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31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兵部四十五 太平御览
卷三百一十五.兵部四十六
兵部四十七 

水战[编辑]

《国语·吴语》曰:越王军于江南,明日将舟战于江。

《晋书·慕容超载记》曰:水战,国之所短,吴之所长。

曰:陈敏作乱,陶侃时镇江夏,以朱伺能水战,晓作舟舰,乃遣作大舰,暑为右甄,据江口,摧破敏前锋。

又曰:〈何无忌传〉曰:卢循遣别将徐道覆顺流而下,舟舰皆重楼。何无忌率众拒之,长史邓潜之曰:“今以神武之师抗彼逆众,回山压卵,未足为譬。然国家之计,在此一举。闻其舟舰大盛,势居上流。蜂虿之毒,邾鲁成鉴。宜决破南塘,守二城以待之。其必不敢舍我远下,蓄力俟其疲老,然后击之。若弃万全之长䇿,而决成败于一战,如其失利,悔无及矣。”无忌不从,遂以舟师拒之。既及贼,令强弩数百登西岸小山以邀射之,而薄于山侧。俄而西风大起,无忌所乘小舰被飘于东岸,贼乘风以大舰逼之,众遂奔败,无忌尚厉声曰:“取我苏武节来!”节至,乃躬执以督战。贼众云集,登舰者数十人。无忌辞色无挠,遂握节死之。

《梁书》曰:王琳帅兵东下,陈遣太尉侯填、司空侯安都等拒之。填等以琳军方盛,引军入芜湖避之。时西南风至急,琳谓得天道,将直取扬州,侯填等徐出芜湖,蹑其后。比及兵交,西南风翻为填用,琳兵放火燧以掷填船者,皆反烧其船,琳舰溃乱,兵士赴水,死十二,其馀皆弃船上岸,为陈军所杀殆尽。

《隋书》曰:杨素伐陈,率水军东下,舟舻被江,旌甲曜日。素坐平乘大船,容貌雄伟,陈人望之惧曰:“清河公即江神也。”陈南康内史吕仲肃屯岐亭,正据江峡,于北岸凿岩,缀铁锁三条,横绝上流,以遏战船。素与仁恩登陆俱发,先攻其栅。仲肃军夜溃,素徐去其锁。

又《李安传》曰:伐陈之役,蜀兵顺流东下。时陈人屯白沙,安谓诸将曰:“水战非北人所长。今陈人依险泊船,以夜袭屯,贼可破也。”

《越绝书》曰:伍子胥水战法,大翼一艘,广丈六尺,长十二丈,容战士二十六人,擢五十人,舳舰三人,操长钩矛斧者四吏,仆射长各一人,凡九十一人。当用长钩矛、长斧各四,弩各三十四,矢三千三百,甲兜鍪各三十二。

《庄子》曰:宋人有善为不⻱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能不龟手一也。

《阮元瑜为曹公与孙权书》曰:若恃水战,临江塞要。欲令王师终不得渡,似未必也。

《孙子荆为石仲恭与孙皓书》曰:自倾国家整治器械,修造舟楫,简习水战。

掩袭上[编辑]

《白虎通》曰:袭者何?谓行不假涂,掩人不备也。人衔枚,马纒勒,昼伏夜行,为袭也。

《左传》曰:凡师有钟鼓曰伐,无曰侵,轻曰袭。

又曰:初,周人与范氏田,公孙尨税焉。赵氏得而献之,吏请杀之。赵孟曰:“为其主也,何罪?”止而与之田。及铁之战,以徒五百人宵攻郑师,取蜂旗于子姚之幕下。

又曰:齐侯还自晋,不入。遂袭莒,门于且于,莒邑名伤股而退。明日,将复战,期于寿舒。

又曰:秦伯使大夫杞子戍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管,钥。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蹇曰:“劳师以袭逺,非所闻也。蹇叔,秦大夫。师劳力竭,逺主备之,无乃不可乎!且师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辞,不受其言。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晋人御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大阜曰陵。其南陵,夏侯皋之墓;皋,夏桀之祖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此道在二陵之间,南谷中各深委曲,两山相嵚,故可以避风雨。古道由此。魏武帝西讨巴汉,恶其险而更开北山髙道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与。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有?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代之患。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言不可为背君。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晋文未葬,故襄公称子。子以凶服従戎,故墨之也。遂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

《家语》曰:吴晋遂遇黄池,越王袭吴之国。吴王归,与越战,灭焉。

《战国策》曰:苏秦谓楚威王曰:“王兴师袭秦,此所谓两虎相斗也。”

《后汉书》曰:渔阳太守彭宠反,自将二万馀人攻幽州刺史朱浮于蓟,光武使将军邓隆救蓟。隆军潞南,浮军雍奴,遣吏奏状。帝读檄,怒谓使曰:“营相去百里,其势岂得相及?彼若若,汝也。还,北军必败矣。”宠果盛军临河以拒隆,又别发轻骑三千袭其后,大破隆军。朱浮逺,遂不能救,引而去。

又曰:苏茂、周建与马武合战。良久,王霸军中壮士路润等数十人,断髪请战,霸知士心锐,乃开营,后出精骑袭其背,茂、建前后受敌,惊乱走散。

又曰:邓训发湟中六千人,令长史任尚将之,缝革为船,置于箄上以渡河,箄,木筏也。音步佳反。掩击迷唐庐落大豪,多所斩获。

又曰:马援讨诸羌,引精兵聚北山上,援陈军向山,而分遣数百骑绕袭其后,乘夜放火,击鼓叫噪,虏遂大溃,凡斩首千馀级。援以兵少,不得穷追,收其榖粮畜产而还。

曹瞒传》曰:公闻许攸来,跣出迎,攸劝公袭绍将,公大喜,乃选精锐步骑,皆执袁军旗帜,衔枚缚马口,夜从间道出,入把束薪,照所历道问者,语之曰:“袁公恐曹操钞掠后军,还兵以益备。”闻者信以为然。既至,围屯,大放火,营中惊乱。大破之,尽燔其粮榖宝货,斩督将睢元晋等,割得诸军淳于仲简鼻,杀士卒千馀人,皆取鼻,牛马割唇舌以示,绍军将士皆惶惧。

又曰:曹公征张鲁至阳平,张鲁使弟卫据阳平关,横山筑城十馀里。攻之不㧞,乃引军还。贼见大军退,其守备懈,公乃宻遣骑将等乘险夜袭,大破之。

又曰:庐江太守刘勲在皖城,今同安郡。恃兵强士勇,横于江、淮之间,无出其右者,孙䇿恶之。时以江左,自领㑹稽太守,使人卑辞厚币而说之曰:“海昏上缭宗人,数欺下国,患之有年矣。击之路由不便,幸因将军之神武而临之。且上缭国富廪实,吴娃越姬,充于后庭,明珠大贝,被于帑藏,帑,他朗切。取之可以资军。虽蜀郡成都金碧之府,未能过也。策愿举敝邑士卒以为外援。”勲然之。刘晔谏曰:“上缭虽小,而城坚池深。守之则易,攻之则难,不可旬而㧞也。且兵疲于外而国虚于内。孙策多谋而善用兵,乘虚袭我,将何御之?而将军进屈于敌,退无所归。羝羊触藩羸其角,不能退不能进,其在兹乎?”勲不从。遂大兴师伐上缭,其庐江果为策所袭。勲穷蹙,遂奔曹公。

《魏志》曰:遣将锺㑹、邓艾伐蜀,蜀将姜维守剑阁。锺㑹攻维未能艾上言:“请从阴平江由邪径经汉阳亭趣涪,出剑阁西四百里,去成都三百里,奇兵冲其腹心。剑阁之守必还赴涪,则㑹方轨而进;剑阁之士不还,则应涪之兵寡矣。《军志》有之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今掩其空虚,破之必矣。”冬十月,艾自阴平行无人之地七百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髙谷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频于危殆。艾以毡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縁崖,鱼贯而进。先登至江油,蜀守将马邈降。诸葛瞻自涪还绵竹,列阵相拒,大破之。斩瞻及尚书张遵等首,进军至成都。蜀主刘禅面缚舆衬诣军门降。

又曰:杨阜字义山,天水荜人也。韦康以为别驾。马超率万馀人攻冀城,阜率国士大夫及宗族子弟胜兵千馀人,使弟岳于城上作偃月营,与超接战,自正月至八月拒守而救兵不至。超入拘岳于冀,杀刺史太守。阜内有报超之志,而未得其便。外兄姜叙屯历城,阜少长叙家,见叙母,说前在冀中时事,歔欷悲甚。叙曰:“何乃尔?”阜曰:“守臣不能见,君亡不能死,亦何面目以视息天下乎!”时叙母慨然,敕从阜计。超闻阜等兵起,自将出,袭历城,得叙母。骂之曰:“若背父之逆子,弑君之杰贼,天地岂久容?敢以面目视人乎!”超怒,杀之。阜与战,身被五创,宗族昆季死者七人。

《吴志》曰:蜀关云长遣糜芳守南郡,自领兵围樊。吴主遣将吕蒙屯陆口,外倍修恩厚,与云长结好。云长多留兵备公安、南郡。蒙上疏曰:“云长多留备兵,必恐蒙图其后故也。䝉常有病,乞分众还建业,以理病为名。彼闻之,必彻备徐以大军溯江驰上,袭其空虚,则南郡可下而云长可擒也。”吴主然之。蒙遂称病还建业。云长果稍彻备,而悉众赴樊城。蒙遂发兵逆流而上,伏甲于舟,使更衣为商人,以理征棹,逹曙兼行,至其所置屯戍,辄缚之。遂绝斥堠,师次于南郡,袭夺其城。云长将士攻樊城未知,闻城已陷而家属无恙,见待甚于平时,无复鬬心,稍稍散,去云长为吴师所擒,荆州遂平。

又曰:建安二十四年,云长围曹仁于襄阳,曹公遣左将军于禁救之。㑹汉水暴起,云长以舟兵生虏禁等步骑三万送江陵,唯城未㧞。权内惮云长,外欲为己功,与曹公,笺乞讨贼自效。权正月,先遣吕䝉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太守糜芳以城降。蒙据江陵,抚其老弱,释于禁之囚。

《晋书》曰:王如,京兆人也。初为州武吏,遇乱,流移至宛。时诸流人有诏并遣还乡,如等以关中荒残,不愿归,征南将军山简、南中郎将杜蕤各遣兵送之,而促期令发。如遂潜结无赖少年,夜袭二军,大破之。又䧟攻襄城。于是诸郡流人各率其党攻诸城镇,多杀令长以应之。未㡬,众四五万,号大将军,如后连年种榖,皆化为莠,军中大饥。

又曰:石勒遣其将石良率精兵五千袭李矩,逆击不利。郭诵弟元复为贼所执,遣元以书说矩曰:“去年东平曹嶷,西賔猗卢,矩如牛角,何不归命?”以示诵,诵曰:“昔王陵之母在贼,犹不改意,弟当何论!”勒复遗诵麈尾马鞭,以示殷勤,诵不答。

又曰:张骏为凉州牧。咸和初,骏遣武威太守窦涛,金城太守张阆、武兴太守辛岩、扬烈将军宋辑等率众东㑹韩璞,攻讨秦州诸郡。刘曜遣刘胤来拒,屯于狄道城。韩璞进渡沃干岭。辛岩曰:“我握众数万,藉氐羌之锐,宜速战以灭之,不可以久,久则变生。”璞曰:“自夏末以来,太白犯月,辰星逆行,白虹贯日皆变之大者,不可以轻动。轻动而不捷,为祸更深。吾将久而毙之。且曜与石勒相攻,胤亦不能久也。”积至七十日,军粮竭,遣辛岩督运于金城。胤闻之,大悦,谓其将士曰:“韩璞之众,十倍于吾,羌胡皆叛,不为之用。吾粮廪将悬,难以持久。今虏分兵运粮,可谓天授吾也。若败辛岩,璞等自溃。彼众我寡,宜以死战。战而不捷,当无疋马得还,宜厉尔戈矛,竭汝智力。”众咸奋志。于是率骑三千,袭岩于沃干岭,败之,璞军遂溃,死者二万馀人。面缚归罪,骏曰:“孤之罪也,将军何辱!”皆赦之。

王隠《晋书》曰:祖逖军大饥,进据太丘城。樊雅遣六十馀人入逖营,㧞㦸大呼向逖,逖军大乱不知贼之多少,皆欲散走。逖疑非多人,但令左右拒之。㑹督䕶董昭入,共讨贼,贼从故道出。

 兵部四十五 ↑返回顶部 兵部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