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 卷第二十六
唐 柳宗元 撰 宋 童宗说 注释 宋 张敦颐 音辩 宋 潘纬音义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七

增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卷之二十六

  监𥙊使壁记

礼檀弓曰𥙊礼与其敬不足而礼有馀也不(⿱艹石)礼不足而敬

有馀也是必礼与敬皆足而后𥙊之义行焉周礼𥙊仆视𥙊

祀有司百官之戒具诛其不敬者汉以侍御史监祠唐开元

礼凡大祠(⿱艹石)干中祠(⿱艹石)干咸以御史监视祠官有不如仪者

以闻其刻印移书则曰监𥙊使宝应中尤异其礼更号祠𥙊

使俄复其𥘉又凡制供祠之吏虽当斋戒得以决罚由是礼

与敬无不足者圣人之于𥙊祀非必神之也盖亦附之教焉

事于天地示有尊也不肃则无以教敬事于宗庙示广孝也

不肃则无以教爱事于有功烈者示报德也不肃则无以𭄿

善凡肃之道自法制始奉法守制由御史出者也故将有事

焉其祠部上其日吏部上其官奉制书以来告然后颁于有

司以谨百事太常修其礼光禄合其物百工之役先一日咸

至于祠而考阅焉御史㑹公卿有司执简而临之故其粢盛

牲牢酒醴菜果之馔必实于庖厨钟鼓笙竽琴瑟戛击乏乐

簨簴缀兆之数龚音笋悬鼓者横曰簨纵曰簴缀谓舞者行列连缀兆谓位外之营兆潘云缀丁劣丁列

必具于庭内樽彛罍洗爼豆盏斝之器盏侧眼切斝古雅切必絜

于坛堂之上奉奠之士赞礼之童乐工舞师洎执役而卫者

役一本作殳潘云殳音殊咸引数其实引数一本作列(⿱艹石)设棰扑于堂下以修官

潘云棰止蕊切䇿也扑普木切而群吏莫敢不备物罗奏牍于几上以严

天宪而众官莫敢不尽诚而𥙊之日先升立于西阶之上以

待卒事其礼之周旋乐之节奏必周知之退而视其燔燎瘗

燔音烦瘗于例切终之以敬也居常则饬四方祀贡之物以时登

于王府服器之修具祠宇之缮理牛羊毛涤之节三宫御廪

之实穀梁威十四年甸粟而纳之三宫三宫米而藏之御廪毕备而听命焉旧以监察

御史之长居是职贞元十九年十二月御史多缺予班在三

人之下进而领焉明年中山刘禹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始复旧制由礼与敬以

临其人而官事益理制令有不宜于时者必复于上革而正

之于是始为记求簿书得为是职者(⿱艹石)干人书焉

   四门助教㕔壁记

周人置虞庠于四郊以养国老教胄子𥙊统曰天子设四学

盖其制也易传太初篇曰天子旦入东学昼入南学夕入西

学暮入北学蔡邕引之以定明堂之位焉大戴礼保传篇曰

帝入东学以贵仁入南学以贵德入西学以贵义入北学以

尊爵贾生述之以明太子之教焉故曰为大教之宫而四学

具焉参明堂之政原大教之极其建置之道弘也后魏太和

中立学于四门置助教二十人隋民始隶于国子而降置五

人皇朝始合于太学又省至三人贠位弥简其官尤难非儒

之通者不列也四门学之制掌国之上士中士下士凡三等

侯伯子男凡四等其子孙之为胄子者及庶士庶人之子为

俊士者使执其业而居其次就师儒之官而考正焉助教之

职佐博士以掌鼓箧榎楚之政令潘云榎古雅切楚即荆也二者所以兆挞犯礼者

分其人而教育之其有通经力学者必于歳之杪音渺末也升于

礼部听简试焉课生徒之进退必酌于中道非博雅庄敬之

流固不得临于是故有去而升于朝者贺秘书由是为博士

贺知归散𮪍由是为左拾遗归崇旧制以拾遗为八品清官

故必以名实者居于其位贞元中王化既成经籍少间有司

命太学之官颇以为易专名誉好文章者咸耻为学官至是

河东柳立始以前进士求署兹职天水武儒衡闽中欧阳詹

⿰纟⿱𢆶匹之是歳为四门助教凡三人皆文士京师以为异余与

立同祖一云同祖于方舆公与武公同升于礼部贞元九年同中弟与欧阳生

同志于文四门𦔳教署未尝纪前人名氏余故为之记而由

夫三子者始

   武功县丞㕔壁记县属京兆

殷颂曰邦畿千里周制千里之内曰甸服糓梁谓之寰内诸

侯为王内臣其制甚重今京兆尹理京师部二十有三县幅

贠之广其犹古也县吏之长曰令曰丞丞之位正八品下盖

丞𫐠六职以辅其令也秦汉有丞相今尚书有左右丞御史

中丞至于九卿之列亦皆有丞下以逹天下之县政有大小

其旨同也武功为甸内大县按其图古后稷封有斄之地

邰同音台秦作四十一县𣀗美阳武公各异至是合焉盖尝为稷

州巳而复县其土疆沃美髙厚有丘陵坟衍之大潘云坟扶云切衍

演水涯曰坟下平曰衍其植物丰畅茂遂有秬秠藿菽之冝潘云秬与切黒𮮐

也秠音丕又孚鄙芳妇二切黒𮮐二稃二米也藿而郭切菽升六切大豆也潘本藿作荏其人善树艺其

俗有礼譲宜乎其大雅之遗烈焉贞元十五年改邑于南里

既成新城凡官署旧记壁坏文逸而未克继之者后三年而

颖川陈南仲居是官邑人宜之号为简靖因其族子存持地

图以来谒余为记夫以武功壃理之大人徒之多而陈生以

简靖辅其理斯固难矣汉髙帝尝诏天下凡以战得爵士大

夫公乘以上令丞与抗礼故为㬰益难今天子崇武念功与

汉𥘉相𩔖分禁旅以守县道武功为多陈生为丞于是而又

职盗贼其为理无败事吾庸可以度哉为之记云

   𥂕厔县新食堂记𥂕厔音辀窒属京兆

贞元十八年五月某日新作食堂于县内之右始㑹食也自

兵兴以来西郊捍戎县为军垒二十有六年群吏咸寓于外

兵去邑荒栋宇倾圯又十有九年不克以居由是县之聮事

离散而不属之欲切逹也凡其官僚罕或觌见及是主簿某病之

于是且掌功役之任廪库既成学校既修取其馀材以构斯

堂其上栋自南而北者二十有二尺周阿峻严列楹齐同其

饰之文质阶之髙下视邑之大小与群吏之秩不陋不盈髙

山在前流水在下可以俯仰可以宴乐既成得羡财可以为

食本羡延面切月权其赢羞膳以充乃合群吏于兹新堂升降坐

起以班先后始正位秩之叙礼仪笑语讲议往复始㑹政事

之要筵席肃庄笾豆静嘉一作樽爼爼豆燔炮烹饪音稔与饪同益以酒

醴始𫉬僚友之乐卒事而退举欣欣焉曰惟礼食之来古也

晋语悼公使 魏绛反后与之札食今京师百官咸有斯制甸服亦王之内邑且

官有聮属则宜统㑹以齐之也向之离而今之合其得失也

逺甚我是以肃焉而庄衎焉而和群疑以亡嘉言以彰㫖乎

其在此堂也不惟其馨香醉饱之谓某之力也夫宜伐石以

志使是道也不替于后乃列其事来告使余书之

   诸使兼御史中丞壁记

古者交政于四方谓之使今之制受命临戎职无所统属者

亦谓之使凡使之号盖专焉而行其道者也开元以来其制

愈重故取御史之名而加焉至于今(⿱艹石)干年其兼中丞者(⿱艹石)

干人其使绝域统兵戎按州部专货食而柔逺人固王略齐

风俗和关石大者戡复于内拓定于外皆得以壮其威张其

声其用逺矣假是名以莅厥职而尊严(⿱艹石)是况乎緫宪度于

朝端树风声于天下其所以翼于君正于人者尤可以知也

武公以厚德在位武元甚宜其官视其署有记诸使中丞者

而多开漏于是求其故于诏制而又质于史氏増益备具遂

命其属书之子厚为监察御史也且曰由其号而𮗚其实后之居于斯

者有以敬于事

   馆驿使壁记

凡万国之㑹四夷之来天下之道涂毕出于邦畿之内奉贡

输赋修职于王都者入于近关一作入觐于阙则皆重足错毂以听

有司之命徴令赐予布政于下国者出于甸服而后按行成

列以就诸侯之馆故馆驿之制于千里之内尤重自万年至

于渭南其驿六其蔽曰华州其𨵿曰潼𨵿自华而北界于栎

阳其蔽曰同州其关曰蒲津自灞而南至于蓝田其驿六其

蔽曰商州其关曰武𨵿自长安至于𥂕厔音辀其驿十有一

其蔽曰洋州其𨵿曰华阳自武功西至于好畤其驿三其蔽

曰鳯翔府其𨵿曰陇𨵿自渭而北至于华原其驿九其蔽曰

方州自咸阳而西至于奉天其驿六其蔽曰邠州由四海之

内揔而合之以至于关由𨵿之内束而㑹之以至于王都华

人夷人往复而授馆者旁午而至传吏奉符而阅其数县吏

执牍而书其物告至告去之役不绝于道寓望迎劳之礼无

旷于日而春秋朝陵之邑皆有传馆传音其饮饫饩馈童云饫于

据切食多也按诸韵字当作饇咸出于丰给缮完筑复必归于整顿列其田

租布其货利𫞐其入而用其积潘云子智切于是有出纳奇羸之

潘云奇音𦋺一音如字赢音盈谓钱馀物也勾㑹考校之政大暦十四年始命

御史为之使俾考其成以质于尚书季月之晦必合其簿书

以视其等列而校其信𪧐必称其制有不当者反之于官尸

其事者有劳焉则复于天子而SKchar升之劳大者増其官其次

者降其调之数调徒吊切又其次犹异其考绩官有不职则以告

而罪之故月受俸二万于太府史五人承符者二人皆有食

焉先是假废官之印而用之贞元十九年南阳韩泰告于上

始铸使印而正其名然其嗣当斯职未尝有记之者追而求

之盖数歳而往则失之矣今余为之记遂以韩氏为首且曰

修其职故首之也

   岭南节度使飨军堂记

制岭南为五府谓广州安南桂管邕管容管府部州以十数其大小之

戎号令之用令一本作名则听于节度使焉其外大海多蛮夷由

流求诃陵西抵大夏康居环水而国以百数则统于押蕃舶

使舶音白太舟也内之幅贠万里以就秩拱玉稽一本作执狄拱稽按左传僖公二十

七年作执秩以正其官注执秩主爵秩之官又呉语拥铎拱稽注拱执也稽计兵名藉时听教命外之

羁属数万里一本外字下有境字以译言贽宝歳帅贡职合二使之重

一本合字下有外字以治于广州故賔军之事宜无与校大且賔有牲

牢饔饩嘉乐好礼以同逺合䟽军犒馈宴饔劳旅勤归以群

力一心于是治也闬闳阶序闬音汀上不可与他邦𩔖必厚栋大

梁夷庭髙门然后可以上充于揖让下周于歩武今御史大夫

扶风公廉广州元和八年御史大夫扶风郡公马总为岭南节度使且专二使增德以

来逺人申威以脩戎政大飨宴合乐从其丰盈先是为堂于

治城西北陬子侯切隅也其位公北向賔众南向奏部伎于其西

视泉池于其东隅奥庳反庭庑下陋日未及晡一本作易则赫炎

当目汗眩更起而礼莫克终故凡大宴飨大賔旅则寓于外

垒仪形不称公于是始斥其制为堂南面横八楹纵十楹向

之宴位化为东序西又如之其外更衣之次膳食之宇列𮗚

以游目偶亭以展声弥望极顾莫究其往泉池之旧増浚益

植以睱以息如在林壑问工焉取则师舆是供问役焉取则

⿰𥘈籴是徴问材焉取则𨻶宇是迁或益其阙伐山浮海农贾

拱手张目视具乃十月甲子元成公命飨于新堂幢牙茸纛

幢一作橦传江切金节析羽旗旗𣄣旞咸饰于下鼓以鼖晋周礼鼖鼓长八

尺晋鼓长六尺六寸金以铎铙公与监军使肃上賔延群僚将校士吏

咸次于位卉裳𦋺衣胡夷蜑蛮睢盱就列者𦋺音计织 毛布蜑音但睢火隹切

千人以上铏鼎体节燔炰胾炙羽鳞狸互之物胾侧吏切大脔炙之夜切

狸莫皆切周礼鳖人注互物谓有甲狸物龟鳖之属自狸伏于泥中者沉泛醍盎之齐醍音体盎于浪

切斉才诣切周礼酒正五斉一日泛斉三曰醴斉三日盎斉四日缇斉五日沈斉均饫于卒士兴王

之舞服夷之伎揳击吹鼓之音揳先结切亦作戛吹尺瑞切飞腾幻怪之

容寰𮗚于逺迩礼成乐遍以叙而贺且曰是邦临护之大五

人合之非是堂之制不可以备物非公之德不可以容众旷

于往𥘉肇自今兹大和有人以𮗚逺方古之戎政其曷用加

此华元名大夫也杀羊而御者不及左传宣公三年华元杀羊食士其御羊斟不与

霍去病良将军也馀肉而士有饥色前汉本传云犹克称能以里

到今矧兹具美其道不废愿访于金石以永示后祀遂相与

来告且乞辞某让不获乃刻于兹石一本下有云字

   邠宁进奏院记

凡诸侯述职之礼必有栋宇建于京师朝觐为修容之地㑹

计为交政之所其在周典则皆邑以具汤沐其在汉制则皆

邸以奉朝请邸一本作同朝𪧐之舎在京师者请才性切汉律春曰朝秋日请唐兴因之则

皆院以备进奏政以之成礼于是具由旧章也皇帝宅位十

一载悼边氓之未乂恶凶虏之犹阻博求群臣以朗宁王张

公为能张献俾其建节剖符守股肱之郡统爪牙之职董制

三军抚柔万人乃新斯院弘我旧制一本作规髙其闬闳壮其门

闾以奉王制以修古典至敬也以尊朝觐以率贡职至忠也

执忠与敬臣道毕矣公尝鸣佩执玉展礼天朝又尝伐叛获

丑献功魏阙其馀归时事修常职賔属受辞而来使旅贲奉

章而上谒贲音稽疑于大宰质政于有司下及奔走之臣传

遽之役川流环运以逹教令大凡展采于中都率由是焉故

领斯院者必获历阊阖登太清仰万乘之威而通内外之事

王宫九关而不闻辕门十舎而如近斯乃军府之要枢一作

朗宁之能政也朗一本作邠惟公端明而厚温𥙿而肃宏略特出

太志髙迈施德下邑而𥠖人咸怀设险西陲而戎虏伏息

一本作为敌茂功溢于太常茂一本作戊盛烈动于人听则斯院之设

乃他政之末者也赞公于他政之末故词不周德称公于天

子之都故礼不称位斯古道也贞元十二年十月六日河东

柳宗元为记

   兴州江运记

御史大夫严公牧于梁贞元十五年兴州刺吏SKchar砺兼御史大夫为山南西道莭度使五年

嗣天子顺宗用周汉进律増秩之兴以亲诸侯谓公有功德

理行就加礼部尚书是年四月使中谒者来锡 --(右上‘日’字下一横长出,类似‘旦’字的‘日’与‘一’相连)公命賔僚吏

属将校卒士黧老童𡦗填溢公门舞跃𭭕呼愿建碑纪德乖

亿万祀公固不许而相与怨咨遑遑如不饮食于是西鄙之

西一本作四宻以刋山导江之事一本宻作私一本以字下有公字愿刻岩石

曰维梁之西其蔽曰某山其守曰兴州兴州之西为戎居歳

备亭障实以精卒以道之险隘兵困于食守用不固公患之

二本无患之二字曰吾尝为兴州凡其土人之故一本无土字吾能知之

自长举北至于青泥山又西𢪔于成州𢪔即抵字过粟亭川逾宝

井堡崖谷峻隘十里百折负重而上(⿱艹石)蹈利刃盛秋水潦穷

冬雨雪一作水潦于秋雨雪于冬深泥积水相辅为害顚踣腾藉踣音匐又四候

切藁血流栈道糗粮刍藁填谷委山牛马群蓄相藉物故餫

夫毕刀餫音运说野馈日餫守卒延颈嗷嗷之声其可哀也(⿱艹石)是者

绵三百里而馀自长举而西而一本作之可以导江而下二百里

而至昔之人莫得知也吾受命于君而育斯人其可巳乎乃

出军府之币以备器用即山僦功僦即又切由是转巨石朴大木

焚以炎火沃以食酰摧其坚刚化为灰 -- 灰 烬畚锸之下畚音

甚朽壤乃辟乃垦乃宣乃理随山之曲直以休人力顺地之

髙下以杀湍悍杀所界切衰小之也湍悍一本作水怒厥功既成咸如其素于

是决去壅土䟽导江涛万夫呼抃莫不如志雷腾云奔百里

一瞬既㑹既逺淡为安流烝徒讴歌枕卧而至戍人无虞

专力待惟我公之功畴可侔也而无以酬德致其大愿又

不可得命矧公之始来属当恶歳府𢈔甚虚器备甚殚饥馑

昏札左传昭公十九年注夭死日札小疫日瘥短折曰夭未名日昏死徒充路徒当作徙赖公节

用爱人克安而生老穷有养㓜乳以遂不问不使咸得其志

公命鼓铸库有利兵公命屯田师有馀粮选徒练旅有众孔

武平刑议狱有众不黩増石为防膏我稲𥹭歳无凶灾家有

积仓传馆是饰旅忘其归杠梁以成社梁桥也一作虹梁人不履危(⿱艹石)

是者皆以戎𨻶帅士而为之不出四人之力人一本作方而百役

已就且我西鄙之职官一本我下更有非字故不能具举惟公和𢘆直

方廉毅信譲敦尚儒学揖损贵位率忠与仁以厚其诚有可

以安利于人者行之坚勇不俟终日其兴功济物冝如此其

大也一本无冝字昔之为国者惟水事为重故有障大泽勤其官

而受封国者矣矣一本作焉左传昭公元年台骀宣汾洮障大泽帝用嘉之封诸汾川又礼记𥙊法篇SKchar

勤其官而水死潘云障通作鄣壅也西门遗利史起兴叹前汉沟洫志史起日邺田恶漳水在其旁

西门豹不知用是不智也白圭壑邻孟子不与孟告子下公能夷险休劳以惠

万代其功烈尤章章焉不可盖也是用假辞谒工勤而存之

用永宪于后祀

   全义县复北门记

贤者之兴而愚者之废废而复之为是习而循之为非一本作贤

之㒷而愚之废复之为是循之为非𢘆人且犹知之不足乎列也然而复其事

必由乎贤者推是𩔖以从于政其事可少哉贤莫大于成功

愚莫大于吝且诬吝即吝字桂之中岭而邑者曰全义卫公城之

南越以平卢遵为全义视其城塞北门凿他雉以出问之其

门人曰馀百年矣或曰巫言是不利于令故塞之或曰以賔

旅之多有惧竭其饩馈者欲回其途回去故塞之遵曰是非

吝且诬欤贤者之作思利乎人反是罪也余其复之询于群

吏群吏叶厥谋一本无下群字上于大府大府以俞邑人便焉讙舞

里闾居者思正其家行者乐出其涂由是道以废邪一本无是以二

用贤弃愚推以革物冝民之苏(⿱艹石)是而不列殆非孔子徒

也为之记云




増广注释音辩唐柳先生集卷之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