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41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事部五十一 太平御览
卷四百一十一.人事部五十二
人事部五十三 

孝感[编辑]

《孝经左契》曰:玄气混沌,孝在其中。天子孝,天龙负图,地龟出书,大孽消灭,云景出游。

《孝经援神契》曰:庶人孝则木泽茂,浮珍舒恪草,秀水出神鱼。此庶人谓有德不仕,若曾子之孝,千里感母,能使其域致珍也。

《东观汉记》曰:明帝,光武弟四子,阴后所生。即祚,长思远慕,至逾年,乃率诸王侯公主、外戚、郡国计吏上陵,如会殿前礼。正月,上谒原陵,梦先帝太后如平生,亲率百官上陵,其日降甘露,积于树,百官取以荐。会毕,上伏御床视太后镜奁中物,感恸悲涕,令易脂泽妆具。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又曰:姜诗,字士游,广汉雒人。遭值年荒,与妇佣作养母。贼经其里,束兵安步,云“不可惊孝子”。母好饮江水,儿常取水溺死。夫妇痛,恐母知,诈云行学,岁作衣投于江中,俄而涌泉,出于舍侧,味如江水,井旦出鲤鱼一双。

谢承《后汉书》曰:方储,字圣明,丹阳歙人。幼丧父,事母。母终,自负土成坟,种奇树千株,白兔游其下。

《魏略》曰:程坚,字谋角,南阳人。居贫,以磨镜给养。母丧,哀号。枥下有马,每闻坚哭辄泪出,暂辍刍草。

《晋书》曰:王祥,性至孝。继母朱氏不慈,犹令除扫牛下,祥愈恭谨。父母有疾,衣冠不解。母令守奈实,每风雨至,抱树而立。母又思黄雀炙,忽有十数黄雀飞入幕,以供母食。又母冬月欲食生鱼,祥脱衣剖冰求之,冰忽自解,双鲤跃出,乡里以为孝感所致。

又曰:吴隐之,字处默。年十岁,丁父忧,每号哭,行人为流涕。家贫,无人鸣鼓,每至号哭之时,有双鹤警叫,及祥练之夕,复有群雁俱集。时人咸以孝感所致。

《晋中兴书》曰:何琦,字万伦。遭母忧,停柩在殡,为邻火所逼,烟焰已交,家乏僮役,计无从出,乃匍匐棺所号哭而已。俄而风止火息,堂屋一间乃免。

又曰:乌程吴达往经饥馑,父母兄嫂及群从小幼之亲,十有三人。达病笃。邻里咸苇裹衣而埋之,亲属皆尽,存者惟达夫妇而已。家徒四壁,昼则佣赁,夜还烧砖伐木。夜在山中屡遇虎,虎下道避之。夫妻勤苦,期年中成七墓十二棺,邻里嘉上其志义,葬日悉出助之。太守张崇之义其志行,加羔雁之礼,命补功曹吏。达以门寒,固辞不就。

萧子显《齐书》曰:永兴王氏女,年五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三十父死,临尸一叫,眼皆血出,小妹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为孝感。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赵录》曰:刘殷七岁丧父,哀毁过礼。曾祖母王氏,盛冬思堇。殷年九岁,乃于泽中恸哭,收泪视地,见有堇生焉,得斛馀而归。食而不减,至堇生乃尽。其夜梦人谓殷曰:“西篱下有粟。”寤而掘之,得粟十五锺焉。铭曰:“七年粟百石以赐孝子刘殷。”自是食之,七年乃尽。

又曰:王延,字延玄,西河人也。九岁丧母,后母卜氏遇之无道,延供事弥谨。卜恒取蒲穰及败麻头与延贮衣,其姑闻而问之,延知不言。卜盛冬敕延云:思生鱼。延求鱼不获,卜杖之流血。延寻汾叩凌而哭,得生鱼一只,长五尺。卜食之,积日不尽,尔乃心寤,抚延如亲子。

《秦记》曰:苻健皇始玄年,晋梁州刺史司马勋入秦州,获尚书赵琨,煞而弃其尸。琨子焕求父尸不得,乃悲号不已。俄有群鸟悲鸣,从山而来,来而复反,寻鸟向山而得父尸。

《南史》曰:潘综,吴兴乌程人也。孙恩之乱,妖党攻破村邑,综与父骠共走避贼。骠年老行迟,贼转逼,骠语:“我不能去,汝走可脱,幸勿俱死。”玺因之坐地。综迎贼叩头曰:“父年老,乞赐生命。”贼至,骠亦请贼曰:“儿年少,自能走,今为孝子不去。老子不惜死,乞活此儿。”贼因斫骠。综抱父于腹下,贼斫综头面,凡四创。综当时闷绝。又一贼从傍来,相谓曰:“卿欲举大事。此儿以死救父,尔何可煞?煞孝子不祥。”贼乃止,父子乃得免。

《齐书》曰:匡昕,字令先,庐陵人。有至性,隐金华山,服食不与俗人交。母病亡,已经七月,昕奔还号叫,母即苏,皆谓孝感所致。

《齐春秋》曰:宗玄卿,字希苻。早孤,为祖母所养。祖母病,玄卿在远辄心痛,大病则大痛,小病则小痛,如此常也。

又曰:焦华,父遗,曾病甚,冬中思瓜。华忽梦人谓之曰:“闻尔父思瓜,故送助养。”呼从者进之,华跪受。寤而瓜在手,香非常也。父食之而病愈。

又曰:刘灵哲,字文明。母病,祈祷至多,忽梦一人以药与之曰:“煮服之即馋拢”惊寤,于枕间得所梦之药,似竹根,服之立馋拢馀根于斋前种,叶似𦽏茈,莫有识者。

又曰:萧睿明,字景懠。在计切。母病风积年,昼夜祈祷。时寒,睿明下泪为冰,筋额上叩血出,亦冰不流。忽有一人以小石函授之,曰:“此能治丈夫百病。”睿明受之,忽不见人,以函奉母,惟有三寸绢丹,书为“日月”字。母即平愈。

又曰:解叔谦,字楚梁。母有疾,于夜庭中祈祠,闻空中云:“此疾无他,得丁公藤为酒便馋拢”即诣医及《本草》,皆无识者。乃求访至宜都,遥睹山中一老翁伐木,问其所用,答曰:“此丁公藤,治风尤验。”叔谦伏地流涕,具款求意。此公与之四段,并示渍酒法。叔谦拜领受之。复视翁,不见。依法为酒,母疾顿愈。

《梁书》曰:陆襄,字师伯。常卒心痛,医方须三斗粟浆。时属凝冬,日又暮矣,求乞无所,忽有老人诣门货浆,量如方斛。始欲酬直,无何失之。时以襄孝感致焉。

又曰:臧盾有孝性,随父宿直廷尉。母刘氏在宅暴亡,盾左手中指痛,不得寝。及晓,宅信果报凶问,其感通如此。

又曰:甄恬,字彦约。数岁丧父,哀戚有若成人。年八岁,问其母,恨不识父,悲泣累日。忽云有见形状,即其父也。及母亡,庐于墓,有鸟玄黄色,集于庐树。恬哭即鸣,止则无声。

《陈书》曰:吴明彻幼孤,性至孝。年十四,感坟茔未修,家贫无以取给,乃勤力耕种。时天下亢旱,苗稼焦枯。明彻哀愤,每之田中号哭,仰天自诉。居数日,有田还者云:“苗已更生。”明彻疑其欺己,及往如言。秋而大获,足充葬用。

《三国典略》曰:柳遐,母尝乳间发疽,医云须人吮脓,遐应声即吮,旬日遂瘳。咸以为孝感所致。

《后魏书》曰:王崇,字干邕,阳夏雍丘人也。母亡,扶而后起,鬓发堕落。未及迁葬,权殡宅西。崇庐于殡所,昼夜哭泣,鸠鸽群至。有一小鸟,素质黑眸,形大于雀,栖于崇庐,朝夕不去。母丧始阕,复丁父忧,哀毁过礼。是年,阳夏风雹,所经之处,禽兽暴死,草木摧折。至崇田畔,风雹便止,禾麦十顷,无所损落,及过崇地,风雹如初。咸称至行所感。

又曰:吴悉达,河东闻喜人。父母为人所杀,四时号慕,悲感乡邻。及长报仇,避地永安。后欲改葬,岁月淹久,亡失坟墓,连年于闻喜旧乡推寻弗获,号哭之声,昼夜不止。周游巡历,叫诉神。忽于悉达足下地陷,得父铭记。因迁葬曾祖以下三世九丧。

《后周书》云:张玄,字孝始,芮城人。年十六,祖丧明三年,玄居常忧泣。遂请七僧,燃七灯,七日七夜,转《药师经》行道。言曰:“玄为孙不孝,使祖丧明。今日燃灯光普施法界,愿祖目见明,玄求代暗。”如此七日。其夜,梦见一老翁以金鞞疗其祖目,谓玄曰:“勿忧悲也,三日之后,祖目必馋拢”如期果明。

《唐书》曰:豫州人许坦,年十岁馀,父入山采药。父为猛兽所噬,即号叫,以杖击之,兽遂奔走,父以得全。太宗闻而谓侍臣曰:“坦虽幼童,遂能致命救亲,至孝自衷,深可嘉尚。”授文林郎,赐物五十段。

又曰:博州梁文贞,虢州阌乡人。少从征役,比回父母皆卒。文贞恨不获终养,乃穿圹为门,磴道出入,晨夕洒扫其中。结庐墓侧,未尝暂息。自是不言三十年,家人有所问,但画字以对。其后山水冲断驿路,更于原上开道,经文贞墓前。由是行旅见之,远近莫不钦叹。有甘露降茔前树,白兔驯扰。开玄初,县令崔季友刊石以纪之。十四年,刺史许景先奏:“文贞孝行特绝,泣血庐墓三十馀年,请宣付史官。”

又曰:安金藏,神龙初丧母,葬于都南阙口之北,庐于墓侧,躬造石坟石塔,昼夜不息。原上旧无水,忽有涌泉自出。又有李树盛冬花开,犬鹿相狎。

萧广济《孝子传》曰:杜孝,巴郡人也。少失父,与母居,至孝。充役在成都,母喜食生鱼,孝于蜀截大竹筒盛鱼二头,塞之以草。祝曰:“我母必得此。”因投中流。妇出渚乃见筒横来触岸,异而取视,有二鱼。含笑曰:“必我婿所寄。”熟而进之,闻者叹骇。

又曰:邢渠失母,与父仲居,性至孝。贫无子,佣以给父。父老齿落,不能食,渠常自哺之,专专然代其喘息。仲遂康休,齿落更生,百馀岁乃卒也。

又曰:隗通,字君相。母好饮江水,常乘舟楫置之,深浚艰辛,忽有横石特起,直趋江脊。后取水,无复劳剧。

又曰:辛缮,字幼文。母丧,精庐旁有大鸟,头高五尺,鶏首燕颔,鱼尾蛇颈,备五色而青,栖于门树。

又曰:文让养母至孝。及丧,不用僮仆之力,兄弟二人营筑其坟,暂归取粮,群鸟数千衔壤,俄而成坟。

《小说》曰:宋宜都王铿,三岁丧母。及有识,问母所在,左右告以早亡,便思慕蔬食,祈请幽冥求一梦见。至六岁,梦见一妇人,谓之曰:“我是汝之母。”铿悲泣。旦说之,容貌衣服事事如平生也。

《世说》曰:郑子产善事母。奉命聘晋,道中心痛,遣人还家,起居问母。母曰:“吾忽心体不调,忆想汝耳,更无他也。”

祖台《志怪》曰:吴中书郎盛仲至孝。母王氏失明,仲暂行,敕婢食母。婢乃取蛴螬蒸食之,母甚以为美,不知是何物。儿还,母曰:“汝行后,婢进吾食甚甘,然非鱼肉。汝试问之。”既而问婢,婢服曰:“实是螬蛴。”仲抱母恸哭,母目霍然立开。

宋躬《孝子传》曰:丘杰,字伟寺,吴兴乌程人也。遭母丧,以熟菜有味,不尝于口。病岁馀,忽梦见母,曰:“死正是分别耳,何事乃尔荼苦!汝啖生菜,遇虾蟆毒,灵床前有瓯,瓯中三丸药可取服之。”杰惊起,果得瓯,瓯中有药,服之,下科斗子数升。丘氏世宝此瓯,宋大明七年灾火焚失之。

又曰:陈遗,吴郡人。少为郡吏,母好铛底焦饭,遗在役常带一囊,每煮食辄录其焦以贻母。后孙恩乱,聚得数升,常带自随。及逃窜,多有饿死,遗食此得祸拢母昼夜泣涕,目为失明,耳无所闻。遗还入户,再拜号咽,母豁然有闻见。

又曰:韩灵珍,东海郯人。丧母三年,贫无所葬,与弟灵敏共种瓜半亩,欲以营殡。及瓜熟采卖,每朝取,暮复生,大小如初。遂得充葬。

又曰:夏侯䜣,字长况,梁国宁陵人也。母疾,屡经危困,𫄨衣不释带二年。母不忍见其辛苦,使出便寝息。䜣出便卧,忽梦见其父来曰:“汝母病源深痼,天常矜汝至孝,赐药在屋后桑树上。”䜣乃惊起,如言得药,而取水和进之,便得痊差。

又曰:宋承,字世林,父资丧,葬旧茔,负土作坟,不役僮仆,一夕间土壤自高五尺,松竹生焉。

又曰:韦俊,字文高,京兆杜陵人。尝与其父共有所之,夜宿逆旅。时多虎,将晓,虎绕屋号吼,俊乃出户当之。虎弭耳屈膝伏而不动,俊跪曰:“汝饥可食我,不宜惊吾亲老。”虎逡巡而退,屋人皆安全。

又曰:伍袭,字世长,武陵人。父没羌中,乃学羌语言、衣服,与宾客入构诸羌,令相攻。袭乘羌,负丧而归。葬毕,因居墓所。每哭辄有鹿踞坟而鸣。汉法,死事之孤,皆拜郎中,而袭不忍受。吏迫之,乃掘室逃其中,吏不知处。

又曰:缪斐,东海兰陵人。父忽患病,医药不给。斐夜叩头,不寝,不食,气息将尽,至三更中,忽有二神引锁而至,求斐曰:“尊府君昔经见侵,故有怨报。君至孝所感,昨为天曹摄录。”斐惊起,视父已差,父云:“吾昔过伍子胥庙,引二神像置地,当是此耳。”

又曰:纪迈,庐江人。本姓舒,以五月五日生,母弃之。村人纪淳妻赵氏养之。年六岁,本父母时来看,语曰:“汝是我生。”迈泣涕告赵,赵乃具言始末。及年十岁,佣力所得,辄分二母各半。淳亡无子,迈乃斩衰三年;本父母继亡,又并齐衰心丧三年。赵欲为娶,赍酒米往婚家,道值醉人打赵,体闷。忽有一狗直至,衔迈衣若此者三。迈心动,走赴㛰家,逢醉人适共举酌于草中。迈乃以担煞二醉人。赵归得平,乃诣县首,令宥之,乃誓不娶。后迈尝寝,忽有一女言姓卫,昨忽暴死,天神矜湣君无妻,故使相报。迈具说其状,母子至卫门外,果如言。送丧上车,牛不肯动,赵乃与主人具叙说之。主人开柩,女有气息,至晓便复苏语,具说始末,如赵所言,遂为夫妇。赵卒,迈绝复苏者日数四。迈年五十,尝病几死,梦神曰:“君行至孝,延历将得百岁。”果九十七而卒。

又曰:王灵之,年十三丧父,二十年盐醋不入口。被病著床,忽有一人来问疾,谓之曰:“餐橘当馋拢”俄而不见。之庭中,橘树隆冬乃有三实,食之病寻愈。咸以至孝所感。

《会稽典录》曰:虞国,少有孝行,后为日南太守。常有双雁宿厅事,每出行县,飞逐其车。既卒于官,逐丧,还至馀姚,于墓前历三年乃去。

又曰:沈震,字彦威,乌程人。十岁遭饥荒,忽夜中有人告震曰:“西篱下地中有米五十石,可供养旦夕。”即掘之,果获焉。

《风俗通》曰:杨范,字文端,齐人。齐宋之乱,母在县贼中采椹,藏于地,夜取之进母。如是非一,忽于地中得米十斛,上有字云:“米十斛,赐孝子杨范,以资给母。”

刘向《孝子图》曰:郭巨,河内温人,甚富。父没,分财二千万为两分,与两弟,己独取母供养寄住。邻有凶宅,无人居者,共推与之居,无祸患。妻产男,虑养之则妨供养,乃令妻抱儿欲掘地埋之,于土中得金一釜,上有铁券云:“赐孝子郭巨。”巨还宅主,宅主不敢受,遂以闻官。官依券题还巨,遂得兼养儿。

又曰:前汉董永,千乘人。少失母,独养父。父亡无以葬,乃从人贷钱一万。永谓钱主曰:“后若无钱还君,当以身作奴。”主甚悯之。永得钱葬父毕,将往为奴,于路忽逢一妇人,求为永妻。永曰:“今贫若是,身复为奴,何敢屈夫人为妻?”妇人曰:“愿为君妇,不耻贫贱。”永遂将妇人至。钱主曰:“本言一人,今何有二?”永曰:“言一得二,理何乖乎?”主问永妻曰:“何能?”妻曰:“能织耳。”主曰:“为我织千匹绢,即放尔夫妻。”于是索丝,十日之内千匹绢足。主惊,遂放夫妻二人而去。行至本相逢处,乃谓永曰:“我是天之织女,感君至孝,天使我偿之。今君事了,不得久停。”语讫,云雾四垂,忽飞而去。

《广州先贤传》曰:丁密,字靖公。遭父忧,寝于冢侧,致飞凫一双游密庐旁小池。后遭母丧,密至所居一宿,故时双凫复来。时人服其至孝。

《朝野佥载》曰:崔浑为侍御史,清白温恭,能尽色养父母。母小不康,辄祈幽请以身代。母尝有疾,浑跪请病受己。有顷,觉疾从十指入,俄而遍身,母所苦遂愈。丁父艰,勺饮不入口,毁脊骨立,无何,不胜哀而卒。朝野伤心。

《御史台记》曰:崔希乔,清河人也。以孝悌称,解褐临清尉。丁母忧,哀毁殆至灭性。服阕,补郑县尉,清介公方,闻乎京邑,转郑县丞。所居堂,芝草生焉,一暝而葩盖盈尺矣。州以状申,岁馀,迁监察,出授并州兵曹,转冯翊瘤拢人吏畏爱,风化大行,贫弱之辈,荷其仁恕,时有云如盖,当其厅事。斯须,五色杂彩周于县郭,道俗仰望。久之,以状闻,敕编诸国史。寻迁司勋员外。其并州厅前有丛苇,小鸟来巢,如鹪鹩矣。孕卵才数日,壳毁而见,己逾于母矣。枝且不胜,坠于地。月馀,五色成文,如鹅,驯扰闲暇,无复惊惧,泊能飞翔,时归旧所。人到于今称为“兵曹鸟”。初居丧管城,每一哭,群鸟毕集,至千万数,墙宇皆遍,至有树条折者。周于原野,村邻嗟称之。每所居,其巢燕敷乳必返哺,逾旬后分飞矣。此孝义感通也。

《史系》曰:赵俊,字子奇,平阳岳阳人也。父聃为县西曹书佐,嗜酒,夜归里墅,横卧途中。俊年十八,见父归迟,即寻迎之。父醉,负而不胜,脱己衣覆之。是时,冬中𣲑寒方甚,俊单衣而已。岳阳山多鸷兽,夜有豹,视之,为之歧道而去。将旦,与父同归,县吏异之。时人以俊孝感所致。父卒,不呼相者,自营丘封。有白鹊常游于其家枣树,俊每朝夕临,鹊为之悲鸣,终丧而去。会潞帅刘稹反,家近潞封,军士齐讨,民散走。时俊母年八十馀,惟一子,乃平其父墓,别以物识之。辇其母入文城西山,妻蹇步,舍之,至山数宿,妻方至。逃难者多,糇粮踊贵,俊拾橡实饴之,以木蜜供膳者终岁。建稹灭,复辇其母东归岳阳。丘陇悉为军盗所发,惟俊家墓得完,复起冢焉。母卒,哀毁过制,县令京兆韦伯伦知之,给米粟蠲其家。俊将葬母,贫鬻其子。质剂已定,其夜梦一人谓曰:“尔舍东有钱百万。可自发之。”及旦,俊自舍东手掘之,果得钱苻梦数焉。

 人事部五十一 ↑返回顶部 人事部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