰天祐二年乙丑夏四月

朔我公宿诚于州束烹于肆及胁降之辰大陈

法㑹以藏其经缁徒累千士庶越万若缁若

士一而行之正身翔手右捧左授自州之戺起

于我公传至于藏观者如堵墙佛声入霄汉幡

花照乎全郭香烟连乎半空雪顶之僧指西土

之未有骀背之叟庆东闽之天降可谓之鸿因

妙果者也始者我公之登坛也其一之年偃干

戈兴礼乐二之年陈耒(⿰耒吕)均赋舆三之年叠贡

输祗宠泽万乘臣其职四邻视其睦百姓天其

政故一川之镜如灵台之月如融融怡怡愉愉

熙熙乃大读儒释之书研古今之理常曰文武

之与释氏葢同波而异流若儒之五常仁义礼

智信仁者含弘也比释之慈悲为之近礼者谦

让也比释之恭敬为之近智者通识也比释之

圣觉为之近信者直诚也比释之正直为之近

而义者杀也其为异诸武之七德至如戢兵保

土安民和众之𩔖亦犹川陆之徂秦适洛焉然

则皆谓之烦恼吾父国也子民也朝为社稷之

计暮作稼穑之念若俾求智慧火干烦恼海则

非吾之所能若建金地缮金文陈法㑹一众僧

冀乎不可思议乃吾之所志也于是月陈三斋

时或雪峰之僧围绕千徒卧龙之僧围绕五百

以至万钱之缮或间嘉𬞞五袴之歌或参云𣑽

慈航驾岸法雨垂空必致菩萨化身罗汉混俗

以降也时人谓灵山之㑹日俨矣又以府之寺

至于清源或存或烬或抽金积俸增而新之而

府之开元大中神光曩塔之数与寺俱焉新于

大中神光乃规旧制而精㸌宏壮则迈前时开

元则辅之经藏加之转轮之盛尊大君也定光

多宝报恩于劬劳故以砖砖者SKchar也谓山度之

材有蠹圬之日火化之壤无销铄之期其本乎

土也资乎火也及投诸水火则不归乎土不壤

于水历千秋而其质坚然乃以专至坚贞之诚

寓于是则斯诚也如是得无感乎则彼珠之为

符验矣且夫珠也或颔乎龙或衘乎蛇或胎乎

蚌故水怀而川媚今玆珠也不自乎龙不自乎

蛇不自乎蚌匪怀水而媚川而孕厚地之二十

尺岂非斯之感欤不然则始从融结而孕之也

若以始从融结而孕之则厥初巳兆我唐之有

我公也厥初巳兆我唐之有我公则我公之言

乌石之有神光天王九仙代虚其作地秘其期

以待我信矣塔之讫功顾小从事淊有礼官甲

科之沗明主研许之幸庶几于圣人立身扬名

之道命为之记用旌厥德于无穷淊不敢牢让

作礼而推之言夫陶天地为后时锁生死于无

朕其道不可以真虚求声影𧷤应誓愿于有为

现感通于至诚其道乃可以精谛至严敬致今

我公以精谛严敬积功累德以溯流于世斯塔

也岳岳崇崇兼乎仁孝之鸿名偕天地日月江

山之永遂刻于贞石焉其词曰

金圣人教德与功兮鲁圣人教孝与忠兮巍巍

贤杰二美锺兮建玆宝塔惟追崇兮祝天沥恳

先延鸿兮报劬荐祉祈幽通兮仙山之秀夷且

隆兮旷古为期俟仁风兮月圆珠现契遭逢兮

融结之初兆英雄兮岂徒嶫嶫㦤斑工兮火壤

之贞积磨砻兮斧材之取厥匪同兮七层八面

相玲珑兮金铃宝铎交丁冬兮影落澄清驯鱼

龙兮顶触圆碧分鸿𪷟兮缋仪范像叠其中兮

齐天极地为初终兮金文贝字构重重兮讲读

千来罄西东兮灵山盛㑹日雍雍兮甘露法雨

常蒙茏兮鸿名冥祉偕无穷兮

  灵山塑北方毗沙门天王碑

列藩之业有地有地之职有民有民之道兴礼

乐惇忠孝以行事兴礼乐惇忠孝以行事然后

谋谋者也筑城池居其一城既筑进道德以居

之树神祗以尸之为一方之巨防虽永古而无

疑我相府琅琊王王公之有闽越也具列藩之

业修有地之职行有民之道自干寜四年丁巳

天祐二年壬戌凡六年礼乐兴忠孝敦乃谋

及城池城池及谋乃尸及神祗于是于开元寺

之灵山塑北方毗沙门天王一铺全部落巳镇

于城焉大矣哉所谓阐六韬浚七德建阳功配

阴隲夫毗沙门𣑽音唐言多闻也始自于阗刹

利之英奇膺世尊帝释之锡号居须弥山北住

水晶宫殿领药义众为帝释外臣以䕶南赡部

洲其道入大乘得无生法忍住声闻证不还果

谨稽我公之筑城也恢守地养民之本隆暂劳

永逸之策其名举一而生三法阳数也曰大城

焉南月城焉北月城焉周圆二十六里四千八

百丈基凿于地十有五尺杵土胎石而上

高二十尺厚十有七尺外甃以砖凡一千五百

万片上架以屋其屋曰廊其大城之廊也一千

八百有十间自廊凸而出之为敌楼楼之层者

二十有三又角立之楼六其二者层复层焉皆

栏干钩联参差焕赫而廊之若干歩一铺又各

以鼓而司更焉凡三十有六谓之更铺其四面

之门八其南曰福安门福安之东曰清平门西

曰清逺门其北曰安善门安善之东曰通逺门

其东曰通津门通津之北曰济川门其西曰善

化门皆铁扇铜扃开阳阖阴门之上仍掲以楼

三间两挟两噏修廊𩀱面逺碧门之左右又引

而岀之为之亭两间一厦又匪楼之门九曰暗

门焉又水门三其二树棂筛波卸帆入舟鸣舷

柳浦回环一郭堤诸万戸注之以堰二渡之以

桥九镜莹虹横交舫走蹄斯大城之制也粤南

月城也东贮九仙西盛乌石之二山嘉树蓄云

茂草藏兽城上之廊一千十有三间其中七间谓之徘徊

敌楼四十有九楼之层者三其门二曰登庸门

郭璞记南台江沙合即有宰相而我公膺期今登庸门外桥名沙合桥道清门其

上之楼其下之扉左右之引亭建暗门八水门

二其堰一其桥五及廊之更铺二十悉与大城

𩔖其外之东西复距而出之谓之横城其东也

城上之廊四十二间五厦其中两间是面之敌楼其门一

斯南月城之制也伊北月城也城上之廊六百

四十二间敌楼二十有六楼之层者十其门二

曰道泰门严胜门其上之楼其下之扉左右之

引亭建暗门四水门二其桥一及廊之更铺十

有四复与南月城𩔖又觜而岀之谓之横城城

上之廊五间一厦其门一斯北月城之制也其

东画长川以为洫西连乎南盘别浦以为沟

悉通海鳅朝夕盈缩之波底泽鳞介岸泊艓艛

北截越王之故山𣲖西湖以为隍若鳌之负

瓯之置轩轩然翼翼然真谓天设之府神开之

地也既而我公一旦膝分席校鳞军堵耋陈大

㑹以落之而言曰惟闽越之为藩屏也建汀二

疆束其右岩千而壑万溟海巨流濒其左涛雷

而浪霆信乎江山奇险无以加之矧今新之以

城壁城壁之以铁石古人言得地又言守地又

言坚壁岂不以得地而居守地以城城以坚壁

信不疑矣然则吾之戴恩沗土勤勤恳恳不以

江山奇险之为奇险不以城壁铁石之为铁石

也修道德树神祗以居之毗沙门之天王自天

宝中使于阗者得其真还愈增宇内之敬旋大

夫芮国公荆渚之塑也凡百城池莫不一之斯

旧城之北往规也旧天王在子城北也斯新城之制今城

也且胜莫胜于开元寺尚莫尚于寺之灵山阜

寺之艮控城之乙祖僧六叶雁其下珉石一拳

星其上庐山湾落星石上有佛舍剑池彻写飞山奔揖足以

𧰼水精而莹宫殿掀庙貌以卫城池爰将择工

之精搜塑之妙制乎圣质俄然化出身被金甲

手擎雁塔地祗下捧天将前拥光灼灼而如将

动摇神雄雄而若欲叱咤观之者皆谓须弥抜

宅于是矣于阗分身于是矣而复翼僧堂而右

䆳䏝锺楼而左突毳锡百萃其夏午蒲鲸六吼

其宵加信为尘间之北方连营之灵域也讫命

小从事淊刋贞石而碑之淊不敢牢让斋戒三

日抽毫而书猗欤天王因果则释氏猛勇则兵

权启愿而愿从云战而战胜至如挥额汗以为

童子却修罗之师擎手塔以贮弥陀解天鼓之

赴爰皆𦙝蚃克致感通洎唐有土藩之黩也豆

面以行疹仪金以现人啮戈以生䑕与彼时之

玄应葢大同而小异况迩则咸通季蛮之侵蜀

蜀人亟祈褐衣倏以乘空目光㸌以照地蛇将

奔穴龟竟全城如是则䕶南赡部洲岂虚言哉

今我公之至诚通日月弘愿质鬼神以旷世之

功业托无生之法力岂昔时之有是而今日之

不然哉虽体苍苍而无言固乃昭昭而有鉴辄

为之铭其词曰

受命帝释封邑须弥金甲俨被药义雄随越七

金山突修罗师入大乘妙与声闻差于阗分身

皇唐卫国若加善祷咸𫎇圣力塞雁烟尘龟城

戈㦸虏骑犹东蛮车未北现以真仪亡乎悖德

懿彼闽越大哉侯王仗𨱆务本筑城为防石取

它山壤堑联岗叠百厥雉累千乎廊却铁之触

疲羽之祥奔马辔并驰车𮜿方巢凤于楼蛰龙

于隍如岳斯立如翼斯张不有依慿SKchar旌扃𫔎

台略俄启神驱遽设铁须卓坚漆瞳SKchar昳捧足

神俯持剑将列月殿巍峨灵山嶻㠔法逮无生

权唯有兵昔之若是今肯忘情闽山永高闽江

永清厥宜识之盘石斯城

  丈六金身碑

释氏之称释迦牟尼佛千百亿化身而古今之

世以诸佛菩萨其或铸成塑成刻成其或壁绘

幅绘乎像不可胜纪况多应现感通之自其非

之乎我公粤天祐三年丙寅秋七月乙丑铸金

铜像一丈有六尺之高后二十有三日丁亥

继之铸菩萨二丈有三尺高铜为内肌金为

外肤取法西天铸成东越巍巍落落毫光法相

初我公登坛之三年巳未秋一夕雨歇天清风

微月明瑶兔无烟铜龙有声俄梦天之西际㸌

以照物彩云罅裂大佛中座岳岳以觏止熙熙

而启言曰断予一臂卫之一方既觉而思现乎

形昭像也断一臂誓诚也卫一方保众也始嘉

其异姑黙其事后创其意乃命自賔席之逮将

校将校之逮歩乘歩乘之逮众庶其有植信根

之深者映惠烛之明者许一以金投吾俸中将

椟于肆俟以铜易而后鸠工鸿𬬻⺊境择日铸

斯佛于九仙山定光多宝塔之右古仙徐登上

升之地其日圆空镜然江山四爽橐爚之上

腾为烟云盘旋氤氲五色成文又有群鸟或若

鸿鹄或如莺鹊交翔而间鸣自寅而及午斯佛

也一㵼而成翌日我公礼阅之乃与梦中一𩔖

其形仪长短大小无少差其一臂工以之别铸

而㑹其像大工虑其不就计以一臂别铸而㑹之乃暗符梦中我公神之而

露其梦于是迎入府之别亭磨莹雕饰克尽其

妙朝夕瞻拜时不之怠冬十有二月丙申㑹僧

千千以幡以幢以锺以磬引归于开元寺寿山

之塔院独殿以居之翼二菩萨于左右三十二

相足八十种好具螺累累以成髻珠隐隐以炫

额檀信及门而膝地童耋遍城而掌胶夫如是

岂非千百亿化身之一乎不然者焉得入乎梦

而如乎神成乎形而如乎梦梦不之告工以之

缺者哉其应现感通复为之殊矣大矣哉且先

天地生之谓道后天地设之谓𧰼道者也以无

为为志之也授心印于虚空象者也以有为为

志之者叠慧力于报应论者感以之为风马

曾不谓象犹道之毂也无象道不行矣始者摩

腾笁法兰二𣑽僧不愼其像东其道且西耳惜

乎不与三皇五帝同世而出设与三皇五帝同

世而岀必能从容朴素迟回仁义诈伪未之亟

蠹也柰何天将后之岂徒然哉岂不以仁义之

生也曰尧与舜仁义之亡也曰癸与受至于列

国之际强秦之立癸受之悖亹亹其躅天谓仲

尼之祖述尧舜宪章文武终不能独制之故东

释迦牟尼于中土大陈岀生入死之理天堂地

法之事以警戒之虽人世之风波万态逆翻而

幽府之䥫缧一无苟免上智闻之若镜之磨中

智闻之若泉之澄下智闻之若火之烧谓之为

有则河沙芥子之说虚诞难测谓之为无则应

现感通之事寻常立验故能销嗜欲更祸福一

贵贱则为禆教化之一源湛然不动感而遂通

者也而以金厥地莲厥宫张法桥以度人无刑

网以束俗世之敬之可也怠之可也黩之可也

繇是有委之国君委之大臣之㫖既而委之则

人非常人道非常道我公旷代之生也有神僧

识仗𨱆之雄也应江沙期合仙人䜟筑城之盛

也契菩萨说初丙午岁我公至清源未在时有僧号𣵀盘于众中骇而指之曰金

轮王之弟三子降人间幸勉之专生杀柄又闽之侯未尝至宰辅晋时郭璞记曰南台江沙合

即有宰辅相我公之登台席也江沙契焉又梁时王霸怡山上升山在府城之西五里光启丁

未岁衢之烂柯山道士徐景立因于其仙坛东北隅取土掘得瓷瓶七口各可容一升水其中

悉有炭上摠葢一青砖刻文字云树枯不用伐坛坏不须结未满一千岁自有系孙列后来是

三皇潮水荡祸殃岩逢一乍间未免有销亡子孙依吾道代代封闽疆其坛东南有皂䇲树古

云真君于此树上上升其后枯矣至咸通庚寅岁复荣茂也又妫山僧号大安顷坐西禅者干

符中日府城之到九仙三桥其中乃菩萨行化今之新城及焉夫神通为佛魂

交曰梦神非梦而罕通梦非神而不感我公之

庆锺也其如是矣其明年正月十有八日乙未

设二十万人斋号无遮以落之是日也彩云缬

天甘露粒松香花之气扑地经𣑽之声入空座

客有右省常侍陇西李公洵翰林承㫖制诰兵

部侍郞昌黎韩公偓中书舍人琅琊王公涤右

补阙博陵崔征君道融大司农琅琊王公标吏

部郎中谯国夏侯公淑司勲员外郎王公拯刑

部员外郎弘农杨公承休弘文馆直学士弘农

杨公赞图弘文馆直学士琅琊王公倜集贤殿

校理吴郡归公𫝊懿皆以文学之奥比偃商侍

从之声齐褒向甲乙升第岩廊韫望东浮荆襄

南游吴楚谓安莫安于闽越诚莫诚于我公依

刘表起襄汉其地也交辙及馆値斯佛之成斯

㑹之设俱得放心猿于菩提树上歇意马于清

凉山中我公乃顾幕下者滔俾刻贞石以碑之

滔以甲科沗第盛府𫎇招刋勒之职不敢牢让

谨推于厥㫖经云作佛像之功德斗量海以有

尽尘碎劫以无穷至若靑黛之画辟支一金之

补毗婆戏为之而以草木思见之而刻栴檀其

犹蜕现其生羽金其报而况今乃俨至诚从灵

感铜乎万万金乎千千䖍鼓铸于神仙之山⺊

贞吉于火土之数其积功累德岂可以边以涯

而言之哉或曰梁武帝之隆释氏今古靡伦奚

报应之昧乎对曰梁武帝隆释氏之教不隆释

氏之㫖所以然也夫帝王之道理世也释氏之

教化人也理世之与化人葢殊路而同归彼宵

旰于万有故一夫不𫉬若巳陨诸隍中此济度

于触𩔖故欲凡一有情悉皆成佛梁武帝则不

然以民之财之力刹将三百祈功觊德则归诸

巳啼亿兆而不乳削顶颔以言觉所以私所以

然也今我公为邦则忠孝于君亲自兴兵之来天下以三司

之泉皆名直进独我公以俸钱为直三司之运悉如旧焉阙庭大称其美牧人则

父毋于生民造塔四其一曰寿山以昭皇帝辛

酉岁西巡𤼵誓愿以祝熊罴乞车驾之复宫阙

其二曰报恩多宝定光追荐于先世其三其四

大中神光为军旅也为人民也缮经五藏其二

进于上其三附于寿山定光大王意同乎塔月

三其斋或千僧或千佛疏乎诚首则君亲次则

军旅人民而巳后焉况斯佛巳之而不巳与賔

席将校歩乘众庶共成之故其地出明珠海出

珊瑚几于莲花妙品之䌓车渠玛瑙幡幢璎珞

周乎多宝之涌也开元定塔基掘地丈有五尺之𭰹得宝珠坐以金钱又于

海中得珊瑚树凡二百馀株矣夫其玄贶之如彼灵感之若此

则断一臂卫一方斯昭昭矣岂与彼而论哉滔

是辄奋笔而无愧为其词曰

托入佳梦铸成鸿𬬻毫光法相铜肌金肤恍惚

现形昭彰合符不有为也其如是乎唐一其宇

越百其区伊闽之设于地之殊西城瓯仞东堑

鳌隅匪德莫处惟仁靡逾懿其橐龠飞作醍醐

焦山草木不得不苏苦海波澜不得不枯仙花

罔谢慧日宁徂永玆一方盘石其都

  莆山灵岩寺碑铭

释波东流涌为花宫花宫之构咸宅灵秀灵秀

之启其或神授则知融结之始巳有待于金圣

人也粤灵岩寺乃莆山之灵秀焉神授焉懿夫

岳立大山堆下数峰面乙臂坤石嵌松瘦昔梁

陈间邑儒荥阳郑生家之生严乎一堂架以诗

书既而秋一夕风月清朗俄有神人鹤发麻衣

丈馀其状见于堂曰诚易玆为佛宇善莫之大

生拜而诺瞬而失旋以堂居僧像佛献其居为

金仙院即陈永定二年庚申也鹤髪麻衣西天之谓故号金仙

山水推其奇鹤髪增其异缁锡日萃院落日峻

开皇九年升为寺焉左漱寒泉右拥叠𪩘危

楼豁壶公之翠上方视鳅海之波唐景云二年

辛亥寺僧志彦入内背又讲四分律睿宗嘉之

锡号聪明彦因𫉬言所居寺之自复有僧无际

持妙法莲华经感石上涌白泉僧殁而泉变清

焉遂膺敕额为灵岩寺太和二年殿中彭城刘

公轲幕提泉印聆寺之胜不卸而宿𠋫吏不𬞞

而午掬泉而漱随手以涸其石今坎于上方之

上其僧复有玄悟玄凖慧全省文灵敞无了悉

间生祗园坚持宻行或临坛表德或降虎示真

厥众如云厥施若市洎武宗皇帝乙丑之否邑

之东有敬善寺民井而居之干有玉涧寺民畒

而田之独玆之奇豪人互以金输为幽宅之⺊

若有之卫竟不克遂敞公了公及帽首绦腰

沉踪处晦逮宣宗皇帝之复索之于石罅云根

归之于芜基烧址山灵之感行膻之慕投金执

斵匪招匪劝不越闰而其宇鳞鳞其徒翼翼敞

咸通六年秋八月云灭靡风而大树折庭靡

触而大殿倾瓦了公八年冬十月坐亡色身不

坏今龟阳之号真身大师者也则知僧以行而

神其亦地以灵而感若乃轩轩月殿蔼蔼松门

醍醐雨天琉璃镜地慧烛九枝而吐𦦨慈云五

色以垂阴推于瓯越居之甲乙今仆射琅琊王

公牧民之外雅隆净土论及灵胜以为东山神

泉之比神泉寺在府城之东山其泉亦自僧感而涌也缮经五千卷于

玆华创藏而藏焉即天祐二年春二月也初

侍御史济南林公藻与其季水部员外郞蕴贞

元中谷玆而业文欧阳四门舍泉山而诣焉

家晋江泉山在郡城之北其集有与王式书云莆阳读书即兹寺也其后皆中殊

科御史省试珠还合浦赋有神授之名水部应

贤良方正科擅比干之誉策云臣逺祖比干因諌而死天不厌直

生微臣也欧阳垂四门之号与韩文公齐名得非山

水之灵秀乎元和才子章孝摽邵楚苌朱可名

寄诗以题大中中颖川陈蔚江夏黄楷长沙欧

阳碣兼愚慕三贤之懿躅葺斋于东峰十年咸

通乾符之际豪贵塞龙门之路平人艺士十攻

九败故颖川之以家𡨚也与二三子率不西迈

而愚奋然凡二十四年于举场幸沗甲第东归

之寻旧止苍苔四叠嘉树𩀱亚今东峰𩀱龙眼树即往歳书斋

之庭阴也访旧僧云扃十扣雪顶一存于是谨祝金

仪益誓丘祷以谢兹山之灵秀刻铭贞石兼补

前贤之未述其词曰

山奇孕神地胜惟灵萤窗既夜鹤髪斯形一亩

请宫𩀱莲建扃洞深夏寒林茂冬青松竹铿乐

峰峦豁屏皛迷蟾窟⿱⺾⿰氵亡眺鳅溟持经僧志涌石

泉泠四分律讲万乘君听敕飞额降寺以灵名

不有地祥焉动天庭大士鸿生珠明桂馨良牧

耸闻华构藏经浩劫不泯匪兹SKchar丁敬祝巉岩

勒石以铭

  龟洋灵感禅院东塔和尚碑

三教之垂万古也咸以师弟子授独释氏之师

弟子削姓以名别为父子之流叶东塔和尚叶

真身大师其道偕极不可思议以父子言克尽

弓裘之善和尚法号志忠俗姓陈世居仙游祖

讳璠父讳笻继以好尚山水崇佛友僧生和尚

自于乳抱鼻逆膻辛九岁诣真身大师为童子

一见之两如宿契年十五落髪初大师之卜龟

洋也云木之深藤萝如织狼虎有穴樵采无迳

俄値六眸之巨龟足蹑四龟俯仰其首如作礼

者三逡巡而失遂驻锡卓庵名其地曰龟洋焉

龟洋之泊也盂不及村畬不及菑山产菜号苦

葢以之充卯而斋惟大师与和尚俱岁移月更

名驰迹漏檀信寻而施渔猎投而事时谓之二

菩萨僧其地或来人之稍乖严洁则立有蛇虎

惊吼之怪及武宗皇帝乙丑之否禀之而绦帽

潜匿大师允檀信之迎隐于数家和尚栖于岩

穴之内不离兹山相伍者麋鹿驯伏者虎狼既

而靡耕菑杜施丐还取苦益之卯至今玆院之

逢歉岁一卯之风不泯宣宗皇帝复寺之始议

者以灵岩之奇胜非我菩萨僧不可以宏就由

是都人环乞大师以居故和尚独荐龟洋之址

焉松堂掲而觉路喧天金磬敲而道花满地诚

以上升道士不受箓成佛沙弥不具戒和尚且

不之然旋将西游受具足戒于㐮州龙兴寺大

中十二年东还由庐陵与草庵和尚値草庵曰

来自何山曰六眸山曰六通乎曰慧非重瞳和

尚葢行高而言寡是日对答如流既及本山人

地愈盛院落则不营而峻供舍则不化而来咸

通三年灵岩力圆乃迎大师返于玆八年大师

坐亡法身不坏南北归敬阗然无时和尚以之

烦十三年遂南五歩里之山得峰之秀室而禅

焉即今南畬也广明元年弟子智朗惠朗玄鉴

藏辉景闲弘干鸿超悉以植性祗园分光慧炬

以谓我大师承法马祖亲得心印则和尚焉今

以宿晓而晦辞烦即静不可使六眸灵感之地

留形示灭之异叶其叶而不之大乎于是迓乞

归于院将以弘张法轮式救迷津其如感通虽

然现没有数中和三年龙集壬寅三月十日示

灭寿年六十有六僧夏二十有五后二旬之一

日建𡨧堵波于东冈焉呜乎和尚之道不粒而

午不宇而禅与虎狼杂居所谓菩萨僧信矣其

三月之朔语其众曰至道之有显晦师弟子不

欲𩀱立昔大师之去也留形为之显今吾之行

矣速藏为之晦故将仪貌若生而葢棺晦朔不

逾而启土从付嘱也其上足景闲弘干以凡纪

道名须资词笔恳赍行实扣愚求文滔早访莲

扃今悲松塔敢辞抽思用刻贞铭为之铭曰

六眸献山二叶开莲号及菩萨正真自然云林

匿迹狼虎参禅仙花扑地智月悬天示灭之灭

显晦𡵨焉布金左冈建塔开阡实归上界宁曰

下泉松风柏雨空悲岁年

  华岩寺开山始祖碑铭

师法号行标俗姓方祖荣父安莆之盛族师生

建中二年辛酉龆齓即颖悟异于诸童九岁

投玉涧寺监寺神皎出家将二年皎嘉其抜萃

命之落髪师以𣑽行未至不敢预大僧数至贞

元十七年方薙𩯭髭翌日遽讲所习𣵀盘经一

寺叹服既而辞其师北游抵京荐福寺受戒品

诣章教大师法㑹章教奇之令首其众凡十年

士君子之造者无不耸慕寻为功德使推入道

场宪宗善之元和十一年东归复于玉涧焉法

雨随车慈云被物洎武皇帝除佛舍籍释子于

戸部师则巾华阳衣缝掖晦迹樵客庐于西岩

石室律身守道如居千众及宣皇帝复寺刺史

琅琊王公迎以幡花舍于郡开元寺俾为监领

大中六年师以环足之烦拥旅之数乞归故山

先时玉涧之北岩泉石之奇也⺊而居之县令

中山甄宿与莆之士庶争沐醍醐共隆兰若烟

峦蔽亏朱碧掩映前俯平川后峙奔峤地自人

胜名由道高刺史河东薛公仰其孤风复驰开

元之僧卫以入郡日扣华严大义几忘食寝洎

解印与之偕至北岩题之为华严院以彻祠部

焉师咸通六年七月五日示灭寿八十有五僧

夏六十有四后四十有五日建𡨧堵波于西冈

十一年其徒从绍疏师行实于阙升其院为华

严寺有徒三十人皆肃肃可观不沗师门于戏

师仪𣑽肮脏言词雅直冲黙而明敏慈恕而刚

毅儒书皆通三皇五帝之道言未尝及而人知

其博古也经论综贯天堂地法之说舌未尝举

而人皆务崇善也所至清风凛凛政所谓释子

之高杰者也弟子道光道圆令询悉器传师道

愚冠扣师关壮以随计乾宁二年沗登甲科东

还荐造金地岁周二纪胶掌而拜影堂腹藁而

铭遗美不可使桑门大士泯而无述焉故铭曰

智月不缺乘虚照物道花不衰吐艶无时洞彻

照灼杰然吾师禀荐福戒分章教枝厥宗得隽

内庭擢之衘香彻印云间资期数有污隆道无

磷缁德风徒袭法舸宁维山幽迹高身没名垂

松塔虽故竹毫可追稽首影堂敬刻斯碑

  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

大师法号义存长庆二年壬寅生于泉州南安

县曾氏自王父而下皆友僧亲佛清净谨志大

师生而鼻逆薰血乳抱中或闻钟磬或见僧佛

其容必动以是别钟爱于膝下九岁请出家叶

而未即十二从家君游莆田玉涧寺寺有律僧

庆玄持行高洁遽拜之曰我师也遂留为童子

焉十七落髪淳朴贞古了与流辈异曁武宗皇

帝乙丑之否乃束发于儒冠菜中而蓬迹来府

之芙蓉山弘照大师见奇之故止其所至宣宗

皇帝之复其道也𣵀而不缁其身也褎然而岀

北游吴楚梁宋燕秦受具足戒于幽州宝刹寺

讫巡名山扣诸禅宗突兀飘飖云翔鸟逝爰及

武陵一面德山止于珍重而岀其徒数百咸莫

之测德山曰斯无偕也吾得之矣咸通六年

归于芙蓉之故山其年圆寂大师亦自沩山拥

徒至坐于怡山王真君上升之地其徒熟熟师巳嗣

累累而款关师拒而久之则有行实者始以

师同而议曰师之道巍巍乎法门围绕之所不

可造次其地宜若鹫岭猴江之为⺊府之西二

百里有山焉环控四邑峭拔万仭崷崪以支圆

碧培𪣻以𤫽群青怪石古松栖蛰龟鹤灵湫邃

壑隐见龙雷山之半顶之上则先冬而雪盛夏

而寒其树皆别垂藤萝䒠茸而以为之衣交错

而不呈其形奇姿异景不可殚状虽霍童武夷

无以加之实闽越之神秀而古仙之未攸居诚

有待于我师也祈以偕行秋七月穿云蹑藓

陟险升幽将及之师曰真吾居也其夕山之神

果效灵翌日岩谷爽朗烟霞飞动云庵既立月

构旋隆繇是柅法轮于无为树空门于有地行

实乃请名其山曰雪峰以其冬雪夏寒取鹫岭

猴江之义斯则庚寅逮于乙未师以山而道侔

山以师而名出天下之释子不计华夏趋之如

赴召乾符中观察使京兆韦公中和中司空颖

川陈公毎渇醍醐而不克就飮交使驰恳师为

之入府从人愿也其时内官有复命于京语其

道其侪之拔俗悟空者请蜕浮华而来剃僖宗

皇帝闻之翰林学士访于闽人陈延郊得其实

奏于是圣锡真觉大师之号仍以紫袈裟俾延

郊授焉大师授之如不授衣之如不衣居累夏

辛亥岁朔遽然杖屦其徒启而不答云以随之

东浮于丹丘四明明年故府侍中之有无诸

洗兵于法雨致敬于禅林馥师之道常东

望顶手后二年自吴还闽大加礼义今闽王誓

众养民之外雅隆其道凡斋僧构刹以之龟焉

为之增宇设像铸钟以严其山优施以克其众

时则迎而馆之于府之东西甲第每将俨油幢

聆法轮未尝不移时馀乎一纪勤勤恳恳熊罴

之士因之投迹檀𨚗渔猎之逸其或弭心鳞羽

戊辰年春三月示疾吾王走医医至粒药以授

师曰吾非疾也不可罔子之工卒不之饵其后

札偈以遗法子函翰以别王庭夏五月二日鸟

兽悲鸣云木𢡖悴其夜十有八刻时灭度俗寿

八十有七僧腊五十有九以其月十五日塔其

藏焉其塔也其徒佥云以山之奇堂之峻法堂

大师之生也王是其殁也不宜舍诸故坎其

中焉若干尺之高若干尺之周皆雕珉石错火

壤磷磷然嶪嶪然四隅则环宇以庥玲珑𥦖窱

云霞时入风雨罔侵其日奔闽之僧尼士庶仅

五千人闽王涕之子降左金吾卫将军检校刑

部尚书延禀始陈祭是设斋焉大矣哉大师之

见世于是罔量其僧耶自始及兹凡四十年东

西南北之夏往秋适者不可胜纪而常不灭一

千五百徒之环足其趋也驰而愈离辩而愈惑

常曰三世诸佛十二分教到此乃徒劳耳其庶

几者若干人其一号师备拥徒于玄沙今安国也

二号可休拥徒于越州洞岩其三号智孚拥徒

于信州鹅湖其四号慧棱拥徒于泉州招庆其

五号神晏今府之鼓山也分灯之道皆膺圣奖

锡紫袈裟而玄沙级宗一大师招庆玄晤大师

鼓山定慧大师之命焉其曹早曰法虽无说名

以文垂自少林之逮曹溪无不刻碑而纪颂我

师其黙乎一旦惣其曹首曰从智如堵而扣

愚求文滔老且病刋勒之加多巳辞避钦师之

道不觉耸然伟夫㳟闻释波之东注也流其𧰼

则不流其㫖流其㫖则不𧰼其形厥初大迦叶

之垂二十八叶至于逹磨逹磨六叶止于曹溪

分宗南北德山则南宗五叶大师嗣其今六

叶焉雪峰之分玄沙洞岩鹅湖招庆鼓山其道

皆离贝叶以祗其七非滔之能言也但美数公

葳蕤其叶众多殷勤之请遂为之铭而应其求

其词曰

曹溪分𣲖谁继南宗一言冠绝六叶推雄无物

之物非空之空不莹而明不增而隆缩靡秋毫

舒靡鸿𪷟不有灵镜SKchar扬真风懿彼闽越巍乎

一峰洞壑斯异雪霜罕同天之有待师也云锺

名将道恊迹与仙崇奔走厥徒百千其丛庶几

几人莫不玄通分灯照耀树本玲珑圣君宠叠

贤王敬重不生不灭SKcharSKchar终刻贞石于斯文

旌厥德于𣑽宫







唐黄先生文集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