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 (四库全书本)/卷22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二十八 太平广记 卷二百二十九 卷二百三十

  钦定四库全书
  太平广记卷二百二十九
  器玩一
  周穆王   周灵王   王子乔
  方丈山   昆吾山   汉太上皇汉武帝   轻玉磬   李夫人
  吉光裘   西毒国   桂宫
  西胡渠王  汉宣帝   刘表
  周穆王
  周穆王时西戎献玉杯光照一室置杯于中庭明日水满杯香而甘羙斯仙人之器也岀十洲记
  周灵王
  周灵王二十三年起昆阳台渠胥国来献玉骆驼高五尺琥珀鳯凰高六尺火齐镜高三尺暗中视物如昼向镜则闻影应声周人见之如神灵王末不知所之岀王子年拾遗
  王子乔
  王子乔墓在京陵战国时有人盗发之都无见惟有一剑悬在圹中欲取而剑作龙虎之声遂不敢近俄而径飞上天神仙经云真人去世多以剑代五百年后剑亦能灵化此其验也岀世说
  方丈山
  方丈山一名峦稚东有龙场千里玉瑶为林龙常鬬此处膏血如流水膏色黑者著地坚凝如漆而有紫光可为宝器岀王子年拾遗记
  昆吾山
  昆吾山其下多赤金色如火昔黄帝伐蚩尤陈兵于此地掘深百丈犹未及泉惟见火光如星地中多丹链石为铜铜色青而利泉色赤山草木皆劲利土亦刚而精至越王句践使工人以白牛马祠昆吾之神采金铸之以成八剑一名掩日以之指日则光昼暗金阴物也阴盛则阳灭二名断水以之画水开而即不合三名转魄以之指月则蟾SKchar为之侧转四名悬翦飞鸟游虫遇触其刃如斩截焉五名惊鲵以之泛海则鲸鲵为之深入六名灭魂挟之夜行不逢魑魅七名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止八名真刚以之切玉断金如刻削土木矣以应八方之气铸之者王子年拾遗记
  汉太上皇
  汉太上皇㣲时常佩一刀长三尺上有铭其字虽难识疑是殷高宗伐鬼方时作此物也太上皇游丰沛山泽中穷谷里有人欧冶铸上皇息其傍问曰此铸何器工人笑而答曰为天子铸剑勿泄言上皇谓为戏言了无疑色工曰今所铸铁钢砺难成(⿱艹石)得翁腰间佩刀杂而冶之即成神器可以克定天下星精为辅佐以殱三猾水衰火盛此为异兆也上皇曰余有此物名为𠤎首其利难俦水断虬龙陆斩虎兕魑魅魍魉莫能逢之削玉镌金其刃不卷工人曰(⿱艹石)不得此𠤎首以和铸虽欧冶专精越工砥锷终为鄙器上皇即解腰间𠤎首以投于垆中俄而𤇆㷔冲天日为之昼暗及乎剑成杀三牲衅祭之铸工问上皇何时得此𠤎首曰秦昭襄王之时余行逢一野人于路授余云殷时灵物世世相传上有古书记其年月及剑成工人视之其铭尚存叶前疑也工人即持剑授上皇上皇以赐高祖高祖长佩于身以殱三猾及天下已定授吕后藏于宝库之中守藏者见白气如云出于戸外如龙蛇改其库名曰灵金藏及诸吕擅权白气亦灭及惠帝即位以此库贮禁兵器改曰灵金内府出王子年拾遗记
  又汉帝相传以秦王子婴所奉白玉玺高祖斩白蛇剑剑上皆用七彩珠九华玉以为饰杂厕五色琉璃为剑匣剑在室中其光景犹照于外与挺剑不殊十二年一加磨砻刃上常(⿱艹石)霜雪开匣板鞘辄有风气光彩射人出酉阳杂爼
  汉武帝
  孙氏应瑞图六神鼎者文质精也知吉凶知存亡能轻能重能息能行不灼自沸不汲自满中生五味王者兴则出衰则去说苑云孝武时汾阴人得宝鼎献之甘泉宫群臣毕贺上寿曰陛下得周鼎侍中吾丘寿王曰非周鼎上召问之有说则生无说则死寿王对曰周德者始于天授成于文武显于周公德泽上畅于天下漏三泉上天报应鼎为周出今汉继周德泽显行六合和同至陛下之身而逾盛天瑞并至昔秦始皇亲求鼎于彭城而不得天昭有德神宝自至此天所以遗汉乃汉鼎非周鼎也上曰善魏文帝典论亦云墨子曰昔夏后启使飞廉折金以精神于昆吾使翁乙灼自(⿱艹石)之龟鼎成四定而方不灼自烹不举自灭不迁自行拾遗录云周末大乱九鼎飞入天池末世书论云入泗水声转谬焉岀小说
  轻玉磬
  汉武帝起招仙阁于甘泉宫西其上悬浮金轻玉之磬浮金者自浮水上轻玉者其质贞明而轻也出洞冥记
  李夫人
  汉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宫人搔头皆用玉簪玉倍贵焉又以𧰼牙为箆赐李夫人出小说
  吉光裘
  汉王莾时西戎献吉光裘入水数日不濡入火不焦元鳯不道之时服此裘以视朝焉出十洲记
  西毒国
  汉武帝时西毒国献连环羁皆以白玉作之玛瑙石为勒白光琉璃为鞍安在暗室中尝照十馀丈其光如昼西京杂记
  桂宫
  汉武帝为七宝床杂宝案杂宝屏风杂宝帐设于桂宫时人谓之四宝宫出西京杂记
  西胡渠王
  汉武帝塜里先有玉箱瑶杖各一是西胡渠王所献帝平素常玩之后有人扶风郿市买得二物帝左右识而认之说卖者形状乃帝也出异苑
  汉宣帝
  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夜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宣帝被𭣣系郡邸狱臂上犹带史良娣合采婉转丝绳系身毒国宝镜一枚大如八铢钱旧传此镜照见妖魅得佩之者为天神所福故宣帝从危获济及即大位每持此镜感咽移辰常以琥珀笥盛之缄以戚里织成一曰斜纹织成宣帝崩不知所在出西京杂记
  刘表
  刘表跨有南土子弟骄贵并好酒为三爵大曰伯雅受七升次曰仲雅受六升次曰季雅受五升出魏文典论




  太平广记卷二百二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