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 (四库全书本)/卷35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五十八 太平广记 卷三百五十九 卷三百六十

  钦定四库全书
  太平广记卷三百五十九 宋 李昉等 编妖怪一
  武都女   东方朔  䨇头鸡
  张遗    翟宣   臧仲英
  顿邱人   王基   应璩
  公孙渊   诸葛恪  零陵太守女荥阳廖氏  陶璜   赵王伦
  张骋    懐瑶   裴楷
  卫瓘    贾谧   刘峤
  王敦    王献   刘宠
  桓温府   郭氏
  武都女
  武都有一丈夫化为女子美而艳葢女精也蜀王纳为妃不习水土欲去王留之乃为东平之歌以乐之无几物故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担土为妃作冢葢地数亩髙七丈上有石镜今成都北商武担是也出华阳国志
  东方朔
  汉武帝东游至函谷闗有物当道其身长数丈其状象牛青眼而曜精四足入土动而不徙百官惊惧东方朔乃请酒灌之灌之数十斛而消帝问其故曰此名怪哉忧患之所生也此必是秦之狱地不然罪人徒作地聚夫酒忘忧故能消之也帝曰博物之士至于此乎出搜神记
  双头鸡
  汉太初二年大月氏贡双头鸡四足一尾鸣则俱鸣武帝致于甘泉馆更有馀鸡嫓之得种𩔖也而不能鸣非吉祥也帝乃送还西域至西闗鸡返顾望汉宫而哀鸣言曰三七末鸡不鸣犬不吠宫中荆棘乱相移当有九虎争为帝至王莽篡位将军九虎之号其后丧乱相継宫掖中并生蒿𣗥家无鸡犬此鸡未至月支乃飞而声似鹍鸡翺翔云里出拾遗录
  张遗
  桂阳太守江夏张遗字叔髙𨼆居陵田中有大树十围馀盖六亩枝叶扶踈蟠地不生谷草遣客斫之斧数下树大血出客惊怖归白叔髙叔髙怒曰老树汗出此等何怪因自斫之血大流出叔髙更斫之又有一空处白头老翁长四五尺突出称叔髙叔髙以刀迎斫杀之四五老翁并出左右皆惊怖伏地叔髙神虑恬然如旧诸人徐视之似人非人似兽非兽此所谓木石之怪䕫魍魉者乎其伐树年中叔髙辟司空御史兖州刺史出法苑珠林
  翟宣
  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义知其将篡也谋举兵兄宣教授诸生满堂群雁数十中庭有狗从而啮之皆惊比救之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恶之数日莾夷其三族出搜神记
  臧仲英
  扶风臧仲英为侍御史家人作食有尘垢在焉炊熟不知釡处兵弩自行火从箧中起衣尽烧而箧簏如故儿妇女婢使一旦尽亡其镜数日后从堂下投庭中言还汝镜女孙年四岁亡失求之不知处二三日乃于圃中粪下啼若此非一许季山卜之曰家当有青狗内中御者名葢喜与共为之诚欲绝之杀其狗遣葢喜归乡里从之遂绝仲英迁太尉长史鲁相出搜神记
  顿丘人
  黄初中顿丘界骑马夜行者见道中有物大如兔两眼如镜跳梁遮马令不得前人遂惊惧堕马魅便就地犯之人惧惊怖良久得解遂失魅不知所往乃更上马前行数里逢一人至问讯因说向者之事变如此今相得甚欢人曰我独行得君为伴快不可言君马行疾前我在后相随也遂共行乃问向者物何如乃令君如此怖对曰身如兔眼如镜形状可恶人曰试顾我眼又观视之犹复是也魅就跳上马人遂堕地怖死家人怪马独归即行推索于道邉得之宿昔乃苏说事如此状出搜神记
  王基
  安平太守王基家数有怪使管辂筮之卦成辂曰君之卦当有一贱人生一男堕地便走入灶中死又床上当有一大蛇衔笔大小共视须臾便去又乌来入室与燕斗燕死乌去有此三怪王基大惊曰精义之致乃至于此幸为处其吉㓙辂曰非有他祸直以官舍久逺魑魅魍魉共为妖耳儿生入灶宋无忌之为也大蛇者老书佐也乌与燕斗者老铃下也夫神明之正者非妖能乱也万物之变非道所止也久逺之浮精必能之定数也今卦中不见其㓙故知假托之𩔖非咎妖之征昔髙宗之鼎非雉所雊太戊之阶非桑所生然而妖并至二年俱兴安知三事不为吉祥愿府君安神养道勿恐于神奸也后卒无他迁为安南将军出搜神记
  应璩
  朱建平善相相应璩曰君年六十二位为常伯先此一年当独见白狗也璩年六十一为侍中直内省忽见白狗众人悉不见乃急游观饮宴自娱六十二卒出魏志
  公孙渊
  魏司马太傅懿平公孙渊斩渊父子先时渊家有犬著朱帻綘衣襄平城北市生肉有头目无手足而动揺占者曰有形不成有体无声其国灭亡出搜神记
  诸葛
  诸葛恪为丹阳太守出猎两山之间有物如小儿伸手欲引人恪令伸之仍引去故地去故地即死既而叅佐问其故以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泽图内曰两山之间其精如小儿见人则伸手欲引人名曰俟引去故地则死无谓神明而异之诸君偶未之见耳出搜神记
  零陵太守女
  零陵太守史阙其名有女悦书吏乃宻使侍婢取吏盥残水饮之遂有孕十月而生一子及晬太守令抱出门儿匍匐入吏懐吏推之仆地化为水穷问之省前事太守遂以女妻其吏出搜神记
  荥阳廖氏
  荥阳郡有一家姓廖累世为蛊以此致富后取新妇不以此语之曽遇家人咸出唯此妇守舍忽见屋中有大缸妇试发之见有大蛇妇乃作汤灌杀之及家人归妇具白某事举家惊惋未几其家疾疫死亡略尽又有沙门昙游戒行清苦时剡县有一家事蛊人啖其食饮无不吐血而死昙游曽诣之主人不食游便咒焉见一双蜈蚣长尺馀于盘中走出因饱食而归竟无他出灵鬼志及搜神记
  陶璜
  卢王将陶璜掘地于土穴中得一物白色形似蚕长数丈大十围馀蝡蝡而动莫能名剖腹内如猪肪遂以为𦞦甚香美璜啖一杯于是三军尽食之临海异物志云土内正黒如小儿臂长大五寸中有肠无目有三十足如钗股大者一头长尺馀中肉味又有阳遂虫其背青黒肠下白有五色长短大小皆等不知首尾所在生时体软死则干脆出感应经
  赵王伦
  永康初赵王伦篡位京师得一鸟莫能名伦使人持出周旋城邑以问人积日有一小儿见之自言曰鸺鹠即还白伦伦使更求又见之乃将入宫宻笼鸟并闭小儿明日视之封闭如故悉不见时伦有目瘤之疾故言鸺鹠伦寻被诛出广古今五行记
  张骋
  晋大安中江夏功曹张骋乘车周旋牛言曰天下方乱吾甚极为乘我何之骋及从者数人皆惊惧因绐之曰令汝还勿复言乃中道还至家未释驾牛又言曰归何也骋益忧惧袐而不言安乐县有善卜者骋从之卜之曰大㓙非一家之祸天下将有起兵一郡之内皆破亡乎骋还家牛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观其秋张昌贼起先略江夏诳曜百姓以汉祚复兴有鳯凰之瑞圣人当世从军者皆綘抹额以彰火徳之祥百姓波荡从乱如归骋兄弟并为将军都尉未期而败于是一郡残破死伤者半而骋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㓙出搜神记
  懐瑶
  晋元康中吴郡娄县懐瑶家闻地中有犬子声隐隐其声上有小穿大如蚓林以杖刺之入数尺觉如有物及掘视之得犬雌雄各一穴犹未开形大如常犬也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观焉长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家富昌宜当养活以为目未开还置穿中覆以磨砻宿昔发视左右无孔而失所在瑶家积年无他福祸也出搜神记
  裴楷
  晋裴楷家中炊黍在甑或变为拳或化为血或作芜菁子未几而卒出五行记
  卫瓘
  卫瓘家人炊饭堕地悉化为螺出足而行寻为贾后所诛出五行记
  贾谧
  贾谧字长渊元康九年六月夜暴雷电谧斋柱陷压毁床帐飘风吹其服上天数百丈久乃下出异苑
  刘峤
  永嘉末有刘峤居晋陵其兄蚤亡嫂寡居夜嫂与婢在堂中眠二更中嫂忽大哭走往其房云嫂屋中及壁上奇怪不可看刘峤便持刀然火将妇至见四壁上如人面张目吐舌或虎或龙千变万形视其面长丈馀嫂即亡出广古今五行记
  王敦
  元帝时王敦在于武昌铃下仪仗生花如莲花五六日而萎落干宝曰荣华之盛如狂花之不可久也敦以逆命自死加戮其尸焉出广古今五行记
  王献
  王献失镜镜在罂中罂才数寸而镜尺馀以问郭璞曰此乃邪魅所为使烧车辖以拟镜镜即出焉出搜神记
  刘宠
  东阳刘宠字道𢎞居姑孰毎夜门庭自有血数斗不知所从来如此三四日后宠为折冲将将军见遣北征将行而炊饭尽变为虫其家人蒸炒亦为虫火愈猛而虫愈壮宠遂北征军败于檀邱为徐龛之所杀出搜神记
  桓温府叅军
  穆帝末年桓温府叅军夜坐忽见屋梁上有伏兔张目切齿向之兔来转近以刀砟之见正中兔而实反伤膝流血复以刀重砟又还自伤㚔刀不利不至于死出幽明录
  郭氏
  毕修之外祖母郭氏尝夜独寝唤婢应而不至郭屡唤犹尔后闻塌床声甚重郭厉声呵婢又应诺诺不至俄见屏风上有一面如方相两目如升光明一屋手中如簸箕指长数寸又挺动其耳目郭氏道精进一心至念凡物乃去久之婢辈悉来云向欲应如有物镇压之者体轻便来出幽明记















  太平广记卷三百五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