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宝堂记(或题作《张君宝墨堂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墨宝堂记
(或题作《张君宝墨堂记》)
作者:苏轼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东坡全集‎

    世人之所共嗜者,美饮食,华衣服,好声色而已。
    有人焉,自以为高而笑之,弹琴弈棋,蓄古法书图画,客至,出而夸观之,自以为至矣。
    则又有笑之者曰:古之人所以自表见于后世者,以有言语文章也,是恶足好?而豪杰之士,又相与笑之。
    以为士当以功名闻于世,若乃施之空言,而不见于行事,此不得已者之所为也。
    而其所谓功名者,自知效一官,等而上之,至于伊、吕、稷、契之所营,刘、贡、汤、武之所争,极矣。
    而或者犹未免乎笑,曰:是区区者曾何足言,而许由辞之以为难,孔丘知之以为博。
    由此言之,世之相笑,岂有既乎?

    士方志于其所欲得,虽小物,有弃躯忘亲而驰之者。
    故有好书而不得其法,则拊心呕血几死而仅存,至于剖冢斫棺而求之。
    是岂有声色臭味足以移人哉。
    方其乐之也,虽其口不能自言,而况他人乎!人特以己之不好,笑人之好,则过矣。

    毗陵人张君希元,家世好书,所蓄古今人遗迹至多,尽刻诸石,筑室而藏之,属余为记。
    余蜀人也。
    蜀之谚曰:“学书者纸费,学医者人费。”此言虽小,可以喻大。
    世有好功名者,以其未试之学,而骤出之于政,其费人岂特医者之比乎?今张君以兼人之能,而位不称其才,优游终岁,无所役其心智,则以书自娱。
    然以余观之,君岂久闲者,蓄极而通,必将大发之于政。
    君知政之费人也甚于医,则愿以余之所言者为鉴。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