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国利病书 (四部丛刊本)/文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下郡国利病书 文
清 顾炎武 撰 清 钱邦彦 撰附录 昆山图书馆藏稿本
册二

唐书贾耽好地理学凡四夷之使及使四夷还者必与之从容讯

其山川土地之终始是以九州之夷险百蛮之土俗区分指画备

䆒源流自吐蕃䧟陇右积年国家守于内地旧时镇戍不可复知

耽乃𦘕陇右山南图兼黄河经界逺近聚其说为书十卷表献曰

臣闻楚左史倚相能读九丘晋司空裴秀创马六体九丘乃成赋

之右经六体则为图之新意臣虽愚昧夙尝师范累𫎇拔擢遂忝

台司虽历践职任诚多旷阙而率土山川不忘寤寐其大图外薄

四海内别九州必藉精详乃可摹冩见更纉集续兾毕功然而陇

右一隅乆沦蕃寇职方失其图记境土难以区分辄扣课虚㣲采

掇舆议画关中陇右及山南九州等图一轴伏以洮湟旧墟连接

监牧甘凉右地控𢃄朔陲岐路之侦候交通军镇之备御冲要莫

不匠意就实依稀像真如圣恩遣将䕶𫟪新书授律则灵庆之设

险在目原㑹之封略可知诸州诸军须论里数人额诸山诸水须

言首尾源流上不可备书慿㩀必资记注谨撰别录六卷又黄河

为四渎之宗西戎乃群羌之帅臣并研寻史牒剪弃浮词罄所闻

知编为四卷通录都成十卷文义鄙朴状增惭悚徳宗覧之称善

赐厩马一匹银彩百匹银瓶盘各一至十七年又撰成海内华夷

图及右今郡国县道四夷𫐠四十卷表献之曰臣闻地以博厚载

物万国棋布海以委输环外百蛮绣错中夏则五服九州殊俗则

七戎六狄普天之下莫非王臣昔母立出师东铭下耐甘英奉使

而抵条支𡘤蔡乃大泽无涯𦋺賔则悬度作险或道理回逺或名

号改移右来通儒罕遍详䆒臣弱冠之岁好闻方言筮仕之辰注

意地理䆒观研考埀三十年绝域之比邻异蕃之习俗梯山献琛

之路乘舶来朝之人咸䆒竟其源流访求其居处阛阓之行贾戎

貊之遗老莫不听其言而掇其要闾阎之琐语风谣之小说亦收

其是而芟其伪然殷周以降封略益明承历数者八家浑区字者

五姓声教所及惟唐为大秦皇罢侯置守长城起于临洮孝武𨚫

地开𫟪障塞限于鸡鹿东汉则哀牢请吏西晋则禆离结辙隋室

列四郡于卑和海西创三州于扶南江北辽阳失律因而弃之髙

祖神尭皇帝誔膺天命奄有四方太宗継明重熙柔逺能迩逾太

碛通道北至仙娥于骨利干置玄阙州髙宗嗣守丕绩尧广前烈

遣单车赍诏西越䓤山于波刺斯立疾陵府中宗复配天之业不

失旧物睿宗含先天之量惟新永图玄宗以大孝清内以无为理

外大宛𩦸𫘧岁充内厩与贰师之穷兵黩武岂同年哉肃宗扫平

氛祲(⿰氵閠)泽生人代宗刬除残孽𢑱伦攸叙伏惟皇帝陛下以上圣

之姿当太平之运敦信明义履信包元惠飬黎蒸怀柔遐裔故泸

南贡丽水之金漠北献余吾之马玄化洋溢率土霑濡臣㓜切磋

于师友长趋侍于轩墀自揣孱愚叨荣非据鸿莫答夙夜兢惶去

兴元元年㐲奉进止令臣修撰国图旋即充使魏州汴州出镇东

洛东都间以众务不遂专门绩用尚亏SKchar愧弥切近乃力竭衰病

思殚所闻见藂于丹青谨令工人𦘕海内华夷图一轴广三丈从

三丈三尺率以一寸折成百里别章甫左衽奠高山大川缩四极

于纎缟分百郡于作缋宇宙虽广舒之不盈庭舟车所通覧之咸

在目并撰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四十卷中国以禹贡为首外夷

以班史𤼵源郡县纪其增减蕃落叙其衰盛前地理书以黔州属

酉阳今则改入已郡前西戎志以安国为安息今则改入康居凡

诸踈舛悉从厘正陇西十地播永初之中辽东乐浪䧟屈于建

安之际曹公弃陉北晋氏迁江南縁𫟪累经侵盗故墟日致堙毁

旧史撰录十得二三今书搜𥙷所𫉬太半周礼职方以淄时为幽

州之浸以华山为荆河之镇既有乖于禹贡又不出于淹中多闻

阙疑讵敢编次其古郡国题以墨今州县题以朱今右殊文执习

简昜臣学谢小成才非慱物状波之聚米开示众军鄼侯之图书

方知厄塞企慕前哲尝所寄心辄罄庸陋多惭纰缪优诏答之赐

锦彩二百匹𫀆段六锦帐二银瓶盘各一银榼二马一匹进封魏

国公

许州志先邵二泉为之新志书尽搀入后事嘉靖

己未知州林洪取许志重刻 宝为此志七年而成

自言所阅经史诸书若干卷 李宾之作序称

二泉录文章而不及其所自著 旧志于人物皆节略

其本传一人仅数语殊不备终始宝尝以为史为天

下作也既用其详志为一州作也反用其略扵事理

当故今备录传文不敢惮繁

 孟津志 志皆录八景大略相𩔖似涉剽窃

今去而不录 凡引古必载出某书以见考据古

  物其史乘所传者并以本传书之近世则考

旧志及故老所传者载入诗文不拘今古工者录

  口迹𠩄当存者不在此例古碑文多剥落者

从◍古今人物名宦及诗文直书姓名临文不讳

  又必有关邑故者𭣣之如事系一人一家谀墓

酬赠之词即出自名笔载在通志者不敢并存

  不书政绩人物亦然其见存者不立传 徳

政碑不录

  曰今之地志叙山川无以舆乎险夷潴泄之用载风

俗无以与乎观民省方之实而壤则赋额民数一切不

  老之庐台榭之废址达官贵人之墟墓词人墨客

流连光景之作湍𥿄而是此何以异扵人之家籍专记

  马珍玩为妆缀而租甔钱串所以需服食之急

者漫不足徴也亦何取扵为家也与

  张淑誉曰古者列国必有史而天子之小史外史掌

之今考鲁之春秋所书田赋兵车礼乐㑹盟征伐祭

  𥬇异之属是也天子巡狩则令太史陈诗以观

民风而列国亦各采风以贡于天子故歌其诗而民之

 强弱劳佚疾苦居然可见古者省方问俗之义凡

以为民若此而后世郡县之志特详其城邑津梁公宇

 琐细与夫浮屠老氏之宫逰人骚客之词势家巨

族之荣名诰封至扵田赋所以系生民之休戚风俗所

  里之习尚古之宦逰及其乡先生之嘉言善行与

夫一方之兵革治乱及其天灾流行之大或逸而不书或

 详令学士大夫无以考见焉予甚悯之孔子不云

子文武之道在人或识其大者或识其小者予非能志其

也上窃孔子之遗意而下揣古列国之史之法谨择其

纲纪要端坊民利害者识之郡县有司及夫采风者之至

而考之则扵地方利病庶亦小捕矣若其细者则简略

尚多予不能无罪姑以俟后之君子覧而折衷焉

耀州志 官职有加领者如刘𥙿加领北雍州刺史是

也有遥领者如宋魏王子柄升耀州观察便是也实

皆不在其地如此𩔖甚多皆不书凡事渉国典海

内共有者不书星野古以国论盖括地广远矣今

志一州二县小不书国朝官师略以所闻见着其行

事其见任者不书 人物存者不录其行事盖君

子身后而事始定也

  布政司名同府州县者

 河南本省有河南府 广 西云南有广西府 云 南本省有云南府 又有云南县属大理府赵州

  府名同州县者

 太平府二南直 广西 州一广西太平府 县四南直宁国府 山西平阳府 浙江台州府 四川䕫州府 永

 宁府一云南 州三山西汾州府 广西桂林府 贵州安顺府 县三北直延庆州 江西吉安府 河南河南府 南

 安府一江西 州一云南楚雄府 县一福建泉州府 镇 逺府一贵州 州一广西太平府 县一贵州镇逺府

 永平府一北直 县一云南永昌府 兴 化府一福建 县一南直杨州府 西 安府一陕西县一浙江衢

  保 定府一北直 县一北直顺天府 徳 安府一湖广 县一江西九江府 顺 徳府一北直 县

 一广东广州府 临 安府一云南 县一浙江杭州府 建 宁府一福建 县一福建邵武府 建 昌

江西 县一江西南康府 武 定府一云南 州一山东济南府  归  徳府一河南 州一广西镇安府  南

府一江西 县一江西南安府 平 阳府一山西 县一浙江温州府 南 宁府一广西 县一云南曲靖府

 思恩府一广西 县一广西庆逺府 镇 安府一广西 县一陕西西安府  嘉  兴南一浙在 县一即

 长 沙府一湖广县一即属 金 华府一浙江县一即属 邵 武府一福建县一即属 汉 阳

府一湖广县一即属 大 同府一山西县一即属 南 昌府一江西县一即属  宁  国府一南直 县一即

 楚 雄府一云南县一即属 思 明府一广西 州一即属 平  乐府一广西县一即属

武昌府一湖广县一即属 南 阳府一河南县一即属 河 间府一北直县一即属 大 名府一北直

 县一即属  广  平府一北直县一即属 太 原府一山西县一即属 成 都府一四川县一即属

襄阳府一湖广县一即属 遵 义府一四川县一即属 鳯 阳府一南直县一即属 真 定府一北直

 县一即属  铜  仁府一贵州县一即属 鳯 翔府一陕西县一即属 平 凉府一陕西县一即属

 州名同县者

新宁州一广西南宁府 县三四川䕫州府 湖广宝庆府 广东广州府 永  安州一广西平乐府 县二福建

延平府一广东惠州 府 兴 安州一陕西汉中府 县二江西广信府 广西桂林府  新  兴州一云南徴江府

县一广东肇庆府 宁 海州一山东登州府县一浙江自州府 威 逺州一云南县一四川嘉定州

保安州一北直县一陕西延安府 安 平州一广西太平府县一北直真定府 桂 阳州一湖广衡州

州府 县一湖广郴州  嘉  定州一四川马瑚府县一南直苏州府 永 康州一广西太平府县一浙江金华府

 兴国州一 湖广武昌府县一 江西赣州府 新  化州一云南临安府县一湖广宝庆府 开 州二北直大名

府 贵州贵阳府县一四川䕫州府 巴 州一四川保宁府县一四川重庆府 祁 州一北直保定府县一山西太原府

 泾州一陕西平凉府县一南直宁国府 万 州一广东琼州府县一四川䕫州府 安 州一比直保定府 县一

四川成都府 威 州一四川成都府县一北直广平府 蒲 州一县一俱山西平阳府 绛

山西平阳府 县一即属 曹 州一山东兊州府 县一即属

 州名同者

宁州三江西南昌府 陕西庆阳府 云南临安府 通 州二北直顺天府南直扬州府 赵 州二

北直真定府云南大理府 忠 州二四川重庆府广西思明府  兰  州二陕西临洮府云南䴡江府

 县名同者

新城四比直保定府 浙江杭州府山东济南府 江西建昌府 新  安三北直保定府河南河南府 广

东广州府 东 安三北直顺天府 广东罗定州 湖广永州府 安 化三湖广长沙府陕西庆阳府

贵州思南府龙泉三浙江处州府 江西吉安府 贵州名阡府 定 逺三南直鳯阳府云南楚雄府

四川重庆府 长 宁三江西赣州府 广东惠州府 四川叔州府 兴 宁二湖广郴州广东惠州府

咸宁二湖广武昌府陕西西安府 宁 乡二湖广长沙府山西汾州府 宁 逺二湖广永州府 陕西

巩昌 懐 逺二南直鳯阳府广西柳州府 安 仁二江西饶州府湖广衡州府 安 定二西

巩昌府 陕西延安府 乐 安二江西抚州府山东青州府 乐 平二山西太原府江西饶州府 长

乐二福建福州府广东惠州府  归  化二福建汀州府云南云南府 德 化二江西九江府福建泉州府

 昌化二浙江杭州府广东琼州府 广 昌二江西建昌府山西大同府 新 昌二浙江绍兴府

江西瑞州府 永 福二福建福州府广西桂林府 永 豊二江西吉安府江西广信府 海 丰二

山东济南广东惠州府 山 阴二浙江绍兴府山西大同府 山 阳二南直淮安府陕西西安府  清

河二北直广平府南直淮安府 清 平二山东东昌府贵州都匀府 镇 平二河南南阳府广东潮州府

 大宁二山西平阳府四川䕫州府 太 和二南直鳯阳府云南大理府 华 亭二南直松江府

陕西平凉府 石 城二江西赣州府广东髙州府 石 泉二四川龙安府陕西汉中府 东 鄊二

江西抚州府四川夔州府 唐 二北直保定府河南南阳府 桃 源二南直淮安府湖广常徳府 三 水

广东广州府陕西西安府 建 徳二南直池州府浙江严州府 㑹 同二湖广靖州广东琼州府

上林二广西柳州府广西田州

 卫名同者

沈阳六左右二卫在 京 中卫在𨖚东 中屯卫在河间府 右卫在和州 中䕶卫在山西潞安府 永 宁

一在延庆州永宁县 一在四川永宁宣抚司 一𡉄福建泉州府 安 东三一在山东登州府文登县 一中屯

 卫在山西大同府应州 一中䕶卫在陕西平凉府  蔚   州二一在山西大同府蔚州一一左卫在 京

 镇海二一在苏州府太仓州 一在福建漳州府漳浦县 永 昌二一隶陕西行都司一在云南永昌府

 宁逺二一隶𨖚东都司 一在湖广永州府道州

  卫名同千户所者

 通州卫三 一亲军 一左卫 一右卫俱在顺天府通州 所一在扬州府通州 定 海卫一在浙江宁波府

 定海县 所一在福建福州府连江县 靖 海卫一在山东登州府文登县所一在广东潮州府惠来县 平 海

 卫一在福建兴化府所一在广东惠州府 海 宁卫一在浙江嘉兴府海塩县所一在浙江杭州府海宁县 海 门

 卫一在浙江台州府 所一在广东潮州府潮阳县 海 州卫一隶𨖚东都司 中前千户丨所一在淮安府海州

 永平卫一在永平府 前前千户所后后千户所各一在云南永昌府永平县 归 徳卫一在河南归徳府 所一隶

 陕西河州卫 广 宁卫一并左右中等共九卫隶𨖚东都司 所一在广东肇庆府广宁县 建 昌卫一隶四

 川行都司 所一在江西建昌府  新  安卫一在徽州府 所一在云南临安府象自县 武 平卫一在鳯阳府

 亳州 所一在福建汀州府武平县 金 山卫一在松江府 所一在山东登州府宁海州 兴 化卫一在福建兴

 化府 所一在扬州府兴化县 兴 武卫一在 京 兴武营千户丨所一隶陕西宁夏卫 安 南卫一所一

 隶贵州都司 𤫊山卫一在山东莱州府胶州所一在广东廉州府𤫊山县

  所名同者

 安福二一在江西吉安府安福县 一隶湖广九谿卫 海 安二一在浙江温州府 一在广东雷州府徐闻县

  永安二一在福建延平府永安县 一在广东廉州府 广 安二一在四川顺庆府广安州 一在湖广郴

 州桂阳县

 卫名与府州县同而非其地者

武功左右中三卫亲军 陕西西安府有武功县 永 清左右卫亲军 顺天府有永清县

 济阳卫亲军 山东济南府有济阳县 大 兴左卫亲军 顺天府有大兴县 彭 城卫

 徐州旧有彭城县 大 宁中前二卫在 京 山北旧有大宁城 镇 南卫在 京云南楚雄

府有镇南州 大 同中屯卫在河间府 山西有大同府 建 阳卫在太平府 福建建宁府有建

 金 鄊卫在浙江温州府 山东兖州府有金鄊县 广 南卫在云南省城本省有广南府 永

定卫在湖广岳州府 福建汀州府有永定县 威 逺卫在山西大同府 云南有威远州 四川有威逺县

清平卫隶贵州都司 山东东昌府及本省并有清平县 西 宁卫隶陕西行都司 广东罗定州有西宁县

 所名与府州县同而非其地者

镇安在云南永昌府 广西有镇安府 陕西有镇安县 长 宁在湖广荆州府归州 江西广东四川各有长宁县

 大田隶湖广施州卫 福建延平府有大田县 大 城在广东潮州府保定府有大城县 万 安

建福州府福清县 江西吉安府有万安县  宁  津在山东登州府文登县 河间府有宁津县 海 阳

东登州府文登县 广东潮州府有海阳县 宁 化在山西太原府静乐县 福建汀州府有宁化县

王士性五岳游草

地脉 自昔以雍兾河洛为中国楚吴越为夷今声名文物反以

东南为盛大河南北不无少譲何客有云此天运循环地脉移动

彼此乘除之理余谓是则然矣要知天地之所以乘除何以故自

昔堪舆家皆云天下山川起昆仑分三龙入中国然不言三龙盛

衰之故盖龙神之行以水为断深山大谷岂足迹能遍惟问水则

知山昆仑㩀地之中四傍山麓各入大荒外入中国者一东南支

也其支又于塞外分三支左支环虏庭阴山贺兰入山西起大行

数千里出为医巫闾度辽海而止为北龙中循西畨入趋岷山沿

岷江左右出江右者包叙州而止江左者北去趋关中脉系大散

关左渭右汉中出为终南太华下秦山起嵩髙右转荆山抱淮水

左落平原千里起太山入海为中龙右支出吐蕃之西下丽江超

云南绕霑益贵竹关岭而东去沅陵分其一由武冈出湘江西至

武陵止乂分其一由桂林海阳山过九嶷衡山出湘江东趋匡庐

止又分其一过𢈔岭度草坪去黄山天目三吴止过𢈔岭者又分

仙霞关至闽止分衢为大盘山右下括苍左去为天台四明度海

止搃为南龙宋儒乃谓南龙与中龙同出岷山沿江而分盖宋尽

大渡河为守而弃滇云当时士夫游辙未至故不知而臆度之也

今金沙江源出吐蕃犁牛河入滇下川江则已先于塞外隔断岷

山矣故南龙不起岷山也古今王气中龙最先发最盛而长北龙

次之南龙向未发自宋南渡始发而乆者冝其少间歇其新发者

其当坌涌何疑何以见其然也洪荒方辟㐲羲都陈少昊都曲阜

颛顼都牧野周自后稷以来起岐山丰镐生周公孔子秦又都关

中汉又都之唐又都之宋又都汴故曰中龙先而乆黄帝始起涿

鹿尭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其后尽发于塞外𤞤狁冒顿突

厥夷狄之王最后辽金至元而亦入主中国故曰北龙次之吴越

当太伯时犹然𬒳髪文身楚入春秋尚为夷服孙吴司马晋六朝

稍稍王建康仅偏安一隅亦无百年之主至宋髙南渡立国百馀

年我 太祖方𦆵混一故曰南龙王方始也或谓云贵东西广皆

南龙而独盛于东南何曰云贵两广皆行龙之地前不云乎南龙

五支一止于武陵荆南一止于匡庐一止于天目三吴一止于越

一止于闽咸遇江河湖海而止不前则必于其处涌跃溃出而不

⿺辶处𭣣冝今日东南之独盛也然东南他日盛而乆其𫝑未有不

转而云贵百粤如树花先开必木末其髓盛而花不尽者又转

而老干内时溢而成萼薇桂等花皆然山川气宁与花木异故中

龙先陈先曲阜其后转而关中北龙先𣵠鹿先晋阳后亦转而塞

外今南龙先吴楚闽越安得他日不转而百粤鬼方也或谓齐鲁

亦中龙之委也乃周孔而后圣人王者不生意先軰秀颢所钟多

矣曰固然亦黄河流断其地脉故也河行周秦汉时俱河间入海

河间者禹九河之间也故齐鲁为中龙自隋炀帝幸江都引河入

汴河径委淮将齐鲁地脉流隔尚得太山塞䕶海东王气不绝故

列侯将相英贤不乏而圣王不兴意以是乎然则我 朝王气何

如曰俱非前代之比前代龙气王一支惟我 朝 鳯泗祖陵既

钟灵于中龙之汇留都王业又一统于南龙之委今 长安宫阙

𥨊(“爿”换为“丬”)又孕育于北龙之跸兼三大龙而有之安得不万斯年也此

余于送徐山人序中已及之而未详其说

形胜 自古郡国分治割裂茫乎无据惟我 朝两都各省㑹天

造地设险要不易两都乃 二祖创建神谟庙画制尽善弗论如

出都门以西则晋中大行数千里亘其东洪河抱其西沙漠限其

北自然一省㑹也又西则关中河流与潼关界其东剑阁梁山阻

其南番虏臂其西北左渭右汉终南为宗亦自然一省㑹也转而

南则蜀中层峦叠嶂环以四周沃野千里蹲其中服岷江为经众

水纬之咸从三峡一线而出亦自然一省㑹也出峡而东则入楚

长江横络江南九水汇于洞庭江北诸流导于汉水然后入江沅

桂永吉袁宁诸山包其前荆山褁其北亦自然一省㑹也又东则

江右左黄山右匡庐二龙咸自南来迤逶东西南三面环之众水

皆岀于本省浸于彭蠡一道以入于江去水来山长江负其后亦

自然一省㑹也五岭以外为两广广右又自为一局三江咸交于

苍梧以东又分梅岭以东自为一支以包乎北尽东海为闽皆大

海前绕之亦皆自然一省会也西南万里滇中滇自为一国贵竹

线路𥘉本为滇之门户后乃开设为省者非得已也牂牁乌柳诸

水散流湖北川东辖制非一盖有由矣独中原片土莾荡数千里

无山不得不强画野以经界之故睢陈以东鳯泗而北兖济以南

人情𡈽俗不甚差殊然两河河流中贯淮卫为辅大行在后荆山

在前秦山西峙嵩髙中起亦自然一省㑹也山东以泰岱为宗其

于各省虽无髙山大川之界然合齐鲁为一原自周分太公之旧

疆也不入他郡邑矣惟两浙兼呉越之分𡈽山川风物迥乎不侔

浙西泽国无山俗靡而巧近苏常以地原自吴也浙东负山枕海

其俗朴自瓯越为一区矣两都一统之业自 本朝始南都转漕

为易文物为华车书所同似乎宗周北都大行天堑大海朝宗扼

夷虏之吭㩀戎马之地似乎成周附龙江客问○昔在龙城客有问余

黔中百粤风气乆不开者余曰江南诸省㑹虽咸多山然遇作省

㑹处咸开大洋驻立人烟凝聚气脉各有泽薮停蓄诸水不径射

流即如川中山𦆵离祖水尚源头然犹开成都千里之沃野水虽

无潴然全省群流搃归三峡一线故为西大省独贵竹百粤山牵

群列队向东而行粤西水好而山无开洋贵竹山劣而又无闭水

龙行不住郡邑皆立于山椒水𣸣止为南龙过路之场尚无驻跸

之地故粤西数千年暗曶虽与呉越闽广同入中国不能同耀光

明也黔中㮣可知已昔䝉恬被𭣣自叹曰吾筑长城起临洮负

吾不无绝地脉哉宋徽宗时有人于汴城中夜歩月偶鉴盆水骇

而叹曰天星不照地脉已绝此地不乆当为胡虏矣此未可以堪

舆言少之

风𡈽 南北寒暑以大河为界不甚相逺独西南隅异如黔中则

多阴多雨滇中则乍两乍日粤中则乍暖乍寒滇中则不寒不暖

黔中之阴雨以地在万山之中山川出云故晴霁时少语云天无

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也粤中之乍暖乍寒以𡈽薄水浅阳气尽泄

故顷时晴雨叠更裘葛两用兼之林木荟蔚虺蛇嘘吸烟雾纵横

中之者谓之瘴疟冝也独滇中风气思之不得其故夏不甚𤍠冬

不甚寒日则单夹夜则枲絮四时一也夏日不甚长冬日亦不甚

短余以刻漏按之与历书与中州各差刻馀又镇日咸西南风风

别不起东北冬春风刮地扬尘与江北同即二三百里内地之寒

𤍠与榖种之先后悬绝星渊地多海子似天造地设以(⿰氵閠)极髙之

地亘古不溃不堙犹人之首上脉络也李月山谓其地去昆仑伊

迩𫝑极髙而寒以近南故寒燠半之以极髙故日出没常受光先

而入夜迟也未知然否河汝在江北而暑月之𤍠反过呉越盖夏

至日行天项嵩髙之上正对河汝而吴越稍偏也长沙乃衡岳之

麓洞庭鄂渚上流而古称卑𣺯盖其地咸黄𡈽粘腻不漏故𣺯气

凝聚谓卑而湿者臆解耳附龙江客问○客有问余广右俗冷𤍠不以

寒暑而以晴雨即𡈽人亦不得其说但知此中阳气太泄故多𤍠

而已而不知其所以然请以𡈽薄水浅之云而申绎之余曰此无

他特以地气有厚薄踈宻之故也广右地脉踈理踈则阳气易于

透露发泄故自昔称炎方一至天晴日岀则地气上蒸如坐甑中

故虽隆冬亦无异于春夏之日然其地居万山中山皆㧞起纯是

岩石无寸𡈽之附石气本寒今走广右诸洞深入里馀虽六月披

裘亦𢧐栗不自持气寒故也一至天欲雨则石山输云岚烟岫雾

踵趾相失咸挟石气而升幽寒逼人故虽盛暑亦无异于𨺚冬之

时及夫云𭣣雨止日岀气蒸乍𤍠乍寒无冬无暑皆以是故或谓

南中同此𡈽也广右居交广之内暖气反发泄过于彼𡈽者何盖

他处山少而广右纯山山少者地𡈽相兼脉理本宻兼以地皆种

植尺寸不遗地气上升多宣泄于五榖又粪壅浇溉地面肥饶故

宻而地气不甚泄广右地气尽㧞为石山则馀𡈽皆虚业已无石

而踈理又满眼荒芜百里无人烟十里无稼穑𡈽面不肥榖气不

分地气无所发泄安得不随日上升而散中于人之肌肤也以是

知寒暑之故半岀于天半岀于地风光日色之寒暑岀于天者也

气候之寒暑出于地者也地薄而理踈则气升而多暑地厚而理

宻则气敛而多寒非专为方隅南北之故也向读异域志见阴山

沙漠之北万馀里有其地四时皆春草木不凋者尝疑其无有极

北愈寒安得为是说也乃今意诚有之正为地各有厚薄踈宻其

果不全系于天与南北方隅之故与若谓寒暑尽出于天则今髙

山峻岭之上渐近于天渐逺于地宜其多暑而无寒矣何故山愈

髙而愈寒岂非𡈽石厚而地气隔故寒多亦其一验

徐问百川考

素问曰天不足西北地不满东南盖地西北高东南下江海百川所聚海

水周于地之四维其流东极气尽故归墟尾闾如沃焦釜北海路最遥至

极尽处疑与天浮接也东夷女直为墨水鞨靺之后国有长白山其巅有

潭周八十里南流至辽东朝鲜国为鸭绿江南入于海北流为女直混同

江经金㑹宁府逹五国头城北东入海西夷黒水岀汉张掖郡鸡山今甘

州南至炖煌今肃州过三危界梁雍二州之间程子以为即西珥河与汉

志叶榆泽相贯汉武开滇嶲今云南为滇池其地古有黒水旧祠而知之但今水

渟滀不入南海中原之水惟黄河来最逺考禹贡注及诸儒说黄河一自

于阗国葱岭一自西吐蕃之昆仑山𤼵源合流二万一千三百馀里东北

与积石河合属汉金城郡西南羌中而至龙门河渠志一綂志皆云岀今

西番朵甘卫西直四川马湖蛮部正西三千馀里去云南丽江西北一千

五百里有水从地涌出泓方七八十里高瞰之若星列俗传为星海寻汇

为二大泽复潴曰哈刺海东出曰赤賔河合忽兰也里木二河东北流经

昆仑山之南为九渡河水清骑可渉贯山中行西戎都㑹为细黄河水流

已浊绕昆仑山之南折而东流合乞里焉岀河复昆仑之北自贵徳西宁

之境至积石经河州属陕西合洮河东北流至兰州始入中国又东北岀沙

漠经三受䧏城东胜诸州又折而东南入冀州西境凡九千馀里乃元学

士蒲察笃实所穷历而得之大学衍义𥙷亦据此当以志为定禹治水时

河从积石东北而南计三千里至龙门为西河冀州吕梁山石𫝑崇竦其

流激震禹从吕梁北凿龙门以杀水势西因其回流之性而导之又南而

至华阴在陕之华阴县自南而东至底柱在河南陕州之三门山又东经孟津河南府孟津县过洛

至于大伾大名府浚县临河之山北过浲水真定冀州北枯浲渠至于大陆属中山郡今真定邢赵深

三州之地北分其势播分为九河复同聚一处为逆河盖迎之以入于海简㓗

一水先儒误分而二其一则河之经流也徒骇等河故道皆在河间沧州

南皮东光庆云献县山东平原海豊由宁津呉桥南皮诸处直逹东海周

定王五年河徙砱䃯始失故道汉文帝时决酸𬃷东溃金堤在河南延津荣阳诸县至

大名清丰一带延亘千里武帝时溢平原属德徙顿丘今清豊县又决濮阳SKchar子口开河

巨野属济宁州即大野通淮泗河始与准通尚未入准元帝时决馆陶旧属大名今属临清又决清河

灵鸣犊口今高唐州旧属清河郡成帝时决东郡金堤决平原溢渤海清河高唐州一𢃄

信都今冀州界唐玄宗时决慱州今东溢魏州今大冀州五代时决郓州今郓城县

博之扬刘今东平之东阿县扬刘镇滑之鱼池宋太祖时决东平之竹村开封之阳武

大名之灵河澶渊太宗时决温县荣泽顿丘泛于澶濮曹济诸州东南流

至彭城界即今徐州入于淮自此河入淮之始真宗时决郓及武定州寻溢滑澶濮曹

郓诸州邑浮于徐济而东入淮仁宗时决开州馆陶神宗时决冀州𬃷强

大名州邑一合南清河以入淮一合北清河以入海南渡后河上流诸郡

为金所据金独受河患其亡也始自开封北卫州决而入涡河南直隶寿毫𫎇城懐

逺之元时决卫辉之新郷开封之阳武杞县之蒲口荣泽之塔海荘归徳

封丘诸界其臣建议䟽塞若今㑹通河乃世祖所开以通漕运随时救敝

而已当时九河逆河故道乆已沦入于海沧州接平州程子以为正南山

有名碣石者在海中去岸五百里今平原有马颊河形存沙渠其迹尚可

考大伾之北不行矣我朝洪武中决阳武之黒阳山东经封南至顿城颖

州颖上东至寿州正阳镇全入于淮故道复淤永楽中䟽浚稍引支流自

金龙口入临清㑹通河正綂间又决荣阳天顺间决祥符弘治间分流为

二一自祥符经归徳至徐邳入淮一自荆黄陵冈经曹濮逹张秋镇入

海寻命重臣治筑黄陵冈等口以塞张秋乃䟽为二流一凿𫎇泽孙家渡

至朱仙镇经扶沟通许寿颖诸州邑合涡河至下鳯阳亳州逹淮一䟽贾

鲁旧河由曹州岀徐沛以通运河合淮俱入于海正徳间决曹县者再嘉

靖间河岁为兖患屡遣重臣治未底绩滥溢于金郷鱼台出沛县之飞云

桥南下徐邳十三年复塞由新开赵皮寨口盛流合涡河入淮故道今始

复矣雍州之水自西近塞内玉门关至兰州北东至华阴皆黄河绕带又

有弱渭泾汭漆沮澧诸水弱水岀吐谷浑界穷石山自张掖郡 丹县西

至合𥠖山与张掖河合馀波入于流沙泾出平凉府岍头山经西安府邠

州泾阳至冯翊阳陵县今高陵县入渭渭出渭源县鸟鼠山西北谷流入咸阳

南至华阴入河汭岀陇州弦蒲薮入泾漆出扶风古漆县北经同官至耀

州南合沮沮自方州升平县北子午岭延安府宜君县岀富平县合漆澧岀扶风

鄠县终南山亦东至咸阳俱合渭同入于河冀州之水黄河自陕西西北

耒经古蒲汾平之间又有汾衡漳恒卫沁诸水蔡传以汾出山西太原静

乐县太岳即霍至平阳府灵石县东入河漳水二一岀上党之沾县大黾

太原府楽平县名为清漳一岀上党之长子县𤼵鸠山属潞州今改潞安府名为浊漳即

衡水俱东北流至河间阜城东光县入海恒水岀真定之曲阳县东入滱水至保定之高阳

县入易水⿱目兆氏以西南流至真定行唐县东流入滋水南流入衡水衡岀

真定灵寿县东至滹沱河恒在陕西者岀吐谷浑界入临洮因名洮水入

于黄河在真定者岀卫辉府辉县滱水岀浑源州恒山南流入真定之定

州至保定高阳合易水易岀代州经保定之易州安州至高阳下与曹徐

滋沙诸河合至雄县南为瓦济河过直沽入海滋则岀大同府之灵丘县

回山经真保之行唐无极深泽诸县东南流滹沱河岀雁门代州东流从

真定至束鹿𭰹州青县合辉县之卫河俱入于海北京之水曰玉河岀玉

泉山经大内岀都城注大通河至白河与卢沟河合虑沟河出大同府桑

干经太行山入今顺天宛平县界岀卢沟桥东南至㸔丹口分两流一至

通州入白河一经固安武清县至直沽与卫河合分南北入海白河岀宻

云流入通州与卢沟河潞河合潞河自塞外丹花岭分流合螺山鲍丘诸

水为东西二河俱合流入海沁水𤼵太行山东北经辉县合卫河入运又

东南流下徐吕二洪合黄河入淮豫州之水黄河自山西蒲州平陆入境

经河南之阌卿灵宝陕渑池新安济源孟津孟巩汜水武渉河阴原武荣

泽阳武中牟祥符尉氐陈留通许杞太康睢宁归徳诸州县至南直隶鳯

阳亳县合马肠河城西北合涡河其支流有四大概交错于祥符尉氏扶

沟商水项城通许太康与南直隶寿州朱仙镇之间或兖州出沛或合涡

河入淮又有伊洛𤄊涧荣波孟猪济卫淮诸水伊岀卢氏县东南书传以岀熊耳

此山在虑氏之西南恐误入于洛洛岀陕西冡岭山亦经洛阳县𤄊岀洛阳榖城山涧

出渑池白石山经新安县皆㑹于洛合流至巩县入河济即沇水岀怀庆

府济源县王屋山二源分东西流历虢公台至温县入河复岀其南溢而

为荣即荣东岀于陶丘之北在馆陶县又东至于荷在今曹州地巳涸东北㑹于汶

汶上又北东入于海波为洛水别流孟猪在虞城西北济之别流卫岀河

南卫辉府辉县从名之内黄浚县出与浚沱淇漳诸水合临清之㑹通河

北流至直沽淮岀唐县东南经桐柏山濳流三十里复东出经汝信东流

㑹沂泗俱入海兖州之水其地最下今曹鱼为黄河下流又有济漯泺雷

夏灉沮汶泗淄灉济岀河南济源漯岀济南之长山县长白山西北流经

章丘新城诸界泺岀历城县入济雷夏泽在濮州雷泽县灉沮二水之别

流自陈留浚仪阴沟至𫎇为灉东入于泗泗岀兖州之泗水县陪尾山经

曲阜至济宁分流南入徐州北入㑹通河又岀巨野受泲水下流于睢即

沮水汶有三源至㤗安州静封镇合而为一经宁阳平阴汶上又西至东

平州注于济经东阿济宁入㑹通河淄水岀今青州莱芜县原山逹临淄

东至寿光灉水岀琅邪郡今诸城县经高宻昌邑灉县东北俱入海荆州之水

其泽薮曰云梦跨江南北八百里又有江汉川九江沱濳江水发源于梁

州四川之岷山青城诸山之阳岀今茂州汶川县东别为沱经叙泸重䕫

入瞿峡过巫山岀湖广夷陵州荆州至于东陵岳州府巴陵县合洞庭过汉阳府

合汉水至黄州江西九江府合彭蠡鄱阳湖口经安庆池州太平应天诸府仪

真通州入海汉岀陕西汉中嶓冡山之下始为氐道县东源𣻌水东至武

都为汉过武东今武当县中州为沧浪之水过三澨即郢州今承天府至于大别山

入江经黄州九江合鄱湖诸水同趋入海九江孔氏以为浔阳非是沅

辰渐元叙酉澧资湘九水是为九江皆合于洞庭过巴陵合川水入武昌

合汉水东南下入杨子江冲北岸甚急与江水俱入于海扬州之水北至

于淮东南至于海东合江西江东诸水经豫章之南赣汀吉合衡永长沙

别𣲖入远州出临江㑹赣水入洪都合瑞洪所聚饶抚信南康诸水于鄱

阳今江西九江府盖名其入口处与前江汉诸水同趋建康今南盖诸方

水道所凑东南合苏松常三郡水汇而为震泽在吴县南五十里又吐纳宣歙金

坛宜兴洮滆湖同百渎西来众水而下溢为三江吴江界于呉松江震泽

之间去吴松江七十里分东北流者为娄江东南流者为东江其常之靖

江则接建康之水入海北为江北通泰至海门县而入海所谓江汉朝宗

者也禹时江淮未通赋沿于海至吴夫差与𣈆㑹盟黄池始开苏之䢴沟

今为运河自常之孟渎镇之京口以通于江江自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之仪真亦开沟以通

于淮惰因广之今贡赋皆自江淮以逹于京师也二广古百粤汉交州部

广西之水一曰漓江源岀海阳山南流五里与永州湘水北分为二故曰

漓又名桂江合癸水至桂林城下合相思江入昭潭今平楽府㑹平富乐

荔临贺诸水至梧州为府 一曰左江又名藤江𤼵源交趾至古邕州今

思明府经容县合容江经藤县合绣江经南宁之合江镇与右江合入横

州又名郁江一名右江又名黔江源出云南广南府之富州西洋江入广

西田州经象州今柳合柳江至南宁府之合江镇与左江合二江合入浔

州大藤峡岀为浔江贵州古罗施鬼国其水曰盘江源岀四川乌撒府普

畅寨东经古𭅺地又为黔中隶牂牁郡今普安州东北下流入安南卫经广西

泗城州入庆逺府乌泥江下合柳江即为右江以上三江分合为二入梧

州大江即汉武使驰义侯发夜𭅺兵下牂牁江是也西流经广东封川徳

庆合肇庆之端溪江又名西江至番禺流入于南海广东省之东南皆大

海其水一岀惠州博罗县西流者为东江一出江西大𢈔岭即梅岭者为

湏水汉武时杨仆为楼船将军击南越岀豫章下浈水是也至韶之英德

为浈阳峡一岀湖广郴州经武冈南入南雄之乐昌为武水又南为浈水

合而为曲江过三水县与西江合即汉谓牂牁江也皆合至于南海县入

于海云南古西南夷𭶚鸠地其水曰滇池周五百馀里岀𪷁江嵩明盘龙

等江九十九泉源广末狭若倒流者故云滇汉武欲伐滇国于长安穿昆

明池象滇以习水战故亦以为昆明误也大理之叶榆河即西洱海及澜

沧诸江其流不出本省惟广南西洋江则由广西经右江入于海其四海

之水北海极逺不可穷东北至于朝鲜东至于登莱东南至于闽浙岛夷

日本琉球南至交广琼厓又南至于安南占城真腊等夷国而西南至于

交趾云

杨升庵集子产相楚楚子享之赋吉日王以田江南之梦注

楚之云梦跨江南北地故有南梦有北梦五代孙光宪号北梦

本此浯水有南浯北浯北浯在琅邪灵门南浯在九疑零陵

冀州之浸曰潞有东潞西潞东潞今之张家湾潞河驿西潞山西之

上党也东阳今之金华西阳今之黄州山海经注东瓯今之永嘉

在岐海中西瓯即闽越今之建安亦在岐海中山有东呉西呉西镇吴山在陇州

水有东汉西汉蜀有上雒下雒上雒新都下雒中江庸有上庸下庸上庸金州下庸夔州

  燕京论                  周弘祖

燕京扆山带海有金汤之固真定以北至于永平关口不下百十而居庸

紫荆山海喜峰古北黄花险阸尤著故蓟州保定重兵屯焉自山后诸州

弃以与虏则居庸之外即宣府为藩镇广平以南水陆毕㑹于临清而天

津又海运通衢也其防御之势山西行都司当其冲万全都司䕶其背大

宁都司藏其备蓟州守备断其径万全都司一卫一所嵌山西行都之境

以为了远之兵大宁都司五卫一所嵌蓟州守备之境以为夹持之法○

秦汉备边所急在西北上谷北平为缓我 朝所急在东北甘肃宁夏为

缓秦汉急西北故奉塞起临洮汉武置朔方缓东北也 神京以辽东为

左臂宣大为右臂古北口永宁居庸为脑后辽东限以山海宣大隔之居

庸惟大宁沦失天寿与异域为邻宣府与辽东隔绝脑后之防盖甚踈

矣说者欲规复大宁此岂可易言哉养威蓄锐𮗚衅俟时可也其他如遂

城西北之牟山保州西北之柏山保安之八角口定州之北岩与夫石舅

银坊冶山等处皆临制中原之道然山川形势与京都大是向背苟屯兵

聚众必死以守未易当也此外自安顺东至任丘二十里川堑沟渎苇泉

纵横地𩔖天牢又东北至雄州三十里又东至霸州七十里又东抵海口

营田圩岸集水淤泞地𩔖天䧟又自顺安至安肃约五十里苇草丛茂地

𩔖天罗凡此皆兵家所忌遇涝更盛未易进矣乃建康徐淮临徳之间似

当练兵储将可备缓急遣𤼵无徒借手于北可也

  京都形𫝑说                 劳 堪

本朝之都燕也盖与古不同稍难于周汉而大胜于东汉赵宋矣夫周汉

建都西北地资建瓴之险人籍风SKchar之劲天下莫之竞焉东汉宅雒已失

全势宋人捐燕云则又无限胡之防故卒不能为守我 朝都燕虽风SKchar

之禀士马之强不及周汉然据险防胡居外驭内其视周汉一也故自其

常论之则 京后为最急宣大次之辽东次之陕西又次之去 京有逺

近也夫 京师为最急则大宁之内徙三卫之盘据不可不讲也宣大次

之则独石之孤悬丰胜之沦没不可不讲也讲大宁则宣蓟无阻隔而辽

东之右臂伸讲豊胜则山陕有交应而甘肃之左臂伸此立国之宏规保

安之上画也而永乐宣徳之间但知兀良哈之诚款开平之艰逺豊胜之

丁口不立甘心弃土略不顾惜得非往事之恨乎自其变论之则大宁不

可复而 京后之重垣宜设宣辽不可合而花当朵颜之交构宜防开平

东胜已沦异域而宣大之士马不可一日忘𢧐而成化弘治之间但知火

筛之通贡山海之征商宣大之凿堑筑敌台京后之防一不措之筹䇿

又非往事恨乎夫始也藉开创之威东斥大宁西辟丰胜无难也继也藉

生飬之富大垣京后盛兵宣大无难也时日因循不以为意愉玩既乆

衅孽乃生虏犯太原则増忻代泽潞之兵而乘宁雁之塞虏犯洪蔚广昌

则城宣府之塞而弛东北之防夫阻太原之寇在力战于大同偏头之间

恤洪蔚之扰当不忘乎潮河川黄花镇之备增忻代泽潞之兵则度支急

弛东北之防则畿辅震近年之经营得微亦有过乎嗟夫白刅在前不顾

流矢虏既目宣大矣垣宣大可也明哲所烛防患未然因垣宣大而并垣

 京后亦可也积薪必燃防川必决以宣大为饵而先垣 京后亦可也

悉力宣大置京后不讲则所谓轻重缓急之间失权多矣于𭟼往有恨

无能追也近有过亦幸无大失也今宣大之垣役告成而隆永之荼毒极

𢡖懔矣大城 京后以奠金汤宣大以战而为守 京后以守而为𢧐宣

大遇秋则乘塞馀时有人与之战 京后有警则乘塞馀时分为畨休以

习禁军之劳逸斯皆所谓即体酌用备形势之道也

燕谭                范守已

辍耕录云元𥘉有望SKchar者言其地某山有天子SKchar金主谓元主曰

请以某山归我元主许之金乃𤼵卒十馀万一夕凿其山辇致于

燕置于北郭外及元得燕京改筑城郭其山遂在大内后于山上

蓬莱仁智诸殿为逰观之所据此则今禁中万歳山是也在金

为郭外地则金之城邑当在都城南矣乃北安门内有萧太后楼

考其地又在山西地岂辽之都邑在金城北邪不知置山石时有

此楼否有则不应弃于野外若先无而后构则非辽氏故物矣曰

萧太后楼也

上谷郡图经曰黄金台在易水东南十八里昭王置千金其上以

延天下士梁任昉曰台在幽州燕王故城中土人呼为贤士台亦

为招贤台案史记昭王为隗改筑宫师事之新序亦言筑宫不云

筑台至后汉孔融始言昭王筑台以延隗不知何据然亦不言金

台也郦道元水经注云固安县有黄金台言金言台不言在燕王

城中今都城东南十有六里有黄金台后人伪为尔

都穆逰西山记曰瓮山之阳有元𫆀律楚材墓其西数百歩有玉

泉山金章宗尝建行宫今废山北麓凿石为螭头出泉潴为池所

谓玉泉东流入湖经大内注都城东南入大通河案金史宛平县

有玉泉山行宫玉泉之名其来乆矣

李西涯云西湖方十馀里有山趾其涯曰瓮山其寺曰圆静又三

里为功徳寺其南路尽乃有玉泉散为溪池池上有亭宣庙巡幸

驻跸处又一里为华严寺又二十里为香山楼宇台殿与石高下

其绝顶胜瓮山其泉胜玉泉案金李晏有碑云西山苍苍上干云

霄重冈叠翠来朝皇阙中有古道场曰香山上有二大石状如香

炉虾蟆有泉自山腹下注溪谷亦号小清凉行香山之胜亦非一

日矣

芦沟或谓为卢沟即卢龙之水案水经注湿水东迳下洛县故城

南又东左得于延水又东过𣵠鹿县北南至马陉山谓之落马河

又南入山瀑布飞梁县河注壑漰湍十丈许谓之落马洪自 出

山谓之清泉河又东南迳良乡县之北界历梁山南高梁水出焉

又东过广阳蓟县南又东与洗马沟水合又东南高梁之水注焉

又东至渔阳雍奴县入于笥沟魏氏土地记曰清泉河上承桑干

河东流与潞河合考之水经湿水与桑干异源同流又㑹如浑水

合为一河逾山而东别名清泉河是芦沟之本名也其称芦沟者

以至宛平县境内从葫芦沟东南人潞故尔

昌平志云高梁河自并州黄河之别源东迳州治沙涧又东南迳

高梁店入都城海子案水经注高梁水出蓟城西北平地泉东注

迳燕王陵北又东迳蓟城北又东南流入湿水魏氏土地记曰蓟

东一十里有高梁之水是高梁水不并州也况可云黄河之别源

诗韩奕云溥彼韩城燕师所完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朱

传谓为陕西韩城县水经注云圣水东过良乡县南又东过长乡

县北又东迳长兴城南又东迳方城县故又东南迳韩城东诗所

谓溥彼韩城者也王肃曰今𣵠郡方城县有韩城世谓寒号非也

观此则非陕西之韩城矣水经注又云湿水迳良鄕县之北界历

梁山南高梁水出焉是涿郡亦有梁山也诗所谓奕奕梁山正指

此言之矣不然冯翊去燕二千馀里燕师曷得逺离乡土筑城于

彼邪必不尔耳

世言易州有涞水余每过保定北不知何为涞水及查水经言巨

马水出代郡广昌县涞山注云即涞水也东迳逎县又东南迳容

城县北督亢沟水注之督亢沟受涞水出涞谷东南迳逎北又东

迳𣵠县楼桑里南又东迳督元泽苞方城县谓之督亢水又南谓

之白沟水南迳广阳亭西又南入于巨马水则今之白沟河其涞

水之枝流也涞水正流自涞谷西南出渐微不复成川至逎县北

重源再𤼵结为长潭谓之渠水亦名巨马水又东南迳范阳县故

城北易水注之易水出涿郡故安县西山寛中谷历武天关东出

是兼武水之称故燕之下都擅名武阳矣又东迳故安城南谓之

故安河又东过范阳县故城东与濡水合乱流入涞自是易水与

诸水互摄通称东迳容城县故城北浑涛东注至平舒县与代之

易水合代之易水出代郡广昌县东南𭅺山东迳西故安城又东

南过武遂县南新城县北又东范阳陂水入之范阳陂南通梁门

淀东南流注易谓之范水易水自下有范水通目又东迳范阳县

故城南又东迳容城县故城南王莽更名深泽矣又东迳浑渥城

南东合𣸦水自下𣸦易通称矣又东迳易县南太子丹祖荆轲处

又东至文安县与雩池合是谓之南易至平舒县与北易合东过

东州县东南入于海是涞水与二易水异源同委通名互称矣今

之流离河疑𭅺北易而南易在新城县北下经深泽文安疑今之

胡梁河也

榖山笔尘

唐都长安每有寇盗辄为出奔之举恃有蜀

也所以再奔再北而未至亡国亦幸有蜀也长

安之地天府四塞辟如堂之有室蜀以膏沃之

土处其阃阈辟如室之有奥风雨晦明有所依

而蔽马盖自秦汉以来巴蜀为外府而唐卒赖

以不亡斯其效矣今日燕京之形辟如负扆端

拱坐于堂皇之上南面而临天下形胜则甚伟

矣然而势有所不足者有堂而无室况奥窔之

间邪

金虏节要曰燕山之地易州西北乃金坡闗昌平

县之西乃居庸关顺州之北乃古北口景州之东北

乃招亭关平州之东乃榆关榆关之东即金人来

路也此数关皆天造地设以为华夷之限今皆在

京师之背若负扆然可谓天险矣金坡关即紫

荆关榆关即山海柗亭不知所在

三国时辽西乌桓以袁尚兄弟入塞曹操将讨之

乃凿二渠以通运一自滹沱入𣲖水谓之乎虏渠一

自泃口入潞河谓之泉州渠以通海运说文𣲖水出

雁门葰人戍夫山东北入海水经泃水出无终西山

西北流至平谷又南流入于潞河又东合泉州渠口

曹操所筑也渠东至乐安亭南与泸水合入海按二

水当时通漕以制辽左所谓平虏渠者在今都城

之南款即滹沱入运处也惟泉州渠乃在京北而

东入辽海不知定在何处若因其遗迹通之以馈

平卢辽西亦一便也泉州故城在幽州雍奴

 王嘉谟北山逰记

自高梁桥水度至白浮瓮山出蓟县竟瓮山斜界百望是山也南阻

西湖神皋兰若皆萆焉北通燕平丛丛磈背而去者百里猫兄其

峰焉是宜禾黍山之阳有祠焉高十五丈登之可以望京师可以观

东潞出百望十里为长乐河河水不甚阔而驶又北二里为玉斗潭

潭箕圆仅丈腐草罨之深不可测或云是有物焉有两牛𨷖而饮陷

于潭辄不可得又北十里为灌石驻跸山在焉其山长西北袤凡二

十里石皆壁立高可十馀丈嶟沓欹危如坠如挽前临平川一望无

孤堠时隐猿舄悲号行者懔懔西望白虎站𭰹若天井湛碧难尽

山之上有台是名栖云金章宗尝逰焉登台而啸题石而叹下而观

于野盖燎而猎焉召其酋长大人击球俄而自击也乃叹曰美哉乎

而谁见之山下石床石釡俱存山之西有洞是名寒崖势殊奥邃中

多异草奇石灌木随风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芬四望则惟北多岨云寿宫之成也上自

狄村㳺于浑河是尝驻跸自驻跸而北皆崇山也连缀匼匝又砂砾

延缘岩间白石崭崭春夏雨潦则成巨浸樵采不达又北二十里许

迺从西折斜入南谷有聚焉是名漆园园之南有山焉是名雅思是

山也幽晦多雾富有果蓏山陷而为坎有池焉浚洌如露是名露池

有比丘一人上人敬事之自园而出再由走集西十里许为高崖崖

下有泉逺其口面皆山蔚洞森萧圹如也又西北十里许为清水

涧是涧也两山如门行可二十里山皆奇峭巃从山中飞泉滮洒或

决地或分流淙汨树木之间推激岩崖之穴青如乱鬊白如吹絮仰

视重峰时有孤石之揭揭沈黯迷离天SKchar自曀崖间百今忍冬棠杜

牛奶相思郁薁黄精唐求之属渗味扶芳烁红陨翠飞沬击枝坠而

复起新实含湍落而不变奇禽异羽嘤嘤满耳舄窠雉囮遍其岩穴

山鹿之毳豪猪之毛丰茸随风溯流而行高高莫极有岭焉石曰鳌

鱼又西里许山益峻有兰若二焉上曰柗阳下曰金鹰其独多柗

合抱而数丈者有三朴遫者万计登之而望则大山屏张霅然斜开

则金鹰在焉金鹰下控大岩岩吐百穴汇而为湖决而东流是为清

水之源迤逦以东下山折坂而南蓊然红赩佛仿有光有陉焉曰六

十屈折汗邪黄芦白沙之间可六十折再由走集又西有陉曰十八

盘息壤如金郁勃而立狭可容人可十八折登顾徘徊西则植立夹

待不暇停足𫖯视斜柯洪枝匝藤萝而舞鹍雀者深𭰹莫极旁睨则

北山矗矗一阴一阳闪倏孤日含濡云彩山之上平衍西五里有岭

焉是曰长城苍黯高竦下视前坂其巓瓦磔纵横微有雉堞剥蚀沅

莽是曰秦皇之址有泉出马是曰马跑苞稂覆之眢将矣又西二里

有台焉是曰了思衡可二亩高可数仞莎𬞟匝之楸檀柏之木宛

宛相构登之可望四方斗绝有足怀者下台而西又十里皆峻岭也

牉为中路岩之两间如榭如障如层构𭰹藏如旨苕盘互花实齐秀

风泉并响远闻伐木嶷嶷留滞有岭焉是曰灰 -- 灰 岭险特倍于长城石

如蛤粉无树木大石磋磋吹籁扬尘则纷溶而起百里可见了了如

雪路口如甔甀一𫄧孤露莹照通川下山有城焉是曰镇边之废邑

又西八里许有城焉是曰镇边两旁皆山围之其南曰碧驾之山曰

通明之山其北曰鹰扬之山曰涔洛之山有湖焉小而𭰹在碧驾之

岩𪢮结不见每多异草中有赤鲤盈尺春夏之交山水増流则湖益

清可鉴是曰合抱之湖镇边岩邑也居人仅可百数地寒不能五榖

五畜劳羸不甘兵杂其间狡猾难治西十里有堠曰唐耳背据大山

下视懐来烟液杳SKchar足为天险楼堞固沟洫浚军械精睨横岭而斜

界居庸可甲燕平镇边废邑其南皆山也中为衢路其东曰六华之

岩其西曰小神之山曰青利之山岩分形如六华其第四岩有洞焉

最深窈土八夜登之取𪧐舄忽有𩀱鹤飞鸣是为鸣皋之洞南可十

里有聚焉曰长峪又西五里有岩曰德胜又曰凤皇上有兰若焉是

山也威纡距绝抵此而穷四面环匝山可三十丈磴道半之登之每

顾则山形变兰若已圯然蟠结秀踈下视三山侧侧欲合东望长峪

蔚然开阳其左岩崟尤峻右稍拥出山下有泉焉源源可二十里逹

于浑河照映萧瑟町畦滉然据岩而立终日无人山之上奇树新实

甘香飂䫻背秋渉冬空穴消然万碧俱立山之上有台焉登之而望

则蹙然两山兰若闭藏不可俯见是曰隐鹫之台山之西有洞焉小

而隘可容数八门有古柗蔽之坐其中以瞻西峰有如指掌中壁刻

观世音大士像䥴刻甚𭰹是曰观音之洞又曰孤柗之岩兰若讲堂

中有频三株大可合抱翠叶多子团𪢮数丈真可寄也山之南有

岭焉曰西峪可以入沿河山之下有碑不可辨自长峪而东可二十

里有聚焉曰菩提堑有祠焉是祀菩提盖古人有乞者众食之俄而

怒焉乃杀之剖而食犹故民神之是为祠也有兰若焉曰白驳是山

也险倍灰 -- 灰 岭不通行者幽阻凄霭萧然可托有坛焉幢设于上皆紫

芵之石烂若丹霞有银杏二树大可盈抱芬盛多子出山而北有山

焉是曰白鹤其峰岫缭绕不易诘也其中有白色皬然状如鹤著于石

上又折而东则走高崖北山自高梁至德胜共百八十里小山至众记

者二十鸟有红鸦沙鸡文雉半趐兽有虎豹奇狸狼野干白驳豪猪兔

狍草树多奇上人每言二月之交有山曰青华下可万丈西通四方每

有块形奇物且飞且走衔乳而西猎人莫敢近也又言三伏每两群山

出流大石浮浮马奔麏至有如雷霆仰视碧驾鹰扬之山丰在云雾戍

楼昼晦飞云积烟片片入户连月不霁寔神京之奥区山川之都㑹也

汉之𫟪在北长安去朔方十馀里唐边在西去吐蕃亦几

千里今京师北抵居庸东抵古北口西南抵紫荆关近

者百里逺不过三百里居庸则吾之背也紫荆则吾之喉也

卒有急则扼吾之喉而拊吾之背

燕之山石块垒危峰雄特水冽土厚风髙气寒其草木

皆强干而丰本虫鸟之化亦劲踵氄毳而瞿瞿然迅飞

也以故圆矩之粹蒸为贤豪上之人文唯沉鸷而不狃于俗

感时触事则悲歌慷慨之念生焉其犹然燕丹遗烈哉

以至闾巷佣贩之夫亦莫不坚悍不屈硁然以急人为务无

阘茸呰窳之习此其善也然而风㑹之趋人情之化始未

尝不朴茂而后渐以漓其流益甚焉大都薄骨SKchar而重交

㳺厌老成而尚轻锐以宴逰为佳致以饮博为本业家无

担石而饮食服御拟于巨室囊(⿱艹石)悬磬而典妻稽子

以佞佛进香甚则遗骸禾收即树旙叠鼓崇朝云集

徳化陵迟民风不竞此讵可令贾太傅见也

大学衍义𥙷 臣按自古建都者皆于四近之地立为辅郡所以为京师屏翰

也汉以京兆左冯翊右扶风为三辅唐亦以华州同州鳯翔为辅而宋𥘉未遑

建立至于徽宗时亦于畿郡立为四辅焉每辅则屯兵二万八为额我 朝建

国江南于鳯阳屯重兵凡师京军皆散于江北滁和等处为屯田虽不名辅而

俨然有蕃屏之意太宗皇帝自北平入正大统遂建都于此其初犹以行在

为名而立一行部以总之其后遍立五府六部大小衙门如旧制凡京卫之兵

皆分其半以来并起江南富民以实之而去其行在之名则是万万年不拔之

基永定于此矣然而畿甸之间犹未有辅郡盖有待也臣按汉唐宋之辅郡皆

因郡治而立  之建置则以形胜要害为固盖汉唐都长安宋都汴梁皆去

边地辽逺非若我 朝都燕则自以都城为北边捍蔽北最近而东次之南又

次之而南为最远焉请如汉唐宋故事立为辅郡以宣府为北辅因见旧而加

以畨守之军俾守国之北门其东也以永平为辅以守松亭一带闗隘及扼辽

左要害其西也以易州为辅或真是以守紫荆一带关隘其南则以临清为辅

坐镇闸河而总扼河南山东之冲又自此而南屯兵于徐州以通两京之咽喉

每处屯重兵一二万量其轻重缓急以多寡其数罢两直隶河南山河东上京

操备班军因近屯守以为京师之屏蔽遇京师有事则调𤼵焉夫君古为国者

必固内以蔽外居重以驭轻譬则人之家居必有藩篱墙壁然后 室坚固内

呼而外应(⿱艹石)设闗捩然有所动于中而四面之机毕应之然后盗之利吾财者

不敢轻侵犯焉近年以来起调两直隶河南山东军赴京上班操备半年一替

方具新班既起而旧班未回城池虽设而队伍空缺者有之幸而无事则已万

一有不逞之徒乘虚为乱将何以支持之倘立为辅郡因近屯守则军士遂室

家之愿而生息日蕃 国家省转输之劳而调𤼵易集边方足备御之具而关

隘有守如此则都城巩固 宗社奠安矣万一臣言可采见之施行其于国计

不为无𥙷

大学衍义𥙷今京师切近𫟪塞所恃以为险固者内而太行西来一带重冈

连阜外而浑蔚等州高山峻岭蹊径狭隘林木荗宻以限虏𮪍驰突不知何人

始于何始乃以薪炭之故营缮之用伐木取材折枝为薪烧柴为炭致使木植

日稀蹊径日通险隘日夷设使国家常如今日之无事固无所用之不幸一旦

而有风尘之警将何以扼其来而拒其入乎失今不为之限制恐日甚一日

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请下工部稽考洪武永乐年间以来其所用材水

薪炭取于何所掌于何人凡其可以措置之方用度之数与夫爱惜减省之节

目一一以所必湏无损于𫟪关无SKchar于国因定为经乆之计其事虽小所系实

大考诸司职掌于工部抽分条止云抽分竹木场如遇客啇兴贩竹木柴炭

等项照例抽分若不敷奏闻定夺给价收买或差人砍办则是祖宗之时遇

有营造不敷方行买办然亦止言营造而不知当时大庖之爨内臣之炊何所

取材意者洪武之𥘉建都江南沿江芦苇自足以供时之用也芦苇易生之物

刈去复生沿江千里取用不尽非若木植非历十数星霜不可以然取之湏有

尽时生之必待积乆况今近旬别无大山荗林不取之边关将何所取耶夫自

立柴厂于易州以来恒聚山东而北直隶数州民夫数千此取柴炭以供国用

又役顺天之民以为挑柴天府县添设佐贰官以专𬋩之又特 敕侍𭅺或尚

书一员以总督之此事非特今朝无有定制而前代亦所未闻也然则前代

皆不举火耶古之人必有善处之法然而史籍不载无从稽考意者以此为非

要之务随时制宜姑取足用政不必颛颛设官拘拘督责因吾口食之奉以夺

民衣食之资也为今之计宜移置易州柴厂于近京之地散遣丁夫各还原籍

量其州县大小人民多寡定为薪炭之数分沠输纳内外衙门每岁定为限期

俾其依期运纳一如户部粮草例取纳足通关以𠙖稽考又必痛为禁革除去

印烙苟薪柴可以燃燎即与𭣣贮不必问所从来限以式样如来之末世所取

之炭必如核桃纹鸬鹚色以困吾民也如此非独可以为边关之固而京畿及

山东西之民亦可以少苏矣虽然木生山林岁岁取之无有已时茍生之者不

継则取之者尽矣窃恐数十年之后其物日少其价日增吾民之采办者愈不

堪矣臣又窃有一见请于邉关一带东起山海以次而西于其近边内地随其

地之广狭险易沿山种𣗳一以备柴炭之用一以为𫟪塞之蔽于以限虏人之

驰𮪍于以为官军之伏地每山阜之侧平衍之地随其地𫝑高下曲折种植榆

柳或三五十里或七八十里若其地系是民产官府即于其近便地拨与草场

及官地如数还之其不愿得地者给以时价除其租税又先行下法司遇有犯

罪例应罚赎者定为则例徒三年种𣗳者若干二年者(⿱艹石)干杖笞以下以次逓

减照依缮工司运水和炭事例就俾专业种植之人当官领价认种某𣗳若干

长短大小皆为之度以必成为效有枯损者仍责其陪其所种之木必相去丈

许列行破缝𠫵错蔽亏使虏马不得直驰官军可以设伏仍行委所在军卫有

司设法㸔守委官巡视岁遣御史人员督察之不许作践砍伐委者治以重罪

待其五七年荗盛之后岁一遣官采其枝条以为薪炭之用如此则国用因

之以舒民困因之以解而边徼亦因之以壮固矣又今京城军民百万之家皆

以石煤代薪除大官外其惜薪司当给薪者不过数千人之烟㸑无京民百分

一独不可用石煤乎傥以为便乞下办纳挑运州县计其置办雇觅工价所费

㡬何俾其办价送官量给与之市石煤以爨是亦良便

大学衍义𥙷自古国都于其近郊必有牧马之所其间必积刍豆以为饲䬴

之具方无事时资以牧育固为近便然世道不能常泰而意外之变不可不先

为大虑金人犯宋京奸八导之屯兵于其近郊之牟驼冈藉其刍豆饲其马以

为乆驻之计此往事之明鉴也矧今 国都去边伊迩已已之变仓卒用言者

计焚弃刍豆何啻千万当时见者莫不悔惜然事已即休无复有以为言者窃

惟都城东北郑村𭐏二十四马房其仓场所储积者如京如坻请于无事之时

即其地筑为一城以围护其积聚及移附近仓场咸聚其中就将腾骧等四卫

官署军营设于其中特敕武臣一员于此守镇仍司群牧四卫官军不妨照旧

轮班内直下直回城屯住是亦先事而备之一䇿也

马政 先谓马政赋之于民不若买之于边买之于

𫟪不若养之于官我 祖宗参用三法至善也然而牧

地有广狭而民病饲养有厚薄而马病民困于牧刍

马疲于顾赁而人马俱病此𭔃养之马竟孳息之不加

而冀北之群皆款段之不若也

顺义志马政 按正统十四年八月上北狩十一月虏退十二月

令顺天府所属州县𭔃养各处起解马匹计粮分俵此

吾县养马之始原备京师仓卒警报耳事寜之后马不复

弘治壬子题准十年审编一次嘉靖丙戍改审五年大略地

一顷飬马一匹甚为民累乙丑顾御史廷对题请每匹𣲖地二

顷合县原额一千九百二十三匹隆庆间并为一千八匹民犹不

支多乘夜系马于县坊而逃万暦庚辰冯侯梦元减定马

数六百七十二匹中三年崔侯淳比宝坻三河事例乞行减数

𫎇本道于屯院周题请减去一百七十六户每马一匹凑折

金地四顷九十亩零岁贴草料银六两额编四百九十六户

元史

世祖至元三年十一月戊戍濒御河立漕仓

十九年十月由大都至中滦中滦至𤓰州设南

北两漕运司二十六年五月辛丑御河溢入

㑹通渠漂东昌民庐舎七月辛己开安山

渠成河渠官言开魏博之渠通江淮之运古

所禾有诏赐名㑹通河置提举司职河渠

事 英宗至治三年二月己巳脩广惠河闸

十有九所 泰定帝泰定二年闰月己巳脩滹

沱河堰四年正月丁卯浚㑹通河

御河自大名路魏县界经元城县泉源郷于村度南北约十里东北流至包家

渡下接馆陶县界三口御河上从交河县下入清池县界又永济河在清池县西

三十里自南皮县来入清州今呼为御河也至元三年七月六日都水监言运河

二千馀里漕公私物货为利甚大自兵兴以来失于脩治清州之南景州以北

颓阙岸口三十馀处淤塞河流十五里至癸已年朝廷役夫四十脩筑浚涤乃复

行舟今又三十馀年无官主领沧州地分水面高于平地全籍堤隁防护其园圃

之家掘堤作井𭰹至丈馀或二丈引水以溉𬞞花复有濒河人民就堤取土渐至

阙破走泄水𫝑不惟涩行舟妨运粮或致漂民居没禾稼其长芦以北索家焉头

之南水内暗藏桩橛破舟船壊粮物部议以濵河州县佐贰之官兼河防事于各

地分巡视如有阙破即率众脩治㧞去桩橛仍禁园圃之家母穿堤作井栽𣗳取

土都省准议七年省臣言御河水泛武清县役夫一千䟽浚至大元年六月二十

九日左翼屯田万户府呈五月十八日申时水决㑹川县孙家口岸约二十馀

歩南流灌本管屯田𤼵军民并工筑塞十月大名路浚州言七月十一日连雨至

十七日清石二河水溢李家道东南横流询社长高良軰称水源自卫辉路

汲县东北连本州淇门西旧黒荡泊溢流出岸漫黄河古堤东北流入本州

齐贾泊复入御河漂及门民舎拟差官巡治延祐三年七月沧州言清池县民

告往年景州呉县诸处御河水溢冲决堤岸万户千奴为恐伤淇屯田差军筑

塞旧泄水𭅺儿口故水无所泄浸民庐及已熟田数万顷乞遣官䟽辟引水入

海及七月四日决呉桥县柳斜口东岸三十馀歩千户移僧又遣军闭塞𭅺儿

口水壅不得泄必致漂荡张管许河孟村三十馀村黍榖庐舎四年五月

都水监遣官与河间路官相视元塞𭅺児口东西长二十五歩南北阔二十尺

及堤南高一丈四尺北高二丈馀复按视𭅺児口下流故河至沧州约三十馀里上

下古迹寛阔乃减水故道名曰盘河令为开辟𭅺儿口增浚故河决积水由

沧州城北达滹沱河以入于海泰定元年九月二十八日兴工十月二日工毕

滦河源出金莲川中由松亭北经迁安东平州西濒滦州入海也王曾北行

录云自偏枪岭四十里过乌滦河东有滦州因河为名至元二十八年敕䟽

浚滦河漕运上都量拨水手先以五十艘行之大徳五年平滦路言六月九

日霖两至十五日夜滦河与肥如三河并溢冲圮城东西二处旧护城堤东西

南三面城墙横流入城漂郭外三关颜河及在城官民屋庐粮物没田苗溺人

畜死者甚众而两犹不止至二十四日夜滦𣸸淝洳诸河水复涨入城馀屋漂

荡殆尽乃委吏部马员外同都水监官脩之东西二堤计用工三十一万一千

五十延祐四年上都留守司言正月一日城南御河西北岸为水冲啮渐至

颓圯若不脩治恐来春水泛涨漂没民居又开平县言四月二十六日霖两

至二十八日夜东𨵿滦河水涨冲损北岸宜委官督夫匠兴役开平发民

夫㓜小不任役请调军供作庶可速成命枢宻院𤼵军治之泰定二年

平路屯田总管府言马城东北五里许张家荘龙湾头在昔有司差夫筑堤

以防滦水西南连清水河至公安桥皆本屯地分去岁霖两水溢田苗终岁无

𭣣方今农隙(⿱艹石)不预脩必致为害工部移文都水监督令有司差夫𥙷筑

三年五月十日上都留守司及本路总管府言巡视大西𨵿南马市口滦河

逓北堤侵啮渐崩不预治恐夏霖雨水泛贻害民居工部移文上都分部施

行七月二日右丞相塔失帖木儿等奏斡耳朵思住冬营盘为滦河走凌河水冲

坏将筑护水堤宜令枢宻院発军千二百人以供役从之

河间河在河间路界泰定三年三月都水监言河间路水患古俭河自北门

外始依旧䟽通至大城县界以泄上源水𫝑引入盐河古陈玉𢃄河自军

司口浚治至雄州归信县界以导淀泺积潦注之易河黄龙港自锁井口𨳩

凿至文安县玳𤦛口以通泺水经火烧淀转流入海计河宜䟽者三十处总役

三万三十日可毕是月省臣奏准于旁近州县𤼵丁夫三万先诣古陈玉

𢃄河寻以歳旱民饥役兴人劳罢候年登为之

冶河在真定路平山县西门外经井陉县流耒本县东北十里入滹沱河元贞

元年正月十八日丞相完泽等言往年先帝尝命开真定冶河己𤼵丁夫人

役适值先帝升遐以聚众罢之今请遵旧制俾卒其争从之皇庆元年七月二

日真定路言龙花判官荘诸处坏堤计工物申请省委都水监委官相视㑹计

脩治总计冶河始自平山县北关而龙神庙北独石通长五千八百六歩共役夫

五千为工十八万八百七无风雨妨工三十六日可毕史详

滹沱河源出西山在真定路真定县南一里经藁城县北一里经平山县北十里

寰宇记载经灵寿县西南二十里此河连贯真定诸郡经流去处皆曰滹沱

水也延祐七年十一月真定路言真定县城南滹沱河北决堤寖近城每歳脩

筑闻其源本㣲与冶河不相通后二水合其𫝑遂猛屡坏金大堤为患本路

逹鲁花赤哈散于至元三十年言准引辟冶河自作一流滹沱河水十退

三四至大元年七月水漂南𨵿百馀家淤塞冶河口其水复滹河自后歳

有溃决之患泰定四年八月七日省臣奏真定路言滹沱河水连年泛溢为

害其源自台诸山来至平山县王母村山口下与平定州娘子庙石泉冶河

合夏秋霖雨水涨弥漫城郭每年劳民筑堤莫能除害宜自王子村辛

安村凿河长四里馀接鲁家湾旧涧复开二百馀歩合入冶河以分杀其𫝑

从之史详  㤗定帝纪同

㑹通河起东昌路须城县安山之西南由寿张西北至东昌又西北至于临清以

逾于御河至元二十六年寿张县尹韩仲晖大史院令史𫟪见相継建言开

河置闸引汶水逹舟于御河以便公𥝠漕贩省遣漕副马之贞与源等按视地势

啇度工用于是图上可开之状诏出楮币一百五十万缗米四百石塩五万斤以

为佣直备器用徴旁郡丁夫三万驿遣断事官忙速儿礼部尚书张孔孙兵

部尚书李处选等董其役首事于是年正月已亥起于须城安山之西南止于

临清之御河其长二百五十馀里中建闸三十有一度高低分逺迩以节蓄泄

月辛亥成凡役工二百五十一万七百四十有八赐名曰㑹通河二十七年省以马之

贞言霖雨岸崩河道淤浅宜加脩浚奏拨放能输运站户三千专供其役仍俾

采伐木石等以𠑽用是后歳委都水监官一员佩分监印率令史奏差濠寨

官往职巡视且督工易闸以石而视所损缓急为后先至泰定二年始克毕事会

通镇闸三土坝二在临清县头闸长一百尺阔八十尺两直身各长四十尺两雁

翅各斜长三十尺高二尺闸空阔二丈中闸南至隘船闸三里长广与上闸同

船南至李海务闸一百五十二里闸空阔九尺长广同上土𭐏二李海务

闸南至周家店闸一十二里长广与㑹通镇闸同周家店闸南至七级闸一十

二里长广与上同七级闸二北闸南至南闸三里长广如周家店闸南闸南至

阿城闸一十二里长广同北闸阿城闸二北闸南至南闸三里长广上同南闸

南至荆门北闸一十里长广上同荆门闸二北闸南至荆门南闸二里半长广

同南闸南至寿张闸六十三里长广同北闸寿张闸南至安山闸八里安山闸南

至开河闸八十五里开河闸南至州闸一百二十四里济州闸三上闸南至中闸

三里中闸南至下闸二里下闸南至赵村六里赵村闸南至石佛闸七里石佛

闸南至辛店闸一十三里辛店闸南至师家店闸二十四里师家店闸南至𬃷林

闸一十五里𬃷林闸南至孟阳泊闸九十五里孟阳泊闸南至金沟闸九十里金

沟闸南至隘船闸一十二里沽头闸二北隘船闸南至下闸二里南闸南至徐州一

百二十里三汉口闸入塩河南至土山闸一十八里土山闸南至三SKchar口闸二十五里入

塩河兖州闸堈城闸延祐元年于沽头置小石闸一止许行百五十料船禁约二

百料之上船不许入河行运至治三年议于金沟沽头两闸中置隘闸二各涧一

丈以限大船若𣣔于通惠㑹通行运者止许一百五十料违者罪之仍没其船其

大都江南𫞐𫝑红头花船一体不许来往准拟折移沽头隘闸置于金沟大闸之

南仍作运环闸其间空地北作滚水石隁水涨即开大小三闸水落即锁闭大闸

止扵隘闸通舟果有小料船及官用巨物许申禀上司𫞐开大闸仍𣸸金沟闸板

积水以便行舟其沽头截河土隁依例改脩石隁尽除旧有土隁三道金沟闸月

河内创建滚水石隁长一百七十尺高一丈阔一丈沽头闸月河内脩截河隁长

一百八十尺高一丈一尺底阔二丈上阔一丈

文宗纪至顺三年七月乙亥命僧于铁幡竿脩

佛事 郭守敬传大德二年召守敬至上都议

开铁幡竿渠守敬奏山水频年暴下非大为渠

堰广五七十歩不可执政吝扵工费以其言为过缩

其广三之一明年大雨山小注下渠不能容漂

没人畜庐帐几犯行殿成宗谓宰臣曰郭太

史神人也惜其言不用耳

世祖纪至元二十六年四月庚午沙河决𤼵民筑

堤以障之 七月癸卯沙河溢铁灯杆堤决

王思诚传起太中大夫河间路总管磁河水频

溢决铁灯于铁灯于真定境也召其邑吏责而

惩之遂集民丁作堤昼夜督工期月而塞复筑

夹堤于外亘十馀里命濒河民及弓手列置草舎

扵上击木以防盗决是年民𫉬耕艺岁用大稔

乃募民运碎甓治郭外行道高五尺广倍之

往来者无泥涂之病

刘徳温传授通议大夫水平路总管滦漆二水

为害有司岁𤼵民筑堤徳温曰流亡始集而又

役之是重困民也遂罢其役而水亦不复至

元泰定中虞集为翰林直学士进言曰京师之东濒海数千里北极辽阳

南濵青齐萑苇之场也海潮日至淤为沃壌用浙人之法筑堤捍水为田

聴富民欲得官者合其众分受以地官定其畔以为限能以万夫耕者授

以万夫之田为万夫之长千夫百夫亦如之察其惰者而昜之三年后视

其成以地之高下定额以次渐征之五年有积蓄命以官就所储给以禄

十年不废得以世袭如军官之法

至正十二年丞相脱脱言京畿近水地召募江南人耕种岁可收粟麦百

万馀石不烦海运京师足食从之扵是西自西山南至保定河间北抵擅

顺东至迁民镇凡系官地及原管各处屯田悉从分司农司立法佃种合

用工价牛具农器糓种给钞五百万锭命悟良哈台乌古孙良祯并为大

司农卿又扵江南召募䏻种水田及修筑围堰之人各一千名为农师䧏

空名𣸸设职事敕牒十二道农夫一百名者授正九品二百名正八品三

百名从七品就令管领𠩄募之人𠩄募农夫每名给钞十定由是岁乃

大稔

大学衍义𥙷今国家都于燕京师之东皆濒大海烟火数千里居民稠

宻当此全安极盛之时正是居安思危之日乞将虞集此䇿敕下廷臣

计议特委有心计大臣循行沿海一𢃄专任其事仍令先行闽浙濵海州

郡筑堤捍海去处起取士民之知田事者前来从行相视可否讲䆒利害

处置既定然后召募丁夫随宜相𫝑分疆定畔因其多少授以官职一如

虞集之䇿臣尝闻闽淅人言大凡濒海之地多咸卤必得河水以荡涤之

然后可以成田故为海田者必筑堤岸以阑咸水之入䟽沟渠以导淡水

之来然后田可耕也臣扵京东一𢃄海涯虽未及行而尝泛漳御而下由

白河以至潞渚𮗚其入海之水最大之处无如直沽然其直泻入海灌溉

不多清扵将尽之地依禹贡逆河法截断河流横开长河一𢃄收其流而

分其水然后扵沮洳尽处筑为长堤随处各为水门以司启闭外以截咸

水俾其不得入内以泄淡水俾其不至漫如些则田可成矣扵凡有淡水

入海𠩄在皆依此法行之则沿海数千里无非良田非独民资其食而官

亦赖其用如此则 国家坐享富贵逺近皆有𠩄资譬则富民之家东南

之运其别业𠩄出也濵海之𭣣其负郭所𫉬也其为国家利益夫岂细

㢤由是而可以寛东南之民由是而可以壮西北之𫝑虞集之言不见用

扵当时而得行扵今日矣

万历初工科给事中徐贞明上䟽议开西北水利为工部议阻未几以事降外

著潞水客谭见志言水利甚悉乆之人思其言内陞兵部主事改尚宝司丞陞

少乡兼御史许便宜开水田贞明谓几民难与虑始条列数款以释民疑上命

抚按官晓谕所在军民而巡关都御史苏酂复䟽言曰治水与垦田相济未有

水不治而田可垦者也畿郡之水为患芦沟滹沱二河芦河发源于桑干滹河

𤼵源于泰戏源远流长又合涞易濡雹沙滋诸水散入各淀而泉渠溪港悉从

而注之是以高桥白洋等淀大者广围一二百里小者四五十里汇为巨浸每

当夏秋霖潦之时膏SKchar变为溜卤菽麦化为萑蒲矣夫水患之当除大概有三

曰浚河以决水之壅也曰䟽渠以杀淀之𫝑也曰撤曲防以民之利也唐刺

史卢晖于河间开长丰渠引水东流以漑田宋临津令黄懋屯田雄莫等州置

斗门引淀水灌漑民赖其利嘉靖𥘉巡抚许宗鲁浚三岔口引渚淀入海而景

州知州刘深开千顷洼导决河入渠民免水患此皆昔人遗法而近世行之有

效者也工部请如鄼议并令贞明遍历郊关与抚按司道讲求䟽浚潴蓄之法

焉贞明视至永平一带设法开垦戚总兵继光复以南兵助之一岁之间已得

熟田三万九千馀亩时内侍勲戚恐夺其田又虞増课为累极力飞言阻之御

史王之栋出䟽纠劾神宗亲御门谕令停止阁臣恐达内臣意不敢争人惜之

崇祯十五年六月上谕西北水利长便易举又出贞明潞水客谭命阁臣抄𤼵

户部着详议举行然已无及矣

天启中屯田都史董应举云臣近到天津历何家圏白塘以𩀱港庄羊马头

大人庄咸水沽泥沽蒭沽见汪司农往日开河旧迹犹存可作水四甚多荒废

不乆开之甚易一亩农工止用八钱可得粟三石三斗乆荒者亩用农工一两

其挑浚旧河为力不多只须挑浚数尺明年万石之粮可必也按天津水田议

之者科臣解学龙也董应举所开四当口及双白二港又同知观象所开何

家圏皆得米万石转饷闗门此亦曩行水利之明效也今尽污莱矣

万历十四年 月上视朝毕御暖问辅臣申时行等曰近开水田人情甚称

不使不宜强行时行曰前者科道官纷纭建议谓京东地方田地荒芜废弃可

惜相应开垦京南常有水患每大水时至漂没民田数多相应䟽通故有此举

昨御史既言滹沱河难治宜且暂停者开垦荒田则蓟州等处开成已五六万

亩不宜遽罢上复云南方地卑北方地高南地温润北地碱燥且如去岁天旱

井泉干竭水田如何可做时行等云臣等愚意亦只数开垦荒田不欲尽开水

田上从之又以御史王之栋言竟罢工部言开垦成熟地数已三万九千馀亩

弃之可惜不听

通州志 漕渠 外漕河即潞河也流经州城东至天津接御河

 以南通江淮舶舻由此而逹元史所谓通州运粮河全仰白榆

 浑三河之水名曰潞河是也榆河即今富河之上流然浑河今在州城之南相去潞河甚远不知

 当时何以㑹同也河设浅置铺以时挑浚河道指引河洪 东关苇子

 厂浅 赵八庙浅 花板石厂浅 供给店浅 白阜圏浅

 白阜圏下浅 已上系通州地方军浅通州左等四卫佥拨军

 夫每浅十名 荆林浅 南营浅 卢家林浅 里二寺浅

 王家浅 马房浅 杨家浅 和合驿浅 萧家林上浅 萧

 家林下浅 已上系通州地方民浅州佥民夫每浅十名 长

 陵营浅 老河岸浅 马头店浅 已上系漷县地方 土坝

 一处在州东城角防御外河通仓粮米就此起载 土坝剥船

  一百五十𨾏船户一百五十名自张家湾起剥到土𭐏每粮一

  石脚价银六釐五毫石坝剥船石𭐏在里漕通惠河而剥般在外河故附于外河下一百

  八十只船户一百八十名亦自张家湾起剥至石𭐏𬨨剥每粮

  一石脚价亦六𨤲五毫 外河官粮剥船嘉靖年来始置正徳

  以前运船至五月以后俱到通州城下自城东北角停泊迤逦

  而南七八里许挨次于东关厢起车无栏河委差之扰无起剥

  脚价之费近因三四月间河常水浅始置外河剥船若河浅起

  剥亦权冝之利是也及河至五六月水必涌涨运舟可以长行

  仍令照旧俱至通州城下通粮就船起车京粮船令至城北角

  就近石𭐏起剥则剥价可省而运军甚便今置有栏河之官乃

  不论水之𭰹浅运船可否通行一㮣栏阻通今自湾起剥其故

 何哉 车户一百五十名自土坝起粮至中东仓每百石脚价

 银一两一钱至西仓南门北门南仓东门每百石脚价银一两

 二钱至西仓西门南仓北门每百石脚价银一两三钱

里漕河即通惠河也河之地方虽半属在京大兴县然河运事务

 俱隶通州户工二部分司总理而委用𬋩闸𬋩𭐏俱通州各卫

 之官经纪水脚之役则京通人百𠑽而通人居多一河之事通

 用纪之 石𭐏在州旧城北门嘉靖七年通流闸在州城中心船运不行惟时蓄泄以助内河之

 普济闸在通流闸西二十里平津下闸在普济闸西十三里平津上闸在下闸西四里

 豊下闸在平津上闸西十一里庆丰上闸在下闸西五里大通桥在京城东南角以东一里许已

 上桥闸俱元时建 每 闸剥船六十𨾏经纪六十名普济平津工下庆

 豊上下五闸共剥船三百只经纪三百名毎经纪一名领船一

 只㸔𬋩修理每粮一石脚价银二分一𨤲一丝八忽二徼水脚

 五闸每闸十七名石𭐏三十六名共一百二十一名搬抗粮石

 每粮一石脚价银九𨤲一毫三丝九忽一㣲御史呉仲曰臣谨

 按通惠河即元郭守敬所修故道也入国朝百六十馀年沙冲

 水击几至湮塞但上有白浮诸泉细流常㳙涓焉成化丙中尝

 命平江伯陈锐䟽通以便漕运漕舟曾直达大通桥下父老尚

 能言之射利之徒妄假黒𤯝之说竟为阻坏正徳丁𫑗又尝命

 工部郎中毕服户部郎中郝海𠫵将梁玺后䟽通之所费不赀

 功卒不就其𫝑虽压于𫞐豪要之三人者亦不能无罪焉嗣是

 屡有言者多不得其要空言无补嘉靖丁亥臣巡视通仓往来

 相度因见水势陡峻直达艰难踵御史向信之言为搬剥之说

  自信䟽见通惠河志恭遇皇上神明言入即悟贤宰相实力赞之随命臣

  暨工部𭅺中何栋戸部𭅺中尹嗣忠𠫵将陈璠同往修之工兴

  于戊子二月告成于本年五月不四月而粮运通行上下快之

 是年所费𦂯七阡两运粮二百万石所省脚价十二万两功完

  仍命臣供职如旧又逾年而始得代初年止运军粮今则并民

 粮亦运之要之水能行舟舟能负重所谓多多益善断乎无不

  可者其有所不可者乃治河者之罪非河之罪也但地形髙下

  不无冲击之患欧阳玄所谓势如建瓴壹蚁穴之漏则横溃莫

  制诚如是言也随时修浚防守之功尚有赖于后之臣工焉

 仓厂 大运西仓在旧城西门外新城之中俗呼大仓永乐间建

 廒九十七连三百九十三座讦二千一十八间囤基八百四十

 四个内有大督储官𠫊一座监督𠫊一座各卫仓小官𠫊六座


 筹房各二间井二口各门摰斛𠫊各一座西南北三门各三间


 大运中仓在旧城南门里以西永乐间建廒四十五连一百四


 十五座计七百二十三间囤基二百二十二个内有大官𠫊一


 座东门摰斛𠫊一座南北二门内各有增楅庙前接一轩作挚


 斛𠫊各卫仓小官𠫊五座各筹房二间井一口东南北三门各


 三间大运东仓在旧城南门里以东永乐间建廒一十五连


 四十一座计二百五间囤基一百八个内有神武中卫仓小官


 𠫊一座挚斛𠫊一座神南右北三门各一间 大运南仓在新


 城南门里以西天顺间添置廒二十八连一百二十三座计六


 百一十五间囤基二百九十二个内有各卫仓小官𠫊四座筹

  房各二间各门挚斛𠫊各一座东北二门各三间内板木厂一

  处门一间官𠫊一间每年𭣣贮各运松板楞禾专备铺垫各廒

  用 晒米厂一处在新城外西南角向北门二座周围墙垣计

  地五顷六十𤱔 东黑窑厂在城东南八里先年领价烧造砖

  瓦以备修仓之用则不惟费用不赀且多逋负嘉靖七年

  将官民船顺𢃄砖料除𭣣发外其半假者修仓取用则费省而

  事便 西黒窑厂在城西南二十果许昔尝烧造砖瓦縁土性

  粗𢙣今亦停止 土坯厂三处东伾厂在旧城南门西南坯厂

  在新城南门西北坯厂在新城西门北俱有官地打造土坯修

  仓应

 粮额 漕运粮储每年四百万石正兑京仓七分通仓三分除京

 仓不计外通仓𭣣粮一百四十五万六千六百二十石内 粳

 米一百一十七万八千三十六石 粟米二十七万八千五百

 八十四石 改兑京仓四分通仓六分

设官 内总督宣徳年间设太监一员总督仓场正统间添设一

 员或二员提督后为常例嘉靖十四年言官上䟽户部查议裁

 革 内监督正统元年设太监监督仓粮景㤗以来又设一员

 或二员至正德间陆续添置十七八员嘉靖初裁革止留二员

 嘉靖十四年书行裁革 外总督宣德间设通政一员总督粮

 储正统元年令南京户部侍郎一员提督仓场正统三年以来

 令本部侍郎或尚书总提督京通仓场粮草提督修仓工部左

 侍𭅺一员领敕修仓往年常出巡通州近惟在部代𬋩巡仓御

  史景㤗二年设差一员专𬋩通仓其京仓巡视东城御史𢃄𬋩

  嘉靖七年改属一员加以提督字面巡历京通二仓坐粮员外

  成化十一年本部初委员外郎一员专𬋩通仓坐拨粮斛禁章

  好弊续于嘉靖十年领敕㑹同巡仓御史督理粮运兼𬋩通惠

  河事务验给轻赍给散馀查解扣省银两 监督主事四员

  专𬋩𭣣放粮解禁革奸弊 恊助进士每年遇粮运涌至户部

  量差办事进士三四员恊助孜粮粮完回部 修通仓主事一

  员常在通州住札三年二换系注选专𬋩修理大运各仓 经

  历宣徳间设六员通州卫一员通州左卫一员通州右卫一员

  神武中卫一员定邉卫一员武清卫一员至嘉靖八年御史吴

  仲奏革止存三员通州卫带𬋩武清卫仓通州左卫带𬋩通州

 右卫仓神武中卫带𬋩定𫟪卫仓 仓副使共二十二员经𭣣

 粮斛周岁任满守支攒典共二十二名周岁后满起送吏部冠

 𢃄仓守支此于通州等六卫仓分为二十二官下每一官下

 副使攒典各一员名故各二十二员名此为见任馀各为守支

 修仓委官把总通州卫指挥一员通州右卫百户一员

置役 甲斗每一官下每年额佥通州等六卫军馀一十五名应

 当㸔守钱粮 歇家每一官下额设一十五名共三百三十名

 专𬋩包囤粮米进廒修理仓墙小脚每一官下额设五十名共

 一千一百名专𬋩抗粮倒囤晒夫无定数俱于近仓居住军民

 听坐粮员外佥𠑽铺军二百八名系通州等六卫正军内拨送

 各仓墙外守铺昼夜巡逻 仓门守把官军宣徳九年户部秦

 行吏部取拨办事官兵部取拨致仕军官守把讦四仓共九门

 每门各二员老军馀丁共十名一年一换办事官半年一换嘉

 靖九年御史吴仲奏改各仓官攒各一员名军斗八名守把先

 先年三月更换今每月一换 修仓官军四百五十员名通州

 卫十八名通州左卫二十七名通州右卫六十九名神武中卫

 一百八名定𫟪卫八十五名营州左屯中屯前屯后屯四卫每

 卫二十四名兴州后屯卫一十三名宻云中卫二十四名涿鹿

 左卫一十名每年额修仓廒五十五座如有损漏随时修葺者

 不在此限修仓军夫做工八月至冬寒冱难以兴作则令办料

 四月

关支 每年除正六七八十一月于京仓放支外其二三四五十

 月俱于通仓故支九月十二月于太仓库放银折粮如太仓缺

 银通仓粳米放支其关粮衙门在京者锦衣卫武骧左右二卫

 腾𩦪左右二卫府军卫府军左右前后四卫金吾右前后三卫

 旗手卫燕山卫燕山左前二卫龙𩦪卫豹韬卫济州卫大宁中

 前二卫忠义右前后三卫㑹州卫神武左后二卫牧马所大兴

 左卫镇南卫富唂卫义勇卫武功右卫留守左右中前后五卫

 羽林左右前三卫义勇左右前后四卫兴武卫应天卫永清左

 右二卫武徳虎贲二卫和阳卫牺牲所蕃牧所寛河卫骁骑卫

 蔚州左卫彭城卫神䇿卫鹰扬卫武城中卫济阳卫沈阳左右

 二卫虎贲左右二卫龙虎卫光禄太常二寺印绶钦天司设尚

 衣御马御用司礼内官共八监供用库巾帽织染二局织染祈

 兵仗银作针工三局承运库雍府大军御马二仓太平库宝钞

 提举司都税司等衙门申府教坊司长安等四门西城坊草场

 通州卫在外者通州左右二卫神武中定边武清三卫通州合

 属营州左屯中屯后三卫通州左等卫修仓宻云中卫张家湾

 税课司北草场仓张家湾批验所郑家庄金盏児自坝上东坝

 上南坝北𭐏上北马房𭐏上南石渠泽石桥峪口官庄峪口张

 家庄南石渠西共十二仓北草场北高仓兴州后屯前屯二卫

 𣵡石仓义合吴家桥二仓

马政 国家以地制焉每飬马一匹免征粮地一半其法未尝病

 民也乃今两畿及河南山东之民困于种俵而顺天州县疲于

 寄飬言及马政民未有不疾首蹙頞者也然方其马之解俵于

 太仆也龙𩦪虎跃真可以𨚫强胡而𭔃死生一发于百姓之寄

 飬则已伤残十之三四再兑于官军之骑操而摧折𬨨半矣赖

 以为用能几何哉然则为攻之在今日欲使不病民而军得实

 用将如之何而后可也

昌平州志 嘉靖四十二年顺天府尹高平王公国光因编

审目击时弊考之会典参之部牒较郡邑繁简难易复

询民情之苦乐更定赋役书册减去横徴粮三千馀金省冗

役六千馀两


𣵠州志 燕地高寒土宜桑𬃷桑之叶大于齐鲁𬃷实小

而多肉甘于𣈆魏然丝之产不多而𬃷不流于他境者民

惰故也弘治四年知州张逊承巡抚秦公今取官田之沃衍

者遂筑四圃课桑葚𬃷核若干斛俾善于种艺者培壅

灌溉岁得桑𬃷数万本令民及时移植私田乆之渐有成效

三河县志 官荘之设后世弊政也洪惟我 太

祖高皇帝初定天下即核官民田土额徴税粮与

民世守真尧舜之道焉至洪武中三年诏北平等

处民间田土尽力开垦有司毋得起科弘治二年

又令顺天等府入官田土俱拨与附近无田小民耕种

殊恩严制载在令典可考见也今之宫田王田乃以

下奉上分所宜然无客议矣何勲戚之家富贵已极

犹不能仰体祖宗至意辄肆行奏讨将民间力开

永业指为无粮地土㮣夺为己有噫有是哉其鲜

礼也嘉靖𥘉年𫎇差科道部属㑹同巡按御史亲

诣查勘退回侵占民田若干虽未能尽复旧制而积

弊己稍除矣 草场 马房为 御马设也无容轻

议但其地自𪠘闲外给佃扵军民者似不可不清焉盖

马房设在县西北故地亦尽在西北三河县之民地及兴

营二卫之屯田举相参扵其中奸徒乘机侵占两相影

射漫不可稽至使京卫官馀不但地以千百计且多膏

腴而数复有馀民地屯田尽舄卤而数复不足夫典马

房者中贵也养马者𫝑族也有司权不相渉奈之何哉

至于兔东兔西二马房佃户皆吾民也何兔东之地𩔖

以八九亩即作十亩且毎亩徴银三分兔西之地𩔖以十一二

亩止作十亩且每亩徴银二分四厘兹可不为之一均𫆀

驿逓三河西接京师东连辽蓟使旌旁午至于旅人

又皆社鼠城狐其大者则有高丽及朵颜诸夷入贡岁

或再或三至往来经由无虑数千百人每人乘一马仍索布

五疋十人乘一车仍索布三十疋此昔年日费百金也近马头

车户俱系召募商人盖皆衙前乎𮗜之徒其无赖又足以

抗恶而息争甚相宜也但当召商之时适奉明旨严禁驰

驿一时风清弊绝而各商皆乐扵趋亊适来牌票复滥觞

矣此軰不堆毫无𠩄得而且借债支吾是岂应募之初心也

㦲今时给以草料工食又禁革其私差且每人止令养二马

则力专事简斯包揽寡而㦄付不失也穷则变变则通不其

然乎屯田国家设立屯田有边屯有营屯边屯屯扵各边空闲

之地且耕且战者也营屯屯于各卫附近之所且耕且守者也即

古寓兵于农之意注莫善扵此矣但三河迁民在先两卫下屯在后

凡地之美者民皆得而有之而军之𠩄得者则地之恶者也幸

其地多粮少颇足赖焉厥后复税馀田名曰新增军始困矣近

照三河县民地均摊视前似为稍轻但兴卫地每亩止征银二

分馀而营卫则每𤱔征银四分馀去一区地土征粮悬绝否

宜起不均之叹也今丈地后增潘附粮颇多倘略加调停是亦

平赋之政焉

香河县 邑境濵河东南运艘从是以逹京通而地洼沙积不得不役民治之

岁设百夫堤障狂澜以五十五夫䟽浚运道民苦劳费官苦省成交困矣又有

䕶运兵夫数十名每重载经过辄荷戈从之轮转拨防终朝逹旦此白河之苦

也而新河剥船两项物力更交征焉先是选丁夫三百三名往任新河桃穵之

役旋称不便已之但按丁索钱解工部于彼处募役是皆有身之为累耳钞关

剥舡分派百七十七𨾏于本县县选有力者领之故事每船正头一名有朋户

一二名可帮一两贴户三四名可帮一两八钱以资修艌更报拘追无端骚扰

至四十六年仓院王 题准裁去朋贴止用正头于通济库领银修艌民困少

苏县界去塩场路甚近塩多𥝠贩价贱民不乐买商塩至万历九年间以商

塩难行塩课未完则官不得考满商塩到本县按丁派散每塩十六斤定价一

钱官为追比商𭣣价讫县官方报完遂为例太仆寺𭔃养马本县原额六百

九十疋嘉靖四十二五年节经按院题减一百六十疋今五百三十疋𭔃养五

百三十户十社屯置十群群有长有医兽其草料银通县均派每地六顷五十

亩零养马一疋内以地多者一人为头如头户绝逃轮二户领养毎马一疋于

六顷五十亩内人户派起草料银七两二钱许马户兊支本县毎月一㸃验太

仆寺毎岁终一巡查其肥SKchar虗实得殿最县官凡痩损马疋除退印外姑容留

养者名曰团槽限三个月𣸸膘解烙平时马有倒失马户报县对领簿验皮色

失者审核得实俱取医邻结状存案通详太仆寺三堂及顺天府马政𠫊下县

照例处之或免罪纳价或免罪买𥙷或问罪买𥙷三等以领养年分逺近为差

其买补马疋解寺印烙先由马政𠫊勘验次寺丞堂次太堂次少卿堂或本马

不中退回再买至调𤼵兊军亦马户𬋩解交纳劳费不赀赔累极苦五年编审

乃得代焉近太仆寺颁行条款附列于左一倒死马疋宜从万历三十年

卿施所题例初次倒死者十年以上追银十两未及十年责令买𥙷买𥙷复倒

十年以上追银五两五年以上追银八两未及五年者追银十两凡遇灾荒年

分颗粒无𭣣另行申请以慿随时酌处一科罚之法宜从万历九年少卿萧

所题例如领养三月内倒死者免罪𥙷买以领养年月稍近不服水草所致三

月外倒死者问罪买𥙷以已服水草以作践之罪罪之三年内倒死者问罪买

𥙷以领养年近必作践所致三年外倒死者免罪买𥙷以领养年分稍乆或羸

痩所致倒死买𥙷复倒者例追价银十二两一若马倒不行申报寺院并该

府𥝠自买𥙷名为冷𥙷者查出从重䆒治一如走失之马问拟当查年月乆

近科之如出巡走失不到之马不分年月乆近俱行䆒拟 按冏寺马不得不

𭔃牧近郊近郊之邑不得不分派编户其𫝑然也顾解俵之马伤残于𭔃养者

什之三四迨兊于官军之𮪍操而摧折尤甚龙骧可却强胡者有㡬然民间一

任刍牧而中人之产不数年而倾尽哀我人斯制命于马使原额马数至今在

香河之民有子遗哉本县走逓马原额十六疋每年挨里顺甲应役每疋领

库银二十四两外甲内按地𥝠贴至五六十两民称烦苦万历三十一年知县

李垂街因税监髙淮往反骚SKchar应付不给请增十疋申允不役里甲别招商人

养马走逓名曰马商毎马一匹岁给库银五十二两㮣足马价工食草料等费

民甚便之遂为例营州前屯卫永乐𥘉开屯正军八百馀名贴军馀丁六百

 五十名成化八年将各屯军调发石塘古北二路防𫟪嘉靖三十二年将官下

 舎馀抽垛新军五十三名调发石塘路防守家属随住月粮布花各路造支本

 卫止存老㓜馀丁三百馀名今渐消弱按自永乐𥘉撤大宁都司命以属卫

 散屯内地而邑始有卫凌夷至今日名亡者什七实𣳚者什九戎政之弛莫可

 诘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