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赣州府志 (清顺治十七年刻本)/卷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卷十二 天启赣州府志 (清顺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三
卷十四 
本作品收录于:《天启赣州府志


赣州府志卷之十三

 榷政志

  有旅啴啴仰口待食东西榷关峙灹是亟

  导之则流壅之则塞泉府灌输母俾掊克

  志榷政第八

  行盐

江西往行淮盐前代莫详宋庆历间转运使李

 敷王繇请运广州盐于南雄州以给䖍吉继

 三司判官周湛复请运入䖍州嘉祐末令广

 南盐入䖍汀所过州县收篿寻止元丰三年

 江南西路提举茶盐使蹇周辅请罢淮盐通

 广盐于䖍州南安军

  盐税

国朝天顺五年户部陈郎中俊叶都御史盛题

 称江西南安赣州二府相去两淮写远溪滩

 险峻盐啇少到军民食盐全仰给于广东啇

 人有愿南赣二府彂卖者于南雄府每引纳

 米二斗折银二钱充饷而后出境成化间本

 府佥立盐行每年徴银四十两谡之水靣弘

 治八年金都御史泽驻节于䖍有兵事加水

 靣至百二十两正德六年兵备王副使秩议

 得广盐先蒙两广总督衙门许行南赣二府

 彂卖南雄照引追米纳价类觧梧州军门充

 饷今议许下袁临吉三府发卖由南雄曾经

 折梅亭纳银止在赣彂卖者免税下袁临吉

 者每十引抽一引闽盐自汀州过会昌羊角

 水广盐自黄田江九渡水来者未经折梅亭

 纳米在赣发卖每十引抽一引装至袁临吉

 者每十引又抽一引以助南赣军门军饷正

 德九年题奉

钦依广盐止于南赣袁临吉仍行淮盐正德十

 二年都御史王公守仁䟽请通盐法暂行袁

 临吉三府事宁停止嘉靖五年都御史潘公

 希曾复题广盐行袁临吉地方经南雄太平

 桥税过者每十引抽一引半未税者每十引

 抽二引每引折银八钱贮府军以备军饷及

 南赣卫所官军月粮各县堤备官军日粮之

 用嘉靖十三年巡监御史执奏覆议仍旧嘉

 靖十五年都御史王公浚奏除袁临二府仍

 行淮盐南赣吉三府行广盐抽税如前以十

 分为率量存其二以备军饷支用八分觧部

 济边万历十三年巡盐御史力请改吉入淮

 䖍台䟽争之户部从中持不决下两藩议席

 东屯盐佥事陈公性学议得广之盐引每岁

 一十二万有奇其行于江西五府者强半自

 袁临之路不通盐多壅滞民困渐滋众啇方

 纷纷求复袁临旧额乃今忽有改吉入淮之

 议不益啇民之困乎夫江广地方控带群蛮

 襟会百粤桴鼓之警岁常有之兵馈多取给

 于啇税以南赣吉三府之民岁且消盐二十

 馀万计税饷之所入大约吉安十之八南赣

 十之二若以吉安复食淮盐是十去其八矣

 饷将焉赖哉况保昌县虗粮数多先经两院

 具奏以监税抵补五千五百馀石数十年来

 民获苏息此行盐之利也又南雄原有黄田

 江南大坊等处抚民强者驴载弱者肩挑咸

 藉通盐以资衣食东海之良民新民撑驾航

 船以供日用若改吉入淮之议成闭塞西关

 贷积而税减不惟两省兵需无出保昌浮粮

 何以抵补新抚负贩之徒何以倚赖二十七

 场之窜丁家口必束手坐困而百万船夫生

 理无依奈之何不穷且盗也夫盐法之行固

 以利国亦以便民南雄地方界连南赣二府

 而南赣又接壤于袁临吉安其盐顺流而下

 计日可至势易而费省故其价也贱若淮盐

 数千里逆水而上江湖浩荡滩石峻险舟行

 累月不能至而又有覆溺之患势难而费倍

 故其价也贵以民情度之未有不苦贵且难

 而乐贱且易者禁其所乐而投之以所苦其

 谁与之今天下一家或淮或广孰非王民矧

 广盐久行何必过为更张瘠广而益淮哉吉

 安之人间此议而淮啇又簧鼓其间以故贾

 贩不敢承买广盐而广盐集于南雄境者日

 壅啇人不告引者数月矣此非特两广之忧

 亦南赣诸郡之忧也倘轸念兵饷重务会同

 江西抚按酌覆将广盐照旧行南赣吉三府

 庶国计民生两得之矣于是户部复以吉还

 广先是司榷之官每季委属府佐贰官管理

 季终更代万历十年南赣督抚张都御史焕

 奏改本府捕盗通判专理榷务捕事改属清

 军同知专官自此始万历二十七年税监潘

 相到赣将创立衙门坐收两关之课赖李督

 府坚持不阿止以觧部八分额数割以与之

 即各边每岁戏二万之饷而两关则免重税

 之苦矣

  杂税

正德六年王副使秩既酌议抽盐之法又将广

 闽各项傎物遂一估定规则立厂盘掣抽分

 助饷其由东关来者名小路盐以五包为一

 引每包四十四斤正盐一引税银一钱二分

 水靣银二釐馀盐一引税银九分三釐秤头

 盐每引十斤抽二斤折银二釐每税一两查

 补银三分八釐羡馀银二分五釐由西关来

 者名大路盐亦以五包为一引每包四十二

 斤正盐一引税银一钱二分馀盐一引税银

 九分三釐各水靣银二釐每税一两查补银

 四分羡馀银二分五釐下水船只分守道印

 彂船票下府收税为修理红船等用过关者

 各赴委官处照票纳银给票一纸名曰季票

 如系下流新船名曰小票三板船纳银一钱

 二分小七板船纳银二钱四分大七板船纳

 银三钱小号赣船纳银六钱大号赣船纳银

 一两俱于委官处交纳给票过关随于船头

 烙印斧记收票缴道

  各项贷物抽税则例

一木之类 每百根抽五根以围计清流水三

 尺围以上至四尺围三尺者每根折银八钱

 逓加至二两二钱止 杉木二尺围以下至

 一尺三寸围二尺者每根折银二钱三分逓

 减至二分五釐止 株木二尺王寸围以上

 至四尺围二尺者每根折银一钱三分逓加

 至三钱止 桐木每百根抽一根二尺五寸

 围以上至四尺围二尺者每根折银一钱逓

 加至二钱五分止 杉椤松枋每百场抽五

 块上号者每块折银四钱逓减至五分止

 松𣒍株板每百块抽五块上号者每块折银

 一钱逓减至一分一厘止

一铁之类 锅之上号者每百合税银四钱逓

 减至一钱零二釐止 瓶罐大号者每百连

 税银二钱逓减至九分止 细铁每百斤税

 银三分 粗铁每百斤税银二分

一布之类 葛布蔴布每百疋税银二钱五分

 斜布棉布夏荣布每百疋税银一钱五分

一皮之类 每十张抽一张水牛皮每张折银

 一钱五分黄牛皮每张折银一钱山牛马皮

 每百斤税银二钱鹿皮麂皮每十斤税银一

 分五釐

一噐皿之类 象牙玳瑁成噐者每百斤税银

 七钱不成噐者税银二钱 乌木成噐者每

 百斤税银二钱不成噐者税银八分成噐花

 梨木每百斤税银一钱二分 铜锡成噐者

 每百斤税银八分不成噐者税银五分

一香之类 沉速杳每百斤税银一两 檀香

 每百斤税银五钱 降香每百斤税银五分

 牙香每百斤税银三分

一药之类 牛黄每斤税银一两 片脑每斤

 税银七钱 枸杞子每斤税银二钱五分

 犀角阿魏每百斤税银一钱五分 乳香胆

 樊每百斤税银一钱二分馀以分釐税者不

 尽录

一果之类 枝圆每百斤税银四分 盐榄榄

 仁榄豉每百斤税银一分五釐 蜜果粮果

 每百斤税银四分五釐

一糖之类 水糖每百斤税银一钱 白糖每

 百斤税银四分五釐 沙糖每百斤税银三

 分 片糖韶糖油糖每百斤税银二分

一杂贷之类 燕窝每百斤税银一两 翠毛

 马尾苏合油每百斤税银八钱 海粉每百

 斤税银五钱 楜椒䦉砂每百斤帽盔每船

 各税银三钱 木香每百斤税银二钱 黄

 蜡每百斤税银一钱五分 苏木漆每百斤

 税银一钱二分 铁线每百斤税银八分

 靛花苎蔴每百斤税银五分 木梳每籍税

 银五分 蓝子每石税银四分 红麺海菜

 每百斤盐蛋每箱草席每百条皮枕椰噐每

 百个各税银三分 䌷绢每疋腾席每十条

 各税银一分 葵扇每百把税银六釐 漆

 噐每伯税银一厘

  觧额

两桥税银每岁大约三万有奇在税盐未到之

 前以十分为率盐税八分觧部二分留饷杂

 税五分觧部五分留饷觧部总以二万计留

 饷总以万馀计此其常也旧例五年一觧如

 部有急咨也或三四年一觧其觧五六七八

 万不等总视每年收数为盈缩自谢都御史

 立月比之法隐漏渐少故觧部与饷用外尚

 有馀积可备地方缓急万历二十七年税监

 至增收上水贷税约近五千两又于下水原

 税内加增近一万两每岁共约新旧税银近

 五万两以三万八千五百两觧税监转觧馀

 则存留备饷每年定夏冬二觧数尽监额军

 饷自是不继动及旧存以致库藏无二年之

 积殊可寒心万历四十二年六月奉旨 减

 免新增税七千两而起觧犹三万有奇今幸

 税监书撤上下水加增税悉蠲啇贾通行公

 私庶有济乎

  支额

赣营中军员役月粮

东桃营官军行粮并医生工食

定南县机兵捕兵马兵铺兵工食

参将衙门轿伞夫工食

南安长宁羊角水三营把总赞画写本吏廪粮

章贡台机兵工食

军院春秋季操按院出巡阅操逐月北射铜标

 各项犒赏

三营月比并年终犒赏

开操收操霜降等祭祀

置造军中旗帜鼓吹鸟铳收买硝磺铅弹绵绳

修理城垣桥厂教场营房祠宇

打造两关桥船篾缆

犒赏各营救火效劳目兵

 以上皆岁用不可鈌者亦有不时之需出于

 额外者故每年支费或一万六七千或一万

 二三四五千不等

  厂规

赣城东北门曰建春贡水绕焉西门曰西津章

 水北注而合焉旧俱设有浮桥特以便民往

 来而巳迨创建督府之后始立关征以资军

 饷厂设于龟角尾后遭洪水冲壤改于府之

 西隅船在东桥者一百只在西桥者六十只

 官司其𬬭以时启闭先奉南赣督府印发税

 票下府盐税都票于户房挂号杂税都票于

 工房挂号凡啇贷到桥照税则开单投厂送

 府挂号印记同都票彂厂查收税过官盐啇

 人愿投别县彂卖者另给转江都票每日收

 银若干投樻数登循环簿月终类总送贮府

 库凡有应觧应给府详道覆核转详军院批

 允然后支发厂官每季将循环簿送道转送

 军院倒换岁终造入岁用军饷册本内 奏

 缴其府岁额觧司八门税一百八十四两一

 钱九分啇贷入门厂官亲验其贷本若干每

 本一两定税二分在关税过者不重税此从

 来定䂓也

 论曰榷关非古也而有裨于今则非细故矣

 与其取诸民也无宁取诸啇以啇赢得过当

 也既取于啇矣而或羁焉或苛焉皆厉也皆

 溺其职者也设专官者四十年独邺郁李公

 去后啇人构两生祠祝之其在事之得民心

 可知矣呜呼榷事盖难言哉诏为祠记略曰

 赣东西榷关所从来久远矣唯是利权所在

 赋则易洿利径所趋膻则易聚外食为蚕内

 食为蜮是为蟊贼其为榷梗莫大焉梗之生

 也法所不能行法之敝也梗益不可去榷政

 安得不坏前大夫虑啇人先事而诡有所匿

 也于是侦逻四出诇其不然则有赂槖中之

 装缄繘甚固必欲穷摉而探其底里势不免

 于狼籍则有赂驵偷居间交通弥缝多其指

 目则又有赂热胥猾书洎门隶舆台环列其

 间摇手举足便有轻重则又皆有赂一之或

 关指瑕索瘢败端立见啇安得不困啇困而

 靡所控告也惟有里足不敢再入尔巳公闻

 而慨然曰有是哉自今以往其罢侦夫省摉

 卒远驵侩迸诸亡赖恶少夤绿为奸利者母

 复近关诸在官者母轻为恫喝蹂践恣其攫

 噬胥吏奉行文书母得读张有所染指贷载

 舟木载筏使啇人自相占也匿不以占占不

 以实则有坐并没其贷夫希减而得没亦何

 利之与有果其不忍欺给无委诸费于谿坚

 而画以输公也既无宿滞又免后艰利孰大

 焉令下啇人欣欣喜色相告曰明府来其秂

 苗之膏两乎微独阴雨去其蝥贼矣公励精

 勤事日夙驾躬视启闭未尝以风雨寒暑辍

 而又不欲竭泽而渔时时觧罗之目以宽畸

 人之负担而觅升斗者当春夏之交河水涨

 驶争先度者稿楫相触善溺人公为立法栉

 比鳞次若从枕席过积岁全活为多啇人又

 交口而颂曰明府在吾侪父母乎匪徒乳哺

 且顾复之矣公尝有事省会则啇舟停泊于

 野次暂者或浃旬淹者或浃月必俟公还不

 召而自来公何以得此于啇人哉要以习公

 之严而乐公之宽故其归心若此公满三年

 考三台特䟽请加五口服俸留任越六年有

 庆远府丞之擢巳改德安遂去赣去赣二年

 而祠始构赣人谭述公往事津津不容日至

 为泣下比岁大浸杠梁圮断间溺人病涉者

 辄扼掔而叹曰李明府而在褰裳濡足者绝

 迹矣即是而知公之德泽八人之深也非所

 谓没世不㤀者哉是宜祠云  云继公者有兰

 阳李公在赣六年迁贰临洮政迹见刘直指

 去思碑

赣州府志卷之十三终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