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 卷第七
唐 柳宗元 撰 宋 童宗说 注释 宋 张敦颐 音辩 宋 潘纬音义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八

増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卷之七

 碑铭

   南岳云峰寺和尚碑

乾元元年戊戌某月日皇帝曰予欲俾慈仁怡愉洽于生

人惟浮图道𠃔迪乃命五岳求厥元德以仪于下惟兹岳上

于尚书其首曰云峰大师法证凡莅事五十年贞元十七年

乃没其徒曰诠曰逺曰振曰巽曰素凡三千馀人其长老咸

来言曰吾师𮜿行峻特𮜿屋洧切法也器宇弘大有来受律者吾师

示之以尊严整齐明列义𩔖而人知其所不为有来求道者

吾师示之以髙广通逹一其空有而人知其所必至元臣硕

老稽首受教髫童毁齿髫音迢童子垂发踊跃执役故从吾师之命

而度者凡五万人吾师冬不燠裘懊乙六切又感遇切饥不丰食毎岁

㑹其𩔖读群经俾圣言毕出有以见其大又率其仵音午偶也

木辇土作佛塔庙洎经典俾像法益广有以见其用将没告

门人曰吾自始学至去丗未尝有作焉然后知其动无不虚

静无不为生而未始来殁而未始往也二而字下或有知字其道备矣

愿刻山石知教之所以大其词曰

师之教尊严有耀㳟天子之诏维大中以告后学是效师之

德简峻渊黙柔惠以直涣焉而不积同焉而皆得兹道惟则

师之功勤劳以庸维奥秘必通以兴祠宫遐迩攸从师之族

SKchar而郭周武王封SKchar叔于西SKchar平王东迁夺其地与郑武公求SKchar叔之裔孙序封于其阳号曰SKchar

德有奕从佛于释师之寿七十有八惟终始罔鈌丕冒遗烈

厥徒蒸蒸维大教是膺维宪言是徴漙博恢弘如川之増如

云之兴如岳之不崩终古其承之

   南岳云峰和尚塔铭

云峰和尚族郭氏号法证为竺乾道五十有七年年七十有

贞元十七年九月十七日终十月二十七日葬凡度学者

五万人为弟子者三千人色厉而仁行峻而周道广而不尤

功髙而不有毅然居山之北峰以为仪表丗之所谓贤人大

臣者至南方咸所严事由其内者闻大师之言律义莫不震

动悼惧如听誓命由其外者闻大师之称道要莫不凄欷欣

欷音如获肆宥故时推人师则专其首诏求教宗则冠其

位披山伐木崇构法宇则地得其胜捐 --捐衣去食广阅群经则

理得其深其道实勤而其心无求自大师化去教亦随䘮呜

呼大师之葬门人慕号长老愁痛遂相与以为兹塔砻石峻

整植木蓊茂蓊乌孔切木盛貌凡衡山无与为比者然而未有能纪

其事余既与大乘师重巽游巽其徒也亟为余言亟为并去声

为其铭铭曰

苞元极𠔃韬大方威而仁𠔃幽以光行峻㓗𠔃貌斋庄峻一本作

气混溟𠔃德洋演大律𠔃离毫芒度群有𠔃耀柔刚栋

宇立𠔃像法彰文字阐𠔃圣言扬诏褒列𠔃宅南方道之广

𠔃用其常后是式𠔃冝乆长閟灵室丑记崇冈即玄石𠔃垂

文章学者慕𠔃哀无疆

   南岳般舟和尚第二碑

佛法至于衡山及津大师始修起律教由其坛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而出者为

得正法其大弟子曰日悟和尚尽得师之道次𥙷其处为浮

图者宗丗家于零陵蒋姓也和尚心大而行密躰卑而道尊

以为由定发惠必用毗尼为之室宇潘云毗频脂切律也传灯录云律师启毗尼之

遂执业于东林恩大师究𮗚秘义乃归传教不视文字悬

判深微登坛莅事度比丘众潘云比音鼻𣑽语云比丘如秦云乞士谓上于诸佛乞法资益

惠命下于施主乞食资益色声凡岁千人者三十有七而道不慁以为去凡

即圣必以三眛为之𮜿道遂服勤于紫霄逺大师修明要奥

得以𮗚佛浩入性海洞开真源道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专精长跪右绕不衡不

𠋣石碑本洞作廓无长跪及不衡字凡七日者百有二十而志不衰𥘉开元

中诏定制度师乃居本郡龙兴寺粛宗制天下名山置大德

七人兹岳尤重推择居首师乃即崇岭是作精室辟林莽

辟作刳岩峦殿舎宏大廊庑脩直庑音不命而献力不祈而

荐货凡南方人颛念佛三昧者必由于是命曰般舟台焉

般如字大藏有般舟三昧经云一心念佛(⿱艹石)一日书夜(⿱艹石)日七夜又云经行不得休息不得坐三月速得是三昧今释

氏有依此教修行者和尚生十三年而始出家又九年而受具戒又十

年而处坛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石本处作居又三十七年而当贞元二十年正月十

七日化于兹室呜呼无得而修故念为实相不取于法故律

为大乘坏衣不饰揣食不味揣从官切聚貌覆荐服役凡出于生物

者摈而勿用不自知其慈摄取调御凡归于正真者动而成

群不自知其教万行方厉一性𢘆如寂用之涯不可得也有

弟子曰景秀嗣居法㑹欲广其师之德延于罔极故申明陈

辞俾刋之兹碑铭曰

像教南𬒳及津而尊威仪有严载辟其门吾师是嗣増浚道

源度众逾广大明群昏乃兴毗尼微密是论八万揔结彰于

一言声闻熙熙遐迩来奔如木既拔有植其根乃法般舟奥

妙斯存百亿冥㑹𮗚于化元同道祁祁功庸以敦如水斯

壅流之无垠音银岸也帝求人师登我先觉赫矣明命表兹灵岳

于彼南阜斋宫爰作负掲致货时靡要约要平声潘云掲音竭又音朅又音憩

并牵𥘵奋程力不呼而诺是刈是凿既涂既斵层构孔硕以

延后学出不牛马服不絮帛匪安其躬亦菲其食勤而不劳

在用𢘆寂纵而不傲在舍𢘆得洪融混合孰究其迹懿兹遗

光式是嘉则容貌往矣𮜿仪无极其徒追思赓荐兹石

   大明和尚碑

儒以礼立仁义无之则坏佛以律持定慧去之则䘮是故离

礼于仁义者不可与言儒异律于定慧者不可与言佛逹是

道者惟大明师师姓欧阳氏号曰惠开唐开元二十一年

生天宝十一载始为浮图大历十一年始登坛为大律师贞

元十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卒元和九年正月其弟子怀信道

嵩尼无染等命髙道僧灵屿为行状列其行事愿刋之兹碑

宗元今掇其大者言曰师先因官丗家潭州为大姓有勲烈

爵位今不言大浮图也不序其宦族所以尊大浮图之道凡浮图之道衰其

徒必小律而去经大明恐焉于是从峻洎侃以究戒律而大

法以立又从秀洎昱以通经教而奥义以修由是二道出入

隐𩔰后学以不惑来求以有得广德二年始立大明寺于衡

山诏选居寺僧二十一人师为之首乾元元年一本作某年盖乾元在广

德前恐误又命衡山立毗尼藏诏选讲律僧七人师应其数凡其

衣服器用动有师法言语行止皆为物𮜿执巾匜童云移之移尔二切

左传奉匜沃盥奉杖屦为侍者数百剪髪髦𬒳教戒为学者数万得

(⿱艹石)独居尊(⿱艹石)卑晦而光介而大灏灏焉张云灏音浩义同无以加

也其塔在祝融峰西趾下碑在塔东其辞曰

儒以礼行觉以律兴一归真源无大小乘大明之律是定是

慧丕穷经教为法出丗化人无疆垂𥙿无际诏尊硕德威仪

有継道遍大洲徽音勿替祝融西麓童云音鹿山足曰麓洞庭南裔金

石刻辞弥亿千歳

   碑阴

凡葬大浮图无竁穴竁枢绢切穿地其用于碑不冝然昔之公室礼

得用碑以葬其后子孙因冝不去遂铭德行用图乆于丗及

秦刻山石号其功德亦谓之碑而其用遂行然则虽浮图亦

冝也凡葬大浮图其徒广则能为碑晋宋尚法故为碑者多

法梁尚禅故碑多禅法不周施禅不大行而律有焉故近丗

碑多律凡葬大浮图未尝有比丘尼主碑事今惟无染实来

涕泪以求其志益坚又能言其师他德尤备故书之碑阴师

凡主戒事二十二年宰相齐公映李公泌赵公憬尚书曹王

皋裴公胄侍郎令狐公峘或师或友齐亲执经受大义为弟

子又言师始为童时梦大人缟冠素舄缟音杲白色舄音昔履也来告曰

居南岳大吾道者必尔也巳而信然将终夜有光明笙磬之

音众咸见闻(⿱艹石)是𩔖甚众以儒者所不道而无染勤以为请

故末传焉无染韦氏女丗显贵今主衡山戒法

   衡山中院大律师塔铭

衡山中院大律师曰希操没年五十七既没二十七年其大

弟子诫盈奉公之遗事愿铭塔石公昝姓昝子感切凡去儒为释

者三十一祀掌律度众者二十六㑹南尼戒法坏而复正由

公而大兴衡岳佛寺毁而再成由公而丕变故当丗之士(⿱艹石)

李丞相泌道未尝屈睹公而稽首尊之不名出丗之士(⿱艹石)

廪公瓉公衡山有石廪(“㐭”换为“面”)峰瓉僧名也号懒残言未尝形遇公而叹息推以护

法是以建功之始则震雷大风示其地灭迹之际则陨星

黒祲告其期祲音浸妖气斯为神怪不可度巳故其兴物大同终

始无争受学之众他莫能偕也凡所受教(⿱艹石)华严照公兰若

真公潘云若面也切官赐额者为寺私造者为招提兰(⿱艹石)荆州至公律公皆大士凡所

授教(⿱艹石)惟瑗道郢灵干惟正惠常诫盈皆闻人呜呼始终哉

为之铭曰

首有承𠔃卒有传革大讹𠔃持法𫞐众之至𠔃志益䖍雷发

SKchar𠔃功巳宣星告妖𠔃寿不延灵变化𠔃迎大仙砻兹石𠔃

垂万年丗有坏𠔃德无迁

増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卷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