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广十轮经/卷0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方广十轮经卷第五[编辑]

失译人名今附北凉录

众善相品第七[编辑]

尔时,金刚藏菩萨于大众中从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长跪叉手合掌向佛,以偈问曰:

   「毀破禁戒失頭陀,以造逆故非我滅;如過去佛之所說,破淨戒者不入眾。
   諸有一切沙門事,猶如燋炷皆棄捨;三垢所污離解脫,不堪消受國供養。
   四方眾僧資生業,悉不聽取微少分;若犯四重根本罪,為眾棄捨如死尸。
   云何此經說忍辱,於惡比丘起悲心,遮制一切諸謫罰,復令供養惡比丘?昔於餘經復說言:
   『汝等皆當信大乘,是名質直勝菩提,汝等應當離二乘。』
   復於此經說三乘,及諸根、力、覺道分,禪定解脫三乘法,諦聽信受解脫因;此有沙門四聖果,除此經外無沙門,三乘皆同八正道,欲求解脫勤精進。
   若有智者諸人天,菩薩大士來至此,此諸大眾皆已證,如是大乘諸人等;有能正說開示義,若能聽者得何利?十種分別聲聞人,能如是說誰不利?若有人聽得何法?云何能聽得增長?復有誰聽而損減,復有聽者盡老死。
   諸有為法悉厭離,晝夜修習於禪定;何時當得而濟脫?能度四流名救世。」

尔时,佛告金刚藏菩萨:“善男子!善哉,善哉!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若人及天无能如是问于如来。善男子!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

“唯然!世尊!我今谛听愿乐欲闻。”

“善男子!复有十种难得人身。何等为十?不宿殖善根,未修福者心常愦闹,随恶知识不畏后世,耽著贪欲、瞋恚、愚痴,颠狂失心乃至邪见,是名十法难得人身。复有十法,无依止因缘犯根本罪,以破戒故坠于恶道。何等为十?无依止威仪,有依我法而出家者,内心不坏修道坏,修道不坏内心坏,有内心修道俱坏,有戒坏见不坏,有见坏戒不坏,有戒见俱坏,有内心修道戒见俱不坏。

“若随恶知识无依止威仪,虽遇善知识,而复愚痴犹如白羊,闻善法已不能受持,亦不为他分别演说,不识善不善,无依止威仪,众具无量而不知足。以是因缘心常散乱,是名无有依止威仪。为种种病之所苦恼,以是因缘修诸咒术。

“若有依止是十无威仪,犯根本重罪,而复战惧,心怀惭愧而不数数作诸恶行。如来为欲利益如是等故,是名污道。

“何以故?若作如是恶者应当忏悔,弃舍发露终不覆藏,若能如是令罪消灭则不更作,虽为众弃,一切众僧基业敷具、所须之物不得受用,如是等人以成法器故,如来为说声闻、辟支佛、大乘之法,斯有是处。若二世、三世遇善知识,一切恶业消灭无馀。得声闻果、辟支佛果,乃至入于甚深大乘正法,如是之人名为破戒,不名破见。若有人内心坏行不坏、见不坏者,如来为是等说四无量心,亦堪任为声闻器、辟支佛器,若有人行坏体坏,于此二乘悉不成器。为如是众生故,如来便为说布施法。

“复有人见坏戒不坏者,为如是众生故,说十二因缘法,得离坏见已,于一身得入声闻法,若革身得辟支佛法。若有人戒坏见不坏,于圣法中堪任为器。

“若有人内心行见戒俱坏者而从善知识,以是因缘,如来为说十善正法。若有愚痴随恶知识,不知善不善,如来为是等故教令诵习。若有人为邪见所惑欲求解脱,如来即便以声闻乘为说四谛法。

“若有人起断见者,为说十二因缘法。若人起常见者,为说三界生死轮回。知如是法,死此生彼,为说声闻法。如来观察终不妄说,若有成熟众生及不成者,悉以方便通达无碍一切重罪诸逆罪等。

“若有众生作不饶益,乃至破毁清净法眼,如我为欲利益一切众生故,随顺一切声闻乘、辟支佛乘及菩萨乘。若诽谤正法遮障覆藏不显现者,乃至一偈,如是人等名谤正法。坏八正道,亦坏一切众生法眼,如是之人则失大利,亦为众生作不饶益,依愚痴僧诽谤正法。

“复次,族姓子!有四种僧。何等为四?第一义僧,净僧,哑羊僧,无惭愧僧。云何名第一义僧?诸佛世尊,大菩萨摩诃萨,辟支佛,于一切法悉得自在;阿罗汉,阿那含,斯陀含,须陀洹;是七种人名为第一义僧。诸有在家无法服者,不能具受波罗提木叉戒,不入布萨自恣而得圣果,得圣果已亦名第一义僧。

“云何名为净僧?诸有能持波罗提木叉具足戒者,如律修行威仪不犯是名净僧。

“云何名哑羊僧?不知根本罪,不知犯不犯,不知轻重,不知微细罪而可忏悔,愚痴无知不见有罪可畏,亦不依止善知识丈夫,不数亲近善知识丈夫故,不能咨问经中深义,何者是善非善?何者犯重何者犯轻?修行何事为善何事为恶?如是等相名哑羊僧。

“云何名无惭愧僧?若有人为自活命来入佛法,而受波罗提木叉戒悉皆毁犯,破和合僧无有惭愧,不畏后世内怀臭秽,其声如贝言辞坚[革*卬],常怀嫉妒、愚痴、憍慢,弃舍三业但为利养,放恣六情贪著五欲、色、声、香、味、触,诽谤正法,如是等人,依止我法心无惭愧,是故名为无惭愧僧。

“云何名为第一义僧?虽有圣道隐而不现,乘八正道能度烦恼三有驶流,是名真道。何以故?诸佛世尊、缘觉、罗汉,断一切有名为真道。

“又诸菩萨摩诃萨,自省己过求一切法,得无碍智而不取证,为众生故示灭结道。

“若复有人,不成就波罗提木叉戒,名为依止第一义僧乃至净僧。

“若有真善凡夫,乃至真善正见及诸凡夫,神通变化示他正道,如是之人皆悉名为能示道者。第二须陀洹,第三斯陀含,第四阿那含,第五菩萨摩诃萨住于初地,乃至住于十地一生补处,如是等者名为示道。

“若复有人,成就波罗提木叉戒,是名依道而活;菩萨摩诃萨为摄一切成熟众生,修行六波罗蜜,如是等亦名示道,亦名依道而活,亦名灭结道。如是名为世间福田,除此以外皆名污道,亦名恶福田依止无惭愧僧,于佛法中亦名死尸,是可弃者。于僧大海亦名不成法器,彼非我弟子,我亦非彼师。

“复有不成法器者,称佛是我世尊,我灭度后得信向心法僧圣戒,自不起恶见,亦不讥他恶,而广为人显说我法。不生诽谤发正誓愿,已所作恶数数忏悔,能除无量种种诸罪,作如是信,令使九十五种异学外道,犹悉能度向于涅槃,非转轮圣王所有功德之所能及。

“以是义故,如来观察一切众生本业,作如是说。以是因缘故,于我法中出家,剃除须发被染衣者不应起恶,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大悲皆悉护持如是出家被服染衣。以是故,若于出家一切人边起恶心者,则同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等前为恶无异。

“若复有人破戒不成法器者,诸如是等,当作恶见亦讥他恶。

“譬如真善刹利、真善辅相、真善大臣、真善沙门、真善婆罗门、真善居士、真善毗舍首陀,若男、若女,无父、无母,世间阿罗汉,无正道无趣向正见者,亦无修善恶果报,无有得果者,一切法皆无因缘。

“或有作如是说:‘色界是常是不坏法。’或计无色界是常不坏法;或说外道苦行,编椽棘刺,五热炙身,以为第一;或说纯声闻乘,以为第一,不说辟支佛乘,乃至诽谤大乘摩诃衍法,隐蔽覆藏,不能显发开示分别;或有一向纯信摩诃衍,讥嫌声闻、辟支佛乘;或有说言:‘施为第一,持戒乃至智慧非是第一。’或有说言:‘戒为第一,布施乃至智慧非是第一。’或有说言:‘忍辱为第一,布施、持戒乃至智慧非是第一。’或有说言:

‘精进以为第一,布施、持戒、忍辱乃至智慧非是第一。’或有说言:‘禅定以为第一,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乃至智慧非是第一。’或有说言:

‘智慧最为第一,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非是第一。’或有说言:‘外道苦行以为第一。’

“如是,族姓子!破戒恶行诸比丘等,于成法器者边生种种毁谤,向恶见者说如是言,有颠倒见者,破坏真善刹利。信、戒、闻、舍智慧,皆悉破坏。真善辅相、真善沙门婆罗门、真善居士、真善毗舍首陀,真善男、女,破坏信、戒、闻、舍智慧,如是破坏,名为刹利旃陀罗,乃至居士旃陀罗。破戒比丘自断善根,亦能令真善刹利亦失善根,乃至堕于地狱。

“善男子!譬如脓烂死尸,有所近处皆悉臭秽,有所至处自臭亦令他臭。如是真善刹利,亲近恶知识破戒比丘,随所近处悉生恶见臭秽如是,能使刹利断于善根,趣阿鼻地狱。如是真善辅相乃至真善妇女,亲近破戒恶行比丘,皆为旃陀罗,断于善根趣向地狱。族姓子!汝观是亲近破戒恶行比丘退一切善,是故欲得大涅槃乐,皆应亲近、供养灭结修道者,于彼修学具足三乘示道者边应亲近供养,具足内心,具足修道,具足知见。应听声闻、辟支佛道,不诽谤贤圣,于摩诃衍亦不诽谤。随其所欲精进,于三乘中随其发愿修学一乘,不应诽谤大乘经典,乃至一句一偈。若诽谤者,不应共住亦不应亲近,若亲近共住者,即趣阿鼻地狱。

“是故,族姓子!于三乘中当随所乐趣向一乘。欲得远离一切苦者,应信如来所说声闻、辟支佛乘,悉应依止摩诃衍所说诸法,不应诽谤隐蔽覆藏,乃至一句一偈应当谛听发正誓愿。若有谤正法者不应共住,亦不应于是人所咨受听法。若就听法,以是因缘,常趣阿鼻地狱受大苦恼。何以故?族姓子!我本为菩萨行时求无上道,依声闻乘为求一偈,乃至舍身、手、足、支节、头目、髓脑,如是求于辟支佛乘,及求佛乘。我本为菩萨时,为无上道故,亦复如是,为一偈故,舍身、手、足、头目、髓脑、血肉、皮骨。如是苦行,乃至究竟成无上道。此三乘法皆是三世恒沙诸佛之所演说,神力守护,为欲悲愍诸众生故,亦为欲绍三宝种故不令断绝。

“复于未来世,若有刹利旃陀罗乃至妇女旃陀罗,以愚痴故自谓为智,多恶粗犷不畏后世,作诸杀生乃至邪见嫉妒悭贪随恶知识。

“又于三乘不成法器,于声闻乘得少闻已,于辟支佛乘乃至大乘,一切诸佛之所护持而生诽谤,覆障不令显现。若于摩诃衍得少闻者,于诸声闻、辟支佛乘,诸佛神力之所护持,而生诽谤毁訾。不信我大乘及能分别说大乘者,若言我听大乘不受声闻、辟支佛乘,以己少智愚暗力故,亦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大悲力故,为欲利益一切众生,有二种护持。第一为欲绍三宝种令不断绝,出家修道剃除须发而著袈裟。

“第二说应四谛法趣向三乘。如是二种如来护持,非声闻、辟支佛所能持也,乃至百千帝释、梵天亦不能持,百千那由他转轮圣王亦不能持。

“复有刹利旃陀罗,若见有人于我法中而出家者,如是声闻弟子,闭系牢狱、鞭杖、谪罚或至夺命;于此甚深一切诸佛菩萨所护持法,悉使坏乱三乘正道诽谤覆藏。如此之人不识大乘,如是刹利旃陀罗,尚不堪任为声闻器,况复大乘。

“复有妇女旃陀罗欺诳世人,自言我是行摩诃衍者,以愚暗故,悭贪、嫉妒故,毁坏我法,言我自当速趣涅槃。

“而于诸佛如来世尊所得生其罪过,一切菩萨摩诃萨,一切诸佛声闻弟子边,亦皆犯罪,令寿命短促多诸苦恼,诸根缺坏支节不具,恒多疾病。

“刹利旃陀罗乃至妇女旃陀罗,作诸恶业皆生倒见,断一切善根。虽多布施,于畜生中受种种身而得果报,于未来世身坏死时,终不能生色界善根成无碍智,亦不能趣一切种智;而多疾病舌不能语,向阿鼻地狱。是故如来,为欲利益真善刹利使得安乐,亦令真善妇女得其利益,以是因缘,不听恼乱于我法中而出家者。

“又复于我所说法中起诸诽谤,以如是事获大罪报,如前所说。何以故?披着袈裟是一切诸佛解脱之相。

“是故一切诸佛,护持声闻解脱等味大正法幢,亦是辟支佛第一大乘解脱味幢。是故求解脱者,应先读诵声闻乘等谛听其法,远离一切诸恶知识,亲近一切诸善知识,供养、恭敬,然后读诵方等大乘六波罗蜜。一切所作诸恶不善,皆悉发露如法忏悔,发大誓愿;身坏命终于后世中,悉能成就声闻法器,斯有是处,亦是辟支佛种子,乃至大乘阿鞞跋致无上种子。何以故?善男子!复有十种依止轮,若成就是轮已,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则能速疾成声闻器种、辟支佛种、大乘阿鞞跋致种。何等为十?“如是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信有业报具足惭愧,远离邪见及恶知识,持戒不杀乃至不饮酒;慈心一切离瞋恼害,具足悲心,救济忧苦羸劣众生,得于喜心;远离两舌、妄言、绮语,得无诤心离悭贪嫉、妒,终不依止诸邪异道,离一切疑网及众吉相,发大精进于一切法而得坚固,疾证寂静得法欢悦。

“族姓子!是十种依止轮,真善刹利乃至真善妇女,成就十轮,则便速得声闻法器、辟支佛种、大乘阿鞞跋致种子,是名依止轮也。如是轮者,悉与声闻、辟支佛共。”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於眾中第一,剃頭著袈裟;云何惡比丘,破戒得供養?毀禁失頭陀,詭語邪見持,非器毀於道,不應使謫罰。
   若從彼聽法,信寂滅涅槃,若得解脫者,為彼之良藥。
   於諸餘經中,但說一乘道,言無有二乘,第一之解脫。
   利益諸眾生,盡業報煩惱;恒有悲愍心,剎利樂正法。
   婆羅門、毘舍,首陀等染罪;欲惱於比丘,必趣向惡道。
   如是一切佛,護持染袈裟;諸佛解脫道,是說名第一。
   著於解脫服,速疾捨惡見;趣向於涅槃,猶如藥治病。
   雖破於禁戒,亦能滅他苦;我終不聽彼,在眾而布薩。
   若為他說法,彼此俱得福,稱我為世尊,歸依於三寶,遮斷諸惡業,猶勝於外道。
   譬如羅剎王,商人入怖畏,捉攬馬一毛,必度大海難;
   破戒捨惡邪,離煩惱羅剎,是故護解脫,諸佛之所持。
   不惱破戒者,必捨諸罪惡,是故有福者,欲求於解脫;能護器非器,解脫亦不難。
   於此無勢力,愚闇於聲聞;非彼緣覺等,而能說大乘。
   不覺於緣覺,而讚於大乘;彼已破於信,讀誦大乘經。
   不護於餘乘,身、口、意所犯;唯說於斷見,破壞於正法,後當得成人,還墮阿鼻獄。
   是以觀眾生,勿有非器者,若犯毀禁戒,無愍矜諂曲;亦應知是因,惡口而斷見。
   非聲聞、緣覺,亦復非大乘;毀謗三世佛,必趣阿鼻獄。
   諂曲而持戒,散心慳惜法;厭惡諍、貪、嫉,是名為聲聞。
   有智樂行施,能起生滅相;執心常獨處,是名為緣覺。
   持戒不惜身,猶如猛師子;志求寂滅道,是名為大乘。
   守護於正法,善說而顯示;得深諸法忍,是名為大乘。
   法器、非法器,心常行平等;不染於世法,是名為大乘。
   是故於三乘,智者如法說;守護我聲聞,速成最正覺。

大方广十轮经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