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鹏赋(并序)
作者:李白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347

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着《大鹏遇希有鸟赋》以自广。此赋已传于世,往往人间见之。悔其少作,未穷宏达之旨,中年弃之。及读《晋书》,睹阮宣子《大鹏赞》,鄙心陋之。遂更记忆,多将旧本不同。今复存手集,岂敢传诸作者,庶可示之子弟而已。其辞曰:

南华老仙发天机于漆园;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征至怪于齐谐,谈北溟之有鱼。吾不知其几千里,其名曰鲲。化成大鹏,质凝胚浑;脱鬐鬛于海岛,张羽毛于天门。刷渤澥之春流,晞扶桑之朝暾;𬊤赫乎宇宙,凭陵乎昆仑。一鼓一舞,烟蒙沙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

尔乃蹶厚地,揭太清;亘层霄,突重溟。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背嶪太山之崔嵬,翼举长云之纵横。左回右旋,倏阴忽明;历汗漫以夭矫,羾阊阖之峥嵘。簸鸿濛,扇雷霆;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怒无所搏,雄无所争;固可想像其势,仿佛其形。

若乃足萦虹霓,目耀日月;连轩遝拖,挥霍翕忽。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邈彼北荒,将穷南图;运逸翰以傍击,鼓奔飙而长驱。烛龙衔光以照物,列缺施鞭而启途。块视三山,杯五湖;其动也神应,其行也道俱。任公见之而罢钓,有穷不敢以弯弧;莫不投竿失镞,仰之长吁。

尔其雄姿壮观,坱轧河汉;上摩苍苍,下覆漫漫。盘古开天而直视,羲和倚日傍叹;缤纷乎八荒之间,掩映乎四海之半。当胸臆之掩昼,若混茫之未判;忽腾覆以回转,则霞廓而雾散。

然后六月一息,至于海湄;翳景以横翥,逆高天而下垂。憩乎泱漭之野,入乎汪湟之池。猛势所射,馀风所吹;溟涨沸渭,岩峦纷披。天吴为之怵栗,海若为之躨跜;巨鳌冠山而却走,长鲸腾海而下驰。缩壳挫鬛,莫之敢窥。吾亦不测其神怪之若此,盖乃造化之所为。

岂比夫蓬莱之黄鹄,夸金衣与菊裳;耻苍梧之玄凤,耀彩质与锦章?既服御于灵仙,久驯扰于池隍。精卫殷勤于衔木,鶢鶋悲愁乎荐觞;天鸡警晓于蟠桃,踆乌晣耀于太阳。不旷荡而纵适,何拘挛而守常?未若兹鹏之逍遥,无厥类乎比方;不矜大而暴猛,每顺时而行藏。参玄根以比寿,饮元气以充肠;戏旸谷而徘徊,冯炎洲而抑扬。

俄而希有鸟见而谓之曰:“伟哉鹏乎,此之乐也!吾右翼掩乎西极,左翼蔽乎东荒。跨蹑地络,周旋天纲;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场。我呼尔游,尔同我翔。”于是乎大鹏许之,欣然相随。此二禽已登于寥廓,而斥鷃之辈空见笑于藩篱。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