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84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饮食部一 太平御览
卷八百四十四.饮食部二
饮食部三 

酒中[编辑]

《魏略》曰:太祖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

又曰:王陵表满宠年过耽酒,不可居方任。帝将召宠,给事中郭谋曰:“宠为汝南太守、豫州刺史二十馀年,有勋方岳;及镇淮南,吴人惮之。若不如所表,将为所斗。可令还朝,问以方事以察之。”帝从之。宠既至,进见,饮酒至一石不乱。帝慰劳遣还。

又曰:华歆能剧饮,至石余不乱。众人微察,常以其整衣冠为异。

又曰:乌桓东胡俗能作白酒,而不知作麹蘗,常仰中国。

《九州春秋》曰:曹公制酒禁,而孔融书嘲之,曰:“夫天有酒旗之星,地列酒泉之郡,人有旨酒之德。故尧不先千锺无以成其圣;且桀、纣以色亡国,今令不禁婚姻也。”太祖外虽宽容之,内不能平。御史大夫郄宪知旨,以免融官。

《吴志》曰:孙权于武昌临钓台,饮酒大醉,令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唯醉堕台中,乃当止耳!”张昭正色不言,出外,车中坐。权遣人呼昭还,谓曰:“为共作乐耳,公亦何为怒乎?”昭对曰:“昔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不以为恶也!”权默然有惭色。

又曰:孙权常令中书郎诣顾雍,有所咨访,若合雍意,事可施行,即与相反复,究而论之,为设酒食;如不合意,雍即正色改容,默然不言,无所施。郎退,造权,曰:“顾公欢悦,是事合宜也;其不言者,是事未平也,孤当重思之。”其见敬信如此。

又曰:孙权尝命诸葛恪行酒,至张昭前,昭先有酒色,不肯饮,曰:“此非养老之礼也。”权曰:“卿其能令张公辞屈,乃当饮之耳。”恪难昭曰:“昔师尚父九十,拥旌仗钺,犹未告老也。今军旅之事,将军在后;酒食之事,将军在先。何谓不养老也?”昭卒无辞,遂为尽爵。

又曰:曹公出濡须,甘宁为前部督,受敕斫敌前营。权特赐米酒、众肴,宁乃特赐手下百馀人,食之毕。宁先以银碗酌酒,自饮两碗,乃酌与其都督,不时肯持。宁引刀置膝上,呵谓之曰:“卿见知于至尊,熟与甘宁?宁尚不惜死,卿何以独惜死?都督见宁色厉,即起拜持酒。及通酌兵各一两碗。至二更时,衔枚出斫敌。敌惊动遂退。宁益贵重。

又曰:孙皓每飨宴,无不竟日。坐席无能不,率以七升为限。虽不悉入口,皆浇灌取尽。韦曜素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时,常为裁减,或密赐茶茗以当酒。至于宠衰,更见逼强,辄以为罪。又于酒后使侍臣难折公卿,以嘲弄侵克,发擿私短,以为欢笑焉。

又曰:笮融督广陵运漕,大起浮图祠。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于路,经数十里,民人来观及就食且万人,费以巨万计。

《蜀志》曰:简雍拜昭德将军。时天旱,禁酒酿者。有刑吏于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作酒者同罚。雍从先主游观,见一男子行于道,谓先主曰:“彼欲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对曰:“彼有其具,与欲酿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酿者。

《晋书》曰:王戎尝如阮籍饮,时兖州刺史刘昶字公荣在坐。籍以酒少,酌不及昶,昶无恨色。戎异之,他日问籍曰:“彼何如人?”答曰:“胜公荣,不可不与饮;若减公荣,则不敢不共饮。惟公荣,可不与饮。”

又曰:山涛饮酒至八斗方醉。帝欲试之,以酒八斗饮之,密益其酒,涛极本量而止。

又曰:陆抗与羊祜推侨札之好。抗尝遗祜酒,祜饮之不疑;抗有疾,祜馈之药,抗亦推心服之。于时以为华元、子反复见于今。

又曰:阮孚为散骑常待,以金貂换酒,为有司所弹。

又曰:谢弈为桓温司马,谓之方外司马。因以酒逼温走入南康王门避之,主曰:“君无狂司马,何由得相见?”弈遂引温一兵卒于厅事共饮,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亦何所怪?”

又曰:陆纳,字祖言,为吴兴太守。将之郡,先至姑熟辞桓温。因问温曰:“公致酒可饮几升?食肉多少?”温曰:“年大来,饮三升便醉,白肉不过十脔。卿复云何?”曰:“素不能饮,正可二升。肉亦不足言。”后伺温闲,曰:“外有微礼,方守远郡,欲与公一醉,以展下情。”温欣然纳之。时王坦之、刁协在座,及受礼,惟有酒一斗,鹿肉一拌,座客警愕,纳徐曰:“明公近云饮酒三升,纳正可二升,今有一斗,以备酌余沥。”温及宾客并叹其真率。温更敕中厨没精馔,酣宴极欢而罢。

又曰:何充,字次道。能饮酒,雅为刘恢所贵。恢每云:“见次道饮,令人欲倾家酿。”言其能温克也。

又曰:陶侃每饮酒有常限。欢有馀而限已竭。殷浩更劝少进,侃凄然曰:“年少时,尝诫之。”乃已。

《宋书》曰:王弘为江州刺史,欲识陶潜,不能致也。潜尝往庐山,弘令潜故人庞通之遗酒于半道栗里要之。潜有脚疾,使一门生二儿举篮舆。及至,欣然便共饮酌。俄顷弘至,亦无忤也。先是,颜延之为刘柳后车功曹,在寻阳与潜情款。后为始安郡,经过潜,每往必酣饮致醉。延之临去,留二万钱与潜。潜悉送酒家,稍就取酒。尝九月九日无酒,出宅边菊丛中坐,久之,逢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后归。潜不解音声,而畜素琴一张,每有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贵贱造者,有酒辄设。潜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其真率如此。郡将候潜,逢其酒熟,取头上葛巾漉酒,毕,还复著之。

又曰:顾宪之为建康令,清俭强力,为政甚得人和。故都下饮酒者,醇旨辄号为“顾建康”,谓其清且美焉。

又曰:孔𫖮为江夏内史,性便酒。每醉,辄弥日不醒。居常贫罄,无有豊约,未尝关怀。为府长史,典签咨事,不呼前不敢前,不令去不敢去。虽醉日居多,而晓明政事,醒时判决,未尝有拥。众咸云:“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胜世人二十九日醒也。”

又曰:颜延之好骑马遨游。里巷遇旧知,辄据鞍索酒。得必倾尽,欣然自得。

又曰:沈文季出为吴兴太守。文季饮酒至五斗,妻王氏饮亦至三斗。常对食竟日,而视事不废。

又曰:袁粲为丹阳尹,尝步さ白扬郊野间,道遇一士大夫,便呼与饮,酣。明日,此人谓被知顾,到门求进。粲曰:“昨饮酒无偶,聊相要耳!”竟不与相见。

又曰:肖思话尝从文帝登锺山北岭,中道有盘石清泉,上使于石上弹琴,因赐以银锺酒,谓曰:“相赏有松石间意!”

又:《彭城王义康传》曰:会稽长公主,于兄弟为长,文帝所亲敬。上尝就主宴集甚欢。主起再拜顿首,悲不自胜。上不晓其意,起自扶之。主曰:“车子岁暮必不见客,特乞其命。”因恸哭。上亦流涕,指蒋山曰:“必无此虑,若违今誓,便是负初宁陵!”即封所余酒,赐义康,曰:“会稽姊饮,忆弟,所余今封送。”车子,义康小字也。

《齐书》曰:高帝幸东宫,召诸王宴饮,因游玄圃园。长沙王晃捉华盖,临川王英执雉尾扇,闻喜公子良持酒枪,南郡王行酒,武帝与豫章王嶷及王敬则自捧肴馔。高帝大饮,赐武帝已下酒,并大醉,尽欢,日暮乃去。

又曰:谢胐为吴兴太守,与弟瀹于征虏渚送别。胐指瀹口曰:“此中唯宜饮酒!”瀹建武之朝专以长酣为事。与刘瑱、沈昭略交饮,各至数斗。胐既至郡,致瀹数斛酒,遗上曰:“力饮此物,勿豫人事。”瀹尝与刘悛饮,推辞久之。悛曰:“谢庄儿不可云不能饮!”瀹曰:“苟得其人,自可沉湎千日!”悛甚惭无言。

又曰:王琨俭于财用,酒不过两爵,辄云:“取酒难遇之。”

《梁书》曰:初,梁武帝总延后进二十馀人,置酒赋诗。臧盾以诗不成,罚酒一斗,饮尽,颜色不变,言笑自若。萧介染翰便成,文无加点。帝两美之,曰:“臧盾之饮,萧介之文,即席之美也!”

又曰:阴铿尝与宾友饮宴,见行觞者,因回酒炙以授之。众坐皆笑,铿曰:“吾侪终日酣饮,而执爵者不知其味,非人情也。”及侯景之乱,铿尝为贼擒,或救之获免。铿问之,乃前所行觞者。

又曰:张缵为湘州刺史。初,吴兴吴规颇有才学,邵陵王纶引为宾客,深相礼遇。及纶作牧郢藩,规随从江夏。遇缵出之湘镇,路经郢服,纶饯之南浦。缵见规在坐,意不能平,忽举杯曰:“吴规饮此酒,庆汝得陪今宴!”规寻起,还。其子翁孺见父不悦,问而知之。翁孺因气结,尔夜便卒。规恨缵,悲恸而愤哭兼至,信次之间又殒。规妻深痛夫、子,翌日又亡。时人为:“张缵一杯酒,杀吴氏三人。”

《南史》曰:南海有顿逊国,在海崎上,有酒树似安石榴。釆其花汁停瓮中,数日而成酒。

《后魏书》曰:太宗引崔浩论事,语至中夜。太宗大悦,赐浩缥醪酒十斛,水精戎盐一两,曰:“朕味卿言若盐、酒,故与卿同其味也。”

又曰:高允被敕,论集往世酒之败德以为《酒训》,孝文览而悦之。

又曰:胡叟少孤,每言及父母则泪下,若孺子之号。春秋常祭之前,则先求旨酒。时惇煌汜潜家善酿酒,每节送一壶与叟。论者以潜为君子。

又曰:李元忠拜南赵郡太守,好酒无政绩。及庄帝崩,弃官,潜图义举。会齐神武东出,元忠便乘露车,载浊酒以奉迎。神武闻其酒客,未即见之。元忠下车,独坐酌酒擘脯食之,谓门者曰:“本言公招延豪杰,今闻国士到门,不能吐哺辍洗,其人可知!还吾刺,勿复通也。”门者以告,神武遽见之。

又曰:齐神武自太原来朝,见朱游道,曰:“此人是游道邪?常闻其名,今日始识其面!”迁游道别驾。后日,神武之司州,飨朝士,举觞属游道曰:“饮高欢手中酒者,大丈夫!卿之为人,合饮此酒。”

又曰:魏帝宴华林园,谓神武曰:“自顷所在百司,多有贪暴,朝廷中有能公平直言、弹劾不避亲戚者,王可劝酒。”神武降阶跪言:“惟御史中尉崔暹一人,谨奉明旨,敢以酒劝。并臣所射赐物千段,乞以回赐。”帝又褒美之。

又曰:刘藻,字彦先。父宗之,庐江太守。涉猎群籍,美谈笑,善与人交,饮酒至一石不乱。藻为平东别将,辞于洛水之南,孝文曰:“与卿石头相见。”藻对曰:“臣虽才非古人,度亦不留贼虏!而陛下辄当酾曲阿之酒,以待百姓。”帝大笑曰:“今未至曲阿,且以河东数石赐卿。”

又《裴粲传》曰:元颢入洛,以粲为西兖州刺史。寻为濮阳太守崔巨伦所逐,弃州入嵩高山。节闵帝初,复为中书令。后正月晦,帝出临洛滨。粲起御前,再拜上寿酒。帝曰:“昔北海入朝,暂窃神器,尔日卿诫之以酒;今欲我饮,何异于往情?”粲曰:“北海志在沈湎,故谏其所失;陛下齐圣温克,臣敢献微诚。”帝曰:“甚愧来誉!”仍为命酌。

又曰:齐郡王简性好酒,不能理公私之事。妻常氏,燕郡公喜女也。文明太后以赐简,干综家事,颇节简酒。乃至盗窃求乞婢侍,卒不能禁。

又曰:阮孚性机辩,好酒,貌短而秃。周文帝偏所眷雇,常于室内置酒十瓶,余一斛,上皆加帽,欲戏孚。孚适入室,见即警喜曰:“吾兄弟辈甚无礼,何为窃入王家,匡坐相对?宜早还宅也!”因持酒归,周文抚手大笑。

《北齐书》曰:段韶尤啬于财,虽亲戚故旧,略无施与。其子孙尚公主,并省丞郎,在家佐事十馀日,事毕辞还,人惟赐一杯酒。

又曰:高季式豪率好酒,又恃举家勋功,不拘俭节。与光州刺史李元忠生平游款。在济州夜饮,忆元忠,开城门,令左右乘驿马,持一壶酒往光州劝元忠。朝廷知而容之。

又曰:刘河南王孝瑜,武成礼遇特隆。帝在晋阳,手敕之曰:“吾饮汾清二杯,劝汝邺酌两碗。”其亲爱如此也。

又曰:齐皇甫亮性质朴纯厚,终无片言矫饰。属有敕下司各列勤堕,亮三日不上省。文宣王亲诘其故,亮曰:“一日雨,一日醉,一日病酒。”文宣以其实,优容之。

又曰:周文帝闻韦养高不仕,辟之不能屈。明帝即位,礼敬逾重。乃为诗愿时朝谒。帝大悦,敕有司给河东酒一斗,号之曰:“逍遥公”。

《唐书》曰:定州总管李玄通性刚烈,无所屈挠。初,城陷,为刘黑闼所囚。其故吏有以酒食馈之者,玄通谓之曰:“诸君哀吾困辱,故以酒食来相宽慰耳。吾要当为诸君一醉,可乎?”遂与乐饮,因请剑起舞。舞毕,以剑溃腹而死。

又曰:葡萄酒,西域有之,前代或有贡献。及破高昌,收马乳葡萄实,于苑中种之,并得其酒法。上自损益造酒。酒成,凡有八色,芳春酷列,味兼醍盎。既颁赐群臣,京师识其味。

又曰:麟德元年九月,壁州刺史邓弘庆制酒令“平索者精”四序。

又曰:张镇州拜舒州都督。舒州,即其本邑。镇州乃多市酒肴,就望江旧宅,尽召故人亲戚,与之酣宴,散发箕踞,惇畴昔之欢十日,赠以钱帛。既而垂泣,谓亲宾曰:“比者张镇州与故人为欢,今日以后,舒州都督治百姓耳。君民礼隔,不得交游。”因与之诀。自是,亲戚有犯法,一无所纵,州境因玆肃然。

又曰:李景伯景龙中为谏议大夫。中宗尝与宰臣贵戚内宴,酒酣,递唱《回波乐》,甚喧杂失礼。次至景伯,歌曰:“《回波》尔时酒卮,微臣职在箴规,礼饮只合三爵,君臣杂混非宜!”席为之散,时人称之。

又曰:李适之雅好宾友,饮酒一斗不乱。夜则宴赏,昼决公务,廷无留事。

《管子》曰:桓公饮管仲酒,仲弃其半。公问其故,对曰:“臣闻酒入舌出,舌出言失,言失身弃。臣弃身不知弃酒。”桓公笑焉。

《晏子》曰:景公饮酒,移于晏子之家。晏子立于门,曰:“国德无有故乎?君今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晏子曰:“臣不敢与焉。”公乃移于司马穰苴之家,穰苴答如晏子。公复移于梁丘据,据左执琴,右拥竽,行歌而至。公曰:“乐哉!无彼二子,何以持国?无此一臣,何以乐身?”

《孙卿子》曰:醉者越百步沟以为跬步也,俯而出城门以为万丈之门,酒乱其神也。

 饮食部一 ↑返回顶部 饮食部三