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 (四库全书本)/卷48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七十九 太平广记 卷四百八十 卷四百八十一

  钦定四库全书
  太平广记卷四百八十  宋 李昉等 编蛮夷一
  四方蛮夷 无启民  帝女子泽
  毛人   轩辕国  白民国
  欧丝   輆沐国  泥离国
  然丘   卢扶国  浮忻国
  频斯   吴明国  女蛮国
  都播   骨利   突厥
  吐蕃   西北𮎰  鹤
  契丹   沃沮   僬侥
  四方蛮夷
  东方之人鼻大窍通于目筋力属焉南方之人口大窍通于耳西方之人面大窍通于鼻北方之人窍通于阴短颈中央之人窍通于口出酉阳杂爼
  无启民
  无启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为人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细民肝不朽八年化为人出酉阳杂俎
  帝女子泽
  帝女子泽性妒有从婢散逐四山无所依托东偶狐狸生子曰殃南交猴有子曰溪北通玃猳所育为伧出酉阳杂俎
  毛人
  八𮎰之中有毛人焉长七八尺皆于人形身及头上皆有毛如狝猴毛长尺馀短𣬺𣰿上音生下音管见人则賏古陌反自开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熹许记反食人舌鼻牵引共戏不与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丽一名髯狎小儿髯可畏也出酉阳杂爼
  轩辕国
  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诸天之野和鸾鸟舞民食鳯卵饮甘露出博物志
  白民国
  白民之国有乘黄状若狐背上有角乘之寿三千年出博物志
  欧丝
  欧丝之野女子乃跪据树欧丝出博物志
  輆沐国
  越东有輆沐之国音善爱反其长子生则解而食之谓之冝弟父死则负其母而弃之言鬼妻不可与共居楚之南炎人之国其亲戚死刳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成孝子也秦之西有义渠之国其亲戚死聚柴而焚之薰其烟上谓之登烟霞然后成为孝此上以为政下以为俗而未足为非也见墨子出博物志
  泥离国
  成王即位三年有泥离之国来朝其人称自发其国常従云里而行闻雷霆之声在下或入潜穴又闻波澜之声在上或泛巨水视日月以知方面所向计寒暑以知年月考以中国正朔则序历相符王接以外賔之礼也出拾遗录
  然丘
  成王六年然丘之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以玉为樊其国使者皆拳头尖鼻衣云霞之布如今朝霞也经历百馀国方至京师越铁岘泛沸海有蛇洲蜂岑铁岘峭厉车轮各金刚为辋比至京师轮皆铫锐几尽沸海皆涌起如煎鱼也鱼鳖皮骨坚强如石可以为铠泛沸海之时以铜薄舟底龙蛇蛟不得近也又经蛇洲则豹皮为屋于屋内推车经蜂岑燃胡苏之木末以此木烟能杀百虫经途五十馀年乃至洛邑成王封太山禅社首使发其国之时人并童稚乃至京师鬓髪皆白及还至然丘容貌还复壮比翼鸟多力状似鹄冲南海之舟泥巢崑岑之𤣥木而至其中遇圣则来翔集以表周公辅圣之神力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卢扶国
  卢扶国燕昭王时来朝渡玉河万里方至国中无恶禽兽水不扬波风不折枝人皆寿三百岁结草为衣是谓之卉服至死不老咸和孝让寿登百岁已上拜敬如至亲之礼葬于野外以香木灵草翳揜于尸闾里吊送号泣之声动于林谷溪原为之止流春木为之改色居丧水浆不入口至死者骨为埃尘然后乃食昔大禹随山导川乃至其地为无老纯孝之国出王子年拾遗
  浮忻国
  元封元年浮忻岁贡兰金之泥此金出汤渊盛夏之时水常沸涌有若汤火飞鸟不能过国人行者常见水邉有人冶此金为器混若泥如紫磨之色百铸其色变白有光如银名曰银烛常以为泥封诸函匣及诸宫门鬼魅不敢干当汉世上将出征及使绝国多以泥为印封卫青张骞苏武傅介子之使皆受金泥之玺封也帝崩后乃绝出王子年拾遗
  频斯
  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人来朝以五色玉为衣如今之铠不食中国滋味自赍金壶中有神浆凝如脂尝一滴则寿千年其国有大枫木为林髙六七十里善算者以里计之雷电常出树之半其枝交阴上蔽不见日月之光其下平净扫洒雨雾不能入焉树东有大石室可容万人坐壁上刻有三皇之像天皇十三头地皇十一头人皇九头皆龙身亦有膏烛之处缉石为床床上有膝痕二三寸床前有竹简长二寸书大篆之文皆言开辟已来事人莫能识言是伏羲画卦之时有此书或言苍颉造字之处旁有丹石井非人工所凿下及漏泉水常沸涌诸仙欲饮之时以长绠引汲频斯国民皆多力拳头不食五榖月中无影食桂浆其人髪引之则长置则目缩如螺续此人髪以为绳以及丹井方冬得升合之水水中有白蛙两翅常去来井上征者食之至周王子晋临井而窥有青雀吐杓以授子晋取而饮之乃有云起雪飞子晋以衣袖㧑雪则云霁雪止白蛙化为白雁入云揺揺遂灭此则频斯人所记葢其人年不可测也使图其山川地势瑰异之属以示张华华云此神异之国难可验信使车马珍服送之出闗出拾遗录
  吴明国
  贞元八年吴明国贡常燃鼎鸾蜂蜜云其国去东海数万里经揖娄沃沮等国其土宜五榖多珍玉礼乐仁义无剽劫人寿二百岁俗尚神仙术一岁之内乘云驾鹤者往往有之常望黄气如车葢知中国土德王遂愿贡奉常燃鼎量容三斗光洁似玉其色紫毎修饮𩜹不炽火而俄顷自熟香洁异于常等久而食之令人返老为少百疾不生也鸾蜂蜜云其蜂之声有如鸾鳯而身被五彩大者可重十馀斤为窠于深岩峻岭闲大者占地二三亩国人采其蜜不逾二三合如过度即有风雷之异若螫人生疮以石上菖蒲根傅之即愈其色碧贮之于白玉碗表里莹彻如碧琉璃久食令人长寿颜如童子髪白者应时而黒逮及沉疴眇跛无不疗焉出杜阳杂编
  女蛮国
  大中初女蛮国贡双龙犀有二龙鳞鬛爪角悉备明霞锦云链水香麻以为色光辉映曜芬馥著人五色相间而美于中华锦其国人危髻金冠头络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更女王国贡龙油绫鱼油锦文彩多异入水不濡云有龙油鱼油也优者更作女王国曲音调宛畅𫝊于乐部矣出杜阳杂编
  都播
  都播国铁勒之别种也分为三部自相统摄其俗结草为庐无牛羊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为粮衣貂鹿之皮贫者亦缉鸟羽为服国无刑罚偷盗者倍征其𧷢出神异录
  骨利
  骨利国居回纥北方瀚海之北胜兵四千地出名马昼长夜短天色正曛煮一羊胛才熟东方已曙葢近日入之所也出神异录
  突厥
  突厥事祅神无祠庙刻毡为形盛于毛袋行动之处以脂苏涂或系之竿上四时祀之坚昆部落非狼种其先所生之窟在曲漫山北自谓上代有神与㹀牛交于此窟其人髪黄目绿赤髭髯其髭髯俱黒者汉将李陵及兵众之后也西屠俗染齿令黒出酉阳杂俎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神神在阿史得蜜西射摩有神异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经数十年后部落将大猎至夜中海神谓射摩曰明日猎时尔上代所生之窟当有金角白鹿出尔若射中此鹿毕形与吾往来或射不中即縁绝矣至明入围果所生窟中有白鹿金角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围将跳出围遂杀之射摩怒遂手斩呵⿰首领仍誓之曰自此之后须人祭天常取呵⿰即取部落子孙斩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部落用之射摩既斩阿⿰至暮还海神女执射摩曰尔手斩人血气腥秽因縁绝矣出酉阳杂俎
  吐蕃
  唐贞元中王师大破吐蕃于青海临阵杀吐蕃大兵马使乞蔵遮遮及诸者或云是尚结赞男女吐蕃乃收尸归国有百馀人行哭随尸威仪绝异使一人立尸旁代语使一人问疮痛乎代语者曰痛即膏药涂之又问曰食乎代者曰食即为具食又问曰衣乎代者曰衣即命裘衣之又问归乎代者曰归即具舆马载尸而去译语者传也若此异礼必其国之贵臣也出咸通录
  西北𮎰
  西北𮎰中有玉馈之酒酒泉在焉广一丈深三丈酒美如肉清澄如镜上有玉樽玉笾取一樽复生焉与天同休无干时石邉有脯焉味如獐脯饮此酒人不生死此井问人与天同生虽男女不夫妇故言不生死出神异记
  鹤
  西北海戌亥之地有鹤民国人长三寸日行千里而歩疾如飞每为海鹤所吞其人亦有君子小人如君子性能机巧每为鹤患常刻土为己状或数百聚于𮎰野水际以为小人吞之而有患凡百千度后见真者过去亦不能食人多在山涧溪岸之旁穿穴为国或三十步五十步为一国如此不啻千万春夏则食路草实秋冬食草根值暑则裸形遇寒则编细草为衣亦解服气出穷神秘苑
  
  一说四海之外有鹄国焉男女皆长七寸为人自然有礼如经谕跪拜其人皆寿三百岁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虽畏海鹤陈章与齐桓公言鹄遇吞之亦寿三百岁此人鹄中不死而鹄亦一举千里陈章与齐桓公所言小人也出神异录
  契丹
  卢文进幽州人也至南封范阳王尝云陷契丹中屡又绝塞射猎以给军食正昼方猎忽天色晦黒众星粲然众皆惧捕得蕃人问之至所谓笡却日也此地以为常寻当复矣顷之乃明日犹午也又云常于无定河见人脑骨一条大如柱长可七尺云出稽神录
  沃沮
  母邱俭遣王倾追髙丽王官尽沃沮东东界问其耆老海东有人不耆老言国人尝乘船捕鱼遭风见吹数十日东得一岛上有人言语不相晓其俗尝以七月取童女沉海又言有一国亦在海中纯女无男
  又说得一布衣从海中浮出其身如中人其衣两袖长二尺又得一破船随浪出在海岸邉有一人项中复有面生就之与语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地皆在沃沮东大海中出博物志
  僬侥
  李章武有人腊三寸馀头髀肋成就眉目分明言是僬侥国人出酉阳杂俎

  太平广记卷四百八十
<子部,小说家类,异闻之属,太平广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