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26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职官部六十 太平御览
卷二百六十三.职官部六十一
职官部六十二 

别驾[编辑]

应劭《汉官仪》曰︰元帝时,丞相于定国条州大小为设吏员,治中别驾、诸部从事秩皆百石。

汉书》曰︰黄霸为扬州刺史。三岁,宣帝诏赐车盖特高一尺别驾主簿车,缇糸由屏星于轼前,以彰有德。

《东观汉记》曰︰郭在并州行部,童儿骑竹马迎拜,问使君何日当还,语别驾,计日告之。

《后汉书》曰︰袁绍领冀州,以审配为别驾,委以腹心,并总幕府。绍又以田丰为别驾,丰劝迎天子,绍不纳,及败,曰︰“吾惭田别驾。”

谢承《后汉书》曰︰周景为豫州,辟陈蕃为别驾,不就。景题别驾舆曰︰“陈仲举座也。”不复更辟。蕃惶惧,起视职。

又曰︰陈茂,豫州刺史周敞辟为别驾从事。与俱行部,到颍川阳翟传。传中有置美酒一押,敞去,敕御驺载酒以行。茂见,于外取押击柱破之,敞问茂︰“刺史年老酒益气,别驾破押,名亦何益?”茂答曰︰“所过皆有,以明使君传车𬴂骖载酒非宜也。”

《魏志》曰︰崔琰,字季圭。太祖破袁氏,领冀州牧,辟琰为别驾,语琰曰︰“比案户籍,可得三十万众,故为大州也。”琰曰︰“今天下分崩,九州幅裂,二袁兄弟亲寻干戈,冀方蒸庶暴骨原野。未闻王师仁声先路,存问风俗,救其涂炭,而计校甲兵,惟此为先,斯岂彼州士女所望于明公哉!”太祖改容谢之。于时宾客皆复失色。

又曰︰李膺自蜀使至都,武帝悦之,谓曰︰“今李膺何如昔?”对曰︰“今胜昔。”问其故,对曰︰“昔事桓灵之主,今逢尧舜之君。”帝嘉其对,以如意击席者久之,乃以为益州别驾。

又曰︰王基,字伯舆,东莱人。时青土初定,刺史王凌表请基为别驾。凌流称青土,盖亦由基协和之辅也。

《吴书》曰︰陆逊为右护军、镇西将军。权嘉逊功德,欲殊显之,虽为上将军、列侯,犹欲令历本州举命,乃使扬州牧吕范就辟别驾从事。

《晋书》曰︰王祥,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祥乃应召,虔委以州事。于时寇盗充斥,祥率励兵士,频讨破之。州界清靖,政化大行。时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实赖王祥。邦国不空,别驾之功。”

邓粲《晋记》曰︰王澄为荆州,宗厥以酒色礼澄。澄叱左右ㄏ之。别驾郭舒厉色曰︰“使君醉。”澄曰︰“狂邪!狂我醉。”因炙舒眉。

《晋中兴书》曰︰初,魏徐州刺史任城吕虔有佩刀,工相之,以为必三公可服此刀。虔语别驾王祥曰︰“苟非其人,刀或为害,卿有公辅之量,故以相与。”祥始辞之,虔强与乃受。祥死之日,以刀授弟览曰︰“吾儿凡,汝后必兴,足称此刀,故以相与。”

又曰︰长沙邓粲,高洁著名,桓冲召粲为别驾。粲起就职,时南郡刘尚公亦治操不仕,粲既就职,尚公语粲曰︰“卿道广学深,众所推怀,忽然改节,诚失所望。”粲笑答曰︰“足下可谓有志于隐,而未知隐之为道,朝亦可隐,市亦可隐;初在我,不在于物。”尚公无以难之。虽然,粲名誉解半矣。

又曰︰邓骞,字长真,长沙人也。谯王承为魏所败,梂骞甚急,乡人为惧,骞笑曰︰“欲用我耳。”乃往诣,喜谓曰︰“君可谓古之解扬也。”以为别驾。

《续晋安帝纪》曰︰益州刺史李邈,微时居汉川,与别驾姜显饯送刺史。显忽邈,邈曰︰“大丈夫何至守偏地。”为姜显所陵,即不复还家,仍附船下。自是十五年,而镇梁、汉,显犹栖迟,即檄为别驾。

《后周书》曰︰柳庆为雍州别驾。有贾人持金二十斤,诣京师交易,寄人停止。每欲出行,常自执管钥。无何,缄闭不异而失之。谓是主人所窃,郡县讯问,主人遂自诬服。庆闻而叹之,乃问贾人曰︰“卿钥恒置何处?”对曰︰“恒自带之。”庆曰︰“颇与人同宿乎?”曰︰“无。”“与人同饮乎?”曰︰“日者曾与一沙门再度酣宴,醉而昼寝。”庆曰︰“主人特以痛自诬,非盗也。彼沙门乃真盗耳。”即遣吏逮捕沙门,乃怀金逃匿。后捕得,尽获所失之金。

《隋书》︰赵轨为齐州别驾,征入朝。父老相送者各挥涕曰︰“别驾在官,水火不与百姓交,是以不敢以壶酒相送。公清若水,请酌一杯水奉饯。”轨受而饮之。

《唐书》曰︰德宗命王虔休幕客昭义军节度掌书记卢顼为州别驾知州事,赐绯鱼袋赏有功也。时元谊据州,顼白于虔休请入城说下之,顼见诣为陈利害,诣请随顼归朝,故顼不次授官。

《三辅决录》曰︰苏章为冀州刺史,召安平崔瑗为别驾。

《豫章烈士传》曰︰孔恂,字巨卿,新淦人。为别驾。车前后旧有屏星,如刺史车曲翳仪式。时刺史行部发去日晏,怒命去之。恂曰︰“明使君发自晏而饮,撤去屏星,毁国旧仪,此不可行。别驾可去,屏星不可省。”即投传而去。

《曹操别传》曰︰武皇帝为兖州,以毕谌为别驾。兖州乱,张孟卓劫谌母弟,帝见谌,曰︰“孤绥抚失和,闻卿母弟为张邈所执,人情不相远,卿可去。孤自遣不为相弃。”谌弟泣曰︰“当以死自效。”帝亦垂涕答之。谌明日便走,后破下邳,得谌,还以为掾。

《王允别传》曰︰允仕郡,民有路拂者少无行,而太守王珠召以补吏。允犯颜固争,珠怒收允,欲杀之。刺史邓盛闻而驰传,辟为别驾从事。允由是知名,路拂以之废弃。

《管辂别传》曰︰赵孔耀言辂于冀州刺史裴徽,即檄召辂。一相见,清论终日,不觉疲倦。天时大热,移床在庭前树下,乃至鶏鸣向晨然后出。自尔四见,引辂为别驾。

《江氏家传》曰︰统字应元。太傅东海王领州牧,请君为别驾,与君书曰︰“昔子师作豫州,未下车辟荀慈明,下车辟孔文举。贵州人士有堪此求者不知,君举高平郗道微为贤良,陈留阮宣子为直言,济北程弘叔为方正,皆于时选为允。”

《顾和别传》曰︰顾球,时为扬州别驾,顾荣谓球曰︰“卿速步公孝,如是超卿矣。”和,字公孝。

《庾亮集·答郭逊书》曰︰别驾旧与刺史别乘,同流宣化于万里者。其任居刺史之半,安可任非其人。

应享《与州将笺》曰︰诲命欲求佳别驾,自顷诸府大开,搜延路广,海无遗蚌,山亡逸璞。归数日,卧思,始得一人。陈国有袁琇字惠瑛者,才识可以经于治乱,栖寺可以劝砺后进,享具所服,闻而未尝接颜交言也。又宗令文,早有名辈相与通,家门素所具,抑亦其次。

治中[编辑]

《通典》曰︰治中从事史一人,居中治事,主众曹文书,汉制也。

谢承《后汉书》曰︰陈禅为州治中从事。刺史为人所劾受纳赃赂,禅当传拷,乃至笞掠无算,五毒毕加。禅神意自若,辞对无屈,事遂释。

应劭《汉官仪》曰︰司隶功曹从事,即治中也。

《魏志》曰︰审配,字正南,魏郡人。少忠烈慷慨,有不可犯之节。袁绍领冀州,委配心腹之任,以为治中别驾。

又曰︰太祖令曰︰“频年已来,不闻嘉谋,岂吾开延不勤之耶?自今已后,诸掾属治中别驾,常以月旦各言其失,吾将览也。”

又曰︰毛,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少为县吏,以清公称。将避乱荆州,未至,闻刘表政令不明,遂住鲁阳。太祖临兖州,辟为治中从事。

《蜀志》曰︰庞统以从事守耒阳令,不治,免官。鲁肃遗先主书曰︰“庞士元非百里之才,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骥足耳。”乃以为治中。

《江表传》曰︰孙权克荆州,将吏悉皆归附,而潘独称疾不见。权遣人以床就家舆致之,伏面著床席,涕泣交横。权至,慰劳与语,使亲近以手巾拭其面。起,下地拜谢。即以为治中。

王隐《晋书》曰︰唐彬檄为治中别驾,忠肃公亮,匡救违阙,尽规诲以纳善,不显谏以彰主失,当朝正色焉。

又曰︰谯郡太守李诠称散吏戴炽当尽州席坐,后竟为治中。

檀道鸾《晋纪》曰︰习凿齿少博涉,才情秀逸,桓温奇之。自州从事,岁中三转,至治中。

《梁书》曰︰萧洽为南徐州治中,既近畿重镇,吏数千人,前后居之者皆致巨富。洽为之,清身率职,馈遗一无所受,妻子不免饥寒。

又曰︰陆襄,字师卿。为扬州治中,襄父终此官,乃固辞,高祖不许,听与府司马换廨居之也。

《益部耆旧传》曰︰柳琮,字伯骞。为治中,与人交结,久而益亲,其所拔进,皆世所称,致位牧守。乡里为之语曰︰“得黄金一笥,不如柳伯骞所识。”

又曰︰张彦,字伯春,为治中从事,刺史每坐高床,治中单席于地。

邓德明《南康记》曰︰昔有卢耽,仕州为治中。少有栖山之术,善解飞,每夕辄凌虚归家,晓则还州。曾元会,晓不及朝,则化为白鹄,至阁前回翔欲下。威仪以帚掷之,得一只履,耽乃惊还就列。时步骘为广州刺史,意恶之,便以状列闻,遂至诛灭。

《世说》曰︰习凿齿才具不常,桓宣武器之,未三十用为荆州治中。谢笺曰︰“不遇明公,荆州老从事耳!”

长史[编辑]

《后周书》曰︰刘为萧循益州长史。及太祖既纳萧循之降,又许其返国。循至长安累月,未之遣也。因侍宴,太祖曰︰“我于古谁比?”对曰︰“常以公命世英主,汤、武莫逮;今日所见,曾齐桓、晋文之不若。”太祖曰︰“我不得比汤、武,望与伊、周为匹,何桓、文之不若乎?”对曰︰“齐桓存三亡国,晋文不失信于伐原。”语未终,太祖抚掌曰︰“我解尔意,欲激我耳。”于是即命遣循。

《陈书》曰︰萧济为扬州长史。高宗尝敕取扬州曹事躬自省览,见济条理详悉,文无滞留,乃顾谓左右曰︰“我本期萧长史长于经传,不意精练繁剧乃至于此。”

《隋书》曰︰荣毗。杨素荐毗为华州长史,世号为能。素之田宅多在华阴,左右放纵,毗以法绳之,无所宽贷。毗因朝集,素谓之曰︰“素之举卿,适以自罚也。”毗答曰︰“奉法一心者,但恐累公所举。”素笑曰︰“前者戏耳。卿之奉法,素之望也。”

又曰︰高祖时,制刺史二佐,每岁暮更入朝,上考课。

《唐书》曰︰张惟一为荆州长史,以防御使陈希昂为司马。希昂,衡州酋帅,家兵千人,在部下自为藩卫。有牟遂金仕至将军,为惟一将。希昂积憾,持兵领众入惟一衙,索遂金头。金藏于惟一后院,惟一惧截头,遂与之,兵始退。自此之后,政归希昂,惟一寄坐而已。

司马[编辑]

《北史》曰︰魏苏亮拜黄门侍郎。文帝子宜都王武为秦州刺史,以亮为司马。帝谓亮曰︰“黄门郎岂可为秦州司马,以朕爱子出藩,故以心腹相委,勿以为恨。”

《三国典略》曰︰齐以太子率更令崔龙子为司州司马。初,龙子为司徒功曹,嫁女与穆提婆以求此职,提婆许之,以其品悬绝,先转为率更令。至是成婚既毕,即便用之。寻有谣言榜于路侧曰︰“司州司马崔老鸱,取钱能疾判事迟。”御史冯士见而劾之,遂免其官。

《北史》曰︰隋房恭懿历泽、德二州司马,卢恺复奏其政美,上甚异之,复赐以帛。诸州朝集,称为劝励之首,以为“上天宗庙之所佑助,岂朕寡薄能致之乎!”

《隋书》曰︰刘模为岚州司马。杨谅既作乱,刺史乔锺葵发兵将赴逆,模拒之曰︰“汉王所图不轨,公荷国厚恩,致位方伯,谓当竭诚效命以答慈造,岂有大行皇帝梓宫未掩,翻为厉阶!”锺葵失色曰︰“司马反耶!”临之以兵,气辞不挠,锺葵义而释之。军吏进曰︰“若不斩模,何以厌众心。”于是囚之于狱。悉取模资财分赐党与。及谅平,炀帝嘉之,拜开府,授天兴令。

 职官部六十 ↑返回顶部 职官部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