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寔录/大南寔录前编/卷0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大南寔录前编
卷五 太宗孝哲皇帝寔录下
卷六 

癸卯十五年黎景治元年,清康熙二年夏五月,上以日丽之战我师射艺未精,欲效太祖习射之法,命筑垛于弘福高三十馀尺,广一百三十馀尺,面布射侯,令水师往来较射,以中否定赏罚,自是士皆奋励,射发益精。

冬十二月,西北风起,飞沙折屋,人畜多损伤

甲辰十六年夏六月,掌营节制留屯道阮有进病,上表乞归。上难其代,与诸将谋之;尊室燕以阮有镒对,上命召有进回镇旧营调养,升有镒为掌营节制留屯道,以张福雄为掌奇,镇守布政营。

上以苇野江水冲激,命发三县民筑坝堰塞之。

乙巳十七年春三月,命正营、旧营、广南营诸将及诸州县乡官修整军器,以四月大阅于东池府时称府泑,今东池上邑,留屯、广平、布政诸营会阅于正营,以兵仗刓利定赏罚。又命文臣及三司习骑射法,中者赏之马,落者罚之。

夏六月,霖雨潦溢,苇野江坝堰圯,命再筑之。

秋七月,修天姥寺。

大有秋。

冬十月,大风雨,苇野江坝堰复坏,命罢其役。

丙午十八年春三月。胡舍地震。

夏四月,甘露地名山崩。长十丈。

石捍将雨血,水赤三日乃清。

秋七月,旧营镇守阮有进卒。有进病笃,谓属将曰:“吾受国厚恩,郑氏未除,此吾遗恨也。”言终而卒,卒年六十五。讣闻,上甚悼之,赠协谋佐理功臣特进左军都督府掌府事节制顺郡公,赐钱银锦帛,以公礼葬之。有进为将,累立战功,北河号为虎威大将,与阮有镒齐名,并为开国功臣云。嘉隆五年从祀太庙,十二年封英国公。

冬十二月,以参将尊室壮为旧营镇守,该奇才礼缺姓为参将。

丁未十九年春二月,开试科,取正途中格五人,华文中格十四人,皆擢用之。

夏四月,上幸和荣寺。先是上幸思容旧名思客,即今思贤海口见龟山即今灵蔡山景致可爱,山巅有古塔稔著灵异,命守簿陈廷恩督军民移塔所,以其地营建佛寺;工成,名和荣寺,至是上临幸,设大伽法会七日夜。

六月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畿内蝗,上命设坛禳之,蝗赴海死,岁复大稔。

戊申二十年冬十月,开胡舍港。上以胡舍旧港壅塞,运道不便,欲仿效黎洪德开港故事。胡汉苍尝开港道自水莲至胡舍,沙泥喷起,随开随塞,用功不成。黎圣尊征占城时发兵开之,其港始成,后复培塞。乃命审察地形低湿之处画图以进,上亲督诸军及三县民开浚,以通舟船;数月培沙复塞,令沿港民随势疏导,岁以为常。

大旱,上命祷之,旬日大雨降。

己酉二十一年春正月,初行延宁、泰康二府阅选,命文职胡光大往焉。

夏四月,度民田、定租税。时记录武丕承上言:“臣闻兵财国之大,政府库充则财用足,财用足则兵甲强。今民间多有占耕漏田而不纳税者,请命官包度寔耕田土,为公田征收税例,以资国用;是谓农出谷以养兵,兵出力以卫农,古之制也。”上善之,命文臣胡光大等分行包度各县社民寔耕田土定为三等,及秋田、枯土各项征纳租粟有差。公田许民分耕纳租,如有垦辟林麓耕作成田者,听征为本幅私田连耕别纳,社民不得妄相占夺,自是民息争端,各安生业。其后垦田多复设农吏司监征其租。一等田亩征粟四十升、米八合;二等田粟三十升、米六合;三等田粟二十升、米四合,又粟一升附钱三文。秋田、枯土不分等第亩征三陌,不及亩者征一陌;惟官屯田、官庄田与新开荒田及花洲土分给寓禄,馀各别征别纳再定量法,以十撮为一勺,十勺为一合,十合为一升,十升为一斛,十斛为一桶;其收税斛则斛五十升再加二十五升,一斛共七十五升,以五百升为一桶;其发军粮斛则三十三升五合,发内府斛则减军斛三升,升亦差减。

庚戌二十二年夏四月,香茶、广田雨咸水,五六日始淡。

黎郑柞遣黎得仝、陈春榜赍书至日丽海口,言奉黎帝命来问贡赋之事,布政镇守朝信以闻,上为诸将曰:“礼乐征伐皆非出自黎帝,此必郑氏矫命也。”拒而不纳。得仝等还,郑柞议欲发兵,其臣都督通缺姓谏曰:“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百胜不殆。窃闻南河上下辑睦,兵甲精强,未可轻动也。”柞乃止。

六月,玉盏山崩,长六七丈,广七尺,命官祷之。

秋七月,畿内火,延烧七百馀家。

九月壬申,异气见于申方,长似疋绢,色黄赤光,竟夜至十二月始灭。上曰:“我当以灾异为忧,惟思躬修德以弭之耳。”

辛亥二十三年秋七月朔,日有食之。

九月,飓风雨下如注,平地水深三尺,人畜多伤。

冬十一月,黎帝崩,弟维禬立,改元阳德,是为嘉尊。

壬子二十四年黎阳德元年,清康熙十一年春二月壬辰,两日并出,摩荡如相鬬状,俄而一落一光耀如故。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六月,郑兵大举来侵。郑根为水军元帅,黎时宪为步军统率,领兵十万,号十八万分道并进。郑柞挟黎帝接应,布政镇守朝信以闻,上为诸将曰:“郑柞不戒前年之败,更兴愤兵。兵愤者灭顾我所以,御之者必先谋帅。”诸将皆曰:“皇四子协又名淳,时为掌奇协德侯雄略盖世,可令为元帅。”上然之,命协为元帅、衙尉枚富岭岭一作润、记录武丕承为参谋;掌奇张福岗张福奋之子、阮德宝为左右先锋;将臣吏督运来格、安宅、长育三仓粮米以备给发。运道有二,有水运有陆运:陆置车一车二二队,队五十人,设队长四人。给公车三十七、牛七十四,一车驾二牛,一人驱七车,一车载米一千二百钵,转运最为便捷。又令五象奇调象一百五十匹先屯扶尊社名,今改扶正

秋七月,皇四子协出师至广平新胜府,诸将悉集,分遣列寨屯守。阮有镒屯沙埠垒,广平镇守阮美德守正垒,布政镇守朝信守洞洄垒,旧营镇守纯德缺姓守兜鍪垒,该奇顺忠缺姓守每耐桥,参将才礼率战船植木栅捍日丽海口,水步联络为犄角之势。诸将受命相语曰:“元帅今令明肃,真将才也。”

闰八月,郑兵至北布政州分道并进,留监察阮宠为布政督视,收合乡兵;郑根率兵渡𤅷江,驻于东高、清河二社名

九月,朝信与郑兵列垒相对,分兵击之不克,乃护州民入洞洄垒固守。时郑兵列自正始至山头,自富舍至镇宁,又筑垒自山头达海岸,列战船千艘于𤅷江及日丽海口,以接步兵,声势震薄。元帅协闻之,遣参将才礼率水师筑炮台于镇宁垒,参谋桐江缺姓募沿山民为兵守湶汛诸要路,以防郑兵侵轶。

上以郑兵势大召群臣会议,谓曰:“敌众我寡,其势弗敌,卿等宜各陈战守之宜。”该奇宋德明进曰:“郑兵深入,利于速战,我但深沟高垒以老其师;且攻城是兵之灾,郑兵进战不克,粮食不继,必宵遁。我乘势攻之,一举可破矣。”上犹以为难,陈廷恩密进曰:“臣料郑兵不满十万,号十八万者诈也。兵有先声而后寔,两国交兵必有间谍,请声言我兵十六万,而增选强壮十万,号二十万,自将亲征,使谍者归相告语。所谓兵不厌,权者也。”上善之,即命官分往二处选兵,且戒之曰:“不及师期,当从军法从事。”

乙未,上亲率大军水步齐进,遣三水奇右柄队守思容海口,后水队守渜海口,后水奇守明灵海口。尽起五县乡兵列屯于长沙海岸,由是军声大振,人情始安。

御舟进至金堆,乘南风直抵旧营,驻跸于全胜府旧全胜寨,改为府,定水陆驿例。水驿给船四艘,每艘掉夫六人,分十六次一起。褒荣至云窟,二堈涧,三三江,四云程,五塔馆,六芳榔,七瓦桥,八安暹,九铜鉴,十会门,十一珥下馆,十二安美,十三钩阜,十四渡市,十五州市,十六至胡舍起陆。陆驿给马四匹,分十七次一起。荣光至桥末,二泾市,三州市,四胡舍,五河岐,六佛官,七莲馆,八葛馆,九波月,十霪乡,十一茶馆,十二市馆,十三贝阜,十四壮健,十五庙蔑,十六渠河,十七至沙阜垒。褒荣、云窟、堈涧、云程、芳榔、安暹、铜鉴、会门、珥下、安美、州市、胡舍、荣光、河岐、波月、渠河均社村名,馀皆其地俗名。

冬十月,郑上道参督文禄缺姓尝将兵间行过密𦛋山,伺探洞洄垒,朝信于垒上望见曰:“此敌兵来窥我也,可伏兵擒之。”该奇张文云请行,朝信许之。弘芳缺姓乃言于朝信曰:“伏诡道也,须于林莽中潜匿声迹,今密𦛋孤山,四面平坦,非伏兵之地,况云勇而无谋,必误大事。愿得一支兵潜其后,以备接应。”是夜云屯兵密𦛋山上,文禄果引兵围之,纵火急攻;云战败走,芳率兵来接战,郑兵稍退,云仅以身免。朝信欲按以军法,上以云前在乂安有功,降该队勒还家,岁给寓禄钱百缗终其身。

郑使人至镇宁垒外,邀我将出垒对话,元帅协使该合秀明出见。郑使曰:“往年黎帝有敕,拒不纳,为此而来。”秀明曰:“子言谬矣。昔我先王翊扶帝室,天下共知。今郑氏专权,号令由己,正治、弘定之事所不忍言。往年拒使,拒郑也,非拒黎也。今既提兵至此,能战即战,何苦稽延日月为也?”郑使不能辩,致辞而去。秀明回,协嘉之曰:“秀明能以正辩屈人,与白金二十两。”有镒曰:“郑使回报,彼必乘怒动兵,请申戒诸将缮甲以待。”协从之。

十一月,郑将黎时宪引兵镇宁垒,元帅协统大兵屯于渠河,遣诸将分屯沙觜煲、日丽海口以分其势,郑兵攻之不克。郑柞召诸将让之,时宪复督三千薄垒下,填壕夷堑并力急攻,我军于垒上列炮射之;郑兵蚁附而登,我军丛枪刺之;郑兵穴地坎垒,或飞纸鸢乘风放火心弹,一日之间垒将陷者数四。守将张福岗弃镇宁,退保每耐垒,协报曰:“我军一退,彼乘势追之不能制矣。勉力固守,我即赴援。”乃遣人驰至沙埠,趣令有镒将兵援镇宁,有镒曰:“我职守沙埠垒,镇宁非吾分事也。我不敢往。”登垒望之,遥见火焰蔽天,炮声不绝,知郑兵攻镇宁甚急,乃复念曰:“我若不行,元帅必亲往矣!吾岂可以敌遗元帅哉?”即引兵前进,又度元帅已行,禀报不及,乃于途间榕树斫白书云:“有镒已赴镇宁,请元帅移兵代守沙埠垒。”及至垒,已缺陷三十馀丈,几不能支。时夜气昏黑,咫尺不相辨,有镒令结薪草为炬,燃火放光照耀如昼,郑兵疑有伏不敢近。有镒急使军士树木板为栅,以竹筐寔土补垒之缺陷者。诘旦,郑兵悉锐进攻,则垒已完固不可拔矣。先是协闻有镒辞不赴援,即亲率大军直夜兼行,途间见有镒斫树书,始知有镒已往,乃移兵守沙埠垒。又闻郑参督胜缺姓,始称郡公将战船三十馀艘从海口入,欲扼镇宁江津以断我援兵,即令该奇坚礼缺姓乘夜直至沙觜堡,筑沙台置大炮,同胜船至射之。复遣参将材礼率战船出日丽海口,上下夹攻,已而郑水兵果为坚礼所袭,而镇宁又有有镒来援,郑步军亦无能为。我军与郑兵累日鏖战,郑兵死者堆积,我军亦伤亡甚众。上驻跸全胜,闻镇宁危急,遣使驰赴军中问以兵事,有镒对使者言:“昔在乂安深入客地,郑兵犹不敢犯,今高垒深池以主待客,又何惧焉。”即具表曰:“臣愿出力固守破贼以报国恩,倘有疏虞,请以军法正臣。”使者赍表以进,上览之曰:“有镒自登坛以来画计献谋,战无不胜,今复闻此言,吾无患矣。”

十二月,郑柞以连月攻镇宁,且地湿寒冻,士卒难久留,乃请黎帝回驻扶路,使黎时宪留屯正始,时宪乃会诸将复攻镇宁。元帅协遣该奇吴胜林调象六十馀匹从长沙海渚回绕而行,出入沙埠垒,又令水队兵船四艘飞棹出洋,对洊海口朝往夕返,以疑郑兵。时宪连日攻垒,有镒悉力固守,锐气十倍;时宪不能克,又闻郑根率水师至𤅷江,感恶风疾笃北回,时宪益惧,夜半撤兵还。我兵追至棣弟山,郑兵已过河矣。郑柞复挟黎帝还东都,时郑将乂安镇守陶光饶死,柞复遣黎时宪代之驻河中营,分兵屯北布政州诸要路,严设守备,以𤅷江为界江之南为南河,江之北为北河,自是南北休兵。

元帅协引兵回石舍以捷闻,上命赍金帛赏赐将士及宴劳诸军,驾还良福府。

癸丑二十五年春二月,元帅协凯还至良福府谒见,上大悦,赏黄金一百两、白金一千两、锦五十疋。上驾还金龙正府,祭告天地宗庙,加封诸灵神、大飨将士、策勋颁赏有差。免布政州并康禄垒外民三年租税,复免康禄、丽水二县尝新节料税,百姓莫不喜悦。

秋九月,飓风坏民庐舍,潦水涨溢平地三尺。

甲寅二十六年黎德元元年,清康熙十三年春二月,命官行阅选大典,一如旧制。

命泰康营牙庄道该奇阮扬林统率广平营义郡公阮文义之子将兵救真腊。先是真腊匿乌苔谋反,作浮桥铁锁,筑南荣城,犹畏其主匿嫩未敢动,乃阴求援于暹罗,声言暹王发步兵二万、水兵二千、象马一千来问匿嫩拒命之罪。匿嫩大惧,奔泰康以闻,上曰:“匿嫩藩臣,有急不可不救。”乃命杨林为统兵、将臣吏首合阮延派为参谋、文崇缺姓为视战,将兵讨之。

杨林等分兵二道,夜袭破柴棍今嘉定省莅、碧堆诸垒,断其浮桥铁锁,直进围南荣城;匿乌苔惶惧走死,匿秋诣军门降。捷闻,朝议以匿秋嫡派,封为正国王,莅龙澳城;匿嫩为二国王,莅柴棍城,同理国政,岁奉朝贡,真腊遂平。

延派、文崇卒于军。延派没后有灵应,人多祈祷,真腊立祠于美湫今属定祥海口祀之。

夏五月癸酉,日晕三重。

六月,统兵阮杨林凯还,升为泰康营镇守经理边务。

秋七月,雨雹。

冬十月,黎帝改元德元。

十一月朔,日有食之。

乙卯二十七年春二月,太白经天。

夏四月,黎帝崩,弟维袷立,改元永治,是为熙尊。

开试科,取正途中格四人,华文中格十七人。其试法一日问以兵民情状,及黎郑之事,中者补舍差司,探访之试始此。

五月丙子,皇孙即显宗孝明皇帝生,祥光满室。初甲寅秋九月甲戌,西南方天开一窍,彩云缭绕,中有圆光从空而下,识者以为嘉瑞,曰:“此必有真主降生。”至是果验云。

六月,皇四子元帅协薨。初协受命出师,帐下尝用甲士侍左右,有广平人以其女姿色绝美进之。协大怒,又怜其穷乏,赐钱遣还,闻者皆服其德量。迨平贼归,屏绝女谒,构小庵奉佛,时出游焉谈玄说法以自乐,至是出痘薨,年二十三。上甚悼之,曰:“协为国靖难,有大功于社稷,何寿之啬耶?”赠明义宣力功臣开府辅国上将军锦衣卫左军都督府掌府事少尉郡公,葬于贤士社名,立祠于云梯社名嘉隆五年从祀太庙,士二年封国威公。

秋九月,郑柞遣其将右都督郑柳镇守乂安,兼镇北布政州。

丙辰二十八年黎永治元年,清康熙十五年春二月,雨潦平地,水深四尺。

畿内蝗,禾谷损伤,民多饿殍。

三月朔,日有食之。

秋八月壬戌,彗星见东北。至十月乃灭。

衙尉枚富岭诉将臣吏文教缺姓伪造谶诗,有“猴到鸡鸣还圣驾,兔居蓝上马龙飞”之句,文教坐诛;未几富领呕血而死,人以为挟怨诬构之报。文教妻乃富岭女侄,文教出之,以此构怨。

丁巳二十九年春二月,命官行阅选小典。

夏五月朔,日有食之。

岁大熟,米斗三钱。

冬十二月,以记录武丕承为衙尉。

戊午三十年春二月,命旧营及武昌、海陵二县民作安暹府。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秋九月,广南蝗。

己未三十一年春正月,故明龙门总兵杨彦迪、副将黄进,高雷廉总兵陈上川、副将陈安平,率兵三千馀人、战船五十馀艘,投思容沱㶞海口,自陈明国逋臣,义不事清,故来愿为臣仆。时议以彼异俗殊,猝难任使,而穷逼来归,不忍拒绝;真腊国东浦嘉定古别名地方沃野千里,朝廷未暇经理,不如因彼之力,使辟地以居,一举三得也。上从之,乃命宴劳嘉奖,仍各授以官职,令往东浦地居之;又告谕真腊以示无外之意,彦迪等诣阙谢恩而行。彦迪、黄进兵船驶往雷巤今属嘉定海口,驻札于美湫今属定祥;上川、安平兵船驶往芹蒢海口,驻札于盘辚今属边和,辟闲地、构铺舍,清人及西洋、日本、阇婆诸国商船凑集,由是汉风渐渍于东浦矣。

二月,命官行阅选大典。

试饶学,命止试正途士子,华文不得预试。首合陈廷恩谏曰:“国朝试士,儒吏并取,均为国家之用。今不许华文预试,恐非先朝广育人才之意。”上不听。

夏四月,海云山崩。

冬十月,罗渚社名山崩。

十一月,大水潦。

庚申三十二年黎正和元年,清康熙十九年春正月,命内左宋德明、内右张福岗查检顺化诸县官钱。

三月,甘露地陷。

秋七月,武昌、海陵二县雨咸水雨灰,禾稼枯瘁。

八月,飓风洪水涨溢,平地水深丈馀,人畜多伤死。

冬十月,黎帝改元正和。

十二月,建张舍、新安二社名,一属登昌,一属明灵二仓。时诸县公田租粟,所在各设仓库收贮,又别有官田庄、官屯田以给戚勋贵臣及列将之有功者为寓田禄。戚勋贵臣十亩,掌奇五亩,该奇四亩,该队三亩,内队长三亩半,外队长两亩半。馀皆许民借耕,谷熟收获以充内府之用,至是上命置仓贮之。

辛酉三十三年春正月甲戌,西南方有二星摇荡如鬬状,移时乃没。

三月,掌营节制留屯道阮有镒卒,年七十八,有遗表,辞甚激切,上览之叹息,赠赞治靖难功臣特进辅国上将军锦衣卫左军都督府掌府事昭郡公。有镒为人明达有才略,初以文职监战,名望素善;及为将屡建大谋,时倚为重,比之孔明、伯温。卒后广平民思之,号为菩萨,立祠于石舍祀之。嘉隆五年从祀太庙,明命十二年封靖国公。

以内右掌奇张福岗统率留屯道。

夏五月,开忠丹港。上幸观之,及还至青偈馆驻跸,令内队长竞马角胜,各立马于朝山西馆,听令一齐放辔,至万春社名射场为止。上谓使臣曰:“兵所恃者马力,居常演习,是亦讲武也。”命修治官路,自万春至青偈馆筑御马台,令文武及左右马队时习之,由是骑射咸精其能。

秋八月,浚枚舍社名港。时上畋于古林地名,舟过市门港,土人言此处风涛不测,商船多覆没。上欲开新港,有枚舍人名世缺姓画图以进,请自开枚舍至珥下馆津;上从之,命诸军及武昌、海陵二县民开浚,以外右宏礼缺姓董其役,一月港成,商旅便之。上厚赏名世,又命度所开港土,除枚舍、临春二社名税额。

壬戌三十四年夏四月,谍者自东都还,言北河高平、海阳有警,郑柞分兵拒敌,东都空虚;上欲议北征,寻以军储未备,乃止。

六月,安彦社名地陷数十丈,水色如蓝,尝有黑气上冲如烟雾之状,人不敢近,四五年后乃涸。

秋八月壬午,有双星犯月角,常随月而行。

黎郑柞卒,子根袭。

癸亥三十五年春三月,开试科,取正途中格四人,华文中格三十四人,探访中格四人。

秋七月辛巳,妖星犯月,至九月乃灭。

冬十一月戊寅,旗星见东南,色赤白,相半长,约三十馀尺,次年乃灭。

疫作,军民死者甚众,上命备礼祷诸神祗,乃安。

甲子三十六年春正月壬午,白虹赏天。

二月,命官行阅选大典。

罢选场饶学,试法令、正途,士子有文学者待科期应举,群臣请遵旧制,上不听。

夏五月壬申,太白经天,至六月乃灭。

冬十月,皇长子演又名汉薨。演初立为世子,封掌营福美侯,至是薨,年四十五。上悼惜之,赠佐理扬武功臣上柱国掌府事少师福郡公,葬于竹林社名,属香茶县山,立祠于世赖社名

十一月癸亥,群鸦千馀集鸣于府内南楼,射之不散。

辛巳,元妃朱氏崩,寿六十,赠赞国正夫人,宁陵于安宁社名,属香茶县即永兴陵

以首合陈廷恩为该合。

乙丑三十七年夏五月,甘露地震。

时境内无事,禾谷登稔,上益修政治,不崇台榭,不迩声色,轻徭薄赋,百姓欢洽,咸称太平盛世。

六月乙未,有流星自东方飞至辛方,光芒四彻。

秋八月,皇三子掌奇溱又名玄薨,赠纯信功臣左军都督府掌府事少保纲郡公,葬于世赖,立祠祀之。

冬十月,大风折木,发屋潦水,涨溢平地深四五呎。

十二月,良福山崩,命官祷之。

丙寅三十八年春正月丁卯,日出微缺一边,辰刻复圆,忽大风起,沙石皆飞。

三月,广义茶曲社名江水竭。

丽水水莲社名庾庾潭水竭见底,顷之复涌出如故。

秋七月庚子,白虹见自辰方至申方,色白如绢。

八月,武昌上度社名地陷。

冬十月,开河岐港。上幸观之,驻跸新安旧府,以其地势偏窄,且逼于江津,命择地移筑新府,寻罢。

丁卯三十九年春三月,上不豫。丁酉,召皇二子弘恩侯谓曰:“我生平出入艰险,保有家邦。汝继之宜修仁政,以安境土。文武诸臣皆我所擢用,当推心委任,共图庶政。勿令群小间之。”复召诸大臣谓曰:“我与卿等志气相期,而图功未卒,吾儿年少,尚赖卿等同心协辅,以光祖宗之业,勿忘此言。”群臣皆请如周公纳册金滕故事。上笑曰:“卿等爱我,奈天数何。”言讫而崩。在位三十九年,寿六十有八。皇二子嗣位,率群臣上尊谥曰大元帅总国政功高德厚勇哲王,宁陵于海葛山。世宗孝武皇帝追尊为毅祖宣威建武英明庄正圣德神功孝哲王;元妃为慈敏昭圣庄妃,次妃为慈仙惠圣静妃。嘉隆五年,追尊为宣威建武英明庄正圣德神功孝哲皇帝,庙号太宗,陵名长兴;元妃为慈敏昭圣恭静庄慎孝哲皇后,陵名永兴,次妃为慈仙惠圣贞顺静仁孝哲皇后,陵名光兴。

大南寔录前编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