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文类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七 国朝文类 卷第三十八
元 苏天爵 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九

国朝文𩔖卷第三十八

 说

  唯诺说         刘因

惟恭于诺何也曰各有所施也呼之则其音必内

故唯以趋赴之若取物而奉之也命之则其声必

外故诺以承受之(⿱艹石)与物而受之也失其所施则

文理从而乱矣岂但是乎凡物无无对者无无阴

阳者而声亦然其意象之清浊阖辟亦莫不合也

姑以进退存亡𠮷㓙消长体之则可见矣此天机

之所发而礼乐之所由生虽天地亦不知其所以

然者岂但人乎物之声亦然岂但声乎凡形色气

味皆然也而况古今之时变事物之伦理圣人何

尝加损于其间哉虽妙此理而宰此事者心焉而

巳矣必尽夫心也然后声为律而身为度苟为不

然㡬何其不为无适非道之道作用是性之性也

  权说          何荣祖

或问权之为说汉儒解之于前宋儒非之于后不

识权者果何物也愚曰权亦事之冝也然则权与

义同乎曰不同请闻其说曰有常之冝曰义临时

之冝曰权问者未逹曰权之说如此不有害于道

乎曰否孟子尝言之矣权正谓害道者设也窃尝

思之盈天地之间往者过来者复裁制万事变通

无穷者惟其义而已盖仁者义之爱也智者义之

辨也礼者义之仪也中者义之则也信者义之实

也虽然人之情万殊事之出万变或爱有不可施

智有不可用礼有不可执中有不可定信有不可

必是皆孟子所谓害道者也圣人知其然故曰可

与共学未可与⿺辶商道可与⿺辶商道未可与立可与立

未可与权夫权者圣人忧道之深谋处变之大用

也如可乎可不可乎不可此义也或可之中有不

可而不可之中有可此权也㩲与义无非道也然

君子之用心所当日进者学也深造者道也谨守

者义也不可预知者权也愚故曰有常之宜曰义

临时之宜曰权

  无极而太极说      呉澂

太极者何也曰道也道而称之曰太极何也曰假

借之辞也道不可名也故假借可名之器以名之

也以其天地万物之所共由也则名之曰道道者

大路也以其条𣲖缕脉之㣲宻也则名之曰理理

者玉肤也皆假借而为称者也真实无妄曰诚全

体自然曰天主SKchar造化曰帝妙用不测曰神付与

万物曰命物受以生曰性得此性曰徳具于心曰

仁天地万物之綂㑹曰太极道也理也诚也天也

帝也神也命也性也徳也仁也太极也名虽不同

其实一也极屋栋之名也屋之脊檩曰栋就一屋

而言惟脊檩至髙至上无以加之故曰极而凡物

之綂㑹处因假借其义而名为极焉辰极皇极之

𩔖是也道者天地万物之綂㑹至尊至贵无以加

者故亦假借屋栋之名而称之曰极也然则何以

谓之太曰太之为言大之至甚也夫屋极者屋栋

为一屋之极而已辰极者北辰为天体之极而巳

皇极者人君一身为天下众人之极而巳次至设

官为民之极京师为四方之极皆不过指一物一

处而言也道者天地万物之极也虽假借极之一

字强为称号而曾何足以拟议其仿佛哉故又尽

其辞而曰太极者盖曰此极乃甚大之极非若一

物一处之极也然彼一物一处之极极之小者耳

此天地万物之极极之至大者也故曰太极邵子

曰道为太极太祖问曰何物最大答者曰道理最

大其斯之谓欤然则何以谓之无极曰道为天地

万物之体而无体谓之太极而非有一物在一处

可得而指名之也故曰无极易曰神无方易无体

诗曰上天之载无声无𦤀其斯之谓欤然则无极

而太极何也曰屋极辰极皇极民极四方之极凡

物之号为极者皆有可得而指名者也是则有所

谓极也道也者无形无象无可执著虽称曰极而

无所谓极也虽无所谓极而实为天地万物之极

故曰无极而太极

  致悫亭说        吴𪷁

墓焉而体𩲸安庙焉而神魂聚人子之所以孝于

其亲者二端而巳何也人之生也神与体合而其

死也神与体离以其离而二也故于其可见而疑

于无知者谨藏之而不忍见其亡于其不可见而

疑于有知者勤求之而如或见其存藏之而不忍

见其亡葬之道也求之而如或见其存祭之道也

葬之日送形而往于墓葬之后迎精而返于家也

一旬之内五𥙊而不为数惟恐其未聚也及其除

䘮而迁于庙也一岁之内四祭而不敢䟽惟恐其

或散也家有庙庙有主祭之礼于家不于墓也墓

也者亲之体魂所藏而神魂之聚不在是以时展

省焉展省之礼非𥙊也近代所谓𥙊者乃或隆于

墓而略于家夫伊川野𥙊古所深慨习俗之由来

渐矣不有礼以稽其弊则虽豪杰之士亦且因仍

而莫怪予尝⿺辶商野见车马蔽道士女盈盈于墟墓

之问少长咸集攀号悲泣仿佛初䘮之亦未尝不

嘉其考诚之笃而亦不能不叹夫古礼之泯也茌

平梁润之䔍于亲者作亭墓间朝之闻人为扁曰

致悫或者又引𥙊义以发明之俾梁氏孝思悠悠

不能已其言岂无助哉虽然𥙊义所云皆庙𥙊之

事非可施之墟墓间也梁之子宜国子伴读复请

于予予以古人之正礼告礼有其义人之报本反

始求之于有而不求之于无非逹鬼神之情伏者

未易语此京兆萧君曰为祠堂于所居掲斯扁于

斋室庶乎其可斯言也不亦善于礼矣夫

  李侯诸子名字说     虞集

河东李侯有子若侄七人皆长矣一日悉命以名

而字之曰思慎字克孝者侯之兄子也曰思谨字

克忠曰思善字克敏者侯仲弟之子也曰思徳字

克畯者使之子也曰思真字克固曰思信字克诚

曰思勤字克敏者侯季弟之子也其取诸字义者

盖因其性之所近而救其习之所偏以示勉励警

戒之意云于是以告虞集曰愿有以申其说使昭

然知所以为教者永乆不忘也集曰古者筮賔而

冠既冠而字则辞而祝焉礼也而集不令不足为

之辞不敢当也且知子莫若父其所以命子者冝

必深切而至当矣为子者受言藏之而用力焉革

其所未善勉其所未能充其所未至则一言也终

身行之而有馀矣不然则虽使儒生数十更咻而

迭喻之亦何益哉虽然集不敏忝以诵道古训为

职事其敢固辞乎乃祝之曰朂尔思慎必戎必惧

以事尔亲尔不克慎不𡥉之名将在尔身可不慎

哉朂尔思谨必竞其业以事于君尔不克谨不忠

之名将累尔亲可不谨哉朂尔思善善固尔有尔

不加敏善SKchar能至朂尔思徳徳禀自天既畯且明

勿𧇊其全贞徳之固信徳之实勉哉尔勤三思勿

失既祝巳又语之曰谨慎勤以行言也善与徳以

得诸天而有诸已者为言也贞信以徳中之一事

而为言也大抵皆文之羙者也文之羙者遽数之

不能既其𩔖七言者又安足以尽之要其归在于

能思而已箕子曰思曰SKcharSKchar作圣孟子曰思则得

之不思则不得也至哉思乎一有不思则慎谨者

肆而勉者惰矣善不明而徳不立矣贞者不贞而

信者不信矣思之哉思之哉茍思之则忠孝而下

凡百行之羙无不能矣二三子思之哉终日不食

以思终夜不寝以思则父命之严必能深求其意

而有立于成矣然则吾见李氏之子孙福禄方来

而未艾也二三子勉之哉

  苏君字说         虞盘

赵郡苏君闲为盘曰吾名天爵字伯脩愿子为我

著其说俾因是有省盖庶㡬朋友之义也盘闻之

曰大矣哉子之所以为名也盘尝愓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然思俛然学

于是矣昔者孔子曰脩已以敬子思子曰脩道之

谓教何谓已目之视耳之聴心之思也何谓道仁

之于父子义之于君臣礼之节文智之辨别也脩

之如何视极其明而无所不见也聴极其聦而无

所不闻也思极其睿而无所往而不通也是之谓

敬由其仁而亲踈之杀无不爱由其义而贵贱之

等无不冝由其节文而委曲无不得其当由其辨

别而是非无不致其察是之谓教嗟夫人之所以

为人者具于吾身而耳目之用着焉接于吾身而

君臣父子之理交焉舎是其无以致其脩矣然而

聦明之所运用仁义之所扩充者尤不可以不博

也动焉而念虑之详事为之著也感焉而天地鬼

神之变鸟兽草木之宜也苟皆有以穷其理而致

其知则学愈博守愈约修之道不已至乎或曰器

物必弊也而后修治之文采必晦也而后修明之

若人之所以为人其体固具何俟于脩呜呼为是

说者亦将清静寂灭之归而姑为是无证之言也

卞之玉也棠谿之金也非素为器也脩其质而器

成焉和之弓也垂之竹矢也非素能巧也脩其业

而巧著焉故𤥨也范也弦也剡也而工化其质瑚

琏也戈矛也弓与矢也而物致其用由是言之学

者敏于脩而已敏于修则体无不具而用无不周

其亦有外此而可以言学者乎孟子曰圣人百世

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伯夷柳下惠无以异于

众人也而可以为百世之师者何哉脩其身而已

耳书曰慎厥身脩思永则愿与吾子共勉之也

 题䟦

  䟦金国名公书      元好问

任南麓书如老法家㫁狱网宻文峻不免严而少

恩使之治京兆亦当不在赵张三王之下黄山书

如深山道人草衣木食不可以衣冠礼乐束缚

而望之知其为风尘物表黄华书如东晋名流往

往以风流自命如封胡羯末犹有醖籍可观闲闲

公书如本色头陀学至无学横说𥪡说无非般若

百年以来以书名者多矣宇文大学𠦑通玉礼部

无竸蔡丞相伯坚父子呉深州彦髙髙待制子文

耳目所接见行軰相后先为一时任髙麓赵黄山

赵礼部庞都运才卿史集贤季宏王都勾清卿许

司諌道真为一时(⿱艹石)党承㫖正书八分闲闲以为

百年以来无与比者篆字则李阳冰以后一人郭

忠恕徐常待不论今卷中诸公书皆备而行溪独

见遗正如邺中賔客应刘徐阮皆天下之选使坐

无陈思王 则亦不得不为西园清夜惜也

 䟦赵太常拟试赋藁后    杨奂

金太定中君臣上下以淳德相尚学校自亰师逹

于郡国专事经术教养故士大夫之学少华而多

实明昌以后朝野无事侈靡成风喜SKchar诗故士大

夫之学多华而少实上病其然也当泰和丙寅

二月二十五日万宁宫试贡士捴两科无虑千二

百軰上躬命赋题曰日合天綂侍臣𥘉甚难之而

太常卿北亰赵公适克御前读卷官独以谓不难

即日奏赋议乃定既而中选者𦆵二十有八人仆时

SKchar𫉬试廷下而席屋偶居前列朝𨻶闻异香

出殿棂间一紫衣頋予起间题之难易及名氏里

贯年齿而去少頋复相庆曰适驾至矣薄暮出宫

传以为希遇尝退而志之后四十五年仆以河南

SKchar长告老于燕过太常之孙承祖家得所拟赋感

念存𣳚不能不惘然为叙其末并以旧诗归之所

谓月澹长杨暁色清大题飞下𡨜无声南山雾豹

文章在北海云鹏羽翼成玉槛玲珑红露重金炉

缥缈翠烟轻谁言半夜曽前席白日君王问贾

生者是诗少作也无可取以其纪一时之事庶附

赵氏家传或见于后世云

  题中州诗集后      家铉翁

世之治也三光五岳之气锺而为一代人物其生

乎中原奋乎齐鲁汴洛之间者固中州人物也亦

有生于四方𡚒于遐外而道学文章为丗所宗功

化德业𬒳于海内虽谓之中州人物可也盖天为

斯丗而生斯人气化之全光岳之英实萃扵是一

方岂得而𥝠其有哉迨夫字县中分南北异壤而

论道綂之所自来必曰宗于某言文脉之所従

必曰𣲖于某又莫非盛时人物范模宪度之所流

衍故壤地有南北而人物无南北道统文脉无南

北虽在万里外皆中州也况于在中州者乎余尝

有见于此自燕徙而河间稍得与儒冠缙绅游暇

日𫉬观遗山元子所裒中州集者百年而上南北

名人节士巨儒逹官所为诗与其平生出处大致

皆采录不遗而宋建炎以后衔命见留与留而得

归者其所为诗与其大节始终亦复见纪凡十卷

総而名之曰中州集盛矣哉元子之为此名也广

矣哉元子之用心也夫生于中原而视九州四海

之人物犹吾同国之人生扵数十百年后而视𢾗

十百年前人物犹吾生并世之人片言一善残编

佚诗搜访惟恐其不能尽余于是知元子胸懐卓

荦过人逺甚彼小智自𥝠者同室藩篱一家尔汝

视元子之宏度伟识溟涬下风矣呜呼若元子者

可谓天下士矣数百载之下必有谓予言为然者

  䟦崔清献公洪忠文公帖  牟𪩘

宋嘉定中清献崔公以次对帅蜀其后遂制置西

事賔客从者忠文洪公实颛笺翰崔公淸规重徳

洪公雄文直道参㑹一时蜀人纪之以为殆过石

湖放翁也崔公出蜀归卧五年杜门谢病而洪公

以考功郎论巴陵事得罪摈天目山下端平改纪

崔公遂相白麻一出天下倾想风采公力辞不拜

御笔手诏旁午于道朝臣中使守门𧼈𤼵公讫不

起以至谢事是时亦起洪公为䑓諌给舎为两制

论驳不少贬顾以病不大用賔主相为终始盖如

此至是丙申得观两帖于唐思善家为之感叹崔

帖后有中书省印乃程沧洲家旧物云

  书张侯言行录后    徒单公履

尝读荘周书见其为养虎之说曰善养虎者当时

其𩚑饱而逹其怒心窃谓荘周出世之士当治其

浮游猖狂之说乃引𩔖取譬得用𫞐之法余因周

说而且有所感焉士之出身以仕于时者天岂

不欲得仁人君子与之共图回天下之事哉不幸

而当世道失平之日其所遭际多疆悍勃恶刚犷

𭧂怒之人犹之虎也苟一旦争是非扵庭辩之际

是以生物全物与之彼将不胜其怒甘心以求逞

则决裂之祸至矣其于国计何如耶仆因阅澹游

王公所状张君行事见其待东帅未尝逆其盛气

得与之相终始而无败事之失巧乎道术之士其

知庄周养虎之说而逹其怒心者乎士生不辰有

能高蹈逺引如夷齐鲁连子则无说矣审不能为

是举当以张侯行事为处身之法其无调虎以取

反噬之祸挠败国计贻丗人SKchar𥬇云

  记太极圗后       刘因

太极图朱子发谓周子得于穆伯长而胡仁仲因

之遂亦谓穆特周子学之一师陆子静因之遂亦

以朱录为有考而潘志之不足据也盖胡氏兄弟

于希夷不能无少讥议是以谓周子为非止为种

穆之学者陆氏兄弟以希夷为老氏之学而欲其

当谬加无极之责而有所顾籍于周子也然其实

则穆死于明道元年而周子时年十四矣是朱氏

胡氏陆氏不惟不考乎潘志之过而又不考乎此

之过也然始也朱子见潘志知图为周子所自作

而非有所受于人也于乾道己丑巳叙于通书之

后矣后八年记书堂则亦曰不繇师传黙契道体

实天之所𢌿也又十年因见张咏事有阴阳之语

与图说意颇合以咏学于希夷者也故谓是说

传固有端绪至于先生然后得之于心无所不贯

于是始为此圗以发其秘尔又八年而为图书注

释则复云莫或知其师传之所自盖前之为说

乃复疑而未定矣岂亦不考乎此故其为说之不

决于一也而或又谓周子与胡𪧐邵古同事润州

一浮屠而传其易书此盖与谓邵氏之学因其母

旧为某氏妾藏其亡夫遗书以归邵氏者同为浅

薄不根之说也然而周子邵子之学先天太极之

圗虽不敢必其所传之出于一而其理则未尝不

一而其理之出于河图者则又未尝不一也夫河

图之中宫则先天圗之所谓无极所谓太极所谓道

与心者也先天图之所谓无极所谓太极所谓道

与心者即太极圗之所谓无极而太极所谓太极

本无极所谓人之所以最灵者也河圗之东北阳

之二生数统夫阴之二成数则先天图之左方震

一离兊二干三者也先天圗之左方震一离兊二

干三者即太极圗之左方阳动者也其兊离之为

阳中之阴即阳动中之为阴静之根者也河图之

西南阴之二生数统夫阳之二成数则先天图之

右方巽四坎艮五坤六者也先天之右方巽四坎

艮五坤六者即太极圗之右方阴静者也其坎艮

之为阴中之动者即阴静中之为阳动之根者也

河图之奇偶即先天太极圗之所谓阴阳而凡阳

皆干凡阴皆坤也河图先天太极图之左方皆离

之象也右方皆坎之象也是以河图水火居南北

之极先天图坎离列左右之门太极圗阳变阴合

而即生水火也至元丙子八月望日静修新斋记

 䟦怀素藏真律公二帖后  刘因

颜鲁公自其九世祖腾之至公以能书名天下者

凡十人而𫖳𫠆不与焉其渊源已如此而其父已

传法于殷仲容而公又㑹意于张长史今见怀素

此帖所云则知公之讲习于师友者又如此鸣呼

书一艺也必欲其精而犹如是矧其大者乎帖后

有文潞公吕汲公赵懿简刘忠肃诸公元祐四年

䟦语是年潞公以元老平章军国事方辞去不得

而汲公为宰相懿简为枢宻忠肃公为御史吁亦

盛矣哉后游师雄刻此帖于长安则八年九月也

宣仁后实以是月崩而明年巳非元祐矣宋之治

乱于此焉分又所以发予之叹也此虽一帖而有

可鉴者二故并书于后以待览者云至元丁丑

月己亥容城刘因书

  题党怀英八分书      胡祗遹

文章与时高下唐不如汉汉不如三代党竹溪在

金朝为第一流方之梁鹄蔡邕锺繇一何辽哉仅

能得韩择木之仿佛耳



国朝文𩔖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