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 (四库全书本)/卷16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六十二 太平广记 卷一百六十三 卷一百六十四

  钦定四库全书
  太平广记卷一百六十三
  䜟应
  历阳媪   孙权    髙颎
  神尧    唐髙祖   太行山
  桑条歌   突厥盐   封中岳
  杨柳谣   黄獐歌   苾挈儿
  安乐寺   乌鹊窠   鲤鱼儿
  挽天枢   黄犊子   骆賔王
  天后    阎知微   长孙无忌
  魏王    武媚娘   孝和
  魏叔麟   武三思   孙佺
  张易之   饮酒令   白马寺
  李𫎇    李遐周   志公词
  李怀光   王铎    木成文
  草重生   唐国闰   竹𧳽
  历阳媪
  历阳县有一媪常为善忽有少年过门求食媪待之甚恭临去谓媪曰时往县门见门阃有血可登山避难自是媪日往之门吏问其状媪具以少年所教答之吏即戏以鸡血涂门阃明日媪见有血乃携鸡笼走上山其夕县陷为湖今和州历阳湖是也出独异记
  孙权
  湓口城汉髙祖六年灌婴所筑建安中孙权经住此城自标作井地遂得故井井中有铭石云汉六年颍阴侯开此井卜云三百年当塞塞后不度百年当为应运者所开权见铭欣悦以为己瑞人咸异之出张僧鉴浔阳记
  髙颎
  西京朝堂北头有大槐树隋曰唐兴村门首文皇帝移长安城将作木匠髙颎常坐此树下检挍后栽树行不正欲去之帝曰髙颎坐此树下不须杀之至今先天一百三十年其树尚在柯叶森竦根株盘礴与诸树不同承天门正当唐兴村门首今唐家居焉出朝野佥载
  神尧
  隋炀帝与神尧髙祖俱是独孤外家然则神尧与炀帝常悔吝每朝谒退炀帝背有词然后因赐宴炀帝于众因戏神尧神尧髙颜面皱帝目为阿婆面神尧忿恚不乐洎归就第怏怅不已见文皇已下告文皇皆无言次告窦皇后曰某身世可悲今日更被上显毁云阿婆面据是儿孙不免饥冻矣窦后欣跃曰此言可以室家相贺神尧不喻谓是解免之词后曰公封于唐阿婆乃是堂主堂者唐也神尧涣然冰释喜悦与秦齐诸王私相贺焉出芝田录
  唐髙祖
  唐北京受瑞坛隋大业十三年髙祖令齐王元吉留守辛丑获青石若龙形文有丹书四字曰李渊万吉齐王献之文字映澈宛若龟形帝乃令水渍磨以验之数日其字愈明内外毕贺帝曰上天明命贶以万吉宜以少牢祀石龟而爵龟人因立受瑞坛出太原事迹杂记
  太行山
  唐武德初太行山大声曰唐国兴理万年出太原事迹杂记
  桑条歌
  唐永徽年以后人唱桑条歌云桑条韦也女时韦也至神龙年中逆韦应之谄佞者郑愔作桑条乐词十馀首进之逆韦大喜擢为吏部侍郎赏缣百匹出朝野佥载
  突厥盐
  唐龙朔已来人唱歌名突厥盐后周圣历年中差阎知微和匈奴授三品春官尚书送武延秀娶成黙啜女送金银器物锦彩衣裳以为礼聘不可胜纪突厥翻动汉使并没立知微为可汗突厥盐之应出朝野佥载
  封中岳
  唐调露中大帝欲封中岳属突厥叛而止后又欲封土蕃入寇又停至永淳年又驾幸嵩岳谣云嵩山凡几层不畏登不得只畏不得登三度征兵马傍道打腾腾岳下遘疫不愈回至宫而崩出朝野佥载
  杨柳谣
  唐永淳之后天下皆唱杨柳杨柳漫头驼后徐敬业犯事出柳州司马遂作伪敇自授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司马杀长史陈敬之据江淮反使李孝逸讨之斩业首驿马驮入洛杨柳杨柳漫头驼此其应也出朝野佥载
  黄獐歌
  周如意年已来始唱黄獐歌其词曰黄獐黄獐草里藏弯弓射你伤俄而契丹反叛杀都督赵翙营府陷没差总管曹仁师张𤣥遇麻仁节王孝杰前后百万众被贼败于黄獐谷诸军并没罔有孑遗黄獐之歌斯为验矣出朝野佥载
  苾挈儿
  周垂拱已来京都唱苾挈儿歌词皆是邪曲后张易之小名苾挈出朝野佥载
  安乐寺
  唐景龙年安乐公主洛州道光坊造安乐寺用钱数百万童谣曰可怜安乐寺了了树头悬后诛逆韦并杀安乐斩首悬于竿上改为悖逆庶人出朝野佥载
  乌鹊窠
  唐神龙已后谣曰山南乌鹊窠山北金骆驼镰柯不凿孔斧子不施柯此突厥强盛百姓不得斫桑养蚕种禾刈榖之应也出朝野佥载
  鲤鱼儿
  唐景龙中谣曰可怜圣善寺身着绿毛衣牵来河里饮踏杀鲤鱼儿至景云中谯王从均州入都作乱败走投洛川而死出朝野佥载
  挽天枢
  唐景云中谣曰一条麻线挽天枢绝去也神武即位敕令推倒天枢𭣣铜并入尚方此其应验出朝野佥载
  黄犊子
  唐景龙中谣云黄牸犊子挽纼断两脚踏地鞋⿰断六月平王诛逆韦挽纼断者韦欲作乱鞋⿰断者事不成阿韦是黄犊之后也出朝野佥载
  骆賔王
  唐明堂主簿骆賔王帝京篇曰倏忽抟风生羽翼须臾失浪委泥沙賔王后与徐敬业兴兵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大败投江水而死此其䜟也出朝野佥载
  天后
  唐太宗之代有秘记云唐三代之后即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太宗密召李淳风以询其事淳风对曰臣据𤣥𧰼推算其兆已成然其人已生在陛下宫内从今不逾四十年当有天下诛杀唐氏子孙殆将殱尽帝曰求而杀之如何淳风曰天之所命不可废也王者不死虽求恐不可得且据占已长成复在宫内已是陛下眷属更四十年又当衰老老则仁慈其于陛下子孙或不甚损今若杀之即当复生更四十年亦堪御天下矣少壮严毒杀之为血雠即陛下子孙无遗𩔖矣出谈賔录
  阎知微
  唐麟德已来百姓饮酒唱歌曲终而不尽者号为族盐后阎知微从突厥领贼破赵定后知微来则天大怒磔于西市命百官射之河内王武懿宗去七步射三发皆不中其怯懦也如此知微身上箭如猬毛锉其骨肉夷其九族疏亲先不相识者皆斩之小儿年七八歳驱抱向西市百姓哀之掷饼果与者仍相争夺以为戏笑监刑御史不忍害奏舍之其族盐之言于斯应矣出朝野佥载
  长孙无忌
  唐赵公长孙无忌以乌羊毛为浑脱毡帽天下慕之其帽为赵公浑脱后坐事长流岭南浑脱之言于是效焉出朝野佥载
  魏王
  唐魏王为巾子向前踣天下欣欣慕之名为魏王踣后坐死至孝和时陆颂亦为巾子同此样时人又名为陆颂踣未一年而陆颂殒出朝野佥载
  武媚娘
  唐永徽后天下唱武媚娘歌后立武氏为皇后大帝崩则天临朝改号大周二十馀年武氏强盛武氏三王梁魏定等并开府自馀郡五十馀人几迁鼎矣出朝野佥载
  孝和
  唐咸亨已后人皆云莫浪语阿婆嗔三叔闻时笑杀人后果则天即位至孝和嗣之阿婆者则天也三叔者孝和为第三也出朝野佥载
  魏叔麟
  唐魏仆射子名叔麟识者曰叔麟反语身戮也后果被罗织而杀之出朝野佥载
  武三思
  梁王武三思唐神龙初改封德靖王识者言德靖鼎贼也果有窥鼎之志被郑克等斩之出朝野佥载
  孙佺
  唐孙佺为幽州都督五月北征时军师李处郁谏五月南方火北方水火入水必灭佺不从果没八万人昔窦建德救王世充于牛口谷时谓窦入牛口岂有还期果被秦王所擒其孙佺之北也处郁曰飧若入咽百无一全山东人谓湿饭为飧音孙幽州以北并为燕地故云出朝野佥载
  张易之
  天后时谣言曰张公吃酒李公醉张公者斥易之兄弟也李公者言李氏太盛也出朝野佥载
  饮酒令
  唐龙朔年已来百姓饮酒作令云子母相去离连台拗倒子母者盏与盘也连台者连盘拗盏倒也及天后永昌中罗织事起有宿卫十馀人于清化坊饮为此令此席人进状告之十人皆弃市自后庐陵徙均州则子母相去离也连台拗倒者则天被废诸武迁放之兆出朝野佥载
  白马寺
  唐神武皇帝七月即位东都白马寺铁像头无故自落于殿门外自后捉搦僧尼严急令拜父母等未成者并停革后出者科决还俗者十八九焉出朝野佥载
  李𫎇
  开元五年春司天奏𤣥𧰼有谪见其灾甚重𤣥宗震惊问曰何祥对曰当有名士三十人同日冤死今新及第进士正应其数其年及第李𫎇者贵主家婿上不言其事密戒主曰每有大游宴汝爱婿可闭留其家主居昭国里时大合乐音曲逺畅曲江涨水聨舟数艘进士毕集𫎇闻乃逾垣奔赴群众惬望才登舟移就水中暴风忽起画舸平沉声妓篙工不知纪极三十进士无一生者出独异志
  李遐周
  天宝中李遐周颇有道术多在禁署徙居宫观于所居院内题诗不啻千言皆预纪上皇幸蜀禄山僣位之事初亦不悟后方豁然略举一篇云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如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贵妃小字阿环山下鬼嵬字也出杼野情诗
  志公词
  刘禹锡曰逆胡之将乱中原梁朝志公大师已赠词曰两角女子绿衣裳却背太行邀君王一止之月必消亡两角女子安字也绿者禄也一止正月也果正月败亡圣矣符志公之寓言也出刘公嘉话录
  李怀光
  马燧讨李怀光自太原引兵至宝鼎下营问其地名埋怀村乃大喜曰擒贼必矣出国史补
  王铎
  唐乾符中荆州节度使晋公王铎后为诸道都统时木星入南斗数夕不退铎观之问诸星者吉凶安在咸曰金火土犯斗即为灾惟木当为福耳或然之时有术士边冈洞晓天文精通历数谓晋公曰惟斗帝王之宫宿惟木为福神当以帝王占之然则非福于今必当有验于后未敢言之他日晋公屏左右密问冈曰木星入斗当王之兆木在斗中朱字也识者言唐世尝有绯衣之䜟或言将来革运或姓裴或姓牛以裴字为绯衣牛字著人即朱也所以裴晋公度牛相国僧孺每罹此谤李卫公斥周秦行记乃斯事也安知锺于砀山之朱乎出北梦琐言
  木成文
  梁开平二年使其将李思安攻潞州营于壶口关伐木为栅破一大木木中朱书隶文六字曰天十四载石进思安表上之其群臣皆贺以为十四年必有逺夷贡珍宝者其司天少监徐鸿谓所亲曰自古无一字为年号者上天符命岂阙文乎吾以丙申之年当有石氏王此地者移四字中两竖画置天字左右即丙字也移四之外围以十字贯之即申字也后至丙申歳晋高祖以石姓起并州如鸿之言出稽神录
  草重生
  初董昌未败前狂人于越中旗亭客舍多题诗四句曰日日草重生悠悠傍素城诸侯逐白兔夏满镜湖平初人不晓其词及昌败方悟草重董字日日昌字素城越城隋越国公杨素所筑也诸侯者猴乃钱镠申生属也白兔昌卯生属也夏满六月也镜湖者越中也出㑹稽录
  唐国闰
  伪蜀后主王衍以唐袭宅建上清宫于老君尊像殿中列唐朝十八帝真乃备法驾谒之识者以为拜唐乃归命之先兆也先是司天监胡秀林进历移闰在丙戌年正月有向隐者亦进历用宣明法闰乙酉年十二月既有异同彼此纷诉仍于界上取唐国历日近臣曰宜用唐国闰月也因更改闰十二月街衢卖历者云只有一月也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国灭胡秀林是唐朝司天少监仕蜀别造永昌正𧰼历推步之妙天下一人然移闰之事不爽历议常人不可轻知之出北梦琐言
  竹𧳽
  竹𧳽者食竹之鼠也生于深山溪谷竹林之中无人之境非竹不食巨如野狸其肉肥脆山民重之每发地取之甚艰岐梁睚眦之年秦陇之地无逺近岩谷之间此物争出投城隍及所在民家或穿墉坏城或自门阈而入犬食不尽则并入人家房内秦民之口腹饫焉忽有童谣曰𧳽𧳽引黑牛天差不自由但看戊寅歳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在蜀江头智者不能议之庚午歳大梁同州节度使刘知俊叛梁入秦家于天水天水破流入蜀居数年间蜀人又谣曰黑牛无系绊㯶绳一时断伪蜀先主闻之惧曰黑牛者刘之小字㯶绳者吾子孙之名也葢前辈连宗字后辈连承字为名㯶绳与宗承音同吾老矣得不为子孙之患乎于是害刘公以厌之明年歳在戊寅先主不豫合眼刘公在目前蜀人惧之遂粉刘之骨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入于蜀江先主寻崩议者方知𧳽者刘也黑牛者刘之小字戊寅歳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骨入于蜀江之应出王氏见闻



  太平广记卷一百六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