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 墨荘漫录 卷第三
宋 张邦基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钞本
卷第四

墨荘漫录卷第三

明州士人陈生失其名不知何年间赴举京师

家贫治行后时乃于定海求附大贾之舟𣣔航

海至通州而西焉时同行十馀舟一日正在大

洋忽遇𭧂风巨浪如山舟失措俄视前后舟覆

溺相継也独相𭔃之舟人力徤捷张蓬随风而

去𣣔葬鱼腹者屡矣凡东行𢾗日风方止恍然

迷津不知涯涘盖非常日所经行也俄闻钟声

舂容指顾之际见山川甚迩乃急趋焉果得浦

溆遂维碇近岸陈生惊悸稍定乃登岸前有径

路因跬歩而前左右皆佳木荟蔚珍禽鸣弄行

十里许见一精舎金碧明焕榜曰天宫之院遂

瞻礼而入长廊幽𨵙寂无喧哗堂上一老人㩀

床而坐厖眉鹤发神𮗚清𦡱方若讲说环侍左

右皆白𫀆乌巾约三百馀人见客皆惊问其行

止告以飘风之事恻然悯之授馆于一室悬锦

帐乃馔客焉器皿皆金玉饮食精㓗𬞞茹皆药

苗极甘美而不识名老人自言我軰皆中原人

自唐末巢寇之乱避地至此不知今几甲子也

中原天子今谁氏尚都长安否陈生为言自李

唐之后更五代凡五十馀年天下太定今皇帝

赵氏国号宋都于汴海内承平兵革不用如唐

虞之世也老人首肯嗟叹之又命二弟子相与

游处因问二人此何所也老人谓谁曰我軰号

处士非神仙皆人也老人唐丞相裴休也弟子

凡三等毎等一百人皆授学于先生者复引登

山𮗚覧﨑岖而上至于峻极有一亭榜曰𥬇秦

意以秦始皇遣徐福求三山神药为可𥬇也二

人遥指一峰突兀干霄峰顶积雪皓白曰此蓬

莱岛也山脚有蛟龙蟠绕故异物畏之莫可干

犯也陈生留彼乆之一日西望浩然有归思口

未言也老人者㣲𥬇曰尔乃懐家耶尔以夙契

得践此地岂易得也而乃俗縁未尽此别无复

再来矣然尔既得至此吾当𦔳尔舟楫一至蓬

莱登覧胜境而后去遂使具舟倏已至山下时

夜已暝暁见日轮晃曜傍山而出波声先腾沸

汹涌澎湃声(⿱艹石)雷霆赤光勃郁洞贯太虗顷之

天明见重楼复阁翚飞云外迨非人力之所为

但不见有人居之惟瑞雾葱茏而已同来处士

云近世尝有人迹至此群仙厌之故超然逺引

鸿𪷟之外矣唯吕洞賔一歳两来卧𦗟松风耳

乃复至老人所陈生求归甚力老人曰当送尔

归山中生人参甚太多如人形陈生𣣔乞𢾗本

老人曰此物为鬼神所护惜持归经渉海洋𢙢

贻祸也山中良金美玉皆至宝也任尔取之老

人再三教告皆修心养性为善逺悪之事仍云

世人慎勿卧而语言为害甚大又云楞SKchar经

诸佛心地之本当循习之陈生再拜而辞复令

人导之登一舟转盻之乆已至明州海次矣时

元祜间也比至里门则妻子已死矣皇皇无所

之方悔其归复𣣔求往不可得也遂为人言之

后病而狂未几以死惜哉余在四明见郡人有

䏻言此事者又闻舒信道尝记之甚详求其本

不𫉬乃以所闻书之

睦寇方腊未起之前一年歙州生麟即死后十

日州人叶世宁夣乘麟而登山山东北有洞乃

舍麟而登入二武士执而问之世宁以实对且

言幸得放还当有重报一武士𥬇曰误矣我即

歙州某桥南停𥿄朱庆也与子不熟颇识其面

此洞有三堂四室试令子𮗚之遂引而前中堂

垂䈴曰此堂待陈公文帐堆壅吏不敢登左堂

帘卷其半庆曰天符已差罗浮天王居此诸司

往迓矣既升有牌牌有三字世宁惟记一定字

右堂无帘上有衣紫袢曳杖而行吏𢾗十軰随

之二武士止世宁立世宁识视即尚书彭公汝

砺也⿺辶处出拜之公劳之曰近到饶州否曰去歳

到饶州公无恙公何以至此公曰吾位髙不当

治狱以吾最知本末故受命至此汝何䏻来也

世宁骤对乘洞前石马而来公曰兽今安在二

武士趋出曰介兽误取至公曰杖之百朱庆者

唯而出一武士领世宁𣣔出世宁曰愿一𮗚四

室不敢泄于人公逡巡首肯一吏持钥而下引

世宁往开东室有十馀人露首愁坐竹器𢾗十

封钥甚固旁有金𢃄十馀条持钥者复开一室

架大木于两楹之间有官者凡九人亦露顶蹲

踞其上见人皆泣下持钥者未尝少伫世宁请

入他室持钥者曰西有贵臣大阉及前唐后唐

未具狱囚法SKchar不可辄近言未几忽有声如雷

震见巨蛇自屋东垂首而下火舌电目口鼻气

出如烟世宁惧而走持钥者曰东将入西室矣

此𩔖甚多岂可近也世宁因问何以至是曰吁

吾姓SKchar前唐宦者亲见当时中官𫝑盛士人知

有中官不知有朝廷吾𥝠𥨸𥬇而薄之有䏻言

中官太盛者吾必咨嗟叹赏闻近代亦然业力

所招也世宁不尽记大略如此复往谢彭公则

堂已虗矣世宁不敢问心动求出持钥者复曰

吾在北司无过即世后凡三领江淮要职此事

了则吾为地下主者矣汝到人间为吾诵金光

经具䟽焼与SKchar直事吾䏻报汝世宁拜辞独

与武士出见朱庆𮪍麟自山顶来下而揖世宁

抚麟乃石也庆曰山髙不可陟遵河甚径烦语

庆家人蕲黄间卜居甚善郷中当大乱庆亦自

以夣报得子言当信而不疑也一武士曰金光

经亦望垂赐得免追取之劳幸矣世宁曰仍

为公等设醮及水陆二人以手加额世宁曰此

洞何名庆曰洞名金源司名某凡四字世宁不

暁而问之忽失足坠河而窹汗浃眷病喑三日

而愈其后歙人稍稍闻之

宣和改元扬州学吏SKchar清昼𥨊(“爿”换为“丬”)夣人叩门呼之

清一手挈帽以趋见植牌于康荘清不暇读斯

湏入一门兵卫森然吏引造庭鞠躬曰SKchar清至

清𢧐汗伏不䏻拜上掷一巨板纵横万钉布如

棋局斜𠋣于阶传呼令上一人衮而冕坐紫衣

侍左朱衣侍右清𥨸视之衮冕者乃前太守刘

尚书拯也朱衣者两浙运副刘河也尚书问清

茶塩法更张否对曰清学吏耳茶塩法所不知

又问学法更张否对曰仍旧但近日兴建道学

遂命朱衣取簿令清自阅其姓名每叶大书一

人姓名郷里其下有细书(⿱艹石)功与过中有识者

中有一叶乃清姓名细书极少尚书曰后十旬

汝当来此又命紫衣导清过西壁以手排之壁

间见众罪人杂老㓜男女或血污其衣带系其

SKchar悲哀愁苦幽咽堕泪可畏可怜紫衣复道清

出尚书曰汝当治此狱俟取某人及淮南塩香

提举黄敦信清逡巡摄衣循板而下吏以手招

清使出清过旧路仰视其牌书曰辨正司既窹

言其事于教官钱耜良仲时黄侯使一路气熖

赫然未几盛怒间𭧂得疾一夕而卒清后卧病

果死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人多知之予𢾗询郷人乃得其详

秦少㳺侍儿朝华姓邉氏京师人也元祐癸酉

纳之尝为诗云天风吹月入栏干乌鹊无声子

夜䦨织女星明来枕上了知身不在人间时朝

华年十九也后三年少游𣣔修真断世縁遂遣

朝华归父母家贫以金帛而嫁之朝华临别泣

不已少㳺作诗云月雾茫茫暁柝悲玉人挥手

断肠时不湏重向灯前泣百歳终当一别离朝

华既去二十馀日使其父来云不愿嫁乞归少

㳺怜而复取归明年少㳺出倅钱唐至淮上因

与道友议论叹光景之遄归谓华曰汝不去吾

不得修真矣亟使人走京师呼其父来遣朝华

随去复作诗云玉人前去𨚫重来此度分携更

不回肠断亀山离别处夕旸孤塔自崔嵬

绍圣元年五月十一日少㳺尝手书记此事

未㡬遂窜南荒云吴郡唐寅𥙷之以诗淮海修

真黜 华他言道是我言差金丹不了红颜别

地下相逄两面沙

殴阳文忠公与韩子华书于柱上其后过限七

年方践前志作诗𭔃子华曰俗谚云也卖弄得

过𥚃其诗曰人事从来无处定世途多故践言

难谁知颖水闲居士十顷西湖一钓竿

刘贡父诗话云文士用事误错虽为缺失然不

害其美杜甫诗云功曹无复汉䔥何按光武纪

帝谓邓禹曰何以不SKchar功曹又曹参尝为功曹

云鄼侯非也贡父之意直以少陵误耳然前汉

髙纪云单父人吕父善沛令辟𬽦从之客因家

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䔥何为主

吏主进令诸大夫曰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

注孟康曰主吏功曹也然则少陵用此非误

也第贡父偶思之未至耳

嘉州凌云寺大像记𮧯皋文张绰书其碑甚豊

字画雄伟顷扵潘义荣处见之

阆州州治大𠫊梁间有一凾书前后人莫敢取

视者有一太守之子必𣣔开之人𭄿之不从竟

取之乃三国蜀时断一大辟案文耳复置旧所

未㡬守遂死

河阳县尉司印前后相传不敢开匣开必境内

有盗𧺫但以一木朱记用代行移新旧官交易

但易匣之封耳大明弘治十七年苏州卫印𤍠如火其年一卫官皆去聀

啇州州治𠫊角各有一刻成压角石兔以碧纱

笼护之吏軰献𥿄钱者堆积焉人不敢正视吏

軰正视者必遭刑甚畏惮之云夜即相驰逐于

圃中三事皆闻之耿宗纯彦醇云

徐州有营妓马盻者甚慧丽东坡守徐日甚喜

之盻䏻学公书得其仿佛公尝书黄鹤赋未毕

盻𥨸效公书山川开合四字公见之大𥬇略为

(⿰氵閠)色不复易之今碑中四字盻之书也

崔𬸘徳符颖昌阳翟人元祐中毕渐榜登科不

汲汲于仕宦宣和中监西京洛南稲田务时中

官容佐掌宫钥于洛郡僚事之惟恐不及惟徳

符不肯见之容极衔之徳符一日送客于会节

园时梅花已残与客飮梅下已而容奏陈以节

会园为景华御苑徳符初不知也明年暮春复

𮪍瘠马从老兵竟入园中梅下哦诗曰去年白

玉花结子深林间小憩籍清影低颦啄㣲酸故

人不复见春事今已䦨绕树寻履迹空馀土花

斑徘SKchar而去次日容见地有马迹问园吏吏以

崔对容怒其轻已遂劾奏𬸘径入御苑以此罪

废累年靖康初起为左正言未几卒赠直龙图

阁归葬郏城诗文甚髙

东坡为翰苑元祐三年供端午贴子有云上林

𤤽木暗池䑓蜀产吴苞万里来不独盘中见卢

橘时于粽𥚃得杨梅每疑粽𥚃杨梅之句玉䑓

新咏徐君蒨共内人夜坐守歳诗酒中挑喜子

粽𥚃觅杨梅今人未见以杨梅为粽徐公乃守

歳诗杨梅夏熟歳暮安有此果岂昔人以干实

为之耶东坡以角𮮐为午日之馔故借言之耳

无锡惠山泉水乆留不败政和甲午歳赵霆始

贡水于上方月进百樽先是以十二樽为水式

泥印置泉亭每贡发以为之则靖康丙午罢贡

至是开之水味不变与他水异也寺僧法皥

北京压沙寺梨谓之御园其栽接之故先植棠

梨本与𬃷木相近以鹅梨条接于梨木上候始

生枝条又于𬃷木大枝上凿一窍度接活梨条

扵其中不一二年即生乃砍去𬃷之上枝又断

棠梨下𠏉根脉即梨条巳接于𬃷本矣结实所

以甘而美者以此顷又见北人云以胡桃条接

于柳木易活而速实

章圣时炼丹一炉在翰林司金丹阁日供炭五

秤至熙宁元年犹飬火不绝刘袤延仲之父𬒳

㫖裁减百司此一项在经费之𢾗有㫖罢之其

丹作铁色诏藏天章阁

张忠定公安道居南都炼丹一炉飬火𢾗十年

丹成不敢服张刍圣民守南都羸瘠殊甚闻有

此丹坚求饵之安道云不敢吝也但此丹服火

之乆不有大功必有大毒不可⿺辶处服圣民求之

甚力乃以一粒如粟大以与之且戒冝韬藏慎

轻饵圣民得之即吞焉不𢾗日便血不止五

臓皆麋溃而下竟死云二事闻之刘延仲

宣和间有㫖苏轼追复軄名时卫仲逹逹可当

行词同列戏之云逹可冝刻意为此词盖湏焚

黄耳闻者莫不大𥬇

许道宁京北人少亦业儒性颇跌宕不羁𦘕山

水法李成独造其妙可与营丘抗行亦工传神

每见人𥨊(“爿”换为“丬”)陋者必戏冩貌于酒肆识者皆𥬇之

为其人殴击至碎衣败面而竟不悛后㳺太华

见其峰峦𡷾崒始有意于山水清(⿰氵閠)髙秀浓纎

得法不愧前人矣杜祁公帅长安道宁恃其技

犯公公怒捕之道宁惧𣣔窜避或谓道宁曰杜

SKchar毅汝乃干犯汝将何之虽走夷狄必𫉬汝

矣时种师𧨏守环州道宁乃往𭠘𧨏杜公闻之

𥬇曰道宁真善自为谋者乃移书种公俾善遇

之在环歳馀乃归环学从祀弟子乃道宁笔也

予舅吴顺啚有道宁𦘕终南积雪图八幅真绝

品也亡于兵火惜哉长安凉榭大屏面亦道宁

所作殊奇伟也

⿱目兆无咎谪玉山过徐州时陈无已废居里中无

咎置酒出小SKchar娉娉舞梁州无已作减字木兰

花长短句云娉娉袅袅芍药稍头红檏小舞䄂

低回心到𭅺邉客已知金樽玉酒𭄿我花前千

万寿莫莫休休白发簪花我自羞无咎叹曰人

疑宋开府铁石心肠及为梅花赋清艶殆不𩔖

其为人无已清通虽铁石心肠不至于开府而

此词过于梅花赋矣

元祐六年七夕日东坡时知杨州与发运使⿱目兆

端彦吴倅⿱目兆无咎大明寺汲塔院西廊井与下

院蜀井二水校其髙下以塔院水为胜

玫瑰油出北虏其色莹白其香芬馥不可名状

用为试妆法用众香煎炼北人贵重之每报聘

礼物中祗一合奉使者例𫉬一小罂其法秘不

传也宣和间周武仲宪之使虏过磁州时叶著

宣逺为守祝周云回日愿以此油分饷既反命

以油赠之叶云今不湏矣近禁中厚赂虏使遂

得其法煎成赐近臣色香胜北来者妇翁蔡京

新𭔃𢾗合且云公还朝必有取者今反献一合

周亦不受也北人方物不过一合贵惜如此而

贵近之家赠遗(⿱艹石)此之多足知其侈靡之甚也

蔡肇天启乆官京师日有薮泽之思常于尺素

作平冈老木极有清思因授李伯时令于馀地

加逺水归雁作扁舟以载天启及题小诗曰鸿

雁归时水拍天平冈老木向寒烟借君馀地安

渔艇乞我寒江聴雨眠伯时懒不䏻竟他日王

涣之彦舟取去以示宗子令戬即取笔㸃染如

诗中意天启见之极爱其佳后天启汎舟𪧐横

塘遇雨闭蓬而卧夜分不𥨊(“爿”换为“丬”)闻归雁声因复为

诗云平野风烟入梦思殷勤作𦘕更题诗扁舟

卧聴横塘雨恰遇江南归雁时此𦘕后归贵人

家予尝见之渺然有江湖之思

⿱目兆无咎作庆州使宅记黄鲁直云大为佳作

苏明𠃔作成都府张公安道𦘕像记鲁直读之

云司马子长复出也王逄原作过唐论介甫云

可方贾𧨏过秦论不及而驰骋过之

裴铏传奇载成都古仙人吴彩鸾善书小字尝

书唐韵鬻之今蜀中导江迎祥院经藏中佛本

经六十卷乃彩鸾所书亦异物也今世间所

传唐韵犹有皆旋风叶字画清劲人家往往有

建炎庚戌二月二十五日虏兵䧟平江府两浙

宣抚使周望移军退保昆山县泊舟马鞍山下

湖邉吏方用印忽有风旋转入舟印与文移尽

卷堕水相视骇愕使水工探之不𫉬望惧北兵

之来袭也𣣔亟走屯惠通镇为失印所挠留吏

求之吏祷于马鞍山神曰静济侯者曰苟不𫉬

且将得罪必焚庙而行县宰亦惧乃作堰捍水

以踏车涸之畚⿰钅𦥛 -- 锸如云凿𢾗尺始得之已沦于

泥中矣此说与吴中记闻同

顷有一士人每于班列中好与秘阁诸公交语

好事者戏目之为馆职𥚃行此盖縁御史有里

行职衘故也

李豸方叔𥙊东坡文有云皇天后土鉴平生忠

义之心名山大川还千古英灵之气

兵部𭅺官莫卞居场屋日因赴浙漕夣人就旅

邸报姓莫人作状元卞出迎之乃云名俦非卞

也时卞已𭠘卷是举登科明年得子因名曰俦

后二十四年俦作大魁卞对贺客言之

朱勔䘮父作黄箓醮请茅山道士陈赤夷字彦

真拜章回得报应但见金甲神人杖剑叱云朱

勔父子罪恶贯盈上天不赦汝焉得为拜章彦

真不敢言勔𥝠为亲宻者道不逾三年勔果败

李去伪绍圣初知通州静海县至夜即入一室

SKchar外人皆闻讯问枷锁声因目为李见鬼

替宻迩会集同官出二子拜县尉陈噩噩不敢

当乃云去伪老矣不及见公之贵若长子俦虽

自成立不䏻逺大次子僖异日与公有恩契当

令今日先识面耳众皆罔测政和初噩为司勲

𭅺官主铨试文僖中乙授西京偃师簿又三年

为噩婿果符恩契之言噩终徽猷阁侍制僖终

朝请大夫俦登科未及禄而卒

崇宁间平江府天平山白云寺有𢾗僧行山间

得簟一丛共煮食之至夜发吐内三人急取鸳

鸳草生啖遂愈其二人不啖者吐至死鸳鸯草

藤蔓而生黄白花对开傍水依山处处有之治

痈疽肿毒犹妙或服或傅皆可盖沈存中良方

所载金银花又曰老翁湏者本草名忍冬

山谷诗云争名朝市鱼千里予问诸学生鱼千

里多云此齐民要术载范蠡种鱼事发池中作

九墩然初无千里字心颇疑之后因读𨵿尹子

云以盆为沼以石为岛鱼环㳺之不知其几千

万里不穷也乃知前軰用事如此该博字皆有

来处

班行李质人才魁岸磊落甚伟徽庙朝𣣔求一

人相称者为对无可𠐚当时同列目为察𨾏子

京师俚语谓无对者为察𨾏建炎三年擢𫞐殿

苏黄门子由薨于许下王巩定国作挽诗三首

其一云忆昔持风宪防㣲意独深一时经国

千载爱君心坤道存君终始乾坤正古今当时

人物尽惆怅独知音注云元祐中议册后宣仁

御文徳殿发册公语余宻告吕丞相㣲仲母后

御前殿兹不可启㣲仲明日留身宣仁诏宫中

本殿发册时人无知者其云已矣东门路空悲

未尽情交亲逾四纪忧患共平生此去音容隔

徒多涕泪横蜀山千万叠何处是佳城注云公

前年𭔃书约予至许田曰有南斋翠竹满轩可

与定国为十日之饮此老年未尽之情也其三

云静者冝𭙶寿胡为忽夣楹伤嗟见行路SKchar

识皇情徒记巴山路空悲蜀道程弟兄仁逹意

千古各垂名注云公与子瞻尝泊巴江夜雨相

约共游蜀竟不果归今子瞻葬汝公归眉王祥

有言归葬仁也留葬逹也右三诗予在髙邮于

公之子处见其遗藁因录之皆当时事今公之

后邈然家集不复存惜其亡也因附于此

晏叔原聚书甚多每有迁徙其妻厌之谓叔原

有𩔖乞儿搬⿰氵𭝠碗叔原戏作诗云生计惟兹碗

般檠岂惮劳造虽从假合成不自埏陶阮杓非

同调颜瓢庶共操朝盛负馀米暮贮籍残糟幸

免墦间乞终甘泽畔逃挑冝卭竹杖捧称葛

𫀆倘受桑间饷何堪井上螬绰然真自许呼尔

应饕世乆轻原宪人方逐子敖愿君同此器

珍重到霜毛

唐寅醉中校毕


墨荘漫录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