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 (四库全书本)/卷47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七十一 太平广记 卷四百七十二 卷四百七十三

  钦定四库全书
  太平广记卷四百七十二  宋 李昉等 编水族九
  龟
  陶唐氏   禹     葛
  张广定   赣县吏   郗世了
  孟彦晖   营陵    兴业寺
  唐太宗   刘彦回   吴兴渔者唐明皇帝  寜晋民   史论
  徐仲    髙崇文   汴河贾客
  南人    阎居敬   池州民
  李宗
  陶唐氏
  陶唐之世越裳国献千岁神龟方三尺馀背上有文皆科斗书记开辟已来帝命录之龟历伏㴞述帝功徳铭曰朱书龟历之文出述异记
  
  禹尽力渠沟导川夷岳黄龙曵尾于前𤣥龟负青泥于后𤣥龟河精之使者也龟颔下有印文皆古言作九州山水之字禹所穿凿之处皆以青泥封记其所使𤣥龟印其上今人聚土为界此之遗像也出王子年拾遗
  葛
  葛洪云千岁灵龟五色具焉其雄额上两骨起似角以末朱浴之乃剔取其甲火炙捣服方寸匕日三尽一具寿千岁出抱朴子
  张广定
  陈仲弓异闻记曰张广定遭乱避地有一女四岁不能歩又不忍弃之乃县笼于古塜中冀他日得𭣣其骨及三年归取之见其尚活问之女答曰食尽即馁见其旁有一物引颈呼吸效之故能活广定入冡视之乃一龟也陈寔之言固不妄矣出独异志
  赣县吏
  晋义熙中范寅为南康郡时赣县吏说先入山采薪得二龟皆如二尺盘大薪未足遇有两𣗳骈生吏以龟侧置𣗳间复行采伐去龟处稍逺天雨懒复取后经十二年复入山见先龟一者甲巳枯一者尚生极长𣗳木所处可厚四寸许两头厚尺馀如马鞍状出幽明录
  郗世了
  郗世了在㑹稽造墓其地多石后破大石得一龟长尺二寸许在石中石了无孔也得非龟石俱生乎既破出之龟行动如常龟无异石受龟如人刻安之出灵异志
  孟彦晖
  武成三年庚午六月五日癸亥广汉太守孟彦晖奏西湖有金龟径寸游于荷叶之上画图上闻出录异记
  营陵
  道州营陵中鼍甲长八尺下自然有文字前后四足各踏一龟踏龟有时行或逾山越水俗莫敢犯出录异记
  兴业寺
  九曲灵龟池在襄阳县东北三里遍学寺东古城旧有兴业寺今并入遍学寺唐景龙元年有陈留阮氏寓居襄阳舍财于此寺东院创造堂宇时岁旱池涸即掘广深之急暴雨池溢乃是一大龟髙数尺如半张床大岸侧而行众即惊呼龟遂跃入池中寺僧灵岫云院有折碑云兴业寺碑碑文梁散骑常侍庾元威撰其文可传者云此寺有灵龟一头长三尺五寸冬潜春现多历年所随众上堂应时而食刺史安陆王照频遇此龟其壊碑因即扶竖今在遍学寺东院阮氏所修寺堂庭中浮屠前池见在深五尺方二十歩出襄沔记
  唐太宗
  唐武徳末太宗欲平内难苑池内有白龟游于荷叶之上太宗取之化为白石莹洁如玉登极之后降制曰皇天眷祐锡以宝龟出录异记
  刘彦回
  唐刘彦回父为湖州刺史有下寮于银坑得一龟长一尺持献刺史群官毕贺云得此龟人寿一千岁使君谢已非其人故自骑马送龟即至坑所其后十馀年刺史亡彦回为房州司士将家属之官属山水泛溢平地尽没一家惶惧不知所⿺辶商俄有大龟来引其路彦回与家人谋曰龟乃灵物今来相导状若神三十馀口随龟而行悉是浅处历十馀里乃至平地得免水难举家惊喜亦不知其由至此夕彦回梦龟云已昔在银坑𫎇先使君之惠故此报恩出广异记
  吴兴渔者
  唐开元中吴兴渔者于苕溪上每见大龟四足各蹋一龟而行渔者知是灵龟持石投之中而获焉久之以献州从事裴裴召龟人龟人云此王者龟不可以卜小事所卜之物必死裴素狂妄时庭中有鹊其雏尚毨乃验志之令卜者钻龟焉数日大风损鹊巢鹊雏皆死寻又命卜其婢所懐娠是儿女兆云当生儿儿生寻亦死裴后竟进此龟也出广异记
  唐明皇帝
  唐明皇帝尝有方士献一小龟径寸而金色可爱云此龟神明而不食可置之枕笥之中辟巨蛇之毒上常贮巾箱中有小黄门恩渥方深而坐亲累将窜南徼不欲屈法免之宻授此龟曰南荒多巨蟒常以龟置于侧可以无苦阉者拜受之及象郡之属邑里市馆舍悄然无一人投宿于旅馆是夜月明如昼而有风雨之声其势渐近因出此龟置于阶上良乆神龟伸颈吐气其火如𫄧直上髙三四尺徐徐散去已而龟游息如常向之风雨声亦已绝矣及明驿吏稍稍而至罗拜庭下曰昨知天使将至合备迎奉适縁行旅误杀一蛇众知报冤蛇必此夕为害侧近居人皆出三五十里外避其毒气某等不敢逺出止在近山岩穴之中伏而待旦今则天使无恙乃神明所祐非人力也久之行人渐至当道有巨蛇十数皆已糜烂自此无复报冤之物人莫测其由逾年黄门召归长安复以金龟进上泣而谢曰不独臣之性命赖此生全南方之人永袪毒𩔖所全人命不知纪极实圣徳所及神龟之力也出录异记
  宁晋民
  唐建中四年赵州宁晋县沙河北有大棠梨百姓常祈祷忽有群蛇数千自东南来渡北岸集棠梨𣗳下为二积留南岸者为一积俄见三龟径寸才绕行积蛇尽死乃各登积视蛇腹悉有疮若矢所中刺史康日知图甘棠梨三龟来献出酉阳杂俎
  史论
  唐史论作将军时忽𮗜妻所居房中有光异之因与妻索房中且无所见一日妻早妆开奁奁中忽有金色龟如钱吐五色气弥满一室后常养之出异记
  徐仲
  福州唐贞元末有村人卖一笼龟其数十三贩药人徐仲以五锾获之村人云此圣龟不可杀徐置庭中一龟藉龟而行八龟为导悉大六寸徐遂放于乾元寺后林中一夕而失出酉阳杂俎
  髙崇文
  唐赞皇公李徳裕曰蜀𫝊张仪筑成都城屡有颓壊时有龟周行旋走至是一龟行路筑之既而城果就予未至郡日尝闻龟壳犹在城内昨询访𦒿旧有军资库官宇文遇者言比常在库中元和初节度使髙崇文知之命工人截为腰带胯具自张仪至崇文千馀载龟壳尚在而武臣毁之深可惜也出戎幕闲谈
  汴河贾客
  唐有贾客维舟汴河上获一巨龟于灶火中煨之是夕忘出之明日取视壳已燋矣拂拭去灰置于食床上欲食良久伸颈足动徐行床上其生如常众共异之投于水中游泳而去出录异记
  南人
  南人采龟溺以其性妒而与蛇交或雌蛇至有相趁闘噬力小致毙者采时取雄龟置瓷碗及小盘中于龟后以镜照之既见镜中龟即淫发而失溺又以纸炷火上㶸𤍠㸃其尻亦致失溺然不及镜照也得于道士陈钊又海上人云龙生三卵一为吉吊也其吉吊上岸与鹿交或于水邉遗精流槎遇之粘裹木枝如蒲桃焉色微青黄复似灰色号紫稍花益阳道别有方说出北梦琐言
  阎居敬
  新安人阎居敬所居为山水所浸恐屋壊移榻于户外而寝梦一乌人曰君避水在此我亦避水至此于君何害而迫迮我如是不快甚矣居敬寤不测其故尔夕三梦居敬曰岂吾不当止此耶因命移床乃床脚斜压一龟于户限外放之乃去出稽神录
  池州民
  池州民杨氏以卖鲊为业尝烹鲤鱼十头令儿守之将熟忽闻釜中乞命者数四儿惊惧走告其亲共往视之釜中无复一鱼求之不得期年所畜犬恒窥户限下而吠数日其家人曰去年鲤鱼得非在此耶即撒户视之得龟十头送之水中家亦无恙出稽神录
  李宗
  李宗为楚州刺史郡中有尼方行于市忽据地而坐不可推挽不食不语者累日所由司以告宗命武士扶起掘其地得大龟长数尺送之水中其尼乃愈出稽神录










  太平广记卷四百七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