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卷第25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一卷 太平广记
卷第二百五十五 嘲诮三

张𬸦 石抱忠 郑愔 宋务先 傅岩 侯味虚 贾言忠 司马承祯 李敬玄 格辅元 祝钦明 姜师度 姜晦 魏光乘 邵景 黄幡绰 贺知章 王维 甘洽 乔琳 契綟秃 宋济 安陵佐史 崔护
下一卷 

张𬸦[编辑]

  则天革命,举人不试皆与官,起家至御史、评事、拾遗、补阙者,不可胜数。张𬸦为谣曰:“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杷推侍御史,碗脱校书郎。”时有沈全交者,傲诞自纵,露才扬己。高巾子,长布衫。南院吟之,续四句曰:“评事不读律,博事不寻章。面糊存抚使,眯目圣神皇。”遂被杷推御史纪先知,捉向右(明抄本右作左)台对仗弹劾。以为谤朝政,败国风,请于朝堂决杖,然后付法。则天笑曰:“但使卿等不滥,何虑天下人语。不须与罪,即宜放却。”先知于是乎(“乎”原作“手”,据明抄本改。)面无色。唐豫章令贺若瑾,眼皮急,项辕粗。𬸦号为“饱乳犊子”。(出《朝野佥载》)

石抱忠[编辑]

  石抱忠检校天官郎中,与侍郎刘奇、张询古,同知选。抱忠素非静慎、刘奇久著清平、询古通婚名族。将分钤,时人语曰:“有钱石下好,无钱刘下好,士大夫张下好。”斯言果征。复与许子儒同知选,刘奇独以公清称。抱忠、师范、子儒,颇任令史勾直,每注官,呼曰:“勾直乎?”时人又为之语曰:“硕学师刘子,儒生用典(“典”原作“与”,据明抄本改)言。”抱忠后与奇同弃市。选人或为摈抑者,复为语曰:“今年柿子并遭霜,为语石榴须早摘。”抱忠在始平,尝为谐诗曰:“平明发始平,薄暮至何城。库塔朝云上,晃池夜月明。略彴桥头逢长史,棂星门外揖司兵。一群县尉驴骡聚,数个参军鹅鸭行。”(出《御史台记》)

郑愔[编辑]

  唐郑愔曾骂选人为痴汉。选人曰:“仆是吴痴,汉即是公。”愔令咏痴。吴人曰:“榆儿复榆妇,造屋兼造车。十七八九夜,还书复借书。”愔本姓鄚,改姓郑,时人号为鄚郑。(出《朝野佥载》)

宋务先[编辑]

  唐有监察御史不工文,而好作不已。既居权要,多为人所谀,不之觉也。每篇辄为宋务先书以光台。月俸几尽,其妻谓曰:“公经生,素非文笔,所称篇咏,不为外人所传。此必台中玩公,折俸助厨耳。奈何受人嗤玩?”自后虽吟咏不辍,不复出光台钱矣。或问之,以妻言对。诸御史退相谓曰:“彼有人焉,未可玩也。”乃止。(出《御史台记》)

傅岩[编辑]

  唐傅岩,魏州人,本名佛庆。尝在左台,监察中溜,而中溜小伺,无牺牲之礼。比回,怅望曰:“初以为大祠,乃全踈薄。”殿中梁载言咏之曰:“闻道监中溜,初言是大祠。狼傍索传马,偬动出安徽。卫司无帟幕,供膳乏鲜肥。形容消瘦尽,空(“空”原作“容”,据明抄本改。)往复空归。”(出《御史台记》)

侯味虚[编辑]

  唐户部郎侯味虚著《百官本草》,题御史曰:“大热,有毒。”又朱书云:“大热有毒。主除邪侫,杜奸回,报冤滞,止淫滥,尤攻贪浊。无大小皆搏之,畿尉簿为之相。畏还使,恶爆直,忌按权豪。出于雍洛州诸县,其外州出者,尤可用。日炙干硬者为良。服之,长精神,灭姿媚。久服,令人冷峭。(出《朝野签载》,明抄本作出《御史台记》)

贾言忠[编辑]

  唐贾言忠撰《监察本草》云:“服之心忧,多惊悸,生白发。”时义云:“里行及试员外者,为合口椒,最有毒。监察为开口椒,毒微歇。殿中为萝卜,亦曰生姜,虽辛辣而不为患。侍御史为脆梨,渐入佳味。迁员外郎为甘子,可久服。或谓合口椒少毒而脆梨毒者,此由触之则发,亦无常性。唯拜员外郎,号为摘去毒。欢怅相半,喜迁之,惜其权也。”(出《御史台记》)

司马承祯[编辑]

  唐卢藏用,始隐于终南山,中宗朝,累居要职。道士司马承祯。睿宗追至京,将还职。藏用指终南山谓之曰:“此中大有佳景处,何必在远。”承祯徐答曰:“以仆所观,乃仕宦捷径矣。”藏用有惭色。(出《大唐新语》)

李敬玄[编辑]

  唐中书令李敬玄为元帅,讨吐蕃,至树敦城。闻刘尚书没蕃,著靴不得,狼狈而走。王杲(明抄本王上有时将军三字。杲作果)、副总管曹怀舜等惊退。遗却麦饭,首尾千里,地上尺馀。时军中谣曰:“洮河李阿婆,鄯州王伯母,见贼不敢斗,总由曹新妇。”(出《朝野佥载》)

格辅元[编辑]

  唐格辅元拜监察,迁殿中。充使,次龙门遇盗,行装都尽,袒被而坐。监察御史杜易简,戏咏之曰:“有耻宿龙门,精采先瞰(明抄本作暾。)浑。眼瘦呈近店,睡响彻遥林。捋囊将旧识,制被异新婚。谁言骢马使,翻作蛰熊蹲。”(出《御史台记》)

祝钦明[编辑]

  唐礼部尚书祝钦明颇涉经史,不闲时务,专(明抄本专作博)硕肥腯,顽滞多疑。台中小吏,号之为“媪”。媪者,肉块,无七窍。秦穆公时野人得之。(出《朝野佥载》)

姜师度[编辑]

  唐先天中,姜师度于长安城中穿渠,绕朝堂坊市,无所不至。上登西楼望之,师度堰水泷,柴筏而下,遂授司农卿。于后水涨则奔突,水缩则竭涸。又前开黄河,引水向棣州,费亿兆功。百姓苦其淹渍,又役夫塞河口。开元六年,水泛溢,河口堰破,棣州百姓,一概没尽。师度以为功,官品益进。又有傅孝忠为太史令,自言明玄象,专行矫谲。京中语曰:“姜师度一心看地,傅孝忠两眼相天。”神武即位,知其矫,并斩之。(出《朝野佥载》)

姜晦[编辑]

  唐姜晦为吏部侍郎,眼不识字,手不解书,滥掌铨衡,曾无分别。选人歌曰:“今年选数恰相当,都由座主无文章。案后一腔冻猪肉,所以名为姜侍郎。”(出《朝野佥载》)

魏光乘[编辑]

  唐兵部尚书姚元崇,长大行急,魏光乘目为趁蛇鹳鹊。黄门侍郎卢怀慎好视地,目为觑鼠猫儿。殿中监姜皎肥而黑,目为饱葚母猪。紫微舍人倪若水,黑而无须鬓,目为醉部落精(明抄本精作稽)。舍人齐处冲好眇目视日,云暗烛底觅虱老母。舍人吕延嗣长大少发,目为日本国使人。又目舍人郑勉为醉高丽。目拾遗蔡孚、小州医博士,诈谙药性。又有殿中侍御史短而丑黑,目为烟熏地术。目御史张孝嵩为小村方相。目舍人杨伸嗣为热鏊上猢狲。目补阙袁辉为王门下弹琴博士。目员外郎魏恬为祈雨婆罗门。目李全交为品官给使。目黄门侍郎李广为饱水虾蟆。由是坐此品题朝士,自左拾遗贬新州新兴县尉。(出《朝野佥载》)

邵景[编辑]

  唐邵景,安阳人。擢第授汾阴尉,累转歙州司仓,迁至右台监察考功员外。时神武皇帝即位,景与殿中御史萧嵩、韦铿。俱升殿行事,职掌殊别。而制出,景、嵩俱授朝散大夫,而铿无命。景、嵩状貌类胡,景鼻高而嵩须多。同时服朱绂,对立于庭。铿独廉中窃窥而咏之:“一双胡子著绯袍,一个须多一鼻高。相对厅前捺且(去声)立,自惭身品世间毛。”举朝欢咏之。他日,睿宗御承天门,百僚备列,铿忽风眩而倒。铿肥而短,景咏之曰:“飘风忽起团𪢮旋,倒地还如着脚包。莫怪殿上空行事,却为元非五品才。”(出《御史台记》)

黄幡绰[编辑]

  唐安西牙将刘文树口辩,善奏对,明皇每嘉之。文树髭生颌下,貌类猴。上令黄幡绰嘲之。文树切恶猿猴之号,乃密赂幡绰,不言之。幡绰许而进嘲曰:“可怜好个刘文树,髭须共颏颐别住。文树面孔不似猢狲,猢狲面孔强似文树。”上知其遗赂,大笑。(出《开天传信记》)

贺知章[编辑]

  唐秘监贺知章有高名,告老归吴中,明皇嘉重之,每事加异。知章将行,泣涕辞,上问何所欲,曰:“臣有男,未有定名,幸陛下赐之,归为乡里之荣。”上曰:“为道之要,莫若于信,孚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卿之子必信顺之人也,宜名之曰孚。”再拜而授命焉。久而谓人曰:“上何谑我邪,我实吴人,孚乃爪下为子,岂非呼我儿为爪子耶。”(出《开天传信记》)

王维[编辑]

  唐宰相王玙好与人作碑志。有送润毫者。误扣右丞(丞下原有相字。据明抄本册。)王维门。维曰:“大作家在那边。”(出卢氏杂说)

甘洽[编辑]

  唐甘洽与王仙客友善。因以姓相嘲,洽曰:“王,计尔应姓田。为你面拨獭,抽却你两边。”仙客应声曰:“甘,计你应姓丹。为你头不曲,回脚向上安。”(出《启颜录》)

乔琳[编辑]

  唐朱泚始乱。源休、姚令言等,收图书,贮仓廪,作萧何事业。休退语伪黄门侍郎蒋练曰:“若度其才,即吾为萧,姚为曹耳。”识者闻之,为休不奈官职。乔琳性好谐谑,因语旧僚曰:“源公真谓火迫酂侯尔。”(出《大唐新语》)

契綟秃[编辑]

  唐京城有僧,性甚机悟,病足,有人于路中见,嘲之曰:“法师是云中郡。”僧曰:“与君先不相知,何因辱贫道作契綟秃?”其人诈之曰:“云中郡言法师高远,何为是辱?”僧曰:“云中郡是天州,翻为偷毡,是毛贼,毛贼翻为墨槽,傍边有曲录铁,翻为契綟秃,何事过相骂邪?”前人于是愧伏。(出《启颜录》)

宋济[编辑]

  唐许孟容与宋济为布素之交。及许知举,宋不第。放榜后,许颇惭,累请人申意,兼遣门生就看。宋不得已,乃谒焉。许但分诉首过,因命酒酣,乃曰:“虽然,某今年为国家取卿相,时有姚嗣卿及第后,翌日而卒。”因起慰许曰:“邦国不幸,姚令公薨谢。”许大惭。(出《卢氏杂说》)

安陵佐史[编辑]

  唐安陵人善嘲,邑令至者,无不为隐语嘲之。有令,口无一齿,常畏见嘲。初至,谓邑吏:“我闻安陵太喜嘲弄,汝等不得复踵前也。”初上,判三道,佐史抱案在后曰:“明府书处甚疾。”其人不觉为嘲,乃谓称己之善,遂甚信之。居数月,佐史仇人告曰:“言明府书处甚疾者,其人嘲明府。”令曰:“何为是言?”曰:“书处甚疾者,是奔墨,奔墨者翻为北门,北门是缺后,缺后者翻为口穴,此嘲弄无齿也。”令始悟,鞭佐史而解之。(出《启颜录》)

崔护[编辑]

  唐刘禹锡云:崔护不登科,怒其考官苗登,即崔之三从舅也。乃私试为判头,毁其舅曰:“甲背有猪皮之异。”人问曰:“何不去之?有所受。”其判曰:“曹人之坦重耳,骈胁再观。”相里之剥苗登,猪皮斯见。初登为东畿尉,相里造为尹。曾欲笞之,袒其背,有猪(明抄本猪作志,当作痣)毛长数寸。故又曰。当偃兵之时,则隧而无用,在穴食(食字原缺,居明抄本补)之日,则摇而有求。“皆言其尾也。(出《嘉话录》)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广记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