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宗皇帝实录 (四部丛刊本)/残卷七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残卷七十六 太宗皇帝实录 残卷七十七
宋 钱若水 撰 海盐张氏涉园藏宋馆阁钞本 常熟瞿氏藏旧钞本 宋钞本
残卷七十八

太宗皇帝实录卷第七十七至道二年三月尽四月

三月辛丑朔 上幸晋国公主第省疾也台州言黄

岩县民郭琮年七十四岁兄弟三人事母年一百四岁

终身𬞞食为郷里所称诏旌表门闾赐其母米五硕

帛十匹壬寅诏曰淮南西川峡路等处州府军监每

岁度僧尼并如江浙福建之例癸卯访王府侍讲邢

昺上言𬒳皇太子令召臣于府内讲毛诗乆之賔客

李至李沆皆列坐共听戊申灵州言兵马部署安州

观察使郭密卒密大名泾城人气貌雄伟膂力绝人

少丧父随母适同郡人王乙因冒姓王氏瀛帅马仁

瑀闻其名使人召之因以隶帐下上在晋邸方寤寐

奇杰仁瑀荐密得侍左右即位补卫士始复姓郭氏

迁直长累迁至都虞𠉀领冨州刺史改马歩军都军

头出为棣州刺史迁本州团练使髙阳关兵马都部

署㑹李继迁冦边郡以密有武略擢领安州观察使

充灵州兵马部署至是卒年五十八赠保顺军节度

使庚戌以府州界五族大首领折突厥移为安逺大

将军父死来请命故也诏曰应𠆸术官见任京官者

自今遇庆泽只加勲阶不得拟常参官仍著为定式

SKchar2灵州言部署洋州观察使皇甫继明卒继明信

都蓨人也父济仕至汾川令继明身长七尺善𮪍射

以膂力闻于郡中刺史张延翰以隶左右国𥘉𥙷卫

士迁本班直长 上即位累迁至驲𮪍都指挥使领

檀州刺史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领罗州防御使未

几改领洋州观察使出环庆路兵马部署受诏护送

辎重灵州继明巳先约灵州部署田绍斌率军迎援

𬒳疾笃禆将白守荣谓继明曰君疾甚不可行恐

失期㑹我率兵先往继明宿将虑守策等轻佻与戎

人接战失利因谓之曰我疾少间遂矍铄𬒳甲上马

强行至清逺军而卒年六十三 上闻之惜悼诏赠

彰武军节度使继明性谨愿御下严肃士卒颇畏惮

之甲寅保州团练使曹思进卒思进中山人少时戎

人入冦虏其父思进奋击得之州里称其勇应募𥙷

本城永顺军使选为铁𮪍军使累迁至驲𮪍指挥使

马歩军都军头领澄州刺史受诏护边兵屡与戎虏

接战杀获甚众以功迁领本州团练使改濮州圑练

使定州兵马副部署移保州团练使至是卒年七十

赠沧州观察使司天言荧惑守东井河北转运使言

顺安军民郑彦圭六丗同居内无异㸑诏旌表门闾

常税外免其他役庚申诏曰先是诸道州府借官民

钱令市耕牛皆贫无价以偿并除之吏勿复徴督辛

酉桂阳监言方镕银次𬴃然有声银液皆涌起(⿱艹石)

峰状以献以宗正少卿赵安易为宗正卿丙寅有流

星过中天分为三星相随而隐丁卯内殿崇班阎光

泽国子博士邢用之上言请开白沟河自京师抵吕

梁口凡五六百里以通漕运无山源毎歳京师水潦

甚则通流可胜百馀石舟逾月不雨即渴涸光泽等

妄言其利 上听之大发数郡丁夫以充役末几宋

州通判王矩上表极陈其不可且言用之襄邑有田

园每歳苦水潦河渠成即无患矣上览奏知其终

不可成因诏罢其事以皇后母陈留郡太夫人吴

氏进封卫国太夫人以歳旱宿戒乘舆将出诸寺观

祈雨㑹大风不果遣宣政使王继恩巳下分祷焉戊

辰诏曰自今侍御史寒暑服及殿中侍御史左右司

俸料春秋赐帛并如贠外郎例给之 上以京师少

雨命有司讲求故实有司言凡京都旱则祈岳镇海

渎及诸山川能兴云雨者于北郊望而告又祈

宗庙社稷每七日一祈不雨还从北郊如初雨足则

报赛用酒脯醢如常祀诏以给事中参知政事李昌

龄祠北郊张洎祠 太庙冦准祠 社稷己巳以崇

信军节度使王显知泰州镇寜军节度使柴禹锡知

泾州以皇太子妃郭氏进封秦国夫人庚午以比部

贠外郎陈如锡为河东转运副使诚州观使赵滔卒

滔贝州清河人尝给事寿帅赵赞上在藩邸日以

隶帐下即位补卫士迁直长累迁至都虞候领敏州

刺史龙卫右第三军都指挥使领本州团练使出护

镇州屯兵从破虏徐河降玺书褒谕迁本军右厢都

指挥使出为博州团练使俄充镇州兵马副部署迁

诚州观察使部署如故至是卒年七十诏赠归义军

节度使葬事官给

夏四月甲戌以侍卫马歩军都指挥使李继隆为环

庆灵等州兵马都部署殿前都虞候范延召副之以

㑹州观察使知灵州田绍斌为灵州兵马都部署内

外都巡检使先是 上命洛苑使白守荣马绍忠等

率兵护送刍粟四十万于灵州李继迁侦知之要击

于浦洛河我师与战不利役夫弃辎重溃走悉为继

迁所获始 上令调发车乘分为三辈护送冦至易

为御而民力不匮乏转运使违旨擅并为一遂致陷

没而丁夫相踏藉死者数万人 上闻之怒遽命继

隆等率师讨致又遣国子博士王用和乘传捕转运

副使窦玭系狱诏验问丙子宴近臣于长春殿饯李

继隆等赴河西行营故也丁SKchar2命宰相及群官分于

京城寺观祠庙祈雨布衣韩拱辰诣检院上言诉宣

政使王继恩有平贼大功当秉机务今止得防御使

赏甚薄无以慰中外之望 上大怒以拱辰妖言惑

众杖脊黥面配隶崖州禁锢癸未澍雨霑足近臣称

贺甲申屯田贠外郎吕奉天上言臣伏见经史年历

自汉魏巳降虽有编聮周秦巳前多无甲子太史公

司马迁虽言歳次详求朔闰则与经传都不符合乃

言周武王元年歳在乙酉唐兵部尚书王起撰五位

图言周桓王十年歳在甲午四月八日佛生常星不

见又言孔子生于周灵王庚戌之年卒于周悼王四

十一年壬戌之歳皆非是也马迁乃古之良史王起

又近丗名儒后人因循莫敢改易臣窃以史氏凡编

一年则有十二月有晦朔气闰则须与歳次合同苟

不合同何名歳次恭惟 圣朝文教聿兴礼乐咸备

唯此一事乆未刋详臣探隐百家用心十载乃知唐

尧即位之年岁在丙子迄太平兴国元年歳亦在丙

子凡三年三百一年矣虞夏之间未有甲子可证成

汤既没太甲元年始有二月乙SKchar2朔旦冬至伊尹祀

于先王至武王伐商之年正月辛卯朔二十八日戊

午二月五日甲子昧爽又康王十二年六月戊辰朔

三日庚午朏王命作𠕋毕自尧即位年距春秋鲁隐

公元年凡一千六百七年从隐公元年距今至道二

年凡一千七百一十五年从太甲元年距今至道二

年凡二千七百三十二年鲁庄公七年四月辛卯夜

常星不见距今至道二年凡一千六百八十一年从

周灵王二十年孔子生其年九月庚戍十月庚辰两

朔频食距今至道二年凡一千五百四十五年从鲁

哀公十六年四月已SKchar2孔子卒距今至道二年凡一

千四百七十二年巳上并据经传正文用古历推校

无不符合乃知史记及五位图所编之年殊为阔略

诸如此事触𩔖甚多(⿱艹石)尽披陈恐烦圣览臣耽研既

乆引证尤明起商王小甲七年二月甲申朔旦冬至

自此之后每七十六年得一朔旦冬至至此及古历

一蔀每蔀积月九百四十积日二万七千七百五十

九率以为常直至春秋鲁僖公五年正月辛亥朔冬

至了无差爽用此为法以推经传纵小有増减抑有

经传之误皆可以发明也古历到齐梁巳来或差一

日更用近历校课亦得符合伏望圣慈许臣撰进不

出百日其书必成傥有可观愿藏袐府诏许之书终

不就戊子赐川峡路知州𡊮逢吉朱协李虚已薛颜

邵晔查道刘检等七人玺书奖谕章衮部内不理

即令代还韩起嗜酒郡务多稽留不决李文斐得狂

易病举事乖当下转运使问状张嵩不晓时务委

转运使按验以闻皆采访使廉得其状故也庚寅锡

剑南招安使上官正手札曰言者君子之枢机也枢

机之发荣辱之主祸福无门唯人所召不可以不愼

不密遇事辄发悔不可追至(⿱艹石)剑南遗妖尚未殄灭

民庶未得安堵朝廷未得髙枕其谁罪乎汝律身御

下虽为允当然而为之首领如有闻见善恶但当密

具奏陈不令喜怒形于颜色使巴蜀官吏各安其所

岂不善乎先是上谓近臣曰上官正于国家甚著

忠节蜀川盗起之际气𦦨甚盛朝廷深以栈道为忧

正时在剑门逆党奄至以孤军破贼数万之众首挫

其锋及李顺就诛其馀党多亡命山泽凭恃岩险复

相结集攻劫郡县甚为民患王继恩等多方招诱犹

未能致正外抗威棱内推信誓谕以朝廷恩德稍稍

投戈来降蜀境渐宁正之力也正自以受朕特逹之

知左右𣹰润之不行由是不畏强御不求声援励力

尽瘁乃心公家人有所不及必面攻其短至于诟詈

两川官吏咸怀怨怒屡有封章诉其违越者朕以其

尝著功效意欲全爱之纵谤书押至朕终与明辩其

如众怒难犯古人不侮鳏寡柔亦不茹正终是武人

不知书率意粗暴因知人之材力兼备者亦云鲜矣

朕恐正功业未终而祸难先作因亲书一幅以戒之

癸巳上以梁雍宿兵歳凶歉心忧之令宰相召司

天少监苗守信问以天道咎徴安在守信具为奏曰

臣仰瞻𤣥象及推验太一经历宫分其荆楚呉越交

广并安宁自来五纬凌犯彗星出见及四神太一临

鬼之间属秦分雍及梁益之地民罹其灾四神太

一来歳入燕分歳在房心正当京都之地自兹朝野

多有喜庆上览奏令付史馆乙未诏自今五品以

上官任子不得复摄太祝悉令同学究出身依例赴

选集先是上谓宰相曰膏粱之族官勲固以崇贵

子孙仕宦者多至四五人每覃庆中书多授以摄官

末几即授正贠不十数年至闺籍此甚弊政亟冝革

之故有是诏丁酉大理寺丞皇甫选光禄寺丞何亮

等言先受诏往诸州兴水利臣等先至郑渠相视旧

䟽按史记郑渠元引泾水自仲山西抵瓠口并北山

东注洛三百馀里漑田四万顷收皆畒一钟白渠引

泾水首起谷口尾入栎阳注渭中袤二百馀里漑田

四千五百顷两处共田四万四千五百顷今之存者

不及二千顷乃二十二分之一分也询其所由皆云

因近代职守之人改脩渠堰坼壊旧防走失其水故

灌漑之功绝不及古况此水二郡六县资其利以漑

田畒望令增筑堰埭旧有于水斗门一百六十七处

悉巳毁壊望缮治之严禁豪民盗用水移大石洪门

就近上河岸不损处开渠口通河水愼选能吏专掌

其事又言邓许陈颍蔡亳宿等七郡民力耕种不及

之处官私闲田共二十二万馀顷凡三百五十一处

并是汉魏巳来邵信臣杜诗任峻司马宣王邓艾等

制置垦辟之地内邓州界凿山穿岭䟽导河水散入

唐邓襄等三州灌漑田土又诸处陂塘防埭大者长

三十里至五十里阔五丈至八丈髙一丈五尺至二

丈其沟渠大者长五十里至一百里阔三丈至五丈

深一丈至一丈五尺可行小舟臣等按视诸处増筑

陂堰大费工役欲望于旧防未坏可以䟽引水利处

先耕二万馀顷渐兴置之诏从其请令自邓州始但

募民耕垦免其税令选等保举一人与邓州通判同

掌其事选与亮分路按察焉以右谏议大夫雷有终

知许州戊戍右领军卫大将军薛惟吉卒惟吉字丗

康故相国居正之养子居正妻妒悍不生育婢妾皆

不得侍侧养惟吉为已子爱之甚笃少有勇力形质

魁伟多追逐京师无赖少年蒲博角抵纵酒为不法

事居正不能禁及居正卒 上亲临哭之居正妻拜

谒上抚存数四问不肖子安在颇改节否必不能

负荷堂构如何惟吉适在苫块中闻其言惊惧愧赧

伏不敢起自是益变节谢绝故与游不逞辈居丧哀

戚甚为得礼惟吉以父累迁至左千牛卫大将军出

知澶州改扬州俄丁母艰抗表求终制国朝故事唯

环卫之列有墨缞从事之文多卒哭起视事至是惟

吉恳求居丧时论异之优诏不从起复知河南府连

典歧秦二郡改左领军卫大将军受诏知延州未行

而卒于秦州之治所年四十二惟吉长贵家既能折

节下士视财如粪土舆议称之然治闺门无法度及

其死家人竞财物妻子满狱矣以西上阁门使张昭

允护灵州屯兵己亥殿前都虞候并代州都部署王

昭逺徴赴阙福州言天雨黄菽诏曰诸州司法参军

有不明律令者冝令本路转运司于管内判司簿尉

选通明格法者两换之先是兴国军军资库卒十六

人共盗官钱并按弃市狱上有司驳奏内六人止坐

徒十人并合流三千里 上览奏惊悼故有是诏


太宗皇帝实录卷第七十七







书写王寿昌𥘉对讫王良弼再对霍良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